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桂英外傳續 (4)作者:YSE99

簡體

【穆桂英外傳續】(4) book18.org

作者:YSE99 book18.org

  第四章 book18.org

  原來韓撻盧剛才將穆桂英重新押回大帳,已經剝光了她的衣服,正要再睡她,一個遼兵跑進來說有要事稟報。 book18.org

  韓撻盧不耐煩地跟那遼兵走出帳外,那遼兵告訴他∶剛才看守穆桂英的遼兵有一個被楊排風的飛刀射中,但沒死只是受了重傷,現在已經醒過來了。那受傷的遼兵說他昏迷之前聽見楊排風喊穆桂英「元帥」! book18.org

  韓撻盧聽完,大吃一驚,趕緊命人嚴加看管穆桂英,然後讓那報信的遼兵帶路,去看那受傷的遼兵。 book18.org

  韓撻盧來到另一個帳篷,看到了那個受傷的遼兵,仔細核實了一番,那個遼兵肯定地說自己昏迷之前確實好像聽見楊排風叫穆桂英「元帥」。韓撻盧想了想,決定馬上報告蕭延德。 book18.org

  他來到蕭延德帳外時,見蕭延德正在裡面起勁地幹著楊排風,沒敢進去打擾,在外面等到蕭延德已經幹完了楊排風,才進去稟報。蕭延德聽韓撻盧把經過一說,立刻吃驚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book18.org

  蕭延德心裡在想∶難道那個被我抓住的女姦細就是宋軍的元帥穆桂英?穆桂英是我遼國的勁敵,如今竟然被我捉到,這真是天大的功勞!而且蕭延德想到昨天那個被自己百般蹂躪的女子就是大名鼎鼎,文武雙全的女英雄穆桂英,不禁興奮得渾身發抖。 book18.org

  蕭延德轉念又一想∶不對,穆桂英是一軍主帥,怎麼會如此鹵莽,冒這麼大風險又犧牲自己的肉體混進我軍當刺客?萬一那遼兵當時昏迷之中聽錯了,自己豈不要鬧出大笑話?可是要是那女人真是穆桂英,被自己就這麼糊裡糊塗地給當成姦細殺了,不是又把到手的功勞丟了嗎? book18.org

  他思前想後,正沒主意,韓撻盧過來用手一指那邊吊著的楊排風,道∶「王爺,你莫非還不敢確定?那個女人既然是來救那女姦細的,那麼她一定知道那女姦細是不是穆桂英!咱們拷問拷問她,讓她說實話不就行了?」 book18.org

  韓撻盧一句話點醒了蕭延德,蕭延德點點頭,朝楊排風走來。 book18.org

  楊排風此時正低著頭,身上剛剛那種異樣的快感已經漸漸退去,她很為自己剛才在敵人面前的淫蕩的表現感到羞恥。 book18.org

  蕭延德托起楊排風的臉,盯著她緩緩問到∶「那個你要救的女人就是你們的元帥穆桂英,對吧?」 book18.org

  楊排風聽蕭延德一問,心裡一驚,腦袋了飛快地想著∶難道他們還不知道穆桂英的身份?我怎麼辦?他們既然想知道,那我就更一定不能說!她打定主意,搖搖頭道∶「不是!」 book18.org

  蕭延德見楊排風遲疑了一下,心想∶看來這裡面有蹊蹺。接著問楊排風∶「小娘們,你還是說實話吧,她是不是穆桂英?」 book18.org

  楊排風瞪著蕭延德說∶「我說了,她不是我們家元帥!」 book18.org

  蕭延德惡狠狠地罵到∶「呸,小賤人,看來不讓你吃點苦頭你是不會說實話!」他轉身朝門外喊∶「來人!」馬上有幾個虎背熊腰的遼兵跑了進來。   蕭延德指使那幾個遼兵先把楊排風解開,再把她雙手反綁到背後。楊排風已經被吊得手腳酸軟,哪有力氣反抗?幾下就被那幾個遼兵把雙臂擰到背後捆了起來,雙腳也被牢牢綁在一起。蕭延德又讓那些遼兵用一根繩子緊緊捆住楊排風的手腕,再把這根繩子栓在樑上,一點一點拉動繩子,直到楊排風雙腳已經離地,才將繩子固定住。 book18.org

  這樣楊排風就又被吊了起來,由於被反綁,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了兩隻手臂上,一會冷汗就流了下來。 book18.org

  蕭延德得意地看著楊排風,道∶「小娘們,滋味不好受吧?你說了我就把你放下來!」 book18.org

  楊排風狠狠地朝他啐了口唾沫,把頭扭到一旁。 book18.org

  蕭延德走到楊排風面前,用手在楊排風赤裸的身體上摸著,突然一下從楊排風茂密的芳草叢了揪了幾根陰毛下來!楊排風痛得大叫一聲,眼淚幾乎流出來。   蕭延德獰笑著∶「你要還不說,我就把你這裡全拔光!」 book18.org

  楊排風咬著牙,一聲不吭。 book18.org

  蕭延德想了想,沒再拔下去,轉身命遼兵拿來兩根細竹棍像用刑的夾棍那樣緊緊綁在楊排風兩個豐滿的乳房上下,使楊排風的乳房更加突出。 book18.org

  楊排風覺得自己的乳房被夾得又痛又漲,十分難受。 book18.org

  蕭延德過來,一邊用手指輕輕揉搓著楊排風的兩個粉紅的小乳頭,一邊盯著楊排風的俏臉,看她的表情。 book18.org

  楊排風雙臂被吊得幾乎失去感覺,酸痛得要命,乳房又被夾得漲痛,冷汗不停地往下流,更要命的是自己的乳頭被蕭延德玩弄著,漸漸地又有一種像剛才被蕭延德姦淫時那樣的說不出來的感覺傳來。楊排風覺得臉上開始發燒,乳頭髮漲,難堪得閉上了眼。 book18.org

  蕭延德見楊排風的乳頭已經充血變硬,喘息也沉重起來,心裡暗想∶沒想到這個小賤人身體這麼敏感?他示意一個遼兵遞給自己一根繡花針,看楊排風還閉著眼,一下朝她挺起的乳頭扎了下去! book18.org

  楊排風被針一紮,只覺得一陣錐心的疼痛,立刻大聲慘叫起來。 book18.org

  蕭延德趕緊問∶「快說,她是不是穆桂英?」 book18.org

  楊排風使勁地搖著頭,還是一言不發。 book18.org

  蕭延德心裡暗想∶好剛烈的女子!他手拿繡花針,又朝楊排風的乳房扎了下去。 book18.org

  蕭延德每扎一下,楊排風就是一陣慘叫,漸漸地,血珠從她白嫩豐滿的乳房上滲了出來。她不停地扭動著身體,但這樣以來,被反吊著的雙臂又一陣陣劇痛。楊排風不停地慘叫著,可始終不說一句話。楊排風掙扎了一會,終於又痛得昏了過去。 book18.org

  蕭延德見楊排風如此剛強,有些失望,他讓人把夾著楊排風乳房的竹棍解下來,自己走到椅子上坐下盤算著接下來該用什麼手段來拷問楊排風。 book18.org

  這時韓撻盧走上前來,道∶「王爺,我有一個主意。」 book18.org

  他在蕭延德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蕭延德點點頭,道∶「好吧,你去試試吧。」 book18.org

  韓撻盧命人找來兩個耳環,他拿著耳環來到昏迷的楊排風面前蹲下。韓撻盧仔細觀察著楊排風的下體,見她的兩個細嫩的陰唇微微張開,露出裡面粉紅的小肉穴,小穴周圍有些紅腫,大腿上還殘留著血跡,樣子既悽慘又誘人。韓撻盧輕輕拉起一片陰唇,將一隻耳環穿在上面。 book18.org

  耳環穿透陰唇的疼痛使楊排風從昏迷中一下驚醒過來,她見韓撻盧蹲在自己跟前在擺弄自己的那個地方,不知又要幹什麼,又羞又急,大罵∶「混蛋!禽獸!你要幹什麼?你快住手!」楊排風一邊罵,一邊拚命扭動身體掙扎著。   韓撻盧趕緊命幾個遼兵抱緊楊排風的大腿和腰,使她不能動彈。自己繼續把楊排風的另一片陰唇也穿上耳環。然後再在兩個耳環上繫上兩根細線,細線另一端攥在自己手裡。韓撻盧站起身,命遼兵放開楊排風。 book18.org

  楊排風見自己的私處竟然被韓撻盧穿上耳環,拉在手裡,羞憤得又幾乎要昏過去。韓撻盧得意地拉了一下手裡的細線,楊排風頓時覺得一陣劇烈的疼痛從自己下體傳來。再剛烈的女子也受不了這種疼痛,楊排風只覺得天旋地轉,眼前金星亂冒,身體不停地發抖。 book18.org

  韓撻盧奸笑著問∶「怎麼樣,小娘們,這回可以說了吧?」 book18.org

  楊排風強忍著疼痛,咬著牙罵到∶「你無恥!下流!你這個禽獸不如的東西!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告訴你她是誰!」 book18.org

  韓撻盧惱羞成怒,惡狠狠地說∶「殺了你?才沒那麼便宜呢!我要天天折磨你,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book18.org

  說完,韓撻盧讓人拿過來一桶鹽水和一根皮鞭。韓撻盧對楊排風道∶「小賤人,你可要想好了,這鞭子抽在你嬌嫩的身體上,滋味可不好受。你現在趕緊說實話還來得及!」 book18.org

  楊排風心想∶我落到他們手裡,早晚都得受他們折磨,我不說無非皮肉多受點苦,不能再害了穆元帥。她下定決心,一言不發。 book18.org

  韓撻盧見楊排風是鐵了心要硬到底,獰笑著將手裡栓著耳環的兩根細線拉直,系在一根柱子上,然後掄起皮鞭向楊排風雪白的大腿上狠狠抽去。 book18.org

  頓時,楊排風白嫩的大腿上泛起一道血紅的鞭痕。楊排風慘叫一聲,身體不禁一顫,這下那根繫著她陰唇、繃得直直的細線被帶著一拉,又是一陣疼痛從她下體傳來,楊排風痛得眼淚直流。 book18.org

  韓撻盧把鞭子沾著鹽水,一下下向楊排風赤裸著的臀部和大腿抽去。楊排風因為被吊在半空,雙腳離地,所以韓撻盧每一下抽打都使她的身體一陣晃動,帶著那兩根細線,使她感到加倍的疼痛。 book18.org

  楊排風知道,蕭延德和韓撻盧這麼折磨、虐待自己並不全是為了逼她說出穆桂英的身份,他們就是要摧殘自己,使自己痛苦才能滿足他們的慾望。她想不出聲音,但劇烈的疼痛和巨大的屈辱使楊排風還是忍不住慘叫起來。 book18.org

  韓撻盧見楊排風雪白豐滿的肉體在自己的皮鞭下痛苦地扭動,不停地慘叫和呻吟,愈加興奮。他的皮鞭像雨點一樣落在楊排風的後背、屁股、和大腿上。   楊排風呻吟著,掙扎著,覺得全身從被反吊著的雙臂到正在遭受鞭打的雙腿都在劇烈的疼痛,漸漸的,她慘叫的聲音越來越弱,終於又昏了過去。 book18.org

  蕭延德看著韓撻盧用皮鞭抽打楊排風,聽著楊排風發出的慘叫,也覺得十分舒服。他見楊排風光滑的後背、豐滿的屁股和雪白的大腿上布滿縱橫交錯的鞭痕,心裡暗想∶韓撻盧這小子未免下手太狠了點,絲毫不懂憐香惜玉。 book18.org

  過了一會,蕭延德見楊排風又昏死過去,而韓撻盧還在不停地打,沒有停下的意思,心想∶不行,這小娘們要是被打死了可太可惜了!蕭延德趕緊沖韓撻盧喊∶「韓將軍,快住手!」 book18.org

  韓撻盧聽這一喊才從剛才的瘋狂中清醒過來,停了下來,這才注意楊排風已經昏了過去。 book18.org

  蕭延德對韓撻盧道∶「韓將軍,我看先這樣,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我們再審這個小賤人。」韓撻盧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book18.org

  蕭延德讓手下先把楊排風陰唇上的耳環摘下來,再給她的傷口擦了點藥,但並沒把她解開,依然吊在那兒。自己這時也確實覺得很累,轉身躺下睡覺去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了,蕭延德才睡醒。他看到那邊吊著的楊排風一動不動,於是走了過去。蕭延德走到楊排風背後,用手摸著她昨天被韓撻盧用鞭子抽打後留下的傷痕,自言自語∶「這個傢伙下手確實太狠。」 book18.org

  此時楊排風其實早已甦醒過來,只是被折磨得渾身疼痛,沒力氣動彈。她見蕭延德在自己身上摸著,厭惡地扭動了一下身體。蕭延德見楊排風動了,轉到她面前,奸笑著說∶「呦,小美人,這一夜休息得怎麼樣啊?」 book18.org

  楊排風低著頭,沒理睬他。 book18.org

  蕭延德見楊排風此時還是那麼倔強,又來了興趣,剛打算再輕薄她一番,忽聽身後一陣腳步聲,回頭一看∶韓撻盧又走了進來,頓時滿臉不悅。 book18.org

  韓撻盧進來見蕭延德面有怒色,趕緊解釋∶「王爺,耶律虎帶著王公子來了,正在帳外等著呢!」 book18.org

  蕭延德一聽,立刻轉怒為喜,道∶「快請王公子進來!」 book18.org

  韓撻盧轉身朝帳外喊到∶「王爺請幾位進帳來!」 book18.org

  帳門一掀,只見耶律虎領著一男一女走了進來。那個男大約三十歲上下,一身書生打扮,又瘦又高,面帶病容,但兩隻小眼睛倒是爍爍發光。那個女的也就是二十三、四的年紀,一身勁裝,身材嬌小,相貌娟秀,雖比不上穆桂英那樣的傾城絕色,但也頗有幾分姿容。 book18.org

  原來這個男的就是宋朝宰相王強的兒子,王守輝,那個女子是王守輝的小妾,叫李金嵐。那王強早就與遼國有勾結,暗中向遼國通風報信,收取遼國的好處,一面把宋朝的機密泄露給遼人,一面在朝中阻撓與遼國開戰。王強為了安全,所以一般每次與遼國聯絡都派王守輝親自來辦。那王守輝本是一個紈絝子弟,只會兩手三腳貓的功夫,幸好他的小妾李金嵐精通武藝、身手不凡,所以王守輝每次出門都帶著李金嵐一起。 book18.org

  那蕭延德頭一回見到二人,尤其見李金嵐頗具姿色,不禁一時忘了自己該幹什麼,只顧拿眼在李金嵐身上瞅來瞅去。韓撻盧見蕭延德如此失態,趕緊在他身邊輕輕「咳」了一聲,蕭延德這才明白過來,尷尬地說道∶「王公子遠道而來辛苦了!不知這次令尊大人又帶來什麼消息了?」 book18.org

  王守輝見蕭延德如此倒並沒在意,微微一笑∶「大人,我這次來主要是我爹要我來轉告大人∶宋軍只有兩萬多人,且糧草不多,又無援兵。大人不必急躁,只需多圍些時日,就不攻自破了!」 book18.org

  蕭延德聽完,非常滿意,趕緊請王守輝落座,然後寒暄道∶「令尊大人身體可好?令尊大人對我遼國一片忠心,將來若打敗了宋朝,一定不會少了你父子的好處的。」 book18.org

  王守輝也趕緊假惺惺地道∶「哪裡、哪裡,我爹也是見遼國強大,我宋朝國小勢微,不想兩國開戰,百姓遭殃。我們只求兩國和好,過幾天安穩日子也就罷了!可無奈朝中有些人不識時務,偏要開戰,我爹怎麼也勸阻不住」 book18.org

  王守輝正說著,忽然見那邊吊著一個女人,正怒目圓睜,盯著自己,不禁嚇了一跳。 book18.org

  那楊排風本來低著頭,忽聽帳中有人說話,聲音很是耳熟。抬頭看來,見是王強之子王守輝,頓時怒火中燒,杏眼圓睜,盯著王守輝罵道∶「王守輝,你這狗賊!我大宋哪裡虧待了你父子?你父子竟干出這種吃裡扒外、賣國求榮的事來!」 book18.org

  王守輝冷不丁被楊排風這一罵,頓時面紅耳赤,張口結舌。 book18.org

  蕭延德見此,趕緊道∶「王公子不要慌張,她是一個被我抓住的姦細,王公子可認得她?」 book18.org

  王守輝聽蕭延德一說,才放下心來。他仔細向楊排風望去∶見她被赤身裸體的吊著,身上傷痕累累,俊俏的小臉被氣得通紅,豐滿的胸膛也一起一伏。王守輝終於認出是楊排風! book18.org

  王守輝哈哈大笑,走到楊排風面前,道∶「楊排風!你不過是一個燒火的丫頭!你仗著你家老太君寵愛就不把我父子放在眼裡,今天你都落到這種地步了還敢如此放肆!」 book18.org

  楊排風狠狠地瞪著王守輝,怒罵道∶「呸!你這個賣國賊!豬狗不如的東西!你和王強那老賊早晚都得被千刀萬剮!」 book18.org

  蕭延德等人一聽,原來這個女子就是大名鼎鼎的楊排風!心裡都是又驚又喜。蕭延德趕緊對王守輝道∶「王公子,你不要和這賤人一般見識,你且先坐下,消消氣!」 book18.org

  蕭延德想∶那個女刺客既然能使楊排風親自來救她,那她很有可能就真的是穆桂英,她如果是穆桂英,王守輝就一定能認得!蕭延德轉身對耶律虎道∶「你去把那個女刺客帶來!」 book18.org

  不大一會,耶律虎帶著兩個遼兵,架著和楊排風一樣,一絲不掛、雙手被反綁著的穆桂英進了大帳。 book18.org

  王守輝突然見穆桂英被押進來,大吃一驚,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指著穆桂英,望著蕭延德道∶「這、這」 book18.org

  蕭延德見此,頓時心裡全明白了,一陣狂笑,道∶「怎麼?王公子難道不認得你大宋的兵馬大元帥穆桂英嗎?」 book18.org

  王守輝此刻已是一頭霧水,張口結舌,道∶「這、她、這是怎麼回事?」   韓撻盧在一旁說∶「她來刺殺了我們天王,自己卻被我們捉住了。」   蕭延德大笑著朝穆桂英走來,道∶「穆元帥,失敬了!這兩天招待不周,還請穆元帥多多包涵,哈哈哈哈。」 book18.org

  穆桂英見自己身份已被識破,抬起頭,道∶「遼狗,不要假惺惺的!既然知道我是穆桂英,那要殺要剮就動手吧!」 book18.org

  蕭延德走到穆桂英跟前,用手拍拍穆桂英赤裸的胸膛,奸笑著說∶「穆元帥,你這麼一個嬌滴滴的美人,我哪能就真的把你殺了呢?」 book18.org

  穆桂英這才又想到自己還光著身子,想起這兩天受到的凌辱,不禁又羞得低下頭,滿臉漲紅。 book18.org

  王守輝這時才定下心,看著穆桂英一絲不掛的美妙的身體,穆桂英乳房、屁股和大腿上還留著被遼人摧殘過的痕跡,暗想∶平時那穆桂英高高在上,何等威風,沒想到今天能在這種情況下見到她。想必這兩天她已經被遼人操過。這種機會我可不能錯過,今天我一定得想個辦法,好好玩玩她和楊排風那個小賤人!   他打定主意,也走到穆桂英跟前,淫笑著說∶「穆元帥,這兩天在這過得可好?不像領兵打仗那麼辛苦吧?」 book18.org

  穆桂英抬頭見是王守輝,道∶「王守輝,你這個狗東西!你跑到這兒來幹什麼?是不是來給遼國通風報信!你們父子世受國恩,不思報效,反而勾結遼人,你們父子的良心都讓狗吃了?!」 book18.org

  王守輝絲毫不生氣,笑嘻嘻地說∶「我不是來通風報信的,我是專程來看望穆元帥你的。」 book18.org

  他說完,對蕭延德道∶「王爺,穆元帥來咱這兒一趟不容易,我看穆元帥和楊將軍氣色不錯,王爺你們就先在一旁坐坐,我請你們看一處好戲!」 book18.org

  蕭延德心想∶這小子一定也是見色起意,也想玩玩穆桂英和楊排風。也好,我來看看他能玩出什麼花樣?蕭延德點點頭,道∶「好吧,那就麻煩王公子好好替我招待一下穆元帥和楊將軍了!」 book18.org

  王守輝回頭在李金嵐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李金嵐用媚眼瞟了他一下,笑道∶「你這色鬼,要占人家便宜還得我幫忙!」說完,李金嵐朝楊排風走了過去。   李金嵐走到楊排風跟前,圍著她轉了兩圈,見楊排風的小穴被蕭延德強暴還有些紅腫,豐滿的身體上被拷打的鞭痕還歷歷在目,心想∶這丫頭落在遼人手裡想必吃了很多苦頭。她笑嘻嘻地沖楊排風道∶「呦,小妹妹,你看你被他們弄的,這些男人也太粗魯了,怎麼這麼不懂得心疼你呢?」一邊說,李金嵐一邊在楊排風身上摸來摸去。 book18.org

  蕭延德等人一聽,都哈哈大笑起來。蕭延德邊笑邊說∶「這都是韓撻盧這小子乾的,我可是很心疼楊將軍的!」 book18.org

  楊排風氣得渾身發抖,罵李金嵐道∶「滾開!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我不要你可憐!」 book18.org

  李金嵐又笑著說∶「小妹妹,你看你這麼光著身子讓這些人看著,怎麼能說我不要臉呢?」 book18.org

  楊排風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李金嵐眼珠一轉,從身上拿出一個小瓶,那瓶里裝的其實是春藥,她用手抹了一些在楊排風紅腫的小穴里擦了起來,還說∶「小妹妹,你看你這兒都腫了,一定很痛吧?讓我給你擦點藥。」 book18.org

  這邊李金嵐在捉弄著楊排風,那邊王守輝也沒閒著。王守輝用眼睛在穆桂英赤裸的身體上掃來掃去,穆桂英被看得渾身發麻。王守輝邊看邊用手摸著穆桂英的乳房和臀部,嘴裡還不停地說∶「穆元帥,你的身材可真好啊!你看你的胸部還這麼堅挺,屁股和大腿也還是緊繃繃的,真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女人。」   穆桂英被王守輝這麼輕薄,氣得直罵∶「你這個混蛋!把你的髒手拿開!你快滾!別巾我!」 book18.org

  王守輝臉色一變,惡狠狠地說∶「賤人!你以為這是天波楊府嗎?你以為你現在還是元帥嗎?還耍什麼威風?我現在就讓你知道知道本公子的厲害!」   說完,王守輝命遼兵將穆桂英臉朝下按倒在地,朝著穆桂英的屁股狠狠踢了兩腳。然後他讓人拿來繩子,把穆桂英的兩腿彎過來,親自用繩子把穆桂英的小腿緊貼著大腿用繩子綁在一起。然後他又拿來一根竹棍,將穆桂英雙腿分開,將竹棍兩端綁在她兩腿的膝蓋後側,使穆桂英的雙腿分開被固定住。 book18.org

  綁完了穆桂英,王守輝站起身來,滿意地看著眼前的傑作。此時的穆桂英,弓著身體趴在地上,只有雙肩和雙膝著地,豐滿的屁股高高撅著,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大腿和小腿被帖在一起捆著,雙腳朝上,雙腿也被分開用竹棍固定著。   穆桂英見自己被以這麼一種極為恥辱的姿勢捆綁著,又羞又氣。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