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孽,半生緣 (4) 作者:貝黑萊特

簡體

. 【半生孽,半生緣】 book18.org

作者:貝黑萊特2020/09/21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 第四章 重回噩夢 其四 book18.org

我在警車中看到那個男人大笑著從派出所走了出來,幾個穿制服的圍著他,臉上儘是阿諛奉承之意。那滿臉橫肉的男人笑起來所有肉褶都到一起,令人作嘔,既然他出現在這裡,那麼就說明事情遠沒有喬雪設想的那樣順利。其實,從一開始這個發展就已初見端倪。在校門遇上那兩位警察時,他們壓根就沒有看我身邊的喬雪,而是直直地走向我,當喬雪執意要和我一起去派出所的時候,他們硬生生將她攔在警車之外,那個態度,肯定不是對待受害者的。 book18.org

那男人我自然是認得的。他是張敬的父親,我們座小城市當之無愧的地頭蛇,張昌盛。 book18.org

「名字。」 book18.org

「顧學自。」 book18.org

「監護人名字。」 book18.org

「我孤兒,沒監護人。」 book18.org

「……」審訊室的警察抬眼看向我,嘴裡嘖了一聲。 book18.org

「沒跟你開玩笑。監護人的名字。老實說。」 book18.org

「我是受害者,你有什麼權利這樣對我。」 book18.org

「受害者?好,受害者。那你說你們學校那位張敬同學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兒?」 book18.org

「他自己摔的。」 book18.org

「你他媽蒙鬼呢!」 book18.org

「剛剛出警局的,是張敬他爸吧。」我懶得和他們在這裡打啞謎。 book18.org

「什麼出警局,你少他媽的轉移話題。張敬身上的傷是不是你打的。」 book18.org

「警察叔叔,張敬高我一個腦袋,又是籃球隊的。您看我文文弱弱的一人,能怎麼他?我可能打的過他嗎?」 book18.org

「……成啊,你小子。」那位留著板寸,帶著眼鏡,斯文敗類模樣的警官笑了。 book18.org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他拉開桌子。 book18.org

「我看你小子機靈,應該也知道襲警是犯罪吧。」 book18.org

「……」 book18.org

「欸,現在嘴皮子不動了是吧。我他媽叫你牛逼!」拳頭狠狠打中我的肚子。我的胃裡開始翻江倒海。接種一陣噁心,喉頭一堵,哇的將早飯全部嘔了出來。 book18.org

「草,這才開始呢,怎麼就吐了。媽的,你還要在這個房間呆上一天知不知道。」我被他一腳撩倒,他蹲下身,抓著我的頭髮,將我拖到我的嘔吐物前。 book18.org

「怎麼辦?得打掃啊。這兒沒工具,看你嘴皮子這麼能耐,要不你動動嘴,把你造的這孽給收拾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媽的,說話!」他扇了我一巴掌。 book18.org

「叫你他媽說話!」又是一巴掌。 book18.org

「行。有你這厚臉皮也夠了。」 book18.org

即使算上上輩子,這大概也是我受到的最嚴重的侮辱了。 book18.org

還好我也就吃了一頓早飯,也就只吐了一次,失禁了兩次。至於陷入幾次昏迷我則已經無法計算,不過昏迷倒也不完全是因為肉體的疼痛,主要還是餓的,這一天裡除了幾口礦泉水外我肚子裡就再也沒進去過東西。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那麼大能耐將這些全部扛下來,即使有穿越前的記憶與經歷,我也不認為我是個足夠忍耐這些的人——是她給我的某種知識造成的嗎?這種能力應該也不能被稱之為知識吧。也許,她還給了我更多的東西,以保證復仇的順利,那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突然很想她,這是我穿越之後,第一次在心底湧起對她的感情,只有一點點,一點點希望她在我身邊。可就是這樣一點點,讓我的眼淚決堤般的落下。 book18.org

「怎麼樣?志國,這小子調教好了嗎?」 book18.org

「沒轍。嘴硬的跟死鴨子似的。我說劉隊,說不準張公子真是從樓梯下摔下來傷到的。」 book18.org

「呵,你說要是胳膊摔了也就算了,卵蛋還能摔成那樣?」 book18.org

「劉隊你不說我還忘了,這顧同學的小兄弟我還一直沒照顧呢。」 book18.org

「算了算了。你他媽也是沒輕沒重的。一初中生能折磨成這樣。我都讓你收斂點了。」 book18.org

「嘿,這小兄弟能耐著呢,說是初中生,我還真不太信。初中生這麼能抗?你拎一社會大哥過來,我這一天下來就算他媽的不是他乾的,也能逼他承認嘍。」 book18.org

「哎!注意影響,人還在這兒呢。」 book18.org

「切,他能咋地。有能量還會被關這兒?」 book18.org

「行行行,你出去吧。」 book18.org

桌子被移到我的面前。一個穿著警服的肥胖男人坐到我面前。 book18.org

「我說你,真傻。嘴這麼硬有什麼用?」 book18.org

「……」 book18.org

「我就直接告訴你吧,今天下午我們就給你們校長說了,你們學校的顧學自同學,勾結社會閒散人員,欺凌低年級學弟,行為惡劣,屢教不改,希望校方把他作為反面典型,加強教育,避免再有相同的同學誤入歧途。你說你招還是不招,有區別嗎?啊?」 book18.org

「……」 book18.org

「恩……真他媽的臭。」他突然起身,打開門向外面喊了聲。 book18.org

「你們誰?拿個盆來,再提桶清水,拿條毛巾。」說完他坐回我的對面。 book18.org

「我們聯繫你媽了,她放學了就過來接你。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你心裡有數吧。」 book18.org

「……」他見我還是不說話,表情瞬間凝固,抬腿踹了一腳桌子。 book18.org

「說話!」 book18.org

「知道了。」 book18.org

「你自己把身上洗一下。要是被人看到傷……你是因為聚眾鬥毆進來的,你明白吧。」 book18.org

「恩。」 book18.org

「對了,你,真的是初中生?今年十五?」 book18.org

「恩。有什麼問題嗎?」 book18.org

「那你這小子還蠻不簡單的。可惜,就是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book18.org

皮膚上的穢物都能洗去,但衣服上的髒東西現在早就乾了,就一點清水根本沒法洗乾淨。我被帶到江漫鈴身邊時,她毫不遮掩的捂住鼻子。 book18.org

「怎麼搞的,這麼臭?」我沒說話。徑直往派出所外走去。她對著警官賠笑兩句之後快步跟了上來。 book18.org

「你昨晚去哪兒惹事兒了?啊?都進警察局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你等等,你想去哪兒啊,一身的臭味兒,昨兒是不是連澡都沒洗。」我站定,看向她。她化了妝,燙了頭髮,西裙變短了,腳上套了絲襪。白色襯衫下能隱約見到胸罩的黑色蕾絲花邊。看來張敬比我想的有能耐,不僅沒停滯不前,一天功夫就進展飛速。 book18.org

「你變漂亮了。」 book18.org

「啊?我問你話呢,你滿腦子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book18.org

「也就兩天沒回家,媽媽你真是變得又性感又漂亮啊。」 book18.org

啪!又是一巴掌。我都麻木了。甚至懷疑自己是在富野由悠季的高達劇組。 book18.org

「你再跟我這樣說一句試試?」 book18.org

「你想怎樣?」 book18.org

「我想怎樣?你到底想怎樣?不想學了我就給你辦退學,你自己愛去哪兒去哪兒,愛跟誰打架就跟誰打架。」 book18.org

「我為什麼不想學?我還要考市一中呢。對了,你今晚上跟張敬張學弟說一聲兒,影響我可以,別影響我班裡人。我無論如何都能考上一中,但是我的同學們都還是需要好的學習環境學習的。」 book18.org

「你這是痴心妄想?別以為你上學期考的還可以就覺得自己多了不起,要沒我……」 book18.org

我懶得聽她廢話。轉身便走。 book18.org

「你上哪兒去?啊?我話還沒說完你想上哪兒去。」高跟鞋啪啪啪地往我這邊追了兩步,見我沒停下來的意思,她也就放棄了。就像是我剛穿越回來的那天一樣。她其實根本就不在乎。 book18.org

對啊,上哪兒去呢?我這渾身髒兮兮臭烘烘的,不是很想去找喬雪,而且目前這個處境,找喬雪說不準就會連累她,那按這個思路找常玉紅也不行。喬雪尚且是未成年,也算是有錢人家,暴力機關沒法真的對她做什麼。但是常玉紅這種沒錢沒權的小業主,想整一整可不要太容易。我想起上次從他家離開時說的——「常哥,那我先去上學了,這一去估計還蠻兇險的。運氣好兩天之後我來找你,運氣不好的話可能得下周了。」那時我也就考慮到江漫鈴會為難我,讓我沒法抽身,可沒想到竟是以這種方式一語中的了。難道首先對張敬出手是步臭棋?思來想去,最後還是得出結論:「爽到就不虧!」 book18.org

但是晚上住的地方還是沒找落。我掏了掏兜。從銀行取的現金被那群人渣順走了。好在銀行卡還留著。然後是鑰匙串……我突然惡趣味的笑了。既然我今天在警察局的遭遇是張昌盛的授意下進行的。那張敬一定就很安心了吧。他一安心會做些什麼呢?我將鑰匙串在手裡轉了兩圈,丟向半空又在落下的瞬間猛地抓住。這一整天所受到的侮辱,這一整天下來積累下的憤怒,讓我毫不猶豫的做出決定。 book18.org

「穿越之後還沒回過家呢。」 book18.org

「喂?敬啊。你作業寫完了嗎?」 book18.org

「你猜江姐為什麼跟你打電話。」 book18.org

「討厭。你再說這種話我可掛了啊。」 book18.org

「幾點?」 book18.org

「好,反正顧學自今天不回來。」 book18.org

「他能耐啊,造反啊,哼,才兩三天就過的跟個乞丐似的,遲早哭著求我讓他回家。」 book18.org

「哈,你猜你江姐有沒有,你猜,你猜。」 book18.org

「好啦,你來了就知道了。不聊了,我進家門了。恩,等你過來哦。討厭~掛了,我還得趕緊把作業批完。要不你來了也只能等著。」 book18.org

我默默跟在母親身後,默默地看著她笑得花枝招展。 book18.org

在小區外面的公共廁所將衣服完全洗過一遍之後,我簡單擰了擰就再度穿到身上。內褲則直接被我扔進蹲位的坑洞裡。接著,我走到我家單元樓樓下。這是個老式的單元樓,記憶里一樓的聲控燈換過三次,而最近一次換的燈泡在我初二時壞了。所以一入夜,一樓就是完全的黑暗,只有當有人從外面進來單元樓正門的聲控燈亮起,才能將一樓照的勉強能讓人通行。而一樓樓梯側方的空間是沒法被照亮的,那裡基本上就是各家各戶的雜貨收容所,堆滿了看似有點用可實際上放了幾百年都沒人用的雜物:老式自行車,不鏽鋼水壺,小炭爐,壞收音機,舊電風扇,木柴…… book18.org

洗衣服的目的是消除味道。我躲在樓梯旁那充滿潮氣和霉味兒的黑暗空間中,默默等待我的那位張敬學弟的到來。我被折磨了整整一個白天,唯一吃的早飯在一開始就被吐到地上,虛弱的身子被濕衣服裹著,令我冷的發抖,再遇到張敬,硬碰硬我多半會輸的很慘。而且了解到張昌盛的手段之後,我明白,這段時間要是再明著對張敬出手,他一定會比今天還加倍的報復我。所以,只能暗殺了。我靠在滿是灰塵的牆上,手裡提著從柴堆里摸到的半截木桌腿,將呼吸儘可能放緩。 book18.org

興高采烈滿面紅光的少年穿著像模像樣的西服馬甲,領口的領帶打著溫莎結,嘴裡哼唱著爛大街的英語流行歌,手裡捧著大把花束,踩著歡脫的舞步,一搖一擺地來到單元樓前,輕輕地拉開單元樓生鏽的大門,安靜的空間裡發出刺耳的吱呀聲。 book18.org

門外的燈亮起時,差點陷入昏睡的我瞬間清醒過來。我迅速調整呼吸,雙手握緊木桌腿。門被吱呀推開,他掏出手機。賭對了。我心想。可接著,我的心因為他的一個動作又涼了半截。 book18.org

他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功能。黑暗的單元樓一樓一下子被手機白色的光芒照亮。我的心臟開始砰砰砰地跳動。要直接出擊嗎?還是先跑了再說?一步兩步,三步。他按照某種節奏步步向前,似乎——沒有發現陰影里的我。我鬆了口氣。努力的讓自己顫抖的雙手恢復平靜。 book18.org

噠噠,噠。噠噠,噠。他走上兩階樓梯後又退下一階,雙手呈環抱狀似是在和人跳舞。 book18.org

砰。一棍子。砰。又一棍子。見他還支撐著身子想回頭。我一咬牙,高舉雙手。砰!他雙眼一白,手中玫瑰散落。整個人向後跌下。我抬起一隻手將他撐起。因為剛才那三棍子,我雙手已經開始發麻,支撐著這一米八的人基本上已經用盡我目前全部的力量。咬咬牙,越過樓梯扶手,將手裡的桌腿丟到那廢品堆里。接著雙手撐著張敬,一點一點改變位置轉移重心,最後終於將雙手伸到他的腋下將他整個人托起,他上半身靠在我的身上,一股古龍水和髮膠混在一起的味兒撲面而來,讓我眼睛一白,差點兒沒直接昏過去。我用最後一點力氣把他拖到我之前躲藏的陰暗角落。放下他時我渾身是汗。幾乎都沒法站穩。 book18.org

我暫時沒想好怎麼安置他。總之得儘量洗清我的嫌疑……但是這實在是很困難,畢竟現在他最大的仇人可能就是我了。我給他頭上來的這三下,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好的,這一點我深有體會,即使他一覺睡到第二天天亮剛起來可能會沒什麼感覺,但只要稍稍一碰後腦袋就能立刻感受到讓人齜牙咧嘴的痛感。當然,現在我的主要任務不是考慮這些。 book18.org

扯下他的領帶,按住他的下顎讓他嘴巴打開,用領帶將嘴巴那一圈狠狠地纏住,使勁兒拉緊,反打了個死結。接著又鬆開他的皮帶,將他翻倒臉朝著地面,抬起他的雙手雙腳,用皮帶系在一塊兒。這著實也是不輕鬆的活兒。好容易結束之後,我感覺有些虛脫。 book18.org

啊,姑且進展到下一步了。我摸了摸他的衣兜。一包藥粉,兩粒塑封的藥片,還有一個皮夾子。躬身拾起手機,借著手電筒的光看了看皮夾子。銀行卡,公交卡,學校食堂飯卡,臨時身份證,快捷酒店房卡,一串保險套……還有一張sim卡,一根手機取卡器。有意思了。我心裡嘀咕道。將那些東西塞進兜里之後,我摁亮手機螢幕,很遺憾他還是設了密碼。我嘆了口氣,蹲到他身邊,拿起他的一根指頭,放在home鍵上。手機螢幕一下子點亮,。我注意到,有一個備註名為江姐的人給他發了幾條微信。 book18.org

那是幾張對著鏡子的自拍。其實她這一身就和去派出所接我時穿的那一身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領子的扣子鬆了兩顆,露出深深的事業線,而脖子上多了一串銀鏈子。剛好彌補了纖細的脖頸與雪白乳溝間的空隙。我向上翻閱倆人的聊天記錄,基本掌握張敬的說話風格之後,發過去這樣一條信息: book18.org

「江姐,咱玩個遊戲吧。」信息剛發過不到一分鐘就收到了回復。 book18.org

「什麼遊戲?不准使壞哦。」 book18.org

「你找塊深色的布料把眼鏡蒙上。」 book18.org

「不要,你肯定在想什麼壞事兒。」 book18.org

「哎……江姐你怎麼就不理解我浪漫呢?好失望啊。」 book18.org

「行行行,江姐依你的……我老公的領帶行麼?」 book18.org

「可以可以,系牢一點哦,我說好之前不准偷看。」 book18.org

「知道啦,知道啦。你是不是要過來了。我先幫你把門打開,然後在客廳蒙上眼睛等你。」 book18.org

「不准使壞哦。」 book18.org

「嘿嘿嘿,江姐你等著吧,這將是最浪漫的一夜。」 book18.org

信息發完之後,我刪去了聊天記錄。一邊往樓上爬一邊看著手機。這裡面肯定有不少有用的信息。而我現在也擁有能夠將它破解並且將手機複製的知識,唯一要擔心的就是時間。如果直接把手機拿走,那不僅有被定位的風險,而且對方一旦察覺便能很輕鬆的將各種帳號儲存在雲端的信息刪去。所以如果時間允許,我需要在處理張敬之前把手機這事兒完成。 book18.org

我家有台電腦,被江漫鈴設了密碼,每周只允許玩兩個小時。現在我自然是知道密碼的,但是考慮到下載基礎軟體進行參數調式的時間,我至少需要兩個小時才能將解決手機這事兒,這還是在我那台老電腦不死機的情況下。往好了想,假設張敬要足足五個小時才會醒過來,除去手機用去的兩個小時,那麼我只有三個小時的時間,在這三個小時里我需要應付媽媽,還需要將張敬安置在一個,儘量不會聯想到我的地方…… book18.org

時間緊任務重啊!我三步並作兩步爬到三樓。來到我家門口。此時門是虛掩著的。我輕輕推開門,脫下鞋,換上原本是給我爸準備的大尺碼的拖鞋。輕輕地走進房間。母親半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貼身的西裙襯出她豐腴性感的臀部與大腿,被黑色絲襪裹住的小腿交疊,充滿誘惑力。她一隻手撐著腦袋,上半身靠在沙發扶手上,胸前那團雪白的乳肉被緊緊的擠在一起,香艷無比,她的雙眼被一條黑色的領帶纏著,雙唇鮮紅,燙過的頭髮有些散亂,這反倒使得這側臥在沙發上的美婦人顯得更加色情。她似乎已經等了有一段時間,我進門看向她時,她剛好打了個打哈欠。客廳的電視上是央視英語頻道,聽聲音,似乎是在播放英語歌曲串燒。可能是那一哈欠的緣故吧,覺著無聊的她摸到沙發上的遙控器之後,將電視的聲音調到最大。歌聲一下子充斥整個大廳。我聽出來現在播放的是席琳迪翁的《Have You Ever Been In Love》,這是她《A New Day Has Come》這張專輯裡的一首歌,沒什麼意思。不過同一張專輯裡的《I Surrender》到是席琳迪翁的歌里少數幾首我真心喜歡的。 book18.org

我在歌聲的掩護下走到廚房,打開冰箱,從裡面拿出一桶能量棒。這東西吸收效率高,能量也足,是供運動員快速補充體力用的。我媽買這個當然不是為了犒勞我,而是在她有事兒,或者說乾脆懶得做飯時給我充當主食。為了避免發出聲音,我直接用剪刀將包裝剪開,用牙輕輕咬住能量棒前段之後,頭一縮,將整根帶出來,沒發出一點聲音。將包裝輕輕送到廚房垃圾桶底部後,我用手抓住能量棒,三口就將它全部送進肚子裡。接著又如法炮製了四根能量棒,直到吃到嘴裡乾的難受才停下。我瞅了眼客廳,母親正隨著席琳迪翁的歌聲輕輕點著頭,似乎還沒察覺到我這邊的動靜。現在專輯正播到《Prayer》,如果順序沒被打亂,那下一首就應該是《I Surrender》了。 book18.org

口乾舌燥的我審視了一圈廚房之後,把頭伸到直飲水的水龍頭底下,好好的喝了十來口水,很快我的腹部開始發熱。無力感慢慢退去。好了,準備工作完成。我深深地吸了口氣。嗅了嗅身子。即使有臭味也已經被張敬的香水兒掩蓋住。 book18.org

於是,我走到母親身邊。將沙發前的茶几狠狠地推向房間的另一邊,客廳因此空出來。無論席琳迪翁的歌聲有多大,母親也不可能察覺不到如此明顯的響動。我沒等她反應便拉住她搭在沙發上的手。 book18.org

要跳舞是嗎?我陪你跳啊。我幾乎是將她生生提起,眼睛被蒙上的她身子一歪便靠在我的懷裡。 book18.org

「討厭,你想把你江姐嚇死啊。」 book18.org

「Let『s dance。」模仿張敬的語調說中文我沒什麼自信,但剛剛聽過他唱英文情歌的我學著他的語調來句英文應該是沒問題的。 book18.org

「我都看不見怎麼跳啊,你給我解開吧。」 book18.org

「Trust me,dance with me.」我伸出食指輕輕點在她火紅的唇上。她臉頰羞紅,不再說話。這時《Prayer》已到了尾聲。我握著她的右手輕輕抬起,左手將她的腰肢環抱。我們彼此感受著對方的呼吸與心跳。 book18.org

《I Surrender》的前奏響起。配合著我再熟悉不過的節奏,我帶著我最關鍵的那位復仇對象,跳起優雅的舞步。 book18.org

There's so much life book18.org

I've left to live book18.org

And this fire's burning still book18.org

When I watch you look at me book18.org

I think I could find a way book18.org

To stand for every dream book18.org

And forsake this solid ground book18.org

And give up this fear within book18.org

Of what would happen if they end, you book18.org

I'm in love with you book18.org

'Cause I'd surrender everything book18.org

To feel the chance, to live again book18.org

I reach to you book18.org

I know you can feel it too book18.org

We'd make it through book18.org

A thousand dreams I still believe book18.org

I'd make you give them all to me book18.org

I'd hold you in my arms and never let go book18.org

I surrender book18.org

在我的牽引下,我和母親在客廳中央旋轉了一圈又一圈,時而彼此分離,時而緊緊相擁,她舞步稚嫩,而我卻是輕車熟路的踩著步子,用身體的力量引導她在客廳遊走。即使沒有張敬那麼高,我仍舊比一米六的她高出很多。她像個彈簧娃娃一般被我撥弄的左搖右擺,不久前才扇過我巴掌的柔荑小手此時無比溫順。 book18.org

一曲結束,她喘息著將臉貼在我的胸口。 book18.org

「這樣也挺好,你平常就知道油嘴滑舌,沒個正型。」 book18.org

「敬啊,你聽你江姐聊聊吧。這次就別動手動腳了行麼?你江姐是真想找人說說。」 book18.org

我大著膽子嗯了一聲。 book18.org

她就這樣靠著我,我帶著她隨著下一首歌的節奏慢慢地搖擺。 book18.org

「我兒子顧學自他今天進派出所了……我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以前是挺沒出息,但也沒膽子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他說是因為知道了什麼,還說和你有關係……你別往心裡去啊。哎……江姐和你提過吧。當初江姐是被他爸強迫的有了這孩子,現在他長得越來越像他爸,我看著……看著心裡就恨吶。當初我是我們縣成績最好的孩子,我爸媽也是砸鍋賣鐵準備供去大城市我讀大學……結果就因為這孩子,把什麼都耽誤了,最後只能去上了個普通師範。」我感到胸口一陣暖意,似乎又被什麼東西打濕了,我低頭,頓時慌了神。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已經把領帶取下,此時她正將頭埋在我的胸口,嗚嗚哭泣。 book18.org

「你說……哪有當媽的恨自己小孩的……可我沒辦法啊,我就是恨啊。他把我的什麼都奪走了。我的前途,我的未來,我的,我的愛情……要是沒有他就好了,江姐要是沒有他就好了……我每天看著他,心裡就在想,這人為什麼要出現,這人為什麼是我的孩子……」母親這一番話,並不令我感到意外。我和所有親人斷絕聯繫之前,最後一個聯絡我的是我的那位繼母,張昌盛的前妻,秦莉亞。那天她打電話問我願不願意參加她孩子的滿月,說江漫鈴也會來,我直言從今往後我都不會再和她們這群人發生任何瓜葛。她沉默良久,然後告訴了我關於母親的一切。她說,她能理解我的選擇。但是希望我還是給自己的血親一個機會。當時我早已心如死灰,只覺得她有充足的理由恨我,也不妨礙我有同樣充足的理由去恨她。 book18.org

「這個坎,江姐這輩子怕是都沒法邁過去了……所以……我沒法和你在一起。江姐是對你有好感……江姐也是女人,知道你想對江姐做什麼……但是,我們就到這一步好嗎?就到這一步,江姐就已經很滿足了。」 book18.org

憑什麼? book18.org

憑什麼? book18.org

憑什麼? book18.org

你這他媽是什麼狗屎邏輯。強姦你的又他媽不是我。你該恨的明明是那個讓你哭著臉在我面前痛斥他出軌的男人,你該恨的明明是那個帶著你和張昌盛玩換妻遊戲的男人,你該恨的應該是那個男人。但你有恨嗎?你恨他,會那麼在意他出軌嗎?你恨他,會半推半就的滿足他變態的慾望嗎?你恨他,還會去參加我繼母孩子的滿月嗎?不,你把全部的恨都留給了我。你說我是你心裡的一道坎,你說是我阻礙了你的幸福,你以此為藉口,在我成長的這十多年來,無視我所有的努力,將我所做的一切否定,貶低。你無時無刻的羞辱我,壓迫我,控制我,最後,新的幸福來臨時,毫不猶豫的離開我,甚至不留下一絲絲的溫情。你知道麼?我從很早就開始想這件事了,我不止一次的思考過,如果我壓根就沒有誕生於世,會不會比現在更加幸福? book18.org

到這一步你就滿足了? book18.org

到這一步你就滿足了? book18.org

一整天的折磨,似乎無止境的痛苦,過去人生中遭受的無數不公,我那一度心死的未來,還有無情地將我拋棄義無反顧地奔向幸福的她。這一切的一切如同洶湧地浪潮般一股一股地衝擊著我此刻本就無比脆弱的理智。 book18.org

「在我的世界裡,你是來自未來的復仇者。」 book18.org

啊,啊。真是感謝你啊。我的愛人。能再次回到這裡,再次面對這噩夢般的人生。真是太好了。 book18.org

到這一步你就滿足了? book18.org

那好。我把這一步都從你身邊奪走好了。 book18.org

我輕輕撫摸她烏黑的頭髮,將她摟在懷裡。她嗚嗚的哭泣,淚水打濕了我本就沒怎麼乾的校服。我四下張望,尋找本該系在她眼睛上的領帶。 book18.org

「敬……你是個好孩子。別在江姐身上耽誤了。」原來那條領帶正被窩在她摟著我的那隻手裡。摸著她頭髮的手加了幾分力道,確保她不會將頭抬起,接著我牽起那隻拿著領帶的手,假意和她在音樂中再次舞動,在她還迷失在情感宣洩中的時候,我拿過領帶。 book18.org

「敬?」她的雙眼再次被我蒙上。這一次我將繩結系的很緊。 book18.org

「敬,你要幹嘛?我不願意這樣玩了,你快把領帶鬆開。」 book18.org

我將她背過身,一把推倒在沙發上。此時,我已不再去想什麼前世今生。心裡只有被無盡恨意激起的濃濃獸慾。我要上了這個女人。我要在她淫蕩的下體狠狠地抽插。我要讓她發出痛苦的呻吟。我要讓她再次回想起高中,回想起她最恨的人誕生的那個瞬間。 book18.org

啪。我狠狠的打中她豐腴的臀部。 book18.org

「不要!不要,敬,你不能這麼對我!不要啊!」我拉開西裙拉鏈,將它一把扯下,她被黑色連褲襪包裹的雙腿拚命蹬踢。我鬆開握著她雙手手腕的那隻手,轉而握住她的纖纖細腰。只一提便將她挺翹的屁股抬起,她還未反應過來我便如猛虎撲食般撕開她的連褲襪,拉開肉色內褲將她肥厚的陰唇露出,我褪去校褲,就這樣將已經硬的脹痛的肉棒狠狠的捅進她的身體里。 book18.org

「啊!」她發出了長長的呻吟。 book18.org

「敬啊……求求你……啊!啊!啊!嗯啊!!」她的陰道現在還相當的乾燥,抽插起來相當費勁。也不知道她上一次做愛是什麼時候,這年過三十的女人的陰道,竟也如此緊緻。 book18.org

「不要……啊……不要,不要再來了……啊!」我不願聽她說話,每聽到她開口便重重的將肉棒插進她的身體深處,一路頂到孕育我的子宮。 book18.org

「為什麼……為什麼就連你……啊!求……啊!啊!我……求你了……江姐求你了……」這時,她的身體終於開始分泌淫水。我的抽插變得愈加利索,那快美的體驗和獸慾的釋放感交融在一起。 book18.org

「啊!不要……嗯……慢一點……啊……敬……啊!啊!」在我粗暴的抽插之下,她不知何時已經完全放棄反抗,只是將頭埋在沙發里,嘴中幾乎是下意識的說著不要,不要。於是我便不再顧及,雙手一把抓住她被黑絲裹住的臀部,她不愛鍛鍊,除了上課時間之外基本上都是坐著辦公,臀部不可避免的有脂肪堆積,不過好在她食量不大,也並非肥胖體質,使得這翹起的臀部雖然捏上去軟嫩的似是能擠出水來,肉感十足能將十指陷入其中,可實際上卻並不顯得臃腫肥胖。 book18.org

一邊捏揉著她抬起的豐臀,一邊靠著腰腹的力量賣力抽插,不知道是身體的本能還是這女人真是淫蕩的不可救藥,她陰道里分泌的淫液竟越來越多,原本狹窄的肉縫似是也被我粗暴的肉棒撐開,越抽插越順暢,越進出越爽利,越操弄越快美。同時,我開始用力拍打她的臀部,每拍一下肉縫便收縮一下,每一次收縮都給我帶來加倍的快感。 book18.org

「啊……不要……不要……啊!」她口中呢喃的反抗此時在我聽來不過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淫叫。 book18.org

啪!啪!啪!伴隨著我激烈的抽插,她的臀部激烈的撞擊著我下腹,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小,也使得肉體與肉體的碰撞聲凸顯出來。 book18.org

當然,此時電視仍舊播放著音樂。音量大到足以掩蓋這門內如野獸般的狂野交合。 book18.org

「嗯啊……哈……不……啊……恩……不要……放開……啊……啊……啊……啊……嗯啊!」她臀肉一縮,水花噴射。我一把抽出肉棒,帶出一團混在一起精液與淫水。啪,一巴掌打在她的臀部上,她被我肏的充血的陰唇肉眼可見的顫抖了兩下,竟又噴出一小道半透明液體。接著,像是被剛從江河裡撈出來的河蚌一般,她肥厚的陰唇竟開始緩緩張合,其中的肉壁若隱若現,淫水汩汩流出。 book18.org

「不要……不要……不要再來了……」 book18.org

「啊——」我怎麼會給她休息的時間呢?龜頭將再次收緊的肉壁撐開,已經濕的一塌糊塗的陰道毫無阻力的將我粗大的肉棒裹住,層層肉壁划過肉棒的菇蓋邊緣,快感因此累積,而最終,子宮壁的阻塞感將我意志的閘口徹底打開,馬眼如決堤般將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出,每射一發我都能感到身下母親的一陣顫抖。 book18.org

「不要……不要……」 book18.org

終於將快感全部釋放。我利索地抽出肉棒。伸了個懶腰,將肩胛骨活動一圈又前前後後將腰部的肌肉舒展開來。接著,我將手伸到了半軟的肉棒上,捏了捏陰囊,套弄了兩下,沒過一會兒,我的小兄弟原地復活,沾滿淫水與精液的它再度恢復猙獰模樣。就在沙發上幾乎失神的母親準備翻身之際,我又一次擒住她的腰部,屁股一挺,再次深入。 book18.org

「啊~啊——啊!」她又一次發出了長長地呻吟。 book18.org

「不行……啊……我……我……不行了……啊……啊……恩啊……恩……不要了……啊!恩啊!」她確實快不行了,抱著她腰部的我能明顯從她重心轉移上感受到她漸漸虛浮的下身。而剛剛高潮過後的陰道此時也似乎更加敏感,我的每一次抽插都能令肉壁激烈收縮。她的雙腿已經開始發顫,理性的聲音逐漸減小,到最後只剩下存粹的呻吟聲。 book18.org

「啊……嗯啊……啊……啊……恩……啊……啊……」 book18.org

「啊!啊!恩……啊!啊——」我不想讓她就這樣在肉慾中麻木,於是在抽插的同時,我將她的連褲襪完全撕開,將圓臀完全露出,原本只是被拉到一邊的肉色內褲被我完全拉到屁股的另一半。她沒有意識到我在做什麼,仍舊只是在我的抽插下呻吟——直到我將一隻手指插入她深褐色的菊花中。 book18.org

「啊!那裡……不行……不……啊……」因為恐懼,她終於再次試圖抵抗,可早已渾身乏力的她用盡力氣只是擺動了兩下臀部,與其說是反抗不如說是增加情趣,讓我的抽插更加賣力,更加深入。同時,我將第二隻手指插入她柔軟的菊花。 book18.org

「啊……恩啊……恩……啊……」 book18.org

「不……啊……又要……恩……啊……啊……」 book18.org

「啊!啊!啊!啊——」這一次高潮讓她徹底癱軟。我不得不抽出她菊花中的手指,再次握住她的腰。波的一聲將肉棒從她緊縮的陰道拔出時,她顫抖的陰唇已經沒法自然閉合,粘稠白濁的精液隨著她肉壁的收縮一道一道流出。兩次盡情的射精讓我肉棒幾乎徹底軟下來。我一點兒沒猶豫,就這樣插入了她的菊花里。 book18.org

「啊!」腸道別樣的觸覺帶來的快感讓慾望再次支配肉體。 book18.org

「恩……啊……恩!」菊花的腸壁乾燥,好在此時我肉棒已沾滿淫液,插入拔出仍有阻滯感但稍一用力便徹底進入。 book18.org

「啊!!!」我感到江漫鈴因疼痛而不住顫抖。於是便稍稍放慢了節奏,故意讓她感受我粗大的肉棒在腸道涌動。 book18.org

「啊……疼……不要……那裡……啊!」女性是沒有前列腺的,這個粗大的東西突兀地堵在腸道里此時能帶給她的只有痛苦與不適。但我不願意去考慮這些,從另一方面來說痛苦與不適也正是我想給她的。 book18.org

「啊……」她痛的連叫聲都走了調。一陣毫不留情的抽插之後,我低頭看向抽出的肉棒,上面竟沾了一絲鮮紅。 book18.org

嘖。看著被我捅的合不上了的菊花,我一下子沒了興致。將目標再次轉向濕漉漉的陰道。顯然,她並沒有預料到我會再次向她的小穴發起進攻,在我再次插入的瞬間她身子一僵,大量的淫水從陰道湧出。 book18.org

「啊……啊……」她的呻吟帶著顫音,似乎無論身心都已經到了能承受的極限。她的肉壁已經完全適應了我的陰莖,開始配合著我的每一次抽插有規律的收縮。 book18.org

「恩……啊……恩……」她呻吟逐漸變緩,呼吸開始拉長,身體顫抖的越來越頻繁。被我硬拽起來的身體也越來越沉重。 book18.org

「啊……」我將肉棒拔出一半時肉壁一陣蠕動。又淺淺的深入幾分。她渾身加劇地抖動起來。 book18.org

「啊……嗯啊……」我再次拔出一段,肉壁開始收縮。 book18.org

「啊……」最後我猛地深入,她發出柔弱到幾乎是嘆息的呻吟,肉壁收縮,下身痙攣。我第三次在她的體內射精。這一次確實沒什麼存貨了,抖了三下便立刻結束,肉棒也徹底軟了下來。本來今天就被折磨一天,什麼都沒吃,這已經是靠能量棒補充的那點熱量和蛋白質的極限。 book18.org

我俯身將她抱起。她的氣息開始逐漸變得平緩,我知道,她即將陷入深沉的睡眠。 book18.org

「接下來就輪到你的年輕情郎了。」我帶著無限的惡意在她的耳畔開口到。她沒有任何反應,似是已經完全睡著。 book18.org

把江漫鈴抱上床之前我專門替她清洗了身體換上了睡衣。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騙自己是為了將張敬的戲份做足,維繫一個雖然強姦了她但仍舊關心她愛她的形象,可我知道,我並不是真的因為這個原因而浪費本就不多的時間做了這些事情。但現在我沒心思去考慮這些。時間早已超過預期,我原本設想的安排需要進行根本性的改變。 book18.org

洗了個澡,換上新的校服,將身上混雜了各種氣味兒的衣服塞進我的床底。簡單收拾了一下一片狼藉的客廳,將那捧玫瑰花放在江漫鈴臥室的床頭。那枚藏在花束中寫著「給永遠美麗的江漫鈴女士」的卡片被我擺花束之前。 book18.org

準備工作結束之後,我開始破解和複製他的手機,在程序運行的那段時間,我去廚房吃了六七根能量棒,並將垃圾桶里的包裝袋裝回放能量棒的紙筒里,將剩下的幾根揣進褲兜,將冰箱裡的大瓶礦泉水一口喝完。處理手機的時間比我設想的要長。但對於新的計劃來說,我剩下的時間還長。 book18.org

時間是晚上十點。我下到二樓時,已經能聽到樓下角落裡傳來的嗚咽聲。 book18.org

張敬已經醒了。大概是聽到有人下樓,他嗚咽的頻率加快,聲音也大了些。想到他發現終於盼來的人竟是我時臉上露出的表情,我不由得笑了。是的,我決定讓他知道,就是我,是我又一次的逮住了他,而這一次,我會讓他深刻地意識到,他將不會有第三次機會。 book18.org

我沒急著打開手機的手電,只是借著解鎖之後螢幕的光走到張敬面前。他嗚嗚嗚的扭動身子,拚命的將頭抬起。這時我才打開電筒功能,正對著他的強光讓他一時睜不開眼。我蹲下來,看著他,他雙眼被刺激的流下眼淚,眨巴好幾下終於能再度視物,接著他雙眼抬起,和我四目相對。 book18.org

嗚!嗚嗚!嗚嗚嗚!手腳被束縛住在一起的他根本無法大幅度移動,只能像一隻蛆蟲般使勁扭動身子。 book18.org

「別害怕。也別說話。」我笑著對他說道。 book18.org

今夜漫長,時間充裕。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