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竞赛游戏之参加家庭前传 (1-2) 作者:lichee

.

【家庭竞赛游戏之参加家庭前传】 (又名家庭性教育)

作者:lichee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一)前言

不讳言,受了日本AV影片的启发,写了〈家庭竞赛游戏〉一文,有同好问参加家庭之间的成员是如何形成那种关系?所以构思了各家庭在参加竞赛游戏前的家庭之间的情况。

一如往常,黄凤英早上六时半便起床准备早点给一家大小,7时,丈夫陈志诚与女儿及一对孖儿,也陆续起床梳洗出来吃早餐。

陈志诚,四十二岁,自己开设公司经营生意,虽是步入中年,但志诚一向有做运动,身形依然健硕不减,体魄力壮。

黄凤英,三十九岁,生下女儿小芸后便在家相夫教子,后来又生了一对孖儿,都只是腰围微胖了一点,现虽是中年之纪,肌肤犹白,身材仍保养得宜,三围仍然有36C-29-36。

女儿小芸,十六岁,生得婷婷玉立,身材遗传母亲,上围有34C,同学背后叫她“大波妹”(巨乳正妹)。

孖儿小东、小武,十四岁,生得高大健硕,在学校内是女同学的倾慕对象,但两个孖儿对校内女生无多大兴趣,孖儿反而对自己母亲有暇想。

原来凤英平日在家居的衣着都比较随意,热裤短裙背心,孖儿经常都盯着母亲裸露出来的一双大白腿。

而洗澡后的凤英只是穿上一条简单宽松低领的膝上睡裙,睡裙内更是真空,乳房阴毛会不时漏光,孖儿便常常借机窥伺母亲裙内的春光。

早餐后,志诚开车送女儿和一对孖儿上学,然后自己返回公司工作。

这天凤英如常在家里打理家务,洗衣服时,她发觉孖儿两条内裤里面有些乳白色黏液,凑进鼻子一闻,凤英便知道是什么来的。

下午孖儿放学回来便立即躲回自己房里去,凤英见孖儿俩神神秘秘的,便蹑手蹑脚走到他们房间去看看,可能孖儿太过专注,没留意到母亲在房门的隙缝窥伺他们。

鳯英从隙缝看进去,两个孖儿一边看着类似相册图片之类的东西,一边褪下裤子,掏出阳具在手淫,凤英的角度刚好瞄到两个孖儿的阳具,十四岁的男孩子,阳具也颇粗大,凤英心砰然一荡,阴户竟有些湿漉漉,胸口微微气喘,她连忙走到厨房喝水去,心想自己为什么看到儿子的阳具会有这样的反应,难道……她不敢想下去,继续弄晚饭。

晚上,两夫妻进了卧房,凤英告诉丈夫志诚早上她发现孖儿内裤的黏液,及下午看到孖儿在房里掏出阳具手淫的事。

志诚说:“啊,男孩子青春期,不必大惊小怪,我跟他们谈谈。”

志诚说完便摸玩凤英的大奶子,说:“看到儿子的㞗㞗有没有感觉呢?”

凤英挺胸好让丈夫摸玩自己的奶子:“嗯~~胡说…”

志诚和凤英对性事都是十分开放的,凤英一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便会脱去睡裙,赤裸裸在睡房内,两夫妻更常在睡房内裸体观看A片做爱。

有时志诚又会趁孩子回到了自己房间去睡,便脱去凤英的睡裙,让她赤裸裸在厅内,甚至当孩子参加学校活动不在家时,志诚索性和凤英裸体在屋内,又在厅中翻云覆雨。

这时志诚一手摸玩着凤英的奶子,一手撩拨她的屄屄。

“哗,这么快就湿得这么厉害,在想儿子的㞗㞗……”

凤英张开两腿,好让志诚的手指在自己屄屄内进出,凤英呻吟起来:“唔…不…噢…是…不…噢~~”

凤英挺起乳房,翘起腰肢,好让丈夫肆意地玩弄她赤裸的肉体。

“噢……我……要……”

“要什么?说出来。”

“我要……你插……”

“插那里?”

“插我的閪……”

志诚把阳具磨擦著凤英的阴蒂,鳯英说:“快插啊……”

志诚继续用阳具磨擦著凤英的阴蒂说:“讲……讲淫话……”

“我是老公的淫妇,要老公用大㞗插淫妇的閪……插死淫妇我……噢……噢~~”

志诚才用挷硬的阳具慢慢抽插凤英的屄屄,凤英不断的呻吟:“噢……噢……”

夫妻俩如平日一样用淫话来进行性爱,不知怎的,凤英自从今天看过儿子粗大的阳具后,竟有强烈的性需要。

志诚也留意到妻子说到儿子手淫及看到儿子阳具后异常的表现,他趁凤英性欲激动时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儿子要插死你……”

鳯英竟也不自觉地呻吟道:“噢……好儿子……啊……插死我……噢……噢……”

志诚听到凤英的淫叫,内心泛起了一个念头,他越想便抽插得越强烈,就在快要爆发之际,志诚发现房门开了一条隙缝,在黑暗中他看到一对眼睛在窥伺,从眼睛的高度他已猜到是谁在偷窥,内心泛起那个念头更强烈,他抽插著凤英便更强烈,凤英的淫叫声更大……第二天志诚下班回来对凤英说:“我跟小东和小武略略谈过,今晚我们就跟大家谈谈。”

“当着全家面谈?怕不怕……”

“怕什么,他们都进入青春期,也应该要说说性了。”

“嗯,也是的。”

“待会无论我说什么,和叫你做什么,你要全力支持我。”

凤英对性是开放的态度,便说:“当然啊!”

晚饭时,志诚对女儿和孖儿说:“等会吃完饭,大家早点洗澡,洗完澡后,大家来到厅中,我有事要跟大家讲。”

女儿小芸问道:“什么事啊?”

小芸怕自己偷窃父母做爱被发现了。

孖儿早上被志明问了那些问题,也心急的追问著:“爸……是……什么事?”

志诚回道:“先卖个关子,等大家洗完澡就知道了!”

晚饭后,凤英和小芸收拾饭后碗筷,孖儿轮番到浴室洗澡,接着是小芸,志诚和凤英。

当全家都洗完澡,五个人聚在厅里,小芸和孖儿坐在长沙发上,凤英和志诚对着他们而坐。

志诚说:“你们听着,女孩子身体成熟后,卵巢会制造卵子,输到子宫内,准备受孕,当女生没有受孕时,卵子便会排出体外,因为每月一次,所以称为月经。小芸,你已经有月经了吗?”

小芸点点头。

志诚说:“当一个男孩身体成熟后,睾丸会制造精子,然后将精子存放在精囊备用,但是当精子制造太多,就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排出体外,这叫做梦遗,早上你妈发现小东和小武内裤的黏液就是梦遗的痕迹。”

孖儿经父亲一说,脸红通通的,一脸难为情,小芸则掩嘴而笑。

志诚说:“男生的梦遗,是个人无法控制的,就像女孩月经无法控制一样,不用难为情的。小芸,你来月经时,想不想弟弟笑你?”

小芸摇摇头。

志诚继续说:“弟弟会梦遗,这是表示他们的身体已经能够让女生怀孕,就像女孩子有月经,就表示已经可以怀孕生小孩一样,这些事并不是羞耻的事,知道吗?”

小芸脸红红的说:“哦,知道。”

志诚说:“不过,梦遗是生理现象,但手淫,也就是自渎就不是了。”

志诚一说到手淫自渎,孖儿脸色有异,小芸脸色也同样有点不安。

志诚说:“手淫是发泄性欲,但性并不肮脏,只有心里肮脏的人看性,才会觉的性肮脏,所以适度的手淫,是无可厚非的。”

孖儿和小芸听到父亲这样说便有点放下心来。

志诚继续说:“我们古人告子也说过‘食色性也!’;性,就像吃饭一样,是人的基本需求,所以性怎么会肮脏呢?但是因为大多数人的羞涩感,不敢直接谈论性;久而久之,就有人说它肮脏,这时,又没人出来为‘性’辨解,慢慢的,一些教育者,就认为‘性’是肮脏的。”

志诚又问:“小东,小武,你们有没有偷窥妈妈或姐姐的身体?”

小东和小武一听父亲这样说,脸颊发红,低头不敢说话。

志诚说:“老婆,你站起来。”

凤英不知丈夫葫芦卖什么药,但她答应完全听从丈夫的说话,她便站起来。

志诚站到妻子身后,说:“偷窥是不好的,要看就要堂堂正正地看。”

凤英也如平日一样洗澡后只穿一条睡裙,今次穿的是吊带睡裙,志诚说完便把凤英睡裙的吊带从两边肩膀卸下,再用力往下一扯,整条睡裙便被志诚褪到到脚下,凤英也是如平时一样没穿内衣裤,睡裙给志诚扯下便是全裸,两个大乳房及毛茸的屄屄便在三名子女面前一漤无遗。

“小东,小武,抬起头看你妈的身体,觉得妈妈的身体肮脏吗?”

黄凤英三点毕现的裸体尽入孖儿眼底下,孖儿两眼直视母亲胸前一对大乳房及胯下毛茸的屄屄,下体不自觉地膨胀起来。

志诚说:“既然你们不觉得妈妈裸体肮脏,你们也把衣服全部脱掉,在家人面前裸露全身。”

孖儿听了父亲志诚的话,也就站起来,三扒两拨便脱个清光,两支硬崩崩的阳具直刺刺地对着赤裸的母亲。

凤英给丈夫扯下睡裙,一时间来不及反应,任由自己全裸的身体对着子女,当孖儿也脱光衣服,露出膨胀的下体来,鳯英今次清楚地看到孖儿的阳具,虽然没有丈夫的大,但也粗壮,如果插在自己的屄里,一定很爽吧,想到这里,心中不觉一荡,屄屄开始有些痒和湿了。

接着志诚也把自己脱个精光,裸露著全身,阳具直翘翘对着三个子女。

志诚说:“小芸,你看爸爸的身体肮脏吗?”

小芸摇摇头,不好意思地羞涩的看着裸体的父亲,视线落在父亲的直翘翘的大阳具上,志诚说:“小芸,如果你不觉得裸体是肮脏,你也把衣服全部脱掉,一家人裸袒相对。”

小芸点点头,也站起来,一会儿便把衣服全部脱光,赤裸裸面对全家人,小芸有点羞怯,两手不自觉地遮掩住乳头和阴户。

志诚说:“小芸,裸体不是肮脏,不必遮掩。”

小芸放开两手,任由自己的乳房阴户裸露无遗。

小芸身材曲突,一对乳房不比母亲的小,丰满挺立,阴毛浓密乌黑细长,十分性感。

志诚看到女儿婀娜的裸体,下体更坚挺跳跃。

孖儿看着母亲和姐姐两具赤裸无遗的女体,两人阳具更直翘昂然。

小芸看着父亲和两个弟弟三支高高向上的阳具,下体如有蚁行的感觉。

志诚说:“嗯……好……现在我们一家人真的裸体袒然相见,完全没有任何的隔阂,一家人相亲相爱。”

志诚继续说:“女生,吸引著男生,所以,男生的阳具才会变硬,男生相对也吸引女生,所以……小芸,你自己摸摸你的阴道,有没有湿湿的?”

小芸直点头说道:“有……好湿……为什么?”

凤英说:“那是因为你的身体想让……插入……所以湿湿的……”

小芸问:“那妈妈的有没有湿?”

凤英说:“妈妈的……也……湿了……”

志诚说:“没错,就是这个缘故,男生和女生便会手淫,但手淫只是性欲和性幻想的结合,要真正享受性爱,要与人‘合作’,我准备了一个影片,让大家看看,大家要忍着看完。”

志诚走去打开厅中46吋大电视和播放器,同时叫孖儿从房内取一张大软垫铺在厅中的地上,大家裸身坐在垫上,孖仔一人一边把母亲凤英夹在中间,小芸则倚在志诚身边坐在凤英三母子侧旁后面,全家五人裸著身体,开始欣赏影片。

影片的内容是一个家庭,父母指导自己的子女裸体在家,并教导他们性爱,先是父母在子女面前做爱,接着是儿子肏母亲,父亲肏女儿。

小芸虽然有偷窥父母做爱,但黑暗中并不看得太清楚,孖儿有偷窥母亲衣内春光,也看过裸女照片,今次是三姐弟第一次看到清晰无遗、赤裸裸的男女性交,三人也是都瞪大了眼,直瞧画面。

小芸一直用力的夹着自己的双腿,辛苦的喘着气,一脸红通通,一会儿看着父亲的大阳具,一会儿看着电视里的男女抽插,一只手,用力压着自己的阴部。

孖儿的阳具硬到发红,自己用手捏著,龟头分泌出透明液体。

凤英看得很兴奋,两腿已微微张开,自己缓缓地搓柔著阴蒂,用力的喘着气,慢慢的她用两根手指头插入自己的屄屄内来往抽动。

志诚的阳具也是坚硬得很,他看到女儿小芸和妻子凤英脸部都呈现著淫荡的表情,现在不管是谁都可以插她们的了。

志诚把电视画面的声音调低,对孖儿说:“小东、小武,你俩手淫时不是幻想着和你妈在做吗?”

小东和小武点点头。

志诚说:“现在你们不必幻想了,你俩去吸吮你妈的奶头,对你妈做影片里的事情。”

小东、小武听到父亲的说话,也就立即低头一人一边吸吮凤英的奶头,学着影片里的动作摸玩着凤英的奶子。

影片里的性爱镜头本已令凤英的性欲大起,现在两个奶子被两个儿子又吮又摸,性欲更高涨,便挈开两腿,兴奋的叫叫道:“噢……老公……插我个閪……我要……”

志诚侧身附到凤英的耳边:“叫儿子屌你吧,他们会屌得你很舒服的。”

凤英的性欲难耐:“唔……不好……噢……乖仔……屌我……你妈我要你们屌……”

“小东,把鸠塞入你妈口里,小武,把鸠插入你妈的閪里,依影片的动作做。”

志诚一边指导孖儿奸淫凤英,一边用手摸玩着女儿的奶子和用手指在她的屄屄里抽插,小芸被摸弄得轻轻呻吟起来。

小东的阳具一放到凤英口中,凤英便吸吮起来,小武用坚硬的阳具磨擦著凤英的阴蒂,可能凤英屄屄分泌太多淫水,小武的阳具在磨擦的动作下,一下子整条阳具插入了凤英的屄屄里。

凤英即时吐出小东的阳具大叫“啊”一声,小武依著影片里的男主角一样,把自己的阳具在凤英的屄屄中抽插,出出入入…… “噢……啊……用力啊……用力挺……用力插……”

小东则吸吮著凤英的乳头,一手又捏又摸凤英的大奶子。

凤英挺起胸脯好享受乳头被吸吮,乳房被摸玩的兴奋。

小武在影片男女交欢的镜头和肏自己妈妈的刺激交替下,很快便爆发:“妈……我不行了……妈……我受不了了……妈……啊……啊……啊……”

小武一下子将滚烫的精液,全数射在凤英的体内。

但凤英的性欲仍未到达高潮,志诚连忙对孖儿说:“小武,你退出来,小东,你立即补上,插你妈的閪。”

小武和小东互换位置,小东很容易便把阳具整条插入凤英的屄屄里,小东也学着影片里的男主角一样,把自己的阳具在凤英的屄屄中抽插,出出入入……“噢……啊……大力插……插死你妈我……噢……啊……你们屌得你妈我好舒服……用力啊……啊……噢……”

小武又啜又含凤英的乳头,凤英用手挤著自己乳房,好让小武可以尽情吸吮,以享受乳头被啜的快感。

“噢……你们玩死你妈了……噢……啊……”

志诚又附在凤英耳边说:“怎么样?儿子屌得你舒服吗?”

“噢……舒服……仔仔屌得好舒服……”

志诚再说:“仲意儿子轮奸你吗?”

“仲意……好仲意比仔仔轮奸……啊……屌死我啦……噢……噢……”

这时小东也忍不了,把滚烫的精液,全数射在凤英的体内。

凤英在多重的刺激下,也达到高潮,大叫一声便瘫软下来。

小芸一边被父亲志诚摸弄著乳房和屄屄,一边看着妈妈和两个弟弟的活生生性交场面,屄屄酥痒难受:“爸,我要……”

志诚问她:“要什么?说出来。”

小芸羞愧地说:“我要……像……妈妈……那样……”

志诚把小芸平放躺卧,掰开她两腿,把她的屄屄完全露出来,用阳具磨擦她的阴蒂。

“噢……爸……我……要……”

“像你妈那样说出来。”

小芸先是羞怯地轻轻摇头,但耐不住欲火焚煎,只好说:“我要……爸……插……”

“插哪里?”

“插……我……我个閪……”

志诚轻轻把龟头慢慢插入小芸屄屄,小芸“啊”一声大叫。

志诚又叫小东和小武:“你们过来一人一边啜你姐的乳头和摸她的奶子。”

小东、小武便依父亲的指导过去姐姐小芸身边,这次两人已很熟练地吸吮小芸的乳头,又摸弄小芸的奶子,小芸不期然地挺起乳房去享受乳头被啜和奶子被摸玩的兴奋。

志诚的阳具一寸一寸的慢慢插入,小芸感到一阵痛、一阵酥,再来一阵麻,当志诚的阳具深入了一大半,志诚便慢慢的抽动起来,小芸感到起初的痛楚变成一阵阵的酥痒流通全身。

“嗯……嗯……爸……好胀啊……好大……好硬……爸……啊……噢……”

“仲意不仲意给爸屌?”

“仲意……噢……仲意……爸……屌……噢……”

志诚见妻子凤英躺在自己身旁便拉着她坐起来,要她用乳房贴著自己一边的胸腔,然后和她亲嘴接吻,一边用手摸玩凤英的大奶子,一边自己的阳具在小芸屄屄进进出出……小芸这时呼吸已经非常的急促,整个脸颊红通通的,身体开始不自主的开始抖动,不一会,小芸双眼紧闭着,喉咙发出“噫……”的长声,志诚见状,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啊……爸……我……死了……爸……我……好……舒服……爸……啊~~~”

小芸一阵抽搐便全身瘫软下来。

志诚把阳具抽出来,扶妻子凤英再躺下,著孖儿过来帮手把小芸和凤英并排躺着,父子三人对着小芸、凤英而坐。

志诚看着妻子和女儿两具美妙裸露无遗的肉体,妻子凤英阴道还流着儿子的精液,他对全家说:“我决定,我们家就是裸体家庭,及实行性开放,从今天开始,以后全家人都不必穿着一衣一物,大家要裸体相见,每当星期五晚饭后,直到星期日晚为止,我们全家五个人,随时都可以互相做爱。”

孖儿同声说好,凤英和小芸也都点点头,志诚又说:“我们家性开放,但这只局限于家里,小芸、小东和小武你们三个,到了外面,绝对不能将家里的事对任何人讲,听到吗?再好的朋友都不能讲,知道吗?”

小芸和孖儿一同道:“知道,爸。”

志诚继续说:“性爱,要你情我愿,不管对任何人都一样;还有,妈妈和姐姐不在安全期,小东和小武一定要戴保险套,明白吗?”

孖儿答道:“明白,爸。”

志诚说:“定这些原则,是希望大家能安全快乐的享受性爱;别让性爱伤害到你们,大家只要遵守这些原则,就不会受伤又可以尽情的享受,最后,希望小芸、小东和小武你们三个,在学校上课,别满脑子想着‘性’这回事,就像你喜欢吃糖,也不该随时随刻地想着吃糖,对不对?”

小芸、小东和小武异口同声的回答:“嗯,知道了,爸。”

志诚再道:“性爱是情欲的表达,不必拘束,所以在性爱过程中,可以尽情表达自己的情欲,包括讲粗话淫话。”

小芸、小东和小武听了志诚的说话都点点头,小芸更脸红红的。

志诚说:“小芸,你仲意爸屌你吗?”

小芸低头地说:“仲意。”

志诚说:“要说清楚一些,老婆,你来说说看。”

凤英一脸娇羞道:“不好意思啊!”

志诚说:“让小芸学习学习嘛。”

凤英便说:“我仲意老公用大鸠屌我个閪。”

志诚说:“嗯,小芸,你来说说。”

小芸脸红红地说:“我仲意爸爸用大鸠屌我个閪。”

志诚说:“好,小东,小武,由今晚开始,我们父子三人就轮流屌你妈和你姐的閪,好不好?”

孖儿兴奋地说:“好呀,屌妈妈个閪,屌姐姐个閪。”

志诚说:“老婆,你仲意我们父子三人轮奸你吗?”

凤英说:“我仲意老公同仔仔轮奸我。”

志诚说:“小芸,你仲意爸和弟弟轮奸你吗?”

小芸说:“我仲意爸爸同弟弟轮奸我。”

志诚很满意地说:“好,小东、小武,就让我们三父子来轮奸你妈这个大荡妇和你姐这个小淫娃,屌她们的閪!”

凤英双手挤著两个大乳房,分开两腿,露出屄屄说:“我是大荡妇,来轮奸我,屌我个閪。”

小芸也学着母亲,双手挤著两个大乳房,掰开两腿,露出屄屄说:“我是小淫娃,来轮奸我,屌我个閪。”

于是厅中再上演全家性爱大溷战,今次父子三人轮著插入凤英、小芸的屄屄里。

有时是男上女下,有时是女上男下,有时是一人插屄,一人塞口,有时是凤英和小芸两母女扒在沙发上翘高屁股,让父子三人从屁股后面轮著插屄屄。

最后是凤英和小两母女仰卧,双手手肘着地支撑起上身,让两个乳房耸起,两脚屈曲分开提起,把屄屄掰开,然后父子三子一人抽插屄屄,一人塞口,一人含啜乳头。

三父子先玩小芸,凤英在旁看着小芸被父子三人奸淫著,看得凤英心痒难熬,便淫声叫唤:“快来屌我閪。”

志诚说:“讲淫话才屌你。”

“我是荡妇,仲意男人屌我个閪,仲意男人轮奸,快来插死我个閪。”

父子三人便到凤英身旁玩她。

小芸仍然是双手撑起上身,两脚屈曲分开提起的姿势,也学着母亲的淫声叫唤:“快来屌我閪。”

志诚说:“讲淫话才屌你。”

小芸也学着母亲的话来说:“我是淫娃,仲意男人屌我个閪,仲意男人轮奸,快来插死我个閪。”

如是者父子三人轮著奸淫凤英和小芸两母女,凤英和小芸两母女被三父子轮奸得淫态尽现,放荡吟叫。

最后父子三人都分别在凤英和小芸体内射了精,而凤英和小芸也都高潮过来,瘫软无力地躺着。

大家都筋疲力竭了,小芸拥著父亲志诚睡,孖儿一左一右拥著母亲凤英睡。

接着下来的周末和周日,全家人都是裸著身子,随时随地互相做爱,就算吃着东西,甚至连洗澡都不放过。

于是志诚又规定凤英和小芸要在他们卧室里的落地透明玻璃门浴室洗澡,这样凤英和小芸的出浴裸姿可任由父子三人尽情欣赏。

自此以后,全家开始尽情的享受裸体性爱生活。

每天全家人都裸体相对,但星期一到星期四,各人不可以有性交,要到了星期五晚饭后,全家才一起进行性爱至星期日晚。

孖儿再不必偷窥母亲的身体,可以尽情地视奸母亲和姐姐的裸体,还可肆意地摸玩母亲和姐姐的乳房屁股。

志诚更不在话下,不但大肆地摸玩妻子凤英和女儿小芸的美妙肉体,甚至用手指轻轻插入她们的屄屄撩拨,以刺激她们的性欲,使凤英和小芸到了星期五晚时,两母女的欲火已被熊熊燃烧着,令她们淫性尽发。

全家人也常常一起看A片,特别是乱伦剧情的,大家更雀跃,一起讨论剧情,有时也会一边看,一边随着剧情实做,弟弟奸淫姐姐,儿子奸淫妈妈;爸爸奸淫女儿,父子轮奸妈妈或姐姐,不一而足。

一天,黄凤英接到表姐张慧珊的电话,这个电话促成了两个家庭的联谊。

……

(二)

这天,凤英的表姐张慧珊来到志诚和凤英的家。

慧珊的父亲和凤英的母亲是很要好的姐弟,经常往来,所以凤英和慧珊两表姐妹小时候感情已很要好,两人情如姊妹花。

张慧珊,40岁,虽然生育了两名子女,三围仍有36C-29-36,身材和凤英一样,两表姐妹想不到至今已届中年仍可互相交换衣服来穿。

慧珊的丈夫何绍安几年前因交通意外身故,加上两家子女都是读同一学校,所以几年来慧珊和鳯英来往更形亲密,而他们的子女也因两家往来亲密,子女们之间的感情也很要好。

女儿冬冬,十七岁,不单生得婷婷玉立,身材曲突,一双长腿,上围也有34C,同学背后也叫她“大波妹”(巨乳正妹),是不少男生追求的对象。

儿子小辉,十四岁,较小东、小武年长半年左右,虽没有小东、小武的健硕,但高佻英朗,也是女生心仪的对象。

慧珊最近发觉儿子小辉的行为有点异样,更发现他时不时在偷窥她和姐姐冬冬更换衣服。

一天,慧珊回到家,打开门看到小辉的鞋子,知道儿子放学回来,便轻轻地进去,本想吓儿子一跳。

慧珊走到小辉房间发现没有人在,正感到奇怪时,慧珊听到自己房里有声音,便偷偷走过去,慧珊看到小辉一手拿着她的内裤,另一手正在玩弄著自己的阳具。

慧珊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只见小辉涨红的龟头顶端喷出一股白色液体,喷到整件内裤都是,然后小辉手忙脚乱地擦拭。

慧珊看到儿子的阳具,竟脸红心跳,下体感到有点蚁行,慧珊下体湿了,她不敢想下去,便不动声色地退出房间。

慧珊知道儿子长大了,手淫是春春期的生理现象,但怎样跟他讲性知识呢?而且儿子是拿着她的内裤来手淫,难道儿子对自己有暇想……噢,刚才看到儿子的阳具,竟有想让儿子的阳具插入自己的屄屄的念头……慧珊找表妹鳯英,跟她说关于小辉的问题,鳯英对慧珊说她孖儿也有这个问题,是志诚解决的。

慧珊便请凤英跟志诚谈谈,他可不可以帮忙小辉的问题,后来鳯英对慧珊说志诚已有办法,请她过来她家谈谈。

于是慧珊便趁这个星期五,趁两名子女去了参加学校活动,她便来到志诚和凤英家里。

慧珊说:“我明白是男孩子青春期发育的问题,可惜绍安去得早,我都不知怎样开口跟小辉说,只好请表妹夫你来帮帮忙。”

志诚说:“不要客气,不过少年青春期的疑惑,只是口头上说说,并不能解决问题。”

凤英说:“是啊!我们让小东、小武他们……他们……”

慧珊说:“你怎么吞吞吐吐的,快说啊…”

志诚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哪就不妨直说,相信表姐你觉得性不是肮脏的,对吗?”

慧珊也是性开放者,所以便点点头。

志诚继续说:“我们就要让他们明白性不是肮脏的,才能使他们解开青春期的疑惑,可是单单口头上说说,是没用的,必须要有实质的行动,所以我们作为父母,自己也要身体力行,让他们亲自体验性……”

慧珊不明的问:“怎个‘让他们亲自体验性’?”

志诚说:“不如我给你看一些东西。”

志诚说完便打开厅中大电视和播放器,电视画面出现的是凤英和一对孖儿赤裸裸的性交画面,凤英任由一对孖儿的阳具在她的屄屄轮流插入抽出,也有志诚和女儿小芸的性爱,还有的是凤英和小芸两母女并排躺下,志诚父子三子轮番奸淫她们。

慧珊起初看得目瞪口呆,但这些淫荡的画面,对于性欲久旷的慧珊来说,看得她心跳加速,下体已湿漉漉如蚁行,屄屄有很想被插入的感觉。

慧珊只顾瞪大眼,直瞧着画面,凤英不知何时已脱光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裸地摸索慧珊的身体,同时脱掉慧珊的衣服,慧珊也任由赤裸的凤英脱去自己的衣服,一瞬间慧珊的衣服已被脱个清光。

鳯英把赤裸慧珊扶躺在沙发上,凤英的乳房在慧珊的乳房上磨蹭著,两表姐妹还是女孩时早已有过赤身交缠的经验,所以慧珊也没有什么,还轻轻扭动身体以配合凤英的磨蹭。

凤英一边蹭磨慧珊赤裸的身体,一边轻轻在慧珊的耳边低声诉说:“閪痒不痒啊?想不想鸠鸠插閪啊?”

慧珊被淫靡的镜头和鳯英的裸身磨蹭,已意乱情迷,只懂“嗯嗯唔唔”。

鳯英说:“让志诚屌你啊,好不好?”

慧珊说:“表……妹夫……是……你……老公……不……好……”

鳯英的手在慧珊的屄屄撩拨著说:“表姐夫走了多年,你不想吗?”

慧珊欲火难耐,冲口而说:“想啊!”

鳯英说:“叫我老公屌你啊……”

慧珊的屄屄已痒不可耐,便说:“屌我……”

鳯英两手摸弄著慧珊的奶子,又在慧珊的耳边吹气,轻声细说:“叫谁屌你啊?”

慧珊已欲火焚身,说;“表……妹夫……屌我……”

志诚早已脱光了,看着慧珊美白婀娜的裸体,阳具早已又硬又直,志诚把慧珊腿掰开,毛茸的屄屄完全展露无遗,他把阳具在慧珊屄屄轻轻磨擦,慧珊轻叫:“插我……我要……插我……”

志诚把阳具慢慢插入,再退出,用的是九浅一深的功夫,慧珊闭目享受屄屄被志诚抽插的快感。

鳯英用手捏玩慧珊的乳头,又和慧珊亲嘴,把舌头放入慧珊嘴内,慧珊张开嘴迎合鳯英的湿吻。

慧珊完全沉醉于性欲之中,享受无比欢愉的性交。

凤英早已离开慧珊的嘴唇,好让她可以低声吟叫。

慧珊闭目享受屄屄被抽插的快感,突然慧珊感到插入自己屄屄的阳具好像有点异样,她张开眼睛,一脸惊讶,眼前竟是自己儿子小辉。

赤身的小辉正用他的阳具在自己的屄屄内抽插著,他两手正在摸玩着自己的奶子。

慧珊看到鳯英就在自己身旁,她两手攀著沙发椅背俯伏著,屁股翘高,不知是小东还是小武正从后面抽插着她的屄屄,两手在摸玩着凤英摇晃的大奶子。

凤英看到慧珊张开眼睛,便跟她说:“怎么样?舒服吗?被自己的儿子屌……噢……噢……大力啊……小东……好硬……”

小辉见自己妈没有抗拒,也学着小东勐力地抽插慧珊,慧珊虽然被自己的儿子奸淫著,好像有点不自在,但性欲已占据了一切,再加上身旁的表妹凤英也是被她自己的儿子奸淫著,她竟不自觉地扭动下身迎著儿子小辉的抽插。

“噢……噢……小辉乖仔……大力屌你妈我啊……噢……噢……好硬……噢……”

小辉第一次肏自己妈妈,对他来说,实在太刺激了,很快便爆发:“妈……我不行了……妈……我受不了了……妈……啊……啊……啊……”

慧珊先前已被志诚肏得性起,而今又被儿子勐肏,因而性高潮也来了:“噢……噢……”

慧珊两手按著小辉的屁股,让小辉将滚烫的精液,全数射在自己的体内。

小辉退出慧珊的身体,慧珊瘫软的躺着。

慧珊身旁的凤英这时叫道:“噢……噢……小武……屌死你妈我了……好粗……大力……啊……啊……”

慧珊才醒觉凤英正被自己的孖儿轮著来肏,原来孖儿一人肏著妈妈凤英,一人肏著姐姐小芸,然后两人轮流交替肏母亲凤英和姐姐小芸。

慧珊看到小芸身旁是自己女儿冬冬,她全裸的躺着,两腿擘开,只见志诚正在肏着她。

志诚用他粗大的阳具一下一下地在冬冬的屄屄出出入入,冬冬感到又酥又麻,起初的处女痛楚已变成一阵阵的酥麻,像电击地流通全身。

“噢……噢……好胀啊……表姨丈……好大……好硬……噢……噢……”

“仲意不仲意给表姨丈屌?”

“仲意……噢……好仲意……给……表……姨丈……屌……噢……噢……”

冬冬呼吸非常的急促,整个脸颊红通通的,身体开始不自主的开始抖动,不一会,冬冬双眼紧闭着,喉咙发出“噫……”

的长声,志诚见状,便轻轻慢慢地抽插。

“啊……啊~~~”

冬冬一声长叫,身体一阵抽搐便全身瘫软下来。

志诚也忍不住在冬冬的体内射精,然后抽出,离开冬冬的身体。

这时凤英也大叫一声,小武在她体内射了精,接着小芸也都叫了一声,小东也在小芸体内射了精。

众人都瘫软地躺着或坐着,大家互相望着大家的裸体,凤英和小芸都习惯了裸体示人,慧珊和冬冬则仍未习惯全裸的面对众人,两人一脸羞红。

休息了好一会儿,大家都定过神来,慧珊问凤英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原来志诚觉得由他们大人来说性,不如交由他们少年人自己来讲更容易沟通,于是志诚教小东、小武、小芸三姐弟,趁学校活动结束后和小辉、冬冬谈谈,志诚并剪辑了一条他们家人性爱的视频片给小芸三姐弟播给小辉和冬冬看。

小辉和冬冬听过了小芸三姐弟的述说和看了那条视频,两姐弟已心痒难耐了。

学校活动后小芸三姐弟联同小辉、冬冬回他们家去,小芸、小东和小武向来回到家中便会脱光,而小辉和冬冬也跟着小芸三姐弟脱个清光,小芸向父亲志诚打了个手势,表示情况顺利。

这时小东和小武已一人抱妈妈凤英肏著,一人抱姐姐小芸来肏,志诚示意小辉来到他身边。

小辉看见自己妈妈成熟妩媚的裸体就呈现在自己眼前,他的阳具硬直翘起,志诚从慧珊屄屄退著出来,并助小辉把阳具插入慧珊屄屄里,自己则拥著赤裸的冬冬到小芸身旁躺下,掰开她两腿,把粗硬的阳具在她屄屄磨擦。

待慧珊感到插入的阳具有异样时,一切大局已成了。

志诚说:“今天大家已经裸体袒然相见,没有任何的隔阂,证明性不是肮脏,而且性爱更是我们人类的本性,大家在家里和自己人性爱,总好过在外面找陌生人胡乱尝试性爱,我认为以后我们两家人要裸体相见,相亲相爱,不分彼此,一起性爱。”

凤英对慧珊说:“表姐,你不反对啊?”

慧珊含羞说:“全由表妹夫做主。”

志诚说:“好,我们先休息一会,吃点东西,我们再来互相性爱,小东、小武你两人负责叫外卖送来。”

小东、小武应了便打电话去叫外卖。

志诚说:“小辉,我明白青春期男孩对女性胴体的好奇,但男性对女性胴体要用欣赏的心态,老婆,表姐,你俩站起来,两手举起放在头上,两脚张开。”

凤英和慧珊虽不明志诚用意,但都依志诚的指示站好。

这时小东和小武也也叫好外卖了,志诚叫三个男孩子面对着凤英和慧珊,要他们仔细地看看两位母亲的裸体。

志诚说:“我相信你们曾在睡梦中无数次梦到过自己妈妈的赤裸肉体……”

小辉用力地点头,小东、小武更在笑。

志诚继续说:“现在两个美艳、成熟、丰腴、性感的肉体全部裸裎在我们的眼前,她们虽已是中年之纪,但你们看,她们双乳坚挺、丰腴、圆翘,乳头如熟透了的葡萄般惹人心醉,令人垂涎;腰肢依然纤细、柔韧,小腹虽然微微隆起,但光润诱人;翘挺的屁股肥美、丰腴、浑圆,勾画出令人陶醉的曲线;修长、挺拔、圆润的双腿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再看那神秘的双股间,浓密、油亮、乌黑的阴毛呈倒三角形遮护着那滑润、肥腻的阴唇,半遮半掩著的阴道口,阴道口的上方,那微微突起的是豆蔻般的阴蒂。”

凤英和慧珊想不到全身都给志诚说透,再加上举手开腿站立,阴部完全敞开,兼且全身任由自己儿子由头到脚扫视,两颊竟有点羞红,男孩子们则随着志诚的话说到哪个部位,眼光便落在哪个部位,凤英和慧珊见到男孩们的阳具又再次翘起。

志诚说:“小芸、冬冬,你两人上前来站立和你们母亲一样站立,两手举起放在头上,两脚张开。”

小芸和冬冬已经明白志诚的用意,就是把自己的裸体完全袒现出来,两颊立即羞红,但都依志诚的指示站好。

志诚继续说:“再来两位看看千娇百媚、婷婷玉立的少女胴体,两具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展现在我们的眼前,你看她们,身材均匀,体态健美,肌肤细腻、白嫩、滑润、光洁,两乳丰盈,曲线婀娜,凸凹有致,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再看她们阴毛浓密乌黑细长,把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屄屄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充满诱惑。”

志诚把小芸和冬冬的裸体说淋漓尽致,男孩子们也是随着志诚的话说到哪个部位,眼光便落在哪个部位,看得男孩们的阳具翘得又硬又直。

这时门钟响起,多是外卖送到。

志诚问:“今次轮到谁?”

小芸说:“是妈妈。”

志诚说:“好,今次也让表姐来体验一下。”

原来志诚每星期五、六、日全叫外卖,同时由小芸或凤英轮著接外卖,好让小芸和和凤英的裸体给送外卖的人看光,起初小芸和凤英都有些不自在,但小芸和和凤英每次让陌生人看光自己裸体后都感到性兴奋,现在她们都习惯自如了。

志诚便挥手示意,小东、小武拉小辉到他们房间去,小芸也拉冬冬到她房间去,志诚把外卖钱给了凤英后也回到自己房间去。

凤英便去开门,门打开,是一名大姐送来外卖,她把两名裸妇全身上下扫视几秒后,只笑笑便放下外卖收钱离去了。

慧珊从未试过在陌生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裸体,今次虽然是同性陌生人,但也心跳面红呢!送外卖走了后,大家也从房间出来吃东西,慧珊一家三人从未试过裸体用餐,感觉很无拘无束。

凤英说:“表姐,这周末周日就不要走,住在我们这里。”

小辉说:“好啊!”

志诚说:“在我家是不可以穿上任何衣服的,而且我们可以随时互相进行性爱,还可以尽情讲淫话粗语,不必矫情造作,这就是性欲的表达。”

小东和小武说:“表姨妈,一会待我两兄弟轮奸你,可以吗?”

慧珊想不到两位姨甥的坦率,一时脸红,不知怎样回应,凤英倒问她:“你不仲意吗?”

慧珊其实在看到刚才凤英被小东小武奸淫,内心也跃跃欲试,连忙说:“仲意,仲意。”

凤英在慧珊耳边小声地着她要这样这样说,慧珊难为情的,凤英鼓动她,慧珊便脸红的红说:“我仲意小东小武轮奸我,屌我个閪。”

小辉说:“表姨,一会儿我屌你个閪,可以吗?”

凤英说:“可以,表姨好仲意小辉乖姨甥屌我个閪啊!”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大家一边吃一边互相望着大家的裸体,又一边说着性爱的淫话。

大家都吃过了,也休息过了,小东和小武已急不及待缠着慧珊,一人摸捏她的奶子乳头,一人用手撩拨她的屄屄,慧珊未试这样玩过,加上小东小武是自己的姨甥,已兴奋起来,“嗯嗯唔唔”了。

小辉见到两个表弟已和自己母亲缠绕起来,他也不甘落后,和凤英交缠着,摸她的奶子,又撩拨她的屄屄,很快凤英已按捺不住,张开两腿,叫小辉插她,小辉也不客气,把阳具直插凤英的屄屄,插得凤英呻吟大叫。

这时小东已把阳具塞到慧珊口中,而小武则在慧珊的屄屄出出入入。

冬冬和小芸看着母亲和弟弟的赤裸裸性爱,两人已不自觉志一手摸自己的奶子,一手搓自己的屄屄,眼睛不断瞄着志诚,希望志诚有所行动。

志诚左右拥著小芸和冬冬,两手各在她们赤裸的身上游走。

小芸终按捺不住:“爸,我要……”

志诚说:“说清楚要什么?”

小芸说:“插我……插我个閪……”

志诚掰开小芸两腿,对准小芸屄屄,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小芸轻轻扭动下身迎合著……冬冬在旁看得屄屄更痒,她张开腿:“表姨丈,我也要你插……”

志诚见此便把阳具从小芸屄屄抽出,插入冬冬屄屄,冬冬轻轻吟叫……小芸被插志诚得当然意犹未尽,再看冬冬一脸享受被肏的样子,屄屄更骚痒难耐,于是仰卧身子,两手手肘着地支撑起上身,让两个乳房耸起,两脚屈曲分开提起,把屄屄掰开,淫叫道:“爸,来屌你女儿个閪……女儿个閪要爸的鸠鸠插啊……”

志诚便从拔起插在冬冬屄屄的阳具去插小芸,冬冬见此当然也不示弱,学着小芸的姿势,仰卧身子,两手手肘着地支撑起上身,让两个乳房耸起,两脚屈曲分开提起,把屄屄掰开,淫叫道:“表姨丈,来屌你表姨甥女个閪……你表姨甥女个閪要表姨丈的鸠鸠插啊……”

志诚便从拔起插在小芸屄屄的阳具去插冬冬,如是者,小芸和冬冬保持双手手肘撑起上身,两脚屈曲分开提起的姿势,待志诚轮流来抽插。

“表姨……我不行了……我要射了……表姨……啊……啊……啊……”

凤英两手按小辉屁股:“射啊,射进去啊……噢……呀~~~~~~”

这时小武已在慧珊阴道内射精退了来,轮到小东在慧珊的屄屄出出入入,小武则在摸玩着慧珊的奶子,慧珊给两名表姨甥轮奸的兴奋刺激著,她的高潮也到了,小武也在她的屄屄射了精。

志诚轮著来来回回抽插小芸和冬冬,这反令志诚的状态可以保持不射,而小芸和冬冬被志诚来回抽插刺激著,二女长叫一声,终来了高潮。

大家都软软的躺着,过好一会儿后,志诚和孖儿到厨房取了一些饮品来给大家饮用。

凤英和慧珊的阴道仍流着刚被姨甥内射的精液,凤英在慧珊身旁小声的说:“表姐,给我两个孖仔轮奸,是不是好爽呢?”

慧珊一脸娇羞,有气无力地点头。

这时志诚叫冬冬来到众人中间说:“冬冬来躺在中间。”

冬冬依志诚指示躺下,两手举过头,两脚屈曲张开,小芸则坐在冬冬头顶位置握著冬冬高举的两手。

志诚著小东和小武在冬冬一左一右摸玩着冬冬的奶子,志诚又请慧珊用手捋小辉的阳具,令他起头。

慧珊现已不再感到羞涩,还很享受,她听志诚指示便用手捋自己儿子小辉的阳具,小辉受到自己母亲手捋阳具的刺激,很快又再起头。

接着小辉把阳具在冬冬屄屄磨擦著,凤英和慧珊也在冬冬一左一右握著小东和小武的阳具上下套弄著。

冬冬从未试过这样被玩弄著,同时又被别人看着自己被人淫玩的样子,很快她便“依依嗯嗯”起来。

志诚向小芸打个眼色,小芸附在冬冬耳边说:“想不想个閪被插?要说出来。”

冬冬说:“插我……”

小芸说:“要说自己是淫娃,仲意男人屌,要㞗㞗插你个閪,叫小辉小东小武他们轮奸你……”

冬冬说:“噢…我是淫娃……仲意男人屌……要鸠鸠插我个閪,小辉、小东、小武,你们来轮奸我……”

志诚教小辉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冬冬阴道,待最后一下才大力插到尽,然后又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待最后一下才大力插到尽,来回循环地插……不一会,冬冬已呻吟不已,志诚让小辉退出来,和小东换位,小东也是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冬冬阴道,待最后一下才大力插到尽,插了一回,小东和小武换位,小武也是一下一下慢慢插入冬冬阴道,待最后一下才大力插到尽,插了一回,小武和小辉换位。

小辉、小东、小武三人轮流循环地换位在冬冬的屄屄进进出出,时而浅入,时而深入。

冬冬感到屄屄被插得很充实时,突然感到空荡,正在难受之时,又感到充实,如是者来来回回,奶子又不断被摸捏玩弄著,上身不期然挺起,享受被摸玩的快感,口中呻吟不断……“噢……噢……插死我啦……好舒服……噢……大力插……噢……噢……”

最后小辉、小东、小武三人都在冬冬屄屄内射了,冬冬也长叫一声,瘫软下来。

小芸又附在冬冬耳边说:“表姐,轮奸是不是很爽呢?”

冬冬无力地点头。

志诚也著大家休息,孖儿拥著慧珊睡,小辉拥著凤英睡,小芸和冬冬则缠着志诚睡。

接下来的周末和周日,两家人都是裸著身子,随时随地互相做爱。

各人最喜欢的就是凤英、慧珊、小芸和冬冬四女头碰著头躺下,两脚屈曲张开,让志诚、小东、小武和小辉四男轮流插入她们的屄屄,她们又会互相摸玩身旁女的乳房,真是淫声连连……

自此以后,慧珊也实行裸体家庭,母子女三人每天都裸体相对。

小辉不必再偷看母亲和姐姐了,每天他都可以尽情地欣赏母亲和姐姐的裸体美姿,也可肆意地摸玩母亲和姐姐的乳房屁股。

到了星期五,慧珊与冬冬、小辉便来到凤英家,两家人一起进行裸体性爱。

后来志诚提议不如两家人一起住,方便两家人一起性爱,慧珊没有反对,志诚于是购买了一个面积大的居所,慧珊也卖了现居所,两家人便一起居住。

由于大家都是裸袒相对,生活没有隔阂,志诚把房间全部打通,让空间更宽敞,这样可以容纳两家人一起裸体性爱,志诚又把两所浴室打通,装上大浴缸,方便男女一起入浴,浴室也装上玻璃门,让各人洗澡时也可给人欣赏。

平日各人裸袒相对,男的可以任意随时摸弄女的乳房屁股,女的也可摸弄男的阳具,但不可有性爱,要待到周五晚开始,各人才互相进行性爱。

有时大家又一起看A片,一边看着性爱镜头,一边随着剧情实做。

志诚最喜把凤英和慧珊绑起,他和小辉、小东、小武在她们面肆意轮流奸淫小芸和冬冬,小芸和冬冬则会任情地淫叫着,好像向她们母亲示威自己的性欲得到满足。

凤英和慧珊被性爱的场面刺激著,欲火难耐,陈志诚要她们要说自己是淫妇,喜欢男人轮奸,屌閪,志诚才会松开她们。

凤英和慧珊会大声地说自己是淫妇,仲意给男人玩,要男人摸她们的奶子,啜她们的奶头,插她们的閪,仲意男人轮奸自己。

志诚松开她们,她们便会有几淫荡尽情表现几淫荡,任情让各男奸淫自己。

慧珊和冬冬、鳯英和小芸,在家庭裸体性爱的情欲催化下,女性淫荡的本性越发展现出来,鳯英和慧珊,冬冬和小芸,与志诚、小东、小武、小辉等人的性爱已十足荡妇淫娃一样的表现。

两对母女也爱上裸露,四女在家固然是全裸不穿任何衣服,出外也只穿低胸露肩上衣和超短迷你裙,或一件单薄轻透的连身短裙,而且不穿胸罩和内裤的。

一天,陈志诚向大家介绍一个家庭竞赛游戏,问大家想不想参加。

大家听了游戏的介绍都很雀跃,大家都赞成参加。

后来陈志诚收到他们通过家庭竞赛游戏的身体健康检查证明,他们可依期前往参加游戏的地点。

各人听了都很兴奋。

陈志诚说:“由现在开始,大家要暂停性爱,养精蓄锐,相信我们有机会可以胜出竞赛。”

各人都赞成,大家都期待那一天的来临。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