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母 (13) 作者:何日去病

簡體

. book18.org

【據母】 book18.org

作者:何日去病book18.org

2020年8月17日首發:第一會所 book18.org

第13章 book18.org

『我是誰?我在哪兒?』兩隻眼睛毫無焦距的望著純白的天花板,耳旁不斷傳來門外嘈雜的交談聲,腦海里逐漸回想起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 book18.org

『我這是被送進醫院嗎?』我聞著空氣里刺鼻的消毒水味想道『媽媽一定擔心了吧』此時麻醉劑帶來的酥麻感還沒有完全褪去,只能先嘗試著轉動一下腦袋活動一下四肢。在活動右臂時,一陣肌肉撕裂般的疼痛感直達我的大腦讓我直抽涼氣「嘶」,這才想起來我的右臂被凌卿韓用玻璃瓶砸了個血肉模糊。 book18.org

「……蔣夫人,事情大概就是這麼個經過,具體的情況還要等姓凌的醒過來審問後才能得知更詳細的情況,您放心,我一定會讓那個王八蛋付出代價,另外我還要感謝你家公子挺身而出保護小女」一個低沉的男聲響起,這個聲音來的有些陌生,我的記憶之中並不認識這個聲音。 book18.org

「麻煩你了呂老闆,知道事情的經過,只要小瑜沒有做壞事我也放心了,這孩子……」就在我還在思考著這個聲音是否在哪裡聽過時,媽媽的聲音接了上來,與往常相比媽媽的聲音不復以往的悅耳動聽,反而帶上了一點疲憊的感覺。但對於經過叔叔和吳局長兩件事已成驚弓之鳥的我來說,媽媽身邊出現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卻不啻平地起驚雷一般。 book18.org

我內心猛然揪起,再也克制不住想念媽媽的念頭,喊了聲「媽!」在昏迷了不知道多久之後再開口時聲音有些微弱,媽媽在門外聽到聲音頓時一靜,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直至我又喊了一聲「媽!」才反應過來,急匆匆的推開房門。 book18.org

病房外頓時湧進五六個人除了媽媽和大伯還有班主任蔡夢婉以外還有一個穿白大褂的醫生和穿西裝的中年富態男子。媽媽更是直接撲到床邊抱著我,問我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book18.org

「我現在感覺沒什麼力氣,傷口也感覺麻麻的。」聽到我這麼說,媽媽頓時緊張地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身邊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在得知這種情況是正常情況,要過一會兒才能消失之後媽媽才鬆了一口氣。 book18.org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謝謝大夫」媽媽激動地連聲道 book18.org

「周瑜,你以後可不能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知道嗎,你媽媽剛剛都要嚇出事情來了」人群中唯二的女性我的班主任蔡夢婉看媽媽一時過於激動圓場道,說完頓了頓話頭又補充道「以後發現這種事情第一時間告訴老師尋求幫助或者直接報警,千萬別自作主張」 book18.org

「真是抱歉,我知道錯了,對了,子衿呢?她還安全嗎?」看著蔡夢婉一臉風塵僕僕的樣子我也知道她為了我承受了不小的壓力,一個月內班裡接連發生兩起不同尋常的大事,想必她肯定也是頗感心累。我也就此順坡下驢,岔開話題問道。 book18.org

見我問起呂子衿進門之後一直沒說話的中年富態男子走到我的病床前出聲道「我是子衿的爸爸呂明德,你叫我呂叔叔吧,子衿目前還沒醒不過她已經脫離危險了,謝謝你,感謝你保護了她,有這麼好的同學真是子衿的福氣。」 book18.org

「沒什麼呂叔叔,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分內之事,我想我們班任何一個人看到這種事情都會挺身而出」我搖了搖頭謙虛道。 book18.org

「小周你太謙虛了,這樣,你想要什麼儘管跟我提,呂叔叔作為呂氏集團的董事長別的沒有,錢還是管夠的。」聽到呂子衿的爸爸說出的話,我張了張嘴有那麼一瞬間竟然有了直接讓他幫我將吳局長搞下台的想法,轉念一想昨日鈴姨剛剛才給我上了一節人情不討的為人處世課就放棄了這一念頭。 book18.org

旁邊的大伯看見我張了張嘴以外我現在就要不識趣地提要求,連忙故作不樂地打斷道「呂老闆這話說的,也把我們老周家看地太扁了吧。」 book18.org

「啊,哈哈,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呂某人失言了,給周老闆、蔣太太告罪,還望周老闆、蔣太太見諒」呂叔叔不愧是大老闆,大大方方地致歉讓原本有些尷尬的氣氛又重新變得融洽了起來。 book18.org

「病人需要靜養。」在醫生的規勸之下一群人從病房裡退出去。 book18.org

直至這時我才有心思打量媽媽,媽媽今天身上穿著一條深紫色的無肩帶抹胸上衣,將露出的一段飽滿碩乳和苗條而不失健美的小蠻腰反襯的更加白皙嬌嫩,一條藍寶石項鍊泛著迷濛的光彩靜靜的躺在兩截優雅的鎖骨之間,外面披一件粉色針織小外套。她那引人遐思的美跨被拘束在一條帶粉色花朵圖案的束腰短裙內,這條短裙腰口被束腰勒得極細,然後在臀部陡然放大、膨脹極力凸顯出她纖腰與翹臀的反差。短裙的長度僅僅足夠遮住她豐隆嬌嫩的兩顆臀球,兩條修長、勻稱的美腿裹在超薄黑色絲襪內,那纖巧的玉足蹬著一雙十一厘米細高跟的黑色尖頭鞋,那尖尖的鞋頭上閃爍著點點星光,配合著她這一身裝扮更顯低調奢華。 光鮮的衣物在此刻卻無法掩蓋媽媽眼底的疲勞與驚嚇,我看著眼前為我擔驚受怕卻不屬於我的佳人,我忽然心生急切之情,明天與意外不知道哪個先來的緊迫感讓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占有她。 book18.org

在我強烈的要求和醫生的建議下,沒過多久恢復到活蹦亂跳的我就出院回家了,此時距離我入院只有兩三個小時,對此媽媽還頗為不放心。 book18.org

當然,出院前我也沒忘了去看望了一下還在昏迷之中的呂子矜,聽醫生說原本就有點中暑的呂子矜在被麻醉之後險些內分泌紊亂,送到醫院來的時候還搶救了一番才算撿了一條命回來,看著長吁短嘆的呂氏集團董事長呂明德我心生慶幸,想到萬一我一瞑不視,媽媽不僅要傷心欲絕,可能還會被他人收入房中我心裡就有些氣急。 book18.org

「我店裡還有事,曉紅你送我回店裡就行了,小瑜你也是,以後做事別毛毛躁躁的,萬一出了事怎麼辦?」在酒店裡被媽媽一個電話急急忙忙叫過來的大伯見我沒事之後,執意要回酒店,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老婆還在店裡忙活,他怎麼能一個人先回家呢。」,臨別時還訓斥了我幾句,對此我只能摸摸頭不做任何反駁生受了下來。 book18.org

「沒事,大哥你先忙去吧,今晚麻煩你了。」還是媽媽幫我解圍道。 book18.org

「這說的是哪裡話,不麻煩。」大伯先是應了一句,然後沉吟片刻道「曉紅啊,咱媽脾氣不好,到她那裡你多擔待一點兒,別和她一般見識,家和才能萬事興嘛。」大伯知道我們母子倆國慶要回鄉下後故意說道,我家以往回鄉都是一家人一起回去,在有我爸周建國做和事老的情況下媽媽和奶奶都有時要吵架,現在我爸遠在新藏,媽媽和奶奶肯定矛盾更加激化,大伯這也是未雨綢繆先打個預防針。 book18.org

媽媽聽了一愣,措手不及之下只好應承道「好。」 book18.org

「我下車了。」「大伯再見。」就在我與大伯道別後冷不防媽媽從我背後伸過來一隻芊芊玉手在我腰上狠狠一掐,一陣鑽心的疼痛從腰上傳來,驚得我「啊」的一聲叫出了聲。猝不及防之下我本能的扭動起了身體來躲避著媽媽的二指禪,冷不丁右臂的傷口又撞在車門上,疼痛感兩兩相加頓時疼得我眼淚汪汪。 「你知道不知道聽說你們班主任告訴我你進醫院的時候我有多害怕嗎,你是要氣死你媽我嗎?」從我醒來後,媽媽對我的擔心就逐漸轉變為了對我自作主張的生氣,剛剛礙於人多眼雜不好意思發火,現在好不容易抓到一個和我獨處的機會自然想要將她的脾氣一股腦的全部發泄出來,此時媽媽一邊嘴裡碎碎念著,一邊還不斷在我身上施展著二指禪。 book18.org

沒有了外人的打擾車內母子二人之間的氣氛陷入了冰點之中,媽媽剛剛還在大伯面前為我解圍不代表著媽媽不生我的氣了。相反,在大伯走了之後,卸下所有偽裝後媽媽美麗嬌靨上的陰霾越來越重,被安全帶繃的緊緊地飽滿酥胸更是隨著呼吸一起一伏,仿佛隨時可能裂衣而出,只是我現在一邊不知道怎麼安撫媽媽,一邊躲避著媽媽的二指禪無心欣賞這一美景。 book18.org

媽媽掐了一會兒似乎覺得掐累了同時也覺得自己是不是下手太重,故意扭過頭不再看我雙手抱胸氣呼呼地道「說吧,怎麼回事,你和那個小姑娘什麼關係,別騙媽媽。」媽媽篤定的語氣似乎覺得我與呂子衿的關係肯定是男女朋友的關係,而我則注意到了方才不曾注意到卻在媽媽雙手抱胸之後更加顯眼吸睛的一對乳球,兩顆豐碩乳球中間幽深的乳溝像是一道能吸引人墮落的深淵一樣吸引著我所有的注意力。 book18.org

「你還想要裝死是吧?」媽媽等了一會兒沒有得到想要的低頭認錯,繼而憤聲說道,只覺得剛剛心底升起的歉意像是喂了狗一般。 book18.org

「啊?媽,咱們先回家好嗎?你都停路邊好久了。」剛剛從媽媽的美麗中反應過來的我腦海中根本沒有其他人的影子,在看見呂子衿至今仍未清醒的慘狀後,遭受流血、昏迷等狀況下劫後餘生的慶幸感讓我對媽媽的魅力更加喪失了抵抗力,只差將媽媽按到在駕駛室里在媽媽的身上施暴。 book18.org

「哼,回家再收拾你。」聽到我提醒她車已經停在路邊好久沒動了,甚至看到不遠處有個交警正在頻頻往這邊投來目光,媽媽方才臉色稍霽,語帶寒霜的說道。 book18.org

一路上我在後視鏡里不斷地用如饑似渴的眼神貪婪地逼視著媽媽充斥優雅與活力的嬌美容顏和豐腴曼妙的高挑身材,仿佛要將媽媽的模樣深深地印刻在我的靈魂里一般。 book18.org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媽媽覺得自從我說完回家之後,我就變了,仿佛迫不及待就要回到家裡,仿佛家裡有什麼東西吸引著我一樣,眼裡滿是赤裸裸毫不掩飾地想要擇人而噬的火光,一路上如是想著回到家後「砰。」的一聲響亮的關門聲,讓剛脫完鞋雙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著我進門等待我解釋的媽媽嚇了一跳。 被條件反射般嚇了一跳之後回過神來的媽媽不敢置信道「你還敢摔門?你啊……」話沒說完,我帥氣陽光的五官就飛速的就占據了她目所能及的所有視野,一隻手臂鐵環般緊緊箍著媽媽的蜂腰,另一隻手固定住媽媽的臻首不讓她偏過頭去。 book18.org

媽媽抿著殷紅的雙唇,迷人的雙眸里倒映著我的模樣,一朵紅雲從優雅的雪頸上開始逐漸攀上珠圓玉潤的耳垂,美母受驚之後的媚態更加促進了我侵犯她的慾望,猛地吻住她柔軟如果凍般的香甜雙唇,在媽媽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伸出舌頭進入媽媽如蘭似麝的檀口內。 book18.org

媽媽不知道是被我突如其來的吻嚇到了還是被我身上散發著的強烈的雄性氣息衝擊了,在我哪怕百般挑逗之下媽媽的小香舌既不回應我的舌頭也不做任何抵抗,只是茫然的睜大雙目,仿佛會說話的美眸迷離的望著我,似乎在說『你怎麼敢這麼對我』,完美的嬌軀輕輕一顫,任由我一雙大手在她身上攻城略地。 漸漸地媽媽開始回過神來,濕潤柔膩的舌頭本能地躲避起了我的吮吸,感受到媽媽的閃躲之意一股怒意夾雜著支配慾和占有欲在我心頭一閃而逝。正在肆意把玩、揉捏媽媽美臀的左手高高揚起,我火熱的手掌離開媽媽的翹臀後,那對肉球竟然還下意識的搖了搖似乎在表達對我手掌的離去戀戀不捨。 book18.org

「啪」的一聲脆響,火熱的手掌用力的拍打在扭動的肉臀上,媽媽本就猶如水蜜桃般的成熟肉體在我充斥著劇烈運動之後汗臭味、傷口殘留的血腥味、常年健身身體自然散發雄性荷爾蒙等成年雄性氣息的火熱懷抱中迅速喚醒了她如成熟水蜜桃般的身體里最深處的求偶本能。 book18.org

隨著這強有力的一拍,酥麻而略帶疼痛的快感像電流一般迅速的流變她的渾身上下刺激著她的大腦和私處,媽媽忍不住嬌呼一聲,美艷的身子不由自主的痙攣了一下,蜜穴深處更是顫抖著湧出一股灼熱的蜜汁。 book18.org

這一巴掌既讓媽媽的肉體徹底的復甦的同時也讓媽媽回過神來,自以為媽媽已經臣服了的我正準備將媽媽按在牆上上下其手時舌尖上驀的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啊。」疼痛終於讓我從肉慾的狂潮之中退縮了一點,只是從媽媽口中收回舌頭時還帶著一絲唾液線盪在空中,微微折射著銀光的液體絲線似乎在象徵著母子二人的藕斷絲連。 book18.org

「呼呼呼……」一個漫長的舌吻之後,就連久經鍛鍊肺活量驚人的我也略微有些氣喘,媽媽此時更是像岸上的活魚一般只能大口大口地穿著粗氣,一時間竟有些無力指責我的侵犯。 book18.org

看著我和媽媽之間搖搖欲墜的唾液線,我頭腦一熱竟再度貼身而上,順著銀絲就要再度印上媽媽那比剛才更加鮮艷的紅唇。 book18.org

媽媽見掙不開我的懷抱,氣急之下原本有些癱軟的身體不知道哪裡來一股力氣,揚起手臂朝我臉上甩了一巴掌。 book18.org

「啪」一聲脆響,在寂靜的客廳裡面顯得是那麼的刺耳,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猶如大冬天的一盆冷水般讓我寒徹心扉,此刻我終於想起這時的媽媽已經不是醉酒那晚可以任我擺布的肉玩具,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著自己思想的人,內心惶惶之下我甚至不敢抬頭去看媽媽的表情。 book18.org

與我的想像大有不同,此時媽媽的臉上沒有憤怒只有慌亂,她不知道平日裡乖巧懂事、不需要她操半點心的兒子今天是怎麼了,也不知道為什么兒子一貼上來她就那麼理所當然的癱軟在兒子的火熱懷裡,甚至在兒子拍她屁股的時候竟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下意識的就要搖尾乞憐,仿佛這種事情是天經地義的一樣。 最可怕的是她居然發現自己僅僅聞著兒子身上濃烈的雄性氣息,被兒子稍微撫摸幾下就有了生理反應。魯迅說「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膀,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唯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媽媽幾乎在回過神來的那一瞬間腦海中就閃過了那本《除了媽媽以外都不要》(佑一)漫畫,在此刻媽媽甚至也開始對母子亂倫之事有了幾分理解之情。 book18.org

就在媽媽一時間不知道是該大聲斥責我的侵犯還是好言撫慰以免我再次衝動的時候,我抬起早已淚流滿面的臉龐哭道「媽,我真的好害怕,我好害怕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嗚嗚,我以後再也不做傻事了。」 book18.org

在媽媽那一巴掌之後我就知道今天如果再對媽媽用強只會傷了她的心,以後將再無可以一親芳澤的機會,於是趁著臉上疼痛未消再回憶一下昏迷前的恐慌醞釀了一下情緒之後用痛哭流涕的姿態來暗示媽媽,我今晚只是因一時的大悲大喜才導致一時的行為失據。 book18.org

媽媽看到我臉上紅腫的掌印和兩道淚痕,再想起得知我在醫院昏迷時的那種驚慌,暗自想道就連她這樣的成年人聽到兒子躺進醫院也一時驚慌失措,兒子這樣的行為不也正是依戀她的表現嗎?只不過兒子表達愛的方式太過熱烈和衝動,讓她一時誤以為是兒子對她的不軌。 book18.org

媽媽如是想著,臉上嚴肅的表情也鬆緩了下來,時刻在觀察媽媽表情的我看到媽媽的表情後也鬆了一口氣,我知道人一旦接受了別人的理由腦海中就會自動幫他找好所有的藉口和補完所有的邏輯鏈條。 book18.org

同時也在慶幸眼前的美艷熟女是我的媽媽,在我表現出一定的幼態後她就不自覺的將所有感情都傾注到我身上,與此同時也不會對我有一點厭惡與戒備之心。 「對不起,寶寶,媽媽打疼你了嗎?」看到我此時淚流滿面亟需安慰的弱小、無助的樣子,媽媽不由情不自禁地用上了對我幼年時的稱呼,輕輕撫摸了一下我臉上紅彤彤的掌印心疼道。 book18.org

「不疼,不疼,只要媽媽不要不理我就好,媽媽一定要答應我,千萬不能不理我。」我看到成功的將媽媽帶到自己所設想的邏輯鏈條里後心裡暗暗一喜,果斷乘勝追擊道。哪怕不能畢其功於一役,也要在媽媽心裡占據更多的位置。 媽媽看到我紅腫著半邊臉都沒有說痛,反而一直在意著自己的看法,心底頓時一暖心道兒子不管多大還是依賴媽媽的,雙手抱住我的腦袋含情脈脈的看著我的眼睛說道「媽媽怎麼會不理寶寶呢?媽媽剛剛只是一時激動才打了你,都怪你自己一句話不說就來強吻媽媽,都嚇死媽媽了。」 book18.org

說到後來媽媽回想起剛剛我甜蜜而狂亂的熱吻,剛才著急掙脫還沒感覺,現在回想起來我剛剛熱吻的用情之深,幾乎要將平日裡空虛久曠的她淹沒在慾海狂潮之中,尤其是兒子對自己屁股上來的那一下,酥酥麻麻竟讓她有些濕了。 回想起這些年老周步入中年後官越做越大官場上的事情幾乎牽扯了他所有的精力,加之周建國與她本身就是老夫少妻的組合,在房事和感情的需求上更是忽略了或者說故意無視了蔣曉紅,要不是有兒子在平日裡經常陪伴著她她還真怕自己會做出一些對不起家庭的事情來。 book18.org

想到上次兒子故意要求她一個星期陪兒子跳個舞,看個電影當真以為她不知道兒子心裡在想些什麼嗎?無非就是想讓這些年越來越孤獨的自己開開心心的放鬆幾次嗎?念及我的溫柔體貼,媽媽臉上又浮現出幸福的甜蜜笑容。 book18.org

見到媽媽成功的被我感動到,我粲然一笑再次靠近媽媽,準備再次占領她的雙唇,不過鑒於媽媽剛剛的抗拒之情,這次我的雙手老老實實放在媽媽的纖腰上,動作也柔緩了許多。 book18.org

媽媽見我再次貼上來深情款款的美眸中閃過一絲猶豫,此時的媽媽正在義正言辭地推開我還是敞開心扉接受我親吻中舉棋不定,不得不說我此刻的時機極佳,早一刻媽媽會以為我還在不理智中拒絕我的索吻,晚一刻此時的曖昧氣氛不在也不會對媽媽的內心形成衝擊。 book18.org

最終媽媽還是放棄了抵抗,任由我霸占她芳香怡人的小巧櫻唇。正當我故技重施想用舌頭深入媽媽的嘴裡徹底攻占媽媽的口腔時卻被媽媽再次推開,對此我沒有一絲失望,這畢竟是一個女人該有的矜持,媽媽還需要時間來接受與我超出正常母子範疇的親熱。 book18.org

心情大好之下我將媽媽攔腰抱起,在媽媽的驚呼聲中大步流星地走向沙發。 大馬金刀的坐在沙發上,把媽媽側放在我的大腿上,媽媽一開始還有些不適應想起身坐到一邊卻被我死死地摟住小蠻腰不放,媽媽輕輕掙扎了兩下沒掙開也就認命似的坐在我的懷裡。 book18.org

「臭小瑜又想耍什麼花樣。」媽媽杏目含春的看著我嬌嗔道,媽媽的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在我眼裡都有著驚人的美感,美目顧盼之間不經意展現的那種媚態簡直要將我的魂兒都勾了去, book18.org

「媽媽你不是想知道我今天下午為什麼這麼衝動嗎?」我看著媽媽絕美的側顏,聞著她身上熟悉的體香,故意提到。 book18.org

「嗯,為什麼呀?」媽媽果然被我勾起好奇心,轉移注意力道。 book18.org

「因為呂子衿是我的女朋友呀。」我說完故意仔細觀察媽媽的表情,看到媽媽臉上露出有著驚訝和些許擔心以及嫉妒的複雜表情後馬上說道「騙你的啦,媽,你還記得那天你在豪門KTV里喝醉的晚上嗎?」 book18.org

「記得,怎麼了?」嘴上這麼說著,媽媽在心裡還是在想著我剛剛說的話,我突然說出有女朋友的這件事好像打翻了媽媽內心的五味瓶一般,讓她既驚訝又擔心還有一絲連她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嫉妒。 book18.org

「那你知道那天晚上我是怎麼找到你的嗎?」我一邊說著一邊開始細細整理媽媽的裙擺。 book18.org

「不是你玲姨告訴你的嗎?」媽媽反問道,媽媽之前沒有細想過這個問題,對於當天的記憶也只是隱隱約約記得是兒子衝進包廂里把她帶回家,第二天醒來就在自己的家裡,話一出口媽媽就感覺到不對勁了。玲姨又不知道我的聯繫方式,又怎麼告訴我媽媽在哪裡呢? book18.org

「其實那天我也湊巧在豪門KTV,而且你進來的時候我還看見你了,不過沒有跟你打招呼。」我撒了個小慌半真半假的道。至於胖子家和吳局長對媽媽的陰謀我不想讓媽媽知道,一來怕媽媽知道胖子一家針對她的陰謀後傷心,二來也是不想讓她接觸人心的險惡,在我心中媽媽一直是一朵需要我來守護的聖潔蓮花。 沒有給媽媽開口的機會,我繼續道「那天晚上我看到你之後就打算和你一起回家,我們散了之後我連著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沒接,媽媽你知道我那天晚上有多擔心嗎?」正如同甜言蜜語哪怕講了再多也不嫌多一樣,兒子對媽媽的擔心再多也不會引起媽媽的反感,見我不厭其煩的說著擔心她的話,媽媽心裡仿佛吃了蜜一樣甜,嘴角也揚起了溫柔的笑容。 book18.org

「還好我知道豪門KTV是呂子衿她家開的,還是託了呂子衿的關係我能在偌大的KTV里才找到你,把你安全的帶回家,從那以後我一直記著她的情,所以今天下午我發現呂子衿有危險的時候不能選擇穩妥的辦法,只能義無反顧的與凌卿韓搏鬥。」我說完前因後果之後媽媽這才明白,原來這因果歸根結底竟然還在她身上,要不是她我今天也不會為了還呂子衿的情做出這麼危險的事情。 念及此處媽媽頗有些坐立不安,正巧媽媽磨盤大小的屁股與我肌肉賁張的大腿之間坐著有些熱下意識的在我大腿上扭了扭屁股,表面上還是故作嚴肅道「只此一次,下不為例知道嗎?」 book18.org

剛剛媽媽坐在我身上時我就強壓心中慾火,勉力轉移注意力才能不讓我的粗大肉棒勃起,此時心中的那道枷鎖被媽媽如肉磨盤一樣的大屁股輕輕一碾頓時化作齏粉,肉棒快速充血脹大,直愣愣地挺起,好似就要自不量力地掀翻壓在身上的肉磨盤翻身做主人一般,卻被媽媽肥厚彈嫩的大屁股無情的鎮壓。 book18.org

媽媽很顯然感覺到了自己屁股下面一陣陡然發燙,仔細感受了一番才驚訝的發現原來是我勃起的粗硬肉棒。確認後幾乎本能的就與老周的肉棒做了個全方位的比較,其中的差距宛如燕雀與鴻鵠之別,在她身下的這根肉棒從熱度、硬度還有長度都著實讓她驚訝了一番,只有從玲姨那裡拿回來的那根紫紅色自慰棒才能與兒子的肉棒一較高下,得出這個結論後媽媽好像早有預料般的接受了這個事實。內心深處甚至沒來由產生一絲歡喜之意,至於是欣喜於自己兒子的發育良好還是作為一個雌性生物對強壯雄性的本能臣服就未可知了。 book18.org

媽媽哪裡記得曾經在醉酒的那個晚上她不僅早就見過我的這根大肉棒,還曾經握住我的大肉棒苦苦哀求我不要再對她性感肥厚的臀部施暴,最後更是用一雙修長筆直的性感美腿和粉嫩濕潤嫩穴夾著我的大肉棒,兩人的性器零距離親吻了一夜不說,甚至還在夢裡還見到了這根粗大的肉棒在她身上馳騁的兇殘模樣。 徹底自暴自棄不再壓制自己慾望將注意力放在享受媽媽美臀上,表面上我卻故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望著媽媽的美眸深情而又果決的說道「不行,小時候我就說過要保護你一輩子,除非你先答應我你這輩子都不會遇到危險。」 book18.org

媽媽感受到我雄偉的肉棒後嬌靨俏紅,正準備起身就被我的海誓山盟擊中了心中最柔軟的地方,當眼前渾身肌肉如鋼鐵般結實、相貌英俊瀟洒卻又與她有些神似的成年雄性和記憶里那個用稚嫩的聲音誓言保護她的可愛小孩形象重疊起來的時候,媽媽驀然發現自己的一顆芳心已經完全牽掛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想到這裡本想從我懷裡起身的動作也變成了安安心心地躺在我懷中,媽媽意識到我肉棒已經勃起後下意識的羞怯之情被我的濃情蜜意不知道衝到哪裡去了,此刻的她只是一個需要男人溫存的小女人罷了。 book18.org

美母在懷我的心情像是勝利凱旋的將軍一般充滿了勝利的喜悅,肆意嗅著媽媽的發香的同時一雙大手將媽媽的纖腰摟的更緊了。媽媽在我懷裡,一隻手玩弄著自己秀麗的黑髮一隻手在我壯碩的胸膛上無意義的划著圓圈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媽媽不是不同意你談戀愛,但是你現在高三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現在要以學業為重知道嗎?對人家小姑娘也要好一點,不能做出那種對不起人家的事情知道嗎?」良久後媽媽幽幽地說道,言語之中還帶著一絲她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醋意,就像是自己心愛的玩具被人搶走一般。 book18.org

「媽,我那是跟你開玩笑呢,我跟她真的沒有男女朋友關係。」我一隻手輕輕地撫上媽媽烏黑亮麗的秀髮,柔聲安慰媽媽道。 book18.org

「寶寶,你跟媽媽說實話,你有沒有跟人家小姑娘在談戀愛?你放心,媽媽不會告訴爸爸的。」媽媽在我懷中忽地仰起臉來,一雙翦水秋瞳緊緊地盯著我的雙眼,似乎想要看出一點我說謊的端倪來。 book18.org

「媽媽,我跟她真的真的沒有關係。」我迎著媽媽的目光,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的直視著媽媽的美眸說道、我在開玩笑之前沒有想到媽媽對這個事情的執念是如此之深,不過細心的我也感覺到了媽媽對我態度上的些許變化,似乎媽媽對我也有了一絲絲的占有欲。 book18.org

「哼,姑且相信你了。」在相互對視了一會兒後反倒是媽媽在我充滿愛意的眼神中率先敗下陣來,嬌哼了一聲故作大度的說道。 book18.org

「媽,其實我一直很羨慕爸爸,你知道為什麼嗎?」我再度把媽媽拉入懷裡,讓她靠在我寬闊的肩膀上柔聲道。沒等媽媽開口我就繼續用醇厚的嗓音說道「我不羨慕爸爸位高權重、事業有成,也不羨慕他有我這麼個好兒子。」 book18.org

「噗嗤,小鬼頭,還懂自賣自誇了。」聽到我說爸爸有個好兒子的時候媽媽忍不住的笑出了聲,在我懷裡笑得花枝亂顫。 book18.org

「哼。」我聽見媽媽的笑聲輕輕哼了一聲,揚起左手在媽媽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啪。」 book18.org

「唔。」媽媽被我偷襲了一下後先是輕呼了一聲,鳳目含春地瞥了我一眼,輕聲說了一句「沒大沒小。」從屁股上傳來的那種酥酥麻麻電流般的快感在她身上激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讓媽媽口是心非的在心裡暗暗期待我多來幾下,只可惜我並沒有能看到媽媽此刻低頭害羞的表情。 book18.org

「我的好媽媽,我打疼你了嗎?寶寶給你揉一揉。」雖然沒有看到媽媽期待的表情,但我得寸進尺的本能還是讓我不斷地侵犯著媽媽的底線。 book18.org

我的大手剛剛觸碰到媽媽的臀瓣時就聽到媽媽嘴中傳來一聲若有若無的嬌吟聲「嚶嚀。」一邊享受著手上傳來飽滿挺翹、肥而不膩的手感,一邊在心裡哀嘆著不知何日才能一親芳澤。 book18.org

「哎呀別揉了,揉的媽媽快熱死了。」揉了一會兒媽媽肉感渾圓的大屁股後,媽媽似乎反應過來這樣已經超過了母子的界限,輕輕推了一下我,用她那能勾起所有男人慾望的聲音膩聲道。 book18.org

「媽,你知道我最羨慕爸爸什麼嗎?」我生怕過猶不及引起媽媽的厭惡之情,聽話的停下了揉捏媽媽肥臀的大手,再次問道。 book18.org

「嗯,什麼呀?」媽媽見我聽話的停下正在蹂躪她美臀的手心裡既欣慰於我的乖巧聽話,又對我的大手離去感到一絲不舍。 book18.org

「我羨慕爸爸有一個這麼漂亮能幹的老婆啊,媽,你知道嗎?我經常為你是我媽媽這件事感到很遺憾,要是你不是我媽媽那該多好啊,唉。」說完我還輕輕嘆了口氣。 book18.org

「咯咯,媽媽不是你媽媽那是什麼呀?」媽媽被我小老頭似的嘆氣給逗笑了。 「這樣我就可以把媽媽娶回家了啊、」我終於半開玩笑似的說出了這句話,期待著媽媽的回應。 book18.org

「咯咯,你就不怕你爸爸打你啊,小鬼頭。」媽媽先是笑著回了我一句,然後不知道想到什麼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來「媽媽哪裡有你說的那麼那麼好,媽媽要是有你說的這麼好你爸爸怎麼會去援藏啊。」 book18.org

「那是他自己不懂得享受生活,要是我有媽媽這樣漂亮的老婆我就……」我故意將話題轉到我與媽媽將來的美好生活中來,拖長了音等媽媽來問。 book18.org

「就怎麼樣啊?小壞蛋。」今晚媽媽在與我共同經歷了那麼多悲歡之後似乎也格外的放得開。 book18.org

「我就不讓你離開我的視線一步,走到哪裡就把你帶到哪裡,別說離別三年,就是三分鐘都不可能。」我最終還是沒有說出那句『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的露骨詩句,而是委婉且帶了些許暗示的說道。 book18.org

果然媽媽聽了我的話秀眉微皺,輕嘆了一聲道「好啦,別想太多了,你也抱夠了,趕緊洗完澡休息吧,今天也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book18.org

「媽,能先幫我洗個澡嗎?我這隻手受傷了不能碰水。」沒等媽媽起身,我就問出了這個我期待一個晚上的問題。 book18.org

媽媽看著我故意舉著受傷的右手,目光灼灼的盯著她樣子,心中舉棋不定。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