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捲風塵 (5-8)

簡體

章節目錄第五章怒火(h ) book18.org

在屋檐和角落靜候的侍從一直凝神聽著屋內的動靜,剛剛似乎還有打鬥的聲音,現在卻突然安靜下來。 book18.org

眾人只覺奇怪。 book18.org

「吱呀」 book18.org

沉雪推門走了出來,「你們回吧,給我打一桶熱水進來。」 book18.org

幾個侍從互相打了打眼色,只得聽從安排,無聲消失在暗處。 book18.org

她背手關了門,走到妝鏡前一點點卸去發間的釵簪,隨後又拿起骨梳,輕緩地整理長發。 book18.org

風五坐在床榻邊,凝視著輕薄長衫下她曼妙的身姿和梳發動作間起伏的弧度失了神。 book18.org

他很少這麼認真觀察一個女人。仔細想來,除卻必要時刻接觸的青樓妓子,他沒和哪個女人有過這麼多交流,無論是身體上言語上。 book18.org

還是個這麼難纏的女人。他討厭別人同她講話彎彎繞繞,但她偏偏沒幾句真話。 book18.org

讓人惱火。 book18.org

很快就有婢女送浴桶進來,沉雪抬手指了指,「先沐浴吧。」 book18.org

「說話算話?」 book18.org

「我也可能在騙你。」 book18.org

她徹底不再對他用敬語。 book18.org

風五現在實在有些想念二師兄,二師兄天性風流,最擅長應付女人。他不過向他學了叄兩招,糊弄糊弄小姑娘都夠用了。 book18.org

「我認栽。」風五邊走到浴桶前邊解下腰帶,護腕和圍巾也都被丟在一旁。 他很快脫個乾淨,長腿一邁坐了進去。水溫有些燙,但很舒服,風五又向水裡滑了滑,將整個身軀泡進去,只露出張俊秀的臉。 book18.org

沉雪終於將頭髮順好,她褪去外衫和裡衣,只餘一件繡著花鳥的綢緞肚兜,兜兒被乳尖微微頂出兩塊凸起痕跡。風五見了連忙移開目光,心裡止不住念叨著要命要命。 book18.org

她拿起一旁的梳子與長帕,又扯過圓凳坐在他身後,先為他解去發冠。剛要為他梳發,就被風五握住手腕,「不必了,我……不習慣。」 book18.org

為他梳發實在太過親昵,各種意義上。 book18.org

他鬆了手,從她手中接過帕子,「我自己來,你……你等我就好。」 「呵。」聽到她輕笑,風五也不敢轉過頭,只聽到她話語間尾音輕揚,心情不錯的樣子,「你很緊張?」 book18.org

「我沒有。」他飛快否認,一邊胡亂擦洗著身子。 book18.org

沉雪卻走到他面前,她微笑著彎下腰,飽滿的兩團雪白乳肉隱約從肚兜間露出,勾得人移不開視線,「你不是身經百戰?」說著她柔軟的手掌按上他的胸膛,接著道,「心跳好快,生病了麼?」 book18.org

他突然抬手順著她的手臂將她扯近,動作間帶出一陣水花,半眯起的眼染上惱怒,「你是不是故意的。」 book18.org

「我是。」她點點頭。 book18.org

「好……」風五緩緩從水中站起身來,身高上的壓迫瞬間明顯。他手指沿著她的手腕向上滑去,在她手臂內側有一下沒一下地摩挲著,感覺到她微不可察的顫抖,這才覺得扳回一局。他扯扯唇角,冷著聲道,「我記下了,一會兒我都要討回來。」 book18.org

「怎麼討?」風五冷顏的模樣很是迫人,但沉雪一點兒也不在意的樣子,甚至還湊到他面前問話。 book18.org

「怎,麼,討。」他咬著牙一個一個字念著,隨後一把將她拉進浴桶里。肚兜帶子被他扯斷,兩腿間的布料也被他撕去。風五握著她的乳肉,撥弄起她的乳尖,見她呼吸微亂,面上也帶了緋色,才咬著她耳朵回答,「我要你哭著求我放過你。」 book18.org

———— book18.org

兩個人一同擠在浴桶里,水都溢出了大半,將地板弄得一片濕漉漉。 風五坐在浴桶里,沉雪卻被他扣在懷中。他在水下尋到她腿間花徑,長指毫不猶豫地直捅到底,她喘了一聲,反射性捏緊了他的手臂。 book18.org

花穴里的軟肉有生命一般將他的手指緊密包裹吸吮著,理智一點點坍塌,還夾雜著沒來由的怒火,風五抽出手指,捏住她臀瓣將她整個抬高,腫脹的硬物破開綿軟細膩的穴肉,直戳到她身體最深處。 book18.org

「呃……」她難耐地嗚咽出聲。 book18.org

有些水隨著他動作被他頂進穴中,比平時更要滿漲的感覺,讓沉雪不得不仰起頭小口喘息。風五卻鐵了心要折磨她,垂首用唇封上她的口。 book18.org

巨大的快感讓沉雪呼吸不暢,她抬手推著他的胸膛,卻被風五捏住兩個手腕扣在身後,她躲不開他的唇,只好狠狠咬了下去。 book18.org

血腥氣瞬間充斥在二人口腔,風五抬起頭,抹了抹唇角的血痕,挑眉看她,「咬我啊?再給你記一筆。」 book18.org

說著,他開始緩緩律動起來。沉雪半坐在他身上,被他托著臀瓣舉起,放下時他腰間用力,幾乎要將她整個捅穿。 book18.org

風五這次根本不給她反應的機會,有力的腰肢聳動著,飛快在她穴間進出,她的乳兒在動作間盪出晃眼的雪浪,又被風五啟唇含進口中。 book18.org

他邊用舌舔弄著,又吸吮著她的粉嫩乳尖。見她雙目迷離,輕咬著唇,風五傳來的聲音有些模糊,「怎麼不出聲,你不是很愛激我嗎?」 book18.org

「嗯?」風五鬆開口中綿軟的乳肉,性器在她體內的敏感點狠狠一戳,弄得她眼圈通紅,他繼續道,「我操得你太舒服了是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沉雪凝神看了他一眼,嘴邊劃出意味不明的笑意,她向前湊了湊,柔軟的乳在他胸膛來回磨蹭,說的話卻是徹底讓風五瘋狂。 book18.org

她說:「再重些,你沒吃飽飯麼?」 book18.org

風五忍不住罵了幾句粗口,就差要捏斷她的手腕。他帶著她猛地站起身跨出浴桶,沉雪的穴間拚命緊縮著,讓他呼吸一窒,「你是不是打著讓我死在你身上的主意?」 book18.org

「唉,」他抽出性器,將她按在床榻上,「但是你做不到了。」 book18.org

說完,他扯著她細長的腿折到她胸前,狠狠撞了進去。她的腰肢幾乎半懸著,臀部整個脫離床榻,被他用上十成力度操弄,幾乎都要撞上床頭,卻被風五拉扯著拽了回來,用深深的一記撞擊填滿。 book18.org

他接著剛才的話,繼續道,「你一定會死在我精盡人亡前,還是被我操死的。」 book18.org

她面上覆滿了生理性的淚水,玉白的臉頰一片潮紅,「嗯……那你……就試試……」 book18.org

「嘴硬身子可真軟……」風五沒再被她激怒,顯然是氣到極致反而不在乎了。 他邊操弄她,一邊彎下腰在她耳後啃咬,「我說過麼,你水兒好多。」 「你聽啊。」他加快了撞擊的頻率,讓水聲更為清晰,「聽聽這聲音,快要把我淹死了似的。」 book18.org

她偏過頭,一點兒也不想聽,風五卻不依不饒地貼在她耳邊說著浪話,「你的掌法很厲害,可是還要這樣被我欺負啊。在浴桶里,床上……唔,一會兒再試試其他地方。」 book18.org

他這次持續的時間特別長,幾乎是有意地把守精關不射出來,沉雪接連去了四五次,早已筋疲力盡,但風五還精力充沛的樣子,將她綿軟的身子拉起,抱到了房內圓桌上。抬手一揮將其上的茶盞掃到地上,微微退出一點,又操到最深,直抵宮口。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宮頸口被撐開的感覺又痛又癢,沉雪忍不住呻吟出聲,風五有些滿意地吻了她面頰一口,「叫的多好聽,多叫一叫。」 book18.org

突然有人敲響了房門,是婢女的聲音,「姑娘,您怎麼了?」 book18.org

風五咬了口她已經紅腫的乳尖,「在喚你呢。」 book18.org

沉雪被弄得有些恍惚,似乎沒有聽到。 book18.org

風五隻好抱起她走到門邊,每一次撞擊和身體的重量配合,戳得她淚流不止,他好心再度提醒,「喂,你婢女問你怎麼樣了。」 book18.org

她這才回過神來,輕咳了幾下,聲音較往常沙啞得多,「雲袖,我沒事,你回吧。」 book18.org

「可是姑娘,您的聲音……是惹了風寒嗎?」 book18.org

「唔!」 book18.org

風五突然將她按在牆壁上,啃咬著她圓潤的肩,身下的力度又加重了幾分,沉雪幾乎就要昏厥,她只好擰起眉同他道,「讓我……把話說完。」 book18.org

「可以啊。」風五點點頭,「你求我。」 book18.org

沉雪悄悄收緊了穴肉,抬首在他下頜輕舔了口,柔聲說,「風……求你。」 她一向能屈能伸,風五根本難不倒她。 book18.org

被她如此溫柔的喚了一聲,風五差點兒交代出去,連忙停下動作,喘了一聲道,「你說吧。」 book18.org

沉雪這才尋了其他的措辭和小丫頭解釋,好不容易把她騙走,風五沒再給她留喘息的時間,繼續頂弄起來。 book18.org

「桌上,牆壁上,還能在哪兒呢……」風五正暗自盤算著,突然發覺沉雪難得抱緊了他,他有點兒奇怪她的回應,垂眸卻見她眼圈通紅,「怎麼?」 「好痛……」她有點兒委屈的抿抿唇,「那天你和我在外面……我還沒有好,你又……」 book18.org

風五心中知曉她十成是在裝可憐,身下的動作卻有些猶豫了。他從未想過用這種方式欺負一個女子,今日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book18.org

他嘆口氣,妥協道,「嗯,我知道了,很快就好。」 book18.org

隨後他將她抱回床榻,又將她乳肉吸吮了一番,這才緩了動作弄她,在她高潮的時刻與她一起泄了出來。 book18.org

沉雪扯了被子蓋在自己身上,風五見她淌著自己東西的穴被遮起,竟覺得有些遺憾。 book18.org

「咳。」他清清嗓,「該兌現承諾了吧。」 book18.org

她蜷在被子裡閉上眼,滿臉疲憊,「你問。」 book18.org

「你和那些黑衣人什麼關係?」 book18.org

「一夥的。」 book18.org

「小八在哪兒?」 book18.org

「我說過每次只講一句真話,這一句我不保證真假。」她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在我這兒。」 book18.org

———— book18.org

風五是混江湖的髒話騷話經常講,但我儘量讓他端著,不然看多了會好膩… … book18.org

沉雪非常喜歡懟風五,忍不住的那種。 book18.org

然後就被在床上教育了…… book18.org

不過下次她還敢。 book18.org

章節目錄第六章真假 book18.org

「你說什麼?」 book18.org

沉雪背過身去,似乎打算歇息,「是真是假,你自己分辨。」 book18.org

風五幾乎是摔門而走。 book18.org

他不該把希望放在一個滿口胡話的女人身上。畢竟他從未見過哪個人把自己底細暴露得如此徹底,就連小八在她手上這種話都編得出。 book18.org

他在師傅手下長大,師門中兄弟八個親如一家,哪曾經歷過這般爾虞我詐? 所有真性情在陰謀詭計面前都脆弱得不堪一擊,踏錯一步便會粉身碎骨。 「我可不會再相信她。」 book18.org

風五找了家客棧好好補了個覺,起床後摸了摸空扁的肚子,打算先尋一家飯館。透過街邊的花窗,卻見到個意料之外的人。 book18.org

「大師兄?」 book18.org

那人聞聲朝屋外看來,冷峻的臉在看到他的瞬間軟和了些,「小五。」 風五激動地跳過窗子坐到硯非寒身邊,像見了救星,「大師兄,我快有半年沒有見到你,你怎麼來抱香鎮了?」 book18.org

「我也從師傅那裡接到了小八失蹤的消息。」硯非寒為他斟上一盞茶,推到他面前,「尋了幾個月,發現他最後停留在這裡。」 book18.org

「師兄。」風五左右看了看,「我們換個地方說話吧。」 book18.org

「好。」硯非寒點點頭,「稍等,我給阿柔留個信。」 book18.org

他站起身,交代小二幾句,隨後在樓上開了個雅間,又點了幾個小菜。 風五幾乎是坐下就動起筷子,邊狼吞虎咽著,不忘問他,「阿柔……是誰啊?」 book18.org

硯非寒的眼神也柔了柔,如同春日的冰雪消融,「是你嫂子,一會兒她買東西回來我為你介紹。」 book18.org

「厲害啊師兄……只半年不見,媳婦都有了。」風五拍拍自家師兄的肩,「唉,我就不要想,一個人流浪慣了,到時被人拘著多難受。」 book18.org

「若是碰到個不拘著你的,或許你想法就不一樣了。」 book18.org

「也許吧。對了,師兄。」風五正色道,「我發現一夥黑衣人,可能與小八的失蹤有關。」 book18.org

硯非寒聽聞皺起眉,「我也碰到過,只是那人不敵我,逃走了。」 book18.org

「他們逃跑功夫真的不賴……我也跟丟了,不過……」風五想了想,還是把沉雪的事情照實說了,「……她同那些人關係匪淺,她還說小八在她手上。」 「咳,你的意思是,她要你同她……」硯非寒白皙的臉上多出些明顯的紅暈,頓了頓才繼續道,「就會告訴你真相?」 book18.org

「我不知她說的到底是真是假,還沒來得及向她要證據。」風五食指摸了摸鼻尖,有點兒不自在,「總覺得自己在出賣色相……」 book18.org

「小五。」硯非寒眼神堅定地看向他,「如果那個姑娘是現在唯一的線索,即便是出賣色相……你也得照做了。 book18.org

「畢竟小八的安全最重要。」 book18.org

「啊……我知道。」想到小八,風五就不免有些擔心,他實在失蹤太久了。 「你和小八的關係一向最好,我想你一定很著急,不然不可能……答應這麼離譜的要求。」 book18.org

「唔。」風五也說不清自己為何答應,但至少可以肯定其中一個理由,「小八當初是我撿回來,連姓都是跟我,我不可能放棄尋他。」 book18.org

「那這件事就辛苦你。這樣一來,你身上的毒也不用再找旁人解決了。」 「是有點道理哎……」風五點點頭,「但我發現那些人似乎在針對萬物門,究竟是因為什麼?」 book18.org

「師傅傳給我們的武功,皆是足以撼動江湖的功法。而且……」硯非寒嘆了口氣,「我們手中的八本秘籍,其實是來自同一人的手筆,那人聽說已經得道成仙。」 book18.org

風五聽完瞪大了眼睛,「他們不會以為修了這八本秘籍就能成仙吧?」 「很有可能是這樣,成仙無法證明,但長生不老是真的,我們身邊就有一位。」 book18.org

「師……師傅?」 book18.org

「對。」硯非寒肯定道,「師傅已有百歲之齡。至少從我十二歲拜入他門下,他的容貌就沒有變過。」 book18.org

風五在心裡補充:不光容貌,而且身體和精神狀態極好,每日親自教訓他都不會累噢。 book18.org

「那我們豈不是危險了?」 book18.org

「的確。我們最好就像現在一樣分頭行動,避免一同遭受暗算。現在小八應該已經落入敵手,其他幾位師兄弟我暫時還聯繫得到,不用擔心。但如果你能從那位姑娘那裡得到更多信息……便更好了。」 book18.org

「說到底,就是要犧牲我了哦!」 book18.org

「哪裡是犧牲呢……」硯非寒剛想安慰師弟兩句,雅間的門被人推開了,格外富有朝氣的聲音傳過來,「硯硯!我買了……」 book18.org

著淺綠色衣裙的圓臉女子闖進二人視線,她的眼睛水潤透亮,圓溜溜的,鼻唇卻玲瓏小巧,實在可愛極了。 book18.org

硯非寒連忙上前接過她手裡的大包小包,拉她到風五面前介紹了一番。 風五笑著揮揮手,「嫂子好啊,我是風五。大師兄可真有福氣哎,能娶到您這麼漂亮可愛的姑娘。」 book18.org

叄個人熱熱鬧鬧吃完早飯,師兄弟又痛快飲上幾壺酒,風五便告別離開了。 殷柔不由感慨道,「你這師弟性子可真活潑,跟我一樣!」 book18.org

硯非寒笑著給她舀了碗湯,「是啊。從小他就皮得很,就數他最惹師傅生氣。 當初還差點兒帶壞小八,兩個人竟然偷偷下山搶人包子吃。「 book18.org

「噗,你提起他們的時候真像個老父親呢。」 book18.org

「有嗎?」硯非寒愣了瞬,搖著頭捏了捏妻子的臉頰,「你啊,不如想想什麼時候真讓我當父親吧。」 book18.org

———— book18.org

風五覺得自己需要安靜思考一番,便尋了處人少的河堤坐下,折了根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 book18.org

「首先……身份。花樓妓子應只是掩人耳目的手段。」 book18.org

「但大家閨秀怎麼懂那麼多……究竟哪裡學來的啊。」風五想也想不通,「那醉仙樓是他們的據點嗎?」 book18.org

他繼續猜測,「我第一次去時,雖提了要求,但卻是老鴇為我選的她。」 「她那麼會裝模作樣……或許無論我選什麼類型的姑娘最後都會是她來伺候。」 book18.org

「第二次見面,她是為了不讓我追到那個黑衣人,那人身上一定有和小八相關的線索。」風五邊說著邊在黑衣人一上畫了個圈,「後來那個黑衣人……也是拖延的手段。畢竟如果我不嗅那香,她就沒有辦法留下我。」 book18.org

「可明明為遮掩小八被所捉的事實費了那麼多功夫,為什麼最後還要告訴我小八是在她手上?」 book18.org

這是風五最想不通的一點,仿佛她在刻意暴露自己,就等他順藤摸瓜找上她。 現在已經不是出賣不出賣色相的問題,而是,他必須去找她。 book18.org

———— book18.org

「姑娘,您送走清河,不就是怕那人發現他身上由風八留下的傷口?怎地最後還實話說了?」 book18.org

「真真假假,才讓人捉摸不透。」沉雪正對著妝鏡摩挲自己頸側那條傷疤,方才塗了傷藥,已經結了痂。 book18.org

「我們的任務是活捉風五……現在卻……」 book18.org

她轉過頭來,眉心微蹙,「父親只是要你看顧我,不是要你說廢話。」 「姑娘……」 book18.org

「我自有主張,你下去吧。」 book18.org

「……是。」 book18.org

老鴇推門離開,沉雪卻是對著妝鏡愣起神。 book18.org

身上的傷疤很快就好,那心裡的呢。至親之人留下的傷痕,要多久才能恢復? 「叩叩」 book18.org

窗邊傳來響動,沉雪推開花窗,一個年輕人翻身進來,十七八歲的模樣,很是清秀。 book18.org

他單膝跪在沉雪面前,不敢抬頭看她,「姑娘。」 book18.org

沉雪揉了揉額角,有些氣惱,「不是叫你去月港,回來做什麼?」 book18.org

「我……」他偷偷抬眼瞧她,黑眸清亮,「我擔心姑娘。」 book18.org

「不需要擔心我。」她回過頭為自己頸側傷痕貼上膏藥,白皙肌膚襯得鎖骨處的吻痕觸目驚心,「你起來吧。」 book18.org

清河站起身來,這才看清她頸上的傷口與痕跡,他暗自捏緊了拳,嗓音有些顫抖,「姑……姑娘,你受傷了?還有……誰對你這麼粗暴……」 book18.org

「我沒事。」 book18.org

「你大可不必做那些!為了捉一個人,值得犧牲那麼多嗎?」 book18.org

清河顯然有些激動,沉雪卻仍舊平靜,「做戲就要做全套,我一向如此。」 「況且有些事,不是我能決定的。」沉雪起身走到他面前,「你既然回來了就好好休息幾天,不用擔心風五找你麻煩。」 book18.org

沉雪拿起一旁的鑲寶石碧璽珠簪,想要插在發間,手腕卻被清河拉住。她動了動手臂,沒有掙開,只好無奈地喚他名字,「清河。」 book18.org

「姑娘,我帶你離開吧。」少年人的眼眸乾淨到不可思議,讓沉雪想到窗外那片澄澈的天。 book18.org

她也曾幻想過離開,但那都是很多年以前了。 book18.org

她這才用了力掙脫,「你承擔不起後果。」 book18.org

誰知清河竟拉起她的手捧到唇邊,留下一個輕如羽毛的吻,「姑娘,我不想見你難過。」 book18.org

珠簪掉落在地,她聽到自己的嗤笑聲,「我難過嗎?早就不會了。」 這時門扉被人推開,風五長腿一邁走了進來,「喂,沉……」 book18.org

屋內兩雙眼睛同時看向他。 book18.org

風五眨眨眼,向後退了一步,「我等會兒再來?」 book18.org

沉雪連忙收回手,語氣重了些,「這些話莫再提了,不然我會將你調離抱香。」 book18.org

「是……」清河不舍地望了她一眼,轉身從窗沿跳了出去。 book18.org

風五這才走進來,挑眉看她,有點兒好奇的模樣,「你小情人?」 book18.org

「閉嘴。」 book18.org

她彎腰拾起珠簪,吹了吹上面浮灰,重新戴好,風五瞥見她頸側包紮的痕跡,這才想起那傷口是他留下的,「你……還好吧?」 book18.org

「現在關心,不嫌晚了?」 book18.org

「我關心你做什麼。」他坐在圓凳上,將碧水卸下丟了過去。 book18.org

沉雪抬手接下,有些疑惑地看他。 book18.org

「我不會再傷你。」他沒看她,「但我要你同我講實話,告訴我小八的下落。」 book18.org

「我們不是說好做交換,現在想反悔嗎?」她轉過身將碧水放在妝檯上,勾了勾刀鞘上的鈴鐺。 book18.org

「叮——」 book18.org

見她玩兒起鈴鐺來,風五也沒多管,他沉默半晌才開口,「你是需要我幫你做什麼?」 book18.org

「嗯?」她聽了飛快轉過身,漂亮的一雙眼驚訝地微睜。 book18.org

「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book18.org

她抿抿唇,沒說話。 book18.org

「我想了一早上。」風五自顧自地說下去,「你雖是講話真假參半,但關鍵信息卻都是真的。」 book18.org

「你們的目的應是捉我吧。」他掏出腰側的酒葫蘆飲上一口,繼續道,「但你非但沒……還透露我真相。」 book18.org

說完,風五放下酒葫蘆站起身,雙臂撐在桌面,黝黑的眼迎上她的,「我想……你另有計劃。」 book18.org

「且還需要我的幫忙。」 book18.org

沉雪深深嘆了口氣,「風五,你要將我害慘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風五光記得顯擺自己聰明,忘記隔牆有耳,是個純種豬隊友「狗頭」 下章是風五高帥時刻!車我們等等再開! book18.org

章節目錄第七章端倪 book18.org

「風五,你要將我害慘了。」 book18.org

風五的表情一僵,「啊?」 book18.org

沉雪抬起食指指了指自己的耳朵,風五視線跟了過去,沿著她精緻的耳廓看到小小耳垂上戴著的翡翠珠墜,正隨著她偏頭的動作微微搖晃著。 book18.org

重點不是這個。 book18.org

他很快反應過來,大步走到她身側,矮腰湊過去小聲道,「這樓里不是你最大嗎?」 book18.org

沉雪也用同樣的音量回他,「天下皇帝最大,妃子侍寢時不還是有人聽牆角?」 book18.org

「你這比喻,咳……也沒錯。」風五頓了頓,「問題出在我,我來幫你解決。」 book18.org

「他們大多是聽命保護我,別下死手。」 book18.org

「拜託,刀劍無眼啊……」風五無奈地搖頭,隨後一把拿起碧水,高喊道,「我今日就將你這女人就地正法!」 book18.org

話音剛落,數名黑衣人破窗門而入,一同向風五攻去。 book18.org

他看了看逼仄的房間,又瞧了沉雪一眼,飛快從門口逃了。眾人連忙跟上,一路緊追不捨。 book18.org

風五這些日子已經將抱香鎮的地形摸了個透,左拐右拐將身後一堆人引到了偏僻巷子裡,前方正好是條死路。 book18.org

其中一人見了,冷笑一聲,「看來你死期到了!」 book18.org

他捏著碧水敲敲後背,緩緩轉過身來,黑眸興奮地發亮,「那我不多拉幾個墊背豈不是虧了?」 book18.org

「廢什麼話,上!」 book18.org

追來的八人攀上牆壁,自四面八方將風五包圍,顯然是訓練有素的殺手。 風五倒是不急不躁。他拇指緩緩推著碧水出鞘,卻突然想到什麼,轉而握好鞘柄連接處,沉重長刀打在最先接近他的那人腹部,直接將其擊出巷子外。又回身沖身後之人狠狠一踢,順勢翻滾著逃出包圍。 book18.org

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埋怨道,「不出刀真是麻煩。」 book18.org

說完,風五踩向牆壁高高躍起,正迎上叄人劍鋒,刀鞘與劍刃碰撞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響。正僵持著,其他人趁機向風五兩側攻去。風五眉心一皺,握好刀鞘將碧水抽出,「破碎。」 book18.org

他飛快半蹲,手中碧水自右前方帶動空氣劃出一陣凌厲刀風,又將碧水和刀鞘拋起換手,碧水接著劃向左側,在空氣中留下一道圍繞他的圓狀藍色刀氣。 整個動作只在眨眼間。 book18.org

碧水利落地入鞘,風五站起身來,周圍的五人卻是小腿中刀癱倒在地。 剛剛被他擊飛的兩人勉強爬起,和餘下那人一同攻來。 book18.org

風五見狀嘆了口氣,「還真是不怕疼。」 book18.org

他身法詭譎,配上毫無規律可言的攻擊,讓叄人聯手都難以招架。碧水被他當做棍棒,重重敲在來人手腕處。幾人只覺握劍的手頓時失去知覺,武器脫手後更是毫無勝算。 book18.org

「你們這種水準……是要怎麼保護她啊?」 book18.org

這是他們被擊昏之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book18.org

———— book18.org

風五這回也是從窗子跳進來的。 book18.org

沉雪正靠在浴桶中泡澡,風五一抬頭就看到她潔白勻稱的美背,上面依稀帶著些暗紅色的齒痕。 book18.org

不會是他昨日留下的吧…… book18.org

「大中午的你泡什麼澡?」風五幾乎是目不斜視地從她身旁走過,掀起桌上的茶壺蓋子嗅了嗅,發覺沒加什麼奇怪的東西後直接對著壺嘴飲了一大口,又想起什麼似的,扭頭看了眼花窗,「泡澡還開著窗?」 book18.org

「你以為誰都像你招呼也不打就進來?」她泡得正舒服,都懶得睜眼看他,「身上有傷,泡得是藥浴。」 book18.org

「咳咳咳……」他被茶水嗆到,喘了半天才好,「我下次不會那麼粗暴了。」 「呵,下次?」她尾音揚起,滿滿的嘲弄,「我的毛尖都被你浪費掉。」 「不就喝你一口茶嘛,我還給你那麼多……呢。」他含糊著說了半句,放下茶壺背對她而坐,「人我都收拾好了,捆起來丟在南邊巷口裡,接下來你要怎麼做?」 book18.org

「我要借你的名義,除掉身邊父親留下監視我的人手。」 book18.org

「你父親?」他偏過頭來,背著光的側臉藏在陰影里,線條猶如刀刻,「你在為你父親做事?」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包括,包括到青樓這種地方……?」 book18.org

「別問那麼多。」她並不想說,拿起手巾準備擦乾,站起身的時候帶出一陣水聲,風五的耳朵立馬豎了起來,聽她繼續道,「我不確定有多少人,所以要一個個審問,靠我的瞳術。」 book18.org

「你這邊手下有多少人啊?」 book18.org

「兩百左右。」 book18.org

「啥?」風五驚訝地回頭,「我要把這兩百個人挨個打一遍?」 book18.org

正看到她將手巾掛在頭上,跨出浴桶的場面。長巾半遮住了她的臉,包括那雙似乎能看透人的褐色眼睛,只露出紅唇與尖細漂亮的下巴。水珠順著她下頜弧度流淌在鎖骨上,又掉進雙乳間的縫隙里。 book18.org

風五忍不住吞咽了一下,「那我這不是成你的打手了嗎?」 book18.org

「你不願意?」她掀起手巾看他,「那別想找到風八。」 book18.org

「喂……我投降,打手就打手吧。」眼前白皙的身子上很多歡愛後的痕跡已經淺了很多,只余淡淡的粉色,風五一想起那些痕跡的來歷就心頭燥熱,連忙移開視線,「你脖子上的傷口似乎好多了。」 book18.org

「還真是要感謝你鋒利的刀,若是鈍了些,可沒這麼快好。」 book18.org

「我也沒想傷你,是碧水動的手。」他試圖解釋,但顯然沒什麼用。 「你過來。」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我不想重複。」 book18.org

風五隻好站起身來,發現她已經披好了外套,才舒了口氣走過去,「幹嘛啊?」 book18.org

「受傷了?」等他站到身前,沉雪抬起手,用拇指在他臉上的血跡旁輕輕擦了擦。 book18.org

她剛泡完澡,指尖卻冰涼,風五瑟縮了一下,有點兒奇怪,「沒有啊,他們傷不了我。對了,我講啊,你的這些護衛是該換了。一個個弱的跟大頭菜一樣,中看不中用的。」 book18.org

「跟大頭菜有什麼關係。」她這才用力抹了抹他面頰上的血痕,發現的確不是傷口後把手帕丟在他懷裡,「自己擦,滿臉都是血,怪嚇人。」 book18.org

「噢……」他拿起手帕在臉上胡亂擦了幾下,倒是把臉擦得更花了。 沉雪看著他皺眉,「你不如中元節去扮鬼吧,能嚇哭很多小孩子。」 「是你讓我自己擦的啊……」風五很是委屈,「我看不到……」 book18.org

「照鏡子擦。」 book18.org

「喔。」他撇撇嘴,蹭到鏡子前,頗為自戀道,「你瞎說什麼,我這張臉染了血也帥得很。」 book18.org

她冷哼一聲。 book18.org

「你會不會假扮那種很痴迷我的小姑娘啊,就對著我流口水,喊五哥哥好帥這種的?」 book18.org

「……你瘋了?」 book18.org

「好啦,我不瞎說了。」風五終於正色起來,「既然要我幫你,那小八的下落該說清楚了吧。」 book18.org

「我說了在我這兒。」 book18.org

「麻煩具體些啊!」 book18.org

「活的,活的挺好。」沉雪正坐在一旁,偏著頭擦拭長發,聲音稍稍有些模糊。 book18.org

「多告訴我些會死嗎?」 book18.org

她抬頭看他,彎彎眉眼,「你不幫我料理完那些人,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怕我反悔?」風五說著重新落座,掏出懷裡的擦刀布抽出碧水,一點點拭去其上殘留的血痕,他頓了頓,開口說道,「你若是想我幫忙,直說就好,搞什麼肉體交易啊?」 book18.org

「肉體上的關係才更長久。」 book18.org

「所以我們……」 book18.org

沉雪走到他身側,風五擦刀的手都有些不穩,聽她帶著輕笑的回應,「怎麼,和我的那幾次,你食髓知味了?」 book18.org

「我是說……」他擦好刀,碧水映出他入鬢的劍眉下一雙深邃的眼,鼻間縈繞著她身上的淡淡藥香,他看到自己眼中的猶豫。隨後他閉起眼將碧水入鞘,看向她的時候面上笑意盡失,語氣鄭重,「我們可以繼續維持下去。」 book18.org

「嗯?」她歪著頭,有點兒不解。 book18.org

「反正……反正你的任務是捉走我嘛,和我多周旋些日子也正常。況且我身上這毒,找個固定的人幫我處理也挺好的。我們算是……互幫互助。」他站起身,牢牢盯緊她的眼睛,「你說呢?」 book18.org

「你不怕我對你用瞳術了?」沉雪也沒移開目光,他眸子黝黑,裡面映著她的小小身影。 book18.org

「別轉移話題。」 book18.org

「我是想好好回答你,但是……」她指指窗外,壓低了嗓音,「護衛換班的時間到了。」 book18.org

風五心中那點兒緊張的情緒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捏緊碧水,咬牙道,「好,等我回來。」 book18.org

說完便打碎了一旁的花瓶,飛快躍身從窗口跳了出去。 book18.org

屋內隱約還迴蕩著鈴鐺急促的碰撞聲,沉雪看著地上的碎片,眸間的笑意倒是再也藏不住。 book18.org

他的刀白擦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講實話比起車吧我更喜歡看他倆互動,帶曖昧的那種嘿嘿。 book18.org

不過接下來我要開車開車開車滴滴滴!(求個留言,單機好寂寞) book18.org

章節目錄第八章未知(h ) book18.org

風五直到半夜也沒回去醉仙樓,而是跑到自家大師兄落腳的客棧,把人家從媳婦懷抱里硬拉了出來。 book18.org

硯非寒有點兒無奈地揉了揉惺忪睡眼,給殷柔蓋好被子才披上外套跟他出去。 兩個人坐到客棧屋檐上,硯非寒迷糊著抬手接過風五遞過來的酒罈。 「師兄,你們倆還真是單純的睡覺啊……我以為我進屋會看到什麼不該看的呢。」 book18.org

他不提還好,一提硯非寒就冷下臉,「你隨便闖人屋子的毛病應該改改,師傅因著這個揍過你多少回了。」 book18.org

風五從小臉皮厚,知道大師兄不捨得揍他,有恃無恐地繼續打探,「你們… …沒圓房嗎?「 book18.org

「嗯。」硯非寒拿起酒罈喝了一口,「阿柔還小,她有點兒怕那事。好幾次都沒成,我就不想了。」 book18.org

「大師兄您可真是……模範相公。」他感慨一句,「說起來我還不知道她年紀……」 book18.org

「誰?」硯非寒偏頭看他,「那個沉雪姑娘?」 book18.org

「是她。我,我今日竟然說想和她維持那種關係……我別不是瘋了吧。」 「呵。」硯非寒聽聞忍不住笑出聲來,冷峻的眉眼都帶了笑意,「師弟,你……」 book18.org

「師兄,你幹嘛這麼開心?」 book18.org

「無事。」他笑著搖搖頭,「你當初不是說,下了山想走遍這裡的每一寸土地嗎?」 book18.org

「對啊,我期待很多年了。等小八安全,到時我要帶著我的碧水,在每個城鎮都留下風五的名號。」他自身後拿過碧水,輕緩撫摸著刀鞘上隱秘的花紋,眼神溫柔,「我最後估計是要娶你咯。」 book18.org

「碧水可不一定願意嫁你。」硯非寒看著自家師弟這不開竅的腦袋,長長嘆了口氣。 book18.org

「我還不能決定它了我?!」風五「啪」得一聲把碧水放到一旁,硬生生砸壞了幾塊磚瓦,也不知是哪兒來的氣。 book18.org

「好了,你小點兒聲,都睡著呢。」硯非寒看著自家師弟,不好笑得太過張揚,「還不快把你未來媳婦拿起來?」 book18.org

風五磨蹭著將碧水撿起圈到懷裡,臉頰靠在刀柄上。頭頂那輪明月缺了一角,風五隻覺得內心空落落的,「師兄你說,為什麼我見她的時候總是那般緊張啊。」 book18.org

「嗯?」 book18.org

「明明我從二師兄那兒學了很多哄騙女孩子的手段,到她面前卻一招都用不出來。」風五垂下眼,「其他姑娘都比她溫柔,也不會有誰好不容易說句軟話還是為著嘲弄我,我卻總是……」 book18.org

硯非寒一直沉默著,直到風五用手肘推了推他,「師兄!你有沒有在聆聽你師弟的苦惱啊?」 book18.org

「有有有。」偷偷睡著的硯非寒被他吵醒,小小地打了個哈欠,「你將來就會懂的。不要再打擾你師兄了,年紀大了缺覺會死人的。」 book18.org

說完硯非寒就跳下屋頂回房去了。 book18.org

「你還有一年才滿叄十說什麼上了年紀啊!」 book18.org

「大晚上的讓不讓人睡覺了!」不知哪處有人開窗埋怨道。 book18.org

風五連忙道著歉離開了現場。 book18.org

———— book18.org

已是後半夜,街上空蕩蕩的,風五轉悠了一圈還是回到醉仙樓。 book18.org

他抬頭看看,沉雪的屋子已經熄了燈,「應該沒有在等我吧,我可沒在擔心她。」 book18.org

身體卻很誠實地跳上二樓,推開雕花木窗,「怎麼窗都不關……」 book18.org

風五探進頭去,發覺她已經躺在床榻上睡著。他輕巧地落地,回身悄悄將窗關上,無聲地湊到她床邊。 book18.org

她的身量在女子中算是高挑,在被子中卻只有小小一團,像個蝦米一樣蜷縮著。 book18.org

風五坐到床邊,第一次察覺到種陌生的情緒,他分不清到底是因為什麼。手臂有些不受控制地伸出,想要撩起她頰邊碎發。 book18.org

「不是說讓我等你回來?」 book18.org

見她醒著,風五悻悻地收回手,假裝在摸頭髮,「你還真的等我了啊。」 原來窗是給自己留的。 book18.org

「不行麼?」她坐起身來,軟綿綿地半倚在床頭,「把燈點上。」 book18.org

「算了,你睡吧。」風五站起身打算離開,卻被柔軟的手拉住手腕。 他動作一僵,站在原地沒敢回頭。 book18.org

「不是說繼續交易?」她放低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聽著有些溫柔,褪去了幾分平日的冷色,「可以啊,換成我回答你的問題如何?」 book18.org

她輕笑了一聲,像根羽毛騷在他心頭,「我保證說實話。」 book18.org

「現在?」他暗自收緊了拳,又鬆了開。 book18.org

「只要你想。」 book18.org

風五轉過身,眼神中帶著幾分迷茫,「你到底……」 book18.org

「不過我先說好,這件事……你付出的代價可比我多。」 book18.org

「你……」風五緩慢垂下腰,將她圈在床頭與自己兩臂間,「你又想瞞我什麼?」 book18.org

沉雪沒再言語,月色透過窗打她眉心與眼睫,為她染上幾分悵然。不知為何,他在她眼裡竟看出了落寞。 book18.org

風五長嘆口氣,「我認輸。」 book18.org

———— book18.org

街上打更的敲響了手中銅鑼,此刻已是丑時。 book18.org

醉仙樓的大廳仍舊熱鬧著,觥籌交錯的聲音、男女間的淫詞浪語充斥在空氣中,滿是糜亂與墮落。 book18.org

沉雪的房間在二樓盡頭,樓下的嘈雜聲響幾乎都被隔絕在房門之外。 兩個人無聲地褪去了彼此的衣衫。碧水隨著散落的衣裳跌在地上,銅質鈴鐺配合著發出恍若被拋棄的哀怨聲響。 book18.org

風五半撐在沉雪身上,他的視線停留在她臉頰,許久都沒有動作。 book18.org

「怎麼了?」 book18.org

「我吻過你麼。」 book18.org

「你指哪裡?」 book18.org

「……」 book18.org

風五卻沒回她,閉著眼垂下頭,壯士斷腕般地覆上她的唇。沉雪有些驚訝地半張開口,風五趁機將舌尖探了進去,他尋到她的舌,強硬地勾起攪弄,擾亂了彼此的呼吸。 book18.org

「你……」沉雪手掌間凝了力將他推開,偏過頭喘了一口,剛想說些什麼,又被風五以吻封緘。 book18.org

她沒被誰這樣親吻過,仿佛自己是對方珍重的一樣寶物,令人想沉溺在此刻的溫柔中,永遠做著同樣的夢。 book18.org

但那只是一個夢罷了。 book18.org

沉雪掙扎著想要掙脫,再度推動他的肩膀,卻被風五狠狠扯開雙手按在頭兩側。他的十指強硬地插入她指縫間,不留一絲縫隙地緊緊相扣。 book18.org

此刻風五的眸子漆黑一片透不進一絲光亮,月色施與的那點兒光輝仍是昏暗,將他的一切表情藏在陰影里。 book18.org

沉雪凝視著他的雙眼,古老的咒語默念於心,一雙眸子逐漸泛出神秘的金色來。 book18.org

風五見狀改用一隻手將她兩手手腕扣在頭頂,隨後遮住了她的眼睛。他微微抬起頭,留給她喘息的時間,覆在她雙眼上的手掌似乎又緊了一些。他呼吸急促,聲音帶著沙啞,「我說過,我不會中招第二次。」 book18.org

說完,熾熱的唇又貼了上去。四片唇瓣緊密地摩挲著,舌尖曖昧糾纏,連氣息都交融在一起。 book18.org

太近了。 book18.org

沉雪腦中浮現這個想法,此刻他們離得太近了。 book18.org

比起肉體上無節制的索取,這種仿佛傾注了全部情感的親吻更讓她無力抵抗。 她放棄了掙扎。 book18.org

察覺到身下之人終於放鬆身體,風五也卸去了扣住她手腕的力道,轉而開始撫摸起她的每一寸肌膚。她的皮膚摸上去光滑細膩,透著幾分涼意,火熱的手掌經過之處,仿佛燃起了一路火焰,燙得她不住發抖。 book18.org

風五一遍遍親吻著她的唇,只給她片刻的喘息,便再度緊密地貼上來,像條黏膩的蛇將她圈進掌控,生與死只在他一念之間。急促的喘息、水液的交換聲與唇齒的糾纏聲將二人重重包裹。滅頂的慾望在一旁窺伺,等待著某一刻將他們完全吞噬。 book18.org

似乎覺得這樣的親吻還不夠滿足,風五將她整個抱起放在大腿上,扯著她纖細的兩腿盤在自己精瘦腰間。隨後大手扣在她腦後,更加兇狠地攪弄她的呼吸。 一次又一次的親吻,一點點的淪陷。 book18.org

突然感受到手掌傳來的濕意,風五拿開遮蓋她眼睛的手,發現她竟是哭了。 他慌忙移開唇,胡亂地擦著她的眼淚,「你哭什麼?」 book18.org

她偏過頭,繼續無聲的落淚。 book18.org

風五急得腦殼都要炸掉,卻不知她為何這般。 book18.org

直到他小心翼翼的同她講:「我不親你了,別哭。」 book18.org

她這才輕輕眨了眨眼,被淚水濡濕的睫毛又黑又長,風五心裡那點兒憐愛瘋狂生長,片刻就抽枝發芽,變為一棵蒼天大樹。 book18.org

他不想看到她哭的。 book18.org

風五在心裡這般告訴自己。 book18.org

———— book18.org

好了我們的小五他動心了,雖然他並不知道hhhh book18.org

兩個人的路還長著呢。 book18.org

下章繼續開車。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