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欲焰 第五卷(下)

簡體

{ 第五卷} 做你的狗 (下) book18.org

計劃被暫時擱置,李天不能太勉強,蘇蘿在教室里教幾十個女生跳舞,李天總不能衝進教室公開強姦蘇蘿。見沒有機會,李天無奈之下只好先去接東亦黛和紀凡鸝,他沒有讓紀凡鸝失望,紀凡鸝一上車就聞到了蔥油蛋卷餅的香氣,要命咯,瞪著李天手中的食物袋,紀凡鸝的口水都流了出來,天使變成了大饞貓。 李天笑嘻嘻的把裝有蔥油卷餅的食物袋遞給了紀凡鸝:「回家再吃好不好。」 紀凡鸝閃電抓住食物袋,白了一個嬌媚的眼波過去,小嘴撅得特別好看:「不。」 book18.org

東亦黛嘆息:「小天,我不管了,你愛喂就喂,想喂多少就喂多少,反正不管凡鸝以後長什麼樣,有多少斤重,你都得娶她。」 book18.org

李天猛點頭:「好哇,好哇。」 book18.org

「媽媽。」 book18.org

紀凡鸝一臉紅暈,嬌羞不可方物,哪管母親再說什麼,先解解饞,她麻利打開食物袋,拿出包有腌肉的蛋卷餅,一口下去,小嘴兒蠕動,那嬌憨模樣,哪有天使的光環,活脫脫一隻可愛小饞貓。不但她紀凡鸝沐浴在無邊無際幸福之中,東亦黛聞著香,也忍不住伸脖子過去,小咬了一口蛋卷餅,這一口沒吃完,又咬一口,接著輕輕搖頭:「不行,不行,小天來我們家不到半月,凡鸝變肥了,我的泳衣都窄了,這樣下去,我也會變成大肥婆,小天,下午陪我去買泳衣。」 紀凡鸝咀嚼著:「我也要買。」 book18.org

東亦黛嬌嗔:「你穿媽媽的泳衣就行。」 book18.org

紀凡鸝眨眨大眼睛:「媽媽的泳衣太騷了。」 book18.org

東亦黛擠擠大眼睛:「你穿最合適。」 book18.org

「咯咯。」 book18.org

母女倆旁若無人鬥嘴,一個比一個嗲,一個比一個嗔,李天哪見過這種銷魂的調調兒,褲襠那玩意硬得比石頭還要硬,更堅定了娶紀凡鸝的決心。 一回到家,紀凡鸝立刻拉著母親去試穿母親的泳衣,少女正茁壯成長,該長的地方日漸高聳,原來那些泳衣確實偏小。李天跟隨兩步,小聲道:「東姨,我想去找傲白問些事。」 book18.org

東亦黛心一動,示意道:「去找她吧,記得敲門。」 book18.org

紀凡鸝臉色微變,望著李天的背影,小聲嘀咕:「他想魚和熊掌兼得?」東亦黛差點笑噴,颳了刮小女兒的鼻子:「你姐姐不喜歡她的,沒人跟你搶。」 紀凡鸝撒嬌:「有呃,他的醜八怪前女友。」 book18.org

東亦黛安慰道:「又是『前』女友,又是醜八怪,她哪裡搶得過紀凡鸝。」 紀凡鸝立馬笑逐顏開。 book18.org

李天來到紀傲白香閨前,輕輕敲了兩下門:「篤篤,我是李天,有事找你。」 門兒很快就開了,拿著手機的紀傲白氣鼓鼓道:「以後你打我電話,我下樓就行,你不用上來。」 book18.org

李天碰了個大釘子,好喪氣,轉身就要走,紀傲白冰雪聰明,猜到李天有重要的事彙報,她趕緊喊住李天:「進來。」 book18.org

李天一愣,就走進了紀傲白的香閨,這裡遠比紀凡鸝的香閨素潔,顏色布置也很素雅,紀傲白拿著手機小聲說:「心雅,待會我再打給你。」 book18.org

李天一看紀傲白的手機,問道:「心雅是誰啊。」紀傲白懶得解釋,大皺眉頭:「有什麼事就快說。」 book18.org

「這個心雅。」李天指了指手機,還沒來得及說下去,紀傲白已勃然大怒:「你臉皮真厚。」 book18.org

李天鬱悶不已:「你怎麼罵人啊。」 book18.org

紀傲白怒極反笑:「我妹妹你想追,我同學你也感興趣,呵呵,你是花王啊,你白馬王子啊,說你臉皮厚是抬舉你。」 book18.org

李天乾咳兩聲,迅速解釋:「我沒對那個心雅感興趣,我剛才去了你們學校,本想找機會幹那個蘇蘿,可沒幹成,但我偷聽到那個叫心雅的女孩和蘇蘿很聊得來,心雅好像是趙宇的老婆了,喊那個蘇蘿叫嬸嬸。」 book18.org

李天嘴皮子不賴,說了重點,把紀傲白驚得發獃:「你說什麼。」李天冷笑:「我打聽到,你那心雅同學昨晚和蘇蘿在趙宇家吃飯,她們已經知道你的另外兩個同學和趙宇他爸爸操逼的事,心雅好像是趙宇的女朋友,一直喊蘇蘿做嬸嬸。」 book18.org

「啊。」紀傲白背脊發涼,頭重腦輕,世間險惡,她心底湧起被欺騙的強烈感覺。李天瞄了瞄紀傲白的手機,提醒道:「你剛才和心雅打電話?她是你的好朋友?」 book18.org

「等等。」紀傲白突然發了瘋似的拿起手機撥弄幾下,將手機里的一張照片給李天看:「是這個女的嗎。」 book18.org

李天用力點頭:「是的,沒錯,就是她,我聽蘇蘿說她要收拾你,這個女的就在旁邊奸笑。」 book18.org

紀傲白氣得美臉煞白,又揪住李天,細細詢問了李天在芭蕾舞學院聽到的,看到的。李天知無不言,紀傲白聽到最後,她語氣堅定道:「李天,只要你乾了蘇蘿,我保證你得到我妹妹,我妹妹還是處女。」 book18.org

李天當然知道紀凡鸝是處女,不過,由紀傲白嘴裡說出來,有點怪怪的。看著胸脯急劇起伏的紀傲白,李天滿臉堆笑:「你放心,今晚就找個機會幹了蘇蘿,給你解恨。」 book18.org

紀傲白深呼吸,目光犀利:「還有。」 book18.org

「啥。」李天愣了愣。 book18.org

紀傲白一字一頓道:「你也要乾了養心雅。」 book18.org

李天撓頭:「這個,那個,好像不用這麼狠吧。」 book18.org

紀傲白陰陰道:「我妹妹很多男孩子追的,光我知道的就有十幾個,個個都是富家子弟,才貌都有,如果我不幫你的話,你三輩子也休想追到我妹妹。」 李天一陣自卑:「你幫我追到凡鸝?」 book18.org

紀傲白頷首:「是的。」 book18.org

李天又問:「你願意我的大姨?」 book18.org

紀傲白冷笑:「我願不願意不是重點,你能不能做我妹夫才是重點,李天,機會要好好把握,現在看你的表現了。」 book18.org

李天熱血沸騰,他懂得拍馬屁,所以半弓著腰,諂媚道:「紀傲白,就算我以後做了你妹夫,我仍然想做你的狗,你要咬誰,我就咬誰。」 book18.org

紀傲白目瞪口呆,沒見過這麼表忠心的人,想想這李天功夫不差,能打,能使喚,能做吃的,以後還用得著他。想到這,紀傲白叮囑道:「你小心些,記得戴那個套子,不要留下證據。」 book18.org

李天難為情:「如果要強姦的話,那有時間戴套子。」紀傲白怒道:「你先戴好嘛。」 book18.org

李天想看怪物似的看著紀傲白,很不明白:「這個能先戴好的?一般只有硬了才能戴上,我要一直硬著?」 book18.org

紀傲白忽然覺得自己很幼稚,她居然沒笑出來。 book18.org

這時,一陣高跟鞋腳步聲傳來,門外竟然出現一位穿著很性感的橘紅色比基尼美少女,她還穿著很精美性感的高跟拖鞋,美少女不是別人,正是紀凡鸝。 李天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心臟跳一百四十下,這是李天見過最性感的紀凡鸝,橘紅色比基尼太暴露了,聚攏的邊沿緊緊包裹兩隻飽滿高聳的乳房,乳溝極深,乳尖小小激凸,那圓潤粉紅的小腹一點瑕疵都沒有,好可愛的肚臍眼,好筆直的嫩腿兒,肉肉的,沒有絲毫骨感,這正是李天喜歡的類型,他是賣豬肉的,他對肉有好感。眼兒瞄了瞄了紀凡鸝的比基尼陰部,李天情不自禁劇硬,他很想去摸摸那肚臍眼。 book18.org

「姐,這件泳衣好看嗎。」紀凡鸝佯裝沒看李天,可眼角餘光很注意李天。 紀傲白冷笑:「你是叫我看呢,還是叫他看。」 book18.org

紀凡鸝瞬間臉紅:「他不許看噠。」 book18.org

紀傲白目光一掃妹妹的高跟鞋,臉色微變:「誰叫你穿高跟鞋的,你穿泳衣不能在男人面前穿高跟鞋。」紀凡鸝不服:「媽媽說可以這樣穿。」 book18.org

紀傲白無語,抿著嘴兒冷冰冰的,她不想多解釋,不想在李天面前數落妹妹,她知道女人穿比基尼再穿高跟鞋有特殊意義,那是暗示男人可以接近。李天雖然不懂這些,不過,他喜歡得不得了:「這樣穿太漂亮了,凡鸝,我喜歡你這樣穿,高跟鞋好漂亮,以後我給你買很多高跟鞋。」 book18.org

紀凡鸝兩眼一亮,表面裝作不屑:「哼,豬肉佬懂什麼漂亮。」紀傲白驀地有些嫉妒,冷冷譏諷過去:「他都不是看你泳衣高跟鞋,是看別的地方。」 東亦黛來了,穿著淺色系的薄衣短裙,也是高跟鞋,猩紅腳指甲,大肥臀高高翹起:「傲白,你這張嘴呃。」目光落在李天身上:「小天,我們走了。」 李天趕緊跟隨東亦黛,一路盯著大肥臀下了樓。上車後,東亦黛柔柔道:「其實凡鸝不算肥,你看她穿泳衣多好看。」 book18.org

「不肥,不肥,我喜歡她的樣子,確實好看。」李天猛點頭,忍不住發表自己的看法:「我沒想到凡鸝穿高跟鞋這麼好看,有些女人穿高跟鞋腿兒會曲,凡鸝就站得筆直,走的時候也筆直,好好看,東姨也是這樣,傲白也是這樣,你們穿高跟鞋都比別的女人好看。」 book18.org

東亦黛一聽,那叫一個開心,不停頷首:「亦紅穿高跟鞋也好看的。」李天又是一陣猛點頭:「是是是。」 book18.org

提到東亦紅,東亦黛順勢把話說開了:「小天,我跟你說呃,凡鸝還是處女。」 book18.org

「啊。」李天一愣,緊緊握住方向盤,心跳一百四十下,不知東亦黛時什麼意思。 book18.org

東亦黛馬上接著說:「你可不能像對亦紅那樣對凡鸝。」 book18.org

李天似乎聽明白了點,又不是很明白,趕緊道:「不會,不會。」東亦黛嬌嗔:「我意思說,你對凡鸝不能太粗魯。」 book18.org

這下,李天算是徹底明白了,內心不禁狂喜,激動說:「知道,知道。」 「咳咳。」東亦黛輕咳兩聲,大眼睛眨呀眨的,猶豫了半晌,柔柔道:「以後啊,你可以直接上二樓,有事直接找我們,過些天,你搬上二樓住,二樓有好幾間空房,你喜歡住哪間就住哪間,一來呢,更容易更方便保護我們,再一個呢,我們不當你是外人了。」 book18.org

李天熱淚盈眶:「東姨,我,我好感動,我一定好好保護你們,你還當我是你家的保鏢和雜務,我什麼都願意做。」 book18.org

東亦黛也好感動:「你是個好男人,你要對凡鸝好。」李天馬上騰出一隻手起誓:「我保證對凡鸝好,一輩子都對她好,我也要對東姨好,一輩子對東姨好。」 book18.org

東亦黛眼珠子一轉,語氣看似平靜,眉黛之間卻隱隱透著一絲焦慮:「那你儘快追凡鸝,要追到手,有很多男孩追求凡鸝的,你要先下手為強,那樣的話,凡鸝的心就落在你身上了。」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李天大吃一驚,急瞄觀後鏡,見東亦黛神色自若,李天更加狐疑了,哪有這樣的母親,急著要求男人上了她女兒,何況李天又不是什麼出眾人物。 到了一家商場停好車,李天跟隨東亦黛一起走進商場,很多路人看東亦黛,她實在太美了。李天哪怕衣裝筆挺,神采奕奕,也沒什麼人注意,都以為李天就是一個小跟班。 book18.org

到了一間女人用品專賣店,李天兩眼一亮,張大了嘴巴:「東姐。」 原來這家女人用品專賣店前站著一位神似東亦黛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東亦紅,她一身白領制服打扮,白襯衣里鼓鼓的,臉蛋有點兒不高興,待李天和東亦黛走近,東亦紅怒道:「這麼久的。」 book18.org

東亦黛冷笑:「看把你急的,要不,你把他帶身邊。」東亦紅一把勾住李天的肩膀,揚了揚潤白下巴:「願意不,像以前那樣,做我的小馬仔。」 李天懵了,答應不是,不答應也不是,看著兩位超級大美婦,他哭的心思都有了。 book18.org

兩位大美婦見李天這副為難的模樣,都不禁「咯咯」笑了起來。東亦黛不免更得意些:「我已經答應把凡鸝嫁給他了。」言下之意,李天現在的心思在她東亦黛這邊。 book18.org

東亦紅一聽,頓時臉色大變,瞪著李天問:「喜新厭舊麼。」李天嚇壞了,忙搖頭:「東姐,我不是喜新厭舊,我沒有喜新厭舊,我,我我我……」 東亦黛忍俊不禁:「好啦,好啦,我到隔壁買泳衣,小天,你陪亦紅,她匆匆忙忙從外地趕回來,就是為了見你。」說完,大屁股一扭,去了隔壁的泳裝店。 book18.org

「東姐,想我哈。」李天笑嘻嘻的拉住東亦紅的小手,手指頭輕輕摩挲:「還以為明天才能見到您。」 book18.org

東亦紅斜眼過去,佯裝還生氣:「送兩件內衣給我。」 book18.org

李天看了看四周的女人內衣,興奮道:「好好好,不要說送兩件,送二十件都沒問題。」 book18.org

東亦紅登時渾身燥熱,如熱戀中的女人見到情人般躁動,她自己先進更衣室寬衣解帶。李天則在店裡選購精美的女人內衣內褲,絲襪弔帶,源源不斷的將這些女人褻物送進更衣室。初時,李天只在更衣室外把內衣遞進去,最多偷偷張望東亦紅的半裸身體,到後來,李天膽肥了,直接推開更衣室,色迷迷欣賞東亦紅的性感內衣打扮。 book18.org

東亦紅也不遮掩,在李天面前搔首弄姿,扭腰甩臀,給李天看最暴露的部位:「很會選嘛,有生理反應嗎。」 book18.org

李天大膽挑逗女王:「雞巴都能打狗了。」 book18.org

東亦紅笑成了一朵花,瞄了瞄李天鼓鼓的褲襠,那叫一個慾火焚身,舉手一招:「過來,我要吃吃。」李天瞪大眼珠子:「這裡是人家更衣室哦。」 東亦紅嬌嗔:「別人不管我們閒事的,快點,最討厭你不堅決執行我的命令。」李天搓搓鼻頭,趕緊過去:「你是女王,你說了算,你說了算。」 book18.org

東亦紅嫵媚,一落坐小沙發,就迫不及待地從李天的褲襠掏出一根驚人的大紅薯,已經很熟悉這位「大朋友」了,東亦紅依然驚嘆它的強悍,小手輕輕撫摸這支粗壯傢伙,嘀咕道:「啊,它好開心,它見到我就開心。」 book18.org

李天張望著四周牆壁:「東姐,很容易被外面的人聽見的。」 book18.org

東亦紅白了一眼,生怕李天退縮,急忙張開小嘴巴,很嬌嬈的,很風情的含入了大龜頭。李天舒服得兩腿顫抖:「啊,東姐,東姐,慢點,別噎著了。」 東亦紅半眯眼睛,很嫻熟的吮吸,舔吐,那支大紅薯愈加粗壯亮澤,青筋一根根凸起,英武得來又猙獰,東亦紅簡直愛不釋口,幸福滿滿的樣子。 忽然,更衣室的門被推開,李天大吃一驚,來人不是店員小妹,而是東亦黛。一剎那,東亦黛也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她萬萬沒想到李天和妹妹東亦紅敢在更衣室里玩口交。 book18.org

倉促之間,東亦黛避無可避,看了個正著,不管怎樣,李天已是她東亦黛的女婿,東亦黛不免生氣:「你們有沒有搞錯,這裡是公共場合,太過份了。」 李天嚇得不輕,卻沒有任何躲避的動作,因為東亦紅緊緊抱住他李天的屁股,小嘴緩緩吐出大紅薯:「不要動,我還要吃。」 book18.org

「東姨。」李天欲哭無淚。 book18.org

東亦黛大怒:「我說亦紅,你是不是瘋了。」東亦紅伸出小舌頭,一邊吮吸黝黑髮紅的大龜頭,一邊輕佻嬌笑:「不錯,我瘋了,我現在整天就想這個東西。」book18.org

砸砸嘴兒,又深深含了下去,深喉再深喉,吸吮之聲飄然而起。 book18.org

李天恨不得挖條地縫鑽進去:「東姨,我,我我我……」 book18.org

東亦紅索性握住大紅薯,在東亦黛面前搖動:「姐,你走近點看看,它可厲害了。」 book18.org

東亦黛緊急張嘴,呸了一口:「呸,我不看。」不過,她還是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李天的大紅薯,芳心極度震撼,竟然有目眩的感覺。女人對男人的性器官本來就敏感,何況大紅薯如此偉岸硬挺,神器一般,東亦黛已經好多天沒有性愛了,她的神經正經受巨大刺激,不經意間狠狠的吞了幾口唾液,這動作不僅東亦紅看見,李天也發現,他心中一動,大紅薯愈加猙獰了。 book18.org

東亦紅了解姐姐,更了解女人,她毫不顧忌的繼續吮吸大紅薯,眼兒瞄向東亦黛,嫵媚揶揄:「小天是你女婿,他的棒棒就是你的小女婿,厲害與否,與你女兒的幸福有天大關係。」 book18.org

東亦黛渾身蟻癢,下體酥麻,用力咬了咬嬌艷紅唇,嗲聲嬌嗔:「既然你知道關係到我女兒的幸福,你以後少用些,你看你吃相多難看。」 book18.org

東亦紅吃吃嬌笑,小手擼動大棒身:「吃這個東西還在乎禮儀呀,能吃到就是福,小天身體好,傢伙壯,不用多浪費。」 book18.org

李天想笑不敢笑,碰上這場面,他也不知道怎麼應對。那東亦黛芳心劇跳,下體酥麻加劇,大眼睛無法不直視大紅薯,她厲聲警告:「你們的事,不許讓凡鸝和傲白知道。」 book18.org

東亦紅撇撇嘴兒:「我們不說,她們怎麼知道。」鼻子聞了聞大紅薯,又張開小嘴,美滋滋的吮入大龜頭,嘴唇成圈,磨啊磨,吮啊吮,李天又是舒服,又是尷尬。 book18.org

東亦黛更不滿了:「你檢點些,以後在我家不要纏小天。」 book18.org

哪知東亦紅抬起頭,將大紅薯抵在一隻飽滿雪白的乳房上,目光深情的看著李天:「我會情不自禁的,每次見小天,我都想和他做愛,小天,我沒試過在這個地方做愛,來呀,放進來,給我姐看。」 book18.org

東亦黛羞得頓足:「東亦紅,我不想看。」 book18.org

李天騎虎難下,可憐兮兮的目光似乎在徵詢東亦黛:「東姨,我,我我我。」 東亦黛順勢把氣撒在李天身上:「聽她的吧,要不然她會恨我的。」 「小天。」東亦紅吃吃嬌笑,燙熱的身體急需撫慰,她嫵媚靠在小沙發上,腴美雙腿打開,那性感內衣里乳房高聳,陰戶肥美,肉瓣兒已經滴出雨露。李天腦袋陣陣轟鳴,他經不過這樣的誘惑,既然東亦黛也默許了,就必須滿足女王。只見李天半蹲馬步,下身靠過去,粗大龜頭一觸到黏滑穴口,就緩緩扎入了進去。 book18.org

「啊。」東亦紅舒服扭頭,朝東亦黛招手:「姐,你看它多厲害,啊,好粗,好硬。」 book18.org

要命了,東亦黛登時魂飛魄散,她是人妻,喜歡性愛,這樣的誘惑太強烈了,她哪裡還站得了,搖搖欲墜般在旁邊坐下,淒迷的目光死死盯住雙方交媾的部位,感覺如同大紅薯插在自己下體那樣。 book18.org

李天見東亦黛看著,不由得興奮,他有意賣弄,緩緩拔出大紅薯,又緩緩插進去,青筋盤曲的棒身沾著雨露,動作雖慢,卻是氣勢逼人。 book18.org

東亦黛幾乎崩潰,刺激太強烈了。 book18.org

東亦紅對姐姐感同身受,她嬌柔道:「姐,要不你也給小天的大雞巴插一下,緩緩急,姐夫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家,你何必憋得難受,空窗的滋味太可怕了。」 book18.org

東亦黛驀地清醒了少許,嗔道:「你胡說什麼。」 book18.org

東亦紅一副要把姐姐拉下水的衝動:「岳母和女婿做愛很正常的,女婿精力足,岳母欲求不滿,女婿剛好幫忙,這是情,也是理,啊,好粗的,插得好深,姐,真的好舒服,小天的大雞巴每次插得好深,姐夫肯定到不了那個深度,喔喔喔,小天。」 book18.org

李天當然勇猛,有多深插多深。 book18.org

東亦黛大屁股都不安份了,緊急嬌嗔:「閉嘴啦。」 book18.org

東亦紅嬌媚問:「小天,你喜歡你岳母嗎,我姐好漂亮,是嗎。」李天羞臊的看了東亦黛一眼,雞琢米似的:「是的,東姨好漂亮,跳舞好好看。」 東亦黛美臉陀紅,狠狠白了李天一眼:「小天,不許你胡思亂想。」小天一邊抽動大紅薯,不停摩擦東亦紅的肉穴,一邊裝可憐:「我不能喜歡岳母嗎,就純粹喜歡。」 book18.org

東亦黛嬌羞:「純粹喜歡可以,不許有其他想法,記清楚了,我女兒紀凡鸝是你老婆,我是你岳母。」 book18.org

東亦紅壞笑:「小天有其他想法你怎麼知道,你又不是人家李天肚子裡的蛔蟲,姐,我告訴你,小天喜歡我,肯定喜歡你,我們很像,雖然我更好看一點,但你也及我百分之九十,啊,小天,我想天天給你插。」 book18.org

東亦黛氣急敗壞的樣子:「及你百分之九十,東亦紅,你別說了,求求你,你別說了。」 book18.org

東亦紅不說,她在陶醉,她的腴腿張得大大的,在李天的抽插中歡叫:「啊,啊,小天,再快點。」 book18.org

李天一提速,東亦紅的呻吟就變調了:「噢噢噢,這個大傢伙,凡鸝哪受得了,姐,你看吶,我是替凡鸝分擔,如果小天這樣子抽凡鸝,凡鸝得叫崩了天。」 book18.org

東亦黛看在眼裡,頭皮都發麻了,不由得替女兒擔心,東亦紅說得沒錯,她東亦黛也是過來人,這支大傢伙如此抽插女兒的下體,女兒百分百經受不住。東亦黛驚嘆李天的性能力,越看越人可李天,看李天的馬步扎得多穩,抽插多有節奏,東亦黛尋思,只要女兒初始能堅持忍受,日後會很幸福。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東亦黛柔柔提醒李天:「小天昂,你和凡鸝做愛的時候,你千萬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動作要溫柔。」 book18.org

李天又尷尬又興奮,雙手抱住東亦紅的腰部,放緩了抽插了節奏:「知道,知道,我一定小心,一定很溫柔,東姨放心,我不會粗魯的,你看我和東姐做愛就知道,我都不敢粗魯,東姐不叫我粗魯,我很溫柔的,不信你問東姐。」 東亦紅捂嘴浪叫:「啊啊啊,小天,現在你可以再粗魯點。」 book18.org

於是,更衣室里響起了清脆的啪啪聲,東亦黛大吃一驚,示意李天小聲點,李天改了策略了,用潛抽式,聲音就變成吧唧吧唧,可力度沒有減少,狠狠的摩擦東亦紅的陰道,那朵嬌艷的陰唇吸引了東亦黛的目光,分泌出來的蜜汁濕了李天的褲襠,李天好不興奮,矯健抽插中,一會看看東亦紅,一會看看東亦黛,把東亦黛羞得別過臉去,擺弄她剛買的泳衣和絲襪。 book18.org

「亦紅,這件泳衣怎樣。」東亦黛舉起一件棗紅色比基尼,罩杯不大,超級性感。 book18.org

東亦紅正極度舒服,腴腿已經曲成M 字型了,敷衍道:「穿起來啊,這樣拿著,我哪裡看得出好不好看,啊啊啊,小天,你弟弟好像越來越大了。」 李天抽插得舒服,小聲道:「是東姐的穴穴緊,裡面很有彈性。」東亦紅歡喜:「我沒生過孩子的。」 book18.org

不想被旁邊的東亦黛聽到了,她嚴肅道:「誰說生了孩子就沒彈性了。」 東亦紅懟了過去:「我沒說生了孩子下面沒彈性,我說生了孩子的女人,下面的彈性度肯定比沒生過孩子的差很多。」 book18.org

東亦黛不甘示弱:「一點都不差,我的就很有彈性。」 book18.org

李天一聽,居然狠狠的打了個冷戰,差點就射了,趕緊收束心神,大紅薯不緊不慢的摩擦緊窄的陰道。 book18.org

東亦紅舒服連連,腴腿大膽搭上李天的肩膀:「你連這個也爭,哼,有一句話這樣說的,結過婚的女人掉價,生過孩子的女人不談價。」 book18.org

東亦黛大怒:「現在追我的男人,比追你的男人多得多,你信不信。」 東亦紅目光深情的注視李天:「你說廣場那些看你跳舞的老男人啊,多有什麼用,一個個都硬不起的,不像小天,我什麼男人都不要,就要小天一個。」 李天大樂,東亦黛則氣得頓足:「他是凡鸝的男朋友。」 book18.org

東亦紅冷笑:「至少現在還不是,再說了,就算小天做了你女婿,我也要勾引他,我什麼時候想做愛就找他,你管不著。」高跟鞋一勾李天的後頸,嬌嬈道:「我說得對嗎,小天,你告訴我姐姐,說你暗戀我好久了。」 book18.org

李天瞠目結舌,只能抽插。 book18.org

「哼。」東亦黛不服氣:「我不信凡鸝搶不過你。」東亦紅一臉淡定:「你懂什麼,我比你了解小天,他喜歡成熟女人。」 book18.org

「啊,真的。」東亦黛心一動,瞪向李天。 book18.org

李天狡猾,忙道:「都喜歡,都喜歡。」 book18.org

東亦紅不想李天為難,成熟的女人都懂得遷就心愛的男人,她扭動腴腰,嬌嬈迎合:「啊啊啊,用力,小天用力愛我。」 book18.org

東亦黛看不下去了,又不想離開更衣室,就拿著泳衣到一邊去試穿,只是這麼刺激人心的畫面,她不想看也不行,愛液悄悄流了出來,她悄悄拿紙巾塞入了下體。那邊東亦紅漸入佳境,雙臂勾下李天的脖子索吻,李天也不客氣,大口回吻,兩人吻得天昏地暗,下身則密集糾纏,蜜汁潺潺橫流,濕了小沙發。 激情燃燒了整個更衣室,再鬆開嘴時,兩人都發現一位腴美豐滿,身穿橘紅色比基尼的大美女在不遠處的鏡子前搔首弄姿,那無與比倫的豐乳肥臀,那光澤隱約的雪白凝脂,還有那修長美腿,那橘紅高跟鞋都堪稱極品中極品。 東亦紅似乎對泳衣發生了興趣,一邊迎合大紅薯,一邊開口索要:「嗯嗯嗯,姐,你這件泳衣蠻好看,給我了,我給錢你。」東亦黛怒噴過來:「你滾蛋。」 東亦紅想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只是既要想泳衣,又不可能停止做愛,於是,她馬上推開李天,然後跪上小沙發,撅起肥美的大屁股:「小天,你從後面插,我要跟我姐說話。」 book18.org

東亦黛一看妹妹這麼淫蕩的姿勢,登時氣息翻滾,慌慌張張捂嘴,眼睜睜的看著李天抱住妹妹東亦紅的大屁股,一招蛟龍入海,大紅薯狠狠的插回了肉穴,東亦紅揚起下巴,無限滿足:「啊,小天大雞巴,小天有條大雞巴。」 「小聲點。」東亦黛頓足。 book18.org

李天沉著抽插,動作剛勁有力。 book18.org

東亦紅好不嫵媚:「姐,姐夫能磨你子宮嗎,啊,噝,小天很容易就能磨我子宮,睿誠一輩子磨不到的地方,小天能輕輕鬆鬆磨到,很舒服的,比撓痒痒舒服一萬倍。」 book18.org

東亦黛氣呼呼道:「浪成這樣子,讓睿誠發現你們就知道錯。」 book18.org

東亦紅嫣然,忍不住大爆料:「哪怕睿誠在這裡,我也敢和小天做,那天在你家,睿誠睡在旁邊,我就和小天做愛,好刺激。」說完,放肆嬌笑,放肆後挺大肥臀,與大紅薯來一個短兵相接。 book18.org

李天騰出一隻手抱住東亦紅的乳房,下身回以堅決打擊大屁股,臀波蕩漾。東亦紅忘情了,叫都叫不出聲,她忘情聳動,忘情的吞吐陰道里的大傢伙,快感爆棚,舒服得難以形容。 book18.org

「瘋了,瘋了,你們瘋了。」 book18.org

東亦黛扁了扁小嘴,眼眶一紅,眼淚兒悄然落下,她本能地緊緊夾住雙腿,腴美嬌軀不停顫抖,橘紅色比基尼的陰部很明顯濕了一大灘,她哪裡受得了這樣刺激場面,她高潮了,被眼前的交媾情節刺激得高潮迭起。 book18.org

交媾中的兩人沒有發現東亦黛的異樣,他們也都迎來了高潮的臨界點,東亦紅激烈扭腰:「啊,噝,小天,快,快,啊啊啊。」 book18.org

李天猛抽十幾下也忍不住射了,精液疾噴而出,如炮彈般彈射如東亦紅的子宮,東亦紅如遭十萬伏高壓電擊,在強烈痙攣中崩潰。 book18.org

※※※ book18.org

夕陽落下天際時,趙宇端著一杯馬天尼來到泳池的躺椅邊,坐在父親趙連霸的身旁:「爸,肚腩越來越大了哈。」 book18.org

「有事說事。」趙連霸沒好氣,知道兒子想要錢,男人有點肚腩再正常不過了,很多女人甚至喜歡有肚腩的男人,因為坐在上面很舒服。 book18.org

趙宇有些結巴:「呵呵,心雅,心雅她。」 book18.org

趙連霸一愣:「她懷孕了?」 book18.org

「不是。」趙宇好難為情的樣子,猶豫再三,他還是吞吞吐吐的說了出來:「心雅說,咳咳,她,她想看你怎麼操曼妮和婷悅。」聳聳肩,笑道:「很想看的意思。」 book18.org

趙連霸聽清楚了,聽得很清楚,很意外,但他居然一點都不吃驚:「她是想當面看?」 book18.org

「是的,呵呵。」趙宇忍不住好笑:「她希望從此以後,曼妮和婷悅以後在芭蕾舞學院,在她心雅面前卑微點。」 book18.org

趙連霸表情古怪:「這個心雅真有意思,我喜歡。」 book18.org

趙宇兩眼一亮:「爸爸答應了。」趙連霸猶豫:「這樣的話,可能會惹曼妮和婷悅不高興。」 book18.org

「我也這麼說。」趙宇嘆息:「但心雅說,如果爸爸不答應,她會不高興。」 趙連霸哈哈大笑:「行,就憑她這句話,爸爸豁出去,具體等爸爸策劃一下,別弄得大家傷和氣,爸爸覺得操爽兩個小妮子的時候,心雅再出現,她們想拒絕也來不及了。」 book18.org

趙宇豎起拇指,笑嘻嘻點頭:「我能出現嗎,那樣的話,她們兩個也不好再纏我了,以後她們就是爸爸的菜了。」 book18.org

趙連霸大樂,虎眼一轉,豁然開竅:「要想曼妮和甄婷悅不纏你,其實很容易,到時候我們父子在心雅面前一起操曼妮和婷悅,玩個嗨翻天,她們兩個自然不好意思再跟心雅搶你,這恐怕也是心雅的意思,我們心雅是個很獨霸的女人,她是光棍眼裡揉不得沙子,哈哈。」 book18.org

趙宇心花怒放:「心雅獨愛我一個男人。」 book18.org

哪知趙連霸有點兒不服:「如果爸爸年輕十年,你是沒份的。」趙宇一聽,急得臉色大變:「爸爸,你別碰心雅,我帶那麼多女人回來給你操,你得放過你兒媳,心雅和別的女人不同,我真心喜歡她,你不能對心雅耍流氓。」 知父莫如子,趙宇太了解父親了,心裡一直忌憚趙連霸會對養心雅有非分之想。出乎意料,趙連霸態度曖昧:「你說對了,爸爸就喜歡耍流氓,姦淫天下女人,哈哈,你放心,除了心雅,除了心雅。」 book18.org

見兒子不高興,趙連霸擠擠眼,詭笑道:「爸爸也有個請求。」頓了頓,接著說:「你能不能讓心雅穿漂亮的芭蕾舞服做愛,就是跳天鵝湖芭蕾舞時穿的那種舞蹈服,你們做愛,爸爸想看。」 book18.org

趙宇大吃一驚:「爸爸,你好變態,虧你想得出。」趙連霸猥瑣道:「這算哪門子變態,爸爸就是想看,你們兩個可以做各種姿勢,心雅穿著芭蕾舞服,白絲襪,芭蕾舞鞋,啊,硬了,硬了,爸爸硬了。」 book18.org

趙宇居然也有強烈的生理反應,腦子裡全是養心雅穿芭蕾舞服的俏模樣,猶豫了半晌,不情不願道:「我考慮考慮。」 book18.org

趙連霸見兒子猶豫就知有戲,他霍地坐直身子,大氣道:「小宇,不要讓爸爸失望,爸爸不會虧待你的。」 book18.org

趙宇當然不敢不聽父親的話,偌大的家族產業財富,將來都是父親給予,可是,要滿足父親的願意,也很有難度。趙宇試探問:「別的女人行不行。」 趙連霸果然不高興:「有比心雅的腿更漂亮的女人嗎。」 book18.org

「爸爸。」 book18.org

趙宇鬱悶不已,養心雅那條美腿的知名度在芭蕾舞學院裡和紀傲白並列第一,是極品美腿中的極品,柔若無骨又筆直修長,無暇得來且幾乎沒有腿毛,小腿和大腿堪稱黃金比例,加上小翹臀,可以說養心雅的美色在芭蕾舞學院與紀傲白難分伯仲,一山不容二虎,這也是養心雅極力趕走紀傲白的最大原因。 book18.org

趙連霸拍了拍兒子的肩膀,浮想聯翩:「爸爸一直注意到心雅的腿好美,所以爸爸極力支持你娶心雅,你媽媽年輕的時候,腿都沒有心雅這麼美,上次看心雅匯演,她穿芭蕾舞服的樣子太美了,太迷人的,爸爸好想看你操她的,操她的時候,她一定要穿芭蕾舞。」 book18.org

趙宇不由得心頭大動:「我得問過她。」 book18.org

趙連霸急道:「不要問,不要跟心雅說,跟她說了,要麼她反對,要麼她做愛的時候很不自然,那就失去了美感,你就說是你的要求,爸爸偷偷看就行。」 「老流氓。」趙宇回拍了父親的厚肩。 book18.org

父子倆一陣邪笑,各自心懷鬼胎。 book18.org

這時,麗影綽約,兩位身穿泳衣的超級大美人緩緩走了過來,一位是余娜娜,另一位正是趙宇的准媳婦,芭蕾舞學院的院花養心雅,她走路的姿勢異常好看,裊娜不失端著。 book18.org

「趙叔叔,你們聊什麼,大老遠都聽見你們笑。」 book18.org

養心雅笑吟吟的,眼大明亮,美色四溢,身上的乳白色連體泳衣時尚性感,纖腰盈握,胸部高聳,修長雙腿纖美筆直,出乎意料,養心雅雖然身材苗條,但雙腿間那地方意外豐滿,看得趙連霸猛吞唾液,不過,他成熟穩重,沒有絲毫失態,眼神倒是一片慈愛:「說你呢,小宇說要儘快娶你,哇,心雅這件泳衣好美,身材好苗條。」 book18.org

養心雅滿心羞澀,她也很想嫁了。一旁黑色性感比基尼打扮的余娜娜自嘲道:「跳舞的女人不都這樣嗎,等生了孩子,身材就變成我這樣子囉。」 趙宇趕緊哄母親:「媽媽身材也很好。」 book18.org

趙連霸目光溫柔:「是的,夫人也美。」 book18.org

忽然,一個保姆模樣的人小跑過來:「趙先生,楊律師來了。」 book18.org

趙連霸一聽,登時興奮:「喲,楊大律師終於肯來見我了,請,快請。」剛想走,回頭看向腴肉細膩的妻子:「老婆,你不要去打招呼了,這傢伙每次看你的眼神都是色迷迷的。」 book18.org

眾人哈哈大笑,余娜娜好不尷尬,白了丈夫一眼,美麗的女人都這樣,總能遇到色迷迷的眼光,何況余娜娜是一位貴婦中的貴婦,美人中的美人,自然逃不過男人的目光褻瀆。 book18.org

趙連霸一走,養心雅就纏住余娜娜的胳膊,很崇拜的神情:「媽,我以後想要你這樣的身材,福氣。」 book18.org

余娜娜自然不信,她還希望要養心雅的苗條身材,當然,歲月不饒人,這已經是不可能了,所以嗔了養心雅一口:「你嘴巴說說而已,心裡肯定覺得我是大肥婆。」 book18.org

趙宇大笑,目光有意無意的瞄向母親的泳衣下身,腴美的地方可不止大腿和肥臀,小腹下的丘陵似乎有個鼓囊囊,肥嘟嘟的輪廓,只是趙宇的目光一閃即逝,沒敢多停留。 book18.org

養心雅的靈動大眼睛在轉動,她有心討好未來婆婆,嫩白小手溫柔撫摸余娜娜的胳膊,嬌柔道:「媽,我可是說真心話,你一點都不肥,你看吶,媽身上每個部位都豐滿得恰到好處。」 book18.org

余娜娜一聽,芳心酥透了,笑得像朵盛開的牡丹花:「唉喲,真會說話,媽喜歡你,娶了,娶了,小宇,下個月有好日子,把婚事給定了。」 book18.org

養心雅大喜,緊緊依偎著余娜娜。趙宇擠擠眼:「都喊我媽媽做媽了,那喊我一聲老公。」 book18.org

養心雅羞澀的看了余娜娜一眼,見余娜娜微笑不語,養心雅看出未來婆婆的心思,正要張嘴喊,忽然,那個保姆模樣的人又急急忙忙跑過來:「趙先生,你爸爸叫你過去,有急事。」 book18.org

趙宇心裡奇怪,趕緊過去見父親。趙連霸叼著一根雪茄,疑惑問:「你以前不是說過追紀家的小女兒紀凡鸝沒成,之後又追她姐姐的?」 book18.org

趙宇聽父親提起這茬,不禁鬱悶:「哎,別提了,我差點追到手,後來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那個紀傲白突然就斷絕了我們之間的聯繫,估計她知道我和甄婷悅上床了,這紀傲白真的不一般,她不准我玩別的女人。」 book18.org

似乎想到了什麼,趙宇湊過去,神秘道:「爸,我告訴你,心雅是三胞胎之一,她們姐妹三都很漂亮,可惜,好可惜。」 book18.org

趙連霸卻濃眉緊鎖,肥粗的手指夾著雪茄晃了晃:「重新追紀傲白,無論付出什麼代價,無論用什麼手段,都要把這個紀傲白追到手,操她,操爛了給爸爸操。」 book18.org

趙宇大感意外:「怎麼了,爸爸,那心雅怎麼辦。」趙連霸沒好氣:「我讓你追紀傲白不是為了娶她,是操她,心雅還是我們趙家的媳婦,你追紀傲白是要為了給爸爸出口惡氣。」 book18.org

趙宇狐疑道:「爸爸,到底出什麼事了。」 book18.org

趙連霸指了指桌上的幾份文件,怒道:「這是楊律師拿來的文件,他媽的,原來紀傲白的父親紀修生一直在耍我,他開了幾家金融公司,遊說我投資,暗地裡陰了我三億,操他媽的,敢算計我趙連霸,他吃了豹子膽,哼。」 book18.org

三億不是小數目,趙宇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一個事來:「爸,我想要恩寵婚紗店,這家店是紀家的產業,不如搞下來,那邊美女如雲,心雅的妹妹也在那邊上班。」 book18.org

趙連霸一愣:「咦,不是說有一個妹妹在機電公司上班嗎。」 book18.org

趙宇道:「她們姐妹三胞胎,一個在家電公司上班,一個在紀家的婚紗店工作,我昨晚看過她們照片,三個都很漂亮,以前心雅父母經常被三胞胎弄混,乾脆用數字稱呼她們,分別小名稱呼養養一,養養二,養養三,心雅是老大養養一,她們長大後好認了,不用這麼喊了。」 book18.org

趙連霸似乎心有旁騖,趙宇卻興趣盎然:「爸爸,你要多了解心雅的家庭情況,那是親家,心雅家有點神秘,到現在我都沒見過她父母,我聽說養養的兩個妹妹特別有意思,非大官員不嫁,一直不交男朋友,以前心雅也是想攀官員,對我不冷不淡。」 book18.org

趙連霸搖搖雪茄:「你的媳婦你了解就行,爸爸事多,不過,你可不許一箭三雕,等爸爸過些日子弄個官員噹噹,你再把她們送給爸爸。」 book18.org

「哈哈。」趙宇狂笑,一把搶過雪茄吸了兩口遞迴給父親:「我玩過很多女人,沒玩過三胞胎的,爸爸……」 book18.org

趙連霸嚴肅道:「你怎麼玩,爸爸不管你,心雅的妹妹以後是你的小姨,你有的是時間,現在你想辦法操了紀傲白。」 book18.org

頓了頓,趙連霸噴出煙圈:「當年和你媽媽齊名的大美人,就是紀傲白的媽媽,她叫東亦黛。」 book18.org

「啊。」趙宇愣了愣,淫笑:「東姨確實和媽媽有得一比,難道東亦黛是爸爸的夢中情人?」 book18.org

「不錯,爸爸不瞞你。」趙連霸用雪茄朝兒子點了點:「你別跟你媽媽說,媽媽也知道東亦黛這個人,但她們沒交集,那時候你追那個紀凡鸝,她好緊張,也不知道她緊張什麼。」 book18.org

趙宇滿腹疑問似的:「爸爸,你有事瞞我。」 book18.org

趙連霸訕笑:「前兩年,我和紀修生合作搞生意,關係不錯,所以叫你去追他小女兒紀凡鸝,爸爸想著和紀家攀上親家,然後有機會親近這位大美人親家母,誰知你不給力。」 book18.org

趙宇深深呼吸一口氣,猛撓頭,他終於明白了父親的圖謀了,哭笑不得:「原來如此,爸爸好心機,連我都拿來當棋子,嗨嗨嗨,你不早和我交心,早跟我交個了底,我十八般武藝全使上,那紀傲白哪裡逃得出我手心。」 book18.org

擠擠眼,趙宇傲氣道:「行,我一定替爸爸出這口氣,等弄了紀傲白,我們再假裝和他們談聯姻,爸爸就有機會接觸東亦黛,呵呵,爸爸,我覺得東亦黛身上有種氣質,是媽媽比不了的,她比媽媽溫柔。」 book18.org

趙連霸徐徐吐出煙圈:「你媽媽也溫柔的,你說錯了,只因你媽媽不會跳舞,東亦黛會跳舞,會跳舞的女人跟不會跳舞的女人有很大區別,你媽媽看起來像富婆,東亦黛看起來像明星,男人都虛榮,都喜歡女明星那樣的女人,哈哈,現在你媽媽老想去跳廣場舞,她哪知道這廣場舞豈能跟專業跳舞的女人比,我沒說不好,就讓你媽媽去跳廣場舞好了,省得她在家無聊。」 book18.org

趙宇醒悟了過來:「怪不得,怪不得爸爸喜歡我那些女人,她們一大半都是芭蕾舞學院的。」 book18.org

趙連霸笑眯眯點頭:「這倒要謝你,爸爸已經又過五千萬給你。」這些年,趙連霸從兒子接盤了不少於十位大小美女,個個美色絕佳,身材絕佳。 「謝謝爸爸。」趙宇殷勤的給父親遞上了煙灰缸。 book18.org

趙連霸點了點煙灰,嘆息道:「哎,好遺憾,如果你二叔能像你那樣,爸爸早十幾年就可以玩芭蕾舞學院的女孩了。」 book18.org

趙宇放下煙灰缸,好奇問:「二叔不願意幫爸爸?」趙連霸冷笑:「他有骨氣,說憑什麼讓蘇蘿幫我物色女人,他不成龜公了麼,你二嬸不成老鴇了麼,哼,說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book18.org

趙宇臉上一陣訕訕:「爸爸可以直接找二嬸幫忙的,我很多女人都是靠二嬸幫忙撮合的,有二嬸幫忙,那些女孩很容易上手,基本上兩個名牌包包就能搞她們上床。」 book18.org

趙連霸遺憾道:「爸爸以前不了解你二嬸,她看上去端莊正經,完全是好女人形象,爸爸哪好意思找她開口要女人。」 book18.org

「哈哈。」趙宇大笑之下脫口而出:「二嬸其實很騷的。」趙連霸也深有同感:「是的,她身材很棒。」 book18.org

趙宇緊接著說:「緊緊的。」 book18.org

這話一出,趙宇就後悔了,趙連霸瞪大了眼珠子:「你說什麼。」 book18.org

趙宇暗罵自己嘴賤,臉上頓時有難色,欲言又止。趙連霸何許人,吃過的鹽巴比趙宇吃過的大米還多,他情場老手,經驗豐富,一眼就瞧齣兒子和蘇蘿關係不一般:「你這傢伙居然敢給你二叔戴綠帽,不怕你二叔揍你嗎。」 book18.org

「我不怕二叔。」趙宇機靈,從父親的話語中察覺到蹊蹺:「爸爸又怎麼知道二嬸的身材好不好,難道爸爸搞過二嬸。」 book18.org

趙連霸沒想到被兒子反將一軍,一時啞口無言,趙宇一看父親這神態,不禁好笑:「老實坦白。」 book18.org

趙連霸也不想解釋,以他的脾氣都懶得否認,索性大方承認:「昨晚才搞。」說完,臉上橫肉抖動,奸笑不停:「你什麼時候搞二嬸的。」 book18.org

畢竟蘇蘿是前輩親戚,趙宇頗為尷尬:「也沒多久。」趙連霸踹了一腳過去:「你這傢伙,她是你二嬸,你要尊重你二叔。」 book18.org

趙宇撇撇嘴:「她也是二叔的老婆,爸爸搞弟媳,有點過份吧。」 book18.org

趙連霸想笑不笑,歪著大腦袋問:「你直接射進去?」趙宇莫名其妙:「對啊,難道爸爸戴套?」 book18.org

隨即父子倆哈哈大笑,趙連霸似乎對蘇蘿念念不忘:「她確實緊,都少婦了,比甄婷悅和龍曼妮都緊。」 book18.org

趙宇乘機拍馬屁:「那是爸爸夠粗。」 book18.org

趙連霸心裡受用,大咧咧的摸了摸鼓起的褲襠:「這是真話,老子的大屌打遍天下無敵手,女人吃過都想再吃,那甄婷悅和龍曼妮明說要爸爸兩三天喂她們一次,如果爸爸不喂,她們說以後不理爸爸,哈哈。」 book18.org

「我們一起喂。」趙宇擠擠眼,很下流的表情。 book18.org

趙連霸居然搖搖頭:「你就喜歡淫亂,上次跟你玩一次5P後,那幾個女孩都消失了,不來找爸爸了,一般來說,清純女孩不喜歡淫亂的,現在甄婷悅和龍曼妮都喜歡上爸爸,喜歡浪漫情調,喜歡我給她們先舔舔穴,然後再插入,她們一個和爸爸做愛,一個和爸爸接吻,輪流來,很美妙的。」 book18.org

趙宇看出父親動了感情,想和兩個女孩談戀愛,就不勉強了,隨口道:「成熟女人喜歡淫亂嗎,要不,我們一起操二嬸。」 book18.org

這話一出口,趙連霸瞪大了眼睛:「哇,我操,這麼大逆不道的話你也敢說出來。」趙宇訕笑:「爸爸不想就算了。」 book18.org

哪知趙連霸一臉淫笑:「你真是爸爸的好兒子,誰說爸爸不想,哈哈,爸爸現在光想想就硬了。」果然,趙連霸的褲襠幾乎要撐爆似的。 book18.org

趙宇見父親願意,不禁大喜,激動道:「讓二叔戴綠帽,我們一起射,爸爸射二嬸的嘴巴,我射二嬸的穴穴。」 book18.org

趙連霸一手拿雪茄,一手揉急劇發脹褲襠,顫聲點頭:「太刺激了,太刺激了,最好你二叔醉了,就在我們身邊,我們一起把你二嬸操翻天。」 book18.org

趙宇同樣激動得面紅耳赤:「我得給二嬸穿一雙很騷氣的,很漂亮的高跟鞋。」 book18.org

趙連霸狂噴粗氣:「還有絲襪,黑色的,有蕾絲弔帶的那種,不許她戴奶罩,嚯嚯。」 book18.org

趙宇不由笑罵:「爸爸,你這個老色狼。」 book18.org

趙連霸也不甘示弱:「都是你這個小色狼教壞爸爸。」 book18.org

夜深了。 book18.org

眼皮亂跳的蘇蘿洗澡後很慵懶的半躺在沙發上看電視,趙非凡有個朋友聚會,還沒回來,蘇蘿有點焦急,不時看時間,希望丈夫早點回來做愛。中午沒等到趙宇,蘇蘿知道趙宇在陪著養心雅,所以惱火歸惱火,卻也無奈,此時熱水洗澡後,蘇蘿慾火在持續高漲,滿腦子都是趙連霸和趙宇的影子,一個丈夫的哥哥,一個是丈夫的小侄,蘇蘿居然和他們有肉體關係,而且這關係似乎沒有斷掉的打算,蘇蘿心亂如麻,琢磨著等丈夫回來了,就把和趙連霸交歡的事說出來,這種事捂是捂不住的。 book18.org

換上一件很性感暴露的藕色絲質小睡衣,蘇蘿還喝了點紅酒,臉紅紅的,嬌艷欲滴。她只等丈夫一回來,就馬上做愛。蘇蘿已經迫不及待了,丈夫的陽具也很粗,趙家的男人個個有大雞巴,不過,感覺來感覺去,還是大哥趙連霸的陽具最具威力,想到淫色的趙連霸,蘇蘿情動波瀾,下身濕了。 book18.org

「篤篤篤。」 book18.org

有敲門聲,蘇蘿謝天謝地飛奔開門,那半裸的屁股又圓又翹。 book18.org

出乎意料,門外站著的不是趙非凡,而是一位面無表情的瘦男子。蘇蘿急忙用手遮在胸前:「咦,你找誰。」 book18.org

瘦男子冷冷道:「找你。」 book18.org

蘇蘿很好奇:「你是誰。」 book18.org

意識到危險時,蘇蘿的反應已經來不及,瘦男子閃電衝進屋子,矯健利落的制住了蘇蘿,並捂住她的嘴。蘇蘿花容失色,奮力掙扎,「唔嗚」聲此起彼伏。 瘦男子個子不高,卻力大無窮,他掏出一把銀光閃閃的匕首晃了晃,然後擱在蘇蘿的臉蛋上,惡狠狠道:「不許喊,你敢喊,我就用刀子割爛你的臉,割十幾刀,割成醜八怪。」 book18.org

蘇蘿嚇壞了,立刻停止掙扎,渾身哆嗦,這麼漂亮的臉蛋兒,長一粒痘痘都不行,何況割十幾刀。 book18.org

很快,蘇蘿就意識到了瘦男子想強姦的意圖,她恐懼極了,又不敢妄動,那瘦男子不顧一切把蘇蘿摁倒在沙發,也鬆開了蘇蘿的嘴,蘇蘿顫聲乞求,又開始掙扎:「不要,求你不要這樣,我丈夫馬上就回來了。」 book18.org

瘦男子瞄了瞄打開的窗子,似乎並不忌憚蘇蘿的丈夫回來,他再次舉起刀子,刀尖指向蘇蘿,嚇得蘇蘿趕緊停止手上動作,驚恐的看著瘦男子。瘦男子乘機用身子頂開蘇蘿的修長雙腿,將下身壓在蘇蘿的雙腿間。蘇蘿欲哭,再次乞求,苦苦乞求。瘦男子低頭看向蘇蘿的陰部,頓時慾火大盛,肥美的地方陰毛繚繞,性感的身體誘惑無限。瘦男子迅速扯下黑色運動褲,一根粗大醜陋,形似紅薯的陽具躍然而出。蘇蘿靠著沙發背,角度適當,她本能的朝大陽具看去,這一看,嚇得她魂飛魄散,剛想掙扎,瘦男子舉高匕首,做出紮下的動作,蘇蘿一聲尖叫。幸好瘦男子只是嚇唬蘇蘿,沒有真的紮下。 book18.org

「再他媽的敢亂動,我捅死你,捅死你了,再奸你。」瘦男子的語氣異常嚴厲。 book18.org

蘇蘿嚇得肝膽俱裂,再也不敢有絲毫阻止,任憑粗大的陽具頂在陰戶口,之前蘇蘿就醞釀著和丈夫交媾,陰戶和陰道特別濕潤,這給外來之物提供潤滑方便,大陽具幾乎沒費什麼勁就插入了肥美肉穴,一道奇妙且強大的電流閃電襲遍了蘇蘿的身體,脹滿的感覺前所未有,即便是趙連霸也沒有這麼粗。蘇蘿渾身顫抖,顧不上羞恥,緊急捂嘴,發出一連串悶哼。那支大紅薯一直深入,很快就抵達最深處,蘇蘿再次悶哼,電流之猛,簡直能要命。 book18.org

瘦男子顯然很舒服,他深深呼吸著,目光有點呆滯。見蘇蘿不敢亂動了,瘦男子竟一手拿著刀子,一手拿出手機,手機套著一個架子,瘦男子居然將手機擱在旁邊的茶几上進行自拍。 book18.org

蘇蘿大吃一驚,不願意被拍攝,她很想阻止的,可一來瘦男子手上拿刀,二來渾身已經綿軟無力,闖入下體的大傢伙產生的電流是無與倫比的,蘇蘿甚至有了難以形容的快感。 book18.org

「腿蠻好看,來,放我肩上。」 book18.org

瘦男子竟然厚顏無恥的要求蘇蘿做動作,蘇蘿羞怒交加,眼睜睜的看著瘦男子將她的修長美腿舉起放在肩膀,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美腿被瘦男子下流舔吻,與此同時,腫脹的陰戶被撞擊,陰道里的大陽具開始抽動,蘇蘿實在忍不住,才忍了十幾下就呻吟了。 book18.org

「噢,噢噢噢。」 book18.org

窗子是打開的,呻吟要傳出去,瘦男子警覺,趕緊出言阻止:「不許叫。」可他身下依然挺動,大紅薯依然有勁的摩擦陰道,蘇蘿無法停止呻吟。 「嗯嗯嗯,嗯嗯嗯。」 book18.org

瘦男子清楚女人被操舒服了會叫,他眼珠子一轉,迅速拔出大陽具,一把拉起蘇蘿:「我們進房間,你敢跑,我捅死你。」接著,閃電抓起匕首。 蘇蘿無奈,其實她也不想跑,反正跑不跑都已經被姦淫了。在瘦男子的推搡拉扯下,蘇蘿不情不願的進了臥室,瘦男子隨手關上門,將蘇蘿推倒在床,又將手機架放在床頭柜上,焦距對著床上嬌嬈性感的蘇蘿。 book18.org

蘇蘿已經沒那麼緊張了,渾身酥軟,羞澀驚恐之下,她產生了一絲好奇,趁瘦男子擺弄手機之際,蘇蘿偷偷打量瘦男子,尤其觀察那支挺上天的大陽具,真是越看越有興趣,芳心驚叫:「我的媽呀,這傢伙太大了吧,怪不得我下面脹死了,嗚嗚嗚,它還會插進來的,天啊,老公啊老公,你還是遲點回來吧。」 「趴著。」瘦男子爬上床,雙手一扳蘇蘿的雙足,蘇蘿就趴著了床上,圓圓的屁股撅著,煞是好看。 book18.org

瘦男子立馬壓上去,壓著雪白圓臀,將大紅薯插入了蘇蘿的肉穴,蘇蘿呻吟,嬌聲道:「你不要拿刀子,我不反抗。」 book18.org

「行。」瘦男子很痛快,收起了刀子放進兜里,這下他可以放心姦淫蘇蘿了,緊窄的陰道給兩人的摩擦都帶來巨大快感,沒過多久,這畫面就完全變了,看不出是強姦,簡直就是情人之間的交歡,瘦男子操得猛,蘇蘿的迎合也很激烈,雙方你來我往,撞擊的圓臀就像一隻皮球,彈來彈去。 book18.org

蘇蘿陷入了慾火狂焰之中,太舒服了,靈魂都出竅了,臉蛋壓著枕頭,閉著眼睛,忘情叫喚:「啊啊啊,你是誰,啊,好粗,插得好深,不要,不要強姦我,啊啊啊,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book18.org

「我是你大爺。」瘦男子獰笑,趴在蘇蘿玉背,下身用力拱蘇蘿的雪白屁股,蘇蘿舒服得舔動嘴唇,嬌柔萬千:「啊啊,啊啊啊,這樣子好厲害,啊啊,好粗,好硬。」 book18.org

瘦男子觀察細緻,發現蘇蘿舔嘴唇,他心一動,看了看床頭柜上的手機,忽然靈光一閃,閃電拔出大紅薯,迅速挪到蘇蘿面前,將大紅薯遞過去:「來,吃幾口大爺的雞巴。」 book18.org

蘇蘿微微抬起頭,手一握濕漉漉的大傢伙,就張嘴含進去,發出濃重的鼻息:「唔唔唔。」 book18.org

瘦男子好不得意,看了看手機,很快就不給蘇蘿含了,他扳轉蘇蘿的身子,面對面的插入,還騰出一隻手,第一次抓揉蘇蘿睡衣里的大奶子。蘇蘿嫵媚歡叫,雪白修長的雙腿本能夾住瘦男子的腰際,下身聳動:「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強姦我,不要這麼粗,啊啊啊,你真的好粗,又粗又長,這樣的雞巴不能隨便強姦女人的,啊,太厲害了,女人受不了的。」 book18.org

「爽不。」瘦男子仿佛得到了鼓勵,他發瘋般抽插,將蘇蘿操出分泌,操出眼淚,操出淫浪,她已經忘記了丈夫即將回家,她時而睜大媚眼,時而閉上,性感的嬌軀激烈的迎合瘦男子的大紅薯。 book18.org

趙非凡回來了,夜深人靜的,他每次晚歸,總是小心翼翼,躡手躡腳,而這次,趙非凡一進屋子就聽見妻子的動人呻吟,那是做愛特有的呻吟,非常動人。 趙非凡驚怒交加,萬萬沒想到妻子竟敢在家裡勾引野男子,他扔掉手包,抓起椅子,就要對臥室破門而入,可一瞬間,趙非凡愣住了,他以為是侄子趙宇和妻子交歡,如果這時候破門而入,那多尷尬。想了想,趙非凡小心放下椅子,悄悄的溜進了隔壁房間。 book18.org

「你老公好孬種哈,你跟男人搞他也不吭聲。」 book18.org

瘦男子忍不住嘲笑蘇蘿,其實,趙非凡一進房間,瘦男子就馬上警覺,他知道蘇蘿的丈夫真的回來了。瘦男子早做好了準備,正準備開溜。哪知被蘇蘿死死抱住,要求瘦男子不要怕,還要求瘦男子繼續抽插。瘦男子一開始驚愕,但很快被蘇蘿的淫浪聳動誘惑,忍不住繼續抽插,發瘋般抽插,大紅薯不顧一切摩擦濕滑之極的陰道。 book18.org

蘇蘿了解丈夫,她知道丈夫會忍下來,所以有恃無恐,激烈挺動下體,五十下過後,美妙的高潮如期而至,蘇蘿忘情大叫:「啊,啊啊啊,插深點,啊啊啊,好粗的大雞巴。」 book18.org

瘦男子居然沒有射精,他拔出大紅薯下床,一把抓住手機,趁蘇蘿癱軟在床迅速開溜,不是從窗口走,而是大搖大擺從正門離開。 book18.org

瘦男子一離開,趙非凡就來到了臥室,看見妻子那副樣子,趙非凡竟然沒有生氣,而是很溫柔的埋怨妻子:「叫得太大聲了。」 book18.org

蘇蘿姿勢撩人,猶自粗喘:「他太粗了。」 book18.org

趙非凡嚴肅道:「下次我要看。」 book18.org

蘇蘿白了一眼過去:「綠帽狂。」 book18.org

回到紀家,瘦男子先去洗掉易容,恢復他李天的真實面目,然後直接上樓,輕輕敲了紀傲白的香閨。出乎意料,這次紀傲白立刻放李天進香閨,因為紀傲白就等著拿到蘇蘿和李天交媾的錄像。 book18.org

「你交給我的任務完成了。」李天笑眯眯的遞手機過去,紀傲白接過,先粗略看了一遍內容,美麗絕倫的瓜子臉暈紅斑斑,美得不可方物,她迅速將李天手機的錄像內容轉到她紀傲白的手機,然後刪除掉李天手機里的所有東西,刪得乾乾淨淨。 book18.org

「沒有意外吧。」紀傲白遞迴手機給李天。 book18.org

李天也不隱瞞:「差不多結束的時候,蘇蘿的老公回來了,他沒有鬧,我就走了。」 book18.org

「沒有鬧。」紀傲白眨眨大眼睛,沒明白啥意思,她畢竟是少女,成人的心思她弄不懂。 book18.org

「是的。」李天恭敬說,垂下的眼睛偷偷瞄了瞄紀傲白的筆直纖美玉腿,這兩條玉腿是李天生平僅見的極品玉腿,心兒想,女人的腿兒居然長這麼好看。 紀傲白沒注意李天的猥瑣目光,手一揮,依然厭惡:「乾得不錯,你走吧。」 「呃。」李天沒有走,猶猶豫豫的。紀傲白冷冰冰道:「怎麼了。」李天訕笑:「那我是你妹夫了哦。」 book18.org

紀傲白繃起臉:「你忘記了,還有一個養心雅。」 book18.org

「行。」李天爽快答應,這種事比殺人簡單容易一百倍。 book18.org

離開了紀傲白的香閨,李天還是選擇下樓住客人房,他有自知之明,沒有真正成為紀家女婿之前,他不會住在二樓,哪怕東亦黛允許他李天住二樓,他也懂規矩,至少沒得到紀凡鸝身體之前,李天還是要保持紀家保安的身份。 沒想到,李天前腳剛進客人房,東亦黛後腳就跟了進來,她穿著一條繃緊大肥臀的熱褲,短罩衫里滾動的痕跡很明顯。 book18.org

「東姨。」李天好意外,一秒之內渾身燥熱。 book18.org

東亦黛冷冷問:「今晚你神神秘秘的,說不準你晚上出去了,你還是出去,哼,你是去安慰你的前女朋友,還是和亦紅約會吶。」 book18.org

李天骨頭酥透了,他沒說實話,解釋道:「都不是,我是回以前的出租屋拿東西,剛好碰到以前的鄰居,聊了幾句。」 book18.org

「坐下來。」東亦黛示意李天坐下,她也坐下,看得出她有點不開心:「我跟亦紅說了,這段時間,你什麼都不用想,不要和亦紅約會,一門心思追凡鸝。」 book18.org

李天一愣,沒吱聲,東亦黛以為李天捨不得東亦紅,不禁惱怒:「聽到了嗎。」 book18.org

李天忙不迭點頭:「聽到了,知道,知道。」 book18.org

東亦黛瞪著李天,一本正經道:「你要想辦法和凡鸝上床。」 book18.org

李天撓撓頭,有點不信:「這麼急麼,凡鸝很難追的,她現在還看不上我。」 東亦黛似乎有了安排:「我已經跟恩寵婚紗公司董事會打了招呼,那邊的董事會這幾天就選你做董事長,工資很高噠。」頓了頓,東亦黛嗔道:「實話跟你說,我不希望你和亦紅的感情加深,你們可以做那事,但你不能迷戀她,凡鸝是你老婆,你要娶她,愛她。」 book18.org

李天暗暗激動,又是猛點頭:「知道了,我儘快追凡鸝。」東亦黛擔心李天的花俏緊張,又道:「我轉了一百萬給你,從明天開始,你就一刻不離凡鸝。」 李天故意逗東亦黛開心:「哪用這麼多錢,有了董事長的身份,三兩萬就搞定。」 book18.org

東亦黛一聽,登時笑噴:「別吹牛。」 book18.org

第二天,卓允亭就收到李天的簡訊,說要談戀愛了。 book18.org

既然李天要談戀愛,卓允亭也講人性,允許李天適當的時候再去報道,沒有固定的約束時間。當然,李天每日的活動軌跡,卓允亭基本了如指掌。 紀傲白罕有的睡到自然醒,睜開大眼睛,似乎困意依舊,還想再睡,只是肚子餓得咕咕叫,她要吃東西了,剛想起床洗漱,門兒輕輕響了三下、 book18.org

紀傲白一聽這敲門聲,就知道是李天,芳心一陣厭惡,還是起床開門。 果然是李天,他興沖沖的走了進來,紀傲白勃然大怒:「喂喂喂,我都沒同意進來,你闖什麼闖,這是你能隨便進來的地方嗎。」 book18.org

李天一怔,趕緊退回門口,好不尷尬。 book18.org

紀傲白鄙夷的看了看,很不情願的甩了甩有些凌亂的秀髮:「進來吧,以後我沒同意,你不能進來。」 book18.org

李天恭敬道歉:「是的,是的,以後我會注意,不能隨便進出傲白的房間,因為有緊急消息,所以我疏忽了,望傲白別生氣,你今天有點憔悴,吃東西了嗎,我買了腌肉粉條給你,還有綠豆沙,我又在菜市場買了山竹,荔枝,蓮霧水果。」 book18.org

紀傲白再看不起李天,也被李天這番話消掉火氣,肚子正餓著,腌肉粉條雖然一般喜歡,但李天所說的幾種水果,媽呀,都是紀傲白喜歡吃的,她昨晚還念念不忘要吃荔枝,不過,她是要吃最好品種的荔枝。 book18.org

美目一瞪,紀傲白不冷不熱道:「什麼品種的荔枝,一般的荔枝我不吃的。」 李天有備而來,笑眯眯道:「我知道傲白口味刁,我當然買最好的荔枝給你,我在菜市場混的,知道什麼荔枝是頂級品種,你放心,包你喜歡吃,凡鸝已經吃,她說是她吃過最好吃的荔枝。」 book18.org

一道饞涎悄悄咽下肚子,紀傲白雖然沒有妹妹這麼饞嘴,但哪個女孩不愛吃零食水果,紀傲白聽說這是妹妹紀凡鸝吃過最好吃的荔枝,芳心著急,不過,心動歸心動,紀傲白好矜持,表情好冷淡:「哼,有什麼緊急消息。」 book18.org

李天道:「我早上送你媽媽去跳廣場舞后,就去芭蕾舞學院,打聽那養心雅的情況,在學院裡碰到那個甄……甄什麼……」 book18.org

「甄婷悅。」紀傲白補了一句,豎起了耳朵。 book18.org

李天訕笑:「對對對,甄婷悅對我說,她打你電話不通,要你開手機,芭蕾舞學院不處罰你了,你不用道歉了,可以回學院了,甄婷悅讓你打電話給她。」 這消息簡直比吃荔枝更討紀傲白歡心,堪稱天大的好消息,她喜歡跳芭蕾舞,待了兩年,學院裡的一草一木都有了感情,哪能說不去就不去,如今學院招她回去,紀傲白有了面子,情感不禁一瀉千里,頓時心花怒放,對李天說話的語氣都變了:「嗯,謝你啊,還有什麼事。」 book18.org

李天沒注意紀傲白的臉色變化,魂不守舍道:「沒事了,呃,呃,沒什麼事了。」 book18.org

「又怎麼了。」紀傲白覺得李天怪怪的。 book18.org

李天猶豫了一下,還是小聲問:「你昨晚尿床了嗎。」 book18.org

「什麼尿床。」紀傲白莫名其妙,低頭一看,不禁糗到了姥姥家,她的白色小熱褲有好幾道很明顯的水痕。隨即一聲刺耳尖叫幾乎刺穿李天的耳膜:「啊,你這個混蛋豬肉佬,你整天看我下面做什麼,滾,給我滾遠點。」 book18.org

李天飛似的下了樓。紀凡鸝一邊吃著荔枝,一邊問:「是我姐叫麼,叫啥呢。」 book18.org

李天訕笑:「聽說有荔枝吃,你姐興奮。」紀凡鸝吃得眉開眼笑:「嗯,她是妥妥的荔枝控。」 book18.org

李天隨口問:「你呢,你紀凡鸝是什麼控。」 book18.org

不知是對李天日漸有好感,還是故意逗李天,紀凡鸝笑嘻嘻回答:「豬肉控。」 book18.org

隨即兩人哈哈大笑,李天自然心裡甜蜜,靠了靠近紀凡鸝,壞壞的聞嗅少女體香。紀凡鸝晃了晃腦袋,斜眼給李天:「你呢,你又是什麼控。」 book18.org

近在咫尺,又被少女體香熏得魂飛魄散,李天難免動情:「我啊,我我我,我是紀凡鸝控。」 book18.org

紀凡鸝手一抖,送到嘴裡的荔枝差點掉落,小鵝蛋臉瞬間羞紅,她都不敢再看李天,嘴裡的荔枝核一吐,嗲道:「什麼破荔枝,好難吃。」 book18.org

李天一臉壞笑:「大紅薯好吃,吃不吃。」 book18.org

「烤紅薯蠻好吃的。」紀凡鸝單純,沒多想,不過,她人機靈,很快就意識到什麼是大紅薯,芳心大羞,立即撿起抱枕砸向李天:「你這個混蛋豬肉佬,下流無恥,你別跑。」 book18.org

「哈哈。」李天大笑,故意跑得不快,讓紀凡鸝要追上又差點,累得她氣喘吁吁,幾個趔趄要摔倒,李天后個正著,第一次扶住了紀凡鸝。 book18.org

氣氛旖旎。 book18.org

「你快放手。」紀凡鸝無限嬌羞,鼓鼓的胸部壓著李天的胳膊,李天好有感覺,笑道:「我放手你就摔了。」紀凡鸝嬌嗔:「我情願摔。」 book18.org

萬萬沒想到,李天真的鬆手,「噗通」一聲,紀凡鸝跌落在草地上,氣得小美人破口大罵:「李天,你這個蠢貨。」 book18.org

李天無賴般回敬:「我本來不想放手的,你故意用奶子頂我的手,我受不了。」 book18.org

紀凡鸝氣得鼻子都歪了,天使般盤坐在草地,一指李天:「你聽好了李天,你被炒魷魚了。」 book18.org

李天一臉無辜:「我去跟你媽媽,小姨,姐姐說,說紀凡鸝故意勾引我,勾引不成,惱羞成怒,要炒我魷魚。」 book18.org

就在這時,一個男中音傳來:「凡鸝,嚷著要炒誰魷魚呢。」 book18.org

正怒火上頭的紀凡鸝瞬間瞪大了眼珠子:「爸爸。」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