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父子在被我扭送公安之后居然征服了我全家 作者:洛书

.

【小偷父子在被我扭送公安之后居然征服了我全家】

作者:洛书2021/04/23发表于:SIS001

作者语:口味很重,某个情节参考了某个小说,有一说一,太冲了!

-----------------------------------------------------

“爸爸,你看那边那个小朋友好可爱呀!”女友推了推我的胳膊,将我从躺椅上推醒。在海滩上能够在遮阳伞下舒舒服服的躺着睡一觉其实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虽然被女儿推醒让我有些生气,但毕竟是我可爱的女儿,我摸了摸她的脑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短裤蓝色 T恤的男孩对着面前的女子不断地指向树上的气球,由于隔得太远,她们说些什么我是没办法听见的。可见到那孩子又蹦又跳的样子,大概也能想到,是想要女子帮他取回树上的气球。可仔细看看便发现了其中的颇有猫腻。

“啧啧,颖颖,出门在外一定要留个心眼知道吗,那个小男孩明显是一个小偷,你看,他现在趁著那个阿姨给他取气球正在给他的同伙打信号呢。”

“啊,真的吗?爸爸是怎么看出来的?”女儿歪著脑袋,看着我不解的说道。

“你看那个花坛后面,是不是有个贼眉鼠眼的男的?不断对着那个小孩打手势呢!”女儿顺着我说的向花坛那边看过去,一边拍手一边说道:“真的唉!爸爸既然看出来了,快去帮帮那个阿姨吧!”

“非亲非故的,管那个闲事干嘛。”我本打算继续躺下睡觉,可女儿单纯的目光看得我心里发虚,叹了口气道:“好,走,我们去当一下正义的英雄!”

“好耶,快走快走,爸爸,我们快过去!”

事实与我所说虽然有些出入,但确实是两人打算偷窃女子的钱包,扭送到公安之后才知道,这期间那个海滩经常会丢钱包手机之类的,多次出警都没什么线索。

确实,谁会想到面前这个只有半米不到的小男孩会是一个手段高超的扒手呢?还有一个出乎我意料的事情。我以为那个花坛后面的男性和小男孩是一伙的,或者干脆就是他胁迫教坏小男孩偷窃的,可谁成想他居然是男孩的亲生父亲。能把自己儿子教成小偷,还跟儿子组团作案的活宝当真突破了我想像力的下限。

因为我看破了两人作案的手法让男子恼羞成怒掏出刀子就要行凶,可我常年健身,这种只有一米六几瘦弱的跟个猴子一样的废物就算加上刀子也不是我的一合之敌。虽然被割破了衣裳,却并没有受伤。我拒绝了警察打算对我进行表彰并登报的建议,毕竟我只是一个热心群众罢了,随后便带着女儿离开了警局。

我姓索,名轻秋。索是一个极其稀有的姓氏,根据去世的老爹说的,我们这一脉最祖上可以追溯到商朝七公,不过终究没落了。老爹还是有些书卷气质的,据说我生下来那年是秋天,枫叶却没怎么见红,便感叹“尽日清虚全却暑,一川摇落似轻秋。”于是我便落了个轻秋的名字。虽然在我看来这诗和枫叶红没红没有半毛钱关系。可能老爹这平凡的诗词水平也遗传给了我,所以如今是一个普通的语文老师。

我有一个还算幸福的家庭,我与妻子冬慕歌是同学。虽然妻子的样貌称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算是颇有姿色,在学校里追求者甚众,但最终却和我成了一对。

妻子如今三十四岁,和我同岁,并且和我一样是个老师,甚至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教书。唯一的区别是她教的是历史。平时的妻子多是穿着类似日本AV里的OL装扮,黑色的制服,白色的内衬,配上两条黑丝大长腿和黑色的鱼嘴高跟,每次妻子的课程几乎都是人满为患。时间并未给妻子带去沧桑,反而让她更具成熟的风韵,对于大学这些荷尔蒙过剩的年轻人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和妻子育有一女,今年已经十六岁了。没错,我们在十八岁的时候便已经在一起并且生下了女儿索梦颖,这在当时一度成为新闻充斥着这个小城市的各个角落。

我和妻子平时的工作虽然不繁重,却也算是比较忙的,女儿平时都是托著母亲去带。自从老爹死后,母亲越卿云便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辞去了大米集团高级主管的职位,去学起了插花。原本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母亲也变的柔和了许多。

本以为这次的小偷父子只是我平静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可谁曾想到,这次多管闲事竟是我屈辱人生的开始。

“叮叮叮”

手机的闹铃响起,我睡眼惺忪的从办公桌上爬起来。今天我是没有课的,却因为上级领导检查的原因,必须要留在这等待领导视察完毕。这个铃声便是我自己定下下班的手机闹铃。我推开办公室的房门,慢慢向妻子上课的教室走去。

本就是个小城市,大学也不过是个二流大学,建筑面积自然不大。不多时我便来到妻子上课的教室外面,教室门是关着的,但屋子里嘈杂的声音却预示著课程已经结束了。

“啊,老公。”妻子手里拿着教科书走出教室便看到了倚在窗边的我。

妻子今天的装扮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依旧是OL装扮加上黑色丝袜的经典组合,虽然和妻子已经结婚十几年了,但每每在学校看到妻子的装扮纵有一股邪火在我的胯下燃烧。

“走吧,回家!我都有点忍不住了!”我一把拉过妻子就向停车场走,妻子看了看没人注意,啐了一口道:“不要脸,老夫老妻了,你看你这样子,还在学校呢!丢不丢人!”

“嘿,谁让老婆你太好看了呢!”我嘿嘿一笑答道,老婆也是俏脸一红不再搭话,任由我拉着走。

学校距离我家只有不到半小时的车程,很快我和妻子便到了家门口。

不知怎么,到了门口之后,这个熟悉的家门总让我觉得有些奇怪,却说不上具体奇怪在哪里,我一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妻子看了我一眼推了推我,我才回过神来,打开房门眼前的一切却让我真的愣在了那里。

只见一个丰乳肥臀的熟女身穿这一身日式的和服,衣衫不整坦胸露乳的如同小狗一样趴在我们家吃饭的桌子上,口中不断的发出淫乱的叫声,不是我的母亲还是谁?

仔细看看母亲的屁股上还挂着一个身高不到半米的小屁孩,这小孩上身一丝不挂,双脚却穿着一双棉质白袜,整个人趴在母亲的屁股上,双手双脚如同八爪鱼一样抱住母亲的腰肢,屁股不断的挺动,母亲的一对大奶子随着小男孩不断耸动的屁股到处乱晃。

“哦哦哦哦哦!!!爽死了,啊啊啊!小学生的鸡巴太厉害了,比我死鬼老公的鸡巴厉害多了!噢噢噢噢!要死了!要死了!大鸡巴好大!噢噢噢噢!!”吃饭的桌子正对着大门,母亲却好似没看见我和妻子一样,依旧不断的发出淫叫。

“干死你!干死你!你儿子居然多管老子的闲事,操死你这头老肥猪!”小男孩口称老子,小屁股如同马达一样快速的撞击著母亲的屁股。

“哦哦哦哦哦哦哦!大鸡巴,哦!大鸡巴!!老肥猪要被爸爸的大鸡巴操死了!啊啊啊!屁股,哦哦!屁股!!要被撞烂了,爸爸的大卵蛋要把老母猪的屁股撞烂了嗷嗷嗷嗷嗷!!”

这时我终于回过神来,眼前这个男孩赫然就是前几天被我扭送公安的那个小偷,为什么母亲会被他操成这个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噢噢噢噢!要高潮了!要被爸爸的大鸡巴操高潮了!嗷嗷嗷嗷嗷!!!”随着一声淫叫,母亲浑身肌肉绷紧,舌头长长的吐了出来,双目上翻,整个上半身瘫软在桌子上,屁股依旧撅的老高,将小男孩高高的举在空中,口水和泪水睡着高潮的到来不断的从嘴角和眼角淌到桌子上。

“射了!射了!老子射进你的骚逼了!给老子生个孩子吧!!!哦哦哦哦哦!!”小男孩双手扶著母亲的大肥屁股,紧靠双手的力量居然将自己整个身子举起,而后重重一插,随后只见小男孩那如同鸭蛋大小的卵蛋抽动了几下,母亲的肚子肉眼可见的大了起来,这是被精液灌满子宫的预兆。母亲和父亲也是早婚早育,虽然如今已经五十岁了可她还没有绝经,同时因为平时注意保养,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平时和妻子站在一起便如同一对姐妹一样。如果今天是母亲的排卵期,只怕母亲真的要被下种给我生下一个野种弟弟了。

可眼前的一切并未因此结束,男孩的精液明显量太大了,在母亲的肚子膨胀到一个底部的时候,男孩便熟练的双脚踩住母亲的屁股,双手扶著自己的卵蛋如同拔萝卜一样,用力向上一拔将大鸡吧拔出母亲的小逼,从母亲身上跳到地上。小孩的鸡巴前脚刚拔出来,后脚一股精液便从母亲的小穴里喷了出来,足足喷射了十几秒才停下,剩余的精液依旧让母亲的小腹微微隆起,不断的从母亲的小穴口不断淌出。

小孩见了我也不害怕,反而掐著腰不断的晃动胯下的大鸡巴。如果光看鸡巴,这个小孩子的鸡巴实在恐怖,足足二十五公分左右,直径也至少有三公分,上面血管完全充血,紫红色的大龟头还在流着腥臭的精液,整个鸡巴如同一个恐怖的人间凶器,和它主人的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我打死你个小王八蛋!”眼前这个奸淫了我母亲的小鬼在我面前晃动着鸡巴的样子让我本就已经在爆发边缘的怒气直接爆表,就在我撸着衣袖要上前揍他的时候女儿的房门打开了。

只见我那乖巧的女儿如同一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一个男人腰间,靠着双腿和双手的力量不断的上下扭动着小屁股,将一根大鸡巴不断的吃进她那还在流血的小穴里。

“你!!”我看着眼前的男人,没错,他就是小鬼的爸爸。我还想说些什么,却因为极度愤怒使得大脑充血,双目逐渐浑浊,随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啊啊啊,好人,好舒服,啊,大鸡巴,太大了,啊。”

“我的鸡巴跟你的老公比谁大呀?”

“哦哦哦,比我废物老公的阳痿鸡巴大多了,噢噢噢噢!!!”

耳边不断回荡著的淫荡的声响,我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妻子除了双腿的黑丝和双脚的高跟仍在之外,其他的衣服早已不翼而飞,只见那个那个小鬼的爸爸怀里抱着妻子,他充满胸毛的前胸紧紧贴著妻子嫩白的后背,双手一手把著妻子腘窝,大鸡巴不断抽查的妻子的小穴。而我的脑袋距离他们的交合处不到二十公分,妻子的小逼被大鸡巴操出的浪水偶尔还会溅到我的脸上。

此时的我双手从椅背的缝隙穿过,在身后被一个手铐铐著,双脚被困在椅子腿上。这些原本我和妻子的情趣道具现在成了帮助外人困住我的帮凶。

“是不是为了勾引我才穿成这样的呀!又是黑丝又是高跟的,还是个老师,是不是平时都对着学生抠逼,让学生看着你的骚腿撸管呀!”

“哦哦哦!好人,啊啊啊,舒服,啊,好人,用力,太爽了,嗷嗷嗷嗷嗷!是,我是个骚婊子,平时上课的时候,一边上课一边对着学生抠逼,哦哦哦!”

“你,你对她做什么呢!”我看着他怀里陌生的妻子,惊恐的问道。

“做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只是露出鸡巴你老婆自己就骑上来了!”

“啊,对,对不起,对不起老公,噢噢噢噢!他,他的鸡巴,嗷,实在,实在太大了,比你的大太多了,嗯嗯嗯呃!不,不知道为什么,啊啊。我看到他的大鸡巴都起不了反抗的心思,嗷嗷嗷,对不起老公,我,我要变成别人的妻子了,嗷嗷嗷!大鸡巴,好人,小逼,哦,婊子要高潮了!!嗷嗷嗷!没力了,没力了,来了!来了!!哦!!”妻子的身子在那个男人怀里不断扭动着,随后伴随高潮来临,一股饮水居然从妻子的小穴里喷了出来,而妻子的小穴又正对着我的脸,于是我便被妻子的淫水喷了一脸。

“看吧,你们全家都是贱货,只要一露出大鸡巴就受不了了。”男子一边说着,一边继续操弄已经因为高潮暂时失神的妻子。

而另一边卧室的房门打开,只见那个母亲缓缓从卧室爬出,鼻子上被鼻勾把鼻孔勾的老大,伸出舌头,一丝不挂如同一头母猪爬著,女儿就在跟她奶奶的身后,学着我母亲的动作向前爬著,而那个大鸡巴小鬼则坐在女儿身上,大鸡巴还插在母亲的小穴里,他是完全不动的,每次抽查都靠女儿加快前进的速度来操母亲的骚逼。虽然速度很慢,但小鬼的鸡巴实在太大了,母亲依旧被操的哼哼呀呀,淫水直流。

“本来我们出来根本没想找你家麻烦,可是你的母狗老妈,哦,现在是我的儿媳妇了,她居然跟你一样耽误我们父子干活,你妈的,真当我们父子是泥捏的?我儿子一脱裤子,大鸡巴一下子打在你妈脸上,把你妈直接抽倒了,笑死我了。”男人一边说着,扭著妻子的脑袋要和她接吻。他儿子接过话来道:“这头老母猪还想教育老子,被老子一鸡巴抽倒就开始操她,把她操的嗷嗷叫唤,本来想来她家那点钱就得了,谁想到这个老母猪居然是你个废物的老妈,你还有个女儿,就顺便让我爸把你女儿也操了。你女儿一开始还一只叫唤爸爸呢,后来被我爸操爽了,就只知道叫老公了!”

“狗东西,有种解开我,我打不死你!”我对着小鬼恶狠狠地说道。谁曾想小鬼还没回我,被小鬼操著的母亲却先发了话:“哦!!啊啊啊,小秋,哦哦哦!你怎么对大鸡巴老公说话呢!啊啊!要叫爸爸!妈,啊妈妈我决定了,要哦哦!要嫁给!嫁给大鸡巴老公了!噢噢噢噢!!”

“妈,你!怎么能,这个小鬼。”我急的有些语无伦次。

“叫爸爸!哦哦!你怎么!啊啊!能对你爸这么无礼!嗷嗷嗷嗷!爽死了,大鸡巴老公,咱儿子不听话,哦,等我教育他!哦哦哦哦!”

“那老子就先不操你了,等你教育好咱儿子再操你!”说着,小男孩从女儿的背上下来,把鸡巴从母亲的逼里拔了出来,只听“啵”的一声,母亲嗷嗷直叫,居然因为这个小鬼把鸡巴拔出来又高潮了!淫水顺着大腿不断的往下淌。

母亲抱起地上的小男孩,摸了摸小鬼还没软下去的大鸡巴,向我走来道:“来,你也试试你爸爸的大鸡巴,就知道爸爸的好了。乖儿子,张嘴!”

这时我才明白母亲要做什么,我急忙扭动脑袋不肯张嘴,可母亲毕竟是了解我的,她一手轻轻扫了扫我的腋窝,我变因为痒痒张嘴笑了出来,就这一笑母亲便把一个塑料圆圈塞进我的嘴里。圆圈很大将我的整个嘴撑的死死的,嘴角甚至微微有些开裂。随后那个小鬼将他的大鸡巴从圆环中间穿过来怼进我的嘴里。

“呜..我,服了,别,呜,爸,我叫了,呜呜,巴巴!呜呜呜呜!!”母亲抱着小鬼,扶着他的鸡巴不断的操着我的嘴巴,任我再怎么后悔也晚了。

一个月后。

小鬼要举办婚礼了,我的亲朋好友被母亲联系了不少,婚礼预定在小城里最大的教堂举行。我被安排坐在椅子的最前排,看着自己的妻子和母亲嫁给一个不到半米的小鬼。

婚礼那天,母亲和妻子穿着洁白的婚纱,一左一右拉着一个不到穿着礼服却不到半米高的小男孩的手缓缓向教堂中央走去。

“越卿云,你是否愿意嫁给古鱼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母亲看了看那个小鬼,露出一个微笑对着牧师说道:“我愿意。”

牧师随后又对着妻子说道:“冬慕歌,你愿意到了合适的年龄嫁给他,当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族为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分到终身,并且对他保持贞洁,你将在众人面前许诺,你愿意吗?”

妻子看了看自己的小老公,俏脸一红,说道:“我愿意。”

牧师最后看着两女中间的小人问道:“古鱼,你是否愿意娶越卿云与冬慕歌二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们同住,在神面前和她们结为一体,不论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像爱你自己一样爱着她们,像爱你自己一样爱着你们的孩子?”

小鬼看着牧师认真的说道:“我愿意。”

牧师满面笑容,继续说道:“请子女献上祝福。”

听到这,我知道是该我上了。于是我拉着女儿的手,起身离席,来到三人面前。

“索轻秋,你愿意像侍奉自己亲生父亲一样侍奉古鱼吗?接受他的一切,为了自己母亲的幸福,尽到一个儿子所有的责任?”

“我愿意。”我颤抖的回复着牧师的话语。

“你愿意像侍奉自己亲生母亲一样侍奉你的前妻,你的后母冬慕歌吗?为了自己父亲的幸福,尽到一个儿子所有的责任,并确保不再和你的前妻发生关系以保证后母的贞洁,谢绝乱伦的罪恶。”

“我愿意。”说着,我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脱下裤子,只见我的西裤之内什么都没穿,下体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一个精致的白钢小锁将我的小鸡巴彻底锁住,因为刚刚的誓词和眼前的刺激,我的小鸡巴已经流出了许多精液。

“为了保证我后母的贞洁和我继父家族血统的纯正,我已经被我的前妻和母亲一起用贞操锁锁住了鸡巴,并焊死了锁眼把钥匙冲入了下水道,就算割掉我的鸡巴也不能解开这个锁了。”随着我的话语,我的下体流出了更多液体,作为兴奋的象征。

牧师看着我点了点头,对着女儿说道:“你愿意真心祝福你原本的奶奶,现在的妈妈,和你新的父亲结合并传宗接代吗?”

“我愿意。”女儿点了点头,牧师继续问道:“你愿意真心祝福你原本的妈妈,现在的后母,和你新的父亲结合并传宗接代吗?”

“我愿意。”随着女儿话音落下,整个婚礼的仪式算是完成了。宾客们虽然在婚礼上没说什么,但看向母亲、前妻和我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厌恶和恶心。估计这次之后我们家就永远失去这些亲戚了,不过这并不重要。

婚车很快来到礼堂门口,我和女儿分别拖着母亲和前妻的婚纱裙摆将继父和他的两位妻子送入婚车,我和女儿则坐上了婚车后面的一辆轿车中。

这个婚礼还有后半段,地点是在郊区的一个古宅里。

婚车在我们前面,走的比较快,我和女儿做的车走的是比较慢的。等到了那边我才知道这边的布置。整个古宅张灯结彩,摄像师和服务人员都穿着古代丫鬟和小厮的衣服里里外外忙活着。

我的小鬼继父已经换成了一套幼儿款的唐装,戴个小帽子,手在身后背着像个小大人。他的身后跟着两个身穿红色嫁衣的蒙着盖头的女子,不用说,这就是我的母亲和前妻。

随着一声唢呐响起,一阵熟悉的旋律响起。当初我和妻子结婚的时候也吹过这个曲子——百鸟朝凤。

只见一个司仪模样的人在门口喊道:“新郎新娘入正堂!”

我的小鬼继父便带着母亲和妻子走进了大堂。

“一拜天地!”

小鬼继父和他的两位娇妻齐齐跪下对着主位一齐磕头,而主位上坐着的自然是小鬼的爸爸还有我之前的岳母。岳母与母亲是多年的好友了,也是驻颜有术的美熟女,皮肤白皙,各方面素质比起母亲也是不遑多让。此时的岳母双腿穿着一双红色丝袜,脚踩着红色高跟,坐在继父爸爸的腿上。上身仅有一个红色的情趣肚兜,高耸的胸脯将肚兜撑得老高,从侧面能清楚的看到岳母的侧乳,而这个肚兜和普通肚兜也有不同,正常肚兜只有左右两条绳子,上面一个圆环套在脖子上,而岳母这身肚兜却不同,它在下面也有一根绳子,只见这根红绳穿过岳母的胯下紧紧的勒入岳母的小穴,在岳母的背后系上一个蝴蝶结。我的新爷爷此时装束自然也不一般,穿的一身长衫,却因为瘦小的原因袖子什么都撑不起来,如同是一个猴子穿了古人的衣服一样。

“二拜高堂!”

小鬼继父和他的两个妻子便对着主位上二人再次磕头。我的新爷爷双手也深入岳母的肚兜,不断揉捏著岳母的双乳。

“夫妻对拜!”

话音落,只见小鬼继父回头与他的两个妻子呈三角状,跪地对拜。

“行贞礼!”

这是小鬼继父老家的封建习俗,女人改嫁时为了体现和之前的丈夫诀别的意思,需要叫来自己之前的丈夫跪在新丈夫面前,然后女人再前夫头上拉尿,示意对前夫再无情分。

我自然要向前几步,来到妻子的胯下跪着。另一边司仪端著一个坛子放到了母亲的胯下。我还在疑惑这是什么的时候,只听母亲说道:“我前夫死的早,如今为了表达对老公的忠贞之心,便将他的骨灰带来,如今在他骨灰里拉尿也算全了老公家的习俗,过了全礼才能当上老公的媳妇,才是公公的好儿媳。”说着,母亲打开坛子的盖子,只见一坛骨灰中还放着一块黑色木牌,我知道,那是父亲的牌位。

我的新爷爷一边揉着岳母的奶子,一边点头道:“这才是我的好儿媳。”

“这是儿媳应该做的。”说着,母亲直接撩起嫁衣,她竟然在嫁衣下面什么都没穿,就为了这一刻的仪式?我的前妻自然也和母亲坐着一样的动作,随着一股暖流顺着我的衣领浸湿我的衣服,我亲眼看这母亲将尿液尿进那个曾与她相濡以沫海誓山盟的男人的骨灰坛子里。

眼见尿完尿液没能将骨灰浸湿,母亲便捡起其中父亲的排位,对着骨灰坛一同搅动,最终父亲的骨灰与母亲的尿成终于被母亲扮成了一坨泥丸子。

我的小鬼继父哈哈笑道:“正好这边有块砖松了,我看老婆你拌的挺好,就当砖泥吧。”说着,将墙角一块松动的砖拔了出来,母亲赶紧识趣的走了过去将那坨泥团子用父亲的排位挖出工工整整地涂在砖头上,再将转头放回原位,踩了两脚之后那块砖便和房子合为一体了。

两人做完这一系列事,又回来接着行礼。司仪对于这一系列违背伦理的事情毫无反应,不得不佩服其专业素质。

“子女赐福!”

得,被尿淋了还不算完,我还得再被侮辱一次。

我来到我的小鬼继父面前五体投地的跪了下来,我的女儿也从后堂走了出来,跪在我身边。

此时的女儿身上穿着和岳母相同款式的肚兜,不同的是双脚没有丝袜,而是一个用线编织成的凉鞋,金色的丝线从脚踝一直交叉缠到小腿,勒出一块块勒痕。

小鬼来到我俩面前,脱下裤子露出那根大鸡巴,横在我和女儿面前。

“见根拜!”

这也是小鬼继父老家的习俗,男方结婚需要露出鸡巴,已显示自己的性能力,如果女方有子女则子女需要对这男方的鸡巴磕头,以求多子多福。

我和女儿对着小鬼继父的鸡巴足足磕了九个响头之后,整个仪式终于结束了。

“礼成!入洞房!”

随着司仪最后一句话说完,所有的侍者如同潮水般退去,我的小鬼继父拉着母亲和我的前妻向后堂洞房走去,坐在主位的爷爷抱着岳母拉着女儿的前往自己的房间。整个大堂只剩下我和父亲的骨灰坛子了。我看着那个散发着尿骚味的罐子,失声痛哭。

“噢噢噢噢!操死我了!!好老公!大鸡巴好舒服!啊啊啊!!”婚房内,小鬼的大鸡巴正在母亲的小穴里肆意冲刺,妻子则在小鬼的背后双手从背后伸到小鬼的胯下揉搓著小鬼的卵蛋,之前连口交都未给我做过的小嘴正亲吻著小鬼恶臭的屁眼,舌头不时的深入小鬼的屁眼舔弄著小鬼的肠壁。

过一会,小鬼似乎累了,拍了拍母亲的屁股,推开给他舔屁眼的妻子,双手折叠倚在脑后做枕头,躺在床上。母亲哪能允许这根大鸡巴离开她的小穴?于是跟着小鬼调整动作,从老汉推车成了观音坐莲,这期间小鬼的大鸡巴都没能离开母亲的骚逼。

这时我也悄悄来到婚房外面,用手指将窗纸捅开一个窟窿朝内打量著。

只见婚房里一个容貌姣好的美熟女,浑身赤裸地骑跨在一个身高不到半米的小鬼的身上,一双大手与小鬼的小手十指相扣,双目含春,口中淫叫不断,胸前硕大奶子随着身体的摆动不断的摇晃着。丰腴的打屁股不断吞吐著一根粗大的大鸡巴,随着美熟女的腰肢不断扭动,大鸡巴也在美熟女的小逼里进进出出,两颗卵蛋时不时撞击熟女的大屁股,“啪啪啪”把美熟女的屁股打的通红。妻子此时也没闲着,双手抱着小鬼的脑袋不断索吻。我的鸡巴因为贞操锁的原因已经不能勃起了,每次想要勃起都会因为被贞操锁锁著给我带来剧烈的疼痛从而软下去。可眼前的一切让我的下体疼的要死,从马眼口不断的流出前列腺液。

“啊啊啊,大鸡巴!哦哦哦!好老公!大老公,大鸡巴老公!嗷嗷嗷嗷!好猛啊,太快了!嗷嗷嗷啊!!母猪,母猪要被你操死了!哦哦哦!小逼都要被操坏了!我那个死鬼前夫,一辈子加起来操的也没老公这一次爽!嗷嗷嗷啊!!老公!!操我!!”母亲的淫叫还在继续,大屁股不断的上下扭动淫水被鸡巴进进出出带出不少,撒的满床单都是。

“嘶嘶!!老婆你的大屁股真骚!小逼真会吸!老公我要射了!接着!!”小鬼吸了一口凉气,即使是操了母亲这么多次,母亲的小逼依旧能给他剧烈的快感。

“射进来,啊!!射进来!!好硬!啊啊!我,我今天是排卵期!!操我!!射进来,射进子宫里!!嗷嗷嗷嗷!!我要给老公生个孩子!啊啊!!!”说着,母亲猛地起身将大鸡巴抽出大半仅留一个龟头在自己的骚逼里,随后猛地坐下,只听母亲大叫一声,居然将小鬼的整根大鸡巴都吃了进去。而母亲大叫的那一声便是小鬼的鸡巴冲破了子宫口,冲进了那个曾经孕育我的子宫里。

“哦哦哦哦哦!插进子宫了!射给我,老公,射死我吧!啊啊!!”

“啊啊啊!操,你这个骚逼,居然,啊!爽死老子了!小逼太会夹了!射了!射了!!”小鬼也没想到能插进母亲的子宫里,被子宫口死死夹龟头,小鬼哪里体验过这种快感,当即喷射出来,将母亲的子宫灌满。

“好烫!烫死了!!好爽啊!老公射了!我要给老公生孩子了!终于能怀上老公的种了!!来了!啊啊!!”母亲被小鬼的精液一烫,竟然跟着一起高潮了。加上小鬼的鸡巴已经插入了母亲的子宫,这一下只怕母亲想不怀孕都不行了。

母亲爽的两眼直翻白眼,站起身子,倒在床上。只听“啵”的一声,大龟头从母亲的子宫口脱出,母亲的子宫闭合,已经在其中的精液自然是流不出了,可子宫外的精液却如同小溪一样从骚逼里流了出来。

小鬼的鸡巴还在射精,妻子赶紧爬了过去,一张嘴含住小鬼的鸡巴,将精液全数吞进肚子,而小鬼也直起腰来,双手抱着妻子的脑袋不断套弄著自己鸡巴。

“小嘴真会吸!你之前是不是天天给你前夫吸鸡巴呀!”

“我、呜,我之前,都不给,不给他吃鸡巴的。”

“那你还这么会吸,真是天生的骚逼!”小鬼一边说着,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

“我,呜,啊啊啊,我,是老公,是老公你的骚逼。”

小鬼射精本就没有结束,听了妻子淫荡的话语,当即续上弹药射了妻子一嘴。

“撅屁股,我要操你!”小鬼拍了拍妻子的脸蛋,妻子赶紧吐出小鬼的鸡巴,身子趴在床上,屁股撅的老高,小鬼用手碰了碰妻子的骚逼,只见两道水箭就射了出来,小鬼躲避不及,被喷了一脸。

妻子竟然仅仅被小鬼碰了一下就潮吹了!

小鬼一抹脸生气的说道:“妈的浪货,操死你!”说着,一挺鸡巴插进妻子的小穴中。之后便又是一阵淫叫。

门外,我已经离开了,离开时路过了前厅,听到了岳母和女儿被小鬼父亲操弄的叫声,与后院母亲和妻子的淫叫此起彼伏,如同一阵绿帽交响乐一样。

事情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坐在门槛上,不由得陷入一阵思索。可最终毫无结果。

那场婚礼之后,每天,我都能看到自己的前妻与母亲和我那个小鬼继父疯狂交合,我的爷爷(小鬼的父亲)每天和我的女儿和我曾经的岳母操逼。全家只有我还在继续工作以供养整个家庭的开支。

没过多久,母亲和前妻双双怀孕,各自给我的继父生下了一个女儿。而女儿和岳母也为我生下一个两个姑姑和一个叔叔。

我终究没有再娶,我的鸡巴已经因为贞操锁的原因彻底坏死了,我的继父和爷爷也不允许我再娶,母亲、前妻、女儿和岳母轮流每天给我注射去势的药物,亲手将索家断子绝孙。

再后来,岳母不知怎么也嫁给了我的小鬼继父,在我曾经岳母骨灰盒里拉尿这种事情自然是少不了的。

再后来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