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桂英外傳續 (6)作者:YSE99

簡體

【穆桂英外傳續】(6) book18.org

作者:YSE99 book18.org

  第六章 book18.org

  蕭延德這一整天都沉浸在抓住了穆桂英的巨大喜悅中,他幻想著將穆桂英押回遼國,自己又打敗了宋軍,蕭天王已死,天大的功勞全算在自己頭上,以後等著自己的就是加官晉爵,飛黃騰達,簡直差點要笑出聲來。他又想著大名鼎鼎的女英雄、宋軍的主帥穆桂英如今竟然落在了自己手裡,被自己百般蹂躪,被強姦、拷打、羞辱,還被自己當作奴隸烙上記號;而驍勇善戰的楊排風如今也被自己折磨得死去活來,蕭延德不禁又興奮得渾身發抖。 book18.org

  蕭延德先在帳中睡了一大覺,睡醒後天都快黑了。他將韓撻盧、耶律虎和其他幾個主要將領,當然還有王守輝在內,全都召集到中軍大帳內,擺下酒宴慶賀起來。這些傢伙圍著蕭延德百般吹捧,輪番向他敬酒,把蕭延德樂得和不攏嘴,喝得迷迷糊糊。其他人也都喝得醉醺醺的,東倒西歪。 book18.org

  這時蕭延德忽然想起一事,他站起來,端了一杯酒,晃晃悠悠走到王守輝面前,大著舌頭說∶「王、王公子,你遠、遠道而來,給我、我們報信,幫我們識破了穆、穆桂英的身份,上午還、還、還讓我看了一出好、好戲,功勞不小!我敬你一杯!」 book18.org

  王守輝趕緊站起來,說∶「蕭王爺,這怎麼敢當,我還得感謝你給我這麼個機會,好好羞辱了穆桂英這小賤人一回!來,我們乾了這杯!」 book18.org

  蕭延德一陣狂笑,兩人一飲而盡。 book18.org

  蕭延德停了停,又對王守輝小聲說∶「我、我還有個小小的要求,兄弟你帶來的那個小娘子、我很喜歡,能不能、讓她陪我一個晚上?」 book18.org

  王守輝知道他指的是李金嵐,想都沒想,就說道∶「沒問題!女人嗎,好說!我這就叫她來伺候王爺你!」 book18.org

  說完,王守輝讓一個遼兵去叫李金嵐來。 book18.org

  蕭延德沒想到王守輝這麼爽快,高興地拍著他的肩膀說∶「好!王公子,夠朋友!等我將來滅了宋朝,一定不會虧待你!」 book18.org

  沒一會兒,李金嵐就笑盈盈地走了進來。王守輝說∶「金嵐,今晚你去服侍蕭王爺休息!」 book18.org

  那李金嵐本也不是什麼正經女人,聽王守輝這麼說,毫不在意。她向蕭延德施了一禮,走上前扶了蕭延德就往外走。 book18.org

  蕭延德看見貌美如花的李金嵐,全身骨頭都軟了,他向眾人說∶「各位,你、你們接著喝!我先、先走一步!」 book18.org

  說完,蕭延德在李金嵐攙扶下,晃晃悠悠地走出大帳。 book18.org

  這邊剩下的人接著又喝了一陣。耶律虎忽然大聲說∶「各位!王爺去快活了,咱們也別光在這兒喝悶酒,咱們把那兩個小娘們帶來耍耍如何?」 book18.org

  這些人一聽,立刻都興奮起來,都朝韓撻盧看去。韓撻盧見大家都看著自己,這才想起蕭延德已走,現在就屬自己官爵最高,他不假思索,指著一個遼將道∶「你!你去把那兩個小娘們帶到這兒來!」 book18.org

  那個遼將樂顛顛地跑出去,很快,就把兩個女將帶了上來。 book18.org

  穆桂英和楊排風此刻依然赤身裸體,雙手還被反綁著,雖休息了大半天,精神還是十分憔悴。二女知道被帶到這兒定然還是要被凌辱,都低著頭,一言不發。 book18.org

  大帳里的眾人一看宋軍的兩個女將帥光著身子站在面前,誘人的身體一覽無餘,頓時一陣騷動。 book18.org

  韓撻盧大聲說∶「靜一下,靜一下!」然後,他命令遼兵將兩個女人身上的綁繩解開。 book18.org

  韓撻盧盯著兩個女人,奸笑著說∶「穆元帥,楊將軍,我們兄弟在這兒喝悶酒沒什麼意思,麻煩二位給我們跳個舞,助助興,如何?」 book18.org

  眾人聽了,爆發出一陣狂笑。 book18.org

  穆桂英低著頭沒出聲,楊排風可忍不住了,她指著韓撻盧罵到∶「遼狗!你有本事就把我一刀殺了!只會欺負女人算什麼能耐!」 book18.org

  韓撻盧臉氣得通紅,剛要發作。耶律虎先跳了起來,他指著楊排風叫道∶「你這個小賤貨,我看你是皮肉痒痒了!來人!給我拿鞭子來!」 book18.org

  王守輝見耶律虎又要動粗,趕緊制止道∶「且慢!耶律將軍且息怒。楊將軍這嬌滴滴的身子若被打得皮開肉綻豈不可惜?不如留給大家享用!」 book18.org

  韓撻盧一聽,趕緊也說∶「王公子說得有理,耶律虎你先坐下!」耶律虎只好氣呼呼地又坐了下來。 book18.org

  楊排風聽了王守輝的話,氣得渾身發抖,她瞪著王守輝罵到∶「王守輝,你這個畜生!你不是人!你」楊排風氣得已經不知道罵什麼好了。 book18.org

  王守輝不理會楊排風的叫罵。他指揮幾個遼兵,不顧楊排風的掙扎,將她雙手擰到背後,雙腿也翻過來,將楊排風的手腳在背後用繩子牢牢綁在一起,再將繩子栓在樑上。 book18.org

  楊排風此時臉朝下,雙手雙腳在背後被捆在一起,吊在半空中晃來晃去,就像一個大肉棕一樣。韓撻盧等人看著楊排風悲慘的樣子,都哈哈大笑起來。   耶律虎衝著王守輝道∶「王公子,你真有辦法!這回看這個小娘們還怎麼凶!」 book18.org

  楊排風被吊在半空,氣得罵個不停。 book18.org

  王守輝對韓撻盧道∶「韓將軍,我看守在帳外的侍衛們都挺辛苦,這個小賤人就賞給他們吧!」 book18.org

  韓撻盧點點頭,對侍衛們說∶「就依王公子所說,這個小娘們就賞給你們玩玩!你們不要亂,依次來,來個」車輪大幹「,給我好好操她!」 book18.org

  那些侍衛們見大名鼎鼎的敵將楊排風如今赤身裸體地像個大肉棕一樣吊在面前,楊排風長得細皮嫩肉,豐乳肥臀,身裁十分惹火,聽到可以任自己糟蹋,頓時個個踴躍。 book18.org

  有兩個動作快的遼兵先衝上來,手忙腳亂地脫了褲子,露出早已經昂然挺立的大肉棒,一個掰開楊排風兩腿,將傢伙對準她的小嫩穴刺了進去;另一個則捏著楊排風的臉頰,迫使她張開小嘴,在楊排風嘴裡插了起來。 book18.org

  楊排風遭到前後夾擊,被吊在半空,無法反抗,尤其是嘴裡也被一根肉棒堵住,不僅無法出聲,連呼吸都困難。她痛苦地拚命扭著腰,臉漲得通紅,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眼淚和口水一起流了出來。韓撻盧他們看著楊排風狼狽的樣子,都開心地大笑起來。 book18.org

  穆桂英看到這一幕,心裡又恨又怕,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她想∶如果順從了,那這種屈辱又實在不堪忍受;如果反抗,則又肯定會像楊排風這樣遭到更殘酷的折磨。 book18.org

  此時的穆桂英已經不再是那個統領千軍萬馬、運籌帷幄之中的女中豪傑,被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敵無休止的凌辱、摧殘,已經將她堅強的意志一點一點地摧毀了,這幾天來一再在遼人的淫威下屈服,使穆桂英的感覺逐漸變得麻木起來。   穆桂英看著楊排風被如狼似虎的遼兵蹂躪,心裡十分害怕,身體不由自主地輕輕發抖起來。 book18.org

  韓撻盧見穆桂英在發抖,笑著說∶「穆元帥,怎麼樣?給我們隨便跳個舞吧?你可不要也像那個小賤人,敬酒不吃吃罰酒。」 book18.org

  穆桂英心裡一片慌亂,她又偷偷看了一眼正在無助地掙扎著的楊排風,徹底絕望了。 book18.org

  穆桂英從小習武,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可對跳舞卻幾乎什麼也不會。她含著屈辱的眼淚,在周圍無數雙眼睛貪婪地注視之下,胡亂地扭動起來。 book18.org

  韓撻盧等人看著赤裸的穆桂英在大帳中間屈辱地跳著舞,雪白的屁股一扭一扭,豐滿的乳房也掛在胸前隨著身體的扭動蕩來蕩去,樣子十分妖冶。這幫傢伙一起鬨笑著,紛紛用下流淫穢的語言羞辱著穆桂英。 book18.org

  過了一陣,耶律虎忽然站起來,一把將穆桂英拉到自己懷裡,噴著酒氣的大嘴幾乎快貼到穆桂英的臉上,道∶「來!小娘們,陪大爺我喝杯酒!」 book18.org

  說著,他拿起一杯酒就要往穆桂英嘴裡灌。 book18.org

  穆桂英緊閉著嘴,使勁搖頭,酒全灑在外面,順著她潔白的胸膛流下來。   耶律虎大怒,他一巴掌將穆桂英打倒在地,罵道∶「他媽的!老子看你是發賤,想挨揍了!」 book18.org

  耶律虎踹了穆桂英一腳,揪住她頭髮將她拉起來。耶律虎用手捏住穆桂英的臉頰,使穆桂英張著嘴,將一杯酒全倒進她嘴裡。火辣辣的燒酒灌進嗓子裡,嗆得穆桂英直咳杖。 book18.org

  耶律虎覺得還不過癮,他命令穆桂英趴在地上,穆桂英動作稍微一慢,耶律虎馬上一腳踢在她的屁股上。穆桂英不敢再反抗,乖乖地趴在地上。他倒了一杯酒,放在穆桂英光滑雪白的後背上,說∶「小騷貨,給我爬過去,把這杯酒送給王公子喝。你要是敢灑一滴,我就把你也像那個賤人一樣吊起來,讓我遼軍幾十萬將士都來操你!哈哈哈!」 book18.org

  穆桂英只好在周圍的一片鬨笑中,屈辱地朝王守輝慢慢爬去。 book18.org

  王守輝待穆桂英爬到跟前,哈哈大笑著拿起酒來,一口喝乾,然後踢了趴在地上的穆桂英一腳,道∶「撅起你這下賤的屁股來!」 book18.org

  穆桂英不知他又要怎麼糟蹋自己,只好慢慢撅起雪白的屁股。王守輝倒了兩杯酒,在穆桂英撅著的兩個肉丘上各放一杯,道∶「騷貨,把這兩杯酒給韓將軍送過去!」 book18.org

  穆桂英的屁股上擺著兩杯酒,爬起來非常困難,她剛爬了沒多遠,一杯酒就掉了下來。王守輝大怒,他站起來,從一個遼兵手裡一根皮鞭,朝穆桂英抽去。立刻,穆桂英雪白的大腿上暴起一道血痕,痛得穆桂英大聲慘叫。 book18.org

  王守輝獰笑著說∶「賤人,我告訴你,你掉下來一杯,我打你一鞭,你要是掉下來兩杯,我就打你兩鞭,直到你把兩杯就都送到韓將軍那兒為止。」   說完,他又倒了兩杯酒,放在穆桂英的屁股上,命令穆桂英爬向韓撻盧。   穆桂英此刻已經徹底屈服在他們的淫威之下,她「嚶、嚶」地抽泣著,雪白的屁股上托著兩杯酒,緩緩爬向韓撻盧。韓撻盧接過兩杯酒,大笑著喝了下去。然後他也如法炮製,倒了兩杯酒放在穆桂英屁股上,從王守輝手裡接過鞭子,催促穆桂英朝一個遼將爬去。 book18.org

  就這樣,穆桂英被迫像牲口一樣,趴在地上,屁股上擺著酒杯,在大帳里爬來爬去。她身後跟著一個拎著鞭子的遼將,只要穆桂英屁股上的酒杯一掉下來,就是一鞭子抽在她赤裸的身體上。周圍的傢伙們喝著穆桂英馱過來的酒,不時在她豐滿的身體上摸一把、捏一下,哈哈大笑著。 book18.org

  穆桂英已經完全麻木了,只是撅著屁股,馱著酒,根本感覺不到遼將在她身上做什麼,遲鈍地在大帳里爬來爬去。 book18.org

  過了好長時間,穆桂英終於堅持不住了,一頭栽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韓撻盧命遼兵將累得已經動不了了的穆桂英拖出大帳,這時忽然想起那邊還吊著個楊排風,趕緊命令侍衛們停下來。 book18.org

  他走過去一看,嚇了一跳∶只見楊排風緊閉著雙眼,嘴裡和臉上糊滿了精液,小穴和屁眼已經被乾得紅腫起來,整個人就像死了一樣一動不動。 book18.org

  韓撻盧心想∶楊排風若是就這麼被活活操死了,自己可沒法向蕭延德交代。   他趕緊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楊排風還有呼吸,脈搏非常微弱,知道她只是體力衰竭,昏過去了。韓撻盧這才放下心來,趕緊讓人將楊排風放下來,抬下去找醫生看看,和穆桂英一起好好看押起來。其他人此刻也都醉得支持不住了,紛紛回去休息。 book18.org

  第二天,王守輝一睜開眼睛,就看見李金嵐笑地坐在自己床前,他一把拉住李金嵐的手,問道∶「寶貝,昨晚蕭延德那個老傢伙都對你做了些什麼?」   李金嵐嫣然一笑∶「那頭肥豬,我扶他回去的時候就已經醉成一灘泥了。他那話兒軟得根本立不起來,還能幹什麼?不過就在我身上摸了兩把。我今早起來的時候他還睡得跟死豬似的呢!」 book18.org

  王守輝聽了哈哈大笑,道∶「就是嘛!我就知道他占不著我寶貝兒的便宜!」 book18.org

  李金嵐笑著說∶「就你會做好人!對了,咱們這趟的事兒也辦完了,穆桂英和楊排風那兩個女人你也玩了,該回去了吧。」 book18.org

  王守輝坐起來道∶「不急,不急!咱們再呆幾天,我還沒玩夠呢!」   李金嵐用手指戳著王守輝的腦門,道∶「你這個色鬼,就知道玩女人!那蕭延德要是再打我主意,你怎麼辦?」 book18.org

  王守輝笑著說∶「我看那個老東西再也沒臉提這事兒了!」說完,他站起來就要往外走。 book18.org

  李金嵐趕緊問∶「你要幹什麼去!」 book18.org

  王守輝邊走邊說∶「我去看看蕭延德那個老東西,再給他出點主意去!」   王守輝走進蕭延德的大帳時,蕭延德正在椅子上坐著喝茶。王守輝滿臉笑容,道∶「蕭王爺,氣色不錯!昨晚金嵐伺候您休息得可好?」 book18.org

  蕭延德臉上一紅,尷尬地說∶「還好,還好。嘿嘿,昨天蕭某實在是喝多了,還請王公子不要見怪,多多包涵。請坐,一起喝杯茶!」 book18.org

  王守輝笑著擺擺手,坐下道∶「蕭王爺不必見外。兄弟我今天一起來忽然想到一件事,所以趕緊來找王爺你說說。」 book18.org

  蕭延德問∶「什麼事?」 book18.org

  王守輝喝了口茶,不緊不慢地說道∶「我看遼軍圍了邊關這麼久都沒攻下來,士氣有些低落,如今捉住了穆桂英和楊排風這兩個賤人,正好可以用來提高一下士氣。而且穆桂英在咱們手裡,我就有辦法用她來打破邊關,擊敗宋軍!」   蕭延德大喜,趕緊接著問∶「王公子,你說該怎麼辦?」 book18.org

  王守輝在蕭延德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蕭延德立刻眉開眼笑,高興地說道∶「王公子,你真有辦法!就按你說的辦!」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