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漓錄 (32-33) 作者:玫瑰聖騎士

簡體

. book18.org

【仙漓錄】 book18.org

作者: 玫瑰聖騎士book18.org

2020-9-5發表於SIS001book18.org

第三十二章、貴人相助 book18.org

披著短小和服裸露雙乳的莫漓睜開美睦,眼前則是一片地獄般的情景。兩名東夷女修被煮得紅里透白,四肢被切成一段一段的。朴仁勇和幾名東夷男子渾身水泡,猶如惡鬼般的拿著青銅切骨刀分開了東夷女修鮮於祭司嬌小的胸膛,取出她的心臟然後看著莫漓一陣諂媚的笑容。 book18.org

「都死吧!」莫漓起身,幾道冰凌飛出,將屋內的東夷男子都凍成了冰雕。旋即莫漓縴手握拳,那些冰雕應聲而碎,變成一地碎冰再也分不出血肉來。不過此時莫漓才有些後悔,那個幫朴仁勇擊敗運奴大翼戰船上的神秘人究竟是誰,自己剛剛在煉獄裡受刑,又突然看到這般情景,就怒氣衝冠的殺光了屋內所有的東夷人,卻忘記了審問一下朴仁勇。 book18.org

「二姐,你醒醒!」莫漓用念力一下扯掉還在昏迷美婦二姐的麻繩和禁靈環,親手扶起二姐然後關心的說道。若不是美婦二姐用念力幫助莫漓打開禁靈環,即便是絕美女子幫她,也會因為無法使用靈力而坐以待斃了,等待莫漓的將和眼前的東夷女修一樣變成一堆碎肉。 book18.org

去掉了禁靈環,莫漓發現美婦二姐竟然有築基初期的修為,而且是資質極佳的極品金靈根。莫漓將精純的水靈氣真元輸入二姐體內幫助她打通淤積的經脈。美婦二姐身材很豐滿也很嫵媚,昏迷的俏臉也有著一股名嬡美姝般的氣質,若不是美臀上烙印著:姓名:王二丫,身份:乙等娼妓,莫漓甚至會把她等同於南海郡伯夫人郗北晶或者石青胭那樣的貴婦。 book18.org

「我的天,我就說不能害人太多,這不是下地獄了嗎?咦,玉蓮你和我一樣罪孽深重啊?也是,殺死夫君也定是要下十八層地獄了。」美婦二姐幽幽醒來見到眼前一片碎肉和冒氣的大鍋,以為自己已經死去便胡亂說道。 book18.org

「二姐,我把他們都殺了。」莫漓淡淡的說道。 book18.org

「這不是夢吧?潘妹子,你還真是一個狠人啊~ 」美婦二姐此時才從剛才的昏迷中清醒過來,有些驚訝的說道。二姐一直把莫漓當成她美臀上烙印的殺夫,投敵的潘玉蓮,於是便叫著她潘妹子。 book18.org

兩女開始打掃戰場,二姐見莫漓有些怯手便主動扭動著肥美的裸臀開始翻騰這些冰凌和屍塊。美婦二姐對莫漓如何殺敵之事隻字不問,這讓已經應對好答案的莫漓有些意外,也了解到看似大大咧咧的二姐其實深通世故。 book18.org

兩個儲物袋被美婦二姐找到,放在了莫漓手中,這分別是朴仁勇和洙春官的儲物袋。莫漓神識一掃,美麗的檀口便撅了起來。儲物袋裡面竟然只有少量的靈石、一些海獸骨頭和幾件粗麻的衣服。 book18.org

「那些東夷人久居大海,盤踞在幾個貧瘠的孤島上,自然沒有什麼我們能看得上的物件。」二姐微笑著安慰道,當她發現莫漓有著金丹初期的修為後,便一改在奴船上的放浪,對莫漓也謹慎而保持距離起來。 book18.org

「這個給你。」莫漓將朴仁勇的儲物袋遞給二姐,兩女都是光著屁股上的奴船,自然沒有攜帶任何物品,當然也包括儲物袋。莫漓甚至想,二姐成為娼妓後或許就沒有過屬於自己的儲物袋。 book18.org

「多謝潘前輩!」二姐恭敬的說道,她欣喜的把玩著手破爛的儲物袋,那原本屬於朴仁勇的儲物袋已經十分的破舊,看款式應屬於中土,也不知道是搶的還是換的,總之使用很多年了。看著那破爛的儲物袋,莫漓想起了在南海郡郗北晶送給自己的藍色精美儲物袋。可惜自己的游心簪和儲物袋都交給蘇仙儀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是否已經回到了兗州。 book18.org

「二姐,還是叫我潘妹子吧。」美婦二姐和自己從光屁股船奴一路走來,剛剛又幫了自己大忙。莫漓對二姐還是依賴親近幾分的,於是便微笑著說道。 「好,好。我便叫你潘妹子。把你身上的麻衣脫下,二姐給你縫一件你能穿戴的。」二姐笑了笑然後說道,不過媚眼卻意味深長的掃了莫漓的美臀一眼。 二姐將儲物袋中的東夷女孩穿的木棉衣物和朴仁勇的碎裂衣服都鋪在地上,檀口一張,她的本命法寶一根繡花針便被吐了出來。二姐熟練的將這些衣服剪切,然後縫合,最後勉強縫製出一大一小兩件麻布長袍。 book18.org

莫漓穿上那大一些的長袍,感覺雖然面料粗糙但卻很得體,二姐甚至還給莫漓做了一雙簡陋的麻布鞋,讓她羞澀的小腳得以被掩蓋。 book18.org

而二姐的衣服因為缺少布料更要暴漏許多,她修長的大腿暴露著,裸背也暴漏了三分之二,二姐現在的樣子總能讓莫漓想到了在揚州小港旁邊媚笑接客的妓女。不過好歹二姐女人那羞恥的雙乳、肉穴和美臀上的烙印總算是被遮蓋住了,她沒有布料給自己做鞋子而是無奈的赤著一雙美足。 book18.org

穿戴完畢,兩女才走出著地獄般的石洞。外面立刻又傳來東夷人喊殺聲和慘叫聲,那些吃食女修人肉東夷海盜還沒有反應過來,二姐的繡花針便化為一道紅芒刺穿了他們的心臟。有些提著魚叉的東夷人還沒有等出手,便被莫漓的法術化成一座座冰雕。莫漓和二姐一個石洞一個石洞的清理,兩女的臉色都越發難看起來。 book18.org

六十名淫奴,不到兩個時辰便只剩下不足十人,其他的女子不是被吃掉就是已經被切碎放在陶罐里腌制了。莫漓和美婦二姐含恨幾乎殺光了所有礁石據點的東夷人,直到二姐阻止才勉強留下十幾個東夷面相老實年年老水手。 book18.org

莫漓將那幾個淫奴的禁靈環打開,幾女都哭得猶如淚人一般。莫漓神識一掃,發現她們也不過是鍊氣期修為,不過模樣長得都算上品美睦也都嫵媚含春,顯然一副雲雨過後的風情。每個女子美臀上都烙印著姓名,和妓女的等級。這些最嫵媚淫蕩的女子,定是留下來,和自己與二姐一樣準備祭獻給那妖鳥的。看到這些女子的可憐模樣,又想到那些罹難的女子莫漓的眼神一片悽然,縴手再次攥起拳頭。 book18.org

眾女都穿著二姐給大家縫補的簡陋裙子,裸著上身雙乳暴漏,赤著雙足,只是私密的肉穴被短裙擋住。她們都站在一艘被東夷人繳獲的中土漁船上,因為都是鍊氣期修為,沒有自己的飛行法器身上也沒有儲物袋,於是只能和凡人一樣乘坐工具渡海。而金丹期修為的莫漓自然暫時成為她們的首領。 book18.org

「如今我們已經自由,不知道你們有何打算?」莫漓看著眼前這些可憐的半裸女子問道。 book18.org

「我們都是被五玫宗買來當娼妓的,我們也不知道。」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摸了摸美臀上的篆字烙印說道,嫵媚的雙眸上儘是迷茫。 book18.org

「不如這樣,若你們隨我前去兗州,我保證各位可以擺脫娼籍,和我共享富貴。」莫漓自信的說道,那些女子聽到此話雙眸都放出了光芒。 book18.org

「潘妹子,我們這邊說話。」美婦二姐對眾女擺了擺手,拉著莫漓的衣角走進了一個石洞內。美婦二姐有著築基期修為,自然成了眾女中第二首領。 「二姐有其他想法但說無妨,為何要獨自和我說呢。」莫漓看到二姐表情嚴肅有些不悅的問道。 book18.org

「潘妹子,我知你神通廣大。不過我們這些當娼的女子,從屁股上被判官筆寫下了娼妓兩個字時這輩子就只能認命了。除非修成元嬰,否則永無翻身之日。就算被特赦了,也抹不去屁股上的娼妓和別人的鄙視,最後還得拿著赦書回到娼館繼續接客。」二姐一邊看著莫漓,一邊有些悽苦的說道。 book18.org

「那麼二姐便是不信任我了?我可是……」莫漓見到二姐這麼說便想將自己的身世告訴二姐。 book18.org

「妹子!請您免開尊口。二姐不傻,知道你不姓潘,甚至都不是娼籍。剛才給你縫衣服時,我便見到你身上的烙印已經消去一半了。那判官筆寫下的烙印,先會烙開我們的皮肉,再將那獨特黑墨透進肌膚深處里,便是消下去一片臀肉都不會讓字跡消失的。」二姐無奈的打斷了莫漓的話說道。 book18.org

「我確不是娼籍。」莫漓用縴手摸了摸隔著麻布的美臀說道,上面的烙印確實消散了一些。看來是自己在大鍋內被蒸煮時,肌膚凝成的血塊被活血祛瘀了。所以那假烙印便消除了一部分,自己和二姐赤裸相對時自然被她發現了。 「既然不是娼籍,那我便更不會信任你了。而且兗州邪修、北狄修士魚龍混雜,我在兗州有幾名姐妹都被淫刑折磨慘死了,我可不想跳出虎口再入龍潭。前輩,你若不想用強的話,我們便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吧!不過我也勸您一句,以我們這些弱女子的身份地位,即便您就是某個諸侯的妃子,甚至是天下最強的女人,您也不會改變什麼的!」二姐向莫漓施禮後轉身扭動她的翹臀回到了繳獲的漁船上。 book18.org

莫漓看著那漁船和上面的裸女們,她們知道莫漓不是娼籍後沒有一個人願意隨同莫漓前往兗州,望向莫漓的眼神也變成了警惕與厭惡。一道不可逾越的阻礙將莫漓和這些可憐的娼婦隔絕起來,莫漓本想安慰她們,可是她們卻視莫漓為異類。或許二姐說得對,當自己的美臀被烙印上娼妓兩個字後,就不要對正常的人生抱有希望了吧。 book18.org

不過此時莫漓也暗下決心,若有一日自己擁有力量,絕對要將這樣娼婦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讓她們和自己一樣,成為一個有尊嚴的女修士,而不是一個在男人面前逛盪赤裸美臀的賤婦。 book18.org

此時天色已經蒙蒙亮,那噩夢般的夜晚終於過去了。莫漓祭出癸水珠向西方飛去,她隱隱的看到二姐的那艘漁船揚起灰白的風帆向西南揚州方向順風而去。莫漓不知道她們的目的是哪,也不知道是否會有人收留她們,而她們的命運也和這艘揚帆的漁船一樣,起伏在巨浪之間隨時都有遇到風暴傾覆的危險。 book18.org

身穿二姐縫製的簡陋麻衣,莫漓踩在癸水珠上急速飛行著,那片東夷人據點的礁石早已在莫漓身後化作黑點。而二姐她們的漁船也早已不見蹤影了…… 此時莫漓心情稍定,覺得二姐她們的選擇或許是對的。她們不願意將命運和自己捆綁在一起,是因為她們認定自己不能改變什麼?若是到了兗州,沒有能履行廢除她們娼籍的承諾,到時候大家還得和自己受苦,不僅要重新參加什麼萬淫大會受到淫虐,甚至在無盡的淫刑中將好容易靠運氣留下的性命丟掉。 book18.org

而且自己能不能回到兗州還是未知數,有元嬰修士截殺自己,若是在中途碰上自己能不能逃脫還不好說,而那一船的女子定然會成為元嬰修士泄憤的工具。對於元嬰修士來說,只需要一個念頭這些低階女修士便會化為碎肉了。 book18.org

此時天色已經大亮,莫漓遠遠的看到中土那灰黑色的岸邊。莫漓心中安定了不少,本以為這次會死在東夷人的手中,沒想到竟然還能恢復靈力活著回來。旋即莫漓想到識海中那個替自己擊殺東夷金丹女修的絕美女子,在妖獸的口中稱她為姝仙子,也不知她能否在煉獄中的炮烙之刑罰中挺過來。若是她能挺過來自己定然要在她面前道謝了。 book18.org

就在莫漓沿著海岸飛行胡思亂想的時候,兩股凌厲的神識掃過了她,並且迅速鎖定了她。莫漓心中暗叫不好,那是元嬰修士的神識而且修為極高,沒想到在這遠離五玫山的海上依然還有元嬰修士在截殺自己。 book18.org

莫漓連忙調用全身的法力全速飛行著,金丹修士和元嬰修士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在他們神魂化形的攻擊下,什麼癸水珠的護盾都是過眼煙雲。莫漓化作一縷藍芒,一轉眼便消失在天邊,僅僅留下一條線狀的藍色殘影。 book18.org

可是不到一刻鐘後,莫漓的神識便發現兩道遁光以莫漓數倍的速度向她靠近著。完了,莫漓心想,於是停了下來,祭出護盾等待著最後時刻的到來。 「莫漓小友~ ,我等奉王女瓊華所託,特來為你護駕!」遠處一個老者的聲音傳來,幾個呼吸間一白一灰兩道遁光在天邊浮現,眨眼間便飛到莫漓身前。那兩道遁光化兩位老者,一個灰袍鬚髮皆白但面如嬰兒般的紅面老者,另一個白袍短須灰發飄蕩,面泛淡金的金面老者。此二人正是當時在南海郡的樓船上,王女姬瓊華身邊的兩位元嬰中期的老者。 book18.org

「讓莫漓小友受驚了,老夫李超元見過小友!」那紅面老者抱拳說道。 「哈哈,我二人尋小友萬里,今日終於得見了。老夫黃浩軒與李老都是姬家客卿,小友對我二人不必客氣。」那金面老者黃浩軒也抱拳說道,當見到莫漓的身穿麻衣雙足也套上麻布時,眼中泛起了讚許的神情。 book18.org

「有兩位前輩在,那莫漓便放心了。」莫漓欣慰的一笑說道,一顆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有兩位元嬰中期的修士保護,自己定可重返兗州五玫宗了。 「莫漓小友好生了得,我二人在河間府如意幫的坊市見到靈標便趕來,結果卻再難發現小友,只是靈標的信息若有若無,我二人才勉強追到海上。」姬家客卿紅面老者李超元笑呵呵的問道。 book18.org

「此事一言難盡,不如我和兩位前輩邊走邊聊如何?」莫漓款款施禮說道。 「那不如我們找一處坊市歇息一下。我想有老夫和老李二人在莫小友也無需喬裝改扮,我身邊正好帶著王女的衣物,穿在齊侯妃身上也算得體。」說罷金面老者黃浩軒從儲物袋中取出姬瓊華的衣物用念力遞給莫漓後,兩位老者便背過身去,收起了神識。 book18.org

莫漓感激的看了兩位老者一眼,癸水珠化為一片白霧將自己的嬌軀擋住。當莫漓再出現時,她已然身穿藍色金銀絲鸞鳥朝鳳繡紋服,頭綰天鸞簪,足踏紫雲靴,再配上莫漓那端麗冠絕的容顏讓兩位元嬰中期了老者都眼前一亮。金面老者更是頻頻點頭,讚許不已。 book18.org

三人飛入一間坊市,此處已在兗州之地了。那坊市商鋪建築也都是嶄新的,看來才剛剛修建不久。進入坊市莫漓看到買賣鋪戶淋漓,她想到了在揚州坊市內被迫以娼妓的身份遊街,被迫接客的羞人事,兩腿不自然的夾緊,肉穴也抽搐了一下。 book18.org

莫漓的這些動作都被二老看在眼裡,只是二人修為極高,相視一笑便帶著莫漓走入這坊市最大的茶樓中。姬家的客卿長老,自然要吃住在最好的茶樓酒肆。 店小二隻有鍊氣期修為,見到兩位元嬰老者,和一位金丹期絕美女修特別是那女修士衣著高貴艷麗,怎敢怠慢,連忙叫來掌柜,將這尊貴的客人讓入雅間。 三人坐定,只見幾名鍊氣期侍女奉上香凝,那只有鍊氣期的秀美女子見到莫漓眾人連頭都不敢抬,恭敬的將茶水放在桌面上。那紅面老者哈哈一笑,取出一枚靈石放在桌子上,那幾名女子一聲嬌呼,連忙道謝退去。 book18.org

「京外之地的女子,粗俗了些,齊侯妃切勿見怪。」金面黃姓老者見奉上茶水的侍女居然在接到靈石時嬌呼,頓時覺得失禮,便對莫漓解釋道。當莫漓穿上繡紋服後,兩為老者便改口叫莫漓齊侯妃了。 book18.org

莫漓簡明扼要的將在五玫山被納蘭狽納蘭豹追殺,後到了坊市被認為是娼婦,再偽裝女奴到運奴船中矇混過關,最後在東夷海島逃生的過程。當然莫漓隱去了識海中絕美女子,奼女決等邪功,甚至就連二姐都隻字不提,只說自己那斷了的鑰匙突然打開了禁靈環,然後便殺光了東夷海盜逃生了,其餘的五十幾個淫奴則下落不明了。 book18.org

「嗯,所謂天降大任於斯人兮,齊侯妃歷經如此坎坷,必是命中富貴之人。」紅臉老者爽朗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 book18.org

「不過齊侯妃,可否想過是誰要加害於你呢?」金面老者問道,眼中投來詢問之色。 book18.org

「我想定是那紫媚在從中作怪!」莫漓縴手握緊了茶杯狠狠地說道,她在奴船受苦時便想到這些要誅殺自己的人一定有紫媚。 book18.org

「嗯,很有可能。此女在北狄屈敵百年,在酷刑折磨下必然性情大變,或許會做出那種過格的事。」紅面老者回應的說道。 book18.org

「紫媚敢直接調動五玫宗的元嬰修士擊殺齊侯妃?若是齊侯的得知,那些元嬰修士豈不是要丟了性命?」那金面老者捋了捋灰色短須說道。 book18.org

「這五玫宗這幾年海納百川,不僅收納了兗州所有的門派宗門,甚至納蘭族的聖女也攜本族元嬰修士加入了五玫宗,可謂人脈極廣。會不會是重金收買的散修元嬰修士呢?」紅臉老者問道。 book18.org

「確實是五玫宗水堂的冷秋聲,蘇仙儀都認得他的。」莫漓肯定的說道。 「嗯,若是這樣,那事情就很蹊蹺了。調動五枚宗直系修士來截殺齊侯妃,有趣有趣!」金面老者一邊冷笑一邊說道。 book18.org

「我看就是紫媚乾的,她一定是想孤注一擲。」莫漓憤然的說道,一雙秋水般的眼睛迷了起來。 book18.org

「不過據我們的線報,紫媚一直居住深宮並未露面,這幾年反到是納蘭燕在統管五玫宗的大事。」金面老者說道。 book18.org

「納蘭燕我還看不上,定是那紫媚,要不是她誰回去弄那個萬淫大會。」莫漓俏臉微紅的說道,她在紫媚的玉簡上聽說過紫媚參加過所有的萬淫大會,於是就認為這次的萬淫大會定是紫媚主持的。而納蘭燕她在莫漓眼中永遠是那個戴著鐐銬赤身裸體游營的北狄聖女。 book18.org

「說道這萬淫大會嘛,齊侯妃回去後定要阻止啊。如此有損中土道德禮法的野蠻活動,不應該在九州之地上出現!」紅臉老者有些氣憤的說道。 book18.org

「我看那萬淫大會絕不是僅具觀賞的野蠻活動。老夫縱觀史籍,發現那北狄人早在萬年前便有類似的萬淫大會,當時我中土異道還為此事特意派出女邪修觀摩。還請齊侯妃回到宗門內多多調查此事,滿足老夫的好奇心呢。」金面老者笑了笑說道。 book18.org

「唉,黃老就是喜歡在洛京內收集古書拓本,對那些虛無縹緲的上古奇聞頗為好奇。齊侯妃只要阻止那萬淫大會即可,不必參與,不必參與!」紅臉老者見莫漓黛眉微皺,打個哈哈說道。 book18.org

「哪裡那裡,前輩的要求我莫漓定然會盡力去調查的。不知黃前輩對東夷的事情是否了解呢?我在東夷海盜那裡聽聞了,淫鴇鷲這種妖鳥,不知黃前輩是否知曉?」莫漓見金面老者學識廣泛便問道。 book18.org

「老夫家族中有專門研究收集東夷典籍的修士,在坐談輪道時也聽其聊過東夷之事,若齊侯妃想了解,待此事結束我可將他引薦給你。這淫鴇鷲,老夫倒是聽他說過,說這鳥是妖鳥一點不假,只是這鳥卻非這世間之物,據傳說此鳥是閨中寡婦因思念男女之事而產生淫慾化作的妖鳥。此鳥以人的神魂為食,聽聞東夷有一種淫術可駕馭此鳥傷人於無形。至於修煉方法老夫則不知了。」金面老者見莫漓問道東夷的問題饒有興致的說道。 book18.org

「哦,竟然如此玄妙,莫漓受教了。」莫漓笑了笑說道。 book18.org

「對了,說道東夷海盜,還望齊侯妃要儘快組織兗州修士對其進行掃蕩啊。我看這兗州、揚州沿岸不時有百姓受難,甚至有些修士都因他們而隕落呢。」紅臉老者對著莫漓說道。 book18.org

「那是自然,就算前輩不說,我回去也要報仇。不瞞您說,小女子差點被那些海盜煮了吃掉呢。」莫漓黛眉微皺的說道。 book18.org

「竟有此事!好可恨!我定要回稟家族,讓姬家再次組織中土修士,狠狠地掃蕩他們。讓千里內的東夷人不敢行船!」紅臉老者憤怒的說道,將桌子拍得啪啪響。 book18.org

就在三人一邊飲茶一邊愜意的聊天歇息時,一股冰冷的神識掃過莫漓的身體,莫漓美睦一瞪,他知道要殺她的那個元嬰修士到了。 book18.org

「是誰如此放肆!」紅臉老者一改剛才的慈祥,眼中紅芒一閃大聲喝道。 「此女是我五玫宗的逃奴娼婦,身居邪功!還望道友知難而退,勿要與五玫宗為敵!」冷秋聲那冰冷的言語在坊市遠處說道。 book18.org

「我們是姬家客卿,道友可否進來說話。齊侯妃有話要問你!」金面老者淡然說道,但他身上浮現出幾個金環,將莫漓三人包裹起來。 book18.org

「原來是姬家的道友,本人奉宗主法碟拿人。待我將此娼婦送入宗內地牢受刑後,便與二位道友相聚如何。」冷秋聲淡然的說道。 book18.org

「好個宗主法碟,你們宗主欺我姬家無人不成!」紅臉老者一聲怒喝,轟的一聲穿過那茶肆房頂,在空中懸浮說道。冷秋聲也懸浮於空與紅臉老者相距三十丈對峙著,與此同時遠處幾道各色遁光飛來,顯然是五玫宗的人到來。 book18.org

「哦,你便是冷道友了。我想道友誤會了,我們二人特奉王女瓊華所託,護送齊侯妃莫漓前來五玫宗。不知冷道友言語中的娼婦是何人啊?」金面老者身上放出金環,裹著莫漓同時飛起問道。 book18.org

「正是此女!」冷秋聲那狐眼掃了一眼莫漓後說道。 book18.org

「我是尊師歐陽衍的徒弟莫漓,你的為何誣陷於我!」莫漓秋水般的眼眸泛出委屈的目光說道。 book18.org

「我只遵從法碟辦事,其他的話到地牢里與審你的人說吧!上次你便裝成其他娼婦糊弄我,這次絕無可能了!」冷秋聲鄙視的說道,他在如意幫坊市的時候見過莫漓赤身裸體裝成潘玉蓮,如今見到自然有種被玩弄的感覺。 book18.org

冷秋聲不懼兩位元嬰中期修士坐鎮,以元嬰初期的修為祭出靈寶涼濂鉞便向莫漓攻去,驚得莫漓花容失色。 book18.org

【未完待續】 book18.org

第三十三章、五玫強敵 book18.org

見到冷秋聲的靈寶涼濂鉞化作一道銀色月牙向莫漓襲來,那紅臉老者大喝一聲,除了白袍和白髮整個身軀都似乎燃燒起來,他從口中祭出一顆紅得發亮的珠子,向那涼濂鉞對衝過去。 book18.org

「轟隆」一聲巨響,幾乎整個坊市的屋瓦都被那冰火相擊的氣浪掀飛,而莫漓在金面老者的金環範圍內自然相安無事,否則在那暴烈的氣浪中恐怕也得衣裙飛起、狼狽不堪。 book18.org

「很好,敢和五玫宗為敵!」冷秋聲身邊灰氣繚繞,狐眼瞪著莫漓和那紅臉老者,輕薄的嘴角向上挑了挑說道,說罷轉身變便想飛走。 book18.org

「走得了嗎?」紅臉老者性如烈火,以元嬰中期修為卻被只有元嬰初期的冷秋聲冒犯,必然是怒不可歇。只見那紅臉老者的頭頂上一陣紅芒閃過,一個渾身火焰的小人從老者的泥丸宮飛出,那小人雙眸紅光閃耀,祭起那紅色本命靈寶灼熳珠向冷秋聲閃爍而去。紅臉老者已經使出了元嬰出竅的秘法,看來是想擊殺那冷秋聲立威了。 book18.org

「你來真的?」冷秋聲狐眼一瞪,靈寶涼濂鉞化作一片寒冰彎月,冷芒四濺將自己的身體護得風雨不透。然後一摸靈獸袋一個曼妙的人影在他身旁浮現出來,竟然是一個渾身赤裸,光潔的肌膚上有著美麗黃紋的女子。 book18.org

莫漓冷眼一看,此女頭梳馬尾辮,身材嬌小,一雙淑乳上穿著閃亮的鐵制乳環,陰毛已經被剃掉的兩腿間是暗紅色的肥厚肉瓣,顯然此女的肉穴已經被肏得熟透了。女子的大腿和雙乳下都有斑駁的土黃色條紋,檀口裡戴著馬嚼,赤足上穿著泛著黃光的馬蹄鐵浮在半空中。不過此女的面相莫漓似曾相識,不過因口中上戴著馬嚼使臉型微變又認得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是在哪裡見過。 book18.org

這女子的一身打扮,和納蘭燕描述的北狄母烈馬一樣。看來是冷秋聲信心不足,想用此母烈馬承擔傷害了。不過莫漓越看那女子越覺得眼熟,就是有些想不起來哪裡見過。 book18.org

說時遲那時快,紅臉老者的元嬰手中握著灼熳珠直接向冷秋聲襲來,由元嬰控制的灼熳珠比紅臉老者使用時還要強上三五倍,打得涼濂鉞化作的寒冰彎月冰凌飛濺,到處瀰漫著被灼熳珠溶解的白霧。 book18.org

「是唐玲!」莫漓無心看兩個元嬰修士的打鬥,她一直思量著那個赤裸母烈馬的女子是誰,她突然想起了說道。這唐玲就是帶著莫漓進入合浦郡古墓,結果莫漓進入通祭塔封鎖了法力,然後被秦可卿所擒,後來又聯合唐玲被青男玉雕祭獻,差點被那男根刺穿嬌軀。唐玲被擒後,石青胭說已經秘密處置了,原來她沒有被殺死,而是被迫成為了冷秋聲的母烈馬。原本是一個高傲的築基期修士,如今淪為母畜也算是悲慘的結局了吧。 book18.org

「齊侯妃你看,這元嬰初期的修士雖然也可元嬰出竅,但元嬰還未凝成分神,所以出竅後消耗靈力極高。不過到了元嬰中期嘛,已經元嬰化形,不僅可以出竅戰鬥,而且使用的本命靈寶將更加凝練,使其威力劇增啊!」金面老者見紅臉老者已經占了上風,便平和的對身邊的莫漓說道。 book18.org

「這元嬰還有如此妙處。莫漓受教了。」莫漓看著紅臉老者的元嬰,用本命靈寶轟擊冷秋聲的防禦,打得冷秋聲毫無還手之力心中暗喜說道。 book18.org

「齊侯妃終有一天也能體會其中的妙處,這元嬰可不僅僅是分神出竅那麼簡單。你看那李老元嬰旁邊那細細的紅紋沒有,元嬰會將它的靈力覆蓋千百丈,範圍內的敵人都會受到壓制。這李老的元嬰便會讓周圍之物都變得易燃,好配合他的火靈氣。」金面老者笑呵呵的對著莫漓說道。 book18.org

就在此時,天空再一次爆響。紅臉老者的元嬰化作一縷紅芒,穿透了那涼濂鉞的防禦,灼熳珠一下飛出打在了冷秋聲的華麗錦袍上。冷秋聲一聲悶哼,泥丸宮內白色晶瑩小人飛出侃侃抵擋住灼熳珠的火焰,不過冷秋聲的錦袍化作飛灰,露出袍內的白衣勁裝,薄薄的嘴角流出鮮血。冷秋聲心叫不好,連忙拿出符籙,只見他手中的符籙金光四射化作白色遁光,轉眼間消失在天邊。 book18.org

而留下承擔傷害的唐玲這匹母烈馬更慘,全身好像塗抹上了紅色的油脂,赤裸的嬌軀水淋淋的泛著淫靡的光芒。她嬌軀被燙的顫抖不已,一雙淑乳動上下顫抖起來,就連裸露的肉穴都蠕動著噴出了泛白的淫水。強大的再生能力與元嬰級別的火靈氣反覆在這一具嬌軀內爭奪,最終唐玲檀口一張噴出一縷火焰後,赤裸的嬌軀再也壓制不住化為一團烈火從半空中墜落下去。 book18.org

莫漓美睦一閉,不忍心看著那個曾經如花似玉的女子變成這般悲慘的模樣。隨即心中暗恨石青胭,自己的弟子可以被尊嚴的處死,但為何要讓她羞恥的成為母烈馬?修煉過母犬訣的莫漓知道,女修在修煉這種北狄烈馬訣的時候,是多麼的痛苦、多麼的悽慘、多麼的無助啊。 book18.org

「李老莫追,正事要緊!」金面老者面色一沉,阻止了紅臉老者對於冷秋月的追擊。 book18.org

「此子居然使用北狄邪術防禦,方能逃得一條性命。要不然,肉身早已被老夫毀了。」紅臉老者恨恨地說道。 book18.org

「那冷秋聲和冷秀山兄弟在北狄橫行霸道多年,如今投靠五枚宗,其兄長冷秀山更為五玫宗水堂堂主了。沒有那點本錢,又怎敢囂張得向你我攻擊呢。」金面老者笑了笑說道。 book18.org

「真是讓齊侯妃受驚了。」紅臉老者抱拳歉意的說道。 book18.org

「李長老客氣了。那冷秋聲就是要殺我的人!」莫漓盯著冷秋聲消失的方向恨恨地說道。 book18.org

「齊侯妃放心,我二人定會給您討個說法。李老,這茶我們也不用喝了,直接奔五玫宗去吧。」金面老者看似笑吟吟的,但雙眸殺機已現。 book18.org

「好,好,好!殺幾個邪修,比喝什麼靈茶靈酒痛快多了。」紅臉老者哈哈一笑,隨著金面老者和莫漓化作遁光向北疾馳而去。而身下的坊市則因剛才的戰鬥屋瓦被掀,靈樹連根拔起,下面的修士一團亂麻,有維持秩序的也有渾水摸魚的,只是沒有一個人敢上來向這幾個元嬰修士討個說法。 book18.org

莫漓被裹在金面老者的金環內,速度增加了數倍,也向五玫宗方向進發。 「這五玫宗也好生了得,僅僅三年,便建立坊市無數。你看那邊的帳篷,是給北狄人留的場所,可讓北狄商隊進入兗州深處進行商貿。」金面老者看到遠處成片的北狄人帳篷感慨的說道。 book18.org

「哼,中土禮法淪陷。你看看那些女奴,片縷不掛就那樣招搖過市!」紅臉老者一邊飛行一邊痛斥著。莫漓果然看到十幾個肌膚黝黑的北狄女奴,逛盪著雙乳,美臀上寫著性奴的烙印,戴著腳鐐扭捏著被送入坊市內。 book18.org

「齊侯妃定要整治這些淫亂之物,恢復我中土的浩瀚正氣啊!」紅臉老者看了莫漓一眼感嘆道。 book18.org

就在此時,遠處飛來一道白色遁光,凌冽的神識掃過莫漓後便將她鎖定了起來。 book18.org

「又是誰,在此放肆!」紅臉老者望著那白色遁光大喝道。 book18.org

「哈哈哈!五玫宗金堂堂主鍾泰森,特來會會這妖女!」遠處一個莽漢般的大笑傳來,旋即白色遁光化作一名渾身肌肉赤著上身只穿黑鐵腹甲的男子,男子寬臉卷髮,肌膚黝黑,手持巨錘,有著元嬰中期的修為,出現莫漓三十丈外的地方,懸空而立。 book18.org

「鍾道友,我二人護送的可是五枚宗歐陽衍的正妻莫漓,不是你口中的妖女。」金面老者見到渾身肌肉噴張的鐘泰森,忙攔住準備動手的紅臉老者說道。 「開玩笑,莫漓早在三年前便隕落了。鍾某得到宗主法碟,特來擒拿此女!」鍾泰森的眼睛色迷迷的盯了莫漓美麗的俏臉一眼後說道。 book18.org

「既然如此,那就賜教了!」金面老者原本慈祥的雙目突然厲了起來,將莫漓推到紅臉老者身旁祭出靈寶璧金環,那金色圓環似金似玉上靈紋重重光華四現。 金面老者一改以往的儒雅,面戴殺伐厲色,手持璧金環化作一道白光向鍾泰森便衝去。鍾泰森見狀哈哈大笑,叫了一聲:「來得好!」便雙手握住紫銅庚鎢錘對著白光便砸去。 book18.org

「吱呀!」一聲金屬扭曲般的酸牙的聲音,便隨著一股凜冽的衝擊波。紅臉老者忙將莫漓護在自己身邊,灼熳珠化作護罩將二人護住。 book18.org

「痛快!」金面老者手持璧金環,灰色的短須飛揚的說道。 book18.org

「哈哈,再來!」遠處的鐘泰森將巨錘向肩上一扛,大笑一聲說道。 book18.org

兩人次化作兩道白芒互相衝刺飛來,然後撞在一起再次發出那巨大金屬相擊聲音。他們浮空的下方在二人的靈寶交擊的衝擊下,形成了方圓百丈的圓形大坑,大坑很深連地下的水都漫了上來。 book18.org

「李前輩,黃前輩為何不像您一樣元嬰出竅呢。」莫漓見二人打鬥正歡便問道。 book18.org

「因為雙方都是元嬰中期的修士,所以元嬰出竅後的優勢並不大。一般元嬰出竅用分神作戰都是為了快速擊殺低階修士用的。若是和自己同階的還是得依靠天人合一的方法戰鬥。」紅臉老者看著金面老者戰鬥白眉微皺的說道,顯然金面老者並沒有在戰鬥中取得優勢。 book18.org

「要不李前輩也前去助戰吧,我可以照顧好自己的。」莫漓建議道,眼前兩道白光不停的碰撞轟擊,似乎在短時間內很難分出勝負。 book18.org

「君子之戰,不以多敵寡方顯仁德之名。若我去助戰,那黃老定然會怪我。」紅臉老者微笑著說道。 book18.org

就在此時正北方向再有兩道神識掃來,那神識掃到莫漓身上後便將她鎖定。旋即兩道灰色的遁光在天邊浮現。 book18.org

「此子竟然又找來的對手!」紅臉老者說道。 book18.org

「在下五玫宗水堂堂主冷秀山,奉宗主法碟前來擒拿此妖女。還望道友行個方便!」一道冰冷的灰色遁光化作一名身穿白色素軟緞衣衫的胖子,這胖子長得一張笑臉,無論生氣還是發怒看起來都是笑眯眯的,只是一雙狐眼和他的弟弟冷秋聲一樣放出陰狠狡猾的目光。 book18.org

「老夫再說一次,我們護送的是五玫宗宗主歐陽衍的正妻莫漓。道友休要胡言亂語了!」與冷秀山對峙的紅臉老者面色陰沉的說道,對方冷秀山已有元嬰中期修為,而他的弟弟冷秋聲也在一旁虎視眈眈。 book18.org

「此女確實是妖女!在揚州的時候,她喬裝改扮為娼婦潘玉蓮逃過一劫,不信她的屁股上還有那女子的烙印,我弟弟秋聲親眼所見。兩位道友且不可被她的花言巧語所騙啊!」冷秀山微笑著說道,但是一雙狐眼卻眯了起來。 book18.org

「一派胡言,我二人奉王女瓊華所託護送齊侯妃。你們卻百般阻攔,難道是要造反不成。」紅臉老者大怒說道。 book18.org

「這位道友且慢發怒,此女究竟是誰此事很容易,到了我們五玫宗的地牢內,自然有人會讓她把淫邪之事交代明白。若道友喜好此道,不如和小弟一起觀賞這妖女在酷刑中自訴如何?」冷秀山依然笑嘻嘻的說道。 book18.org

「我確實是莫漓,是宗主的徒弟,不信你隨便找個五玫山的弟子問問便知。」莫漓插話說道,不過聽到地牢和酷刑也讓莫漓的俏臉通紅,她知道那些酷刑肯定都是針對女子的淫刑了。 book18.org

「你就是妖女,你的屁股上便有著娼妓的烙印。你若褪下褲子沒有那烙印我便信你!」冷秋聲斷然說道,狐眼中卻滿是玩味的表情。 book18.org

「冷秀山、冷秋聲,你們可知羞辱齊侯妃的後果是什麼?」紅臉老者知道對方在激怒自己和莫漓,於是便護在莫漓前面不再讓莫漓說話,然後冷笑著說道。一個女子誰會在男人面前褪下褲子證明清白,就算真的褪下了,那清白也成不清白了。 book18.org

就在此時,北方又一道紅光飛來。光華一散,一個身穿屠夫皮裙的大漢出現在眾人眼前。那大漢生得面圓大耳,鼻直口方,一臉絡腮鬍子,莫漓神識一掃那大漢竟然也是元嬰中期修為讓她的心中一沉。 book18.org

「我聽說有個妖女協同兩名元嬰修士前來拜山?便是這幾個嗎?」皮裙大漢對著冷秀山說道。 book18.org

「正是他們,耿堂主可願意隨我擒拿那妖女啊?」冷秀山看了這大漢一眼,有些不和的說道。 book18.org

「我先問個清楚再說!」那大漢笑了笑轉頭說道。 book18.org

「在下耿翰林,五玫宗火堂堂主。道友為何不將著妖女交給我們呢?難道不知道這裡是我們五玫宗的地盤嗎?」耿翰林腆胸迭肚的說道。 book18.org

「我是莫漓,歐陽衍的徒弟也是他的妻子,你休要胡說!」莫漓在紅臉老者的身後大聲解釋道。 book18.org

「呵?你是莫漓,有意思。我看你也算生得漂亮,天地之大到那裡去招搖撞騙不好呢。你知道我們五玫宗對付你這樣的女騙子有一百種方法讓你後悔做女人!」耿翰林圓眼一瞪笑嘻嘻的說道。 book18.org

「耿堂主,不要廢話,擒拿妖女要緊!」冷秀山狐眼一瞪,祭出本命靈寶冷瀾鉞,這冷瀾鉞比起他弟弟冷秋聲的涼濂鉞大上一倍,化作一道巨大的冰冷彎月旋轉著向紅臉老者擊去。這冷氏兄弟靈根功法都一樣,確實難以對付。 book18.org

而耿翰林也哈哈一笑,祭出一把紅芒的烈焰離火刀向紅臉老者刺去。紅臉老者一聲斷喝,精純的火靈氣輸入灼熳珠,侃侃抵擋住了兩位元嬰中期修士的進攻。因為紅臉老者身旁有莫漓,所以他不能出擊戰鬥只能被動防守。 book18.org

而冷秋聲則祭出靈寶涼濂鉞加入了鍾泰森和金面老者的戰團,眼看白色的冰凌,紅色的烈焰還有泛著金光的金屬撞擊聲鋪天蓋地的互相攻擊著。多虧此時莫漓腳下是一片荒地,若是在剛才坊市內交戰也不知道會波及誤殺多少低階修士。 由於五枚宗人多勢眾,黃李二老漸漸不支起來,距離頹勢潰敗已經不遠。莫漓看在眼裡心中一片絕望,本想到了兗州五枚宗門口便可安全,沒想到不僅沒有見到一個熟人,還全是奉了法碟要擒拿自己的高階修士。 book18.org

「要不,我隨他們去調查吧。」莫漓悲切的對著紅臉老者說道。 book18.org

「你去了便是去送死,到時候他們讓你說什麼你就會說什麼了,歐陽衍這個糊塗蛋,養了怎麼一幫瘋狗!」紅臉老者說道,眼中也有一絲悲涼之色。若是不敵,他和金面老者或可脫身,而莫漓則必然會再次被擒,到時候如何向王女解釋呢。而且若是莫漓被擒拿虐殺,從此姬家和五玫宗將再無妥協的可能,甚至兗州都可能再度被北狄吞併,這個責任紅臉老者如何負擔得起呢。 book18.org

就在此時遠處再次浮現幾道靚麗的身影,為首的是一個身穿白色玄紋錦袍的美麗女子,她天生麗質的俏臉上一片寒芒,當看到莫漓時,那如利劍一般的星睦一亮,連忙化作一道白芒向莫漓飛去。 book18.org

「休要傷我師妹!」那白衣女子正是金玫仙子金明曦,她確認來的女子是莫漓後,便大喝一聲,飛到兩方中間。 book18.org

「二師姐!」莫漓也高呼回應道。此時在金明曦的大喝下,雙方都收起靈寶,各自退回一邊。 book18.org

「小師妹,確實是你。」遠處一道綠芒飛來,竟然是木玫仙子林遠香,她一下抱住莫漓,一雙巨乳緊緊的貼在莫漓的胸前。 book18.org

「我還以為你隕落了,那晚我哭了好久呢。」林遠香流下眼淚說道。 book18.org

「我就說你不會死的,我還打算和你一起喝酒呢。」火玫仙子朱昧真站在莫漓身旁,用縴手揉了揉莫漓的臉頰說道。 book18.org

而金玫仙子金明曦一言不發,只是手持庚金劍站在莫漓三尺以內再不離開半步。 book18.org

「這下證明我們護送的是齊侯妃莫漓,而不是你們說的什麼妖女了吧。」金面老者對著和他們對質的五玫宗堂主說道,他身上的金光暗淡了幾分,顯然是剛才與鍾泰森的戰鬥中消耗靈力過巨。而那鍾泰森也沒有占到什麼便宜,也在對面手持巨錘喘息著。 book18.org

「我有宗主法碟,就是要擒拿此妖女。你們這些五玫宗女子你好好修煉勿要在此混淆視聽。」冷秋聲說罷,拿出一個玉簡,靈力一輸一張圖畫浮現在眾人面前。那玉簡內的圖畫女子赤身裸體,縴手和赤足都戴著青銅環,乳頭上也穿著戴著青銅鈴鐺的乳環,肉穴外翻陰蒂上同樣掛著金色的鏈穗。女子美睦如水,但其笑容淫蕩姦邪,可是模樣卻和莫漓一模一樣。在圖畫下面寫著:妖女姝妲,金丹修為,身居魔功,魅惑人心,五枚宗甲類通緝犯,接此法碟者皆可擒拿或者誅殺。下面印著五玫宗歐陽衍的大印。 book18.org

莫漓身邊的眾師姐俏臉一白,全都面面相覷。只有金明曦依然抱著庚金劍,浮空立在莫漓身邊如利劍般的星睦警惕的環視著對面眾多元嬰修士。莫漓看到那法碟上赤裸的自己,俏臉一陣紅一陣白,但心中卻感覺那女子即與自己有幾分相似又與識海內的絕美女子有幾分相似。 book18.org

「金明曦,你不好好修煉庚金劍法,跑到這裡幹什麼,快給我回去!」鍾泰森見到金明曦的站在對面大喊著,那樣子好像自家的女兒跟了野漢子一樣的焦急。 「朱昧真,你還想受罰嗎?我們在擒拿妖女,還不回到宗門內!」耿翰林見到火玫仙子朱昧真站在對面,生氣的說道。 book18.org

「有宗主法碟再此,誰敢阻止我水堂拿人,便是與五枚宗為敵。」冷秋聲陰狠的看著對面這些原五玫山的仙子們說道。 book18.org

「什麼狗屁法碟!師尊正在閉關,定是納蘭燕私自傳出的。你敢傷我小師妹,我看你是活膩了。」金玫仙子金明曦大聲喝道。 book18.org

「耿堂主,你若敢動小師妹莫漓一根汗毛,我便拼著隕落也要傷你。你們今日想截殺莫漓,我便要讓全宗門的人看著你們是怎麼做的。」火玫仙子朱昧真眼眸中火焰漸盛,竟然敢直接反駁說道。 book18.org

「嘭」火玫仙子朱昧真向天上放出了求救和召集五枚宗弟子的靈標,那淡紅色的光芒即使白天也會傳達百里。 book18.org

冷秋聲冰冷的說道:「真是可笑,即便招來五玫宗的其他弟子過來,也得以宗主法碟為尊。到頭來還不是你們姐妹身敗名裂!」 book18.org

不一會各處光華閃耀四處遁光向這裡飛來,因為此地距離五玫宗極近,所以很快便有數百身穿五色錦衣的五玫宗弟子前來救援,不過見到幾名元嬰修士對峙後也不敢上前只是在不遠處觀望著。 book18.org

「五玫宗弟子聽令,本人宗主法碟在手,要擒拿此妖女。不過此妖女頗會蠱惑人心,這幾名原本五玫宗的女弟子已經叛宗,現在人人得以誅之!」冷秋聲拿出法碟,那一副圖莫漓的畫再次出現,很多五玫宗的弟子見到宗主法碟都身軀一泠,望向莫漓的眼神也變得曖昧且冰冷。 book18.org

莫漓卻羞得無地自容,自己完全赤裸的圖畫在眾多人前被欣賞著,那淫蕩的表情,乳頭、陰蒂上邪惡的裝飾,無論那個都會讓人想到修煉淫邪功法的女子。 「小師妹,別怕,定是納蘭燕搞得鬼!」金明曦拍了拍莫漓的香肩說道。 「鐺!原五玫山女弟子,你們應當認得這位女子便是你們的莫漓小師叔。她現在已經為宗主正妻,宗內有人不服,便想羞辱於她,若你們還有一絲良知便不應與豺狼為舞,加入我們這邊。共同為你們的小師叔討回公道!」金明曦用纖細的手指輕輕談了一下自己的庚金劍,發出一聲劍鳴,然後憤然說道! book18.org

「原金玫峰弟子宰海雲參見師父,拜見莫漓小師叔!」一名身穿白色錦袍的女子,在圍觀的五枚宗弟子中脫穎而出,第一個向金明曦和莫漓叩拜,然後加入莫漓的隊伍中去。 book18.org

「原土玫峰弟子闕惠,拜見莫漓小師叔,希望小師叔可以除盡奸惡,為我們五枚峰的弟子做主!」另一個身穿黃色錦袍的女弟子,向莫漓飛了叩拜後跟隨在莫漓的身後。 book18.org

「原木玫峰弟子黃蕾,拜見師父,拜見莫漓小師叔!」一名身穿綠色錦衣的女子,笑吟吟的叩拜後進入到了莫漓的隊伍里。 book18.org

「原火玫峰弟子鄂訪雲,拜見恩師,拜見莫漓小師叔,我還給您倒過酒哩!」一名身穿紅色錦衣的女子,叩拜朱昧真和莫漓後說道,然後跟在朱昧真身後。 「五玫宗金堂弟子闞明遠,拜見齊侯妃。我雖然相信法碟,但是我更信闕惠!」一名身穿白色勁裝的男弟子,深情的看了一眼闕惠後說道,然後站在了闕惠身邊。 …… book18.org

原五玫山的女弟子見到莫漓後,無不歡呼雀躍地前來叩見莫漓,然後加入她的行列,也有零星的五玫宗弟子,和這些女弟子交好的弟子紛紛加入。不一會莫漓的隊伍便壯大到近百人。 book18.org

可是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對方冷秋聲的隊伍中去,那些五玫宗弟子各個傲然的看著對面的女弟子,眼中的不削和厭惡讓人一目了然。 book18.org

「我數十個數,若你們還不離開,便視為加入妖女行列。凡是加入妖女的女弟子,與叛宗無異。視情況全部貶為娼籍,幾位帶頭者一律貶為奴籍!男弟子一律為奴,挖礦到死!」冷秋聲手持藍色法碟玉簡大聲說道。引得莫漓身邊的女弟子一片混亂,不少男弟子連忙飛出莫漓的行列,這更加引起了恐慌。 book18.org

莫漓心中緊張至極,她害怕一會戰鬥若是落敗,自己被殺被擒都可忍受。若是這些二師姐、三師姐、四師姐和這些五玫山的女弟子也變成了娼和奴,那怎麼對得起她們呢。莫漓知道成為娼妓的絕望和痛苦,於是她開始慌張起來。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