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小桃的粉紅樂章 (2) 作者:小雞湯

.

【小桃的粉紅樂章】

作者:小雞湯2021-5-12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二)

「小桃…好爽…好爽……」

日朗肥大的體型不斷衝擊著小桃嬌小的身軀,構成一個很奇異的畫面。現在這裡就只有他和家碧是全身赤裸,每一下抽插,身上肥肉便跟著一同晃動。雖然這樣說我的同學不是太好,但我真的覺得小桃是在被蹂躪。至少駿安是一個俊美男生,但日朗啊,我不知道小桃是以一種怎樣的心態和他做愛。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小桃一直發著同一個音調的呻吟,聽在耳裡就猶如一種催情藥,使我更為興奮,加上首次做愛的感覺遠比想像中爽,我很快便三度射精,家碧笑著說:「原來阿德你是喜歡小桃呢。」

「我、我沒有!」接了平時也許我會大膽承認,但當暗戀對像被別人操著的時候,我想誰也不願面對自己感情,女孩吃吃笑道:「還不認嗎?操著我卻不斷望向小桃那邊,你這樣很不給面子。」

家碧是個聰明女生,我知道是瞞不過她,只有無力地垂頭不語,家碧像是捉弄我道:「那看著心愛女孩被其他人干,是不是很刺激?」

如果家碧不是剛給我破處,我想我會即時捏死她。

可是雖然心酸,我還是忍不住過去日朗和小桃那邊,我知道這是一種自虐行為,但始終很想觀看心儀女生做愛的一幕。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不知道是否為了強調自己已經不是菜鳥,日朗學著剛才家碧教導的姿態去干小桃。把她按在沙發上從側面插入,小桃兩隻纖巧的腿被兩旁張開,饅頭般的小屄被撐得很大,甚至連頂端的小紅豆也冒了出來,而日朗那粗肥的肉棒就在不斷衝擊,兩片幼嫩的陰唇隨著活塞運動反覆翻動。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我一面看著,胯下肉棒不知不覺間再次勃起。雖然處於性慾最旺盛的時期,但也沒試過一小時內連續射三次後再勃起,只能說今天實在是太刺激了。我望著暗戀的女孩被操,再次打起手槍,而被胖子狠狠幹著的小桃無遐留意別人以自己為對像自瀆,只皺起眉頭,咬著牙強忍作為女人的第一次。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日朗大慨操了十分鐘後射精,他抽出仍帶著幾分硬度的肉棒,上面沾滿攪拌成白漿的愛液,看著小桃那被操成半張不合的粉紅屄口中帶著少許血絲,我也忍不住再次射精。

「嗚…嗚…!」

這一天最終我沒有和小桃做愛,除了連射四發雞巴有點發痛外,看到小桃累得在沙發上勐吸著氣也是叫人於心不忍。那時候我不知道以後會否有和小桃做愛的機會,但這刻真的不想讓她太辛苦。

駿安問我們要不要進淋浴室洗澡,但大家好像做了一件壞事,只以面紙拭抹下體便匆匆穿回褲子。休息十來分鐘,家碧笑問小桃:「怎麼樣?第一次便吃兩根,會不會吃不消。

小桃沒有回答,只臉仍紅著的垂下頭,兩手一直掩在校裙中央,彷彿小屄的痛楚還沒消退。

事後我們問駿安和家碧,兩人是情侶,為什麼會容許對方出軌,家碧聳一聳肩答道:「我們從來沒說是情侶啊?」

「你們不是情侶?」我們三個一起瞪眼。

駿安笑道:「的確我們感情很好,也有上床,但真的不是情侶,極其量是砲友吧。」

「砲友?」

「對,就是只做愛,不談愛情。」

砲友,這個名詞對才剛嘗性愛滋味的我們來說是太遙遠了。家碧笑道:「你們想想,這世界有多少中學生談戀愛能開花結果,即使當時多麼認真,最終還只是一場遊戲。既然早晚要分手,倒不如不要開始還好了。」

「沒錯,老師教我們中學生不應談戀愛,這確實是至理名言。在思想未成熟的年紀,我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愛,與其傷害別人又傷害自己,不如只享受性而不談愛。所以我們的宗旨是有性無愛,不一起,便不用分開。」駿安滿有道理的道。

我今天才知道活於上等階層的人,原來連心態也比較豁然,不知道這到底是道理還是歪理。只是從剛才兩人對另一半躺在別人懷裡時、半點妒忌也沒有的表現,看來他們沒說謊,兩人的確並非情侶,只是有過肉體關係的同學。

之後聊了一會我們便各自歸家,我家跟小桃不同方向,她坐地鐵我坐巴士,但看著她彷彿一拐一拐的背影,我真的很想送她回家。

正如家碧所說,第一次便吃兩根,你一定還很痛吧?

但作為一個有機會得到處女卻錯過,眼巴巴看著她被別人拿走第一次的男生,我不知道自己有什麼資格。

我很沒用,真的很沒用。

第一次感受到性交的快樂,更欣賞了暗戀女孩的床戲,這個晚上我卻是失落多於一切。

第一次和小桃做愛,是於兩天之後。本來日朗食髓知味,接著一天已經說要再來,但駿安說小桃以處女之身,一口氣吃了兩根已經很了得,至少給她兩天休息。

「喂喂,獎品不是一次的嗎?你們怎麼這樣貪心?」駿安捉弄般道,倒是家碧並不在乎:「算了吧,反正和他們做愛感覺也不錯,當是各取所需,小桃呢,還願意跟這三個臭男人上床嗎?」

小桃沒有答話,只弱弱的垂下頭,她永遠是沒有主見的一個。

結果隔天放學後我們再到音樂室集合,說是練習,其實練了沒一小時,被性慾支配的年輕人已經蠢蠢欲動要開戰。

看到大家都脫光衫褲,小桃按著自己的胸脯,羞澀的問道:「我…不脫衣服可以嗎?」

家碧沒勉強說:「可以是可以,但弄皺了校服回家很難跟媽媽解釋吧,而且做完也要洗澡,還不是要脫光?」

小桃想想也是,唯有無奈地脫去衣服。她背著大家脫,可醜婦終須見家翁,最後還是要乖乖轉過身來,給我們欣賞自己的全相。

「小桃,好漂亮…」說是醜婦,其實小桃半點也不醜。根本就是美少女一個了。不大的胸脯有點蘿莉感覺,襯托在略為矮細的身材份外可愛。乳頭和家碧的淺啡相比更勝一籌,是嫩嫩的粉紅色。至於下體陰毛不算濃密,甚至有點稀疏,完全配合其小女孩形象。

「小桃你太可愛了,先跟豬哥玩一下。」日朗最急色,看到小桃那嬌嫩身軀不住撲上去,倒是駿安還沒有忘記我:「喂,上次阿德對小桃早洩,你便成全一點,先給他報仇好嗎?」

我的好同學,我十分感謝你的好意,但可否不用早洩來形容?

我當然把握機會,立刻把小桃牽到那天和她做愛的沙發上,關心問道:「你還痛嗎?」

女孩搖搖頭:「第一天有點痛,這兩天沒事了。」

我放心說:「太好了,那我們…做…好嗎?」

小桃沒有回答,垂下頭,輕輕點了一下。我打鐵趁熱,立刻便和小桃一起躺下來,學著駿安當日舔她的屄。不知道是否心理作用,感覺那條窄小狹縫是張開了一點,難道這便是處女與非處女的分別?

舔屄期間我也伸手撫摸小桃的胸脯,和家碧那豐滿的乳房相比規模是有點差距,但同樣誘人,而且雖然不大但乳肉也不少,摸起上來手感甚佳,特別兩顆小乳頭輕輕一摸便硬起,比家碧還要敏感。

有過上次失敗經驗,我是想儘快收復失地,愛撫了一會便急不及待要進入女孩身體。有過和家碧的經驗,這次十分順利,我立刻便找到屄口把肉棒插入,駿安挨在我的旁邊滿有經驗的道:「上次小桃太緊張,連肌肉也僵硬,當然不容易插,多操兩次便好了。」

喔,這位先生,別人在做愛時可否不在旁邊觀看,這樣壓力很大。

上次小桃和兩人做愛時身穿衣服,只脫掉內褲。今天才是真正全裸,看到小桃的胸脯隨著自己抽插搖晃,雪白光滑的肌膚晶瑩剔透,我無比滿足,一面抓捏嬌嫩乳房,一面起勁抽插,痛快淋漓,盡情享受性交的快樂。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這次我和小桃的交合維持了五分鐘,作為第二次做愛我覺得還可以接受。可是接手的駿安竟然一操便半小時,還抱著小桃換了幾種姿勢,簡直是半點面子也不留。

「小桃,這樣操是不是更爽?」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駿安經驗遠比我和日朗豐富,小桃和他做愛當然是最舒服,只見大肉棒在小蜜壺裡不住抽插,小桃翹著的大腿向上蹬踹,大量膩滑的泡沫從稚嫩屄口被強行擠出,加上那春情滿臉的表情,我知道小桃這一次沒有痛楚,是只有舒服暢爽的快感。

「好爽…好爽…和家碧做愛真是太爽……」

「我也舒服…你這豬哥…原來操屄也不錯…再來…不要停…繼續操爆本小姐……」

日朗沒有操到小桃,不過也不壞,家碧那天仙般的外表仍是叫人著迷,胖子第二次大有進步,把班花操得十分滿意,他還傻笑因為知道有砲可干,這兩天連飛機也不敢打,保留精力來好好享受真正做愛的快樂。

結果這天第一個說要跟小桃做愛的日朗最終沒操到她,說到底女同學和我們做愛是享受而不是慰安婦,短時間內連續三次是十分吃力。故此大家約法三章,每次每位女同學只做兩次,看到已經額滿的便請等下次。不過因為駿安和家碧本來是砲友,也玩了一段時間,便不跟我們爭位置,總給我和日朗先挑,有時候跟小桃玩一下便獨個去彈吉他,對做愛這事不是太在乎。

「今天真是太爽了,那明天再來好嗎?」

「喂,你們真的當這裡是賓館了嗎?練習三小時,做愛一小時,不可以只顧操屄。」

第三次的時候大家要試的都試過了,比較可以冷靜下來,不像首兩次像只發情猴子看到洞便鑽。家碧打趣問小桃跟我們三個男生做過,有沒覺得哪一根雞巴最合她心意。小桃羞得要死只不住搖頭,家碧著我們三個脫光衣服,讓她們可以逐一比較。

班花的說話還是不敢不從,這樣比雞巴是有點尷尬,也只有照做了。三人排成一列,家碧像生物堂老師一樣跟小桃逐人解釋:「阿德這一根是最平均,長度適中,硬度也不錯,我想班上有一半男生是這類型;至阿朗這一根雖然有點短,但很粗壯和龜頭很大,操進去的時候十分充實,持久度足夠、至於阿安不用說,7寸的長度以高中生來說是大雞巴了,而且龜頭特別大,像傘子般刮著陰道的感覺超級爽,小桃你試過也十分回味吧?」

小桃羞得耳根紅透的垂下頭,彷彿什麼也聽不進去。

「這樣看還比不出嗎?好吧,讓他們每人操你三分鐘,你比較一下誰最舒服。」

「我、我不要!」

家碧這個好勝女孩總是愛比較,小桃說不過她,只有無奈躺下來給我們比槍。猜拳決定先後,結果是日朗第一,我第二,駿安則殿後。

「小桃,我來了。」胖子前天沒操到小桃,磨拳擦掌要給她利害,戴上安全套提槍上陣。掰開女孩嫩嫩的大腿,還沒前戲小屄已經濕過一塌煳塗,看來小桃對這種輪流試槍亦是很興奮。

「小桃你濕得很利害啊。」日朗看到女同學淫水直流嘖嘖稱奇,小桃再害羞也忍不住嚷道:「你要進便進來,別說這種難為情的話!」

胖子不敢有違,提起肉棒慢慢插入,小桃一貫地發出那單音的呻吟:「唷唷唷唷唷……」

日朗的雞巴不長,很快便全根沒頂,他開始進行活塞運動,扶著小桃纖細的腰身由慢至快的抽插起來:「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小桃,我操得你舒服嗎?」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小桃只是隨著他的節奏呻吟,沒有作出回答。三分鐘很快過去,連轉換姿勢的空間也沒有便夠時間。雖然只操了一會亦沒射精,但日朗仍是十分滿意:「小桃真是太可愛了。」

到我上陣,看到幾天前還一條直線的小唇兒給胖子操得半張半合,我有點心痛,於是放輕溫柔地插入,小桃的呻吟沒剛才的大,看來沒那麼難受。

到了駿安不用說,巨根的威力始終無可比擬,甫一插入,小桃已經呱呱大叫:「輕、輕一點,阿安你太大了!」

駿安自知有過人之長,帶著傲氣在同學面前示威,連續幾下插到最底,把小桃操得喘氣連連,頭上儘是汗珠,我甚至懷疑她已經來了高潮。雖然不願承認,但男人雞巴,始終還是一寸長、一吋強。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這樣相比之下,也沒發表結果的必要了,反正我和日朗都是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

之後家碧還教小桃吃雞巴,女孩拿著我們的雞巴羞羞澀澀,可又好奇心滿瀉的對這自己沒有的器官顯得甚有興趣,弄得我們心也癢,多想把這可愛的女同學盡情欺負,以滿足男人的變態慾望。

「來,先替阿德吃…不錯…那到朗朗這一根…嘴巴張大一點…不錯…那最後到阿安了…張嘴…再張大一點…」

家碧諄諄善誘,一面示範一面教導小桃。女孩羞紅著臉,可也乖乖地把三根肉棒一一吃完。

這樣的日子維持了半年,小桃漸漸從最初的羞澀放鬆下來,甚至懂得享受,好幾次在大家面前高潮。而在家碧的指導下,她的吹簫技巧亦日見進步,由最初含在口中便立刻跑去廁所吐,到現在可以同時吃兩根,還給對手舔陰囊。唯獨叫床仍是和當初一模一樣,只得「依依唷唷」幾個發音。

「好爽…給小桃吹簫好爽……」

小桃學會吹簫後三男兩女的組合總算完滿,不會每次都有一個人多了出來。雖然家碧的技巧是好,但其女王性格,除了心情好時不怎肯跟我們吹,結果大多由小桃以一敵二,當然有時候看到她太操勞我也不忍心,寧可乖乖做個觀眾,放開心情欣賞女孩們的淫事。

然而雖然很多連成年人也沒試過的事我們都做過了,但唯獨嘴唇女生是不給我們碰,說是只有情侶才能親嘴,女人的準則有時候是很難理解。

「你們做還做,一定不可以讓本小姐失面子。」

有時碰上兩位女孩其中一個月事便暫停,大家專心練習,以好好應付九月份迎新日的表演晚會。家碧的條件是做愛沒相干,但就要保持樂隊水準,萬一在表演晚會我們的表演不能拿第一名,這個同學間的交流便立刻中止。

家碧以性作為利誘我可以理解,但小桃呢?真是為了享受性愛,還是單純不懂拒絕人的個性,而沒主見地跟著大家走?這是我一直想不透的疑問。

無論理由如何,我也是既得利益者,說實話也不應該多追究什麼。一個是校花一個是心儀女生,可以同時跟她們做愛是最幸運的事情,還有什麼需要多想?

到了七月來臨,又是一年一度的暑假長假期,這一年駿安十分豪華,和家碧去歐洲一個月長期旅行,期間暫停練習。我們沒有意見,除了暑假也想好好休息外,過去連續半年每星期三天、每天出兩砲,即使是年輕力壯的我們也有點太膩了,休息一段短時間,讓大家找回新鮮感也是好事。

「那我們出發了,假期回來立刻便要準備表演晚會,別太輕心,這是音樂室的鎖匙,沒事做的時候便自己去練習吧。」

「知道了,你們好好享受蜜月假期。」

「都說我們沒交往,只是一起去玩和上床。」

兩人起程後,我們三個無聊在街上逛著。這時候學校已經進入假期,街上都是跟我們一樣無所事事的學生,這種日子要打發時間也不是容易。

「那好啦,我回家打遊戲,很久沒有應酬戰友了。」日朗向我們說,為了打砲沒時間打遊戲是很正常的事,相信你的戰友會體諒你。

胖子走後,便只得我和小桃兩個。女孩是個不會主動說話的女生,氣氛有點尷尬。

「假…假期有沒去哪裡玩?」我勉強找點話說。

小桃一貫的搖搖頭,說:「沒有。」便沒接下去。

「我也沒有,每年暑假都是最無聊的日子。」我伸一個懶腰,接著兩人無言地走了一段路,我終於忍不住問小桃:「其實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小桃愣了一愣,搖頭道:「沒、沒有唷。」

「那為什麼我跟你總好像沒什麼話聊,我們認識有兩年了,又是隊友。但就是一起走在街上,也好像兩個陌生人。」

「我一向是這樣。」小桃以為我在教訓她,表情有點害怕,我扶著她的肩膀說:「這樣要改啊,像小桃你這樣可愛的女生如果不那麼害羞,早是學校的萬人迷了,連家碧也要靠邊站。」

「我、我可愛?」

「是很可愛!你不知道班上很多男生想追你的嗎?」

「哪裡,我從沒有聽過。」

「當然了,你是說一句便臉紅垂頭,像只害羞草,誰敢碰你啊?所以你一定要改變你的性格!」我愈說愈激動:「對了,趁著暑假,我們來進行特訓吧!」

「我不需要什麼特訓…我現在很好…」

「我知道你現在很好,但沉小桃,是可以更好更好!」

我牽起小桃的手說:「就這樣決定了,反正大家也沒事做,我們明天去逛街,說多點話,訓練你對人的溝通技巧。」

「我不要…」

結果接著小桃還是跟我出去了,這應該談不上是約會,只是同學間的打發時間。

「今天有沒什麼地方想去?例如逛商場、看電影、吃飯和唱KTV的?」

「沒有…」

「都說這樣不行,不能只用單字回答問題,而且要有主見!」

「那、那、那先去逛商場、再看電影、然後吃飯和唱KTV吧。」

「唷,全部都要嗎?」我數數口袋裡的錢,作為一個高二的窮學生,要全部滿足,是有一定難度。

男同學和女同學一起去逛商場,最尷尬的是當女生買東西時,男生應該搶著付錢,還是站在旁邊冷眼旁觀?

作為同學我當然沒有替小桃付錢的權利,但作為隊友又一起上床,好像不是普通關係,在搞不清楚的情況下,我還是奮勇出頭:「我來付。」

「不、不用了。」

「沒關係,那個售貨員在偷笑了,給我一點面子。」

「那好吧,謝、謝謝…」

小桃不好意思地垂下頭來,不知道是否害怕我又搶著付,之後連一件東西也沒買,我覺得反而是阻著她。

「沒有,我只是隨便看看,其實也沒那麼多東西想買,待會吃飯我請客,不然我也不好意思。」

「這樣不好吧?好歹我也是男生。」

「好吧,那你請客,我們去四季酒店的餐廳吃下午茶,兩個人,一千塊應該可以買單。」小桃嘟著嘴說:「如果不願意,便由我請客。」

「你真是我認識的那個小桃嗎?怎麼突然這樣伶牙俐齒?」

結果我們當然沒去四季酒店,而是去一間平民快餐店,第一次給女生請客,那種感覺還真是微妙。

吃過飯來到電影院,我望著即日上映的各種不同題材問道:「你想看愛情片、科幻片還是文藝片?」

小桃腳也打震躲在我背後,指著那血淋淋的海報。

「斬頭殺人狂?你有沒那麼重口味?」 我自問對血是有種恐懼,小時候母親劏雞殺鴨也不敢進廚房,沒想到小桃原來比我更怕,竟然看得哭了出來,明明是你自己說要看的啊?

「別哭了,都說裡面的血都是假的,沒有一個演員死掉。而且流血有這麼可怕嗎?你自己每個月不也在流血?」

好不容易安慰了女孩,到附近的小店休息一會,再去KTV玩。小桃在樂隊是負責鍵盤,沒想到歌喉原來非常好,歌聲比家碧還要優美。

「你唱得這麼好怎麼不當主音?躲在後面也太浪費了吧?」

「你別取笑我,哪裡有這丑的主音。」

「主音跟丑不醜有什麼關係?而且你也不算太醜吧,我覺得還可以。」

小桃脹紅著臉把麥克風遞給我,拜託,聽你唱完,我還好意思獻醜嗎?

玩了一天,吃過晚飯我們便打道回府,送小桃回家時她傻呼呼的問我:「明天我們去哪裡?」

嗯?還有明天嗎?我一星期的零用錢,在一天裡花光了。

其實和女孩子一起,可以很花錢,也可以半點錢不花,就看她求的是什麼。接著一天我們去圖書館,舒舒服服坐了一整個下午。我自問無聊書看不少,本想著可以在小桃面前賣弄一下,沒想到這個平日沒幾句話的女孩原來見識也不少,很多問題上比我知道更多。

「你懂這樣多,可以有很多語題了,怎麼總是不說話?」

「我哪裡懂,都是亂猜的,你再取笑我便不跟你說話。」

小桃滿臉通紅的垂著頭,那個樣子可愛到一個境界。

晚上小桃表示明天想迴音樂室練習,因為她說害怕整整一個暑假荒廢,到迎新會表演時會連累大家,我沒有異議,可是最不滿的是她竟然說帶作業去做。

「做作業?暑假才開始幾天耶,我每年都是最後一星期才進入狀態!」

「你這種是臨渴掘井,反正都要做,早點完成不是才更輕鬆嗎?」小桃教訓道。

「早知道在家裡打遊戲還好了…」

結果我還是沒法反對,之後一天把作業帶到音樂室,做兩小時吃點東西再練習,意外地時間沒想像中難過。

「呼,終於做好,其實我們應該每人做一段,然後互相抄,這樣效率才最高。」我想到妙計,小桃皺眉頭道:「這樣腦袋一點也記不住,有什麼意思?明年要考大學公開試了,現在是很重要的時候。」

「平時不是什麼都沒主見的嗎?怎麼兩個人時說話像我媽。」我咕咕嚕嚕。小桃也不理我,自顧自把手上的作業完成。

我倆在樂隊裡一個是貝斯手,一個是鍵盤,說實話存在感不高,注目度和主音及吉他手沒法相比。只是縱然如此,小桃還是專心練習,盡力做好自己崗位。

「我們來合奏吧?」

「嗯。」

兩個人合奏一曲,效果還算不錯,我提議小桃邊奏邊唱,她初時如何不肯,多哄幾遍,才勉勉強強地應酬我。人便是這樣,去KTV抱著玩的心情沒壓力,說是練習,便總是有種無形的責任感。

這樣忙了一星期,不可置信地,曾以為花一整個暑假也做不了的作業,竟然全部完成。

「我居然會有不用早上回學校抄作業的一天,實在太不可置信了。」我對自己的用功感動起來,小桃甜甜笑說:「完成一件事,心情是不是好多呢?」

「對,簡直是落井下石…是放下心頭大石。」

完成大業,一起去吃過午飯後便回到音樂室練習。這天小桃心情很好,居然主動說要唱歌,我給她彈著吉他伴奏,感覺有點…甜蜜…

說來自從和小桃上床後,我好像沒以前那種想追求她的念頭。男生就是這樣賤格,視做愛為追求女生的終點,得手便感覺目的已達到,不需要費心在對方身上。

事實上我從來沒有追到小桃,雖然享受過她美好的身體,但不可以算是男女朋友關係,最多就如駿安所說,是砲友。

「那今天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到了徬晚六點,我們一起離開音樂室。如前面所說我兩居處不同方向,不過讓女生獨個歸家還是很那個,這段時間我習慣了送小桃回家。可是來到地鐵站入口時我突然有感而發,向女孩提議道:「反正今天時間還早,不如去碼頭那邊逛一下?」

「嗯。」小桃一貫的沒有主見跟著我走,兩個人來到附近的碼頭,太陽剛好落山,海面被映照成金黃一片,煞是美麗。

「好漂亮…」女生還是愛看落霞,欣賞點點鱗光在蔚藍色的海面飄揚,小桃十分歡喜。那個表情很美,西斜的太陽把女孩肌膚映照得晶瑩剔透,充滿著少女的透明感。

「是啊,好漂亮…」我看得痴了,感慨問道:「小桃,你打算考哪一間大學?」

過了暑假我們便是高三學生,是要認真考慮升讀大學的時候。小桃回答說:「還沒有決定,如果考得進的話,我想去文化大學。」

「文化大學?那裡水平很高耶。」

「我知道,所以才說如果考得進的話。」

「以小桃你的成績應該沒問題,我就很難了。」我嘆一口氣說:「高三讀到明年四月便考大學公開試,即是我們還有一年不夠便各走各路。」

小桃嘟著嘴道:「什麼各走各路?我們住得不遠,要見面的話隨時可以見吧。」

「我知道,但升上不同大學,樂隊也解散了,便很少會特別出來見面,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是在交往。」

小桃沒有答話,只默言無聲地望著逐漸下沉的太陽,欣賞慢慢變黑的天色。

我和小桃當然沒在交往。我們只是,普通不過的同班同學。

想到這裡我忽然有股衝動,要把埋藏兩年的心意向女孩表白,我望著小桃道:「小桃,那時候我不是說班上很多男生想追你的嗎?其實我也是其中一個,我從高一已經喜歡你,一直很想和妳交往。」

小桃錯愕了一下,把望向海面的視線移到我面上,四目交投了好一會,她嘟著嘴說:「阿德你別跟我開這種玩笑。」

開玩笑,當然是開玩笑。如果真心喜歡一個人,會在別人拿她處女之身時不去制止嗎?會若無其事地看她跟男同學做愛嗎?會當她是發洩工具,和其他人一起玩她嗎?

這種問題不用問也知道答案,在得到小桃身體的同時,我已經沒有得到她心的資格。

是永遠,也不會有。

「我…送你回家好嗎?」

「嗯…」

作業做完,但在不想太花錢的情況下,我和小桃除了偶爾逛街和看電影,仍是在音樂室打發時間多。小桃在班上感情要好的女同學不少,但暑假總有各種忙事,大家很少見面。故此這陣子小桃經常和我一起,每天送她到家門,一便我提議明天去哪裡,一便她問我明天去哪裡,兩個人彷彿有著某種默契。

然後到了某一天的中午,正當我和小桃合奏樂曲的之際,手提電話上的微信號響起,是駿安。

「是阿安?他不是去了歐洲嗎?」我接過電話,對面傳來男生聲音:「我們的貝斯手,有沒偷懶了?」

我得意洋洋道:「當然沒有,不知多勤快,現在和小桃在音樂室練習。」

「你和小桃?那阿朗呢?」

「沒找他啊,他最近忙著打遊戲。」

「那你們不是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一定是在做愛吧?喂,我告訴你,我們樂隊是不許亂搞男女關係。」

「什麼亂搞男女關係?我們光明正大,都在練習和做作業,你以為像你下流!」

「對,我的確是很下流,剛剛才和家碧做了兩次,歐洲原來比想像中悶,躲在酒店做愛還更寫意了。」

「這種事你不用特地告訴我,沒事便掛了,我還要唱歌。」

「那不阻你們,做愛沒關係,但記住不能搞男女關係,知道了嗎?」

「知道了!」掛線後我仍咕咕嚕嚕,剛和砲友做了兩次的人說不能亂搞男女關係,是半點說服力也沒有。

「阿安說什麼了?」小桃好奇問我,我順口熘道:「就是說我們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一定是在做…」

說到這裡,我發覺有些說話不應該女生面前說,但說到這裡小桃亦已猜到,她滿臉通紅別過頭去,我定一定神,發覺她今天…很可愛。

這天小桃穿著一套黑色條紋短袖T恤和石磨藍牛仔短裙,配上米白色運動鞋。論款式是半點不暴露,但一雙嫩滑長腿卻表露無遺,光熘熘的白得耀眼。女孩個子嬌小玲瓏,四肢比例卻甚好,特別一雙腳比實際更顯修長,加上骨肉均稱,滑熘細膩,如果是腿控的話,真是玩腿也玩一個晚上。

我有種被一言驚醒的感覺,我現在和小桃是孤男寡女,獨處一室。

說起來我們有半個多月沒做過了,這陣子每天練習和做作業,我是完全沒有想過做愛的事。

小桃當然亦想到這點,她悸悸的道:「阿德你在想什麼?」

「沒、沒什麼…我什麼也沒想做…」我慌張掩飾自己的不軌企圖,小桃羞紅滿臉,低下頭小聲說:「如果…你真的想…人家也…沒關係…」

這句話猶如一具鐵鎚瞬間把我的理智打碎。禁不住撲上去把小桃抱在懷裡。

「小桃!」

一陣女兒家的香氣撲鼻而上,把我的慾念一口氣升至最高點。我牢牢把她抱緊,感覺小桃有點緊張,大家算是老相好了,在別人面前做過無數次,說實話是不應該緊張,但此刻就連我的心情也繃緊起來。

小桃完全貼著我身,我甚至可以感到她的心跳有如小鹿亂撞般鼓動不停。抱著那彷似無骨的柔軟身軀,我有種下一步不知是如何是好的慌亂。時間好像停頓了般,當大家都不知所措之際,小桃緩緩抬起頭來,表情無辜,一張透著薄薄櫻紅的嘴兒傻呼呼地張著。

我心亂如麻,這小妖精,明明不給親卻又這樣誘惑,不是要討人命嗎?可下一秒,小桃卻閉起雙眼,難、難不成她讓我親她?

這種時候也想不到那麼多了,就是嘴唇塗了毒藥,大慨也沒男生跑得了,我徐徐趨向小桃,直至兩個人的嘴完全貼在一起。

「啜…」

沒有伸出舌頭,沒有交換唾液,四片唇瓣的輕輕接觸,完成了我和小桃的初吻。不到十秒的一吻,足夠繾綣我們餘下的人生。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