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之浪 (一.2)

(一.2)

兩分鐘後,兩人的大笑才徹底剎住。女孩的臉越發的紅了,在中午陽光的照耀下,煞是好看。「這小臉蛋,能吸出水吧」馬克想著,感覺雞巴都跳動了一下,連忙假裝轉身看著菜地,順勢把雞巴撥回到舒服的襠位。
「走吧,給你去換個屏,順便幫你填飽肚子」馬克轉回身,用不容女孩置疑的語氣說。
「嗯」女孩第一次乖巧的回答。
「娘」馬克接通了家裡的座機。
「咋了,狗子」話筒里傳來了母親略帶哭腔的聲音。
「俺把手機玻璃摔碎了,得去市裡換一下」
「熊孩子,多大了,還這麼粗手粗腳的,白太晚了,晚上娘給嫩做鹹魚餅子」
「嗯嗯,中中,再給俺來個大蔥蘸醬昂」就算是80歲的老頭見了娘也會撒嬌。
馬克剛掛電話,就聽到身邊傳來女孩嬌滴滴的話語:「大話王,瞎話說來就來。」
「嘿嘿,你別介意啊」一向能說會道的馬克,在這個女孩面前卻不知道怎麼圓成了。

一路無話,總之兩人很快就來到了最近的商圈。見馬克要進橘子專賣店,女孩拉住了他:「你傻啊,戰鬥手機來橘子修?不怕打啊?」
「你傻我傻啊?就你那手機,還有必要修嗎?哥給你買個新的,別墨跡」
「哥?呵呵,你有這麼年輕嗎?」沒有套路是女孩最大的套路。
「那是啥?叔?大叔?爸爸?」
女孩上下打量了馬克三遍,思考片刻:「嗯~,好像也就是大叔適合你。」
「那行,大叔給你買手機。哎,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我怎麼稱呼你呢?大侄女?」
「我叫李子珊,珊瑚的珊」
「哦,那我以後就叫你瑚瑚吧,珊瑚的瑚」
「你怎麼這麼討厭啊?」女孩對自己的新稱呼不置可否。
「大叔叫馬克,戶口本上的名字就是馬克,不是外文名昂」這是馬克在職場上養成的自我介紹的習慣,之前碰到太多客戶追問他真正中國名字的情況,讓馬克甚是無可奈何。
「咯咯」子珊又笑起來了。看到馬克疑惑的眼光,立即解釋到:「咱們認識了大半天了,才知道各自的名字。咱們可能都破了世界記錄了。」
「哈哈哈哈,說的也是啊。進去吧」
「真買啊?為啥啊?」
「你想聽假話還是真話?」
「已經聽你說過一次假話了,這次聽你的真話」
「真話就是我喜歡看你的臉紅,給你買個好手機,讓你天天給我發你臉紅的相片」
火燒雲立即湧現在子珊整個頭部。是的,整個頭部,子珊感覺好像頭髮都著了火。
子珊足足想了五秒鐘,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接了一句:「那假話呢?」
「假話嘛,就是我可以天天給你發讓你臉紅的相片啊。哈哈哈哈哈」
依照慣例,子珊的小碎拳準時準點的落在了馬克的胳膊上伴著一句「你咋這麼討厭啊。」馬克順勢握住了落在自己胳膊上的小碎拳,子珊想抽手,馬克加大了手力,子珊第一次完敗,掙脫了幾次無果後,淚汪汪的看著馬克,什麼也不說。
馬克不忍心看著子珊眼淚,更不忍心鬆開子珊的手,好像放開以後會變成氣泡飄走一般。於是,馬克狠了狠心,又握緊了一些,朗朗的說道:「聽話,大叔給瑚瑚買橘子手機。」
子珊順從的被馬克拖進了橘子專賣店的時候腦子已經完全空白了:「」為啥?發生什麼事情了?這也不是第一次被男人拉手啊,按理說不至於這樣啊?怎麼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在橘子專賣店的一個多小時里,子珊只是在心裡無數次的循環著這幾個問題,除了本能的用「嗯」「好」「行」回答店員的幾個問題外,子珊一句話都沒有說。直到走到大馬路上,冷空氣一吹,子珊才緩過勁來,這才發現,馬克已經握著自己的另外一隻手,十指交叉型的,馬克還時不時用手指蹭蹭自己的手指,弄的手指有點癢、心裡也有點癢。
「呀,你瘋了?」子珊這才發現手裡頂配的橘子15手機,「幹嘛買這麼好的手機?小列車員,拿這個手機上班,還不讓同事笑死啊?」
「你應該餓了吧,都快4點了」馬克自說自話的問道。
「嗯。」子珊沒有察覺馬克轉換了話題,順著馬克的思路走了。
「想吃啥?」
「你別管了,你快回家陪老人吧。我自己逛逛。」
「還要逛啊?火車上工作了大半天,再逛街,明天能有力氣工作嗎?」
「噗」子珊被馬克氣笑了,「勞動法幸虧不是你寫的。你想累死人啊。我們跑兩天車,然後休息兩天。明天休息,後天中午到站里集合再去京師。」
「哦哦哦,這樣啊。那我陪你逛逛吧」馬克甩了甩還牽在一起的兩人的手,死皮賴臉的說。
「不行,你回家陪家人。你鬆手,一手的汗,難受死了。」
「我跟家裡請假就好啊」馬克把子珊的手拉的更緊了
「又要說瞎話唄?」
馬克沒搭腔,已經撥通了電話:「娘」
「哎,狗子,是告訴俺夜裡不回來吃了??」老太太未卜先知。
「昂,嫩怎麼知道的?」
「嫩大念叨一後晌了,讓我等嫩電話再做飯,說不定就不回屋吃了呢。還真讓老村長蒙對了。」
「呵呵,那俺儘早往家返啊」
「嗯嗯,少哈酒啊。掛了吧,白浪費錢了。」老太太說完就自己掛了機。
馬克在子珊眼前晃了晃手機,無賴的說:「吶,猜錯了吧?我這次可是一句假話都沒說啊。你看這事兒咋弄吧?」
子珊一直盯著馬克的手機,沒搭理他,然後看準機會,一把奪過馬克的手機。
「你幹嘛?」馬克一驚。
「不幹嘛,看你手機不錯,想跟你換手機用」
「咋,剛拉手就交換信物啊?」馬克沒輕沒重的說。
「哎呀,你怎麼這麼討厭啊?誰要跟你定情啊」
「你別冤枉人啊,我可沒說定情啊」
「哎呀。。。。。」子珊這次輸的真的是啞口無言了外加心服口服了。
「我們一步一步的處到定情,行嗎?」馬克湊到子珊耳邊色色而又正經的小聲說道。
「呸!不要臉,誰跟你處?!?!?」子珊甜蜜笑著嬌嗔。
「咱們到底吃啥啊?」馬克扯著子珊邊走邊問。
「隨便」子珊好像也適應了馬克的手感,乖乖的握著他的手。
「你怎麼知道我小名叫隨便?」
子珊想了半天才明白馬克的意思,氣急敗壞下不動腦子的說:「鬼才把第一次。。。」,子珊發現又說錯話了,趕緊閉了嘴,臉上的火燒雲又上來了。
「嗯?」馬克見子珊不言語了,就懵懂問道:「怎麼不往下說了?什麼第一次啊?你啥第一次啊?」馬克突然驚醒了。馬克雖然沒有絲毫處女情結,但是當第一次碰到女孩透露出自己是處女的情況時,他的臉也照樣火辣辣的燒起來,跟個毛還沒長全的初二小男生一樣,緊張、憧憬和期待心情的混合體,一股腦涌了上來。
「咳咳」馬克趕緊假咳了兩聲,接著說到:「那什麼,第一次請你吃飯,既然你不挑,那我們做個遊戲吧。看老天的安排。咱們就順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進第九家吃。」
「嗯」因為火燒雲的作用,子珊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第一家、第二家。。。。。。,商圈的原因,不出5分鐘,兩人就站在了第九家飯店門口,抬頭一看,赫然印著「剝落柚子」。
「好奇怪的名字」子珊從超級尷尬中恢復了一些力氣。
「是啊,你們這裡不會都是拿柚子皮做的菜吧?」馬克沒事找事一般的問前台服務員。
前台美女沒好氣的白了馬克一眼:「先生真幽默,我們是正宗的港城本地菜。」
「哦哦哦哦,那行,那行。我們兩位,有安靜一些的位置嗎?」
「先生,您兩位隨便坐,您是第一波客人」前台美女見馬克成了客人,立即把笑和優質態度擺了出來。
「大叔,她臉變的比我們車長都快,呵呵」子珊一邊走,一邊身體靠著馬克的胳膊低聲說。這是子珊第一次主動的跟馬克身體接觸,馬克滿腦子都去享受那陣陣的柔軟感了,甚至仿佛還感受到了兩個凸起的肉點點,所以壓根沒聽見子珊的話。
挑來挑去,二人終於面對面落座了。「大叔」子珊輕聲的問話,把馬克從享受的余潮中拉了回來。
「嗯?你說」馬克回道。
子珊撅起嘴,朝兩人放在桌子上還拉在一起的手努了兩下,「鬆開吧?」
「不急,不急。等上了菜再松」馬克成功收穫了子珊拋來的幸福的白眼。
「先生,現在點餐嗎?」服務員遞過菜單,問。
「你們這裡海鮮、青菜和肉菜都有特色菜吧?」馬克沒動菜單,反問服務員。
「有的有的,我們海鮮有。。。」服務員剛要開始背菜單,就被馬克打住了。
「我們就兩個人,點多了也浪費。海鮮、青菜和肉各來一個你們最拿手的。麻煩你看著安排。好吃的話,我一會就註冊個5000的會員,不好吃的話,混個飽,也OK。行嗎?麻煩你了啊」
「好的好的」服務員見這是個能充值的買賣,連忙回復。「您放心,我一定幫兩位安排的好好的。」聽話的子珊偷偷的調皮感十足的朝服務員吐了一下舌頭,然後問:「你們這裡有鹹魚餅子嗎?」
「有的有的,都很新鮮的」
「那海鮮就要鹹魚餅子吧,再加一份大蔥蘸醬。青菜和肉菜您幫著安排」子珊有板有眼的說。
見服務員離開,馬克連忙驚喜的問:「你也喜歡吃大蔥蘸醬和鹹魚餅子?」
「剛才你跟阿姨打電話,我聽見她說要給你做鹹魚餅子啊。你別說,阿姨底氣真足,說話槓槓滴。」
「阿姨?」馬克又開始玩壞了:「不對吧,你得叫她奶奶啊。我是大叔。這裡面可差著輩呢。」
子珊氣的,狠狠的轉著圈捏了一下馬克的手。
「啊啊啊,疼疼疼」馬克求饒到。子珊鬆了手,馬克繼續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走南闖北去的地方也不算少了,可最愛吃的還是這鹹魚餅子。」
「大叔,你想聽個秘密嗎?」
「當然」
「其實,剛才聽阿姨在電話上說鹹魚餅子,我就饞的不行不行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