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之浪 (一)

一、初歸港城

京師到港城,這趟高鐵只需要4小時27分鐘。但坐在薩瓦迪卡身邊的馬克卻感覺度秒如年。他就像一個受了家暴的小媳婦一樣,委屈的縮在椅子一角,隔著口罩欣賞著從薩瓦迪卡身上娓娓傳來的香水與狐臭合二為一的氣息。還有十分鐘才到港城,馬克就逃也似的背起背包走到了車門旁。見四下無人,露出鼻子,貪婪的深深的吸了N口氣(N大於等於10),正在享受時,側後方傳來女列車員純正的港城普通話:「來來來,把口罩戴好昂,疫情期間,請都配合一下昂。」馬克趕緊把口罩戴好,shit,這才發現口罩上都是薩瓦迪卡的味道。馬克實在是受不了了,可又恰恰沒有帶替換的口罩,「這次實在是太大意太草率了」馬克在心裡誠實的批評了自己好幾句。一咬牙,一跺腳,馬克扯斷了口罩的帶子,憋著氣捂著口罩來到剛才的列車員身邊,「請問,您這裡還有口罩嗎?我口罩壞了。」馬克也用純正的港城普通話問到。
「噗,呵呵」列車員看到是馬克,先笑了。
「怎麼了?」馬克不解的問。
「嫩挺能忍啊。我們路過你們座位都受不了那個味兒,嫩倒好,愣是堅持了4個多小時。真厲害。」列車員一邊遞給馬克新口罩,一邊說。
「啊?我也不想啊,可沒辦法啊。實名制購票,我可不想成為高鐵上的網紅。」馬克趕緊戴上新口罩,整個世界立即美好起來。
「哈哈哈哈,你真有意思。你倒是抬頭看看啊,今天人多嗎?哈哈哈哈,這不到處都是空位嗎?」
「哈哈哈哈,好吧,我草率了」馬克又誠實的批評了自己。這時,馬克才仔細的看了看這個女孩,個子不高,睫毛長長的,眼睛好像會說話,配著黑絲絲襪,看上去可愛極了。
「沒有其他事,我先去忙了,馬上到站了」女孩好像被馬克看的不好意思了,趕緊說道。
「哦,哦,好,好。哦,對了,我可以加您微信嗎?」馬克吃了一驚,自己咋會這麼問。
「為什麼要加微信?」女孩好像警覺的問。
「因為因為,我從來沒跟列車員聊過這麼多,你是第一個」馬克腦力CPU還是可以的。「而且用了你的口罩,否則我更難熬了,所以總得請你吃個飯,謝謝你啊」馬克又追加了一句。
「哈哈哈。你想多了。口罩本來就是高鐵給旅客準備的。不是我自己的。沒事的」女孩往前走了幾步,回過頭來,補充到:「我也是第一次跟旅客聊這麼多,嘻嘻」說罷頭也不回的走了。看著小姑娘一扭一扭的背影,馬克心裡閃過一絲別樣的心情。

火車終於停穩了。馬克箭一般沖了出去。趕緊回家,也許還能趕上家裡的午飯,太想家裡的味道了。噠噠司機好像也知道馬克的心情,一路開的飛快,嚇得后座的馬克把安全帶都繫上了。
因為村子拆遷加上老宅基地上蓋過三層小樓,所以在安置點上,馬克父母拿到了26套房子。馬克一直懷疑,其實不止26套,畢竟老爸村長村支書一肩挑快30年了。不過馬克從來不關心這個,家裡就他一個孩子,26套房子,足夠他這輩子霍霍了。讓他鬱悶的是,父母不習慣城裡的生活,愣是在鄰村又租了一方院子和幾畝地,照樣做著傳統的農家生活。很快,馬克就站在了院門口,「砰砰砰」把門擂的山響。
「誰啊?大晌午頭的不讓人吃口安生飯?」院內傳來了媽媽的埋怨聲。馬克沒有搭腔,這次回來,沒有提前跟父母說,一則實在不知道怎麼開口解釋,二則也算是給父母一個驚喜吧。
「吱」的一聲,院門打開了,「娘」,馬克甜美的叫了一聲。見是兒子,媽媽埋怨的表情立即變晴和爽朗起來,充滿母愛的打了兒子一拳,「個小兔崽子,怎麼回也不提前說一聲,快進屋快進屋。老頭子,快看,哪個來了?」
「誰啊?讓嫩這麼大呼小叫的。喲!狗子啊」當爹的比當娘的變臉還快。
「大大,俺回了」。
二老把馬克讓進屋,一下子就按到飯桌旁。家的味道瞬時迎面撲來。
「嫩真會挑時候。今日一早,嫩大就嚷嚷著吃海腸子炒飯。沒想到是跟嫩準備的」娘見兒子回家,念叨可就剎不住了。
「叨叨這些幹什麼?誰吃不是吃?狗子,嫩使勁造昂。邊吃邊陪大弄幾盅。」
「嫩哈嫩哈,俺再去炒個韭菜雞蛋。嫩大頭晌剛噶回來的韭菜,鮮著哩。」
「快去快去,白瞎叨叨,多放韭菜昂,這韭菜可比雞蛋稀罕銀。」
不出半個小時,馬克已經被爹娘塞的肚大腰圓了,打的嗝都是老白乾配韭菜的味兒。
「狗子,大陪你去地里溜達溜達?」老父親知道兒子從德國帶回來的飯後散步半個小時的習慣,問到。
「大,嫩困一會吧,後晌不是還去村裡?俺自己去就行了」
「嗨,嫩大不幹了,前天組織上剛來通知的。嫩要是不回來,俺兩還心思著去京師尋嫩來,也去開開眼。」
「咋恁突然就不幹了呢?」
「到點兒了,到點兒了,也干夠了,木意思。夠吃夠哈,健健康康滴,就中!」老父親一邊解釋著,一邊拉著兒子走出了屋子。
寬闊的農地里,到處都是綠油油的,空氣不是一般的好。老爺子看離家也遠了,湊到兒子跟前,神神秘秘的問:「跟大說實話,是不是碰上難事了?」
馬克鼻子一酸,差點掉下淚來,但還是忍住了,自己也30好幾了,可不能再給父母添堵了,這個道理,馬克是明白的。
「沒沒沒,都好著呢。俺就是在外邊飄久了,飄的夠夠滴,想回來了。」
「嗯?嫩是說徹底回了?不走了?」
「嗯嗯,不走了。」
「哎呦,老天爺呀,嫩終於開眼了,嫩終於讓老漢等到這句話了。」說罷,跪在地上就是三個咚咚咚的響頭。等馬克反應過來,老爺子已經額頭帶土的爬起來了。
看著已經傻掉的兒子,老爺子說道:「不中不中,大不陪嫩溜達了。俺得趕緊回去給嫩娘說說這個。嫩自己慢慢溜達,白急著回屋。讓嫩娘自己在家好好的哭哭。嫩在,她放不開。」沒等馬克回聲,老漢就絕塵而去。
馬克看著老漢飛快的背影,心裡直笑。等看不到爹的背影了,馬克才繼續往前走。一邊走,一邊刷著手機,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村口。
「你跟蹤我?」馬克隱約聽見幾個字,抬頭望去。一個看上去幾分面善的小姑娘站在兩米開外,盯著自己。馬克一邊上上下下掃量著女孩,一邊開足腦力CPU搜索著與女孩的交集。
「咋?不記得了?三個小時前,你還屁顛屁顛的求我給你口罩呢?」
「啊?是你啊」馬克伴著打了一個嗝,想起來了,小列車員天降一般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哎呀,你這是什麼味兒啊?比人妖的味兒都沖。」小列車員退後了幾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中午陪爸媽多喝了幾杯。你脫了馬甲,我還真沒認出你來。哦,對了,我真不是跟蹤你啊,我父母也住這個村子裡,租了一個院子。」
「你是在罵我是王八嗎?還脫了馬甲。」小姑娘沒有按套路出牌。
「不是不是,是你高鐵的制服馬甲。你咋不穿了?」馬克語無倫次起來。
「真暈,車裡有暖氣。外邊才不到10度,我穿馬甲晃悠?」
「哦哦哦,對對對」馬克感覺自己的舌頭都直了,「那什麼,你也住這個村的?」
「你是在沒話找話,掩蓋你跟蹤我的醜態嗎?」小姑娘又把話繞回來了。
「真的不是,我父母真的住這裡。要不我帶你回家,證明一下?」
「難道你都是這麼跟女孩耍套路的嗎?還跟你回家?沒見過有智商的美女?」小列車員步步緊逼。
「你讓我緩緩。我真的跟不上你的節奏了。我抽顆煙,行嗎?」沒等女孩回答,馬克的煙已經點著了。
「女孩還沒同意你抽,你就抽了?這算有禮貌嗎?再說了,你怎麼也不問問女孩抽不抽煙啊?大男子主義!」
馬克拿煙的手,在離嘴巴0.01公分的地方停住了,同時,拿煙盒的手,傻傻的遞到了女孩跟前。「給,請你抽煙。」馬克心虛的說,「你自己拿,免得你又說我煙里有迷汗藥。」
女孩毫不客氣的點著煙,猛吸了一口,享受的表情浮上臉面。
「你這是讓煙癮憋壞了嗎?」馬克弱弱的問。
「哈哈哈哈哈」女孩終於憋不住,放聲大笑起來。「我逗你玩呢。這是我這輩子第一口煙」。也許是暈煙,也是是笑的太豪邁而缺氧,女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兩人同時大笑起來。馬克想把女孩拉起來,女孩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暈,這裡還暈,讓我再坐一會。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抽煙是這個感覺啊。」
馬克蹲到女孩旁邊,壞壞的問到:「你怎麼知道坐在我旁邊那個是人妖啊?」
女孩拳頭第一時間打了過來,「你怎麼這麼壞啊。剛才罵我是王八,現在又罵我是人妖。」
「哈哈哈哈,你好聰明啊。我喜歡。」
女孩愣了一下,臉唰的一下紅彤彤了。馬克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趕緊岔開話題,「你真的沒事,是嗎?那我回家陪老人了啊。」
「嗯,沒事。放心吧。我緩緩就好了,煙勁可真大。」
「那好,我先走了,拜拜」
「嗯,拜拜」女孩的臉還是那麼紅。也許是太尷尬了,女孩把頭埋到了兩膝之間。
馬克一步三回頭的走了。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又掉頭跑了回來。
女孩聽見腳步聲,把頭抬起來,問:「怎麼了,怎麼又回來了?」
「那什麼,現在可以加你微信了嗎?」馬克骨氣勇氣沒羞沒臊的問道。
「為什麼要加微信?」女孩的語氣里完全沒有了上次警覺的味道,倒是充滿了一絲期待的語氣。
「因為,因為,剛才在車上,我們聊了7句。加上這句,這次我說了14句。我進步了,理應受到獎勵」馬克的沒羞沒臊繼續爬升著上限。
「不,這是第16句」女孩直接懟了回來。繼而,女孩發現自己也說錯了話,臉更紅了。
馬克的臉也紅了,心裡不免泛起了漣漪,連忙追問到:「加一個吧,我掃你。」
女孩害羞的從屁股口袋裡掏出自己的手機。兩人定睛一看,同時「哈哈哈哈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女孩的手機螢幕,已然被女孩坐的粉碎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