尋妻路漫漫 (3) 作者:yy458952

【尋妻路漫漫】(3)

作者:yy4589522021年5月12日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三章

「今天吃外賣?」

「你是想我做飯?」

「還是算了。」

桌上,我和老姐的氣氛還算平常,似乎之前她從未對我說那番話。

可是現在我的心思完全不在這頓外賣上,我滿腦子都是夢裡老姐的遭遇,這是夢還是真實的未來?

兩人沉默了很久,我率先開口問道。

「你喜歡的那個人是誰?」

「說了你也不認識。」

老姐會為這個問題。

「那你告訴我,他姓什麼?」 突然想起來,夢裡,那個叫做林嵐的小女孩。

「這個……」

「是不是也姓林? 告訴我姓的話總沒問題吧。 」

我試探性的問道。

「他的姓比較少見,姓寸。」 老姐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說出了對方的姓。

我看著老姐,沒有再說一句話,總有一天我要去把那個人揪出來的。

吃完晚飯,我來到社區晃悠,今天我受到的刺激實在是太多了,實在需要一時間緩緩。

走著走著,我課來社區最偏僻的一角,這裡最近在修路,周圍都圍上了一圈塑膠擋板,很少有人會來到這裡。

嗯,嗯。

突然,我聽到了幾聲微弱的聲音。多年的看片經驗告訴我,這個聲音不簡單。

我悄悄走到一邊,朝聲源處偷偷望去。

那裡,一對中學生正在忘情的激吻著,由於角度的問題,一時間我並不能看見這兩人的模樣,不過看校服,不是我們學校的,估計看見了長相了我也會不認識。

只是一對情侶在熱吻罷了,沒什麼好看的。

就在我這樣想準備轉身離開時,女生卻突然傳出了一陣驚呼。

那個男的竟然突然把女生的上衣掀了起來,粉色胸罩托著一對酥胸彈了好幾下。

還是留下來看看吧,沒想到出來散步竟然能看到福利。

「你幹什麼。」

女生惱怒的推開了男生,雙方後退了好幾步,這時,我才發現,和男生激吻的這個女生竟然是林玎! 兩次夢裡都是我老婆的林玎!

此刻的林玎羞紅了臉,連忙把自己的上衣扯下來。

「別生氣嘛,反正這裡又沒什麼人。」 男生又笑呵呵的湊了上去。

看著眼前男女的打情罵俏,一時間我有種衝動想出去阻止他們,可剛想動,身體就停止了,自己該以一種什麼身份出現呢? 跟他們說林玎在夢裡是自己的老婆? 說出這種話怕不是會被別人笑死。

「別害羞了,來,親一個。」 說著,男生又靠上去把自己的嘴往林玎嘴上貼。

「嗯。」 林玎象徵性的推了一下,便被對方的對方的親吻攻勢拿下了。

只是親著親著,那個男生又將手伸進了林玎的胸里。

「你真漂亮。」 那個男生又親又揉,半天才和林玎分開,分開後他看著幾分動情的林玎,忍不住說道。

「貧嘴。」 林玎忍不住嘴角揚起,笑著說道。

「我真想就這樣和你一輩子在一起。」 他拉著林玎的手,深情的說道。

「哼哼,嘴上說的好聽。」 林玎鑽進對方的懷裡,撲哧道。

「那個,下周六,我爸媽不在家。」

突然,那個男生說道。

而林玎則是紅透了臉。

我知道這句話的意思,說不上為什麼,心裡像是被人錘了一下,很不爽。

「人家還和其它人那個過。」 林玎把臉埋進對方的懷裡,壓低了聲音說道。

砰。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拿起石頭朝一塊板子上砸去,發出了很大的聲響。

眼前的兩個人被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立馬分開。

「那個,我要回家了。」 林玎紅著臉,低頭說道。

「額,慢走。」 男的連忙說道。

看著兩人背對著背離開,我心裡的悶氣消了一點,理智瞬間占據了上風。

自己和林玎連普通朋友都不是,對她來說,我是個陌生人,對我來說,她也是個陌生人,自己生個什麼氣,她現在就算找了個七老八十的人我也沒理由生氣。

我深吸了一口氣,終於徹底打了心情。

看著快步向前的林玎,我突然想起了下午放學學校出現在附近的那個女人,她長得和林玎很像,她們之間有什麼呢?

想著的我不知不覺的跟在林玎的背後一直走。

沒走幾步,一張熟悉的面孔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姐。」

「玎玎。」

原來我放學看見的人是林玎的姐姐。

似乎剛剛做夢的時候,林玎提了一句,她也有姐姐,難不成這幾個夢其實就是現實?

我心情有些複雜。

可接下來,林玎的一句話讓我覺得事情朝奇怪的方向發展而去。

「姐夫出國還沒回來?」

「還沒,你也知道你姐夫,出差一去就是十天半個月,哪有那麼快。」

林玎的姐姐搖了搖頭說道。

現在我能確定了,林玎的姐姐出軌了。

而去她出軌的物件就是下午那棟房子的主人。

知道這個消息,我有些不知所措,自己要想辦法把這個消息告訴林玎嗎?

她在夢裡可是自己的老婆,還是找個時間想辦法把這個消息告訴她吧,我猶豫了半天,終於作出了決定。

不過看著林玎和她姐走在一起,我知道,今天肯定是沒什麼機會了。

「算了,回家。」

我扭頭就往家的方向走。

回到家洗完澡後,我躺在床上,回想起傍晚在社區看到的那一幕,難免有些心癢難耐,林玎粉紅色的胸罩,和那個胸罩托著的酥胸,可真漂亮啊。

也不知道林玎的胸和亦雯的胸,哪個更大點。

那兩個人的胸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要是這兩個人的自己想怎麼玩就能怎麼玩該多好。

一時間,我的起了反應。

於是我打開手機,輸入了一個網址,開始流覽器裡面的東西來。

之前我拿尺子量過,自己的勃起後只有十二厘米,也不知道這種大小算不算正常,班上的那幾個人老說自己有十八九厘米長,寧袁煥更是吹噓自己完全勃起後有二十厘米,也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

就在我熟練的點開一個視頻,準備好紙張時,又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陣嗯嗯啊啊的聲音。

爸媽今晚加班,不在家,家裡只有自己和老姐,難道是老姐? 不可能吧,老姐再怎麼大膽,也不可能把那個男人帶回家吧。

於是我翻開客廳的監控,流覽起今天的監控錄像,並並沒有發現有陌生人的蹤跡,既然沒有其他人,那應該就是老姐在自己自慰?

我的老姐脾氣很容易暴躁,別人說她膚白貌美大長腿,可我覺得她長得就那樣,實在難以想像老姐在床上浪蕩的樣子。

好奇心爆棚的我偷偷摸摸的走到老姐的房前,卻意外的發現她的門半掩著,根本沒有鎖!

於是,我將頭悄悄的探入房門,窺探房內的景色。

只見,房間裡,穿著比基尼的老姐正拿著一個帶著狼牙突刺的假往自己里塞,一灘液體正從從老姐的里流出。

「嗯,嗯。」 老姐死命的壓制住自己的聲音,讓假在自己的里不斷的進進出出。

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老姐,我不免有些驚異。 我從沒想到自己在現實中看到的第一個竟然是自己姐姐的。

「很好,小母狗。」

房間裡又傳出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把我嚇得一激靈,連忙將頭伸了出去。

不是沒有人進家嗎? 為什麼老姐的房間裡會傳來其他男人的聲音?

我連忙站起來想回自己的房間去,可能是動作幅度太大,我不小心一下把房門給撞開了。

聽到動靜的老姐連忙回頭,就這樣,正趴著用假塞自己的老姐和我對視了幾秒,她臉上的紅還沒有韻消散,而老姐的前面,放著一部手機,很

明顯她在和一個男人視頻通話,只是畫面太小,我根本看不清那個男人的長相。

「............」

「............」

我這時才反應過來,轉身離開,把門關上,快速回到自己房間。

老老實實的留在房間裡不好嗎? 這下倒好,尷尬,我以後要怎麼面對老姐?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