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競賽遊戲之參加家庭前傳 (3-4 全文完) 作者:lichee

.

【家庭競賽遊戲之參加家庭前傳】

作者:lichee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三)

這天雖是假期,但岑俊傑如常一早便起床,看著床上赤裸的妻子還是睡得香甜,便也讓她多睡一會,他赤身到浴室梳洗,完畢後他仍是赤身到廚房弄早餐。

當他弄好早餐時,只見妻子一絲不掛地來到廳中,植詠兒伸一伸懶腰說:「很久沒有這樣的舒暢了。」

岑俊傑望著妻子兩個搖晃的奶子淫淫地笑。

「衰鬼,這麼淫望著我幹麼?昨晚還玩得人家玩不夠嗎?」

岑俊傑走到植詠兒身旁,一手摸在她的奶子上,另一手向她的陰戶撩撥。

「不知是你不夠還是我不夠呢?你看你還濕濕的啊!」

「咦,怎麼你又脹大了啊?」

「就地正法!」

岑俊傑一說完就抱著植詠兒,把她按倒在餐檯上,分開植詠兒兩腿,把挺硬的陽具,對準植詠兒的陰道口,「卟滋」一聲便直插入去。

「呀~~~,你強姦人呀……噢……噢……」

「我就強姦你……姦死你這個淫婦……」

岑俊傑一邊說一邊用力地抽送著。

「噢……噢……好粗呀……你玩了人家一晚……還這麼粗的……噢……噢……好硬呀……插死人啦……噢……噢……」

岑俊傑抽插了好一會兒,把植詠兒翻轉背,使植詠兒兩手按著餐檯抬高屁股,岑俊傑從後插入植詠兒的陰道,同時兩手摸玩著植詠兒的一對奶子。

「噢……噢……」

植詠兒不斷的淫叫著。

「大聲叫啊……再大聲叫……你叫得好淫……」

「噢……好硬啊……噢……噢……」

岑俊傑又抽插了好一會兒後,他把陽具退出來,擁植詠兒到沙發上,植詠兒側身躺臥在沙發背上,岑俊傑兩手把植詠兒兩腿掰開抬高,他把硬直的陽具在植詠兒的陰道內一下一下地抽送。

「噢……好硬……老公……你屌死人……噢……大力啊……」

「仲意老公屌嗎?」

「仲意……好仲意比老公屌……」」

「聽不到……大聲講出來……」

「噢……噢……好仲意老公大㞗㞗屌……」

「屌你哪裏啊?」

「屌我個閪……噢……大力插我閪……我要……老公……比我……我要……噢……噢……」

「老婆你好淫……屌死你個淫婦……」

岑俊傑幾下深插,又幾下淺插,來來回回地抽送。

植詠兒自己兩手在摸捏自己的兩個奶子,扭腰迎合著岑俊傑的抽插。

「老公……不要停……大力插……我要……大力插……噢……噢……噢……」

「淫婦老婆……我要射啦……」

「射係裏面……我要……噢……噢……比我……噢……噢……」

植詠兒陰道一陣麻騷收縮,岑俊傑一抖,一股精液灌進植詠兒陰道深處,夫妻倆同時達到高潮。

岑俊傑身子一軟把頭埋在植詠兒兩個奶子,並用口含她的奶頭。

「不要玩啦,起身呀。」

岑俊傑把陽具退出來,部分精液隨著陽具的退出從陰道口流了出來。

「你昨晚已射了,現在還有這麼多?」

「我有補身的嘛。」

岑俊傑把植詠兒拉起來,一起到浴室沖洗。

「老婆,你昨晚和今朝都都好淫啊。」

「笑人啦,你不是仲意嗎?」

「老婆越淫越可愛。」

「不啋你……」

夫妻倆沖洗後仍然赤身裸體走到廳裏,岑俊傑把早餐弄熱,兩人坐在餐桌吃早餐。

「老公,我們真的參加那個家庭競賽遊戲?」

「你不想嗎?」

植詠兒兩臉腓紅說:「想是想,不知家浩和秀萍的想法?」

「我已把有關的資料放在他們房中,我觀察過他們已看過了,待今天晚上他們回來,我們問問他們吧。」

「老公,今天我們有什麼安排?」

「我們先出外逛逛,然後買些海鮮回來,我親自下廚。」

「怎麼你生日要你下廚啊?」

「我不是說過我生日那天,你們全要聽我的。」

「好啦,我就全聽你的。」

吃過早餐後,夫妻倆到臥房穿衣準備出外。

岑俊傑打開衣櫃,取出一條大圍巾來,遞給植詠兒,說:「今天你就穿這個。」

植詠兒看是一條大圍巾,摸不著頭腦:「穿這個?」

「今天你穿得特別一點,用大圍巾圍在身上,弄成一條裙子,來,我替你『穿』上。」

岑俊傑把圍巾從植詠兒背後圍在她的胸前,就像包浴巾一樣,然後用一金屬圓環穿起圍巾兩頭,金屬圓環就放在兩乳中間,而圍巾兩頭則綁在脖子後,變成一條低胸露肩裙,岑俊傑說,「怎樣,好看嗎?」

植詠兒對鏡一看,說:「好漂亮啊,老公,你好有心思,但乳溝好明顯啊,下擺又有點短吧。」

「你今天就穿這條圍巾裙子出外。」

「我還未穿內衣褲呀?」

「不用穿,全真空吧。」

「好吧,今天就聽老公的。」

夫妻倆來到地下大堂,看更員黃伯和他們打招呼,他的眼光死盯著植詠兒的圍巾低胸露肩裙,植詠兒也感到黃伯的眼光好像看透她的衣裙一樣。

植詠兒心想平日她教舞時出外也是穿著貼身衣褲,可能今天的裙子既露出乳溝又露出兩條白白的大腿來,所以黃伯這樣看她,植詠兒也就不以意為意,挽著老公的手臂走出大廈了。

岑俊傑和植詠兒去乘搭地車,在車程中,植詠兒對岑俊傑說有很多人望著她,岑俊傑說可能是別人對她的圍巾穿法感到新奇,所以多望兩眼吧。

植詠兒便不以為意,享受他人對她自己衣著的讚賞目光。

二人來到一大型商場,四處逛逛,他們不是有什要買,只是來一個windowshopping,免得對時尚產品脫節而已。

岑俊傑和植詠兒逛得累了,便到餐廳用膳,這餐廳有沙拉自助吧,二人便在沙拉吧選取心水食物,用餐完畢後,植詠兒到洗手間去。

植詠兒推門進手間,剛好廁格全有人用著,在植詠兒前面已有兩位女士在排隊等候。

突然植詠兒聽到前面排隊的兩女士中的一位女士小聲的對另一位女士說:「你看到嗎?好像很透明啊!」

另一位女士也很小聲的說:「真的很透明啊!」

植詠兒聽到兩位女士的說話,不明她們在說什麼,但發現她們假裝直視前方並用餘光瞄向自己,植詠兒感到她們異樣的目光時,她偶然望向鏡子,她兩眼傻了。

在亮度十足的燈光下,她身上那條圍巾裙,簡直是超級透視裝,胸部的兩點、胯下的黑色三角,在圍巾裙的掩映下若有似無的。

植詠兒一時感到極度的羞恥,連忙低下頭來,不敢望兩位女士。

這時有兩女士從廁格出來,那兩位女士互望一下,笑笑便走進廁格內,從廁格內出來的兩位女士看到植詠兒,兩人的目光明顯有點異樣,但很快便復正常,她們對植詠兒笑笑,在洗手台洗手後便離開洗手間。

這時有女士從廁格出來,植詠兒不等那女士的錯愕目光便衝進廁格內。

植詠兒心想該死的老公,騙她穿上這件什麼圍巾裙,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人看光,自己還不知道。

植詠兒如廁後從廁格出來,剛巧這時洗手間內沒有其他人,她看鏡子裏的自己,在強光下圍巾裙是非常透明的,跟沒穿的就只是差在身上有件薄紗罩著罷了,自己雖是48歲之齡,但容貌看上去只是三十盡頭而已,又因平常教授舞蹈,苗條的身材仍然羨煞不少舞蹈學員,反正今日被老公騙了穿上透視裙,那就豁出去,把自己美妙的胴體讓人欣賞,想到這裏,一股莫名的刺激感湧上心頭。

植詠兒從洗手間回到餐廳,她望向沙拉吧,那裏的燈光也很光亮,剛才自己在沙拉吧選取食物時,餐廳內的客人一定把她上下都看光了,一陣陣的到羞恥感夾著緊張在自己身上流串著,植詠兒感到陰戶濕濕的。

植詠兒裝成若無其事地大大方方走向座位,岑俊傑說已結了帳,可以離開餐廳。

植詠兒便挽著岑俊傑的手臂離開餐廳,並在他的耳邊小聲說:「你壞死了,騙人穿上透視裙,全身給人看光了呀。」

岑俊傑說:「哈哈,那不是很好嗎?給人看看而已,不是什麼大不了。」

「你就是喜歡把老婆給別人看光,好吧,我就給全商場的人都看光。」

植詠兒說完便拉著岑俊傑走到商場展覽場,那裏燈光強烈,植詠兒身上的圍巾裙相對透明度大增,除了瞎子之外,應該人人都看到植詠兒圍巾裙裏面是真空的,胸前激凸,還透出明顯的乳頭,下體更不用說,直接是一片三角的黑色。

植詠兒刻意在展覽場上東逛西逛,讓自己美妙的胴體讓更多人看光,而岑俊傑也特意和植詠兒保持一些距離,讓一些人可以挨近植詠兒作近距離窺視她衣內的春光。

商場特賣場越來越很多人聚集,岑俊傑見時間也差不多,便拉植詠兒離開,他們一路離開商場,沿路也有人跟著他們,他們也刻意放慢腳步,讓背後的人慢慢欣賞植詠兒背後的春光。

二人離開商場,走到街巿海鮮檔,海鮮檔的橙光也很勐烈,植詠兒故意在海鮮檔之間左穿右轉,名義上在揀選海鮮,實際上特意讓魚販看光她衣內的春光。

在揀選海鮮時,植詠兒隱約聽見魚販在說「看到奶頭啦」、「下面也黑黑的」

等之類的話,植詠兒又特意俯身,讓胸前的乳溝大大的暴露在魚販眼前,魚販又自動便宜價錢,好讓植詠兒在檔前逗留時間耐久一點,好等自己眼睛大吃冰淇淋。

夫妻買完海鮮回到家,岑俊傑在廚房弄海鮮,植詠兒到浴室淋浴,舒緩剛才在外面暴露的緊張,淋浴後她到臥室小睡片刻。

不久,岑家浩和關秀萍也回來了,關秀萍給岑俊傑一個擁抱並說:「爸,生日快樂。」

岑俊傑感到兒媳兩個乳房壓在自己胸膛,他兩手撫摸關秀萍的背部,說:「多謝。」

岑家浩說:「爸,生日快樂,這是我和阿秀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多謝,你們不用買禮物給我,你們先去洗個澡,很快便可以吃飯了,今天晚上是海鮮大餐。」

關秀萍說:「今天是爸生日啊,又要爸你親自下廚,不好意思啦。」

「沒所謂,只要今天你們全聽我的話去做就可以了。」

關秀萍臉上一紅低下頭來,岑俊傑說:「去,去,快去洗個澡,我要繼續弄海鮮。」

岑家浩和關秀萍便到浴室去,岑俊傑則回到廚房繼續弄晚上的海鮮餐。

岑俊傑,年過五十,是一位體育教師,他操練得身體很壯碩,和植詠兒婚後,為增加性愛的歡娛,岑俊傑便找一些情色影帶來看,也翻閱情色雜誌,特別雜志中的情色小說,植詠兒也沒反對,和岑俊傑一起觀看情色影帶,有時植詠兒一邊閱讀情色小說,一邊任由岑俊傑摸弄她赤裸的身體,漸漸夫妻倆對性愛都很開放。

夫妻倆一放假便在家裏赤裸無遺,隨時隨地做愛,兒子岑家浩在強褓時,夫妻倆家居裸體性愛沒有停下來,到了兒子上學讀書,裸體性愛生活才緩停下來,只等兒子不在家時或者去了旅行,夫妻倆才放肆一下在家裸體性愛。

岑家浩,25歲,妻子關秀萍,24歲,兩人是大學同學,岑家浩跟父親一樣當中學體育老師,但關秀萍喜歡教小學,二人大學畢業後便結婚,婚後和父母一起住,一來家居有地方,二來父母又很開通,連關秀萍也覺得岑家浩和植詠兒不像老爺奶奶似的。

那年的耶誕假期,一家四人到澳洲旅遊,他們來到天體海灘。

岑俊傑說:「我們要不要去見識一下?老婆,你怕不怕?」

植詠兒說:「怕什麼,來,去見識一下,家浩,阿秀,你們怎樣,來不來?」

岑家浩和關秀萍互相一望,一起點頭,岑俊傑見大家都無異議便率先脫光衣服進入海灘,植詠兒接著也脫光隨岑俊傑走進海灘裏,岑家浩和關秀萍見此也隨著脫光踏進海灘內。

植詠兒看到兒子岑家浩兩眼直勾勾望著自己的裸體,便笑笑地說:「怎麼?媽老了啊?」

「不……是……媽的身材好美……」

「不要哄媽了,我看阿秀的身材比我棒得多?阿秀你身材是多少?」

關秀萍臉紅紅的說:「我是36B-26-36。」

植詠兒說:「是不是呢,媽的身材是33B-23-34,阿秀的身材比媽的多棒啊。」

關秀萍說:「媽……不要笑我啦,你的身材也很棒啊。」

岑俊傑說:「我說兩人身材都誘人,老婆身材苗條,膚白紅潤,兩個奶子圓盈,乳頭突立,雙腿修長,臀部渾圓,陰毛濃密有緻,家浩,你說你媽的身材是不是惹火撩人?」

植詠兒咭聲笑了:「什麼都給你說盡了,壞死了。」

岑家浩仍目不轉睛望著母親植詠兒,說:「爸說得對,媽的身材真的好看。」

岑俊傑繼續說:「至於阿秀,身材不遑多讓,肉白身潔,兩個奶子盈滿,乳頭粉紅挺立,兩腿渾圓修長,臀部腴圓,陰毛茂茸烏黑,覆蓋陰阜,簡直惹人憐愛。」

岑俊傑一番言詞,說得關秀萍兩頰腓紅,說:「爸……你也笑人啊。」

岑家浩擁著關秀萍說:「爸真說對,老婆的身材百看不厭。」

岑家浩說完低頭吻關秀萍,關秀萍有點不好意思推開岑家浩,說:「爸媽都在呀!」

岑俊傑說:「既然來到天體海灘,大家都裸袒相對,那就不必拘謹,大家開放也開懷吧。」

岑家浩說完也擁著植詠兒深深一吻,岑家浩和關秀萍相顧而笑。

岑俊傑吻過植詠兒,把植詠兒轉過身正面向著岑家浩說:「家浩,你少年時常窺視你媽衣內春光,現在不用啦,你可以盡情地把你媽的身體看個夠。」

岑家浩一臉尷尬,植詠兒說:「青春期少男,哪個不對女生身體有興趣啊,家浩,來給媽抱抱。」

植詠兒張開兩手擁岑家浩入胸懷,岑家浩感到母親兩個圓盈的乳房壓在自己胸膛上的溫軟。

岑俊傑也拉關秀萍倒入自己懷中,感受媳婦兩個盈滿的乳房壓在自己胸膛的溫軟。

四人都哈哈笑起來,大家赤身裸體在天體海灘上漫步,一方面欣賞不同的裸體美色,一方面自己的裸體也任人飽灠無遺,身體在無拘無束之下,感受到十分舒泰。

那晚回到酒店,岑俊傑和植詠兒,岑家浩和關秀萍各在自己房間盤腸大戰,在性愛當中,各人都因日間的裸袒相對而各自有性幻想。

植詠兒幻想著是兒子在抽插自己,而岑俊傑也幻想在姦淫著兒媳關秀萍,岑家浩幻想著胯下的是自己的母親,關秀萍幻想著是岑俊傑在抽插自己。

自澳洲天體海灘回來,大家都曾裸袒相對過,沒有什麼避忌,植詠兒原本在家都穿得清涼隨意,岑俊傑便索性叫植詠兒在家中穿起透視性趣睡衣裙來,岑家浩見母親穿得那麼性感,便也叫關秀萍也穿上透視性感睡衣裙。

岑俊傑生日那天剛巧是假期,岑家浩和關秀萍到澳門過一晚,給父母一個二人世界,到父親生日那天他們回來吃晚飯。

岑家浩和關秀萍都洗好澡了,他們來到廚房問岑俊傑有什麼可以幫手,岑悛傑背著他們叫岑家浩到臥房叫醒母親,岑家浩應了便轉身到臥房去。

岑俊傑轉過身,關秀萍一絲不掛的裸體再一次呈現在岑俊傑眼前,岑俊傑兩眼直勾勾盯著關秀萍的裸體,看得關秀萍有點不好意思低下頭來。

岑俊傑也知自己看得有點失儀,便說:「阿秀你到飯廳幫忙擺放碗筷,然後到廚房來拿這些海鮮出去,我去洗個身。」

關秀萍應了便去飯廳,岑俊傑到浴室去,清洗一下身上的燒菜味。

岑家浩來𠟜到臥室,母親植詠兒剛好睡?,岑家浩說:「媽,爸說可以吃飯了。」

植詠兒應了聲便掀開被子下床,植詠兒兩個奶子就暴露在兒子眼前,岑家浩再次看到母親植詠兒全裸的身體,岑家浩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母親的全裸無遺的身體。

植詠兒看見兒子望著自己的裸體微微笑了笑,說:「我們去看看有什麼可以幫手。」

母子兩人來到飯廳,關秀萍已擺放好碗筷,正從廚房拿菜出來,岑家浩便也去幫手,這時岑俊傑赤身從浴室出來。

原來岑俊傑要求一家人在他生日那天,一家人再來裸袒相對,一起裸體吃飯。

岑俊傑和植詠兒並坐,岑家浩和關秀萍並坐,一家四人赤裸相對而坐。

岑家浩舉起酒杯說:「祝爸年年有今日……」

關秀萍接著說:「歲歲有今朝。」

岑家浩和關秀萍一起說:「爸,生日快樂!」

岑俊傑開顏歡笑:「多謝,多謝。」

植詠兒也說:「老公,生日快樂。」

岑俊傑擁著植詠兒說:「多謝。」

說完竟低頭吻在植詠兒赤裸的乳房上。

植詠兒吃吃?笑,說:「正經點呀,吃飯呀!」

岑家浩和關秀萍相顧而笑,岑俊傑說:「好,大家吃飯啊!」

一家人酒足飯飽後,大家坐在沙發看影片,植詠兒和關秀萍坐在中間,岑俊傑和岑家浩分坐在自己老婆身旁。

42吋的電視螢光幕,播出的是未經修剪的成人色情片,這也是岑俊傑慶生的要求。

四人的視線都盯住電視畫面,大家一聲不響,聚精匯神地觀看,男女交合的情景很清楚地顯示在螢光幕上,各人都看得非常興奮。

四人赤身裸體觀看著清晰無遺、赤裸裸的男女性交,四人的情緒漸漸高漲起來。

植詠兒已臉紅耳熱,兩手不自覺地在撫摸自己的奶子,兩腿微微張開,岑俊傑的手先是在植詠兒大腿上游移,繼而進攻她的陰道,植詠兒開始微喘輕吟。

關秀萍也看得心蕩神馳,兩䫪腓紅,她偷偷望植詠兒,見她已在撫摸自己的奶子,她突然感到自己的奶子被撫摸著,她看看丈夫岑家浩,他一手在摸著自己的奶子,一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游移,已接近自己的陰戶邊緣了。

當關秀萍再回望奶奶植詠兒時,植詠兒已把岑俊傑的陽具1含著,關秀萍便也不示弱,把岑家浩的㞗㞗含到嘴裏。

電視畫面一路播出男女交溝的情景,聽音也是女主角的淫呼盪叫聲。

這時植詠兒跪下,趬起屁股,讓丈夫岑俊傑的陽具從背後插入她的陰道,她大聲地呻吟著。

關秀萍也跟著跪下,趬起屁股,讓丈夫岑家浩的陽具從背後插入她的陰道,她也大聲地呻吟著。

植詠兒和關秀萍的淫叫聲此起彼落,岑俊傑和岑家浩則奮力抽插自己妻子的陰道。

過了一會兒,岑俊傑把植詠兒翻過來身來半躺臥著,把陽具插入她的陰道,激烈地抽插著。

岑家浩見此形勢,也把關秀萍翻過來身來半躺臥著,把陽具插入她的陰道,激烈地抽插著。

植詠兒和關秀萍兩人並排躺臥,兩父子像比賽似的,各自在植詠兒和關秀萍的陰道進進出出,兩父子的手也沒閒下來,各自在植詠兒和關秀萍的奶子上摸玩著。

植詠兒淫叫著:「噢……噢……老公……老公……插得好舒服……好硬啊……大力插……我要……比我……我要……大力插……噢……」

關秀萍也放蕩叫著:「噢……噢……屌我……老公……大力屌我……屌得我好舒服……好仲意老公屌我個閪……噢………屌死我啦……」

植詠兒和關秀萍也像比賽似的,看誰最淫蕩,漸漸他們到達了高潮。

岑家浩說:「老婆……我……要射了……」

關秀萍說:「噢……射在裏面啊……我要……射比我……啊……啊……」

岑俊傑說:「老婆……我……要射了……」

植詠兒說:「噢……噢……射啦……射在裏面啊……比我……我要……啊……啊……」

四人幾乎是同時到達高潮。

當四人都回復正常狀態時,對於相互赤裸性愛,都感到有點點害羞,大家相視而笑了。

岑俊傑說:「家浩,阿秀,你們都看過家庭競賽遊戲的資料,我和你媽都讚成參加,你們怎樣?」

岑家浩望望妻子關秀萍,關秀萍低頭小聲地說:「你決定吧。」

岑家浩說:「我們參加吧。」

岑俊傑說:「好,明天我們便去報名。」

四人在澳洲天體海灘裸袒相對,回來後植詠兒和關秀萍穿上性感透視睡衣裙,繼而今次大家赤裸面對面性愛,到了這個地步,各人內心都有了一種不想說出來的想法,遊戲可能就是幫到大家跨出這一步。

一天,岑俊傑對各人說已收到他們通過家庭競賽遊戲的身體健康檢查證明,他們可依期前往參加遊戲的地點。

各人聽了都很興奮。

岑俊傑又說:「由現在開始,大家要暫停性愛,養精蓄銳,我們不一定要勝出遊戲,但要好好享享遊戲的過程。」

各人都讚成,大家都期待那一天的來臨。

……

(四)

一天,劉佩蘭把和丈夫簡瑞洪商議到日本旅遊的建議向女兒少慧和兒子少軒說出來,女兒和兒子都舉腳讚成,之前的家庭旅行不是中國大陸,就是東南亞,今次父母說要到日本旅遊,姐弟倆不知多麼興奮。

簡少慧,19歲,大學生,簡少軒,17歲,高中學生,姐弟倆學校成績也很好,姐弟倆感情很要好,姐弟之間由少到大都常摟摟親暱,倒沒有什麼避忌。

簡瑞洪,45歲,巿場經理,工作很忙碌,有時要出公差,妻子劉佩蘭,42歲,酒店客務主任,要輪班工作,由於夫妻倆工作很忙,但夫妻很配合在自己的時間內悉心教導女兒和兒子,所以女兒少慧的成績考上一等大學,而兒子少軒的成績也名列前芧,所以難得夫妻倆取得共同日子的假期,又剛在女兒和兒子的學校假期中,夫妻倆便商議不如一家人到日本旅遊。

一家人到了日本,離開機場,乘了半天巴士,到達一個山莊酒店,這時候已經是晚上6點了。

少慧問:「媽,怎麼這間酒店不像日本式的,有點怪怪啊?」

劉佩蘭說:「這間酒店的外觀是參照英國蘇格蘭風味建築而成,你放心,房間都是傳統的和式設計的,媽是在酒店工作的嘛。」

簡瑞洪說:「一座座奶白色的屋子倒給人一種清爽舒適的感覺,不錯呀。」

日本的晚上來得早,6點外面已經天黑黑的。

簡瑞洪說:「今天舟車勞頓大家都很累了,不如我們去吃火鍋,便回房間休息,好不好?」

簡少軒一聽到吃火鍋便連連說好。

劉佩蘭說:「這個時間也沒什麼地方可以去,去吃火鍋。」

吃過火鍋後,一家人回到入住的屋子,已是8點左右。

大致上都安排好後,簡瑞洪說:「我們去浸溫泉。」

簡少慧說:「日本的溫泉是不是不能穿泳衣去的?」

劉佩蘭說:「是呀,要全裸的。」

簡少軒說:「是男男女女脫光光一起泡的溷浴溫泉?」

簡少慧說:「好變態啊!」

簡瑞洪說:「不可以這樣說的,日本人喜歡一家人浸溫泉,大家浸在熱泡泡的池裡,看著白毛毛的輕煙一縷一縷的漂上來,悠閒地說著家常話,這種享受又的確是平常感受不到的。」

簡少軒問:「我們到哪裏浸溫泉?」

簡瑞洪說:「這兒有室內的家族溫泉,就在房間旁邊,一個溫泉只供一家人浸,不怕給別人偷看,我也預約了,現在可以去的了。」

簡少軒說:「我們快去啊!」

劉佩蘭吃吃地笑說:「看你多心急啊!」

簡少軒一臉尷尬,他真的好心急想看到母親和姐姐的全裸身體。

於是一家人來到溫泉旁邊的脫衣所(日本稱更衣室為脫衣所,脫衣所是分男女的,大家各在男女脫衣所脫光衣服後,拿著毛巾拉開木門來到浴室的房間。

劉佩蘭說:「浴室是給一家人使用的。」

簡瑞洪說:「日本人是習慣在浸溫泉前要先清洗淨身子,所以要先在這兒洗澡。」

劉佩蘭說:「老公,你不是一直想我幫你擦背的嗎?今天讓你得償所願!」

簡瑞洪說:「太好了。」

說完便躺在那長長的木板上,劉佩蘭一下一下的替他在背嵴上擦著。

簡少慧和簡才軒看著爸媽自顧自的,兩姐弟一時不知怎算好?還是簡少慧心想來得浸溫泉也就豁出去,便說:「少軒,姐幫你擦。」

簡少軒一聽姐替他擦背,連忙點頭,二話不說就躺在父親簡瑞洪旁邊的木板上,簡少慧就光著身子坐在簡少軒的屁股上替他擦背。

簡少軒側起頭望向母親,只見母親替父親擦背,手部勐烈的前後移動,她的一對乳房亦隨之擺動起來,兩粒的乳頭一晃一晃,蠻是吸引,加上兩手向中間夾起和上身往前俯,胸部看來就更大了,看得簡少軒下體開始脹起來。

這時劉佩蘭說:「老公,做好了起來沖身。」

簡瑞洪和劉佩蘭都站起來,簡才慧也拍拍簡少軒,兩姐弟站起來。

這一刻,簡瑞洪和簡少軒的下體完全暴露在簡少慧眼中,父親的下體雖然是靜止的狀態,但還真不小呢,弟弟的下體已經膨脹到九十度角,簡少慧心想如果父親和弟弟的大陽具插在自己的屄屄裏,一定會塞得很脹的吧。

劉佩蘭和簡少慧的全裸身體也完全暴露在簡少軒眼中,他看到母親和姐姐的陰戶竟是光潔無毛的,陰唇清晰可見,簡少軒的下體迅速膨脹,整個圓大的龜頭都充滿了血,完全脫離了包皮的束縛,驕傲地挺立著。

劉佩蘭也看到兒子傲立的陽具,心想這個大陽具插在自己的屄屄裏一定很脹滿舒服的吧。

簡瑞洪和簡少軒很快便沖洗好身,退在一旁看著劉佩蘭和簡少慧母女沖身。

劉佩蘭和簡少慧自顧自地洗澡,母女二人身材不相伯仲,劉佩蘭的身材是35B-28-35,簡少慧得母親遺傳,身材是36B-25-36,母女二人拿著花灑向自己身上灑,讓溫暖的水珠彈落在白嫩的肌膚上,兩母女在搓乳房時刻意賣力,充份發揮「肉彈」的特性,至於洗陰戶時也毫不欺場,總之什麼誘惑的甫士都出盡了。

簡瑞洪和簡少軒父子倆都陶醉在這引人入勝的情境,父子倆都看得熱血沸騰呢。

大家都洗好身了,便一起走到旁邊的室內溫泉,旁邊有一張很大的落地窗,各人都興奮不已,走進池裡享受一下。

簡少慧說:「好舒服啊!」

劉佩蘭說:「阿慧,有什麼感覺?」

簡少慧說:「很奇怪,雖然被家人看光了自己的裸體,但沒有害羞的感覺,反有一種很自然的感覺。」

劉佩蘭說:「這是一種很悠閒的舒服感覺啊!」

簡瑞洪說:「是呀,一家人裸袒相對,無拘無束,是一種舒泰自在的感覺。」

簡少慧說:「日本人還真奇怪呢,竟然會男男女女的脫光泡溫泉,不怕沒了隱私的嗎?」

簡瑞洪說:「這是他們的民族性,日本人很多都是經常一起洗澡的,對這個習慣了。」

簡少慧說:「一家人一起洗澡是可以增進家人的感情啊。」

簡少軒說:「哪我們以後多多一起洗澡啊!」

簡少慧瞄白了簡少軒一眼。

浸得40分鐘左右,劉佩蘭有很熱騰騰的感覺,便站起來坐在池邊的石上,兩腿微張開半浸在水中,乳房則完全地暴露在空氣當中,而陰戶也很清晰地展露出來。

簡少慧也感到身體熱騰騰,便也學母親一樣,站起來坐在池邊的石上,兩腿微張開半浸在水中,乳房完全地暴露在空氣當中,而陰戶也很清晰地展露出來。

母女二人的乳房和陰戶完完全全地暴露在簡瑞洪和簡少軒的眼中,近距離地讓他們欣賞自己的裸體,父子兩人目不轉睛地盯著母女二人的肉體。

母女二人瞥見父子兩人在水中屹立的大陽具,二人都有心痒痒的感覺,劉佩蘭已感到下體濕濕的。

這時簡瑞洪看看時鐘說大家也浸得差不多了,是時候回去了。

劉佩蘭和簡少慧便首先起來離開溫泉到脫衣所去,使簡瑞洪和簡少軒的窘態有所緩衝。

一家人返回屋子裏便睡覺去了。

入睡不久,簡瑞洪摸著劉佩蘭的光熘熘的身子,簡瑞洪一手摸玩劉佩蘭的奶子,一手磨蹭她的陰戶,很快劉佩蘭便呻吟起來。

劉佩蘭說:「老公……我要……」

簡瑞洪用手指插入劉佩蘭的陰道抽動,說:「我們到房外,不要驚醒他們。」

二人輕輕拉開木門走房外,簡瑞洪把劉佩蘭按倒在地上,掰開劉佩蘭兩腿,把她一條腿抬在自己肩膊上,再把硬直的陽具直插入劉佩蘭的陰道裏抽送,地燈的燈光映在劉佩蘭赤裸的胴體上,顯得格外誘人。

劉佩蘭怕驚醒一對子女,不敢大聲叫,只低聲地呻吟。

簡少軒那裏睡得著,滿腦子都是剛才浸溫泉時母親和姐姐的裸體,他感到下體硬硬的,忽然他聽到房外有聲音,他靜悄俏爬起來,拉開扇門,看見赤裸的父母正在做愛,他不動聲色,斷續欣賞眼前的活春宮。

簡少慧躺在被窩裏想起在浴室和浸溫泉時全身上下被父親和弟弟一灠無遺,自己的陰戶完完全全地被父親和弟弟看得清楚,當然她也飽灠父親和弟弟的大陽具,心痒痒的,怪難受,忽然她聽到房外有聲音,爬起身來,看見弟弟赤身向扇門外看,她也靜悄悄走到門邊,竟看見赤裸的父母正在做愛,而弟弟用手捋著自己的陽具。

簡少慧也不動聲色,同時看著父母的活春宮和弟弟的自瀆,她越看越不能把持,她褪下睡裙,自己一手摸著自己的乳房,一手的手指插入自己的陰道裏。

劉佩蘭在簡瑞洪的勐烈進攻下,漸漸已達高潮,她不敢高聲叫出來,只輕聲喃喃地說:「老公……比我……我要……大力插……」

簡瑞洪在劉佩蘭耳邊說:「我要射了……」

「射係裏面……射比我……我要…‥」

劉佩蘭長吁一聲,簡瑞洪也在劉佩蘭的陰道裏射精了。

簡少軒也就在此時噴出精液來,簡少軒急忙轉身,誰知與後面的人撞個滿懷,簡少軒因太過聚精會神,沒有留意姐姐簡少慧就在自己身後,同樣,簡少慧也冷不防簡少軒轉身,兩姐𨨄弟赤裸的肉體碰在一起,兩人一時呆了,過了十幾秒,二人臉紅紅地急忙沖回自己的被窩裏去。

簡瑞洪和劉佩蘭回復過來,二人也返回房間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家人都沒有提起昨晚所見的事,自己所做過的事更是絕口不是,大家照行程計劃觀光購物,一家人又飽嚐過壽司刺身才回到酒店。

簡瑞洪看看時間不太晚便說:「累不累?我們去浸浸溫泉,消除一下疲累?」

簡少軒眉開眼笑的說:「好啊!」

簡瑞洪說:「今次我們試一試室外溫泉的滋味,家族溫泉是室內的,雖然有個窗子,但在欣賞景色方面就還是有一定限制,大家有膽量當眾祼露嗎?」

劉佩蘭說:「我是有膽之人。」

簡少慧說:「我都想去看一下,不過我怕給人看到呀!」

簡瑞洪笑笑說:「不用怕,這個時間尚早,應是沒什麼人的,而且妳還是個小女孩,都沒什麼好看啦!」

簡少慧給父親一說,心有不甘,心想昨天爸你不是把我的裸體看得夠嗎,便說:「好哇,爸你笑人呀,我沒什麼好怕啊!」

劉佩蘭說:「老公你也是的,阿慧都19歲,還算小女孩?你真是呀!」

簡少軒在旁只咭咭地笑,簡少慧白了他一眼,他少伸出舌來扮了個鬼臉。

一家人來到露天溫泉,果然沒有其他人,大家便在享受露天浸溫泉的感覺。

劉佩蘭赤裸的身子半泡在水中,乳房半浮半沉在水面,兩個乳頭突在水面上,她閉目在享受溫泉水氣上升的溫暖。

簡少慧也學母親一樣,乳房半浮半沉在水面,兩個乳頭突在水面上,她閉目在享受溫泉水氣上升的溫暖。

簡少軒目不轉睛地盯著母親和姐姐的乳房奶頭,簡少慧微微張開眼,瞄到弟弟水中的下體已堅挺著,赤紅的龜頭又圓又脹,可能水的折射,簡少慧看到弟弟的陽具比昨天所看到還巨大,簡少慧感到自己下體有點異樣。

就在個時候,露天溫泉的木門被拉開,有幾個日本男人走進露天溫泉來,簡少慧心頭一驚,用手拍拍身旁的母親,劉佩蘭張開眼睛看了一看,對簡少慧示意保持不動,自己繼續浸溫泉,不必理會別人,然後閉目繼續享受浸溫泉。

簡少慧看到那幾個日本男人望向她和母親,他們盯著母親和自己的奶頭,她感到臉頰紅熱。

這時又有幾個日本婦人走進來,她們拿著毛巾擋在身體前面,她們走進水裏,整個身體泡在水裡,然後毛巾放在頭上。

簡瑞洪來到劉佩蘭身旁在她耳邊說了些話,劉佩蘭白他一眼,又微微笑了笑,接著劉佩蘭雙手按著池邊,把整個身子反轉過來,背嵴朝天,還把屁股浮出水面,讓整個陰戶祼露出來。

那幾個日本男人嘰嘰咕咕,臉上露出讚嘆之色。

簡少慧心想父親竟叫母親把陰戶暴露給陌生人看,而母親又甘之如飴,簡少慧望望父親,簡瑞洪示意她也可以跟母親一樣。

簡少慧心想剛才父親笑自己沒什麼好看,好,就把女性最神秘的地方裸露出來,接著她也學著劉佩蘭一樣,雙手按著池邊,把整個身子反轉過來,背嵴朝天,還把屁股浮出水面,讓整個陰戶祼露出來。

簡少慧瞄向那幾個日本男人,個個臉露喜悅之色。

過了大約半小時後,簡瑞洪又在劉佩蘭身旁在她耳邊說了些話,劉佩蘭咯咯笑了一聲,用手肘輕輕撞了簡瑞洪。

劉佩蘭爬上岸邊坐在濕滑的石上,裝作用毛巾抺臉,並把兩腿大大的向左右張開,整個光潔無毛的陰戶便完全的展露在水人各人的眼帘中。

簡少慧見此,望望父親,簡瑞洪笑笑地點頭,簡少慧便也爬上岸邊坐在濕滑的石上,同樣裝作用毛巾抺臉,也把兩腿大大的向左右張開,把整個光潔無毛的陰戶完整地暴露在水人各人的眼帘中。

劉佩蘭和簡少慧母女二人的陰戶是光潔無毛,她們把兩腿張開,小陰唇清晰可見,連陰道口幾乎也可以看到。

那幾個日本男人,看到劉佩蘭和簡少慧母女的光屄,看得個個眉飛色舞,連幾個日本婦人看著劉佩蘭和簡少慧母女也有點目瞪。

簡少軒看著母親和姐姐的裸和她們誘人的陰戶,身子不但發燙,簡直是熱血沸騰,下體脹硬不已。

而劉佩蘭和簡少慧母女二人這樣裸露自己的身體,也感到實在是太刺激了,通身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舒暢快感,劉佩蘭更感到陰戶痒痒的,她向丈夫簡瑞洪頻送秋波,簡瑞洪也看到妻子的眼神淫靡,便提議回房去。

四人回到山莊房子,一種怪異的氣氛充滿著空氣,各人的眼神都刻意地迴避雙方,但又互相偷望。

簡瑞洪和劉佩蘭實在按捺不住,不再理會子女在場,兩人相擁接吻,雙雙倒在地上,簡瑞洪一手便扯去劉佩蘭身上的浴袍,劉佩蘭便是一絲不掛,簡瑞洪把劉佩蘭兩腿掰開,把硬翹的陽具直插入劉佩蘭光禿的陰道裏抽送。

簡少慧和簡少軒兩姐弟看著父母就在自己眼前赤裸裸的性交,一時反應不過來,只是看著眼前父母的活春宮。

簡少慧受了剛才在露天溫泉的「大裸露」

的刺激,身子感到蟻行難耐,簡少軒陽具更硬挺脹大,突然姐弟互相望著對方,兩個身子同時向對方移動並快速地擁在一起,簡少軒把姐姐的浴袍扯掉,姐姐美麗的胴體觸手可及。

簡少軒把簡少慧按倒在地上,掰開姐姐兩腿,把脹硬的陽具插入姐姐的陰道內。

簡少慧「啊」

的叫了一聲,簡少軒呆了一呆,簡少慧輕聲說:「插我……」

簡少軒便繼續抽動,簡少慧「噢噢啊啊」

的呻叫來。

劉佩蘭已盡情淫叫:「老公……大力啊……好硬啊……插死我了……噢……噢……」

簡少軒的大陽具充塞了簡少慧陰道,簡少慧不斷低聲呻吟,陽具的抽動磨擦陰道壁,簡少慧漸漸高潮來了,她兩手按著簡少軒的屁股,扭動腰肢迎著簡少軒的抽送。

簡少軒說:「姐……我……要射了……」

簡少慧說:「射比我……我要……噢~~~」

兩姐弟同時達到高潮,而簡瑞洪也在劉佩蘭體內射精了。

四人癱軟的臥著,簡少慧想不到和弟弟進行性愛了,兩頰腓紅,劉佩蘭想不到給子女看到自己性愛淫蕩的一面,也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臉紅紅的。

大家回復過來後,簡瑞洪說:「今次旅遊,大家裸體袒然相見,沒有任何的隔閡,發生性愛是人類的本性,夫妻性愛,自然不過,就是姐弟性愛,也是人性使然,總好過到外面找陌生人胡亂嚐試性愛,既然大家出外來到旅遊,我們就開放心扉,盡情開懷一下,不過就只止於旅遊期間,返回去之後,一切回復正常,大家認為如何?」

大家都讚成,簡瑞洪又提議既然在浸溫泉時大家都已是裸袒相對,旅遊期間,大家在屋子內也就不必避忌,大家可以赤裸相對吧。

簡少軒第一個點頭讚成,劉佩蘭和簡少慧也沒有異議。

簡少慧在性慾催情下,和弟弟做了愛,雖然好像有點不知怎樣和羞愧,但父母沒有什麼反應,父親還說可以在假期放緃,而且和弟弟做愛那種歡愉不可言喻,加上姐弟向來感情很好,小時候已經常同床而睡,就算現在成長了,由於她向來怕雷聲,一有雷響,她便會鑽到弟弟被窩裏,現在都和弟弟成了合體,她也就赤裸擁著弟弟而睡。

簡少軒不單看盡姐姐的裸體,又可摸玩姐姐的肉體,更和姐姐做愛,他都不知多開心,擁著赤裸的姐姐睡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一家人日間依計劃好的行程去觀光購物吃飯,回到山莊酒店房子,大家便裸袒相對。

簡瑞洪和劉佩蘭肆無忌憚在子女面前愛撫性交,劉佩蘭扭動身子,放聲淫叫,已不怕在子女面前淫態畢現了。

簡瑞洪問:「你們媽是不是很淫啊?」

簡少慧不作聲,簡少軒說:「是啊。」

「女人要『上得床』,就是這個意思,老婆,仲意老公屌嗎?」

「仲意……噢……好硬……老公……插得好舒服……我要……大力插我……噢……」

簡少慧和簡少軒已看得按捺不住,兩姐弟又擁在一起。

「弟,插我……」

簡少軒把硬直的陽具插入簡少慧陰道裏抽送。

簡少慧不再低聲呻吟,而是如她母親劉佩蘭一樣大聲呻叫:「噢……好硬……噢……好脹……插死我了……大力插……比我……我要……」

簡少軒聽到姐姐的淫叫,更奮力地抽插。

兩母女的淫叫聲此起彼落,最後大家都來了高潮,簡瑞瑞在劉佩蘭陰道內射精,簡少軒也在姐姐陰道內射精了。

劉佩蘭看見兒子的大陽具,也很想一嚐被兒子大陽具抽插滋味,只是未能沖開心理的一關。

自日本旅遊回來,假期中的放肆淫行便要收起來,一切回復日常的生活,簡瑞洪和劉佩蘭的夫妻性愛當然只在自己臥房進行,不過劉佩蘭沒有刻意壓低?床聲,姐弟倆聽到母親的叫床聲,便會勾起當日旅遊時裸體性愛的情景。

劉佩蘭自日本旅遊回來,也不避忌,洗澡後光著身子直接返回自己臥房穿衣,有時給兒子簡少軒看到她的裸體,她也只是大方地微笑一下。

簡少慧也學母親一樣,洗澡後光著身子直接返回自己臥房穿衣,而且經常給弟弟看到自己的裸體。

簡少軒常看到母親和姐姐的裸體,但一切不可以回到旅遊的時光,他只好一邊想著母親和姐姐的裸體,一邊自己「打飛機」。

其實大家內心都有一種性慾的衝動,只是受著一般道德的約束,兩者在內心互相交纏。

一天,簡瑞洪回來,向大家介紹一個家庭競賽遊戲,問大家想不想參加。

大家聽了遊戲的介紹都很雀躍,遊戲可能就是幫助大家闖出心理的關口,大家都讚成參加。

後來簡瑞洪收到他們通過家庭競賽遊戲的身體健康檢查證明,他們可依期前往參加遊戲的地點,各人聽了都很興奮,大家都期待那一天的來臨。

(有關情節,可閱〈家庭競賽遊戲〉第一、二、三章)

【全文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