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母 (14) 作者:何日去病

簡體

. book18.org

【據母】 book18.org

作者:何日去病2020-9-5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14章book18.org

看到媽媽在我懷中低著頭沉吟不語的樣子,我的心一個勁的往下沉。就在我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暗暗著急的時候,媽媽似乎是下定了決心,仰起臉來一雙桃花杏眼似嗔似怪的瞥了我一眼「你啊!凈幹些讓媽媽擦屁股的事情。」book18.org

聽到媽媽嬌媚的聲音我的大腦竟一下子有點反應不過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般再次確認道「媽媽,你這是同意了?」book18.org

媽媽看著我小心翼翼、不敢有一絲逾越的乖巧模樣,頓時心中一樂,「噗嗤。」的一聲笑出聲來,今晚我強吻媽媽時對媽媽造成的心理陰影和媽媽內心最深處的那一絲芥蒂也就此化解開了。 book18.org

媽媽笑完正待起身,卻發現我的左臂仍然如鐵環一般緊緊攬住她的蜂腰不讓她起身「小壞蛋,先放開媽媽啦。」 book18.org

聽到媽媽軟軟糯糯的撒嬌聲,我的心都酥了一半「不放,你不是說要陪我洗澡的嗎?」此刻我早已沉浸在與媽媽共浴的美好幻想之中,生怕媽媽食言而肥,一脫離我的懷抱就不認帳了。 book18.org

「哎呀好啦,快點放開媽媽,你先去洗臉刷牙,媽媽去換一套衣服再回來幫你洗澡。」媽媽輕輕錘了一下我的胸口,從我的懷裡起身,在我的注視下輕擺香臀娉娉裊裊的回臥室換衣服去了。 book18.org

看著媽媽離開的背影,我感受著身上殘留的餘溫和手上的些許發香,心裡一陣心潮澎湃。 book18.org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心情大好的我甚至在刷牙的時候哼起了歌。 book18.org

與我心情好的在唱歌不同,此刻媽媽在臥室里顯得有些猶猶豫豫,方才她在我的懷抱之中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竟有一絲懼怕像是不答應我就會暴露出我的本性一般,看到我可憐巴巴的樣子更是心裡一軟直接答應了我,現在想起來都還有一絲後悔,現在又礙於做母親的顏面不好出爾反爾。媽媽正在手足無措的時候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眼前一亮心中好像放下了一塊大石頭一般,連動作都輕快起來。 book18.org

「砰砰砰,小瑜,媽媽進來嘍。」衛生間老舊的木質房門被敲響,門外傳來媽媽的聲音。 book18.org

正在洗臉的我聽到浴室傳來媽媽的黃鸝般清脆悅耳的聲音後強捺住心中的激動,努力用最平靜的聲音說道「進來吧媽媽。」 book18.org

「吱呀。」的一聲,浴室的房門被媽媽推開,一直死死盯著鏡子期待著媽媽的我第一時間就從鏡子裡看到媽媽。與方才不同,此時的媽媽穿著一襲粉色綢緞睡裙,一頭烏黑靚麗的秀髮在腦後盤了個簡單的髮髻,胸前那一對豐碩的肉丸哪怕在蕾絲文胸的束縛下也倔強地將睡裙高高頂起和身後兩片渾圓挺翹的臀瓣相映成趣,將媽媽的弱柳細腰和平坦健美的小腹、兩股之間的密林深壑等都給籠罩保護在原本就有些寬大的保守睡裙之下。 book18.org

看到媽媽穿了她最保守的一件睡裙,我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失望,這件睡裙是媽媽最保守的一件睡裙,渾身上下只露出了一雙蓮藕般白皙嫩滑的小手和精緻小巧的玉足。 book18.org

沮喪的心情沒有在我心頭籠罩多久,只聽見媽媽的一聲「把衣服脫了吧。」我的心情旋即又振奮起來。 book18.org

興致沖沖的脫下短袖後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一身凹凸分明、氣勢逼人卻又不失男性美感的古銅色肌肉,深呼吸一口氣迫不及待般地直接將運動短褲和內褲一起向下一拉,頓時露出我那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軟下來,猶如一條粗長的大皮管子似的肉棒。 book18.org

轉過身剛戴好浴帽的媽媽回過頭來就看到這麼一具身材高大健美尤如古希臘雕像般的完美男性肉體,目光幾乎本能的將我上下打量了個遍,當她看到我胯下那根堪稱驚世駭俗的肉棒的時候,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口水,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巨龍,心跳快得像是要從胸膛里跳出來一般。 book18.org

『好粗、好大。』媽媽的腦海中頓時本能的閃過了這個念頭,雖然剛才早已隔著衣物感覺了一番,但與直接看到所產生的衝擊還是無法相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兒子的肉棒在她的注視下竟如同活過來一般,開始一跳一跳的飛速脹大、勃起。 book18.org

「嘭,嘭,嘭。」在媽媽眼中肉棒跳動的節奏與她自己的心跳聲竟然是那麼的同步,仿佛肉棒的每一次跳動都像攻城錘一樣砸在媽媽的心坎上,震得媽媽心神失守。 book18.org

就在媽媽痴痴的盯著我粗大的肉棒行注目禮,我的肉棒也不負所望的快速勃起的時候。我故意雙手捂住肉棒,故意做扭捏狀撒嬌道「媽媽!」我心知據母一事絕非一朝一夕可以促成,儻若此時急功近利暴露了我的不軌之心媽媽日後必然心裡警惕,不如此時以退為進,給媽媽一個台階下,反正我最主要的目的已經達到。 book18.org

媽媽也好似剛剛回過神來一般,看到我碩大的性器所產生的嬌羞讓她猛地扭過頭去一雙秀氣小巧的玉手不斷打在我的胸膛上,一邊拍還一邊說「快把內褲穿上,小流氓!」殊不知她嬌羞的言語之間早已將她原本尊貴的母親身份拋得一乾二淨。 book18.org

對於久經健身房皮糙肉厚的我來說,與其說媽媽是在打我不如說更像情人間的調情,將內褲拉到原來的位置後我故意無奈道「媽,我這樣怎麼洗澡啊?」 book18.org

媽媽臉上的紅霞都快燒到耳朵上了嘴裡還兀自逞強道「怎麼不能洗,以前你小時候住在政府家屬大院裡,我不都是給你這樣洗澡?」 book18.org

媽媽一說起家屬大院,我就想起了九十年代住在家屬大院時候的那段日子,那個時候住在家屬大院裡的要麼是未婚男女青年要麼是把家屬大院當家的那群老爺爺老奶奶們,像爸爸這樣的已婚人士還住在家屬大院的算是極少數,不過我們家也就是在媽媽和奶奶鬧了矛盾之後沒住了幾年就買房搬了出去。 book18.org

家屬大院裡的房子沒有獨立衛生間,要洗澡只能去澡堂子洗,趕上七八點鐘連洗澡都要排隊,到了大夏天有些男青年們不耐等待就直接穿著褲衩打一桶水,故意露出一身或黑或白的肌肉展示給同樣住在家屬大院裡的未婚女青年們看,久而久之還真的有幾對成了夫妻。 book18.org

那時幼小的我也曾經光著屁股站在院子裡,被媽媽拿著肥皂擦遍全身,在叔叔阿姨們的調笑聲中沒羞沒臊的戲水。 book18.org

一想到我要穿著內褲洗澡,不能正大光明的在媽媽面前露出性器達不到我想要的目的,我就覺得自己有些坐蠟,無奈又找不到合適的藉口,只好有些泱泱不樂的嘟囔道「這怎麼洗的乾淨嘛!」 book18.org

媽媽沒有搭理我,從浴室外拿了個小板凳進來放在地上,拍了拍板凳說道「坐吧。」 book18.org

乖乖的坐在板凳上,任由媽媽高高地舉著蓮蓬頭打濕了我的頭髮和渾身上下,我看著鏡子裡的美艷熟女媽媽,心底一股為能擁有這麼個美母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忍不住說道「媽媽,你有多久沒有幫我洗過澡了?」 book18.org

「上一次給你洗澡應該是你小學三四年級的事情吧,算一算也有七八年了,時間可過得真快,一轉眼你都從小孩子長成了壯小伙長得比媽媽還高,不坐下來媽媽沒辦法幫你洗頭了,要是放在以前啊你這年紀都得張羅著找媳婦兒了。」也許是想掩飾自己方才看到兒子性器時的失態,媽媽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一般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 book18.org

媽媽一邊說著,一邊動作不停倒了點洗髮露在手上,對我說了聲「閉眼。」後開始給我早已被打濕的頭髮抹上洗髮露。看到我緊緊閉上雙眼後媽媽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到我的胯下,我的肉棒此時如同完全甦醒的怒龍一般,甚至內褲都已經被我勃起的肉棒頂起了一個大大的帳篷,以至於內褲上的鬆緊帶都不能緊緊貼合我的胯部,從內褲和胯部的間隙中還能看到一小截青筋環繞虯結的肉棒。 book18.org

媽媽『不經意』看到我的肉棒後,再次呼吸一窒俏臉羞紅,驀的暗自想到『這孩子,那裡怎麼這麼大,該不會生病了吧?』 book18.org

一想到這裡媽媽原本有些害羞的表情也開始嚴肅了起來開口道「小瑜。」 book18.org

我正閉著眼睛享受媽媽的服務,哪裡知道媽媽心裡這麼多彎彎繞繞,聽到媽媽叫我下意識的回了聲「啊?」 book18.org

「……嗯,媽今天其實看到呂子衿那個小姑娘了,長得確實很漂亮,跟咱們家也算門當戶對。就是瘦了點,你下次帶回家我跟她聊聊。」媽媽一時間有點不好意思開口問我這種私密的事情,轉而又說起了呂子衿,想藉此來將話題轉移至性的方面。 book18.org

「媽,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嘛,我之前真的是跟你開玩笑,我跟她真的沒有什麼。」我既有些氣急也有些無奈地又解釋了一次。 book18.org

「那你之前有跟別的女生談過戀愛嗎?」媽媽的聲音有些飄忽不定,讓我猜不透她的想法。 book18.org

「沒有,我只喜歡媽媽一個。」我依然不知道媽媽想問什麼,只好半開玩笑的說道。 book18.org

「哎呀,媽媽沒跟你開玩笑。」媽媽似乎有些急了。 book18.org

「我也沒跟媽媽開玩笑啊,身為兒子喜歡媽媽怎麼了,有錯嗎?」我理直氣壯道。 book18.org

「小瑜,你平時下體陰部那裡有不舒服嗎?」媽媽沉默了一會兒似乎覺得不能這樣不清不楚下去,乾脆挑明了說道。 book18.org

「啊?沒有不舒服,沒有,沒有。」我聞言一愣,對媽媽的問題有些猝不及防,語無倫次的回答道。 book18.org

「沒有就好,要是有不舒服要趁早說,媽媽帶你去醫院知道嗎?」媽媽嘴上這麼說道,心裡卻鬆了一口氣暗自想道『這麼駭人的傢伙事兒也不知道隨了誰,老周的才只有兒子的一半兒啊,該不會是隨了我吧。』再想到自己平時和老周的房事總是意猶未盡,竟一下子有了個『便宜了別人也是便宜,不如像漫畫里的那對母子醫院自產自銷了吧』的荒唐念頭。 book18.org

胡思亂想了一陣媽媽羞紅了臉甩了甩頭好像要甩去一切雜念一般。對我說道「閉上眼睛,媽媽要給你沖洗了。」如果有第三個人在場一定能看到一個美艷熟女羞紅了臉龐拿著蓮蓬頭在替一個同樣羞紅了臉龐的男青年在沖洗著頭髮,美艷熟女的目光還不時的瞥向男性青年那筆直的硬挺著似乎要將內褲戳個洞出來的鐵棒, book18.org

逐漸從衝動中冷靜下來的母子二人一時間陷入了難言的尷尬之中,媽媽在心裡暗罵自己怎麼會問出那樣的問題,而我則是在暗自悔恨沒有抓住機會讓媽媽親手體驗一下我的肉棒。 book18.org

漸漸地媽媽沖完了我的頭髮,開始拿著沐浴球幫我清理上半身。眼見我已經睜開雙目,媽媽只好強行把注意力集中到我的身體上,好像只有這樣才不會下意識的去看我那令人矚目的雄偉性器。 book18.org

不知道是媽媽太久沒有關注過我的身體還是想掩飾自己的心虛,媽媽今天幫我洗的極為認真,手上拿著沐浴球仔細的揉搓過我的每一寸皮膚,從堅實緊湊的胸肌開始,順著手臂上如斧刻刀削般的肌肉線條往下。 book18.org

看著我胸腹之間雪白的皮膚與被曬得黝黑的手臂,輕輕撫摸我爬滿了青筋的有力大手,摸著我因經常健身而像老農一樣布滿老繭的大手媽媽一時竟有些心疼。 book18.org

看見媽媽的目光在我的胸前和手臂上來回掃視,還時不時湊近對比一番,我哪裡猜不到媽媽在想些什麼,主動出聲道「媽,謝謝你。」 book18.org

「啊?謝我做什麼?」媽媽有些不明所以。 book18.org

「謝謝我的膚白貌美大長腿媽媽把我的皮膚生的這麼白啊,我們班同學都很羨慕我這麼白呢。」我調笑道。 book18.org

「不知道這些同學裡有沒有女同學啊?」聽了我的話媽媽的眼睛頓時彎成了一對月牙,顯然是被我真心實意的讚美誇得心情極佳。 book18.org

「哈哈,哪能呢。媽,可以換個地方搓了。」我尷尬一笑,隨後僵硬的轉移話題道。 book18.org

「哼。」媽媽少有的在嘴上斗贏了我,心情愉悅的輕哼一聲,也不再多做糾纏。 book18.org

媽媽的視線快速掠過我小腹,生怕視野會忍不住瞟向我雄偉的性器一般,做賊心虛般的不敢再我稜角分明的六塊腹肌停留上片刻。翻過我有如山巒般寬厚有力的臂膀,專心的用沐浴球搓洗著我背後平日裡看不到的一些地方。一邊搓洗還一邊數落著我「洗個澡都洗不幹凈,真是個馬大哈。」 book18.org

嘴上一邊數落著我還一邊想著『兒子這身肌肉還練得真不錯,飽滿有型不失魁梧卻沒有一絲的臃腫感。』媽媽平日裡也會看很多健身、美容方面的雜誌,自然看得出好賴來。 book18.org

「媽,你覺得我形體練的怎麼樣?比你們以前舞蹈團里的男演員們怎麼樣?」一直享受著媽媽的服務到舒服得眯起眼睛的我冷不丁問道,言語中還帶著些許的酸意。 book18.org

「啊?」媽媽一下子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愣了一下後仿佛被我逗笑了一般「咯咯咯咯,原來小瑜一直在吃醋啊,咯咯咯咯。」 book18.org

媽媽笑了一會兒才在我不善的眼神下說道「當然是我的兒子形體好啦,更何況我的兒子還這麼英俊帥氣,聰明優秀。」這倒不是媽媽在安慰我,我在形體上的美感確勝過當時她的師兄弟們許多,媽媽那個年代的舞蹈演員們身高、營養普遍都不如我,何況舞蹈演員進行的是耐力訓練,在肌肉方面自然不如特意進行力量訓練的我了。更何況子不嫌母醜反之亦然,在母親眼裡,我自然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那個。 book18.org

「媽,你以前跳過雙人舞嗎?」如果說我剛才還是故作不經意,那現在就是毫不掩飾我的醋意。 book18.org

「咯咯咯,你可真是個小醋精,你爸都沒你管的這麼寬。」媽媽先是笑罵了一句,接著說道「當然跳過啊,媽媽可是劇團里的台柱子,什麼舞沒跳過?」 book18.org

聽到媽媽這麼說我頓時感覺胸口一悶,像是有一口惡氣堵在胸口,良久後才嘴角一癟說道「媽,我有點吃醋了。」 book18.org

我直白坦誠的吐露心聲並沒有讓媽媽反感,恰恰相反媽媽也很喜歡這種被人在意、有人為她吃醋的感覺,嘴上不說嘴角卻扯出一個好看的弧度「你爸都沒吃醋,你吃的是哪門子的醋,再說了媽媽那是為了工作嘛……」 book18.org

沒等媽媽再說,就被我生硬地打斷道「我爸那是不懂欣賞你,再說了,我吃不吃醋,跟我爸有什麼關係。我就是……」 book18.org

媽媽聽出了我言語裡低落的情緒,頓時感覺心裡暖暖地流淌著一股熱流,她知道這是因為我愛她才會吃醋,但還是忍不住挑逗我道「就是什麼呀?」 book18.org

對媽媽的愛意和年少輕狂時的熱血、衝動沖潰了我的矜持和理智,我轉過身,兩隻健壯有力的手臂拉過媽媽的上半身,在媽媽的驚呼聲中再次品嘗到了媽媽柔軟的雙唇「我就是太愛你了!」說完還舔了舔嘴唇像是在回味媽媽的味道。 book18.org

「哎呀,小壞蛋。媽媽的睡裙被你弄濕了啦。」見到媽媽只是無關痛癢的說著細枝末節的問題而沒有反對我的強吻,我心頭一樂剛但剛剛心底升起的那股醋意卻沒有完全消散,依舊如鯁在喉般膈應著我。 book18.org

「媽,我以後也要跟你跳雙人舞,只許你和我一個人跳,不許你跟別人跳了。」我看著媽媽的雙眼鄭重的道。 book18.org

媽媽看著我認真的模樣心知不能再刺激我了,再刺激恐怕我就要發狂了安慰我道「好啦好啦,媽媽剛剛是故意逗你的啦,媽媽就跟你玲姨跳過雙人舞啦,媽媽成為領舞的台柱子也才幾個月的時間,哪裡有那麼多機會跳雙人舞啊對不對,小瑜原諒媽媽剛剛騙你好不好?」 book18.org

聽到媽媽略顯慌亂的解釋我才看似彆扭實則欣喜的點了點頭,算是接受了媽媽的解釋。媽媽看到我臉色稍緩還故意在我胳肢窩下撓了撓癢,最終讓我沒能繃住嚴肅的表情和媽媽笑鬧成一團。 book18.org

洗完澡沒等我換好內褲就被媽媽從浴室里趕出來「你回自己房間換,媽媽要洗澡了,被你蹭的一件睡裙都濕漉漉的,難受死了。」 book18.org

被媽媽從浴室里趕出來後,心有不甘的我陡然想起媽媽上次從玲姨那裡回來後的自慰,由於不知道媽媽帶回什麼東西,我心裡頓時痒痒起來。對於這些事情行動力滿滿的我再次行動起來。 book18.org

怕媽媽察覺到我的不對勁,我先打開電視,讓嘈雜的電視聲『告訴』媽媽我正在看電視。在衣櫃里和床頭櫃里再次細細尋找了一番一無所獲的時候,我的餘光忽然瞥見了一個小行李箱。 book18.org

記憶中這個小行李箱一直是爸爸出差的時候帶的,這次去新藏因為去的時間比較久,東西比較多所以就重新買了個大行李箱棄置了這個小行李箱。 book18.org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我一邊打開行李箱,一邊仔細傾聽著浴室里的動靜。甫一打開行李箱入眼的就是一套粉色的衣服,我平日裡從未見過媽媽有類似衣物,好奇的在眼前展開之後才發現原來是一套護士服, book18.org

『這是媽媽的情趣衣櫃?』心裡閃過這個念頭後強壓下開心的想要跳起來的衝動,翻看起了媽媽的情趣衣物, book18.org

抱著極大的期待隨意翻了幾件發現都是女僕裝、空姐裝、學生裝等等角色扮演的衣物之後,雖然這些情趣衣物單從衣物本身來看並沒有太過暴露的地方,但我依舊非常期待著媽媽穿上這些衣服在我面前搔首弄姿的模樣,不過似乎媽媽在性事上面還是挺保守的,就連情趣衣物也只是角色扮演的居多,而不是開檔、露點或者蕾絲之類的大膽放蕩款式。 book18.org

念及此處一時間心情有些矛盾,既有發現了媽媽秘密的興奮感,也有還未擁有媽媽的失落,心思百轉之下竟對媽媽另外的秘密開始感覺索然無味了。 book18.org

重新坐回電視前不久媽媽就洗完澡從浴室里出來了,只見她換了一身黑色羊絨長款睡裙將本就白皙的皮膚反襯的更為耀眼,修長如天鵝頸般的脖子上還掛著幾顆未擦乾的水珠,在燈光下折射出夢幻般的光芒,興許是天氣太熱,有些貪涼的媽媽將衣領開的極低,一眼望去竟看不到胸衣,那對我夢寐以求的豐碩乳球像一對小白兔一般隨著輕盈的步伐蹦蹦跳跳的向我奔來,見狀我的臉上自動浮現出幸福的笑容。 book18.org

「笑什麼呢小壞蛋。」媽媽坐到我身邊,理了理她那還略帶著些濕氣的秀麗長發。 book18.org

「嘿嘿。」我憨笑一聲,正待將媽媽再次抱在懷裡以便我上下其手時。 book18.org

「鈴鈴鈴……」媽媽的手機就響了,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電話號碼媽媽攔下我作怪的手把手機螢幕那道我面前搖了搖道「噥,你老爸。」 book18.org

誰知夫目前犯的念頭更加刺激了我的慾望,獸性大發的我再次把媽媽抱到自己懷裡讓她坐在我的大腿上。 book18.org

「別鬧,小壞蛋。」媽媽瞪了我一眼,言語中也有些氣急敗壞,見狀我停下了更進一步侵犯媽媽的衝動,僅僅是學著媽媽剛才的模樣把玩著她烏黑的長髮。 book18.org

媽媽見我沒有更進一步的舉動鬆了一口氣,在愈發急促的電話鈴聲中來不及再糾纏於姿勢的問題,接起了電話。 book18.org

「喂,建國。」媽媽的聲音從氣急敗壞到端莊大方似乎只用了一瞬間,讓我在心裡暗自感嘆女人真的天生就是演員。 book18.org

「剛剛打電話給你你怎麼沒接?」爸爸威嚴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不過遠在天邊的聲音卻震懾不住兒子對母親的覬覦之心。 book18.org

「剛剛在洗澡,沒聽見。」媽媽先是解釋了一句然後又對爸爸告起狀來「今天你兒子可是英雄救美了呢。」 book18.org

「媽媽吃醋了嗎。」沒等爸爸說話我先故意挑逗了媽媽一句,惹得美母一陣白目。 book18.org

「聽大哥說小瑜救的是呂氏集團的千金?」爸爸沉吟著問道。 book18.org

「啊?」媽媽聞言一愣,隨後精緻的眉頭狠狠的一皺,嘴裡不情不願的應了聲「對。」 book18.org

「吧嗒,嘶,呼,具體情況跟我說說。」爸爸似乎在那邊點了根煙。 book18.org

「……事情的經過大概就是這樣。」有我在一旁時不時插科打諢一句的情況下媽媽簡略的將今天的事情說了一遍,不過很有默契的是我和媽媽都沒有提起前因。 book18.org

「這麼說來呂明德對小瑜的印象還不錯嘍?」爸爸的問題一下子讓方才還臉色稍霽的媽媽臉上再次浮現出了陰霾。 book18.org

「嗯。」媽媽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 book18.org

「嘶,呼,好,下次遇見呂明德的話打個電話給我,曉紅你明天去媽那裡的時候……」爸爸在了解了事情之後又在明天去奶奶那裡的問題上絮絮叨叨個沒完,媽媽臉上的陰霾也越來越重,到後來只剩下嗯嗯啊啊的冷淡回應。 book18.org

「曉紅你怎麼了?」很顯然媽媽的冷淡讓正在思考什麼的爸爸也察覺出些許不對勁來了。 book18.org

「沒怎麼,我累了,先這樣吧。」媽媽說完不待爸爸回應就掛斷了電話,強行對著我扯出一個刻意的笑容後對我說道「小瑜你先休息吧。」 book18.org

「沒事,媽媽,我不累。」此刻我自然知道媽媽在傷心難過些什麼,在一個女人傷心難過的時候不正是其他男人趁虛而入的最好機會嗎?念及此處還將媽媽抱得更緊了,只不過怕引起媽媽的反感沒有對媽媽上下其手的揩油。 book18.org

「鈴鈴鈴」媽媽聽到手機又響了,臉上原來的陰霾之色頓時消散了一些。 book18.org

「你還打電話來幹什麼?你……」媽媽看都沒看的接起電話,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嬌叱。雖然嘴上滿是斥責,但眼見的媽媽的心情卻好了起來。 book18.org

「啊?胡姐?不好意思啊胡姐,我以為是建國。」電話那頭傳來我家前保姆胡姨的聲音讓媽媽頗為尷尬,稍有振作的心情也再次低落了下去。 book18.org

「你和先生吵架了?」胡姨的聲音里似乎有些好奇。 book18.org

「沒什麼大事。」媽媽模稜兩可的說道,雖然胡姨曾經是我家的保姆關係非常親近,媽媽還是有點家醜不可外揚的小心思。 book18.org

「太太,先生畢竟日理萬機,咱們做女人家的能多擔待一點就多擔待一點吧。」胡姨稍微勸了一句後緊接著道「小先生今天沒有大礙吧?」 book18.org

「嗯,他還好,醫生說就傷到了皮肉,對骨頭沒什麼影響。」在談到我的時候媽媽低落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點。 book18.org

「那咱們明天去新店看裝修進度嗎?」今天下午媽媽和胡姨本來要去美容院分店還有新家檢查一下裝修進度,結果媽媽一聽說我受傷,嚇得幾乎魂飛魄散,顧不上檢查裝修進度就拋下胡姨來醫院看我。 book18.org

「嗯,上午去吧,我早點起來去店裡。」媽媽想了想道。 book18.org

「好的……」胡姨和媽媽又聊了幾句才掛下了電話。 book18.org

媽媽掛了電話後看著手機發了會兒呆,半晌才將手機隨手往沙發上一丟整個人都往我懷裡拱了拱,幽幽的說了句「小壞蛋怎麼沒對我動手動腳啊?」 book18.org

我聞言有些尷尬,厚著臉皮假裝大義凜然的道「媽媽你怎麼能說是我對你動手動腳呢,明明是我太愛媽媽了,我現在恨不得每天都和你形影不離。」 book18.org

「呵呵,是嗎?」媽媽在我的懷裡揚起嬌俏的臉蛋直視我的眼睛道。 book18.org

「當然是了,我這麼愛你,你還不知道嗎?」我不閃不避的迎著媽媽的目光與她對視著。 book18.org

「媽媽終究還是你的媽媽吖。」對視良久之後還是媽媽率先敗下陣來,在我懷裡重新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嘴裡還喃喃道。 book18.org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我對媽媽幾乎毫不掩飾的覬覦之心讓她隱隱約約有些察覺,一來她覺得兒子到了青春期對異性有些好奇也是正常的,二來其實我也沒有什麼過分的逾越舉動,更何況媽媽還想著我對她動手動腳她還能管得住,要是在學校里也這樣對其他女生動手動腳豈不是要吃官司。所以對我才有些放縱,另一方面也是相信我對她的愛意不會讓我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 book18.org

我聞言想了想道「正因為我們是母子,所以我才這麼愛你啊媽媽,我發誓媽媽,我愛你吖,比誰都愛你。」 book18.org

我看不到媽媽的表情,卻聽見她的聲音裡帶著些許幸福感「媽媽相信你,媽媽也比誰都愛你,媽媽也相信你比誰都愛媽媽。」 book18.org

在我看不到的俏臉上,媽媽此時的表情帶著些許釋懷。從丈夫對她和我的漠不關心甚至強壓著她的頭讓她做一個低眉順目的小媳婦到聯想起我為了她跳過雙人舞而吃醋,我和爸爸形成的強烈反差讓她覺得只有我才是真正愛她的那個人。一時間在媽媽心目中我的形象不再單純的是一個孩子,而是一個比她丈夫、比任何人都愛她的人,也是她最愛的那個人。 book18.org

我們母子二人保持著相互依偎的姿勢坐在沙發上,任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媽媽說出「好了,媽媽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吧。」的時候一陣幾乎遏制不住的竊喜湧上我的心頭。媽媽終於放棄等待爸爸的道歉電話,準備休息了。想必爸爸應該是礙於面子,所以沒有打電話來安慰媽媽,此時他一定不知道他的好兒子正在處心積慮的想要占有自己的母親,還以為我會替他在媽媽面前美言幾句挽回父母之間的感情。 book18.org

強壓下心頭喜意不讓媽媽看出來,我直接將懷裡的媽媽用公主抱的方式直接抱起,在媽媽的驚呼聲中將她抱回臥室。 book18.org

小心翼翼地將媽媽輕輕放在她的雙人大床上,媽媽看到我仿佛在對待稀世珍寶般的小心動作時不僅「噗嗤」一聲笑出了聲「動作大膽點吖,你還怕把媽媽磕到啊?」此時媽媽閃亮迷人的大眼睛笑成了一道彎月牙。 book18.org

「媽媽可是我的寶貝,我當然要輕拿輕放了。」我笑著吻了吻媽媽的額頭「媽,這是晚安吻,晚安!」 book18.org

「臭小子,也不知道哪兒學來的這麼多詞。」媽媽原以為我會再次吻上她的唇,沒想到卻我只是在她額頭蜻蜓點水般輕輕吻了一下,這樣的動作往常我小時候她也經常對做過。現在我一撅起嘴媽媽就下意識的以為我會霸占她的雙唇,像是已經習慣了一般。 book18.org

人的心理總是充滿矛盾,此時媽媽在心裡一邊暗罵自己淫蕩無恥,一邊又因為我說她是我的寶貝而感到甜蜜,絲毫不覺得此時我的舉動早已逾越了一個兒子的本分。 book18.org

見狀我暗自一笑『在我前面那麼多逾越的動作下,晚安吻這種操作已經完全不能引起媽媽一絲一毫的警覺之心,接下來就是切香腸一般層層遞進逐步突破媽媽的防線即可。』 book18.org

一夜無話。 book18.org

高中生良好的作息習慣讓我哪怕在國慶假期中也能夠按時起床,半睜著惺忪的睡眼來到客廳,驚訝的發現平日裡節假日都睡到中午的媽媽今天居然已經早早起床給我做早餐了。 book18.org

「媽,你這麼早起床幹嘛?」我有些奇怪的問道。 book18.org

「給你這個小壞蛋做早飯啊。」今天早上媽媽身上穿的已經不是昨晚的睡裙而是換上了一套藍黑色的睡衣,渾身上下的氣質也從昨晚的嬌羞可愛變成了白天的成熟冷艷。 book18.org

「媽,你早上做什麼給我吃啊?需要我幫忙嗎?」對媽媽的『廚藝』相當了解的我顧不得先洗臉刷牙急著走進廚房。 book18.org

「媽蒸了幾籠小籠包,哎呀,臭死了,噁心死了,快去洗臉刷牙。」媽媽看到我一臉焦急地走進來哪裡不清楚我在擔心什麼,而我知道媽媽在蒸小籠包後也放下心來,從背後吻了吻媽媽的美頸。 book18.org

片刻後我洗漱完坐在餐桌邊和媽媽一邊吃早餐一邊聊起國慶假期的安排「今天上午我還要去一趟店裡,要不你就留在家裡等我中午回來然後我們下午在回你奶奶家,然後明天待一天,後天一大早就回來你覺得可以嗎?」爸爸不在家的這段時間裡,媽媽已經開始不自覺的把我當成了她的主心骨,事事都徵求我的意見,和我商量著來。 book18.org

我想了想道「媽,我陪你一起去吧,去完新店我們再去看看新家,中午我們出去吃吧。」除了高三的國慶只有三天時間我想儘可能的多陪陪媽媽以外,我經過兩天深思熟慮對媽媽的處境還頗感覺到不安心,總覺得自己是不是將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些一般。 book18.org

「好,那媽媽中午帶你去吃頓好的。」媽媽想到我右臂上還有些傷,還以為我是不好意思直接說不方便做飯,在暗罵了自己一聲一點都不心疼兒子之後就同意了我的想法。 book18.org

「鈴鈴鈴。」正說話間媽媽的手機突兀的又響了起來。 book18.org

「喂,胡姐啊,已經起來了,嗯,好,再過半個小時出門吧,好,我是去虹橋小區還是去店裡接你?去店裡是吧,好的。嗯,一會兒見。」 book18.org

我猛地疑惑了起來,這麼早胡姨就給媽媽打電話幹什麼? book18.org

迎著我疑惑的眼神,媽媽解釋道「你胡姨怕媽媽早上睡遲了忘了昨天約好的事情,打個電話問媽媽起來了沒有。」 book18.org

媽媽的解釋沒有讓我打消疑慮,反而讓我愈加感覺不對。 book18.org

按理來說胡姨作為一個員工哪裡有雇員催促老闆做事的道理?胡姨又不是剛出來工作的毛頭小子,官宦之家做了十幾年保姆怎麼著眼力勁兒也不會這麼差吧?冥思苦想了好一會兒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壓下疑惑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