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母 (14) 作者:何日去病

.

【据母】

作者:何日去病2020-9-5首发:第一会所

.第14章 看到妈妈在我怀中低着头沉吟不语的样子,我的心一个劲的往下沉。就在我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着急的时候,妈妈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仰起脸来一双桃花杏眼似嗔似怪的瞥了我一眼“你啊!净干些让妈妈擦屁股的事情。” 听到妈妈娇媚的声音我的大脑竟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般再次确认道“妈妈,你这是同意了?” 妈妈看着我小心翼翼、不敢有一丝逾越的乖巧模样,顿时心中一乐,“噗嗤。”的一声笑出声来,今晚我强吻妈妈时对妈妈造成的心理阴影和妈妈内心最深处的那一丝芥蒂也就此化解开了。

妈妈笑完正待起身,却发现我的左臂仍然如铁环一般紧紧揽住她的蜂腰不让她起身“小坏蛋,先放开妈妈啦。”

听到妈妈软软糯糯的撒娇声,我的心都酥了一半“不放,你不是说要陪我洗澡的吗?”此刻我早已沉浸在与妈妈共浴的美好幻想之中,生怕妈妈食言而肥,一脱离我的怀抱就不认账了。

“哎呀好啦,快点放开妈妈,你先去洗脸刷牙,妈妈去换一套衣服再回来帮你洗澡。”妈妈轻轻锤了一下我的胸口,从我的怀里起身,在我的注视下轻摆香臀娉娉袅袅的回卧室换衣服去了。

看着妈妈离开的背影,我感受着身上残留的余温和手上的些许发香,心里一阵心潮澎湃。

“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心情大好的我甚至在刷牙的时候哼起了歌。

与我心情好的在唱歌不同,此刻妈妈在卧室里显得有些犹犹豫豫,方才她在我的怀抱之中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一丝惧怕像是不答应我就会暴露出我的本性一般,看到我可怜巴巴的样子更是心里一软直接答应了我,现在想起来都还有一丝后悔,现在又碍于做母亲的颜面不好出尔反尔。妈妈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前一亮心中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连动作都轻快起来。

“砰砰砰,小瑜,妈妈进来喽。”卫生间老旧的木质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

正在洗脸的我听到浴室传来妈妈的黄鹂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后强捺住心中的激动,努力用最平静的声音说道“进来吧妈妈。”

“吱呀。”的一声,浴室的房门被妈妈推开,一直死死盯着镜子期待着妈妈的我第一时间就从镜子里看到妈妈。与方才不同,此时的妈妈穿着一袭粉色绸缎睡裙,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在脑后盘了个简单的发髻,胸前那一对丰硕的肉丸哪怕在蕾丝文胸的束缚下也倔强地将睡裙高高顶起和身后两片浑圆挺翘的臀瓣相映成趣,将妈妈的弱柳细腰和平坦健美的小腹、两股之间的密林深壑等都给笼罩保护在原本就有些宽大的保守睡裙之下。

看到妈妈穿了她最保守的一件睡裙,我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失望,这件睡裙是妈妈最保守的一件睡裙,浑身上下只露出了一双莲藕般白皙嫩滑的小手和精致小巧的玉足。

沮丧的心情没有在我心头笼罩多久,只听见妈妈的一声“把衣服脱了吧。”我的心情旋即又振奋起来。

兴致冲冲的脱下短袖后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凹凸分明、气势逼人却又不失男性美感的古铜色肌肉,深呼吸一口气迫不及待般地直接将运动短裤和内裤一起向下一拉,顿时露出我那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软下来,犹如一条粗长的大皮管子似的肉棒。

转过身刚戴好浴帽的妈妈回过头来就看到这么一具身材高大健美尤如古希腊雕像般的完美男性肉体,目光几乎本能的将我上下打量了个遍,当她看到我胯下那根堪称惊世骇俗的肉棒的时候,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巨龙,心跳快得像是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般。

‘好粗、好大。’妈妈的脑海中顿时本能的闪过了这个念头,虽然刚才早已隔着衣物感觉了一番,但与直接看到所产生的冲击还是无法相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儿子的肉棒在她的注视下竟如同活过来一般,开始一跳一跳的飞速胀大、勃起。

“嘭,嘭,嘭。”在妈妈眼中肉棒跳动的节奏与她自己的心跳声竟然是那么的同步,仿佛肉棒的每一次跳动都像攻城锤一样砸在妈妈的心坎上,震得妈妈心神失守。

就在妈妈痴痴的盯着我粗大的肉棒行注目礼,我的肉棒也不负所望的快速勃起的时候。我故意双手捂住肉棒,故意做扭捏状撒娇道“妈妈!”我心知据母一事绝非一朝一夕可以促成,傥若此时急功近利暴露了我的不轨之心妈妈日后必然心里警惕,不如此时以退为进,给妈妈一个台阶下,反正我最主要的目的已经达到。

妈妈也好似刚刚回过神来一般,看到我硕大的性器所产生的娇羞让她猛地扭过头去一双秀气小巧的玉手不断打在我的胸膛上,一边拍还一边说“快把内裤穿上,小流氓!”殊不知她娇羞的言语之间早已将她原本尊贵的母亲身份抛得一干二净。

对于久经健身房皮糙肉厚的我来说,与其说妈妈是在打我不如说更像情人间的调情,将内裤拉到原来的位置后我故意无奈道“妈,我这样怎么洗澡啊?”

妈妈脸上的红霞都快烧到耳朵上了嘴里还兀自逞强道“怎么不能洗,以前你小时候住在政府家属大院里,我不都是给你这样洗澡?”

妈妈一说起家属大院,我就想起了九十年代住在家属大院时候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住在家属大院里的要么是未婚男女青年要么是把家属大院当家的那群老爷爷老奶奶们,像爸爸这样的已婚人士还住在家属大院的算是极少数,不过我们家也就是在妈妈和奶奶闹了矛盾之后没住了几年就买房搬了出去。

家属大院里的房子没有独立卫生间,要洗澡只能去澡堂子洗,赶上七八点钟连洗澡都要排队,到了大夏天有些男青年们不耐等待就直接穿着裤衩打一桶水,故意露出一身或黑或白的肌肉展示给同样住在家属大院里的未婚女青年们看,久而久之还真的有几对成了夫妻。

那时幼小的我也曾经光着屁股站在院子里,被妈妈拿着肥皂擦遍全身,在叔叔阿姨们的调笑声中没羞没臊的戏水。

一想到我要穿着内裤洗澡,不能正大光明的在妈妈面前露出性器达不到我想要的目的,我就觉得自己有些坐蜡,无奈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只好有些泱泱不乐的嘟囔道“这怎么洗的干净嘛!”

妈妈没有搭理我,从浴室外拿了个小板凳进来放在地上,拍了拍板凳说道“坐吧。”

乖乖的坐在板凳上,任由妈妈高高地举着莲蓬头打湿了我的头发和浑身上下,我看着镜子里的美艳熟女妈妈,心底一股为能拥有这么个美母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忍不住说道“妈妈,你有多久没有帮我洗过澡了?”

“上一次给你洗澡应该是你小学三四年级的事情吧,算一算也有七八年了,时间可过得真快,一转眼你都从小孩子长成了壮小伙长得比妈妈还高,不坐下来妈妈没办法帮你洗头了,要是放在以前啊你这年纪都得张罗着找媳妇儿了。”也许是想掩饰自己方才看到儿子性器时的失态,妈妈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动作不停倒了点洗发露在手上,对我说了声“闭眼。”后开始给我早已被打湿的头发抹上洗发露。看到我紧紧闭上双眼后妈妈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到我的胯下,我的肉棒此时如同完全苏醒的怒龙一般,甚至内裤都已经被我勃起的肉棒顶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以至于内裤上的松紧带都不能紧紧贴合我的胯部,从内裤和胯部的间隙中还能看到一小截青筋环绕虬结的肉棒。

妈妈‘不经意’看到我的肉棒后,再次呼吸一窒俏脸羞红,蓦的暗自想到‘这孩子,那里怎么这么大,该不会生病了吧?’

一想到这里妈妈原本有些害羞的表情也开始严肃了起来开口道“小瑜。”

我正闭着眼睛享受妈妈的服务,哪里知道妈妈心里这么多弯弯绕绕,听到妈妈叫我下意识的回了声“啊?”

“……嗯,妈今天其实看到吕子衿那个小姑娘了,长得确实很漂亮,跟咱们家也算门当户对。就是瘦了点,你下次带回家我跟她聊聊。”妈妈一时间有点不好意思开口问我这种私密的事情,转而又说起了吕子衿,想借此来将话题转移至性的方面。

“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我之前真的是跟你开玩笑,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我既有些气急也有些无奈地又解释了一次。

“那你之前有跟别的女生谈过恋爱吗?”妈妈的声音有些飘忽不定,让我猜不透她的想法。

“没有,我只喜欢妈妈一个。”我依然不知道妈妈想问什么,只好半开玩笑的说道。

“哎呀,妈妈没跟你开玩笑。”妈妈似乎有些急了。

“我也没跟妈妈开玩笑啊,身为儿子喜欢妈妈怎么了,有错吗?”我理直气壮道。

“小瑜,你平时下体阴部那里有不舒服吗?”妈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不能这样不清不楚下去,干脆挑明了说道。

“啊?没有不舒服,没有,没有。”我闻言一愣,对妈妈的问题有些猝不及防,语无伦次的回答道。

“没有就好,要是有不舒服要趁早说,妈妈带你去医院知道吗?”妈妈嘴上这么说道,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暗自想道‘这么骇人的家伙事儿也不知道随了谁,老周的才只有儿子的一半儿啊,该不会是随了我吧。’再想到自己平时和老周的房事总是意犹未尽,竟一下子有了个‘便宜了别人也是便宜,不如像漫画里的那对母子医院自产自销了吧’的荒唐念头。

胡思乱想了一阵妈妈羞红了脸甩了甩头好像要甩去一切杂念一般。对我说道“闭上眼睛,妈妈要给你冲洗了。”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一定能看到一个美艳熟女羞红了脸庞拿着莲蓬头在替一个同样羞红了脸庞的男青年在冲洗着头发,美艳熟女的目光还不时的瞥向男性青年那笔直的硬挺着似乎要将内裤戳个洞出来的铁棒,

逐渐从冲动中冷静下来的母子二人一时间陷入了难言的尴尬之中,妈妈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会问出那样的问题,而我则是在暗自悔恨没有抓住机会让妈妈亲手体验一下我的肉棒。

渐渐地妈妈冲完了我的头发,开始拿着沐浴球帮我清理上半身。眼见我已经睁开双目,妈妈只好强行把注意力集中到我的身体上,好像只有这样才不会下意识的去看我那令人瞩目的雄伟性器。

不知道是妈妈太久没有关注过我的身体还是想掩饰自己的心虚,妈妈今天帮我洗的极为认真,手上拿着沐浴球仔细的揉搓过我的每一寸皮肤,从坚实紧凑的胸肌开始,顺着手臂上如斧刻刀削般的肌肉线条往下。

看着我胸腹之间雪白的皮肤与被晒得黝黑的手臂,轻轻抚摸我爬满了青筋的有力大手,摸着我因经常健身而像老农一样布满老茧的大手妈妈一时竟有些心疼。

看见妈妈的目光在我的胸前和手臂上来回扫视,还时不时凑近对比一番,我哪里猜不到妈妈在想些什么,主动出声道“妈,谢谢你。”

“啊?谢我做什么?”妈妈有些不明所以。

“谢谢我的肤白貌美大长腿妈妈把我的皮肤生的这么白啊,我们班同学都很羡慕我这么白呢。”我调笑道。

“不知道这些同学里有没有女同学啊?”听了我的话妈妈的眼睛顿时弯成了一对月牙,显然是被我真心实意的赞美夸得心情极佳。

“哈哈,哪能呢。妈,可以换个地方搓了。”我尴尬一笑,随后僵硬的转移话题道。

“哼。”妈妈少有的在嘴上斗赢了我,心情愉悦的轻哼一声,也不再多做纠缠。

妈妈的视线快速掠过我小腹,生怕视野会忍不住瞟向我雄伟的性器一般,做贼心虚般的不敢再我棱角分明的六块腹肌停留上片刻。翻过我有如山峦般宽厚有力的臂膀,专心的用沐浴球搓洗着我背后平日里看不到的一些地方。一边搓洗还一边数落着我“洗个澡都洗不干净,真是个马大哈。”

嘴上一边数落着我还一边想着‘儿子这身肌肉还练得真不错,饱满有型不失魁梧却没有一丝的臃肿感。’妈妈平日里也会看很多健身、美容方面的杂志,自然看得出好赖来。

“妈,你觉得我形体练的怎么样?比你们以前舞蹈团里的男演员们怎么样?”一直享受着妈妈的服务到舒服得眯起眼睛的我冷不丁问道,言语中还带着些许的酸意。

“啊?”妈妈一下子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后仿佛被我逗笑了一般“咯咯咯咯,原来小瑜一直在吃醋啊,咯咯咯咯。”

妈妈笑了一会儿才在我不善的眼神下说道“当然是我的儿子形体好啦,更何况我的儿子还这么英俊帅气,聪明优秀。”这倒不是妈妈在安慰我,我在形体上的美感确胜过当时她的师兄弟们许多,妈妈那个年代的舞蹈演员们身高、营养普遍都不如我,何况舞蹈演员进行的是耐力训练,在肌肉方面自然不如特意进行力量训练的我了。更何况子不嫌母丑反之亦然,在母亲眼里,我自然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那个。

“妈,你以前跳过双人舞吗?”如果说我刚才还是故作不经意,那现在就是毫不掩饰我的醋意。

“咯咯咯,你可真是个小醋精,你爸都没你管的这么宽。”妈妈先是笑骂了一句,接着说道“当然跳过啊,妈妈可是剧团里的台柱子,什么舞没跳过?”

听到妈妈这么说我顿时感觉胸口一闷,像是有一口恶气堵在胸口,良久后才嘴角一瘪说道“妈,我有点吃醋了。”

我直白坦诚的吐露心声并没有让妈妈反感,恰恰相反妈妈也很喜欢这种被人在意、有人为她吃醋的感觉,嘴上不说嘴角却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你爸都没吃醋,你吃的是哪门子的醋,再说了妈妈那是为了工作嘛……”

没等妈妈再说,就被我生硬地打断道“我爸那是不懂欣赏你,再说了,我吃不吃醋,跟我爸有什么关系。我就是……”

妈妈听出了我言语里低落的情绪,顿时感觉心里暖暖地流淌着一股热流,她知道这是因为我爱她才会吃醋,但还是忍不住挑逗我道“就是什么呀?”

对妈妈的爱意和年少轻狂时的热血、冲动冲溃了我的矜持和理智,我转过身,两只健壮有力的手臂拉过妈妈的上半身,在妈妈的惊呼声中再次品尝到了妈妈柔软的双唇“我就是太爱你了!”说完还舔了舔嘴唇像是在回味妈妈的味道。

“哎呀,小坏蛋。妈妈的睡裙被你弄湿了啦。”见到妈妈只是无关痛痒的说着细枝末节的问题而没有反对我的强吻,我心头一乐刚但刚刚心底升起的那股醋意却没有完全消散,依旧如鲠在喉般膈应着我。

“妈,我以后也要跟你跳双人舞,只许你和我一个人跳,不许你跟别人跳了。”我看着妈妈的双眼郑重的道。

妈妈看着我认真的模样心知不能再刺激我了,再刺激恐怕我就要发狂了安慰我道“好啦好啦,妈妈刚刚是故意逗你的啦,妈妈就跟你玲姨跳过双人舞啦,妈妈成为领舞的台柱子也才几个月的时间,哪里有那么多机会跳双人舞啊对不对,小瑜原谅妈妈刚刚骗你好不好?”

听到妈妈略显慌乱的解释我才看似别扭实则欣喜的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妈妈的解释。妈妈看到我脸色稍缓还故意在我胳肢窝下挠了挠痒,最终让我没能绷住严肃的表情和妈妈笑闹成一团。

洗完澡没等我换好内裤就被妈妈从浴室里赶出来“你回自己房间换,妈妈要洗澡了,被你蹭的一件睡裙都湿漉漉的,难受死了。”

被妈妈从浴室里赶出来后,心有不甘的我陡然想起妈妈上次从玲姨那里回来后的自慰,由于不知道妈妈带回什么东西,我心里顿时痒痒起来。对于这些事情行动力满满的我再次行动起来。

怕妈妈察觉到我的不对劲,我先打开电视,让嘈杂的电视声‘告诉’妈妈我正在看电视。在衣柜里和床头柜里再次细细寻找了一番一无所获的时候,我的余光忽然瞥见了一个小行李箱。

记忆中这个小行李箱一直是爸爸出差的时候带的,这次去新藏因为去的时间比较久,东西比较多所以就重新买了个大行李箱弃置了这个小行李箱。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一边打开行李箱,一边仔细倾听着浴室里的动静。甫一打开行李箱入眼的就是一套粉色的衣服,我平日里从未见过妈妈有类似衣物,好奇的在眼前展开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一套护士服,

‘这是妈妈的情趣衣柜?’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后强压下开心的想要跳起来的冲动,翻看起了妈妈的情趣衣物,

抱着极大的期待随意翻了几件发现都是女仆装、空姐装、学生装等等角色扮演的衣物之后,虽然这些情趣衣物单从衣物本身来看并没有太过暴露的地方,但我依旧非常期待着妈妈穿上这些衣服在我面前搔首弄姿的模样,不过似乎妈妈在性事上面还是挺保守的,就连情趣衣物也只是角色扮演的居多,而不是开档、露点或者蕾丝之类的大胆放荡款式。

念及此处一时间心情有些矛盾,既有发现了妈妈秘密的兴奋感,也有还未拥有妈妈的失落,心思百转之下竟对妈妈另外的秘密开始感觉索然无味了。

重新坐回电视前不久妈妈就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了,只见她换了一身黑色羊绒长款睡裙将本就白皙的皮肤反衬的更为耀眼,修长如天鹅颈般的脖子上还挂着几颗未擦干的水珠,在灯光下折射出梦幻般的光芒,兴许是天气太热,有些贪凉的妈妈将衣领开的极低,一眼望去竟看不到胸衣,那对我梦寐以求的丰硕乳球像一对小白兔一般随着轻盈的步伐蹦蹦跳跳的向我奔来,见状我的脸上自动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笑什么呢小坏蛋。”妈妈坐到我身边,理了理她那还略带着些湿气的秀丽长发。

“嘿嘿。”我憨笑一声,正待将妈妈再次抱在怀里以便我上下其手时。

“铃铃铃……”妈妈的手机就响了,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妈妈拦下我作怪的手把手机屏幕那道我面前摇了摇道“哝,你老爸。”

谁知夫目前犯的念头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兽性大发的我再次把妈妈抱到自己怀里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

“别闹,小坏蛋。”妈妈瞪了我一眼,言语中也有些气急败坏,见状我停下了更进一步侵犯妈妈的冲动,仅仅是学着妈妈刚才的模样把玩着她乌黑的长发。

妈妈见我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松了一口气,在愈发急促的电话铃声中来不及再纠缠于姿势的问题,接起了电话。

“喂,建国。”妈妈的声音从气急败坏到端庄大方似乎只用了一瞬间,让我在心里暗自感叹女人真的天生就是演员。

“刚刚打电话给你你怎么没接?”爸爸威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不过远在天边的声音却震慑不住儿子对母亲的觊觎之心。

“刚刚在洗澡,没听见。”妈妈先是解释了一句然后又对爸爸告起状来“今天你儿子可是英雄救美了呢。”

“妈妈吃醋了吗。”没等爸爸说话我先故意挑逗了妈妈一句,惹得美母一阵白目。

“听大哥说小瑜救的是吕氏集团的千金?”爸爸沉吟着问道。

“啊?”妈妈闻言一愣,随后精致的眉头狠狠的一皱,嘴里不情不愿的应了声“对。”

“吧嗒,嘶,呼,具体情况跟我说说。”爸爸似乎在那边点了根烟。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有我在一旁时不时插科打诨一句的情况下妈妈简略的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很有默契的是我和妈妈都没有提起前因。

“这么说来吕明德对小瑜的印象还不错喽?”爸爸的问题一下子让方才还脸色稍霁的妈妈脸上再次浮现出了阴霾。

“嗯。”妈妈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嘶,呼,好,下次遇见吕明德的话打个电话给我,晓红你明天去妈那里的时候……”爸爸在了解了事情之后又在明天去奶奶那里的问题上絮絮叨叨个没完,妈妈脸上的阴霾也越来越重,到后来只剩下嗯嗯啊啊的冷淡回应。

“晓红你怎么了?”很显然妈妈的冷淡让正在思考什么的爸爸也察觉出些许不对劲来了。

“没怎么,我累了,先这样吧。”妈妈说完不待爸爸回应就挂断了电话,强行对着我扯出一个刻意的笑容后对我说道“小瑜你先休息吧。”

“没事,妈妈,我不累。”此刻我自然知道妈妈在伤心难过些什么,在一个女人伤心难过的时候不正是其他男人趁虚而入的最好机会吗?念及此处还将妈妈抱得更紧了,只不过怕引起妈妈的反感没有对妈妈上下其手的揩油。

“铃铃铃”妈妈听到手机又响了,脸上原来的阴霾之色顿时消散了一些。

“你还打电话来干什么?你……”妈妈看都没看的接起电话,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娇叱。虽然嘴上满是斥责,但眼见的妈妈的心情却好了起来。

“啊?胡姐?不好意思啊胡姐,我以为是建国。”电话那头传来我家前保姆胡姨的声音让妈妈颇为尴尬,稍有振作的心情也再次低落了下去。

“你和先生吵架了?”胡姨的声音里似乎有些好奇。

“没什么大事。”妈妈模棱两可的说道,虽然胡姨曾经是我家的保姆关系非常亲近,妈妈还是有点家丑不可外扬的小心思。

“太太,先生毕竟日理万机,咱们做女人家的能多担待一点就多担待一点吧。”胡姨稍微劝了一句后紧接着道“小先生今天没有大碍吧?”

“嗯,他还好,医生说就伤到了皮肉,对骨头没什么影响。”在谈到我的时候妈妈低落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点。

“那咱们明天去新店看装修进度吗?”今天下午妈妈和胡姨本来要去美容院分店还有新家检查一下装修进度,结果妈妈一听说我受伤,吓得几乎魂飞魄散,顾不上检查装修进度就抛下胡姨来医院看我。

“嗯,上午去吧,我早点起来去店里。”妈妈想了想道。

“好的……”胡姨和妈妈又聊了几句才挂下了电话。

妈妈挂了电话后看着手机发了会儿呆,半晌才将手机随手往沙发上一丢整个人都往我怀里拱了拱,幽幽的说了句“小坏蛋怎么没对我动手动脚啊?”

我闻言有些尴尬,厚着脸皮假装大义凛然的道“妈妈你怎么能说是我对你动手动脚呢,明明是我太爱妈妈了,我现在恨不得每天都和你形影不离。”

“呵呵,是吗?”妈妈在我的怀里扬起娇俏的脸蛋直视我的眼睛道。

“当然是了,我这么爱你,你还不知道吗?”我不闪不避的迎着妈妈的目光与她对视着。

“妈妈终究还是你的妈妈吖。”对视良久之后还是妈妈率先败下阵来,在我怀里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嘴里还喃喃道。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对妈妈几乎毫不掩饰的觊觎之心让她隐隐约约有些察觉,一来她觉得儿子到了青春期对异性有些好奇也是正常的,二来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过分的逾越举动,更何况妈妈还想着我对她动手动脚她还能管得住,要是在学校里也这样对其他女生动手动脚岂不是要吃官司。所以对我才有些放纵,另一方面也是相信我对她的爱意不会让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我闻言想了想道“正因为我们是母子,所以我才这么爱你啊妈妈,我发誓妈妈,我爱你吖,比谁都爱你。”

我看不到妈妈的表情,却听见她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幸福感“妈妈相信你,妈妈也比谁都爱你,妈妈也相信你比谁都爱妈妈。”

在我看不到的俏脸上,妈妈此时的表情带着些许释怀。从丈夫对她和我的漠不关心甚至强压着她的头让她做一个低眉顺目的小媳妇到联想起我为了她跳过双人舞而吃醋,我和爸爸形成的强烈反差让她觉得只有我才是真正爱她的那个人。一时间在妈妈心目中我的形象不再单纯的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比她丈夫、比任何人都爱她的人,也是她最爱的那个人。

我们母子二人保持着相互依偎的姿势坐在沙发上,任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妈妈说出“好了,妈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的时候一阵几乎遏制不住的窃喜涌上我的心头。妈妈终于放弃等待爸爸的道歉电话,准备休息了。想必爸爸应该是碍于面子,所以没有打电话来安慰妈妈,此时他一定不知道他的好儿子正在处心积虑的想要占有自己的母亲,还以为我会替他在妈妈面前美言几句挽回父母之间的感情。

强压下心头喜意不让妈妈看出来,我直接将怀里的妈妈用公主抱的方式直接抱起,在妈妈的惊呼声中将她抱回卧室。

小心翼翼地将妈妈轻轻放在她的双人大床上,妈妈看到我仿佛在对待稀世珍宝般的小心动作时不仅“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动作大胆点吖,你还怕把妈妈磕到啊?”此时妈妈闪亮迷人的大眼睛笑成了一道弯月牙。

“妈妈可是我的宝贝,我当然要轻拿轻放了。”我笑着吻了吻妈妈的额头“妈,这是晚安吻,晚安!”

“臭小子,也不知道哪儿学来的这么多词。”妈妈原以为我会再次吻上她的唇,没想到却我只是在她额头蜻蜓点水般轻轻吻了一下,这样的动作往常我小时候她也经常对做过。现在我一撅起嘴妈妈就下意识的以为我会霸占她的双唇,像是已经习惯了一般。

人的心理总是充满矛盾,此时妈妈在心里一边暗骂自己淫荡无耻,一边又因为我说她是我的宝贝而感到甜蜜,丝毫不觉得此时我的举动早已逾越了一个儿子的本分。

见状我暗自一笑‘在我前面那么多逾越的动作下,晚安吻这种操作已经完全不能引起妈妈一丝一毫的警觉之心,接下来就是切香肠一般层层递进逐步突破妈妈的防线即可。’

一夜无话。

高中生良好的作息习惯让我哪怕在国庆假期中也能够按时起床,半睁着惺忪的睡眼来到客厅,惊讶的发现平日里节假日都睡到中午的妈妈今天居然已经早早起床给我做早餐了。

“妈,你这么早起床干嘛?”我有些奇怪的问道。

“给你这个小坏蛋做早饭啊。”今天早上妈妈身上穿的已经不是昨晚的睡裙而是换上了一套蓝黑色的睡衣,浑身上下的气质也从昨晚的娇羞可爱变成了白天的成熟冷艳。

“妈,你早上做什么给我吃啊?需要我帮忙吗?”对妈妈的‘厨艺’相当了解的我顾不得先洗脸刷牙急着走进厨房。

“妈蒸了几笼小笼包,哎呀,臭死了,恶心死了,快去洗脸刷牙。”妈妈看到我一脸焦急地走进来哪里不清楚我在担心什么,而我知道妈妈在蒸小笼包后也放下心来,从背后吻了吻妈妈的美颈。

片刻后我洗漱完坐在餐桌边和妈妈一边吃早餐一边聊起国庆假期的安排“今天上午我还要去一趟店里,要不你就留在家里等我中午回来然后我们下午在回你奶奶家,然后明天待一天,后天一大早就回来你觉得可以吗?”爸爸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妈妈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把我当成了她的主心骨,事事都征求我的意见,和我商量着来。

我想了想道“妈,我陪你一起去吧,去完新店我们再去看看新家,中午我们出去吃吧。”除了高三的国庆只有三天时间我想尽可能的多陪陪妈妈以外,我经过两天深思熟虑对妈妈的处境还颇感觉到不安心,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些一般。

“好,那妈妈中午带你去吃顿好的。”妈妈想到我右臂上还有些伤,还以为我是不好意思直接说不方便做饭,在暗骂了自己一声一点都不心疼儿子之后就同意了我的想法。

“铃铃铃。”正说话间妈妈的手机突兀的又响了起来。

“喂,胡姐啊,已经起来了,嗯,好,再过半个小时出门吧,好,我是去虹桥小区还是去店里接你?去店里是吧,好的。嗯,一会儿见。”

我猛地疑惑了起来,这么早胡姨就给妈妈打电话干什么?

迎着我疑惑的眼神,妈妈解释道“你胡姨怕妈妈早上睡迟了忘了昨天约好的事情,打个电话问妈妈起来了没有。”

妈妈的解释没有让我打消疑虑,反而让我愈加感觉不对。

按理来说胡姨作为一个员工哪里有雇员催促老板做事的道理?胡姨又不是刚出来工作的毛头小子,官宦之家做了十几年保姆怎么着眼力劲儿也不会这么差吧?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压下疑惑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