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桃的粉红乐章 (1) 作者:小鸡汤

《小桃的粉红乐章》

作者:小鸡汤2021-5-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序)

“嗄……”

六月份的上旬,天气开始感觉炎热,告诉世人夏天已经悄然而至。虽然晚上的气温稍稍低了一点,但进行剧烈运动不开空调的话,少不免大汗淋漓。可是被机械的冷风直吹,却又使人感觉寒冷。看到小桃细嫩的肌肤张起了鸡皮疙瘩,我柔柔一笑,把她抱在怀里,以自己的体温和暖对方。

那小巧胸脯压在我的身上,可以感觉与其名字一样桃红色的乳头经已发硬,小桃脸上一红,无论做了多少次,这个女孩子还是像个羞人答答的青涩少女,动不动就会脸红。

这样两个人一丝不挂抱着的感觉十分好受,肌肤与肌肤间的亲密接触,仿佛对方完全没有半点保留,把整个人都付托给自己。有时候我甚至喜欢这样抱着小桃,多于插入她的身体。

“小桃,给我操一下。”

可是在天和地都只有我们两个的温馨时候,那不识趣的日朗破坏了气氛。他乘着小桃背嵴向天的姿势,把她的屁股抬高,扶准自己肉棒从后插入女孩屄口。

“唷!”

小桃被插入的同时发出一声低呜,由于我俩仍是抱着,她现在是压在我的身上,这使我也感觉得到小桃身躯随着男孩每下抽插的晃动。这个160磅的胖子动作不算敏捷,可是做爱却如蛮牛一样狠劲,每下都插至最深,直把小桃插得喘气连连,那本来已经浮现的红晕有如水银泻地,倾刻散遍整个脸蛋儿。

“唷唷唷……”

我不曾和胖妹做爱,不知道跟肥胖的人性交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但当现在被压在三明治的最低层,我体会到大慨不会是一件乐事。

“好爽…小桃你的小屄夹得我好爽…”

小桃是一个从不以叫床反映感觉的女生,每次做爱只会发出“依依唷唷”的呻吟。相反日朗是一个在进行性交时喋喋不休的男生,仿佛在称赞对方是多么优秀,感谢让他得到人间天堂的享受。

以我所知道这个胖子颇为持久,一般不插过二十分钟不会罢休,加上以其身型后入式是他的至爱,恐怕我要在这里当一会人肉软垫。可是我对此也没意见,因为这样我可以近距离欣赏小桃可爱的俏脸,她的檀口半张,近在咫尺下几只整齐的门牙分外洁白,呻吟间吹气如兰,清香怡人。

“小桃,很美…”我看到那好比花瓣的樱唇随着身体摇晃微微颤动,好看得很,忍不住想亲过去。可小桃立刻偏起小嘴,我知道,作为普通同学,我们是只能做爱,不能亲嘴嘛,完全明白。

我没有强来,改为轻轻亲在小桃额上,这时候日朗把女孩抱起,换上另一种姿势。小桃坐在胖子身上,把曾一度抽出的肉棒重新对着自己湿淋淋的屄口缓缓坐下。我亦适时站起来,把胀硬的阳具递到小桃面前,她毫不犹豫,张口小嘴把龟头含住,继而前后吞吐。

“啧迹……”

和家碧的熟练技巧相比,小桃的口交是比较单调,舔弄龟头的舌头亦远不及家碧灵活,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给小桃吹箫,只是看着自己的肉棒在那薄薄的唇间吞吐,已经是一种莫大享受。

小桃在我口交的同时,也没忘记胯下的日朗。以观音坐莲吞吐着肉棒的小屄上下抽动,发出“啧啧”水声,我没有直接看到,但也可以想像小桃那两片粉嫩肉唇,正在翻出翻入地套弄著胖子的鸡巴。

“小桃…我不行了…别动得那麽凶…”

大半年的交合,某程度上知道各人做爱时的特征。听到男孩这句说话,小桃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抽动小腿肌肉的速度。这个女孩个子不高,外表柔柔弱弱,腿力却相当不错,这种大部分女生敬而远之的下盘吞吐运动,她可以维持一段很长时间也不觉累。

日朗的鸡巴不长,却是十分粗壮,把小桃显得稚嫩的屄口扩至有点不合乎比例张开。当然我知道女孩绝对是应付得了,因为她破处的那次,就连骏安那又粗又长的七寸肉棒也吃得下,日朗这根不算什么。

“小桃…不行了!射、射出来!”

胖子在给小桃套弄一会便败阵下来,女孩没有立刻从日朗身上离开,而是温柔地停下来,让男孩舒舒服服地全部射完才抽出小屄。

安全套内全是浓郁的精液,外面则是晶莹透亮的女性爱液。0.01的阻隔,令少年少女可以享受性爱欢愉之余,又不会有在求学时期成为未婚妈妈的风险。

“你还好吗?”我把小桃扶起,虽然明知没问题,还是惯性关心问道。她微微一笑,像往常轻轻摇头。我正心想终于轮到我了,小桃却又被骏安一个熊抱从后抱起:“小桃今天好可爱,也给我操一下。”

中途杀出程咬金,我十分不满。大家都知骏安的性能力是三人中最好,这一操只怕一来就半小时,加上刚才已经给日朗来了一炮,我今晚是无望了。

转而目标,那边厢家碧好整以暇地等着我。的确以样貌身材而言她是比小桃更优胜,亦是我们班的班花,和她做爱半点也不吃亏,只是每次她都要给对方打分数的习惯我便有点不爽,加上这个星期我已经和她做了两次,说实话是有点麻木。

只是这世界从来不是你选择人,便是人选择你,正当我正打算去到家碧面前时,她竟然投入日朗怀里,还向我作鬼脸。班花你够狠,就看这脂肪率过高的胖子怎样把你压死。

三男两女的组合就是有这种问题,除非每次都玩3P,否则总会多了一个出来。我无奈地看着骏安和日朗的鸡巴分别插在小桃和家碧的小屄里,而自己只得望门兴叹。家碧捉弄我的作一个套弄鸡巴的手势,班花我严重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再在你和小桃面前打飞机。

“唷唷…唷唷……”

“好爽唷…朗朗你操得家碧好爽唷…”

音乐室里,年轻人们的性爱游戏仍在继续。

------------------------------

(一)

我是蓝凯德,今年17岁,是一个高中二年的学生。刚才那几位分别是朱骏安、黄日朗、白家碧和沉小桃,他们都是我的同班同学和乐队队友。

朱骏安是班上的风头趸,长得高大俊俏,家里又有钱,是女生眼里典型的白马王子。高一开学不久他突然提议组织乐队,召集了班上几位对音乐有兴趣的同学,胡胡闹闹地组起队来。

说实话我虽然在中学时因为无聊学过吉他一段时间,但实际兴趣不大,如果不是骏安告诉我小桃已经答应,我应该不会加入。

沉小桃,一个颇为特别的名字。听说他的父亲往年是个御宅族,年轻时曾迷上某套日本的美少女动漫,女儿出生后便直接把名字改为跟剧中女角一样。小桃对自己的名字有点不满,但我认为他的父亲决定正确。小桃和其名字一样,是十分可爱的类型。她的眼睛很大,亮晶晶的秀眸惺忪;鼻头圆润且有点肉,嘴唇线条分明而红润,有种精灵可爱的气质。身材不高,属于小巧玲珑,皮肤很白,粉腮红润。如果戴上色彩缤纷的假发的话,根本就是动画片里跑出来的角色了。

而个性方面小桃也像极动画人物,是那种没怎么主见,带点傻气的类型,遇上难题时爱以笑遮丑,兼且容易脸红。人较文静内向,不做声时令人猜不到她在想什么,抑或根本什么也没在想。

只是这种甜甜的女孩子往往是很吸引同龄男生,班上有几个男同学都对小桃有好感,当中包括我。

从开学第一天看到这个女孩子,我已经对她有触电感觉,多么想初恋对像可以是小桃。但因为我本身也不是很会逗异性的男生,只有干望不敢行动,如果不是骏安组识乐队,只怕到了今天我和小桃还没两句话,说来我是要感谢这个好同学。

而另一位女生白家碧是那种超高班的女王型,她皮肤更胜白雪,鼻直而挺,明眸皓齿,配上高佻身形,美得不可方物,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也不过分。她是我班的班花也是校花,但这种高岭之花反而没人敢触碰,除了实在高攀不起外,她的男友是骏安亦是原因之一。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反正把一双双、一对对的成语全部放在他们身上便准没错了。

至于黄日朗,很简单两个字足以说明:胖子。

乐队文化在我校并不盛行,会作这决定纯粹是骏安的个人喜好。他的家境富裕,嫌学校里的设备残旧还特地租用了音乐室。里面设备齐全,除了各种乐器和调音设备一应俱全外,更有休息房和淋浴间,唱到大汗淋漓时可以洗澡和在这里休息,整个音乐室的面积比我的家还要宽敞。

乐队名字由骏安和家碧决定,他们命名为“FIVE STAR”,我们没有异议,但谁也知道只有他俩是STAR,我们三个极其量是陪衬。

五个人的岗位分别是主音家碧、骏安吉他、小桃键盘、日朗打鼓、而我则是贝斯手。

和其他自中学时期已经开始学习声乐的学生不一样,我们基本上可以说是杂乱成军,水准是很一般。幸好家碧除了外貌脱俗外,声线也是一流,加上有高大英俊的骏安当吉他手,吸引不少女同学,故此组队以来意外地受欢迎,前阵子在迎新日表演晚会中的演出更是大出风头。

我当初加入的目的无疑是为了接近小桃,她不是那种拒人千里的女生,但对交际应酬也肯定不是在行。有时候借故逗她说话,她也只问一句答一句,答不出来便傻笑胡溷过去,使我有点无从入手。一起组队有一年多了,两个人的感情仍是毫无寸进。

不过由最初称呼我为蓝同学到今天的阿德,其实已经进步不少。

那麽几个本来还算是正常的同学,为什么会发展到床上去?这缘自七个月前的一次联校音乐活动。

“今次共有八队乐队参加,我观察过实力全部一般般,只要我们加紧练习,很有机会夺冠。”骏安拿着收集回来的资料说。

“冠军吗?我觉得可以进入头三名已经很好。”日朗是最没信心的一个,家碧听了不悦道:“除了冠军其他我不要,本小姐是学校的女王,第一次和其他学校比赛,是一定要赢!”

家碧当惯主角,什么也要第一名才满意,我们不否认以她的唱功是有能力做到,但问题是乐队比赛,除了主音外其他队员的表演也计算在内,万一我们害家碧落败,这个罪名可担当不起。

骏安和家碧是相当有自信,其余三个你眼看我眼,谁也害怕背黑锅。

“别这么没信心,距离比赛还有一个月,我们加紧练习不就可以了?”骏安满有信心道。

“是只有一个月…”我们三个仍是感到重大压力,家碧没我们办法,为提高士气出动利诱:“好吧,我答应大家,如果顺利胜出,我有好处给你们。”

“好处?”

“就是达成你们一个愿望,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家碧挨在男友身边说,骏安点头道:“没问题,多名贵也可以,总之一定要冠军。”

乐队是属于大家的,要从某些成员身上取好处道义上说不过去,但以骏安的家境是九牛一毛,不接受也不给面子,当然大前提是:赢了再说。

说实话即使没有报酬,组了乐队一段时间也希望有点成绩,这段时间我们十分投入,每天下课便去练习,最后两星期甚至连星期六日也没有休息,以一种志在必得的心态挑战自己。

“今次联校音乐比赛的胜出队伍是…圣约中学的FIVE STAR!”

到评判布结果的一刻,我们三个仍是不敢相信,至于骏安和家碧则一副“早知赢定”的胸有成竹,唉,做惯主角的,又怎会明白我们跑龙套的心情。

顺利胜出,这天大家的心情自然大好,就连总是羞人答答的小桃也发出灿烂笑容,几个人买了一些外卖零食到音乐室里的休息房庆功,期间有说有笑,一起分享初次获胜的喜悦。

“家碧刚才你的表现太出色了,不然我们也赢不到。”

“这还用说?不过你的鼓也打得好,这次胜利大家都有份。”家碧心情美极,罕有地没有独占功劳。大家喝了一些含微量酒精的轻饮料,边聊边笑间,日朗厚著脸皮的问道:“那上次说的愿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胖子原来没有忘记奖励,作为乐队成员胜出比赛,对自己而言已经是一份最好的礼物,有没有奖赏其实不重要。只是答应了的事家碧也没有食言,她轻松的道:“没问题,你想要什么,本小姐什么也给你。”

“真的什么也可以?”日朗确认问道。

家碧一诺千金的答说:“本小姐说到做到,什么都可以!”

日朗搔搔自己的头皮,傻呼呼的笑道:“我想…破处……”

听到这话,我和小桃几乎把口里的轻饮料都吐出来,胖子你说什么?破、破处?

这句话无疑是超过了我们的想像,没人会猜到外表还算敦厚的日朗会说出这种话,不过我想对大部分这个年纪的男生来说,某程度上也是心声。

“什么?”家碧愣了一愣,大慨她也没料到日朗有胆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扬起眉毛瞪着胖子。

听到这语气低沉的一声加上凌厉眼神,日朗知道自己玩大了,连忙结结巴巴的道歉:“对不起!我、我开玩笑的!别生气!”

家碧喝一口饮料,不在乎的说:“没问题唷,本小姐一言九鼎,你要破便给你破,来吧,脱裤子,我们来做爱。”

“做爱?”我和小桃又是呆住,没想到家碧居然会应承。最不相信的大慨是日朗,整个人僵硬起来不懂反应。隔了几秒才战战兢兢的说:“家碧你说…我在这里…做?”

家碧依稀平常的说道:“有问题吗?我们未成年去酒店开房有麻烦,家里也有家人,这里便最好吧?沙发够大,还有空调。”说着坐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娇笑道:“怎么了?没胆吗?做爱难道不用脱裤?你现在脱裤子,给大家看看你的鸡巴,我便和你做爱。”

原来如此,家碧根本没打算真的跟他上床,这是故意戏弄日朗,以教训他那冒犯的说话。这种情况没人会愿意当着众人面前出丑,在大家认定胖子是必定会打退堂鼓之际,家碧不留余地,指著日朗的下体调侃道:“你鸡巴都硬了,不是很想跟我做吗?还不脱裤?”

我们闻言往胖子下身一看,裤裆果然是撑起了大帐篷,这个年纪的男生最不希望被女同学知道自己勃起,现在被当众指出,日朗羞愧难当。我们看在眼里也觉他惨,说到底大家是队友,虽然话是过分了一点,但家碧这样玩他也好像太可怜了。

我于心不忍,正想说些什么打完场之际,日朗咬一咬牙,居然真的解开裤钮,直接把长裤和内裤一同脱下,那一根早已勃起的肉棒霍然弹出。

“伏!”

“真的…脱了…”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其他人的鸡巴,我想小桃应该也是第一次。意外地她没有掩面尖叫,只脸红如火盯着男同学的阳具,也许是已经断了路。

日朗体胖,想不到鸡巴也不小,在肥肚腩下翘起成笔直的一根,龟头很圆,像支波子糖在阳具前端。阴毛浓密,如粗犷的猪毛分布在肉棒之上。家碧对日朗这个举动有点意外,在大家也落不了台的时候,她强作镇定的耸一耸肩,轻松答道:“好吧,本小姐不会撒谎,既然这样今天我便吃了你,过来给我脱衣服。”

来到这一步日朗已经是豁了出去,他像个机器人般动作生硬,地到来家碧身边,笨笨拙拙地班花脱衣。到这时候我还是不敢相信,日朗你是认真啊,当着骏安面前和他的女友上床,就不怕他杀死你吗?

可这也不是研究这种事的时候,因为家碧的衣服已经被日朗逐件脱去,暴露出那雪肌玉肤的曼妙胴体。

‘真、真的脱了…’虽然小桃是在身边,但对处男的我来说太震撼,也没法移开视线。家碧毫不忸怩,继续让胖子把自己那高级蕾丝胸罩也脱掉,一对完美无瑕的乳房,毫无保留地展示在我们面前。

人生最一次实际看到的奶子便是校花的奶子,那冲击难以想像。好美,真的好美,不但丰满而且高耸挺拔,连乳头也是漂亮的浅啡色,我心跳加速之余,下体亦即时勃起。

家碧被脱光上身后,继续带着骄傲态度提起修长白晢的小腿,像官邸王族要下人侍候。日朗战战兢兢地替她把皮鞋脱掉,再袜子、校裙的逐件脱去,到只剩下内裤时胖子犹豫了一下,望一望骏安,男孩不在乎的耸耸肩,他再鼓起勇气伸手扣起边逐,徐徐把蕾丝内裤拉下来。

我和小桃的角度没看得太清楚,但从日朗变得粗重的呼吸,我想他已经看到家碧最神秘的部分。女孩姿势优雅地提起小腿让内裤通过,直到完全脱离其身体后笑问道:“你嗅一嗅人家的内裤香不香?”

日朗想也没想拿到鼻头勐吸几下,像摇著尾的小狗答道:“香!好香!”

家碧被脱去全部衣物后,著日朗也把身上衣服也脱掉。胖子连鸡巴也曝光,也不在乎全裸示人。他急躁地剥光衫裤,那根异常兴奋的鸡巴几乎要顶在自己肥厚的肚皮上。

“嘿,你这个猪哥,鸡巴原来蛮大。”家碧满意地伸手握住日朗的鸡巴,胖子登时浑身一抖。班花像是替他手淫的握着肉棒摇了几下,拨一拨自已的头发往耳沿,趋前上去把日朗的龟头含在口里。

‘是…是吹箫…’只在黄片上看过的场面在面前出现,更是由班上最漂亮的女同学表演,那种震撼是无法想像。我和小桃不懂反应,只呆若木鸡地看着同学们的淫戏。另一边欣赏著的骏安一脸轻松,完全不作一回事。

“嗦嗦……”家碧吃得很起劲,和在黄片上的女优不会差多少。知道同龄女生对性原来是这样熟悉,甚至不介意在同学面前口交,我顿时觉得自己很幼稚。而目睹小嘴吞吐,肉棒上都沾满了香喷喷的唾液,阴茎更是胀得发痛。旁边的小桃则是呼吸急促,满脸绯红。我望向那白色衣服随着呼吸起伏的胸脯,再也没法按捺,激动地拉起女孩的手:“小桃…我很兴奋…给我摸摸…好吗…?”

小桃的脸很红,唯独嘴唇发白,她像是不知如何是好的不懂回答我,两个人只是呆着对望。身体的欲念使我忍无可忍,看到小桃没有甩开我,大起胆子地把她的手牵到自己的裤裆处去。甫一触到那坚硬肉棒,小桃也是抖了一抖,但她没有缩手,而是呆呆地停在上面不动一动。

‘小桃在模我的鸡巴…’我的心情更是兴奋到高点,试探性地伸手往女孩的胸脯位置,看到仍是没有抗拒,徐徐地轻按下去。

‘我摸到了…是小桃的…奶子…’虽然隔着校服和胸罩,但我仍是确切感受得到乳房的柔软。小桃的胸脯不大,却是软绵绵十分好受。触碰下去后我本能地搓揉,以自己掌心感受女同学身体的美好。

给我摸奶的同时,小桃按在我裤裆的手亦不自觉地轻轻上下移动,仿佛在探索和研究男同学的性器,大家一起触摸著对方的敏感部位。两个人的心情都很激动,我甚至隔着胸罩也能感觉小桃的心跳,而她隔着裤子,亦肯定能感到我发硬的肉棒在不断跳动。

那一边厢家碧替日朗口交了一会,觉得男孩有点忍不住了,于是停下动作。她从沙发站起,一丝不挂地来到摆放杂物的柜子拉开抽屉,拿出平时和骏安做爱用的安全套。

‘他们真的要做…’我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来真,家碧著日朗躺下,这个姿态使笔直向天的肉棒看来更大一点,家碧熟练地拆开包装,把粉红色的套子套在日朗的鸡巴上,然后主动攀爬上去,以手扶准肉棒对着自己小屄,娇笑道:“那我来了,跟你的处男说再见吧。”

不待日朗回答,家碧的屁股已经慢慢沉下,胖子的鸡巴,逐寸逐寸地没入女孩的身体。

‘真的…在插…’我的心情仿佛跟日朗的鸡巴同步,也有一同进入家碧阴道的身同感受。完全插入后,班花向胖子笑问道:“怎样?第一次插屄爽吗?”

“爽…好爽…”日朗有如置身于天国里,舒服得飘飘欲仙,家碧骄傲的笑了一笑,开始抽动自己那浑圆屁股,以小屄吐吞鸡巴,房间内瞬时只余两人的喘气和肉体的碰撞声。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在做…他们在做爱…’这已经不是可以用理智控制的一刻,我想任何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看到这一幕也会动情。目睹真实性交的淫靡光境,我无法自制地把小桃抱住,喘着气说:“我受不了…小桃…我们也…好吗…”

小桃亦是很激动,她虚弱无力的点了一下头:“嗯…嗯…”

‘小桃点头!她答应跟我做爱!’得到女孩首肯,我是完全失控,激动地把小桃推到另一张沙发上去。女同学的大腿很嫩滑,皮肤幼细得有如初生婴儿,但此刻我已经无空暇欣赏,目光只被小桃那女性秘密之处所吸引。我喉干舌结地掀起女同学的校裙,看到她那少女款色的内裤,三角顶端被染成另一种颜色的湿了一片。

‘小桃湿了!小桃湿了!’这当然是我第一次看到湿润的女生下体,对方更是暗恋了一段时间的女孩。我兴奋不已,二话不说把内裤拉下,曾幻想过无数次的女性生殖器官立刻出现面前。

“是小桃的阴毛…和小屄…”从小桃的可爱外表,我曾以为会否和动画中的女生一样是光滑无毛,但现实她是长有和其年龄相应的毛发。阴部和身体其他部分一样很白净,阴户就像一个小馒头胀卜卜的十分饱满,阴唇完全闭起,只留一条窄缝在外面。

看到内裤底部和小屄间拉起一条银丝,这使我更无法自制。胯下的鸡巴硬得想要爆炸,急不及待脱下自己的长裤爬到小桃身上。这时候在旁边冷看着的骏安把一个安全套抛向我方向,我说声谢谢后接过,手忙脚乱地拆开包装,套在这自已肉棒上。

‘是怎样用,早知道先练习一下…’第一次戴套,我花了不短时间,期间又是兴奋又是紧张,生怕小桃会突然反悔,好不容易把鸡巴套住了三份之二,也就什么不理的压上去。小桃脸上的红潮仍没散去,反过来说是比刚才更红。我从她身上可以感到她的心跳很快,当然我自己也是跳得很利害。

“小桃…我来了…”我语气抖震的向女孩问道,她咬一咬唇,心情紧张的颤抖道:“你轻一点,我第一次…”

虽然以小桃的清纯乖巧,我当然相信她是处女,但听到“第一次”这三个字我是发狂了,点一点头,立刻急不可耐地把龟头往女孩的下体去塞。

“奇怪…明明不是这里…”但很奇怪地,我找不到入口,那一条完全紧密的窄缝,怎么可以把鸡巴插入?我甚至觉得小桃的性器与黄片中看到的有所不同。在慌乱之下我横冲直撞,无法进入之余,更弄痛了小桃。

“哎!好痛!”

“对、对不起…”这一下子我更乱了,不知如何是好。望向日朗那边,他们已经换了男上下女的姿势,肥厚的屁股一下一下地推进,操得头头是道。这使我更焦急,不想在小桃和其他两人面前失去面子。

可正如老师所教欲速不达,愈是想快便愈变得慢,我左试右试,虽然没有插入,但肉棒与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接触也是相当快感,一下想尝试强行插入,龟头在窄缝间向上一滑,竟然忍不住当场射精。

“呜!呜呜!”

我整个人打了几个冷震,白花花的精液都射在粉红色的安全套里。骏安看到我未进去已经走火,来到我们这边说:“阿德你不是吧?居然早泄?怎么这样浪费。”

听到骏安这句话我异常羞耻,怎么居然在小桃面前出丑。骏安着我道:“你太心急了,这样只会弄痛小桃,她是处女,要好好让她放松才可以插。”

说着骏安伏在小桃胯下,以手指翻开两片夹在中央的裂缝说:“看,这便是屄口,小桃这种是馒头屄,是最好操的小屄。”

我没有话说,刚才找了多遍也找不着的入口被骏安一翻使出来了。可就在我被小屄吸引著的时候,男孩已经伸出舌头,往窄缝间轻轻舔弄。小桃亦随即发出呻吟:“唷…唷…唷唷…唷唷……”

‘阿安在舔小桃的屄…’我发呆地看着别个男孩品尝小桃的味道,骏安舔得很细心,把两片粉嫩阴唇都舔得满是水光,分不出是他的唾液还是小桃的淫水。舔了一会后,骏安脱下裤子,展露自己那七寸长的大肉棒。

‘好大!’我心跳了一下,倾刻涌现的自卑感更是强烈,他戴上套子,把肉棒放在小屄前,硕大龟头以顺时钟的方向在阴唇上慢慢磨蹭,两片软肉被拨来拨去,小桃的呻吟亦比刚才强烈。

“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我心跳不已,看到这情况不知如何是好,骏安不会是打算插入小桃吧?连忙说:“你这么大,小桃不是更痛?”

“傻瓜,只要前戏做足,处女也可以享受,你看小桃已经湿了,以我经验一定没问题。”骏安信心十足的道:“看,小桃现在不是很舒服?”

我反驳不了,事实上小桃现在很明显不是痛,而是舒服。自己弄痛小桃,而骏安却令她舒服,难道还有面子叫停吗?

“处男处女第一次不成,还是让我来替小桃开苞吧。”磨蹭了一会,骏安确定是可以吃的时候,他停下动作,把龟头对准屄口,预备一插而入。

“小桃,我来了。”

听到这一声我脑里一片溷乱,怎么办?要推开他吗?还是拿吉他敲他头去救小桃?没时间了,他立刻便要上你暗恋的女孩啊!

“阿安你轻一点,我很害怕…”

可是小桃的回答却如一发炸药,把我的思想炸成空白一片,她说什么?轻一点,即是愿意给骏安插入?即是愿意跟他做爱?即是愿意把女生的第一次奉献给他?

连小桃都说得这样明白了,蓝凯德,你还要多想什么?这里哪有你的事?小桃哪里需要你去救?

“放心,我会很温柔。”

说完这话,骏安便缓缓把肉棒推进,那个又圆又大的龟头,逐点逐点地没入小桃的阴道里去。

“好、好痛…你轻一点…痛…好痛……”

“没事,就只忍一阵,很快便变舒服,都插一半了,再忍耐,再忍耐一会。”

“不行,真的很痛,不要做了好吗?阿安…啊…啊啊…”

骏安的鸡巴像一支最尖锐的铁钉,无情地插入我的心脏,我但觉呼吸困难,脑袋空白一片,像一只失去灵魂的死尸,眼睁睁看着别人的阳具,一分一分插入心爱女孩的身体。

“都插进去了,有舒服一点吗?”

“好像…没刚才那麽痛…”

“那我开始动了,痛的话你告诉我。”

“嗯…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骏安扶著小桃的腰身,开始前后抽插,女孩发出痛楚中带着快感的呻吟,娇躯随着男孩的动作而一起晃动,两条幼滑小腿如垂著的杨柳在半空摇曳。

“嗯…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我目盯口呆,没想到会作为观众,目睹暗恋女孩被破处的一刻。小桃和骏安的性交期间我再次勃起,一面望着女孩被抽插的下体一面自渎,直至骏安隔着安全套在小桃的阴道射精,我的精液,亦洒在那质料上乘的地毡上。

“嘻嘻,要打飞机那麽惨呀,过来、让本小姐也给你破处。”这时候家碧和日朗已经完事,她像只慵懒猫儿的挑逗着我。心爱女孩被捷足先登的愤慨令我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去到家碧面前。17岁的年纪让我有短时间三度勃起的能力,她温柔地替我换过新套子,然后主动翻开自己的阴唇,指导我进入女人身体的方法。

“进…进去了…”

有老师的指导总是事半功倍,刚才明明没法做到的事今次立刻便成功了,我顺利插入家碧小屄。原来和女人做爱的感觉真的很好,隔着乳胶造的套子我可以完全感觉阴道里的火热和挤压,每一下抽动整支肉棒所有感官也一同得到快感,这种感觉完全是自渎不可比拟。加上家碧本身是一个极品美女,第一次能够和这种女孩做爱,可说是不枉此生了。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可是享受着校花美妙身体的同时,我发觉自己犯下大错,因为在我和家碧做爱期间骏安和小桃亦已完事,看到骏安抽出鸡巴,那贪婪的胖子补上位置。小桃仍躺在沙发上喘著粗气,破处的痛楚令她还未回过神来。可不给予休息机会,人生的第二根肉棒立刻便来到。

“小桃,也给我操一下好吗?”

隔着一段距离我听不到小桃的回答,只看到日朗在不断点头,然后便爬到她身上插入,我想大慨都是和刚才一样是轻一点吧的说话。

“呜…”

第二次插入小桃又是呻吟了一下,已经不是处男的日朗仿佛对刚才的表现增加了自信,他学着黄片把小桃的一只脚提起,乘在自己肥大的肚皮上,另一只手则按在沙发边沿借力,放肆地抽插著女孩刚被开苞的嫩屄。

“唷唷……唷唷……”

对大部分男生来说这肯定是天堂般的一晚,唯独我,是于地狱间徘徊。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