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

【暗黑】

作者:多人写作字数:6460

暗黑

必打广告:

敬明微嗔大师(我帮他起的外号,因为这很贴合他的身份。后四字是根据某人得来的,敬明二字容易明白吧),原ID微嗔,现叫半荣半枯,是会所的管理员,同时也是大作家、大书评家、大抄袭家。

身为管理员的他在2018年4月惩罚蝴蝶过了头,上了瘾了。想当精神领袖也想疯了,逼得蝴蝶出走,从此俩人结下了梁子。原本他也想到SIS告状,但因找不到证据,只好不了了之。这是他的原话。因为蝴蝶每次贴文必定问候会所管理,自然包括他,他心中不忿。这也是他不公平惹下的恶果,活该!

2020年开春,跪舔罗森,跪求他给自己开个人专版。岂料敬明微嗔大师小说的第一章就涉嫌抄袭烟雨江南的西幻小说,当时就被阿米巴网友指了出来。他脸皮很厚,立马屁颠颠的将前言独白修成是“致敬偶像”。但不久,随即删文,也许是私信罗森吧,其后个人版块也消失了,这就是我之前说过他要“毁贴灭迹”企图消除个人的黑历史。可惜不成功。这个王八蛋既是小人又是双标🐶,揪住别人错误咬住死不放,拼了老命压迫;但对自己犯下同样错误就恨不得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2020/9/5,我不忍心看见这个集“学匪”、“流氓”、“垃圾”于一身的“王八蛋”做了错事却不受到惩罚,依然逍遥快活,没有付出一点应得的代价。这不是我想要的公平,也不是被他故意整的人所要的结果。

于是我一发不可收拾!誓言将黄文三剑客“名留青史”,好满足他们日益膨胀的虚荣心!齐齐过下出风头的爽瘾⸻高处不胜寒,露“屄”给人瞧。

********************

我在澳洲南方开了一间暗黑萝莉所,专门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地下黑暗交易,也就是所谓人们提到的暗网。这所谓的暗网就是一些黑暗交易,譬如雇凶杀人,贩卖人口、人体器官,毒品之类的,这些都是很常见,也经常被人曝光出来,现在我的这门生意与贩卖人口有关,但并不是人们常说的婴儿、儿童之类的,我是专门做性交易的,而且我也有个怪癖,我喜欢萝莉,是看起来像萝莉的童颜巨乳的成年女性,喜欢折磨她们生不如死,也正因为这个,某些阴暗的家伙知道我开了这么一间变态的性交易所,他们纷纷通过一些渠道要求我给他们提供“货物”,我的生意一炮而红。

在几年之后,我的生意网遍布世界各大洲或某个地区,尤其在北美,欧洲,马六甲这几个地方最为有出名,在这些地方也开了不少分支。看着自己的性交易帝国慢慢变大,底下管理人员众多,不过值得我信任的手下却只有三个。

说起来我的手下也是能人辈出,譬如熟知电脑技术的托尼,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才,在每次线上交易接收订单时让世界各国政府头痛不已,他们想破脑袋也没办法跟踪到准确地址。托尼人长得高大,一双蓝色的眼珠让人羡慕,说起话来眼珠闪闪发光,特别容易吸引人注意,我的助手安娜就是这样被他俘获芳心的,我不知道他们私底下有没有发生过关系。但时不时看到安娜找他说话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很难不让人想歪。

安娜每次都要把自己身子挪到托尼身上来,她自己硕大的乳房在磨蹭托尼的手臂进而对他撒娇卖萌,而托尼也不止一次在享受安娜她那浑圆饱满圆润的乳房带给他的快感。

除开这两个手下外,我还有一个线人专门给我提供货源的唾神,别看他长得矮小猥琐不堪,活像武大郎的丁寸三骨树皮,眼眶深陷太深,黑眼睛厚重,显得额头太突出,给人感觉就是被鬼榨干了身体一样。千万被给他的外貌欺骗了,为人极其精灵腹黑,他总能在你意料之外找到一些高额订单,譬如像一些极为变态的性交易——边做爱边咬乳头,又或者在做爱时将人咬死并且吃下人肉。更有甚至还有喜欢奸尸的,直到尸体全身腐烂才舍得丢弃。

他以前是一个无业游民,专门在各大娱乐场所盯着一些十八岁到二十岁左右的美眉,看着她们出入那些高端场所,当一名“捡尸人。”直到我在一次去会所寻找“货物”时无意间看到他另一面并且叫他给我办事。

那时的他开价也高,而且还定下了一个苛刻的条件,不要限制他的自由,而且每成功一单他不但要钱,也要安娜陪他做爱。

后面的条件我无法立马答应他,回来以后,我与安娜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安娜也赞同答应。于是唾神成了我的第三个马仔。

相对于托尼与唾神,他们尽管也有变态之处,但表面上是很难看出来的,托尼是一个美男子,怎么能想到他是一个双性恋患者,对肛交特别入迷,唾神只是看起来猥琐粗鄙,他确是一名喜欢在做爱时将对方手脚折断来满足他快感的变态男人。

至于安娜这个女人,她非常开放,感觉她生性就是一个喜欢与男人做爱的女人,她曾说,世界那么大,一心要尝尽各色人种的老二,不达目的誓不为女人。而且她在性爱过程中非常变态,经常在高潮时咬对方的敏感部位,有一次我在与她做爱时,差点被她咬下了我的乳头,还好当时我在拚命揍她,事后还给了她几巴掌,并且在离开时扬言以后再也不给她做爱了。

安娜被我关了一个月,每次我去看她时,她都苦口婆心地说她已经悔过自新了,我不信她的鬼话,有几次在监控中看到她在关闭的地方自慰时极为变态。这个女人也许生来就是为做爱而活着。有一次我看到她咬破自己的手指,血溢出后居然往自己的阴道里塞去。那天正是她来大姨妈的时候,她用两条木棍支开自己的下体,我瞧着画面,她那里血流得很多,强忍着疼痛,用出了血的手指头拚命往里面痛,她还要不要命了。

像这种事我警告了她不少次,她没有听进去,后来我看到她手指拿出以后,满手是血,在屏幕里能感觉到满手的血腥味,她不觉难过害怕,反而伸出舌头来舔。还有一次她想把整个手都伸进阴道里,为的是想看看女人的阴道这个容器到底能容纳多少。

我在监控摄像头看了几眼都觉得恶心。当然,别以为我挺有道德责任感,事实上我干起坏事来还是令人发指,我曾经将一个妙龄少女的双手双脚砍下来,看着她苦苦挣扎,血流满地,看着她在我眼前死去。没错,我喜欢杀人,尤其是漂亮好看的小姐姐。

我杀女人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童年阴影之类的,而是就因为她们不经意间的一句话,我见不得女人说我是屌丝,乡下仔之类的字眼。我憎恨,厌恶那些字,所以非常讨厌漂亮的女人,我要操她们,要杀死她们!

别看这些女人人前显贵,打扮得漂亮好看,背后多数还不是要男人操她,再不济也有动物来代替男人来履行那方面的权利譬如,狗。

女人为了达到一些个人欲望可没少出卖自己的良知。有的爱慕虚荣,为了自己尽快买到心爱的包包而纵恿她女朋友去援交;有些天性喜欢插足别人的感情。这些漂亮的女人没有一个男人背后不想把她们操得要死。

在九月份曾有一段性爱视频流出,说是在某个KTV一个漂亮的服务员被人灌迷药轮奸。

这些情形在我看来早已见怪不怪,但后来唾神回来他跟我说,我听完后怒发冲冠,当然,请别误会,我不是为那名小姐抱不平,也不是有意批评那些卑鄙无耻的轮奸者,我是真他妈看不过眼所有那些颜射的禽兽,他们在我眼里跟虐待动物没什么区别。

什么是颜射,我相信看过黄文或性爱视频每个人都懂,口交我能接受,肛交喝尿也可以,独独是颜射是最没有人道的,一个女人哪怕是明知道有男人要射精在自己脸上,她还是要闭上自己的眼睛,而当一个人闭上眼睛,除了睡觉,大多数都会带着恐惧的心态,非常没有安全感。这与用镪水淋马骝(猴子)脸上没什么区别。

这天,我接到一个订单,雇主想要一个女孩,必须是童颜巨乳的成年女孩,这也符合我的宗旨。不管其他人如何想,我也有着自己的坚守,有人对幼女感兴趣,有人对16岁左右的妙龄少女性奋满满。还有人喜欢五十多岁的大妈。这些都是他们的选择,我不会提供这样的服务。

因为曾经发生了一次五十多岁大妈的事件,让我再也不想接触这样的生意。

那是一天大雨滂沱的夜晚,行人渐少,我看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往家里走。她手里挎著菜篮子,显然是刚从菜市场里买菜回家做饭。那次我接到一个神秘人的订单,说他想要一个性交易对象。我跟他说了一下这里的规矩,说未满十八岁一律不做。他也显然不在乎,随后通过网络的聊天记录,我算是看出来了,他想要找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并且还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看来他认识她,而且很熟,因为他也给我们提供了地址。

对于雇主的心思,我们不敢瞎猜,只能完成任务即可。所以在收了他的定金后,我们立马采取行动。

在埋伏了几天后,终于等到了一个绝妙的时机,那天傍晚下着滂沱大雨,而且行人渐少,尤其是看到她走进一个小巷子里面,我们连忙开车到路的另一头,在等候时机。

逮捕她非常顺利,过程中看到她有挣扎,这是人之常情,托尼一个麻袋罩住了她,与唾神两人抬着走向安娜打开的车后箱。动作很是麻利爽快,我一脚踩着油门往目的地前去。

因为我们要通过一些秘密渠道,将大妈运送到某个西北地区。这事本来告一段落了,我们也收到了钱,后来托尼接受到一个视频,打开一看,便惊叫了起来,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我们在一起观看那个视频,视频里的那个男人蒙着脸,如同香江废青那样,现在我看到黑面罩就想打,那时我们在看,画面转到了一个阴暗的房间里,看到了一个赤身露体的大妈被捆绑在一块木板床上躺着。

黑衣男子用电锯将大妈一块又一块的锯下来,看着血染满了整块木板床,还滴落在滴,黑衣人满手是血,笑容灿烂的对着摄像头,显然是对我们看的。

我不明白他给我们发这些有什么意义。安娜已经忍受不了,跪在地上的吐了起来,因为她看到了黑衣男子将大妈的身体锯开后,看到那些肠子,他挖出来往自己的嘴里塞进去,正对着我们狂笑,肠子血从他嘴角溢出。

我们身上感到一阵恶寒,不自觉的毛骨悚然,视频到处结束,我们也不打算看完,至此以后,我们又舔上了一条规矩,对五十以上大妈的订单不再接受,哪怕价钱给的太高,并且也拒绝再次观看那些视频,不想一次又一次刷新人对邪恶的认知。

那个女孩经常出没于商场,我已经留意她很久了,她是一个爱笑的女孩,笑容甜美,容易牵起男人对她的保护欲。之所以选择这个女孩,一来她符合童颜巨乳,二呢,她看起来很单纯。三来我与她也算是有一面之缘。并且雇主下了一个要求,女孩必须是西方人。她全部附我们的要求。

道理谁都懂,西方女孩发育早,而且多数乳房肥美硕大无比。近几十年来,随着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经济文渗透,来中国发展的外国人越来越多,而且国人出国也很多。

在雇主的聊天记录里,我显然知道他是一名华人,至于他为什么要找西方女人,我不想多猜测,我们收钱自然要办事。

接到单子后,我刚好在北美那边有业务来往,于是我将目标锁定在那里。而且不出意外,我将会在那边要呆上一段时间。

那个女孩是我在某个商场上认识的,至于抓捕过程之类全部简略不提,你们不过想看结果,想知道做爱过程而已。托尼也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女孩也眼睛发直,他说了,找到那个女孩以后他必须要上她。

这虽然不是公开的秘密,也是我开这个暗黑萝莉所的潜规则吧,自己辛苦抓到的“货物”,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卖家满意不满意。

经过一晚上的部署,我们捉到了那个女孩,她说她是苏菲。现在被我们关在地牢里,衣服被我们脱得精光。

这天早上,我们几个来到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托尼一看到赤身露体的苏菲就兴奋,苏菲被我们困在地下室里一个晚上,她的碧眼有些暗淡,头发也没有往日的光泽。

我打开了囚笼,托尼从里面将苏菲拖了出来,唾神也在一旁帮忙,他与托尼两人将苏菲用铁链绑在十字架上,当时苏菲肯定不愿,在努力挣扎,安娜也前来帮忙,而我却在一旁坐在椅子上欣赏。

我那时就想,如果苏菲不是雇主要的货,我很肯定的跟你们说,非常乐意将她的双手双脚砍断,让她像耶稣一样,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看着她的尸体被风干,被蚁虫啃咬只剩下骨头,那种场面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

很快他们几个将苏菲绑好了,先是安娜拿皮鞭挥斥在苏菲洁白如玉的身子,苏菲的奶子是很美的,乳晕不大,又呈现粉色,与她的粉乳头相得益彰,让人看了就想上前啃面包一样的冲动。

如此几下,苏菲身上又多了几条血色的鞭痕,她痛的大叫,更激起了安娜的仇恨,安娜喜欢折磨人可不是一件新鲜事,在这里的人谁没跟她上过床,谁的身上没被安娜咬过几口,就连唾神当初的命根子也差点被安娜咬断,这也不能全怪安娜,她一旦性高潮时顾不得那么多,狠狠地用屁股撅起来又抛落下去,为的是想让阳物被自己把玩捉弄。

但男人这根东西与黄瓜茄子不一样,哪怕多坚硬如铁总有软的时候,那时安娜已坠入情欲亢奋中,突然下体里的那根东西喷射一股又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后便软了下来,被自己的屄逼了出来。她对此感到很不满,恨不得将那玩意儿吃到自己肚子里来祛除下体的酥痒感。

自从那次后,唾神再也不感敢与安娜做爱了,安娜当然知道自己有错,但她一向知道如此也没有道歉的必要,时不时抛媚眼暗示他能否再与自己来一招倒浇蜡烛,唱一曲朝天阙?

此时的托尼非常没有耐心,他看到众人绑好了苏菲便急忙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他喜欢简单粗暴的东西,安娜一看到他赤裸裸的肉体,又想起往日的情欲场面,她奔上前,跪在托尼眼前,含住了那根东西,在安娜的忙活下,托尼的老二神气活现。

苏菲从一开始看到托尼那副样子便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说实话,苏菲不介意与他做爱,但在那么多人面前,她还是会有抵触情绪。

托尼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看着苏菲的两手被绑在十字架上,脖子更是有一条铁链锁著,他走过去将她的双腿架起来,苏菲惊恐万状,大声呼叫起来。

在这个地下室里,无论怎样叫都是没用的,托尼用力拍了几下她的屁股,顿时红印呈现。他将自己阳具与苏菲的屁眼对准,一鼓作气地插进入。惊得苏菲禁不住大声呼出“啊”的一声,眼眶湿润,泪水夺眶而出。

唾神在一旁看着兴致勃勃,后来他就离开了。安娜也来到我眼前,我被托尼他们的残暴的做爱激起了我内心隐藏已久的邪恶。我拉扯断安娜的衣服,在捏着她的奶子,托尼在继续贱淫著苏菲,直到他的精液射到她的子宫深处。

苏菲也是可怜,她被托尼贱淫后本以为可以得到短暂的休憩,在那时我看到托尼插入她屁眼时,苏菲痛得合不拢嘴。在托尼的老二抽插下,带出了不少鲜血,很显然,苏菲很有可能肛裂了。而且她里面的排泄物也滴滴落在地上。

直到我看到唾神拿着一根水管进来,我又笑了,心想这家伙还真他妈想得周到,知道脏还明白更加恶毒腹黑的办法。

苏菲已经神智不清醒了,唾神将他带来的水管插进她的屁眼里,痛得她大惊大叫,眼神恐惧。我一边摸著安娜的奶子,一边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片,圈成一个类似烟头的模样,只是它的另一头非常尖锐。

我把它插入安娜的下体,安娜叫的老响,不知是痛还是兴奋,那怪异的尖叫声我想做过爱的人都明白。

看着苏菲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苏菲自然害怕,惊恐著说不要。唾神自然不肯如她所愿。托尼眼神闪著奇异的光芒,我怕事情闹大,对这门生意不好交差,毕竟找一个女人并不生意。

唾神尽管很不情愿,将水管从苏菲的屁眼里狠心一卡,顿时水犹如瀑布一般一泄而出。里面的排泄物遍地都是,而且散发出恶臭,也只有唾神能做到那样,捡起地上一块黄色的东塞到苏菲的嘴里。

苏菲死咬著嘴唇不肯吃那东西,唾神火气被她逼了上来,由我那里积蓄的情绪发到了苏菲身上,他解开了苏菲的铁链,将她按倒在那摊黄色的液体里,逼着她要吃下去。

…………

后来的后来,我们怎么样,我们都死了,只有苏菲还活着,不过她已身心俱残,这个故事是一个年老体弱的女人告诉我的,她说对于那些暗黑系的人完全没有好感,觉得他们不是人,也不配做人,人是一种很复杂的动物,怎么到了他们那里就为了暗黑而暗黑呢,为了虐而虐。

我听了她的讲述,特别是灌肠那里,我想起来曾经看过的一部动漫《夜勤病栋》,老人家说她没有看过,不过她也说了,自己以前看了一部日本电影,讲述女主爱到深处,将男人的命根子咬了下来。

她也是靠这个办法将唾神的命根子咬了下来。我本想问她其他人是怎么死了,她只淡淡回了一句:“狗咬狗骨”便离开了。

我现在坐在电脑前,用键盘打出这个故事,不过是在表达,屌丝意淫,尚可原谅,为了暗黑而暗黑,却是变态而无能之辈!他们却博得众人喝彩,可想而知这个世界的庸俗低等人种竟是如此的卑劣与无知!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