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桂英外傳續 (2)作者:YSE99

簡體

【穆桂英外傳續】(2) book18.org

作者:YSE99 book18.org

  第二章 book18.org

  韓撻盧拖著昏迷的穆桂英進了一個大帳,耶律虎也穿好衣服跟了上來,帳內氣氛非常緊張。大帳上面坐著一個身材矮胖,貌不驚人的矮個遼將。韓撻盧指著穆桂英道∶「王爺,這就是刺殺大帥的女姦細。」說完,垂手站到一旁。   原來,這個矮胖子叫蕭延德,是蕭天王的堂弟,也是遼國的一個王爺。這蕭延德和蕭天王雖是同族,人卻大不相同。蕭天王性格直率,神勇無敵。蕭延德雖也身手不凡,卻遠不能與蕭天王相比,不過他為人陰險毒辣,工於心計,所以蕭延德雖是副帥,遼將們卻怕他遠多過蕭天王。 book18.org

  今日一早蕭延德得到消息,說蕭天王在韓撻盧的帳內被一個宋軍的女姦細所殺,大吃一驚。蕭延德暗想∶沒想到蕭天王竟然如此輕易地就被宋軍刺殺,沒了主帥這仗可該如何打?但他轉念又一想∶蕭天王這一死,我就是一軍之主,若能打敗宋軍,功勞豈不都是我的?而且蕭天王死了,今後我飛黃騰達之路上也就少了一個勁敵,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當前最要緊的是弄清楚這件事是不是還和別人有關係,而且要穩住軍心。 book18.org

  蕭延德抬頭盯著韓撻盧和耶律虎看了一會,覺得從二人惶恐的表情上看,應該和他們無關。於是蕭延德向二人問道∶「究竟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們說說看。」 book18.org

  韓撻盧先將穆桂英怎麼被當作民女帶進營中,蕭天王又怎麼在自己的帳中見到穆桂英,自己離開後蕭天王被殺一事詳細講了一遍。 book18.org

  耶律虎也將自己如何巡營時發現有姦細,如何捉住穆桂英,甚至如何將穆桂英帶到自己帳中和手下一起玩弄都不敢隱瞞,原原本本告訴了蕭延德。蕭延德低頭看看一絲不掛,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穆桂英,身上汗水和精液混在一起,遠遠就能聞到一股怪味。心想∶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你耶律虎乾了什麼。 book18.org

  蕭延德朝兩人點點頭,命令手下∶「拿涼水來,把那女姦細給我弄醒。」   一個遼兵跑出去,拎了一桶水回來,「嘩」地向穆桂英澆去。穆桂英被涼水一潑,渾身一抖,「哦」了一聲,甦醒過來。 book18.org

  蕭延德命令兩個手下把穆桂英架到面前,盯著穆桂英看了一陣。此時的穆桂英雖精神憔悴,身上也帶了些傷痕,但仍難掩其傾城之色。蕭延德見穆桂英身材苗條,相貌嬌美,乳房堅挺,雙腿筆直,皮膚白皙而且緊繃,渾身散發著一種成熟女人的魅力,不由暗想∶果然是絕色美女,難怪蕭天王被她迷惑,如此美人,若就這麼一刀殺了真是可惜,不如讓我先好好玩玩,再殺她不遲。 book18.org

  蕭延德打定主意,問穆桂英道∶「你就是那刺殺蕭天王的女姦細嗎?」   穆桂英抬頭看看四周,儘是滿臉怒容的遼將,前面的遼將的眼睛在自己的身上看來看去。心知此次必定是難逃一死,索性豁出去了,衝著蕭延德罵道∶「遼狗,你們侵我疆土,殺我百姓,我只恨不能親手你們這些禽獸,蕭天王正是我殺的,你有本事就一刀把我殺了吧!」 book18.org

  蕭延德一陣冷笑,道∶「小賤人,死到臨頭還嘴硬。我得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來人,先給我掌嘴!」 book18.org

  過來一個遼兵,站到穆桂英面前,左右開弓朝穆桂英臉上打去。幾下穆桂英的雙頰就被打得通紅,嘴角也流出血來。穆桂英本來就身體虛弱,被這一打,又昏了過去。 book18.org

  蕭延德見穆桂英又昏了過去,沖手下道∶「把她給我帶下去,好好看住,不能再出差錯。」 book18.org

  隨後,蕭延德看看其餘遼將,道∶「現在沒有你們的事了,蕭天王的事我自會向聖上稟報,你們回去好好準備和宋軍作戰吧!」 book18.org

  眾將尤其是韓撻盧和耶律虎如釋重負,齊齊向蕭延德拜倒後退出大帳。   過了好久,穆桂英悠悠醒轉過來,她向四周看看,見自己被關在一個很寬徜的大帳里,躺在一張床上,綁繩已被鬆開。其實穆桂英不知道,這原本是蕭天王的大帳。穆桂英又往自己身上看去,發現遼兵已經給自己洗乾淨了身上的污物,還給自己穿上了一件長到膝蓋的長袍。 book18.org

  穆桂英站起來,活動一下手腳,覺得渾身酸痛,手腳也很乏力。穆桂英看見旁邊的一張方桌上放著些簡單的飯菜,這才覺得肚子已經很餓了,便走過去吃了起來。 book18.org

  穆桂英邊吃邊想著自己這一天來的遭遇∶昨天還是宋軍的大元帥,今天竟淪為遼軍的階下囚。這一天來還遭到遼人數不清的蹂躪和折磨,現在下體還隱隱作痛。想到昨夜自己遭遼人姦污,身上流著男人的精液,被乾的幾乎昏過去的慘狀,穆桂英不禁羞得滿臉通紅,恨不得哭一場。 book18.org

  穆桂英又想到今天那矮胖遼將的話,不知他還要用什麼樣的手段來折磨自己,心裡不禁一陣慌亂。穆桂英又向四周望去,見空蕩蕩的大帳里除了一張床,就是幾把座椅,一張方桌,別想找出半件武器。大帳外面想必守衛很嚴,憑自己現在的樣子,想逃出去根本沒有可能。 book18.org

  穆桂英思前想後,毫無辦法,只好靜靜地坐在這裡,恢復一下體力,再見機行事了。 book18.org

  將近黃昏時分,只見帳門一掀,蕭延德帶著幾個隨從走了進來。穆桂英一見,緊張地站了起來。蕭延德滿臉奸笑,朝穆桂英走來,穆桂英下意識地向後退去。 book18.org

  蕭延德道∶「嘿嘿,小美人,看來你精神還不錯嘛!你很了不起,竟敢刺殺我王兄。我要不好好折磨折磨你,讓你吃點苦頭,怎能對得起我死去的王兄在天之靈?」 book18.org

  聽蕭延德這麼直截了當地一說,穆桂英反倒不知該怎麼辦。蕭延德手一擺,幾個隨從的遼兵過來把一根繩子系在樑上,然後抓住穆桂英的雙手舉過頭頂用這根繩子捆住。穆桂英知道又要受辱,拚命掙扎也沒用,還是被吊了起來,只好口中「禽獸,禽獸」罵個不停。 book18.org

  蕭延德不理會穆桂英的叫罵,命遼兵拿來一根竹棍,把穆桂英的雙腿分開,用繩子把穆桂英的腳踝綁在竹棍兩端。幾個遼兵不顧穆桂英的反抗和叫罵,把她雙腳分開固定住,呈「人」字形吊在大帳中央。 book18.org

  蕭延德走到穆桂英面前,把手從長袍底下伸進去,用力地揉著穆桂英的乳房,道∶「小賤人,你就罵吧,一會你就連罵的力氣都沒有了。」 book18.org

  穆桂英憤怒地朝蕭延德「呸」地啐了一口。蕭延德眉頭一皺,把手伸到穆桂英細嫩的大腿上使勁掐了一下,罵道∶「賤貨!」穆桂英被掐得一聲慘叫。   蕭延德拿過一把刀,將穆桂英身上的長袍割破,撕了下來。穆桂英潔白豐滿的軀體完全暴露在蕭延德面前。蕭延德色迷迷的目光在穆桂英身上掃來掃去,看得穆桂英只覺全身發冷,下意識地想夾緊雙腿,無奈卻被竹棍撐著動彈不得,穆桂英只好羞憤地閉上眼。 book18.org

  蕭延德讓隨從拿來一根準備好的竹片,走到穆桂英身後。掄起竹片向穆桂英的臀部打去,只聽「啪」的一聲悶響,穆桂英白嫩的屁股上立刻被打紅了一塊。穆桂英痛得哼了一聲,又馬上咬住嘴唇,不願讓蕭延德聽到。 book18.org

  蕭延德掄起竹片向穆桂英的屁股和大腿等處不停地打去,不大一會,穆桂英的屁股和大腿就被打得紅腫起來。穆桂英緊咬著嘴唇,強忍疼痛,一聲不出,汗珠從額頭和鼻尖滲了出來。皮肉受苦還可以忍受,但穆桂英被這麼赤裸著身體吊起來抽打可是頭一次,想到還不知要被這麼折磨多久,穆桂英幾乎要崩潰了。   蕭延德見穆桂英這樣忍受著折磨,心想∶我倒要看你還能忍多久。他又走到穆桂英的正面,獰笑著掄起竹片抽向穆桂英豐滿柔軟的乳房。女人乳房的神經最豐富,被蕭延德打了幾下,穆桂英立刻覺得疼痛伴隨著興奮向自己襲來。穆桂英雖仍忍著不出聲,但乳頭去開始充血漲大。 book18.org

  蕭延德見穆桂英的身體出現了變化,淫笑著用竹片輕輕拍打著穆桂英變硬的乳頭,羞辱道∶「小賤人,看來你很願意被人打嗎!那我就好好再玩玩你!」   說完,蕭延德命人將穆桂英的雙腳解開,把她的右腳踝用一根繩子捆住,向上拉起來。穆桂英知道反抗也沒用,索性低著頭,閉上眼睛,任他們擺布。   遼兵將穆桂英的右腳使勁往上拉,幾乎拉過頭頂,穆桂英只有左腳尖還能勉強夠到地。遼兵將繩子在樑上系好,這樣穆桂英的私處就完全暴露出來。   蕭延德走到穆桂英跟前,穆桂英身材苗條,個子比矮胖的蕭延德還要高一截,所以蕭延德不用低頭就能將穆桂英的私處看個一清二楚。 book18.org

  蕭延德用手將穆桂英的秘縫扒開,非常仔細地看著穆桂英嫩紅的小穴。穆桂英雖然閉著眼,但憑感覺也能知道蕭延德正在怎樣地擺弄自己最隱秘的地方,漲得滿臉通紅。 book18.org

  蕭延德把一根手指伸進穆桂英的小穴,感覺到裡面柔軟的肉壁正在輕輕收縮,有一點潮濕。蕭延德罵到∶「小淫婦,這麼快就有感覺了?那天被耶律虎那個大老粗和他的手下輪流操很爽吧?」 book18.org

  蕭延德一邊用手指擺弄穆桂英的小穴,一邊用一些粗俗的語言侮辱穆桂英。蕭延德用手指在穆桂英的小穴里掏了一會,又開始揉搓起穆桂英的陰唇來。   穆桂英感覺到一陣熱流從下身傳了上來,快感越來越強。穆桂英不想再在自己的敵人面前表現出淫蕩的樣子,身體儘量向後縮。蕭延德命一個遼兵從穆桂英身後抱住她的腰,使穆桂英不能動,然後像鑑賞一件藝術品一樣,又開始在穆桂英的秘洞周圍擺弄起來。他先是用手指摩擦穆桂英敏感的陰蒂,後來乾脆湊過去用舌頭輕輕舔了起來。 book18.org

  蕭延德玩過的女人數不過來,非常了解如何使女人興奮,但面對穆桂英這樣一個身手不凡又貌美如花的敵國女人還是第一次,所以也格外興奮,格外用心。穆桂英本是一個貞潔的女子,三十不到的年紀本來需要就很強烈,那禁得起蕭延德這樣玩弄,不一會就感到渾身發燙,豐滿的胸膛一起一伏,喘息越來越沉重,淫水也控制不住地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book18.org

  蕭延德見穆桂英已經狼狽不堪,哈哈大笑,沖幾個手下道∶「快來看,這個宋朝的母狗已經發情了,她正等著我們來操她呢!」 book18.org

  幾個遼兵聽了也跟著大笑起來。 book18.org

  蕭延德又對穆桂英道∶「小婊子,快求我呀,快說」我是母狗,求你們快來操我吧「!」 book18.org

  穆桂英本來就為自己不爭氣的身體生氣,聽蕭延德這麼一說,更覺羞恥,越發咬緊嘴唇一言不發。 book18.org

  蕭延德見穆桂英死活不說,心想∶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堅持多久。蕭延德轉身朝一個遼兵遞了個眼色,那個遼兵拎了個木桶進來。蕭延德把手伸進桶里,竟從裡面拿出一條蛇來! book18.org

  原來桶里是一條拔去了牙的蛇,蕭延德奸笑著抓住這條蛇,把蛇的頭頂進穆桂英的小穴里。 book18.org

  穆桂英本來覺得自己的小肉洞裡一陣陣發熱,忽然間覺得陰道口一陣冰涼,一個又涼又滑的東西伸了進來。穆桂英張開眼睛一看,嚇得魂飛魄散。穆桂英只見蕭延德握著一條蛇,向自己的秘洞裡伸去。穆桂英本來以為蕭延德接下來就要姦污自己,可萬萬沒想到他竟用如此毒辣下流的手段來對付自己。本來女人平常見到蛇就怕得要命,穆桂英也不例外,再加上現在竟有一條蛇在向自己的陰道里爬,而自己卻動彈不得。穆桂英此刻被嚇得幾乎昏了過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聲尖叫起來。 book18.org

  蕭延德見穆桂英被嚇得尖叫,越發得意,一點一點鬆開手。那蛇感覺到穆桂英的小穴溫暖潮濕,蠕動的越發厲害起來。穆桂英感覺到那蛇逐漸向里爬去,只覺渾身發麻,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起來。穆桂英覺得自己的下體一陣陣收縮,突然一陣發熱,尿液一下順著大腿流了出來。 book18.org

  蕭延德見穆桂英被嚇得小便失禁,知道此時的穆桂英已經完全崩潰,就把蛇從穆桂英的小穴里拉了出來,然後示意手下把穆桂英的綁繩解開。被放下來的穆桂英一下癱倒在地上。 book18.org

  穆桂英此刻已經被羞恥和恐懼完全擊垮。想到自己正遭受著敵人無休止的肆意凌辱,竟被折磨得當著敵人的面小便失禁,穆桂英悲從中來,再也沒有了巾幗英雄的風采,像個普通的弱女子一樣痛哭起來。 book18.org

  蕭延德仍不滿足,他還要繼續凌辱穆桂英。他走過來,揪住穆桂英的秀髮,把穆桂英的頭抬起來。只見穆桂英秀美的面龐上掛著淚珠,顯得格外楚楚動人。   蕭延德道∶「小賤人,這下老實了吧?快說」我是母狗「。」 book18.org

  穆桂英不敢拒絕,小聲說了一句。 book18.org

  蕭延德大怒,一巴掌打了過去∶「大聲說!快!」 book18.org

  穆桂英囁嚅了一會,終於大聲說道∶「我,我是母狗。」說完又放聲大哭。   蕭延德站起來,朝穆桂英喝道∶「小賤貨,趴下!」 book18.org

  穆桂英掙扎著趴在了地上。 book18.org

  蕭延德又道∶「小賤貨,把你那下賤的屁股撅起來!」 book18.org

  穆桂英此時已經有些麻木,聽蕭延德這麼說以為他又有什麼新花樣要折磨自己,嚇得趕緊哀求∶「求求你,饒了我吧,饒了我吧,我再也受不了了。」   穆桂英也確實從來沒受過這麼多苦,這兩天連續的折磨已經使她完全屈服,再也不敢反抗了。 book18.org

  蕭延德道∶「賤貨,要叫我王爺,懂嗎?」 book18.org

  穆桂英趕緊答道∶「王爺,求你饒了我吧。」 book18.org

  蕭延德道∶「好吧,那你把屁股撅起來!」 book18.org

  穆桂英趕緊趴在地上,撅起屁股。 book18.org

  蕭延德仔細盯著穆桂英。只見穆桂英趴在地上,秀髮披散,精神十分萎頓,圓潤的雙肩輕輕戰抖,豐滿的乳房垂在胸前晃動著,穆桂英的後背細膩平滑,雪白的屁股和大腿被剛才打得有些紅腫,十分可憐。 book18.org

  蕭延德看著此時的穆桂英,一種施暴的慾望又涌了起來。他抓住穆桂英的雙肩將她提了起來,一下推向一個遼兵。穆桂英尖叫著倒向那個遼兵,那個遼兵一下抱住穆桂英,在她的乳房上用力抓了一把,又將她推向另一個遼兵。 book18.org

  就這樣,穆桂英被蕭延德和他的手下圍在中間推來踢去。穆桂英的慘叫和遼兵們的獰笑混合在一起。遼兵們一邊推搡著穆桂英,一邊在她身上亂抓亂捏,弄得穆桂英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book18.org

  蕭延德看看已經差不多了,示意手下停了下來。穆桂英被折磨得精疲力盡,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book18.org

  蕭延德命手下將穆桂英拖起來,將她面朝下放在方桌上,然後將穆桂英的雙手雙腳綁在桌子的四條腿上。 book18.org

  蕭延德脫了自己的褲子,走到穆桂英背後,一擺手,一個手下遞過來一塊牛油。蕭延德用手指抹了一些牛油,在穆桂英的肛門周圍抹了起來。原來蕭延德對插女人的後庭花最感興趣,他已經不想從正面姦淫穆桂英,而想從她的後面干她。 book18.org

  穆桂英本來已經絕望了,無力地任他們把自己綁在桌子上,等著蕭延德對自己最後的蹂躪,可她沒想到蕭延德會在自己的屁眼周圍揉來揉去,她猛地一下醒悟過來∶蕭延德竟然要從自己那個地方來干自己! book18.org

  穆桂英雖然已嫁人多年,這一天來又遭到遼人無數次姦淫,可還從沒被人操過屁眼,所以感到無比羞恥,而且料想屁眼被乾的滋味一定不好過。所以她拚命掙扎,使出最後一點力氣扭動身體,嘴裡苦苦哀求∶「王爺,不要啊,王爺,求求你,饒了我吧!讓我幹什麼都行,別從後面插我呀!」 book18.org

  穆桂英扭動著屁股的樣子更加激起蕭延德的獸慾,他獰笑著道∶「小賤人,太晚了,你就等著屁股開花吧!」 book18.org

  蕭延德將一根手指伸進穆桂英的屁眼,感到裡面很緊,還在不停收縮,又看穆桂英歇斯底里的掙扎,知道她這兒還是處女,越發來勁,把牛油一點點抹了進去。 book18.org

  穆桂英不停的哀求令蕭延德心煩,他索性命手下從地上穆桂英被劃破的長袍上割下一塊布,將穆桂英的嘴堵了起來。然後蕭延德看看已經差不多了,就挺起肉棒,向穆桂英發起進攻。 book18.org

  蕭延德的陽具就像其人,雖不算長卻夠粗,他雙手抱住穆桂英的屁股,挺起肉棒,對準穆桂英的屁眼一鼓而入! book18.org

  可憐此時的穆桂英四肢被綁得結結實實,嘴又被堵上,想反抗卻連一丁點力氣都沒有了。當蕭延德的肉棒一下插進去的時候,穆桂英只覺得一陣撕裂的劇痛從肛門出傳來,直痛得她被綁住的雙手使勁媾著桌子腿,冷汗直流,嘴裡發出一聲沉悶的慘叫。 book18.org

  蕭延德見穆桂英如此痛苦,越發感到一種殘忍的快樂,起勁地在穆桂英的屁眼裡抽插起來。他的每一下抽插都使穆桂英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蕭延德一邊幹著穆桂英,一邊示意手下將堵住穆桂英嘴的布拿出來,他還想聽聽穆桂英的慘叫聲。此刻的穆桂英已經被摧殘得連叫的勁都沒有了,只是伴隨著蕭延德的抽插發出一聲聲痛苦的呻吟。 book18.org

  蕭延德在穆桂英的屁眼裡抽插了幾十下後,長出一口氣,將一股精液全射在穆桂英的肛門裡,然後將肉棒抽了出來。他低頭看了一眼,此時的穆桂英赤身裸體的被綁在桌子上,身上傷痕累累,鮮血混合著精液從屁眼裡流出來,樣子無比悽慘。 book18.org

  蕭延德拍了拍穆桂英的屁股,說∶「小賤人,屁眼很緊哪!」 book18.org

  然後他走到穆桂英的面前,揪住她的頭髮,使穆桂英抬起頭,接著罵道∶「賤人,舒服嗎?」 book18.org

  穆桂英艱難地看著蕭延德,雙目無神,哀求道∶「王爺,求求你,別再折磨我了,饒了我吧。」 book18.org

  蕭延德乾笑兩聲,道∶「小賤人,你敢刺殺我王兄,我怎麼能這麼輕易放過你?我要你這麼一直痛苦到死!」 book18.org

  說完,他一擺手,一個手下拿著一個抹滿辣椒油的葫蘆走進來。蕭延德獰笑對穆桂英說∶「你這淫賤的母狗,我要給你安個尾巴!」 book18.org

  穆桂英立刻明白他們要幹什麼,自己的肛門剛剛被蕭延德插完,正流著血,要是再插進這麼一個沾滿辣椒油的葫蘆怎麼能受得了?但看蕭延德的樣子,穆桂英知道再哀求也沒用,乾脆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book18.org

  蕭延德拿著那個葫蘆,對著穆桂英的屁眼狠狠地插了進去!穆桂英只覺得一陣火燒般的巨大疼痛從肛門處傳來,當即慘叫一聲,昏死過去。 book18.org

  蕭延德看了一眼昏死過去的穆桂英,「嘿嘿」乾笑兩聲,揚長而去。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