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桃的粉紅樂章 (1) 作者:小雞湯

《小桃的粉紅樂章》

作者:小雞湯2021-5-9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序)

「嗄……」

六月份的上旬,天氣開始感覺炎熱,告訴世人夏天已經悄然而至。雖然晚上的氣溫稍稍低了一點,但進行劇烈運動不開空調的話,少不免大汗淋漓。可是被機械的冷風直吹,卻又使人感覺寒冷。看到小桃細嫩的肌膚張起了雞皮疙瘩,我柔柔一笑,把她抱在懷裡,以自己的體溫和暖對方。

那小巧胸脯壓在我的身上,可以感覺與其名字一樣桃紅色的乳頭經已發硬,小桃臉上一紅,無論做了多少次,這個女孩子還是像個羞人答答的青澀少女,動不動就會臉紅。

這樣兩個人一絲不掛抱著的感覺十分好受,肌膚與肌膚間的親密接觸,彷彿對方完全沒有半點保留,把整個人都付託給自己。有時候我甚至喜歡這樣抱著小桃,多於插入她的身體。

「小桃,給我操一下。」

可是在天和地都只有我們兩個的溫馨時候,那不識趣的日朗破壞了氣氛。他乘著小桃背嵴向天的姿勢,把她的屁股抬高,扶准自己肉棒從後插入女孩屄口。

「唷!」

小桃被插入的同時發出一聲低嗚,由於我倆仍是抱著,她現在是壓在我的身上,這使我也感覺得到小桃身軀隨著男孩每下抽插的晃動。這個160磅的胖子動作不算敏捷,可是做愛卻如蠻牛一樣狠勁,每下都插至最深,直把小桃插得喘氣連連,那本來已經浮現的紅暈有如水銀瀉地,傾刻散遍整個臉蛋兒。

「唷唷唷……」

我不曾和胖妹做愛,不知道跟肥胖的人性交是一種怎樣的感受。但當現在被壓在三明治的最低層,我體會到大慨不會是一件樂事。

「好爽…小桃你的小屄夾得我好爽…」

小桃是一個從不以叫床反映感覺的女生,每次做愛只會發出「依依唷唷」的呻吟。相反日朗是一個在進行性交時喋喋不休的男生,彷彿在稱讚對方是多麽優秀,感謝讓他得到人間天堂的享受。

以我所知道這個胖子頗為持久,一般不插過二十分鐘不會罷休,加上以其身型後入式是他的至愛,恐怕我要在這裡當一會人肉軟墊。可是我對此也沒意見,因為這樣我可以近距離欣賞小桃可愛的俏臉,她的檀口半張,近在咫尺下幾隻整齊的門牙份外潔白,呻吟間吹氣如蘭,清香怡人。

「小桃,很美…」我看到那好比花瓣的櫻唇隨著身體搖晃微微顫動,好看得很,忍不住想親過去。可小桃立刻偏起小嘴,我知道,作為普通同學,我們是只能做愛,不能親嘴嘛,完全明白。

我沒有強來,改為輕輕親在小桃額上,這時候日朗把女孩抱起,換上另一種姿勢。小桃坐在胖子身上,把曾一度抽出的肉棒重新對著自己濕淋淋的屄口緩緩坐下。我亦適時站起來,把脹硬的陽具遞到小桃面前,她毫不猶豫,張口小嘴把龜頭含住,繼而前後吞吐。

「嘖蹟……」

和家碧的熟練技巧相比,小桃的口交是比較單調,舔弄龜頭的舌頭亦遠不及家碧靈活,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給小桃吹簫,只是看著自己的肉棒在那薄薄的唇間吞吐,已經是一種莫大享受。

小桃在我口交的同時,也沒忘記胯下的日朗。以觀音坐蓮吞吐著肉棒的小屄上下抽動,發出「嘖嘖」水聲,我沒有直接看到,但也可以想像小桃那兩片粉嫩肉唇,正在翻出翻入地套弄著胖子的雞巴。

「小桃…我不行了…別動得那麽凶…」

大半年的交合,某程度上知道各人做愛時的特徵。聽到男孩這句說話,小桃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加快抽動小腿肌肉的速度。這個女孩個子不高,外表柔柔弱弱,腿力卻相當不錯,這種大部份女生敬而遠之的下盤吞吐運動,她可以維持一段很長時間也不覺累。

日朗的雞巴不長,卻是十分粗壯,把小桃顯得稚嫩的屄口擴至有點不合乎比例張開。當然我知道女孩絕對是應付得了,因為她破處的那次,就連駿安那又粗又長的七寸肉棒也吃得下,日朗這根不算什麽。

「小桃…不行了!射、射出來!」

胖子在給小桃套弄一會便敗陣下來,女孩沒有立刻從日朗身上離開,而是溫柔地停下來,讓男孩舒舒服服地全部射完才抽出小屄。

安全套內全是濃郁的精液,外面則是晶瑩透亮的女性愛液。0.01的阻隔,令少年少女可以享受性愛歡愉之餘,又不會有在求學時期成為未婚媽媽的風險。

「你還好嗎?」我把小桃扶起,雖然明知沒問題,還是慣性關心問道。她微微一笑,像往常輕輕搖頭。我正心想終於輪到我了,小桃卻又被駿安一個熊抱從後抱起:「小桃今天好可愛,也給我操一下。」

中途殺出程咬金,我十分不滿。大家都知駿安的性能力是三人中最好,這一操只怕一來就半小時,加上剛才已經給日朗來了一砲,我今晚是無望了。

轉而目標,那邊廂家碧好整以暇地等著我。的確以樣貌身材而言她是比小桃更優勝,亦是我們班的班花,和她做愛半點也不吃虧,只是每次她都要給對方打分數的習慣我便有點不爽,加上這個星期我已經和她做了兩次,說實話是有點麻木。

只是這世界從來不是你選擇人,便是人選擇你,正當我正打算去到家碧面前時,她竟然投入日朗懷裡,還向我作鬼臉。班花你夠狠,就看這脂肪率過高的胖子怎樣把你壓死。

三男兩女的組合就是有這種問題,除非每次都玩3P,否則總會多了一個出來。我無奈地看著駿安和日朗的雞巴分別插在小桃和家碧的小屄裡,而自己只得望門興嘆。家碧捉弄我的作一個套弄雞巴的手勢,班花我嚴重告訴你,我永遠不會再在你和小桃面前打飛機。

「唷唷…唷唷……」

「好爽唷…朗朗你操得家碧好爽唷…」

音樂室裡,年輕人們的性愛遊戲仍在繼續。

------------------------------

(一)

我是藍凱德,今年17歲,是一個高中二年的學生。剛才那幾位分別是朱駿安、黃日朗、白家碧和沉小桃,他們都是我的同班同學和樂隊隊友。

朱駿安是班上的風頭躉,長得高大俊俏,家裡又有錢,是女生眼裡典型的白馬王子。高一開學不久他突然提議組織樂隊,召集了班上幾位對音樂有興趣的同學,胡胡閙閙地組起隊來。

說實話我雖然在中學時因為無聊學過吉他一段時間,但實際興趣不大,如果不是駿安告訴我小桃已經答應,我應該不會加入。

沉小桃,一個頗為特別的名字。聽說他的父親往年是個御宅族,年輕時曾迷上某套日本的美少女動漫,女兒出生後便直接把名字改為跟劇中女角一樣。小桃對自己的名字有點不滿,但我認為他的父親決定正確。小桃和其名字一樣,是十分可愛的類型。她的眼睛很大,亮晶晶的秀眸惺忪;鼻頭圓潤且有點肉,嘴唇線條分明而紅潤,有種精靈可愛的氣質。身材不高,屬於小巧玲瓏,皮膚很白,粉腮紅潤。如果戴上色彩繽紛的假髮的話,根本就是動畫片裡跑出來的角色了。

而個性方面小桃也像極動畫人物,是那種沒怎麽主見,帶點傻氣的類型,遇上難題時愛以笑遮醜,兼且容易臉紅。人較文靜內向,不做聲時令人猜不到她在想什麽,抑或根本什麽也沒在想。

只是這種甜甜的女孩子往往是很吸引同齡男生,班上有幾個男同學都對小桃有好感,當中包括我。

從開學第一天看到這個女孩子,我已經對她有觸電感覺,多麽想初戀對像可以是小桃。但因為我本身也不是很會逗異性的男生,只有乾望不敢行動,如果不是駿安組識樂隊,只怕到了今天我和小桃還沒兩句話,說來我是要感謝這個好同學。

而另一位女生白家碧是那種超高班的女王型,她皮膚更勝白雪,鼻直而挺,明眸皓齒,配上高佻身形,美得不可方物,用閉月羞花、沉魚落雁來形容也不過份。她是我班的班花也是校花,但這種高嶺之花反而沒人敢觸碰,除了實在高攀不起外,她的男友是駿安亦是原因之一。郎才女貌、珠聯璧合,反正把一雙雙、一對對的成語全部放在他們身上便准沒錯了。

至於黃日朗,很簡單兩個字足以說明:胖子。

樂隊文化在我校並不盛行,會作這決定純粹是駿安的個人喜好。他的家境富裕,嫌學校裡的設備殘舊還特地租用了音樂室。裡面設備齊全,除了各種樂器和調音設備一應俱全外,更有休息房和淋浴間,唱到大汗淋漓時可以洗澡和在這裡休息,整個音樂室的面積比我的家還要寬敞。

樂隊名字由駿安和家碧決定,他們命名為「FIVE STAR」,我們沒有異議,但誰也知道只有他倆是STAR,我們三個極其量是陪襯。

五個人的崗位分別是主音家碧、駿安吉他、小桃鍵盤、日朗打鼓、而我則是貝斯手。

和其他自中學時期已經開始學習聲樂的學生不一樣,我們基本上可以說是雜亂成軍,水準是很一般。幸好家碧除了外貌脫俗外,聲線也是一流,加上有高大英俊的駿安當吉他手,吸引不少女同學,故此組隊以來意外地受歡迎,前陣子在迎新日表演晚會中的演出更是大出風頭。

我當初加入的目的無疑是為了接近小桃,她不是那種拒人千里的女生,但對交際應酬也肯定不是在行。有時候藉故逗她說話,她也只問一句答一句,答不出來便傻笑胡溷過去,使我有點無從入手。一起組隊有一年多了,兩個人的感情仍是毫無寸進。

不過由最初稱呼我為藍同學到今天的阿德,其實已經進步不少。

那麽幾個本來還算是正常的同學,為什麽會發展到床上去?這緣自七個月前的一次聯校音樂活動。

「今次共有八隊樂隊參加,我觀察過實力全部一般般,只要我們加緊練習,很有機會奪冠。」駿安拿著收集回來的資料說。

「冠軍嗎?我覺得可以進入頭三名已經很好。」日朗是最沒信心的一個,家碧聽了不悅道:「除了冠軍其他我不要,本小姐是學校的女王,第一次和其他學校比賽,是一定要贏!」

家碧當慣主角,什麽也要第一名才滿意,我們不否認以她的唱功是有能力做到,但問題是樂隊比賽,除了主音外其他隊員的表演也計算在內,萬一我們害家碧落敗,這個罪名可擔當不起。

駿安和家碧是相當有自信,其餘三個你眼看我眼,誰也害怕揹黑鍋。

「別這麽沒信心,距離比賽還有一個月,我們加緊練習不就可以了?」駿安滿有信心道。

「是只有一個月…」我們三個仍是感到重大壓力,家碧沒我們辦法,為提高士氣出動利誘:「好吧,我答應大家,如果順利勝出,我有好處給你們。」

「好處?」

「就是達成你們一個願望,有什麽想要的儘管說。」家碧挨在男友身邊說,駿安點頭道:「沒問題,多名貴也可以,總之一定要冠軍。」

樂隊是屬於大家的,要從某些成員身上取好處道義上說不過去,但以駿安的家境是九牛一毛,不接受也不給面子,當然大前提是:贏了再說。

說實話即使沒有報酬,組了樂隊一段時間也希望有點成績,這段時間我們十分投入,每天下課便去練習,最後兩星期甚至連星期六日也沒有休息,以一種志在必得的心態挑戰自己。

「今次聯校音樂比賽的勝出隊伍是…聖約中學的FIVE STAR!」

到評判布結果的一刻,我們三個仍是不敢相信,至於駿安和家碧則一副「早知贏定」的胸有成竹,唉,做慣主角的,又怎會明白我們跑龍套的心情。

順利勝出,這天大家的心情自然大好,就連總是羞人答答的小桃也發出燦爛笑容,幾個人買了一些外賣零食到音樂室裡的休息房慶功,期間有說有笑,一起分享初次獲勝的喜悅。

「家碧剛才你的表現太出色了,不然我們也贏不到。」

「這還用說?不過你的鼓也打得好,這次勝利大家都有份。」家碧心情美極,罕有地沒有獨佔功勞。大家喝了一些含微量酒精的輕飲料,邊聊邊笑間,日朗厚著臉皮的問道:「那上次說的願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胖子原來沒有忘記獎勵,作為樂隊成員勝出比賽,對自己而言已經是一份最好的禮物,有沒有獎賞其實不重要。只是答應了的事家碧也沒有食言,她輕鬆的道:「沒問題,你想要什麽,本小姐什麽也給你。」

「真的什麽也可以?」日朗確認問道。

家碧一諾千金的答說:「本小姐說到做到,什麽都可以!」

日朗搔搔自己的頭皮,傻呼呼的笑道:「我想…破處……」

聽到這話,我和小桃幾乎把口裡的輕飲料都吐出來,胖子你說什麽?破、破處?

這句話無疑是超過了我們的想像,沒人會猜到外表還算敦厚的日朗會說出這種話,不過我想對大部份這個年紀的男生來說,某程度上也是心聲。

「什麽?」家碧愣了一愣,大慨她也沒料到日朗有膽提出如此過份的要求,揚起眉毛瞪著胖子。

聽到這語氣低沉的一聲加上凌厲眼神,日朗知道自己玩大了,連忙結結巴巴的道歉:「對不起!我、我開玩笑的!別生氣!」

家碧喝一口飲料,不在乎的說:「沒問題唷,本小姐一言九鼎,你要破便給你破,來吧,脫褲子,我們來做愛。」

「做愛?」我和小桃又是呆住,沒想到家碧居然會應承。最不相信的大慨是日朗,整個人僵硬起來不懂反應。隔了幾秒才戰戰兢兢的說:「家碧你說…我在這裡…做?」

家碧依稀平常的說道:「有問題嗎?我們未成年去酒店開房有麻煩,家裡也有家人,這裡便最好吧?沙發夠大,還有空調。」說著坐在沙發上蹺起二郎腿,嬌笑道:「怎麽了?沒膽嗎?做愛難道不用脫褲?你現在脫褲子,給大家看看你的雞巴,我便和你做愛。」

原來如此,家碧根本沒打算真的跟他上床,這是故意戲弄日朗,以教訓他那冒犯的說話。這種情況沒人會願意當著眾人面前出醜,在大家認定胖子是必定會打退堂鼓之際,家碧不留餘地,指著日朗的下體調侃道:「你雞巴都硬了,不是很想跟我做嗎?還不脫褲?」

我們聞言往胖子下身一看,褲襠果然是撐起了大帳篷,這個年紀的男生最不希望被女同學知道自己勃起,現在被當眾指出,日朗羞愧難當。我們看在眼裡也覺他慘,說到底大家是隊友,雖然話是過份了一點,但家碧這樣玩他也好像太可憐了。

我於心不忍,正想說些什麽打完場之際,日朗咬一咬牙,居然真的解開褲鈕,直接把長褲和內褲一同脫下,那一根早已勃起的肉棒霍然彈出。

「伏!」

「真的…脫了…」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其他人的雞巴,我想小桃應該也是第一次。意外地她沒有掩面尖叫,只臉紅如火盯著男同學的陽具,也許是已經斷了路。

日朗體胖,想不到雞巴也不小,在肥肚腩下翹起成筆直的一根,龜頭很圓,像支波子糖在陽具前端。陰毛濃密,如粗獷的豬毛分布在肉棒之上。家碧對日朗這個舉動有點意外,在大家也落不了台的時候,她強作鎮定的聳一聳肩,輕鬆答道:「好吧,本小姐不會撒謊,既然這樣今天我便吃了你,過來給我脫衣服。」

來到這一步日朗已經是豁了出去,他像個機器人般動作生硬,地到來家碧身邊,笨笨拙拙地班花脫衣。到這時候我還是不敢相信,日朗你是認真啊,當著駿安面前和他的女友上床,就不怕他殺死你嗎?

可這也不是研究這種事的時候,因為家碧的衣服已經被日朗逐件脫去,暴露出那雪肌玉膚的曼妙胴體。

『真、真的脫了…』雖然小桃是在身邊,但對處男的我來說太震撼,也沒法移開視線。家碧毫不忸怩,繼續讓胖子把自己那高級蕾絲胸罩也脫掉,一對完美無瑕的乳房,毫無保留地展示在我們面前。

人生最一次實際看到的奶子便是校花的奶子,那衝擊難以想像。好美,真的好美,不但豐滿而且高聳挺拔,連乳頭也是漂亮的淺啡色,我心跳加速之餘,下體亦即時勃起。

家碧被脫光上身後,繼續帶著驕傲態度提起修長白晢的小腿,像官邸王族要下人侍候。日朗戰戰兢兢地替她把皮鞋脫掉,再襪子、校裙的逐件脫去,到只剩下內褲時胖子猶豫了一下,望一望駿安,男孩不在乎的聳聳肩,他再鼓起勇氣伸手扣起邊逐,徐徐把蕾絲內褲拉下來。

我和小桃的角度沒看得太清楚,但從日朗變得粗重的呼吸,我想他已經看到家碧最神秘的部份。女孩姿勢優雅地提起小腿讓內褲通過,直到完全脫離其身體後笑問道:「你嗅一嗅人家的內褲香不香?」

日朗想也沒想拿到鼻頭勐吸幾下,像搖著尾的小狗答道:「香!好香!」

家碧被脫去全部衣物後,著日朗也把身上衣服也脫掉。胖子連雞巴也曝光,也不在乎全裸示人。他急躁地剝光衫褲,那根異常興奮的雞巴幾乎要頂在自己肥厚的肚皮上。

「嘿,你這個豬哥,雞巴原來蠻大。」家碧滿意地伸手握住日朗的雞巴,胖子登時渾身一抖。班花像是替他手淫的握著肉棒搖了幾下,撥一撥自已的頭髮往耳沿,趨前上去把日朗的龜頭含在口裡。

『是…是吹簫…』只在黃片上看過的場面在面前出現,更是由班上最漂亮的女同學表演,那種震撼是無法想像。我和小桃不懂反應,只呆若木雞地看著同學們的淫戲。另一邊欣賞著的駿安一臉輕鬆,完全不作一回事。

「嗦嗦……」家碧吃得很起勁,和在黃片上的女優不會差多少。知道同齡女生對性原來是這樣熟悉,甚至不介意在同學面前口交,我頓時覺得自己很幼稚。而目睹小嘴吞吐,肉棒上都沾滿了香噴噴的唾液,陰莖更是脹得發痛。旁邊的小桃則是呼吸急促,滿臉緋紅。我望向那白色衣服隨著呼吸起伏的胸脯,再也沒法按捺,激動地拉起女孩的手:「小桃…我很興奮…給我摸摸…好嗎…?」

小桃的臉很紅,唯獨嘴唇發白,她像是不知如何是好的不懂回答我,兩個人只是呆著對望。身體的慾念使我忍無可忍,看到小桃沒有甩開我,大起膽子地把她的手牽到自己的褲襠處去。甫一觸到那堅硬肉棒,小桃也是抖了一抖,但她沒有縮手,而是呆呆地停在上面不動一動。

『小桃在模我的雞巴…』我的心情更是興奮到高點,試探性地伸手往女孩的胸脯位置,看到仍是沒有抗拒,徐徐地輕按下去。

『我摸到了…是小桃的…奶子…』雖然隔著校服和胸罩,但我仍是確切感受得到乳房的柔軟。小桃的胸脯不大,卻是軟綿綿十分好受。觸碰下去後我本能地搓揉,以自己掌心感受女同學身體的美好。

給我摸奶的同時,小桃按在我褲襠的手亦不自覺地輕輕上下移動,彷彿在探索和研究男同學的性器,大家一起觸摸著對方的敏感部位。兩個人的心情都很激動,我甚至隔著胸罩也能感覺小桃的心跳,而她隔著褲子,亦肯定能感到我發硬的肉棒在不斷跳動。

那一邊廂家碧替日朗口交了一會,覺得男孩有點忍不住了,於是停下動作。她從沙發站起,一絲不掛地來到擺放雜物的柜子拉開抽屜,拿出平時和駿安做愛用的安全套。

『他們真的要做…』我不敢相信他們竟然來真,家碧著日朗躺下,這個姿態使筆直向天的肉棒看來更大一點,家碧熟練地拆開包裝,把粉紅色的套子套在日朗的雞巴上,然後主動攀爬上去,以手扶准肉棒對著自己小屄,嬌笑道:「那我來了,跟你的處男說再見吧。」

不待日朗回答,家碧的屁股已經慢慢沉下,胖子的雞巴,逐寸逐寸地沒入女孩的身體。

『真的…在插…』我的心情彷彿跟日朗的雞巴同步,也有一同進入家碧陰道的身同感受。完全插入後,班花向胖子笑問道:「怎樣?第一次插屄爽嗎?」

「爽…好爽…」日朗有如置身於天國裡,舒服得飄飄欲仙,家碧驕傲的笑了一笑,開始抽動自己那渾圓屁股,以小屄吐吞雞巴,房間內瞬時只餘兩人的喘氣和肉體的碰撞聲。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在做…他們在做愛…』這已經不是可以用理智控制的一刻,我想任何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看到這一幕也會動情。目睹真實性交的淫靡光境,我無法自制地把小桃抱住,喘著氣說:「我受不了…小桃…我們也…好嗎…」

小桃亦是很激動,她虛弱無力的點了一下頭:「嗯…嗯…」

『小桃點頭!她答應跟我做愛!』得到女孩首肯,我是完全失控,激動地把小桃推到另一張沙發上去。女同學的大腿很嫩滑,皮膚幼細得有如初生嬰兒,但此刻我已經無空暇欣賞,目光只被小桃那女性秘密之處所吸引。我喉乾舌結地掀起女同學的校裙,看到她那少女款色的內褲,三角頂端被染成另一種顏色的濕了一片。

『小桃濕了!小桃濕了!』這當然是我第一次看到濕潤的女生下體,對方更是暗戀了一段時間的女孩。我興奮不已,二話不說把內褲拉下,曾幻想過無數次的女性生殖器官立刻出現面前。

「是小桃的陰毛…和小屄…」從小桃的可愛外表,我曾以為會否和動畫中的女生一樣是光滑無毛,但現實她是長有和其年齡相應的毛髮。陰部和身體其他部份一樣很白淨,陰戶就像一個小饅頭脹卜卜的十分飽滿,陰唇完全閉起,只留一條窄縫在外面。

看到內褲底部和小屄間拉起一條銀絲,這使我更無法自制。胯下的雞巴硬得想要爆炸,急不及待脫下自己的長褲爬到小桃身上。這時候在旁邊冷看著的駿安把一個安全套拋向我方向,我說聲謝謝後接過,手忙腳亂地拆開包裝,套在這自已肉棒上。

『是怎樣用,早知道先練習一下…』第一次戴套,我花了不短時間,期間又是興奮又是緊張,生怕小桃會突然反悔,好不容易把雞巴套住了三份之二,也就什麽不理的壓上去。小桃臉上的紅潮仍沒散去,反過來說是比剛才更紅。我從她身上可以感到她的心跳很快,當然我自己也是跳得很利害。

「小桃…我來了…」我語氣抖震的向女孩問道,她咬一咬唇,心情緊張的顫抖道:「你輕一點,我第一次…」

雖然以小桃的清純乖巧,我當然相信她是處女,但聽到「第一次」這三個字我是發狂了,點一點頭,立刻急不可耐地把龜頭往女孩的下體去塞。

「奇怪…明明不是這裡…」但很奇怪地,我找不到入口,那一條完全緊密的窄縫,怎麽可以把雞巴插入?我甚至覺得小桃的性器與黃片中看到的有所不同。在慌亂之下我橫衝直撞,無法進入之餘,更弄痛了小桃。

「哎!好痛!」

「對、對不起…」這一下子我更亂了,不知如何是好。望向日朗那邊,他們已經換了男上下女的姿勢,肥厚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推進,操得頭頭是道。這使我更焦急,不想在小桃和其他兩人面前失去面子。

可正如老師所教欲速不達,愈是想快便愈變得慢,我左試右試,雖然沒有插入,但肉棒與那吹彈可破的肌膚接觸也是相當快感,一下想嘗試強行插入,龜頭在窄縫間向上一滑,竟然忍不住當場射精。

「嗚!嗚嗚!」

我整個人打了幾個冷震,白花花的精液都射在粉紅色的安全套裡。駿安看到我未進去已經走火,來到我們這邊說:「阿德你不是吧?居然早洩?怎麽這樣浪費。」

聽到駿安這句話我異常羞恥,怎麽居然在小桃面前出醜。駿安著我道:「你太心急了,這樣只會弄痛小桃,她是處女,要好好讓她放鬆才可以插。」

說著駿安伏在小桃胯下,以手指翻開兩片夾在中央的裂縫說:「看,這便是屄口,小桃這種是饅頭屄,是最好操的小屄。」

我沒有話說,剛才找了多遍也找不著的入口被駿安一翻使出來了。可就在我被小屄吸引著的時候,男孩已經伸出舌頭,往窄縫間輕輕舔弄。小桃亦隨即發出呻吟:「唷…唷…唷唷…唷唷……」

『阿安在舔小桃的屄…』我發獃地看著別個男孩品嘗小桃的味道,駿安舔得很細心,把兩片粉嫩陰唇都舔得滿是水光,分不出是他的唾液還是小桃的淫水。舔了一會後,駿安脫下褲子,展露自己那七寸長的大肉棒。

『好大!』我心跳了一下,傾刻湧現的自卑感更是強烈,他戴上套子,把肉棒放在小屄前,碩大龜頭以順時鐘的方向在陰唇上慢慢磨蹭,兩片軟肉被撥來撥去,小桃的呻吟亦比剛才強烈。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我心跳不已,看到這情況不知如何是好,駿安不會是打算插入小桃吧?連忙說:「你這麽大,小桃不是更痛?」

「傻瓜,只要前戲做足,處女也可以享受,你看小桃已經濕了,以我經驗一定沒問題。」駿安信心十足的道:「看,小桃現在不是很舒服?」

我反駁不了,事實上小桃現在很明顯不是痛,而是舒服。自己弄痛小桃,而駿安卻令她舒服,難道還有面子叫停嗎?

「處男處女第一次不成,還是讓我來替小桃開苞吧。」磨蹭了一會,駿安確定是可以吃的時候,他停下動作,把龜頭對準屄口,預備一插而入。

「小桃,我來了。」

聽到這一聲我腦裡一片溷亂,怎麽辦?要推開他嗎?還是拿吉他敲他頭去救小桃?沒時間了,他立刻便要上你暗戀的女孩啊!

「阿安你輕一點,我很害怕…」

可是小桃的回答卻如一發炸藥,把我的思想炸成空白一片,她說什麽?輕一點,即是願意給駿安插入?即是願意跟他做愛?即是願意把女生的第一次奉獻給他?

連小桃都說得這樣明白了,藍凱德,你還要多想什麽?這裡哪有你的事?小桃哪裡需要你去救?

「放心,我會很溫柔。」

說完這話,駿安便緩緩把肉棒推進,那個又圓又大的龜頭,逐點逐點地沒入小桃的陰道裡去。

「好、好痛…你輕一點…痛…好痛……」

「沒事,就只忍一陣,很快便變舒服,都插一半了,再忍耐,再忍耐一會。」

「不行,真的很痛,不要做了好嗎?阿安…啊…啊啊…」

駿安的雞巴像一支最尖銳的鐵釘,無情地插入我的心臟,我但覺呼吸困難,腦袋空白一片,像一隻失去靈魂的死屍,眼睜睜看著別人的陽具,一分一分插入心愛女孩的身體。

「都插進去了,有舒服一點嗎?」

「好像…沒剛才那麽痛…」

「那我開始動了,痛的話你告訴我。」

「嗯…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駿安扶著小桃的腰身,開始前後抽插,女孩發出痛楚中帶著快感的呻吟,嬌軀隨著男孩的動作而一起晃動,兩條幼滑小腿如垂著的楊柳在半空搖曳。

「嗯…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我目盯口呆,沒想到會作為觀眾,目睹暗戀女孩被破處的一刻。小桃和駿安的性交期間我再次勃起,一面望著女孩被抽插的下體一面自瀆,直至駿安隔著安全套在小桃的陰道射精,我的精液,亦灑在那質料上乘的地氈上。

「嘻嘻,要打飛機那麽慘呀,過來、讓本小姐也給你破處。」這時候家碧和日朗已經完事,她像只慵懶貓兒的挑逗著我。心愛女孩被捷足先登的憤慨令我失去理智,不顧一切去到家碧面前。17歲的年紀讓我有短時間三度勃起的能力,她溫柔地替我換過新套子,然後主動翻開自己的陰唇,指導我進入女人身體的方法。

「進…進去了…」

有老師的指導總是事半功倍,剛才明明沒法做到的事今次立刻便成功了,我順利插入家碧小屄。原來和女人做愛的感覺真的很好,隔著乳膠造的套子我可以完全感覺陰道裡的火熱和擠壓,每一下抽動整支肉棒所有感官也一同得到快感,這種感覺完全是自瀆不可比擬。加上家碧本身是一個極品美女,第一次能夠和這種女孩做愛,可說是不枉此生了。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可是享受著校花美妙身體的同時,我發覺自己犯下大錯,因為在我和家碧做愛期間駿安和小桃亦已完事,看到駿安抽出雞巴,那貪婪的胖子補上位置。小桃仍躺在沙發上喘著粗氣,破處的痛楚令她還未回過神來。可不給予休息機會,人生的第二根肉棒立刻便來到。

「小桃,也給我操一下好嗎?」

隔著一段距離我聽不到小桃的回答,只看到日朗在不斷點頭,然後便爬到她身上插入,我想大慨都是和剛才一樣是輕一點吧的說話。

「嗚…」

第二次插入小桃又是呻吟了一下,已經不是處男的日朗彷彿對剛才的表現增加了自信,他學著黃片把小桃的一隻腳提起,乘在自己肥大的肚皮上,另一隻手則按在沙發邊沿借力,放肆地抽插著女孩剛被開苞的嫩屄。

「唷唷……唷唷……」

對大部份男生來說這肯定是天堂般的一晚,唯獨我,是於地獄間徘徊。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