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孽,半生緣 (5) 作者:貝黑萊特

簡體

.book18.org

【半生孽,半生緣】 book18.org

作者:貝黑萊特book18.org

2020/09/21發表於:SIS001! book18.org

.book18.org

第五章 重回噩夢 其五 book18.org

「初三了。大家學習上壓力大,我們老師也能理解。可是,作為學生,有些事情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做的,有些底限,是絕對不能碰的——」 book18.org

我站在主席台前,垂著腦袋。若是前排的同學有心,一定能看見我雙眼濃濃的黑眼圈。 book18.org

「勾結外面的同學,對低年級的學弟大打出手——」校長是公鴨嗓,在擴音器的加持下更加難聽。我不由得皺皺眉頭。 book18.org

「對於這樣的學生,我們必須以這樣的方式進行教育,要讓全校師生明白——」 book18.org

想打哈欠。但這個時候要是控制不住,那我的形象可真的是太壞了。 「我們看中的不是你一次兩次的考試成績,道德品質,做人的修養,才是我們南城附中最看重的——」 book18.org

我也不想用眼睛去瞅下面盯著我的一雙雙眼睛。他們怎麼想我根本不關心。我只希望一切快點過去。這齣拙劣的表演,這場造作的演講,那刺耳的公鴨嗓…… book18.org

「顧學自同學。你上來說說,你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了嗎?」我縮縮鼻子,調整了一下表情。畏畏縮縮的接過話筒。 book18.org

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book18.org

「嗚嗚嗚……我,我,我真的很對不起……我……我因為一時意氣……」嗡——,喇叭里我的聲音被刺耳的高頻交流電聲所取代。 book18.org

但情到深處的我沒被打斷。還是自顧自地表演著。越哭越凶,越說越含糊不清,沉痛的將五官糾結在一起,在全校師生的面前露出最難看最狼狽的模樣。 「哎,好了好了。」校長几乎是把話筒從我手裡搶了過去。 book18.org

「那,張敬同學,你願意接受顧學自同學的道歉嗎?」 book18.org

「願意!我願意!本來就都是誤會。我也沒意識到會鬧,鬧,鬧這麼大。」我交代給他的話,他一個字都沒背差。為了獎勵這一點,我悄悄打了個響指。他看見我左手的動作,身子一顫,下身的突起漸漸消失,若是有人隔近看,多半會發現他的胯部濕了一小片。 book18.org

「好,那既然話說開了,你們同學之間握個手。給大家做個榜樣。」 我這時正哭喪著呢,校長用很慈祥的方式拍拍我的肩膀,又抬抬頭示意張敬過來。他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我假借抽泣,點了點頭。他這時才急忙走過來,向我伸出手。 book18.org

「謝謝,謝謝你能原諒我。」我一邊抽泣一邊握住他的手。他在顫抖。顫抖就說明還不足夠自然。於是我握著他的手稍稍加大力度。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可顫抖的卻更厲害了。我小幅度地搖了搖頭。還是得找機會繼續教育。 book18.org

半個小時之後,教學樓三樓,初三年級辦公室里。我們班的班主任,教數學的程老師遞了包紙巾給我。 book18.org

「哎……小顧,你這是怎麼回事兒啊。」 book18.org

「……」我還保持著哭包的狀態嘴裡哼哼著,沒有回答她。 book18.org

「怎麼就惹到張敬這個二世祖了,是不是談女朋友了?」 book18.org

「我……」我又抽泣了兩下。 book18.org

「哎……老師知道你不是做那種事情的孩子。你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老師不可能連這點眼力勁都沒有。只能說,很多事情,大人的事情。我們做老師的也不方便說。」 book18.org

「誒,程老師,我看那個張敬平時和漫鈴走的挺近的啊,怎麼還跟小顧起矛盾了。」 book18.org

「哎……別說了別說了,這事兒是張敬他家那位和派出所劉隊一起直接找校長談的。」 book18.org

「小顧啊,你呢,就別抱太大負擔,雖然這件事老師沒法幫到你,但是今天也算是翻篇了。你還是安心學習啊,考上省重點了,誰還在意這些事情,你說對不對。」 book18.org

「恩,謝謝老師。」 book18.org

「你看你最近學習進度怎麼樣?要不今天你就先回去休整一天,明天再來上學?對了,你媽媽她今天這麼沒來學校?打她電話也沒人接,是不是你又惹她生氣了?」 book18.org

「我,我不知道。昨天……我昨天沒回去。」 book18.org

「啊?小顧,你,你這是怎麼了?那你昨天去哪兒住了?」 book18.org

「喬班長家……」 book18.org

「啊?」辦公室里的幾位老師聽我這麼一說,紛紛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小顧啊,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學壞了,都跑到女同學家過夜了……」 「不是……是那天,我媽不讓我回家了,喬班長說,她家有空房間……我沒辦法,就只能去那裡了。」 book18.org

「這……」幾個老師對望了幾眼,竟露出笑容。 book18.org

「哈哈哈哈。」 book18.org

「學自啊,也虧得你人老實,要擱別的學生,你說這話誰信啊。」 book18.org

「小顧,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有時太老實了也不好,你這事兒也就在辦公室和我們老師說啊,千萬別跟同學們講,你什麼都沒做,架不住別人說閒話啊。還有,你今天還是回去,找江老師好好聊聊,這不回家怎麼成啊。」 book18.org

「恩……」 book18.org

雖然教了我三年的初三老師們都非常樂意相信我是被張敬迫害的可憐學生。但是無論怎麼說,我都是當著全班的面逃了江漫鈴的課,然後又是當著四班學弟學妹的面以江漫鈴的名義把他叫出去的。雖然之後發生的事情可能只有我和張敬知道。但張敬也確實是那一走就直接去了醫務室。中間空白的時間太長,可供玩味的點太多,倆人的性格和人際關係也相差過大,不免讓人覺得蹊蹺。 不過,既然張敬他爸給了我一個如此好的表現空間,我自然是抓住機會,在全校師生面前完美的演繹了一個怕事兒窩囊廢的形象,這一場下來,相信即使覺得事有蹊蹺,大多數人也不會真的將我和「窮凶極惡」這四個字聯繫在一起,更何況,經過昨晚一整夜的愉快相處,張敬一段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有反抗我的念頭了。我走到辦公室的走廊盡頭,剛準備下樓時突然反應過來,退步走到樓梯旁的校長室門前。 book18.org

「那天顧學自同學放學是和我一起回家的,全班同學都可以為我作證。我家離學校也不遠,而且路上監控都能拍到。顧學自同學根本沒有機會去糾結社會人員去襲擊那個張敬。」喬雪的聲音不大,卻鏗鏘有力。 book18.org

「而且,我已經從物業那裡要到了我家門口的監控,就在這個u盤裡。被壞人襲擊的明明就是顧學自同學,他那個時候就和我在一起,就在我家樓下,監控全都拍下來了,您要看我現在就可以給您看。我報警也是因為顧學自同學被襲擊,我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這肯定是不對的。」 book18.org

「喬同學,你——和那個顧學自是什麼關係?」校長的難聽的公鴨嗓響起。 「一起回家?回你的家?你父母知道這件事嗎?」 book18.org

媽的。我心裡感到憤怒,又有些無能為力。我現在進去反倒會讓喬雪的處境更加艱難。想了想,我最終掏出昨晚上在手機營業廳買的新手機,撥打張敬的號碼。他幾乎是立刻就接通。 book18.org

「教學樓,三樓,快點。」 book18.org

三分鐘後。他氣喘吁吁的趕到。我靠在樓道的牆邊。 book18.org

「你現在進校長辦公室。跟校長說,你爸很感謝他的幫忙。然後就該幹嘛幹嘛去吧。」 book18.org

「好,好的顧哥。」我剛說完,他就邁開步子走向校長辦公室。 book18.org

我則站在門旁邊,繼續觀察裡面的情況。 book18.org

「小張,你怎麼也來了。」 book18.org

「我爸很感謝您幫忙。」 book18.org

「張敬,你這,啊這……這……」沒等校長反應過來,他轉身便走。踏出門檻的瞬間,他瞅到我,身子立刻頓住。我揚揚腦袋,嘴裡無聲的說了句「滾」。收到我的指令,他跑著離開走廊。 book18.org

「喬雪同學,剛才的事情……」 book18.org

喬班長雖然固執,可人並不傻。她沒等校長解釋,便憋著怒氣禮貌地微微躬身告別。 book18.org

「校長,這樣的話,那我大概明白了。」 book18.org

「欸,喬雪同學,你等一下。」為了防止被校長看到,我在喬雪出來之前轉身走到樓梯間,下到二樓與三樓的交界處。 book18.org

「我和您沒什麼好說的了。」樓梯口的喬雪說完,向下看去,看見了我。我正站在樓下,也看著她。而這時校長的公鴨嗓又一次傳來,我往校長辦公室的方向歪歪腦袋後便快速向著樓下走去,我想表達的意思是我不願意被校長看見,就先走了,也不知道喬班長能否領會。 book18.org

總之。我們在辦公室一樓樓梯口再度相遇。 book18.org

「你昨天被帶到哪裡去了。」 book18.org

「派出所啊。」 book18.org

「……對不起,我又害了你。」 book18.org

「你怎麼就又害了我。我這不去派出所報案錄口供了嗎?」我剛說完,她就一把擼起我的校服。我渾身的淤青被她盡收眼底。 book18.org

「……」她拉著我衣服的手開始顫抖。眼角開始一滴一滴的向外滲下眼淚。 「哎……別這樣,老師看見就說不清了。」我急忙把衣服拉下來。可她卻怎麼也不願放手,就這樣一直扯著我的衣服下擺。 book18.org

「對不起……我太傻了……我太傻了……我……」 book18.org

「哎……喬班長,喬班長。」我牽著她扯著我衣服的手,把她帶到一樓的茶水間。 book18.org

「你看我現在本來就風評不佳,你這牽著我流淚給人看見豈不是更不好了。」 「我……我……我……」她哭的上氣不接下氣,一句話都沒法說清楚。 「喬班長。」我握著她的手稍稍用了幾分力氣。 book18.org

「你可別又過呼吸了啊。」 book18.org

「可是……我……」 book18.org

「沒事兒的。沒事兒的。」 book18.org

「我……你……」 book18.org

「你冷靜一下,我把事情都告訴你,好嗎?」她努力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終於停止抽泣。我出於謹慎,走到門口左右環視,見周圍沒人就直接從里將茶水間的門鎖上。 book18.org

「還記得我和你提過的復仇嗎?」 book18.org

「恩。你說,你說,你會侵犯,很多女人,會讓,人,身敗名裂。」 「對。但是復仇呢,當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既然要對別人動手,那麼就自然要承擔別人報復回來的風險。這一次不過是張敬的父親對我的報復罷了,你的想法是沒錯的,只是你不清楚他父親的手段,你還不清楚大人們辦事的方式……」 book18.org

「可是……你……你對張敬……」 book18.org

「張敬,還有張敬的父親,他們,都是我的復仇對象。」 book18.org

「那,那天你逃課……」 book18.org

「我去找了張敬,我像打李洋那樣把他打進了醫務室。」 book18.org

「……為什麼,張敬他,他做了什麼嗎?」 book18.org

「他和他的父親搶走了我的母親。」這是還未發生的事情。但對於我來說,它卻已經是遙遠的過去了。是我本想永遠遺忘的過去。 book18.org

「……」喬雪看著我,我想她應該是終於看清了我那雙眼裡,濃濃的恨意。 「顧學自同學……你……你到底怎麼了。」 book18.org

「我說,我看到了未來。你會相信嗎?」 book18.org

「是,什麼樣的未來?」 book18.org

「我的一切都被奪走了的未來……然後,一個人降臨到我的生活里,讓我重新感到了幸福的未來……」 book18.org

「你說,之後要去找的,就是那個人嗎?」 book18.org

「恩。」 book18.org

「那……那我呢?」 book18.org

「……」我儘可能自然的轉過身子,看了看錶。 book18.org

「你過的很好。就很普通。」 book18.org

「很好……很普通……」她若有所思。 book18.org

「顧學自……我有點,越來越弄不明白了。我不了解張敬,但我不認為找其他人,用那種方式對待你是正確的,我以為我了解你……但是你說你確實打了張敬……我越來越弄不懂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了……我也知道,很多事情是不能簡單的這樣分的……但是,但是……」 book18.org

「……這樣吧,喬班長。我們現在是在交往對吧。」她看著我,點點頭,有些不解。 book18.org

「那你就姑且先和我一起當個壞人如何?」 book18.org

「我不願意。」 book18.org

「如果你不試著去做一次壞人,你就永遠不會懂的。」 book18.org

「可我就是不想去傷害其他人,我,我也不想你去傷害其他人。」 book18.org

「所以說,喬班長你不懂了吧。做壞人,並不是要去傷害其他人。做壞人其實就是做一個自由的人。不被其他人,也不被自己約束的人,才是真正的壞人。」 book18.org

「不為別人考慮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一定會傷害到別人。」 book18.org

「你不覺得都一樣嗎?有時候正是因為考慮到別人,反而對他造成了傷害。」我覺得我像是個引人走向墮落的魔鬼,正在用花言巧語誘騙面前仍舊固執堅守信念的少女簽下一份邪惡的契約。 book18.org

「可是……」 book18.org

「否則話,你可能永遠都無法接受我所做的事情,無論是對張敬做過的事情,還是將來要對更多人做的事情。你只能這樣看著我,不理解,也什麼都做不了。」 book18.org

「……」她低下頭。這時她已不再哭泣,一雙發紅的眼睛呆呆地盯著地面盯了好一會兒。 book18.org

「顧學自同學……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這樣吧,就這樣不理解,什麼都做不了吧。我還是,不願意去做一個壞人,也不認為你真的會成為一個壞人。我很喜歡的一個作家曾經說,無論高牆多麼正確,雞蛋多麼錯誤,他始終會站在雞蛋那一邊……我覺得,當事情實在想不明白的時候,我只要站在雞蛋那邊就好了……現在,警察也不幫你,老師們也沒辦法幫你,你的媽媽,江老師她……而我……其實也沒法幫到你什麼……所以,即使我不理解,我也想一直在你身邊。」 book18.org

「萬一有一天,張敬的一切都被我毀掉了,我成了高牆,他成了雞蛋呢?」 「顧學自同學。」她抬頭,對著我笑了。明明還紅著眼睛,眉宇間卻有些小得意,似乎終於在我這裡獲得了小小的勝利。 book18.org

「你不會以為,張敬他的父親對你做出這些事情之後,我還會把他和他父親,當做好人看待吧。我有時候雖然很傻,但是……但是也沒那麼傻嘛。」我吻了她。她被我嚇著,但沒有迴避,我們就這樣嘴唇貼著嘴唇,彼此感受著對方急促的呼吸。 book18.org

「那個,那個,顧同學。」她終於紅著臉退開。而我也一下子陷入窘迫。 「額……額……喬班長,是不是該,回去上課了。」 book18.org

「那,下節課下課的時候……」 book18.org

「可是我……我今天休了一天假。」我將班主任簽的假條給她。 book18.org

「……休假,那你,學習怎麼辦?」 book18.org

「沒事兒,這個完全不用操心。」 book18.org

「是因為,你看見了,那個,未來嗎?」 book18.org

「是啊。」 book18.org

「不公平。」 book18.org

「所以你趕快去上課吧。哦,對了我買手機了……我把號碼報給你,你能記得住嗎?」 book18.org

「恩。你說吧。我能記住。」 book18.org

出了校門,我掏出手機。撥通了常玉紅的電話。 book18.org

「喂?誰啊?」 book18.org

「常哥。怎麼樣啊?」 book18.org

「草,活神仙——」他說到一半突然把聲音壓低。 book18.org

「一位數都沒差,我的天。五百萬。」他小聲的說。 book18.org

「額……嗨,常哥,說過叫我小顧就行了吧。所以錢領到了嗎?有遇上什麼麻煩嗎?」 book18.org

「我上午剛在體彩中心領到……扣了個人所得還有四百萬。活……顧兄弟,你看什麼時候我們去銀行……哦,對你還沒成年……這樣,我待會兒去銀行把錢轉一半到我自己的卡里,領到的那張就給你,怎麼樣?」 book18.org

「……我先想一想。這畢竟也不是什么小數目。恩……對了,常哥,你股票方面,有做了解嗎?」 book18.org

「這個……啊……哈哈哈,這幾天都靜不下來,欸……還是看了一點看了一點。哈哈哈。」 book18.org

「恩,慢慢來。」 book18.org

「那個,我辦完轉帳馬上就開始學,店子關了學。」 book18.org

「嗨,那也沒必要。好不容易發大財了,又忙著去學習?多憋得慌。不過常哥,也別太浪了,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情,那我可慘了。」 book18.org

「不會的不會的,我也就打算今天晚上再去吃頓燒烤。要不,你放學了我請你一起?你家裡那邊還鬧矛盾嗎?」 book18.org

「不用。到時候我來找你。常哥你就先好好放鬆放鬆。電話保持通訊就可以了。就我現在這個號碼。」這個號碼是昨晚張敬用他的臨時身份證辦的,我準備一直用到我高一滿十六歲能自己辦身份證的時候再換掉。 book18.org

結束和常玉紅的通話。我走進一家超市。買了蔬菜,豬肉,以及一點熟食和一堆調味料。江漫鈴討厭做菜,我也討厭吃她做的菜。上初中之後,我和她的三餐基本上都是在學校食堂解決的。接著去了大學,寢室的室友愛折騰,剛開學就整了個小電磁爐,買了鍋碗瓢盆,課不多的時候就會出校買些小菜回來,自己炒了吃。後來我們幾個見著饞了,便紛紛「入股」,我買了小冰箱,另外兩位一個買了電飯煲,一個買了火鍋爐。後來,每次學期末課少的時候,我們都會在寢室自給自足。久而久之也都在那位愛折騰的室友的教導下學會了做菜。 再後來和她在一起。就是我倆一人負責一周。比著誰做的好吃。很奇怪,她做菜的風格意外的和我很像。味道也都差不多,自然也就沒什麼口味上的分歧。 我提著大包小包的來到我家單元樓下。時間是上午十點。 book18.org

推開單元樓大門。我仔細的審視了一圈。沒發現什麼破綻。接著,我上樓,拿出鑰匙,擰開門。脫掉鞋,走進去。 book18.org

左右望了望,客廳沒人,廚房也沒人。將大包小包分門別類的在廚房放好之後。我先是回到我的臥室,將電腦打開,插上同樣是昨天晚上買的u盤,將張敬手機里的資料全部拷貝到u盤裡。接著我吸了口氣,在心裡對「我該以什麼樣的感情去面對江漫鈴」這件事作了一番推演。但直到走到她臥室門口,我都沒推出個答案。 book18.org

哎,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book18.org

我推開門。可是,她卻不在裡面。沒去學校,也不在家,那她能去哪兒?我又瞅了瞅。那捧玫瑰已經不在。床單被褥被收拾的整整齊齊的。整個房間整潔而乾淨。我心中充滿疑惑地關上門。轉過身,又打開書房的門。還是沒人。 一間間房間檢查完,最後我來到衛生間的門前。 book18.org

有水聲。滴答滴答地流個不停。 book18.org

推開門。江漫鈴倒在浴盆前,手腕浸在水裡,殷紅的血液被溢出的水帶到浴室雪白的瓷磚上。我站在原地。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三秒?幾分鐘? book18.org

撥通急救電話說明完情況後,我走進浴室。她臉上似是出了很多汗,面容蒼白,但還有呼吸。我將她的手從浴盆里抬出,血還在往外流,我用她扎頭髮用的橡皮筋將傷口後部死死地系住。希望能以此減緩血液流動。接著我一隻手抬起她瓷磚上的蜷起的雙腿,一隻手環過她的胸部,將她抱起,以頭低足高的姿勢放在客廳的沙發上。接著,我翻找出消毒紗布和消毒碘酒。 book18.org

「聽的見嗎?」我用消毒棒將碘酒塗抹到她腕部的創口上,她因為疼痛而發出聲音。 book18.org

「我今天在學校被通報批評了。」我撕開消毒紗布,將她的傷口用加壓包紮法一圈圈纏住。 book18.org

「我當著全校師生的面承認了錯誤,和那位張學弟也道了歉。」 book18.org

「你……」她毫無血色的雙唇微微張開。 book18.org

「你滿意了嗎?」 book18.org

她笑了。將眼睛望向別處。 book18.org

「非要我死你才會滿意吧。」 book18.org

沉默了一會兒,她閉上眼睛,開口說道: book18.org

「……是啊。」 book18.org

我的心很早就已經冷了。所以聽到這個理所當然的回答。我也並沒有絲毫的動搖。 book18.org

救護車在一個小時之後趕到。在我的包紮下,她的血早已止住。在醫護人員過來的時候,她甚至能在別人的攙扶下自己走進救護車。 book18.org

她被送走之後,我回到衛生間。這時我才注意到,臥室里不見蹤影的那捧玫瑰,正沉在浴盆的底部。還挺浪漫的。 book18.org

我將地上的血拖洗乾淨,將浴盆里的水,連帶著那捧濕透了的玫瑰全部倒進馬桶里,沖的一乾二淨。 book18.org

(重回噩夢,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