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競賽遊戲之參加家庭前傳 (1-2) 作者:lichee

.

【家庭競賽遊戲之參加家庭前傳】 (又名家庭性教育)

作者:lichee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一)前言

不諱言,受了日本AV影片的啟發,寫了〈家庭競賽遊戲〉一文,有同好問參加家庭之間的成員是如何形成那種關係?所以構思了各家庭在參加競賽遊戲前的家庭之間的情況。

一如往常,黃鳳英早上六時半便起床準備早點給一家大小,7時,丈夫陳志誠與女兒及一對孖兒,也陸續起床梳洗出來吃早餐。

陳志誠,四十二歲,自己開設公司經營生意,雖是步入中年,但志誠一向有做運動,身形依然健碩不減,體魄力壯。

黃鳳英,三十九歲,生下女兒小芸後便在家相夫教子,後來又生了一對孖兒,都只是腰圍微胖了一點,現雖是中年之紀,肌膚猶白,身材仍保養得宜,三圍仍然有36C-29-36。

女兒小芸,十六歲,生得婷婷玉立,身材遺傳母親,上圍有34C,同學背後叫她「大波妹」(巨乳正妹)。

孖兒小東、小武,十四歲,生得高大健碩,在學校內是女同學的傾慕對象,但兩個孖兒對校內女生無多大興趣,孖兒反而對自己母親有暇想。

原來鳳英平日在家居的衣著都比較隨意,熱褲短裙背心,孖兒經常都盯著母親裸露出來的一雙大白腿。

而洗澡後的鳳英只是穿上一條簡單寬鬆低領的膝上睡裙,睡裙內更是真空,乳房陰毛會不時漏光,孖兒便常常藉機窺伺母親裙內的春光。

早餐後,志誠開車送女兒和一對孖兒上學,然後自己返回公司工作。

這天鳳英如常在家裏打理家務,洗衣服時,她發覺孖兒兩條內褲裏面有些乳白色黏液,湊進鼻子一聞,鳳英便知道是什麽來的。

下午孖兒放學回來便立即躲回自己房裏去,鳳英見孖兒倆神神秘秘的,便躡手躡腳走到他們房間去看看,可能孖兒太過專注,沒留意到母親在房門的隙縫窺伺他們。

鳯英從隙縫看進去,兩個孖兒一邊看著類似相冊圖片之類的東西,一邊褪下褲子,掏出陽具在手淫,鳳英的角度剛好瞄到兩個孖兒的陽具,十四歲的男孩子,陽具也頗粗大,鳳英心砰然一盪,陰戶竟有些濕漉漉,胸口微微氣喘,她連忙走到廚房喝水去,心想自己為什麽看到兒子的陽具會有這樣的反應,難道……她不敢想下去,繼續弄晚飯。

晚上,兩夫妻進了臥房,鳳英告訴丈夫志誠早上她發現孖兒內褲的黏液,及下午看到孖兒在房裏掏出陽具手淫的事。

志誠說:「啊,男孩子青春期,不必大驚小怪,我跟他們談談。」

志誠說完便摸玩鳳英的大奶子,說:「看到兒子的㞗㞗有沒有感覺呢?」

鳳英挺胸好讓丈夫摸玩自己的奶子:「嗯~~胡說…」

志誠和鳳英對性事都是十分開放的,鳳英一回到自己的臥室裏,便會脫去睡裙,赤裸裸在睡房內,兩夫妻更常在睡房內裸體觀看A片做愛。

有時志誠又會趁孩子回到了自己房間去睡,便脫去鳳英的睡裙,讓她赤裸裸在廳內,甚至當孩子參加學校活動不在家時,志誠索性和鳳英裸體在屋內,又在廳中翻雲覆雨。

這時志誠一手摸玩著鳳英的奶子,一手撩撥她的屄屄。

「嘩,這麽快就濕得這麽厲害,在想兒子的㞗㞗……」

鳳英張開兩腿,好讓志誠的手指在自己屄屄內進出,鳳英呻吟起來:「唔…不…噢…是…不…噢~~」

鳳英挺起乳房,翹起腰肢,好讓丈夫肆意地玩弄她赤裸的肉體。

「噢……我……要……」

「要什麽?說出來。」

「我要……你插……」

「插那裏?」

「插我的閪……」

志誠把陽具磨擦著鳳英的陰蒂,鳯英說:「快插啊……」

志誠繼續用陽具磨擦著鳳英的陰蒂說:「講……講淫話……」

「我是老公的淫婦,要老公用大㞗插淫婦的閪……插死淫婦我……噢……噢~~」

志誠才用挷硬的陽具慢慢抽插鳳英的屄屄,鳳英不斷的呻吟:「噢……噢……」

夫妻倆如平日一樣用淫話來進行性愛,不知怎的,鳳英自從今天看過兒子粗大的陽具後,竟有強烈的性需要。

志誠也留意到妻子說到兒子手淫及看到兒子陽具後異常的表現,他趁鳳英性慾激動時在她耳邊小聲地說:「兒子要插死你……」

鳯英竟也不自覺地呻吟道:「噢……好兒子……啊……插死我……噢……噢……」

志誠聽到鳳英的淫叫,內心泛起了一個念頭,他越想便抽插得越強烈,就在快要爆發之際,志誠發現房門開了一條隙縫,在黑暗中他看到一對眼睛在窺伺,從眼睛的高度他已猜到是誰在偷窺,內心泛起那個念頭更強烈,他抽插著鳳英便更強烈,鳳英的淫叫聲更大……第二天志誠下班回來對鳳英說:「我跟小東和小武略略談過,今晚我們就跟大家談談。」

「當著全家面談?怕不怕……」

「怕什麽,他們都進入青春期,也應該要說說性了。」

「嗯,也是的。」

「待會無論我說什麽,和叫你做什麽,你要全力支持我。」

鳳英對性是開放的態度,便說:「當然啊!」

晚飯時,志誠對女兒和孖兒說:「等會吃完飯,大家早點洗澡,洗完澡後,大家來到廳中,我有事要跟大家講。」

女兒小芸問道:「什麽事啊?」

小芸怕自己偷竊父母做愛被發現了。

孖兒早上被志明問了那些問題,也心急的追問著:「爸……是……什麽事?」

志誠回道:「先賣個關子,等大家洗完澡就知道了!」

晚飯後,鳳英和小芸收拾飯後碗筷,孖兒輪番到浴室洗澡,接著是小芸,志誠和鳳英。

當全家都洗完澡,五個人聚在廳裏,小芸和孖兒坐在長沙發上,鳳英和志誠對著他們而坐。

志誠說:「你們聽著,女孩子身體成熟後,卵巢會製造卵子,輸到子宮內,準備受孕,當女生沒有受孕時,卵子便會排出體外,因為每月一次,所以稱為月經。小芸,你已經有月經了嗎?」

小芸點點頭。

志誠說:「當一個男孩身體成熟後,睪丸會製造精子,然後將精子存放在精囊備用,但是當精子製造太多,就會在晚上睡覺的時候排出體外,這叫做夢遺,早上你媽發現小東和小武內褲的黏液就是夢遺的痕跡。」

孖兒經父親一說,臉紅通通的,一臉難為情,小芸則掩嘴而笑。

志誠說:「男生的夢遺,是個人無法控制的,就像女孩月經無法控制一樣,不用難為情的。小芸,你來月經時,想不想弟弟笑你?」

小芸搖搖頭。

志誠繼續說:「弟弟會夢遺,這是表示他們的身體已經能夠讓女生懷孕,就像女孩子有月經,就表示已經可以懷孕生小孩一樣,這些事並不是羞恥的事,知道嗎?」

小芸臉紅紅的說:「哦,知道。」

志誠說:「不過,夢遺是生理現象,但手淫,也就是自瀆就不是了。」

志誠一說到手淫自瀆,孖兒臉色有異,小芸臉色也同樣有點不安。

志誠說:「手淫是發洩性慾,但性並不骯髒,只有心裡骯髒的人看性,才會覺的性骯髒,所以適度的手淫,是無可厚非的。」

孖兒和小芸聽到父親這樣說便有點放下心來。

志誠繼續說:「我們古人告子也說過『食色性也!』;性,就像吃飯一樣,是人的基本需求,所以性怎麽會骯髒呢?但是因為大多數人的羞澀感,不敢直接談論性;久而久之,就有人說它骯髒,這時,又沒人出來為『性』辨解,慢慢的,一些教育者,就認為『性』是骯髒的。」

志誠又問:「小東,小武,你們有沒有偷窺媽媽或姐姐的身體?」

小東和小武一聽父親這樣說,臉頰發紅,低頭不敢說話。

志誠說:「老婆,你站起來。」

鳳英不知丈夫葫蘆賣什麽藥,但她答應完全聽從丈夫的說話,她便站起來。

志誠站到妻子身後,說:「偷窺是不好的,要看就要堂堂正正地看。」

鳳英也如平日一樣洗澡後只穿一條睡裙,今次穿的是弔帶睡裙,志誠說完便把鳳英睡裙的弔帶從兩邊肩膀卸下,再用力往下一扯,整條睡裙便被志誠褪到到腳下,鳳英也是如平時一樣沒穿內衣褲,睡裙給志誠扯下便是全裸,兩個大乳房及毛茸的屄屄便在三名子女面前一灠無遺。

「小東,小武,抬起頭看你媽的身體,覺得媽媽的身體骯髒嗎?」

黃鳳英三點畢現的裸體盡入孖兒眼底下,孖兒兩眼直視母親胸前一對大乳房及胯下毛茸的屄屄,下體不自覺地膨脹起來。

志誠說:「既然你們不覺得媽媽裸體骯髒,你們也把衣服全部脫掉,在家人面前裸露全身。」

孖兒聽了父親志誠的話,也就站起來,三扒兩撥便脫個清光,兩支硬崩崩的陽具直刺刺地對著赤裸的母親。

鳳英給丈夫扯下睡裙,一時間來不及反應,任由自己全裸的身體對著子女,當孖兒也脫光衣服,露出膨脹的下體來,鳯英今次清楚地看到孖兒的陽具,雖然沒有丈夫的大,但也粗壯,如果插在自己的屄裏,一定很爽吧,想到這裏,心中不覺一盪,屄屄開始有些癢和濕了。

接著志誠也把自己脫個精光,裸露著全身,陽具直翹翹對著三個子女。

志誠說:「小芸,你看爸爸的身體骯髒嗎?」

小芸搖搖頭,不好意思地羞澀的看著裸體的父親,視線落在父親的直翹翹的大陽具上,志誠說:「小芸,如果你不覺得裸體是骯髒,你也把衣服全部脫掉,一家人裸袒相對。」

小芸點點頭,也站起來,一會兒便把衣服全部脫光,赤裸裸面對全家人,小芸有點羞怯,兩手不自覺地遮掩住乳頭和陰戶。

志誠說:「小芸,裸體不是骯髒,不必遮掩。」

小芸放開兩手,任由自己的乳房陰戶裸露無遺。

小芸身材曲突,一對乳房不比母親的小,豐滿挺立,陰毛濃密烏黑細長,十分性感。

志誠看到女兒婀娜的裸體,下體更堅挺跳躍。

孖兒看著母親和姐姐兩具赤裸無遺的女體,兩人陽具更直翹昂然。

小芸看著父親和兩個弟弟三支高高向上的陽具,下體如有蟻行的感覺。

志誠說:「嗯……好……現在我們一家人真的裸體袒然相見,完全沒有任何的隔閡,一家人相親相愛。」

志誠繼續說:「女生,吸引著男生,所以,男生的陽具才會變硬,男生相對也吸引女生,所以……小芸,你自己摸摸你的陰道,有沒有濕濕的?」

小芸直點頭說道:「有……好濕……為什麽?」

鳳英說:「那是因為你的身體想讓……插入……所以濕濕的……」

小芸問:「那媽媽的有沒有濕?」

鳳英說:「媽媽的……也……濕了……」

志誠說:「沒錯,就是這個緣故,男生和女生便會手淫,但手淫只是性慾和性幻想的結合,要真正享受性愛,要與人『合作』,我準備了一個影片,讓大家看看,大家要忍著看完。」

志誠走去打開廳中46吋大電視和播放器,同時叫孖兒從房內取一張大軟墊舖在廳中的地上,大家裸身坐在墊上,孖仔一人一邊把母親鳳英夾在中間,小芸則倚在志誠身邊坐在鳳英三母子側旁後面,全家五人裸著身體,開始欣賞影片。

影片的內容是一個家庭,父母指導自己的子女裸體在家,並教導他們性愛,先是父母在子女面前做愛,接著是兒子肏母親,父親肏女兒。

小芸雖然有偷窺父母做愛,但黑暗中並不看得太清楚,孖兒有偷窺母親衣內春光,也看過裸女照片,今次是三姐弟第一次看到清晰無遺、赤裸裸的男女性交,三人也是都瞪大了眼,直瞧畫面。

小芸一直用力的夾著自己的雙腿,辛苦的喘著氣,一臉紅通通,一會兒看著父親的大陽具,一會兒看著電視裏的男女抽插,一隻手,用力壓著自己的陰部。

孖兒的陽具硬到發紅,自己用手捏著,龜頭分泌出透明液體。

鳳英看得很興奮,兩腿已微微張開,自己緩緩地搓柔著陰蒂,用力的喘著氣,慢慢的她用兩根手指頭插入自己的屄屄內來往抽動。

志誠的陽具也是堅硬得很,他看到女兒小芸和妻子鳳英臉部都呈現著淫蕩的表情,現在不管是誰都可以插她們的了。

志誠把電視畫面的聲音調低,對孖兒說:「小東、小武,你倆手淫時不是幻想著和你媽在做嗎?」

小東和小武點點頭。

志誠說:「現在你們不必幻想了,你倆去吸吮你媽的奶頭,對你媽做影片裏的事情。」

小東、小武聽到父親的說話,也就立即低頭一人一邊吸吮鳳英的奶頭,學著影片裏的動作摸玩著鳳英的奶子。

影片裏的性愛鏡頭本已令鳳英的性慾大起,現在兩個奶子被兩個兒子又吮又摸,性慾更高漲,便挈開兩腿,興奮的叫叫道:「噢……老公……插我個閪……我要……」

志誠側身附到鳳英的耳邊:「叫兒子屌你吧,他們會屌得你很舒服的。」

鳳英的性慾難耐:「唔……不好……噢……乖仔……屌我……你媽我要你們屌……」

「小東,把鳩塞入你媽口裏,小武,把鳩插入你媽的閪裏,依影片的動作做。」

志誠一邊指導孖兒姦淫鳳英,一邊用手摸玩著女兒的奶子和用手指在她的屄屄裏抽插,小芸被摸弄得輕輕呻吟起來。

小東的陽具一放到鳳英口中,鳳英便吸吮起來,小武用堅硬的陽具磨擦著鳳英的陰蒂,可能鳳英屄屄分泌太多淫水,小武的陽具在磨擦的動作下,一下子整條陽具插入了鳳英的屄屄裏。

鳳英即時吐出小東的陽具大叫「啊」一聲,小武依著影片裡的男主角一樣,把自己的陽具在鳳英的屄屄中抽插,出出入入…… 「噢……啊……用力啊……用力挺……用力插……」

小東則吸吮著鳳英的乳頭,一手又捏又摸鳳英的大奶子。

鳳英挺起胸脯好享受乳頭被吸吮,乳房被摸玩的興奮。

小武在影片男女交歡的鏡頭和肏自己媽媽的刺激交替下,很快便爆發:「媽……我不行了……媽……我受不了了……媽……啊……啊……啊……」

小武一下子將滾燙的精液,全數射在鳳英的體內。

但鳳英的性慾仍未到達高潮,志誠連忙對孖兒說:「小武,你退出來,小東,你立即補上,插你媽的閪。」

小武和小東互換位置,小東很容易便把陽具整條插入鳳英的屄屄裏,小東也學著影片裡的男主角一樣,把自己的陽具在鳳英的屄屄中抽插,出出入入……「噢……啊……大力插……插死你媽我……噢……啊……你們屌得你媽我好舒服……用力啊……啊……噢……」

小武又啜又含鳳英的乳頭,鳳英用手擠著自己乳房,好讓小武可以盡情吸吮,以享受乳頭被啜的快感。

「噢……你們玩死你媽了……噢……啊……」

志誠又附在鳳英耳邊說:「怎麽樣?兒子屌得你舒服嗎?」

「噢……舒服……仔仔屌得好舒服……」

志誠再說:「仲意兒子輪姦你嗎?」

「仲意……好仲意比仔仔輪姦……啊……屌死我啦……噢……噢……」

這時小東也忍不了,把滾燙的精液,全數射在鳳英的體內。

鳳英在多重的刺激下,也達到高潮,大叫一聲便癱軟下來。

小芸一邊被父親志誠摸弄著乳房和屄屄,一邊看著媽媽和兩個弟弟的活生生性交場面,屄屄酥癢難受:「爸,我要……」

志誠問她:「要什麽?說出來。」

小芸羞愧地說:「我要……像……媽媽……那樣……」

志誠把小芸平放躺臥,掰開她兩腿,把她的屄屄完全露出來,用陽具磨擦她的陰蒂。

「噢……爸……我……要……」

「像你媽那樣說出來。」

小芸先是羞怯地輕輕搖頭,但耐不住慾火焚煎,只好說:「我要……爸……插……」

「插哪裏?」

「插……我……我個閪……」

志誠輕輕把龜頭慢慢插入小芸屄屄,小芸「啊」一聲大叫。

志誠又叫小東和小武:「你們過來一人一邊啜你姐的乳頭和摸她的奶子。」

小東、小武便依父親的指導過去姐姐小芸身邊,這次兩人已很熟練地吸吮小芸的乳頭,又摸弄小芸的奶子,小芸不期然地挺起乳房去享受乳頭被啜和奶子被摸玩的興奮。

志誠的陽具一寸一寸的慢慢插入,小芸感到一陣痛、一陣酥,再來一陣麻,當志誠的陽具深入了一大半,志誠便慢慢的抽動起來,小芸感到起初的痛楚變成一陣陣的酥癢流通全身。

「嗯……嗯……爸……好脹啊……好大……好硬……爸……啊……噢……」

「仲意不仲意給爸屌?」

「仲意……噢……仲意……爸……屌……噢……」

志誠見妻子鳳英躺在自己身旁便拉著她坐起來,要她用乳房貼著自己一邊的胸腔,然後和她親嘴接吻,一邊用手摸玩鳳英的大奶子,一邊自己的陽具在小芸屄屄進進出出……小芸這時呼吸已經非常的急促,整個臉頰紅通通的,身體開始不自主的開始抖動,不一會,小芸雙眼緊閉著,喉嚨發出「噫……」的長聲,志誠見狀,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啊……爸……我……死了……爸……我……好……舒服……爸……啊~~~」

小芸一陣抽搐便全身癱軟下來。

志誠把陽具抽出來,扶妻子鳳英再躺下,著孖兒過來幫手把小芸和鳳英並排躺著,父子三人對著小芸、鳳英而坐。

志誠看著妻子和女兒兩具美妙裸露無遺的肉體,妻子鳳英陰道還流著兒子的精液,他對全家說:「我決定,我們家就是裸體家庭,及實行性開放,從今天開始,以後全家人都不必穿著一衣一物,大家要裸體相見,每當星期五晚飯後,直到星期日晚為止,我們全家五個人,隨時都可以互相做愛。」

孖兒同聲說好,鳳英和小芸也都點點頭,志誠又說:「我們家性開放,但這只侷限於家裡,小芸、小東和小武你們三個,到了外面,絕對不能將家裏的事對任何人講,聽到嗎?再好的朋友都不能講,知道嗎?」

小芸和孖兒一同道:「知道,爸。」

志誠繼續說:「性愛,要你情我願,不管對任何人都一樣;還有,媽媽和姐姐不在安全期,小東和小武一定要戴保險套,明白嗎?」

孖兒答道:「明白,爸。」

志誠說:「定這些原則,是希望大家能安全快樂的享受性愛;別讓性愛傷害到你們,大家只要遵守這些原則,就不會受傷又可以盡情的享受,最後,希望小芸、小東和小武你們三個,在學校上課,別滿腦子想著『性』這回事,就像你喜歡吃糖,也不該隨時隨刻地想著吃糖,對不對?」

小芸、小東和小武異口同聲的回答:「嗯,知道了,爸。」

志誠再道:「性愛是情慾的表達,不必拘束,所以在性愛過程中,可以盡情表達自己的情慾,包括講粗話淫話。」

小芸、小東和小武聽了志誠的說話都點點頭,小芸更臉紅紅的。

志誠說:「小芸,你仲意爸屌你嗎?」

小芸低頭地說:「仲意。」

志誠說:「要說清楚一些,老婆,你來說說看。」

鳳英一臉嬌羞道:「不好意思啊!」

志誠說:「讓小芸學習學習嘛。」

鳳英便說:「我仲意老公用大鳩屌我個閪。」

志誠說:「嗯,小芸,你來說說。」

小芸臉紅紅地說:「我仲意爸爸用大鳩屌我個閪。」

志誠說:「好,小東,小武,由今晚開始,我們父子三人就輪流屌你媽和你姐的閪,好不好?」

孖兒興奮地說:「好呀,屌媽媽個閪,屌姐姐個閪。」

志誠說:「老婆,你仲意我們父子三人輪姦你嗎?」

鳳英說:「我仲意老公同仔仔輪姦我。」

志誠說:「小芸,你仲意爸和弟弟輪姦你嗎?」

小芸說:「我仲意爸爸同弟弟輪姦我。」

志誠很滿意地說:「好,小東、小武,就讓我們三父子來輪姦你媽這個大盪婦和你姐這個小淫娃,屌她們的閪!」

鳳英雙手擠著兩個大乳房,分開兩腿,露出屄屄說:「我是大蕩婦,來輪姦我,屌我個閪。」

小芸也學著母親,雙手擠著兩個大乳房,掰開兩腿,露出屄屄說:「我是小淫娃,來輪姦我,屌我個閪。」

於是廳中再上演全家性愛大溷戰,今次父子三人輪著插入鳳英、小芸的屄屄裏。

有時是男上女下,有時是女上男下,有時是一人插屄,一人塞口,有時是鳳英和小芸兩母女扒在沙發上翹高屁股,讓父子三人從屁股後面輪著插屄屄。

最後是鳳英和小兩母女仰臥,雙手手肘著地支撐起上身,讓兩個乳房聳起,兩腳屈曲分開提起,把屄屄掰開,然後父子三子一人抽插屄屄,一人塞口,一人含啜乳頭。

三父子先玩小芸,鳳英在旁看著小芸被父子三人姦淫著,看得鳳英心癢難熬,便淫聲叫喚:「快來屌我閪。」

志誠說:「講淫話才屌你。」

「我是蕩婦,仲意男人屌我個閪,仲意男人輪姦,快來插死我個閪。」

父子三人便到鳳英身旁玩她。

小芸仍然是雙手撐起上身,兩腳屈曲分開提起的姿勢,也學著母親的淫聲叫喚:「快來屌我閪。」

志誠說:「講淫話才屌你。」

小芸也學著母親的話來說:「我是淫娃,仲意男人屌我個閪,仲意男人輪姦,快來插死我個閪。」

如是者父子三人輪著姦淫鳳英和小芸兩母女,鳳英和小芸兩母女被三父子輪姦得淫態盡現,放蕩吟叫。

最後父子三人都分別在鳳英和小芸體內射了精,而鳳英和小芸也都高潮過來,癱軟無力地躺著。

大家都筋疲力竭了,小芸擁著父親志誠睡,孖兒一左一右擁著母親鳳英睡。

接著下來的周末和周日,全家人都是裸著身子,隨時隨地互相做愛,就算吃著東西,甚至連洗澡都不放過。

於是志誠又規定鳳英和小芸要在他們臥室裏的落地透明玻璃門浴室洗澡,這樣鳳英和小芸的出浴裸姿可任由父子三人盡情欣賞。

自此以後,全家開始盡情的享受裸體性愛生活。

每天全家人都裸體相對,但星期一到星期四,各人不可以有性交,要到了星期五晚飯後,全家才一起進行性愛至星期日晚。

孖兒再不必偷窺母親的身體,可以盡情地視姦母親和姐姐的裸體,還可肆意地摸玩母親和姐姐的乳房屁股。

志誠更不在話下,不但大肆地摸玩妻子鳳英和女兒小芸的美妙肉體,甚至用手指輕輕插入她們的屄屄撩撥,以刺激她們的性慾,使鳳英和小芸到了星期五晚時,兩母女的慾火已被熊熊燃燒著,令她們淫性盡發。

全家人也常常一起看A片,特別是亂倫劇情的,大家更雀躍,一起討論劇情,有時也會一邊看,一邊隨著劇情實做,弟弟姦淫姊姊,兒子姦淫媽媽;爸爸姦淫女兒,父子輪姦媽媽或姊姊,不一而足。

一天,黃鳳英接到表姐張慧珊的電話,這個電話促成了兩個家庭的聯誼。

……

(二)

這天,鳳英的表姐張慧珊來到志誠和鳳英的家。

慧珊的父親和鳳英的母親是很要好的姐弟,經常往來,所以鳳英和慧珊兩表姐妹小時候感情已很要好,兩人情如姊妹花。

張慧珊,40歲,雖然生育了兩名子女,三圍仍有36C-29-36,身材和鳳英一樣,兩表姐妹想不到至今已屆中年仍可互相交換衣服來穿。

慧珊的丈夫何紹安幾年前因交通意外身故,加上兩家子女都是讀同一學校,所以幾年來慧珊和鳯英來往更形親密,而他們的子女也因兩家往來親密,子女們之間的感情也很要好。

女兒冬冬,十七歲,不單生得婷婷玉立,身材曲突,一雙長腿,上圍也有34C,同學背後也叫她「大波妹」(巨乳正妹),是不少男生追求的對象。

兒子小輝,十四歲,較小東、小武年長半年左右,雖沒有小東、小武的健碩,但高佻英朗,也是女生心儀的對象。

慧珊最近發覺兒子小輝的行為有點異樣,更發現他時不時在偷窺她和姐姐冬冬更換衣服。

一天,慧珊回到家,打開門看到小輝的鞋子,知道兒子放學回來,便輕輕地進去,本想嚇兒子一跳。

慧珊走到小輝房間發現沒有人在,正感到奇怪時,慧珊聽到自己房裏有聲音,便偷偷走過去,慧珊看到小輝一手拿著她的內褲,另一手正在玩弄著自己的陽具。

慧珊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只見小輝漲紅的龜頭頂端噴出一股白色液體,噴到整件內褲都是,然後小輝手忙腳亂地擦拭。

慧珊看到兒子的陽具,竟臉紅心跳,下體感到有點蟻行,慧珊下體濕了,她不敢想下去,便不動聲色地退出房間。

慧珊知道兒子長大了,手淫是春春期的生理現象,但怎樣跟他講性知識呢?而且兒子是拿著她的內褲來手淫,難道兒子對自己有暇想……噢,剛才看到兒子的陽具,竟有想讓兒子的陽具插入自己的屄屄的念頭……慧珊找表妹鳯英,跟她說關於小輝的問題,鳯英對慧珊說她孖兒也有這個問題,是志誠解決的。

慧珊便請鳳英跟志誠談談,他可不可以幫忙小輝的問題,後來鳯英對慧珊說志誠已有辦法,請她過來她家談談。

於是慧珊便趁這個星期五,趁兩名子女去了參加學校活動,她便來到志誠和鳳英家裏。

慧珊說:「我明白是男孩子青春期發育的問題,可惜紹安去得早,我都不知怎樣開口跟小輝說,只好請表妹夫你來幫幫忙。」

志誠說:「不要客氣,不過少年青春期的疑惑,只是口頭上說說,並不能解決問題。」

鳳英說:「是啊!我們讓小東、小武他們……他們……」

慧珊說:「你怎麽吞吞吐吐的,快說啊…」

志誠說:「大家都是成年人,哪就不妨直說,相信表姐你覺得性不是骯髒的,對嗎?」

慧珊也是性開放者,所以便點點頭。

志誠繼續說:「我們就要讓他們明白性不是骯髒的,才能使他們解開青春期的疑惑,可是單單口頭上說說,是沒用的,必須要有實質的行動,所以我們作為父母,自己也要身體力行,讓他們親自體驗性……」

慧珊不明的問:「怎箇『讓他們親自體驗性』?」

志誠說:「不如我給你看一些東西。」

志誠說完便打開廳中大電視和播放器,電視畫面出現的是鳳英和一對孖兒赤裸裸的性交畫面,鳳英任由一對孖兒的陽具在她的屄屄輪流插入抽出,也有志誠和女兒小芸的性愛,還有的是鳳英和小芸兩母女並排躺下,志誠父子三子輪番姦淫她們。

慧珊起初看得目瞪口呆,但這些淫蕩的畫面,對於性慾久曠的慧珊來說,看得她心跳加速,下體已濕漉漉如蟻行,屄屄有很想被插入的感覺。

慧珊只顧瞪大眼,直瞧著畫面,鳳英不知何時已脫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地摸索慧珊的身體,同時脫掉慧珊的衣服,慧珊也任由赤裸的鳳英脫去自己的衣服,一瞬間慧珊的衣服已被脫個清光。

鳯英把赤裸慧珊扶躺在沙發上,鳳英的乳房在慧珊的乳房上磨蹭著,兩表姐妹還是女孩時早已有過赤身交纏的經驗,所以慧珊也沒有什麽,還輕輕扭動身體以配合鳳英的磨蹭。

鳳英一邊蹭磨慧珊赤裸的身體,一邊輕輕在慧珊的耳邊低聲訴說:「閪癢不癢啊?想不想鳩鳩插閪啊?」

慧珊被淫靡的鏡頭和鳯英的裸身磨蹭,已意亂情迷,只懂「嗯嗯唔唔」。

鳯英說:「讓志誠屌你啊,好不好?」

慧珊說:「表……妹夫……是……你……老公……不……好……」

鳯英的手在慧珊的屄屄撩撥著說:「表姐夫走了多年,你不想嗎?」

慧珊慾火難耐,衝口而說:「想啊!」

鳯英說:「叫我老公屌你啊……」

慧珊的屄屄已癢不可耐,便說:「屌我……」

鳯英兩手摸弄著慧珊的奶子,又在慧珊的耳邊吹氣,輕聲細說:「叫誰屌你啊?」

慧珊已慾火焚身,說;「表……妹夫……屌我……」

志誠早已脫光了,看著慧珊美白婀娜的裸體,陽具早已又硬又直,志誠把慧珊腿掰開,毛茸的屄屄完全展露無遺,他把陽具在慧珊屄屄輕輕磨擦,慧珊輕叫:「插我……我要……插我……」

志誠把陽具慢慢插入,再退出,用的是九淺一深的功夫,慧珊閉目享受屄屄被志誠抽插的快感。

鳯英用手捏玩慧珊的乳頭,又和慧珊親嘴,把舌頭放入慧珊嘴內,慧珊張開嘴迎合鳯英的濕吻。

慧珊完全沉醉於性慾之中,享受無比歡愉的性交。

鳳英早已離開慧珊的嘴唇,好讓她可以低聲吟叫。

慧珊閉目享受屄屄被抽插的快感,突然慧珊感到插入自己屄屄的陽具好像有點異樣,她張開眼睛,一臉驚訝,眼前竟是自己兒子小輝。

赤身的小輝正用他的陽具在自己的屄屄內抽插著,他兩手正在摸玩著自己的奶子。

慧珊看到鳯英就在自己身旁,她兩手攀著沙發椅背俯伏著,屁股翹高,不知是小東還是小武正從後面抽插著她的屄屄,兩手在摸玩著鳳英搖晃的大奶子。

鳳英看到慧珊張開眼睛,便跟她說:「怎麽樣?舒服嗎?被自己的兒子屌……噢……噢……大力啊……小東……好硬……」

小輝見自己媽沒有抗拒,也學著小東勐力地抽插慧珊,慧珊雖然被自己的兒子姦淫著,好像有點不自在,但性慾已佔據了一切,再加上身旁的表妹鳳英也是被她自己的兒子姦淫著,她竟不自覺地扭動下身迎著兒子小輝的抽插。

「噢……噢……小輝乖仔……大力屌你媽我啊……噢……噢……好硬……噢……」

小輝第一次肏自己媽媽,對他來說,實在太刺激了,很快便爆發:「媽……我不行了……媽……我受不了了……媽……啊……啊……啊……」

慧珊先前已被志誠肏得性起,而今又被兒子勐肏,因而性高潮也來了:「噢……噢……」

慧珊兩手按著小輝的屁股,讓小輝將滾燙的精液,全數射在自己的體內。

小輝退出慧珊的身體,慧珊癱軟的躺著。

慧珊身旁的鳳英這時叫道:「噢……噢……小武……屌死你媽我了……好粗……大力……啊……啊……」

慧珊才醒覺鳳英正被自己的孖兒輪著來肏,原來孖兒一人肏著媽媽鳳英,一人肏著姐姐小芸,然後兩人輪流交替肏母親鳳英和姐姐小芸。

慧珊看到小芸身旁是自己女兒冬冬,她全裸的躺著,兩腿擘開,只見志誠正在肏著她。

志誠用他粗大的陽具一下一下地在冬冬的屄屄出出入入,冬冬感到又酥又麻,起初的處女痛楚已變成一陣陣的酥麻,像電擊地流通全身。

「噢……噢……好脹啊……表姨丈……好大……好硬……噢……噢……」

「仲意不仲意給表姨丈屌?」

「仲意……噢……好仲意……給……表……姨丈……屌……噢……噢……」

冬冬呼吸非常的急促,整個臉頰紅通通的,身體開始不自主的開始抖動,不一會,冬冬雙眼緊閉著,喉嚨發出「噫……」

的長聲,志誠見狀,便輕輕慢慢地抽插。

「啊……啊~~~」

冬冬一聲長叫,身體一陣抽搐便全身癱軟下來。

志誠也忍不住在冬冬的體內射精,然後抽出,離開冬冬的身體。

這時鳳英也大叫一聲,小武在她體內射了精,接著小芸也都叫了一聲,小東也在小芸體內射了精。

眾人都癱軟地躺著或坐著,大家互相望著大家的裸體,鳳英和小芸都習慣了裸體示人,慧珊和冬冬則仍未習慣全裸的面對眾人,兩人一臉羞紅。

休息了好一會兒,大家都定過神來,慧珊問鳳英究竟是什麽一回事。

原來志誠覺得由他們大人來說性,不如交由他們少年人自己來講更容易溝通,於是志誠教小東、小武、小芸三姐弟,趁學校活動結束後和小輝、冬冬談談,志誠並剪輯了一條他們家人性愛的視頻片給小芸三姐弟播給小輝和冬冬看。

小輝和冬冬聽過了小芸三姐弟的述說和看了那條視頻,兩姐弟已心癢難耐了。

學校活動後小芸三姐弟聯同小輝、冬冬回他們家去,小芸、小東和小武向來回到家中便會脫光,而小輝和冬冬也跟著小芸三姐弟脫個清光,小芸向父親志誠打了個手勢,表示情況順利。

這時小東和小武已一人抱媽媽鳳英肏著,一人抱姐姐小芸來肏,志誠示意小輝來到他身邊。

小輝看見自己媽媽成熟嫵媚的裸體就呈現在自己眼前,他的陽具硬直翹起,志誠從慧珊屄屄退著出來,並助小輝把陽具插入慧珊屄屄裏,自己則擁著赤裸的冬冬到小芸身旁躺下,掰開她兩腿,把粗硬的陽具在她屄屄磨擦。

待慧珊感到插入的陽具有異樣時,一切大局已成了。

志誠說:「今天大家已經裸體袒然相見,沒有任何的隔閡,證明性不是骯髒,而且性愛更是我們人類的本性,大家在家裏和自己人性愛,總好過在外面找陌生人胡亂嚐試性愛,我認為以後我們兩家人要裸體相見,相親相愛,不分彼此,一起性愛。」

鳳英對慧珊說:「表姐,你不反對啊?」

慧珊含羞說:「全由表妹夫做主。」

志誠說:「好,我們先休息一會,吃點東西,我們再來互相性愛,小東、小武你兩人負責叫外賣送來。」

小東、小武應了便打電話去叫外賣。

志誠說:「小輝,我明白青春期男孩對女性胴體的好奇,但男性對女性胴體要用欣賞的心態,老婆,表姐,你倆站起來,兩手舉起放在頭上,兩腳張開。」

鳳英和慧珊雖不明志誠用意,但都依志誠的指示站好。

這時小東和小武也也叫好外賣了,志誠叫三個男孩子面對著鳳英和慧珊,要他們仔細地看看兩位母親的裸體。

志誠說:「我相信你們曾在睡夢中無數次夢到過自己媽媽的赤裸肉體……」

小輝用力地點頭,小東、小武更在笑。

志誠繼續說:「現在兩個美豔、成熟、豐腴、性感的肉體全部裸裎在我們的眼前,她們雖已是中年之紀,但你們看,她們雙乳堅挺、豐腴、圓翹,乳頭如熟透了的葡萄般惹人心醉,令人垂涎;腰肢依然纖細、柔韌,小腹雖然微微隆起,但光潤誘人;翹挺的屁股肥美、豐腴、渾圓,勾畫出令人陶醉的曲線;修長、挺拔、圓潤的雙腿不禁讓人浮想聯翩;再看那神秘的雙股間,濃密、油亮、烏黑的陰毛呈倒三角形遮護著那滑潤、肥膩的陰唇,半遮半掩著的陰道口,陰道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是荳蔻般的陰蒂。」

鳳英和慧珊想不到全身都給志誠說透,再加上舉手開腿站立,陰部完全敞開,兼且全身任由自己兒子由頭到腳掃視,兩頰竟有點羞紅,男孩子們則隨著志誠的話說到哪個部位,眼光便落在哪個部位,鳳英和慧珊見到男孩們的陽具又再次翹起。

志誠說:「小芸、冬冬,你兩人上前來站立和你們母親一樣站立,兩手舉起放在頭上,兩腳張開。」

小芸和冬冬已經明白志誠的用意,就是把自己的裸體完全袒現出來,兩頰立即羞紅,但都依志誠的指示站好。

志誠繼續說:「再來兩位看看千嬌百媚、婷婷玉立的少女胴體,兩具潔白無瑕的肉體赤裸裸展現在我們的眼前,你看她們,身材均勻,體態健美,肌膚細膩、白嫩、滑潤、光潔,兩乳豐盈,曲線婀娜,凸凹有致,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玉腿渾圓修長,再看她們陰毛濃密烏黑細長,把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屄屄整個圍得滿滿的,若隱若現的肉縫,兩片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充滿誘惑。」

志誠把小芸和冬冬的裸體說淋漓盡致,男孩子們也是隨著志誠的話說到哪個部位,眼光便落在哪個部位,看得男孩們的陽具翹得又硬又直。

這時門鐘響起,多是外賣送到。

志誠問:「今次輪到誰?」

小芸說:「是媽媽。」

志誠說:「好,今次也讓表姐來體驗一下。」

原來志誠每星期五、六、日全叫外賣,同時由小芸或鳳英輪著接外賣,好讓小芸和和鳳英的裸體給送外賣的人看光,起初小芸和鳳英都有些不自在,但小芸和和鳳英每次讓陌生人看光自己裸體後都感到性興奮,現在她們都習慣自如了。

志誠便揮手示意,小東、小武拉小輝到他們房間去,小芸也拉冬冬到她房間去,志誠把外賣錢給了鳳英後也回到自己房間去。

鳳英便去開門,門打開,是一名大姐送來外賣,她把兩名裸婦全身上下掃視幾秒後,只笑笑便放下外賣收錢離去了。

慧珊從未試過在陌生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裸體,今次雖然是同性陌生人,但也心跳面紅呢!送外賣走了後,大家也從房間出來吃東西,慧珊一家三人從未試過裸體用餐,感覺很無拘無束。

鳳英說:「表姐,這周末周日就不要走,住在我們這裏。」

小輝說:「好啊!」

志誠說:「在我家是不可以穿上任何衣服的,而且我們可以隨時互相進行性愛,還可以盡情講淫話粗語,不必矯情造作,這就是性慾的表達。」

小東和小武說:「表姨媽,一會待我兩兄弟輪姦你,可以嗎?」

慧珊想不到兩位姨甥的坦率,一時臉紅,不知怎樣回應,鳳英倒問她:「你不仲意嗎?」

慧珊其實在看到剛才鳳英被小東小武姦淫,內心也躍躍欲試,連忙說:「仲意,仲意。」

鳳英在慧珊耳邊小聲地著她要這樣這樣說,慧珊難為情的,鳳英鼓動她,慧珊便臉紅的紅說:「我仲意小東小武輪姦我,屌我個閪。」

小輝說:「表姨,一會兒我屌你個閪,可以嗎?」

鳳英說:「可以,表姨好仲意小輝乖姨甥屌我個閪啊!」

大家都哈哈笑起來。

大家一邊吃一邊互相望著大家的裸體,又一邊說著性愛的淫話。

大家都吃過了,也休息過了,小東和小武已急不及待纏著慧珊,一人摸捏她的奶子乳頭,一人用手撩撥她的屄屄,慧珊未試這樣玩過,加上小東小武是自己的姨甥,已興奮起來,「嗯嗯唔唔」了。

小輝見到兩個表弟已和自己母親纏繞起來,他也不甘落後,和鳳英交纏著,摸她的奶子,又撩撥她的屄屄,很快鳳英已按捺不住,張開兩腿,叫小輝插她,小輝也不客氣,把陽具直插鳳英的屄屄,插得鳳英呻吟大叫。

這時小東已把陽具塞到慧珊口中,而小武則在慧珊的屄屄出出入入。

冬冬和小芸看著母親和弟弟的赤裸裸性愛,兩人已不自覺志一手摸自己的奶子,一手搓自己的屄屄,眼睛不斷瞄著志誠,希望志誠有所行動。

志誠左右擁著小芸和冬冬,兩手各在她們赤裸的身上遊走。

小芸終按捺不住:「爸,我要……」

志誠說:「說清楚要什麽?」

小芸說:「插我……插我個閪……」

志誠掰開小芸兩腿,對準小芸屄屄,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小芸輕輕扭動下身迎合著……冬冬在旁看得屄屄更癢,她張開腿:「表姨丈,我也要你插……」

志誠見此便把陽具從小芸屄屄抽出,插入冬冬屄屄,冬冬輕輕吟叫……小芸被插志誠得當然意猶未盡,再看冬冬一臉享受被肏的樣子,屄屄更騷癢難耐,於是仰臥身子,兩手手肘著地支撐起上身,讓兩個乳房聳起,兩腳屈曲分開提起,把屄屄掰開,淫叫道:「爸,來屌你女兒個閪……女兒個閪要爸的鳩鳩插啊……」

志誠便從拔起插在冬冬屄屄的陽具去插小芸,冬冬見此當然也不示弱,學著小芸的姿勢,仰臥身子,兩手手肘著地支撐起上身,讓兩個乳房聳起,兩腳屈曲分開提起,把屄屄掰開,淫叫道:「表姨丈,來屌你表姨甥女個閪……你表姨甥女個閪要表姨丈的鳩鳩插啊……」

志誠便從拔起插在小芸屄屄的陽具去插冬冬,如是者,小芸和冬冬保持雙手手肘撐起上身,兩腳屈曲分開提起的姿勢,待志誠輪流來抽插。

「表姨……我不行了……我要射了……表姨……啊……啊……啊……」

鳳英兩手按小輝屁股:「射啊,射進去啊……噢……呀~~~~~~」

這時小武已在慧珊陰道內射精退了來,輪到小東在慧珊的屄屄出出入入,小武則在摸玩著慧珊的奶子,慧珊給兩名表姨甥輪姦的興奮刺激著,她的高潮也到了,小武也在她的屄屄射了精。

志誠輪著來來回回抽插小芸和冬冬,這反令志誠的狀態可以保持不射,而小芸和冬冬被志誠來回抽插刺激著,二女長叫一聲,終來了高潮。

大家都軟軟的躺著,過好一會兒後,志誠和孖兒到廚房取了一些飲品來給大家飲用。

鳳英和慧珊的陰道仍流著剛被姨甥內射的精液,鳳英在慧珊身旁小聲的說:「表姐,給我兩個孖仔輪姦,是不是好爽呢?」

慧珊一臉嬌羞,有氣無力地點頭。

這時志誠叫冬冬來到眾人中間說:「冬冬來躺在中間。」

冬冬依志誠指示躺下,兩手舉過頭,兩腳屈曲張開,小芸則坐在冬冬頭頂位置握著冬冬高舉的兩手。

志誠著小東和小武在冬冬一左一右摸玩著冬冬的奶子,志誠又請慧珊用手捋小輝的陽具,令他起頭。

慧珊現已不再感到羞澀,還很享受,她聽志誠指示便用手捋自己兒子小輝的陽具,小輝受到自己母親手捋陽具的刺激,很快又再起頭。

接著小輝把陽具在冬冬屄屄磨擦著,鳳英和慧珊也在冬冬一左一右握著小東和小武的陽具上下套弄著。

冬冬從未試過這樣被玩弄著,同時又被別人看著自己被人淫玩的樣子,很快她便「依依嗯嗯」起來。

志誠向小芸打個眼色,小芸附在冬冬耳邊說:「想不想個閪被插?要說出來。」

冬冬說:「插我……」

小芸說:「要說自己是淫娃,仲意男人屌,要㞗㞗插你個閪,叫小輝小東小武他們輪姦你……」

冬冬說:「噢…我是淫娃……仲意男人屌……要鳩鳩插我個閪,小輝、小東、小武,你們來輪姦我……」

志誠教小輝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冬冬陰道,待最後一下才大力插到盡,然後又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待最後一下才大力插到盡,來回循環地插……不一會,冬冬已呻吟不已,志誠讓小輝退出來,和小東換位,小東也是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冬冬陰道,待最後一下才大力插到盡,插了一回,小東和小武換位,小武也是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冬冬陰道,待最後一下才大力插到盡,插了一回,小武和小輝換位。

小輝、小東、小武三人輪流循環地換位在冬冬的屄屄進進出出,時而淺入,時而深入。

冬冬感到屄屄被插得很充實時,突然感到空蕩,正在難受之時,又感到充實,如是者來來回回,奶子又不斷被摸捏玩弄著,上身不期然挺起,享受被摸玩的快感,口中呻吟不斷……「噢……噢……插死我啦……好舒服……噢……大力插……噢……噢……」

最後小輝、小東、小武三人都在冬冬屄屄內射了,冬冬也長叫一聲,癱軟下來。

小芸又附在冬冬耳邊說:「表姐,輪姦是不是很爽呢?」

冬冬無力地點頭。

志誠也著大家休息,孖兒擁著慧珊睡,小輝擁著鳳英睡,小芸和冬冬則纏著志誠睡。

接下來的周末和周日,兩家人都是裸著身子,隨時隨地互相做愛。

各人最喜歡的就是鳳英、慧珊、小芸和冬冬四女頭碰著頭躺下,兩腳屈曲張開,讓志誠、小東、小武和小輝四男輪流插入她們的屄屄,她們又會互相摸玩身旁女的乳房,真是淫聲連連……

自此以後,慧珊也實行裸體家庭,母子女三人每天都裸體相對。

小輝不必再偷看母親和姐姐了,每天他都可以盡情地欣賞母親和姐姐的裸體美姿,也可肆意地摸玩母親和姐姐的乳房屁股。

到了星期五,慧珊與冬冬、小輝便來到鳳英家,兩家人一起進行裸體性愛。

後來志誠提議不如兩家人一起住,方便兩家人一起性愛,慧珊沒有反對,志誠於是購買了一個面積大的居所,慧珊也賣了現居所,兩家人便一起居住。

由於大家都是裸袒相對,生活沒有隔閡,志誠把房間全部打通,讓空間更寬敞,這樣可以容納兩家人一起裸體性愛,志誠又把兩所浴室打通,裝上大浴缸,方便男女一起入浴,浴室也裝上玻璃門,讓各人洗澡時也可給人欣賞。

平日各人裸袒相對,男的可以任意隨時摸弄女的乳房屁股,女的也可摸弄男的陽具,但不可有性愛,要待到周五晚開始,各人才互相進行性愛。

有時大家又一起看A片,一邊看著性愛鏡頭,一邊隨著劇情實做。

志誠最喜把鳳英和慧珊綁起,他和小輝、小東、小武在她們面肆意輪流姦淫小芸和冬冬,小芸和冬冬則會任情地淫叫著,好像向她們母親示威自己的性慾得到滿足。

鳳英和慧珊被性愛的場面刺激著,慾火難耐,陳志誠要她們要說自己是淫婦,喜歡男人輪姦,屌閪,志誠才會鬆開她們。

鳳英和慧珊會大聲地說自己是淫婦,仲意給男人玩,要男人摸她們的奶子,啜她們的奶頭,插她們的閪,仲意男人輪姦自己。

志誠鬆開她們,她們便會有幾淫蕩盡情表現幾淫蕩,任情讓各男姦淫自己。

慧珊和冬冬、鳯英和小芸,在家庭裸體性愛的情慾催化下,女性淫蕩的本性越發展現出來,鳯英和慧珊,冬冬和小芸,與志誠、小東、小武、小輝等人的性愛已十足蕩婦淫娃一樣的表現。

兩對母女也愛上裸露,四女在家固然是全裸不穿任何衣服,出外也只穿低胸露肩上衣和超短迷你裙,或一件單薄輕透的連身短裙,而且不穿胸罩和內褲的。

一天,陳志誠向大家介紹一個家庭競賽遊戲,問大家想不想參加。

大家聽了遊戲的介紹都很雀躍,大家都讚成參加。

後來陳志誠收到他們通過家庭競賽遊戲的身體健康檢查證明,他們可依期前往參加遊戲的地點。

各人聽了都很興奮。

陳志誠說:「由現在開始,大家要暫停性愛,養精蓄銳,相信我們有機會可以勝出競賽。」

各人都讚成,大家都期待那一天的來臨。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