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 叫人认错(又名:记愧

【标题】

作者:2021/4/22发表于书屋字数:1686

叫人认错(又名:记愧)

叫人认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因为认错就意味着打脸,伤自尊。人都是要脸的,不到万不得已、证据确凿时,打死也不会认错。

当年蝴蝶“抄袭”,被会所管理逮到,他不认。这些,我都没看到原话,只是听他们(管理)复述罢了。后来他们拿出文本对照,蝴蝶这才写下了悔过书。

本以为这件事就会这么过去了,但蝴蝶万万想不到,遇到了这么一个货⸻敬明微嗔大师。他叫蝴蝶重写,这下好了。蝴蝶出走会所,来到了sis,每次一贴新章节,必定问候会所管理全家。

这事最大的责任我认为在敬明微嗔大师身上!

我知道这件事是在2018/8,那时我什么小说都看,有一天发现了蝴蝶的小说,觉得他怨气很大,为什么每章小说必定问候会所管理⸻于是我去了会所了解。

其后逮到机会,我问了sis的网友(他在那边也有账号),问他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他说,双方沟通都有问题。本不必这样的。他还告诉我他目睹了整个过程。

因为我没有那边的账号(今后也不会有,我吝啬,舍不得花钱),所以无法看到更多内容。

当时,据说敬明微嗔大师还想把蝴蝶(出走会所)的悔过书贴出来(不知有没有贴),若是真的,这货真的有问题!

好了。本以为他作为管理会长记性,会以身作则,结果没料到他也步蝴蝶后尘⸻这报应来的不要太快,哈哈😄⸻他抄袭烟雨江南的小说,被人抓到后,微嗔大师很淡定的说了句:致敬偶像烟雨江南。不痛不痒的几句话就算是卸掉了他抄袭的罪名。

其后发生的事,相信不少人也知道了。为了止损名誉,删帖走人。企图不留对自己有负面影响的痕迹,但蝴蝶就惨了,被这类垃圾管理挂了足足三年,一直挂到会所灭亡。于是我也有样学样,也挂抄袭狗半荣半枯在我作文的前面,今后每章必打广告!

会所这条规矩挺恶心人的,当初我在sis犯下抄袭,也没这么对我,尽管我一直沉默不语。他们也没有把抄袭名单挂在版面上。

从sis与会所对比,发现敬明微嗔大师这货挺让人恶心的⸻够双标!

他自己犯错,立马换了另一副嘴脸,真够不要脸的!身为管理,为什么不在阿米巴也写悔过书?因为阿米巴没有这条规矩。你能耐我何!哈哈

蝴蝶这出事件让我想起了文哥,虽然我没经历过,但凡看过《霸王别姬》都印象深刻,红卫兵那副逼死人不偿命的嘴脸,像极了敬明微嗔大师!

有人说下面有人搞破坏,刻意破坏毛公的指示。但我看了毛选,尤其是静火版本,发现很多内容都是反话,与小破站的网左宣传毛公的毛选伟大是不符的。或许我看的是“修正”版吧。

我还知道,文哥过后,有人对钱锺书不满,觉得他懦怯,不敢出来抗。他自己也承认“惭愧自己是个懦怯鬼,觉得这里面有冤屈,却没有胆气出头抗议,至多只敢对运动不很积极参加”。

我是这样认为的,他不害人已经很了不起了。能做到独善其身其实并不容易。诚然他比不上那些有骨气的文人⸻起身反抗,可是换来的结果是什么?要么折磨至死要么生不如死……留待后人只会夸他们是文人的风骨峥峥。

历史有这一面,但还有另一面的常态——苟且偷生。活着才是最大的本钱!如果动不动就以身殉国,早就没有人类存在了。

在那个时期,但凡你对某人有不满,借着那股东风,不出来整人,已然了不起。但更多的人如老舍,吴晗等等名人,哪个不是事前不涉己,批人欢得很。轮到自己时,就憋屈,活不下去。

借用钱锺书在给《干校六记》写序里说:

也有一种人,他们明知道这是一团乱蓬蓬的葛藤帐。但依然充当旗手、鼓手、打手,去大判“葫芦案”。按道理说,这类人最应当“记愧”。不过,他们很可能既不记忆在心,也无愧怍于心。他们的忘记也许正由于他们感到惭愧。也许更由于他们不觉惭愧。惭愧常使人健忘。亏心和丢脸的事总是不愿记起的事,因此也很容易在记忆筛眼里走漏得一干二净。

在此,我敢说,敬明微嗔大师从来不觉得心中有愧。当初抓蝴蝶的那位“管理”事后也站出来承认是他所为,但幕后推动此事件“发扬光大”的黑手绝对是敬明微嗔大师!

虽然他与蝴蝶无过节,但在管理期间,能抓到抄袭者示威一番,将蝴蝶当做他成为精神领袖来“祭旗”,想必他兴奋过了头!

一时兴起写下这篇短文。作文结构并不严谨。写于4/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