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之浪 (序)

如果愛卿認為這是寫你的文章,那朕就贏了 如果愛卿在這裡找到你的影子,朕心甚慰

不色的序

她義無反顧的跟著老公去了英倫,沒有留下任何單獨的告辭,沒有留下一通電話,也沒有留下隻言片語,只給馬克留下她離開辦公室跟所有同事告別時那一瞥不易被察覺的意味深長的眼神-------那眼神短暫的是那麼迅雷不及掩耳盜鈴,讓馬克都懷疑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的認為那是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只是看到了她發在微信朋友圈裡的大本鐘下的那張帶著燦爛笑容的相片,馬克才知道她已安全順利抵達了英國。 她輕輕的走了,卻好像給馬克留下了一些麻煩。他隱隱約約感覺到公司上下飄起了有關他和她的傳言,甚至老大在慶功酒會上,把他拉到一邊,借著酒勁對他旁敲側擊了一番。「這就是他媽的沒有不透風的牆吧?」馬克暗暗的對自己說。沒幾天,馬克跟了4年多的大客戶,被老闆安排給了剛剛試用期結束的小姑娘。「媽的,狗男女,拿老子的客戶養你的蜜」馬克看了看腦大肥腸的老闆和窈窕風騷的小姑娘眉來眼去的,心裡暗想著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佳偉,晚上擼個串吧」 「哥,不好意思啊,今天是媳婦排卵期,我下班就得直接回家耕地。爭取懷上」 「哦,好的,好運」

「明明,晚上去酒吧耍耍吧?」 「馬哥,不好意思啊,晚上我要跟佳偉見個客戶,跟了好幾個月了,今天再攻一下,爭取拿下,明天給你好消息。」 「你和佳偉?」 「對對,約的下班就過去。」 「操你大爺的,你們兩個一起攻他老婆啊?!?!?!滾蛋!!」 看來實錘了,他和她的事是泄了,連整天纏著自己的兩個小弟都對自己敬而遠之了。馬克摸了摸頭,本能的點上了一顆煙。「滴滴滴」,警報響起,「壞了」馬克剛想起來自己還是在辦公室,還沒等把煙掐滅,「嘩嘩」,火災噴淋器的水就澆到了自己的頭上。 幾天後,馬克辦理了離職手續,半支煙,澆壞了馬克的電腦和那台老舊複印機,好在數據都還在,沒造成多大的損失。老闆勒令馬克辭職,遣散費就別想了,最後兩個月的工資和提成也全部取消,補償公司損失。「口可 口可,公司損失了6000塊,讓我花將近10萬賠償,真是好買賣啊」。馬克回頭又看了看公司的大門,留了一個狠狠的「操」,決絕的走了。 「鈴鈴。。。。」,電梯剛到公司底樓,電話聲也到了。「喂,你好」馬克慵懶的說道。 「您好,您是馬克,馬先生吧?」 「嗯,哪位?」 「您好,馬先生,我是榆樹林峰的Tonny。」 「玉樹臨風?自我介紹這麼招搖嗎?」馬克沒好氣的問。 「哦,不不不,您誤會了。我們公司的名字,榆樹林裡的山峰,簡稱榆樹林峰。不是我。」 「哦,有事嗎?」 「我們知道您剛剛從原公司離職,想問問您是否有興趣加入榆樹林峰。」 「我擦,我這還沒出辦公樓呢,你們就知道我要找工作了?」 「呵呵,誰還沒點消息來源,是吧?」 「嗯嗯」馬克點上煙,「你們是做什麼的?」 「我們是家高級私密會所。雖然底薪並不高,但業績提成相當高。我們了解到您女性客戶源很多,我們相信,如果我們能夠合作,您的收入肯定遠遠高於以前的公司。」Tonny毫無顧忌的說道。 「我的理解,你們是想招少爺,是嗎?」 「我們對員工的工作範圍不做任何硬性要求,只對業績考核。」 「明白明白。我最近想休息一下,以後再說吧。謝謝Tonny。」馬克威嚴而又不是禮貌的回答,不等對方說話,就直接掛掉了電話。 四月底的京師,雖然疫情猶在,但路上各色妹妹的各色性感穿戴就像路邊的野花一樣,一夜之間全冒出來了。馬克百無聊賴的,跟著這個一段,跟著那個一段,欣賞著不同的走姿和臀型。走著走著,腳累了,心也累了。「唉,這可真是壞事揚千里啊。連夜店都知道了。看來這裡是真的待不下去了。」 「嘟嘟嘟.......」馬克撥通了房東的電話。 「小馬啊,儂好啊,是要交房租嗎?」耳邊傳來房東大姐那魔都普通話。 「不不不,大姐,我是想跟您說一下,我想退房,要去其他城市工作。您看看剩下的兩個月房租和押金,該怎麼辦?」 「哎呦,小馬啊,儂這也太突然了,我們沒有任何準備的。我們也是要討生活的啦。水電費、物業費、垃圾費、提前退房的罰金,再加上七七八八的cost,哦呦,小馬,你交的錢都不夠嘍。看在你也住了好多年的面子上,我們就這樣算掉好了,你也不要再補錢了,我們吃點虧嘍,不過你要三天內搬走哦,我下個星期一過去。一定不要耽誤我們繼續出租啊,好不啦?」還沒等馬克反應過來,房東大姐就把電話掛掉了。 「一個月房租12500,兩個月25000,押金10000。我草,一共35000呢?全給我扣了?」馬克傻傻的看著手機,嘴角無奈的抽動了兩下。 「算了,還是老老實實的離開京師吧」。完美而迅速的做出這個決定後,回到家,馬克一邊把冰箱裡剩下的13個雞蛋一股腦全部煮上,一邊在屋裡轉來轉去,住在這裡快5年了,還是第一次這麼認真仔細的觀察著屋子裡的角角落落。轉了五圈,各個角落的優缺點都已熟記在心,雞蛋也都煮好了。馬克把雞蛋完美的藏到了各個不易被人察覺的角落裡,床板之下也放了兩顆雞蛋。「房東大姐啊,你扣我35000,那我就還給你三個月的臭雞蛋味道吧」馬克悻悻想著睡去。 「有乘坐G1016次列車前往港城的旅客,請依次排隊按順序檢票上車」,耳邊傳來熟悉的通知聲。排隊、檢票、上樓梯、下樓梯、上車、占上座位上的電源口、坐下、戴上耳機。馬克一氣呵成的完成了回國以後養成的全套動作。靠在椅背上,看著三三兩兩的上車之人,馬克百無聊賴的想:「如果是個美女坐在我身邊,就說明回到港城,老子會馬上轉運。老天爺啊,給我旁邊賜個美女吧」。正想著,馬克遠遠地看見一個如同仙女一般的美女走上了車,那大長腿、那碩大的胸,那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會把男人吸進去一般。熙熙攘攘的車,立即安靜了下來,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飄到了這位美女身上。每一個男人都在想:「坐我旁邊,坐我旁邊。」馬克當然也這麼想著,甚至馬克都已經摸到了下巴上的口水。女孩走到馬克身邊,果然停下了。馬克在心裡安安劃了一個十字架並暗禱了好幾次「Thanks, Lord」。 「薩瓦迪卡,帥哥,你能幫我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嗎?」在隱約可見的喉結壓下,甚為雄壯的聲音從美女嘴中飄來。
貼主:wljn於2022_06_21 7:57:13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