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小偷父子在被我扭送公安之後居然征服了我全家 作者:洛書

.

【小偷父子在被我扭送公安之後居然征服了我全家】

作者:洛書2021/04/23發表於:SIS001

作者語:口味很重,某個情節參考了某個小說,有一說一,太沖了!

-----------------------------------------------------

「爸爸,你看那邊那個小朋友好可愛呀!」女友推了推我的胳膊,將我從躺椅上推醒。在海灘上能夠在遮陽傘下舒舒服服的躺著睡一覺其實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雖然被女兒推醒讓我有些生氣,但畢竟是我可愛的女兒,我摸了摸她的腦袋,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只見一個穿著白色短褲藍色 T恤的男孩對著面前的女子不斷地指向樹上的氣球,由於隔得太遠,她們說些什麼我是沒辦法聽見的。可見到那孩子又蹦又跳的樣子,大概也能想到,是想要女子幫他取回樹上的氣球。可仔細看看便發現了其中的頗有貓膩。

「嘖嘖,穎穎,出門在外一定要留個心眼知道嗎,那個小男孩明顯是一個小偷,你看,他現在趁著那個阿姨給他取氣球正在給他的同夥打信號呢。」

「啊,真的嗎?爸爸是怎麼看出來的?」女兒歪著腦袋,看著我不解的說道。

「你看那個花壇後面,是不是有個賊眉鼠眼的男的?不斷對著那個小孩打手勢呢!」女兒順著我說的向花壇那邊看過去,一邊拍手一邊說道:「真的唉!爸爸既然看出來了,快去幫幫那個阿姨吧!」

「非親非故的,管那個閒事幹嘛。」我本打算繼續躺下睡覺,可女兒單純的目光看得我心裡發虛,嘆了口氣道:「好,走,我們去當一下正義的英雄!」

「好耶,快走快走,爸爸,我們快過去!」

事實與我所說雖然有些出入,但確實是兩人打算偷竊女子的錢包,扭送到公安之後才知道,這期間那個海灘經常會丟錢包手機之類的,多次出警都沒什麼線索。

確實,誰會想到面前這個只有半米不到的小男孩會是一個手段高超的扒手呢?還有一個出乎我意料的事情。我以為那個花壇後面的男性和小男孩是一夥的,或者乾脆就是他脅迫教壞小男孩偷竊的,可誰成想他居然是男孩的親生父親。能把自己兒子教成小偷,還跟兒子組團作案的活寶當真突破了我想像力的下限。

因為我看破了兩人作案的手法讓男子惱羞成怒掏出刀子就要行兇,可我常年健身,這種只有一米六幾瘦弱的跟個猴子一樣的廢物就算加上刀子也不是我的一合之敵。雖然被割破了衣裳,卻並沒有受傷。我拒絕了警察打算對我進行表彰並登報的建議,畢竟我只是一個熱心群眾罷了,隨後便帶著女兒離開了警局。

我姓索,名輕秋。索是一個極其稀有的姓氏,根據去世的老爹說的,我們這一脈最祖上可以追溯到商朝七公,不過終究沒落了。老爹還是有些書卷氣質的,據說我生下來那年是秋天,楓葉卻沒怎麼見紅,便感嘆「盡日清虛全卻暑,一川搖落似輕秋。」於是我便落了個輕秋的名字。雖然在我看來這詩和楓葉紅沒紅沒有半毛錢關係。可能老爹這平凡的詩詞水平也遺傳給了我,所以如今是一個普通的語文老師。

我有一個還算幸福的家庭,我與妻子冬慕歌是同學。雖然妻子的樣貌稱不上傾國傾城,但也算是頗有姿色,在學校里追求者甚眾,但最終卻和我成了一對。

妻子如今三十四歲,和我同歲,並且和我一樣是個老師,甚至我們還在同一個學校教書。唯一的區別是她教的是歷史。平時的妻子多是穿著類似日本AV里的OL裝扮,黑色的制服,白色的內襯,配上兩條黑絲大長腿和黑色的魚嘴高跟,每次妻子的課程幾乎都是人滿為患。時間並未給妻子帶去滄桑,反而讓她更具成熟的風韻,對於大學這些荷爾蒙過剩的年輕人們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我和妻子育有一女,今年已經十六歲了。沒錯,我們在十八歲的時候便已經在一起並且生下了女兒索夢穎,這在當時一度成為新聞充斥著這個小城市的各個角落。

我和妻子平時的工作雖然不繁重,卻也算是比較忙的,女兒平時都是托著母親去帶。自從老爹死後,母親越卿雲便好似變了一個人一樣。辭去了大米集團高級主管的職位,去學起了插花。原本雷厲風行說一不二的母親也變的柔和了許多。

本以為這次的小偷父子只是我平靜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可誰曾想到,這次多管閒事竟是我屈辱人生的開始。

「叮叮叮」

手機的鬧鈴響起,我睡眼惺忪的從辦公桌上爬起來。今天我是沒有課的,卻因為上級領導檢查的原因,必須要留在這等待領導視察完畢。這個鈴聲便是我自己定下下班的手機鬧鈴。我推開辦公室的房門,慢慢向妻子上課的教室走去。

本就是個小城市,大學也不過是個二流大學,建築面積自然不大。不多時我便來到妻子上課的教室外面,教室門是關著的,但屋子裡嘈雜的聲音卻預示著課程已經結束了。

「啊,老公。」妻子手裡拿著教科書走出教室便看到了倚在窗邊的我。

妻子今天的裝扮和平時沒什麼區別,依舊是OL裝扮加上黑色絲襪的經典組合,雖然和妻子已經結婚十幾年了,但每每在學校看到妻子的裝扮縱有一股邪火在我的胯下燃燒。

「走吧,回家!我都有點忍不住了!」我一把拉過妻子就向停車場走,妻子看了看沒人注意,啐了一口道:「不要臉,老夫老妻了,你看你這樣子,還在學校呢!丟不丟人!」

「嘿,誰讓老婆你太好看了呢!」我嘿嘿一笑答道,老婆也是俏臉一紅不再搭話,任由我拉著走。

學校距離我家只有不到半小時的車程,很快我和妻子便到了家門口。

不知怎麼,到了門口之後,這個熟悉的家門總讓我覺得有些奇怪,卻說不上具體奇怪在哪裡,我一時愣在那裡,一動不動。

妻子看了我一眼推了推我,我才回過神來,打開房門眼前的一切卻讓我真的愣在了那裡。

只見一個豐乳肥臀的熟女身穿這一身日式的和服,衣衫不整坦胸露乳的如同小狗一樣趴在我們家吃飯的桌子上,口中不斷的發出淫亂的叫聲,不是我的母親還是誰?

仔細看看母親的屁股上還掛著一個身高不到半米的小屁孩,這小孩上身一絲不掛,雙腳卻穿著一雙棉質白襪,整個人趴在母親的屁股上,雙手雙腳如同八爪魚一樣抱住母親的腰肢,屁股不斷的挺動,母親的一對大奶子隨著小男孩不斷聳動的屁股到處亂晃。

「哦哦哦哦哦!!!爽死了,啊啊啊!小學生的雞巴太厲害了,比我死鬼老公的雞巴厲害多了!噢噢噢噢!要死了!要死了!大雞巴好大!噢噢噢噢!!」吃飯的桌子正對著大門,母親卻好似沒看見我和妻子一樣,依舊不斷的發出淫叫。

「乾死你!乾死你!你兒子居然多管老子的閒事,操死你這頭老肥豬!」小男孩口稱老子,小屁股如同馬達一樣快速的撞擊著母親的屁股。

「哦哦哦哦哦哦哦!大雞巴,哦!大雞巴!!老肥豬要被爸爸的大雞巴操死了!啊啊啊!屁股,哦哦!屁股!!要被撞爛了,爸爸的大卵蛋要把老母豬的屁股撞爛了嗷嗷嗷嗷嗷!!」

這時我終於回過神來,眼前這個男孩赫然就是前幾天被我扭送公安的那個小偷,為什麼母親會被他操成這個樣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噢噢噢噢!要高潮了!要被爸爸的大雞巴操高潮了!嗷嗷嗷嗷嗷!!!」隨著一聲淫叫,母親渾身肌肉繃緊,舌頭長長的吐了出來,雙目上翻,整個上半身癱軟在桌子上,屁股依舊撅的老高,將小男孩高高的舉在空中,口水和淚水睡著高潮的到來不斷的從嘴角和眼角淌到桌子上。

「射了!射了!老子射進你的騷逼了!給老子生個孩子吧!!!哦哦哦哦哦!!」小男孩雙手扶著母親的大肥屁股,緊靠雙手的力量居然將自己整個身子舉起,而後重重一插,隨後只見小男孩那如同鴨蛋大小的卵蛋抽動了幾下,母親的肚子肉眼可見的大了起來,這是被精液灌滿子宮的預兆。母親和父親也是早婚早育,雖然如今已經五十歲了可她還沒有絕經,同時因為平時注意保養,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的樣子,平時和妻子站在一起便如同一對姐妹一樣。如果今天是母親的排卵期,只怕母親真的要被下種給我生下一個野種弟弟了。

可眼前的一切並未因此結束,男孩的精液明顯量太大了,在母親的肚子膨脹到一個底部的時候,男孩便熟練的雙腳踩住母親的屁股,雙手扶著自己的卵蛋如同拔蘿蔔一樣,用力向上一拔將大雞吧拔出母親的小逼,從母親身上跳到地上。小孩的雞巴前腳剛拔出來,後腳一股精液便從母親的小穴里噴了出來,足足噴射了十幾秒才停下,剩餘的精液依舊讓母親的小腹微微隆起,不斷的從母親的小穴口不斷淌出。

小孩見了我也不害怕,反而掐著腰不斷的晃動胯下的大雞巴。如果光看雞巴,這個小孩子的雞巴實在恐怖,足足二十五公分左右,直徑也至少有三公分,上面血管完全充血,紫紅色的大龜頭還在流著腥臭的精液,整個雞巴如同一個恐怖的人間兇器,和它主人的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你!我打死你個小王八蛋!」眼前這個姦淫了我母親的小鬼在我面前晃動著雞巴的樣子讓我本就已經在爆發邊緣的怒氣直接爆表,就在我擼著衣袖要上前揍他的時候女兒的房門打開了。

只見我那乖巧的女兒如同一個樹袋熊一樣掛在一個男人腰間,靠著雙腿和雙手的力量不斷的上下扭動著小屁股,將一根大雞巴不斷的吃進她那還在流血的小穴里。

「你!!」我看著眼前的男人,沒錯,他就是小鬼的爸爸。我還想說些什麼,卻因為極度憤怒使得大腦充血,雙目逐漸渾濁,隨後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啊啊啊,好人,好舒服,啊,大雞巴,太大了,啊。」

「我的雞巴跟你的老公比誰大呀?」

「哦哦哦,比我廢物老公的陽痿雞巴大多了,噢噢噢噢!!!」

耳邊不斷迴蕩著的淫蕩的聲響,我緩緩睜開眼睛,只見妻子除了雙腿的黑絲和雙腳的高跟仍在之外,其他的衣服早已不翼而飛,只見那個那個小鬼的爸爸懷里抱著妻子,他充滿胸毛的前胸緊緊貼著妻子嫩白的後背,雙手一手把著妻子膕窩,大雞巴不斷抽查的妻子的小穴。而我的腦袋距離他們的交合處不到二十公分,妻子的小逼被大雞巴操出的浪水偶爾還會濺到我的臉上。

此時的我雙手從椅背的縫隙穿過,在身後被一個手銬銬著,雙腳被困在椅子腿上。這些原本我和妻子的情趣道具現在成了幫助外人困住我的幫凶。

「是不是為了勾引我才穿成這樣的呀!又是黑絲又是高跟的,還是個老師,是不是平時都對著學生摳逼,讓學生看著你的騷腿擼管呀!」

「哦哦哦!好人,啊啊啊,舒服,啊,好人,用力,太爽了,嗷嗷嗷嗷嗷!是,我是個騷婊子,平時上課的時候,一邊上課一邊對著學生摳逼,哦哦哦!」

「你,你對她做什麼呢!」我看著他懷裡陌生的妻子,驚恐的問道。

「做什麼?我什麼都沒做,只是露出雞巴你老婆自己就騎上來了!」

「啊,對,對不起,對不起老公,噢噢噢噢!他,他的雞巴,嗷,實在,實在太大了,比你的大太多了,嗯嗯嗯呃!不,不知道為什麼,啊啊。我看到他的大雞巴都起不了反抗的心思,嗷嗷嗷,對不起老公,我,我要變成別人的妻子了,嗷嗷嗷!大雞巴,好人,小逼,哦,婊子要高潮了!!嗷嗷嗷!沒力了,沒力了,來了!來了!!哦!!」妻子的身子在那個男人懷裡不斷扭動著,隨後伴隨高潮來臨,一股飲水居然從妻子的小穴里噴了出來,而妻子的小穴又正對著我的臉,於是我便被妻子的淫水噴了一臉。

「看吧,你們全家都是賤貨,只要一露出大雞巴就受不了了。」男子一邊說著,一邊繼續操弄已經因為高潮暫時失神的妻子。

而另一邊臥室的房門打開,只見那個母親緩緩從臥室爬出,鼻子上被鼻勾把鼻孔勾的老大,伸出舌頭,一絲不掛如同一頭母豬爬著,女兒就在跟她奶奶的身後,學著我母親的動作向前爬著,而那個大雞巴小鬼則坐在女兒身上,大雞巴還插在母親的小穴里,他是完全不動的,每次抽查都靠女兒加快前進的速度來操母親的騷逼。雖然速度很慢,但小鬼的雞巴實在太大了,母親依舊被操的哼哼呀呀,淫水直流。

「本來我們出來根本沒想找你家麻煩,可是你的母狗老媽,哦,現在是我的兒媳婦了,她居然跟你一樣耽誤我們父子幹活,你媽的,真當我們父子是泥捏的?我兒子一脫褲子,大雞巴一下子打在你媽臉上,把你媽直接抽倒了,笑死我了。」男人一邊說著,扭著妻子的腦袋要和她接吻。他兒子接過話來道:「這頭老母豬還想教育老子,被老子一雞巴抽倒就開始操她,把她操的嗷嗷叫喚,本來想來她家那點錢就得了,誰想到這個老母豬居然是你個廢物的老媽,你還有個女兒,就順便讓我爸把你女兒也操了。你女兒一開始還一隻叫喚爸爸呢,後來被我爸操爽了,就只知道叫老公了!」

「狗東西,有種解開我,我打不死你!」我對著小鬼惡狠狠地說道。誰曾想小鬼還沒回我,被小鬼操著的母親卻先發了話:「哦!!啊啊啊,小秋,哦哦哦!你怎麼對大雞巴老公說話呢!啊啊!要叫爸爸!媽,啊媽媽我決定了,要哦哦!要嫁給!嫁給大雞巴老公了!噢噢噢噢!!」

「媽,你!怎麼能,這個小鬼。」我急的有些語無倫次。

「叫爸爸!哦哦!你怎麼!啊啊!能對你爸這麼無禮!嗷嗷嗷嗷!爽死了,大雞巴老公,咱兒子不聽話,哦,等我教育他!哦哦哦哦!」

「那老子就先不操你了,等你教育好咱兒子再操你!」說著,小男孩從女兒的背上下來,把雞巴從母親的逼里拔了出來,只聽「啵」的一聲,母親嗷嗷直叫,居然因為這個小鬼把雞巴拔出來又高潮了!淫水順著大腿不斷的往下淌。

母親抱起地上的小男孩,摸了摸小鬼還沒軟下去的大雞巴,向我走來道:「來,你也試試你爸爸的大雞巴,就知道爸爸的好了。乖兒子,張嘴!」

這時我才明白母親要做什麼,我急忙扭動腦袋不肯張嘴,可母親畢竟是了解我的,她一手輕輕掃了掃我的腋窩,我變因為痒痒張嘴笑了出來,就這一笑母親便把一個塑料圓圈塞進我的嘴裡。圓圈很大將我的整個嘴撐的死死的,嘴角甚至微微有些開裂。隨後那個小鬼將他的大雞巴從圓環中間穿過來懟進我的嘴裡。

「嗚..我,服了,別,嗚,爸,我叫了,嗚嗚,巴巴!嗚嗚嗚嗚!!」母親抱著小鬼,扶著他的雞巴不斷的操著我的嘴巴,任我再怎麼後悔也晚了。

一個月後。

小鬼要舉辦婚禮了,我的親朋好友被母親聯繫了不少,婚禮預定在小城裡最大的教堂舉行。我被安排坐在椅子的最前排,看著自己的妻子和母親嫁給一個不到半米的小鬼。

婚禮那天,母親和妻子穿著潔白的婚紗,一左一右拉著一個不到穿著禮服卻不到半米高的小男孩的手緩緩向教堂中央走去。

「越卿雲,你是否願意嫁給古魚為妻,按照聖經的教訓與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結為一體,愛他、安慰他、尊重他、保護他,像你愛自己一樣。不論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始終忠於他,直到離開世界?」

母親看了看那個小鬼,露出一個微笑對著牧師說道:「我願意。」

牧師隨後又對著妻子說道:「冬慕歌,你願意到了合適的年齡嫁給他,當溫柔端莊,來順服這個人,敬愛他、幫助他,唯獨與他居住。要尊重他的家族為本身的家族,盡力孝順,盡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終身,並且對他保持貞潔,你將在眾人面前許諾,你願意嗎?」

妻子看了看自己的小老公,俏臉一紅,說道:「我願意。」

牧師最後看著兩女中間的小人問道:「古魚,你是否願意娶越卿雲與冬慕歌二人妻,按照聖經的教訓與她們同住,在神面前和她們結為一體,不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貧窮,像愛你自己一樣愛著她們,像愛你自己一樣愛著你們的孩子?」

小鬼看著牧師認真的說道:「我願意。」

牧師滿面笑容,繼續說道:「請子女獻上祝福。」

聽到這,我知道是該我上了。於是我拉著女兒的手,起身離席,來到三人面前。

「索輕秋,你願意像侍奉自己親生父親一樣侍奉古魚嗎?接受他的一切,為了自己母親的幸福,盡到一個兒子所有的責任?」

「我願意。」我顫抖的回覆著牧師的話語。

「你願意像侍奉自己親生母親一樣侍奉你的前妻,你的後母冬慕歌嗎?為了自己父親的幸福,盡到一個兒子所有的責任,並確保不再和你的前妻發生關係以保證後母的貞潔,謝絕亂倫的罪惡。」

「我願意。」說著,我當著所有賓客的面脫下褲子,只見我的西褲之內什麼都沒穿,下體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中,一個精緻的白鋼小鎖將我的小雞巴徹底鎖住,因為剛剛的誓詞和眼前的刺激,我的小雞巴已經流出了許多精液。

「為了保證我後母的貞潔和我繼父家族血統的純正,我已經被我的前妻和母親一起用貞操鎖鎖住了雞巴,並焊死了鎖眼把鑰匙沖入了下水道,就算割掉我的雞巴也不能解開這個鎖了。」隨著我的話語,我的下體流出了更多液體,作為興奮的象徵。

牧師看著我點了點頭,對著女兒說道:「你願意真心祝福你原本的奶奶,現在的媽媽,和你新的父親結合併傳宗接代嗎?」

「我願意。」女兒點了點頭,牧師繼續問道:「你願意真心祝福你原本的媽媽,現在的後母,和你新的父親結合併傳宗接代嗎?」

「我願意。」隨著女兒話音落下,整個婚禮的儀式算是完成了。賓客們雖然在婚禮上沒說什麼,但看向母親、前妻和我的眼神中都充滿了厭惡和噁心。估計這次之後我們家就永遠失去這些親戚了,不過這並不重要。

婚車很快來到禮堂門口,我和女兒分別拖著母親和前妻的婚紗裙擺將繼父和他的兩位妻子送入婚車,我和女兒則坐上了婚車後面的一輛轎車中。

這個婚禮還有後半段,地點是在郊區的一個古宅里。

婚車在我們前面,走的比較快,我和女兒做的車走的是比較慢的。等到了那邊我才知道這邊的布置。整個古宅張燈結彩,攝像師和服務人員都穿著古代丫鬟和小廝的衣服里里外外忙活著。

我的小鬼繼父已經換成了一套幼兒款的唐裝,戴個小帽子,手在身後背著像個小大人。他的身後跟著兩個身穿紅色嫁衣的蒙著蓋頭的女子,不用說,這就是我的母親和前妻。

隨著一聲嗩吶響起,一陣熟悉的旋律響起。當初我和妻子結婚的時候也吹過這個曲子——百鳥朝鳳。

只見一個司儀模樣的人在門口喊道:「新郎新娘入正堂!」

我的小鬼繼父便帶著母親和妻子走進了大堂。

「一拜天地!」

小鬼繼父和他的兩位嬌妻齊齊跪下對著主位一齊磕頭,而主位上坐著的自然是小鬼的爸爸還有我之前的岳母。岳母與母親是多年的好友了,也是駐顏有術的美熟女,皮膚白皙,各方面素質比起母親也是不遑多讓。此時的岳母雙腿穿著一雙紅色絲襪,腳踩著紅色高跟,坐在繼父爸爸的腿上。上身僅有一個紅色的情趣肚兜,高聳的胸脯將肚兜撐得老高,從側面能清楚的看到岳母的側乳,而這個肚兜和普通肚兜也有不同,正常肚兜只有左右兩條繩子,上面一個圓環套在脖子上,而岳母這身肚兜卻不同,它在下面也有一根繩子,只見這根紅繩穿過岳母的胯下緊緊的勒入岳母的小穴,在岳母的背後系上一個蝴蝶結。我的新爺爺此時裝束自然也不一般,穿的一身長衫,卻因為瘦小的原因袖子什麼都撐不起來,如同是一個猴子穿了古人的衣服一樣。

「二拜高堂!」

小鬼繼父和他的兩個妻子便對著主位上二人再次磕頭。我的新爺爺雙手也深入岳母的肚兜,不斷揉捏著岳母的雙乳。

「夫妻對拜!」

話音落,只見小鬼繼父回頭與他的兩個妻子呈三角狀,跪地對拜。

「行貞禮!」

這是小鬼繼父老家的封建習俗,女人改嫁時為了體現和之前的丈夫訣別的意思,需要叫來自己之前的丈夫跪在新丈夫面前,然後女人再前夫頭上拉尿,示意對前夫再無情分。

我自然要向前幾步,來到妻子的胯下跪著。另一邊司儀端著一個罈子放到了母親的胯下。我還在疑惑這是什麼的時候,只聽母親說道:「我前夫死的早,如今為了表達對老公的忠貞之心,便將他的骨灰帶來,如今在他骨灰里拉尿也算全了老公家的習俗,過了全禮才能當上老公的媳婦,才是公公的好兒媳。」說著,母親打開罈子的蓋子,只見一壇骨灰中還放著一塊黑色木牌,我知道,那是父親的牌位。

我的新爺爺一邊揉著岳母的奶子,一邊點頭道:「這才是我的好兒媳。」

「這是兒媳應該做的。」說著,母親直接撩起嫁衣,她竟然在嫁衣下面什麼都沒穿,就為了這一刻的儀式?我的前妻自然也和母親坐著一樣的動作,隨著一股暖流順著我的衣領浸濕我的衣服,我親眼看這母親將尿液尿進那個曾與她相濡以沫海誓山盟的男人的骨灰罈子裡。

眼見尿完尿液沒能將骨灰浸濕,母親便撿起其中父親的排位,對著骨灰罈一同攪動,最終父親的骨灰與母親的尿成終於被母親扮成了一坨泥丸子。

我的小鬼繼父哈哈笑道:「正好這邊有塊磚鬆了,我看老婆你拌的挺好,就當磚泥吧。」說著,將牆角一塊鬆動的磚拔了出來,母親趕緊識趣的走了過去將那坨泥糰子用父親的排位挖出工工整整地塗在磚頭上,再將轉頭放回原位,踩了兩腳之後那塊磚便和房子合為一體了。

兩人做完這一系列事,又回來接著行禮。司儀對於這一系列違背倫理的事情毫無反應,不得不佩服其專業素質。

「子女賜福!」

得,被尿淋了還不算完,我還得再被侮辱一次。

我來到我的小鬼繼父面前五體投地的跪了下來,我的女兒也從後堂走了出來,跪在我身邊。

此時的女兒身上穿著和岳母相同款式的肚兜,不同的是雙腳沒有絲襪,而是一個用線編織成的涼鞋,金色的絲線從腳踝一直交叉纏到小腿,勒出一塊塊勒痕。

小鬼來到我倆面前,脫下褲子露出那根大雞巴,橫在我和女兒面前。

「見根拜!」

這也是小鬼繼父老家的習俗,男方結婚需要露出雞巴,已顯示自己的性能力,如果女方有子女則子女需要對這男方的雞巴磕頭,以求多子多福。

我和女兒對著小鬼繼父的雞巴足足磕了九個響頭之後,整個儀式終於結束了。

「禮成!入洞房!」

隨著司儀最後一句話說完,所有的侍者如同潮水般退去,我的小鬼繼父拉著母親和我的前妻向後堂洞房走去,坐在主位的爺爺抱著岳母拉著女兒的前往自己的房間。整個大堂只剩下我和父親的骨灰罈子了。我看著那個散發著尿騷味的罐子,失聲痛哭。

「噢噢噢噢!操死我了!!好老公!大雞巴好舒服!啊啊啊!!」婚房內,小鬼的大雞巴正在母親的小穴里肆意衝刺,妻子則在小鬼的背後雙手從背後伸到小鬼的胯下揉搓著小鬼的卵蛋,之前連口交都未給我做過的小嘴正親吻著小鬼惡臭的屁眼,舌頭不時的深入小鬼的屁眼舔弄著小鬼的腸壁。

過一會,小鬼似乎累了,拍了拍母親的屁股,推開給他舔屁眼的妻子,雙手摺疊倚在腦後做枕頭,躺在床上。母親哪能允許這根大雞巴離開她的小穴?於是跟著小鬼調整動作,從老漢推車成了觀音坐蓮,這期間小鬼的大雞巴都沒能離開母親的騷逼。

這時我也悄悄來到婚房外面,用手指將窗紙捅開一個窟窿朝內打量著。

只見婚房裡一個容貌姣好的美熟女,渾身赤裸地騎跨在一個身高不到半米的小鬼的身上,一雙大手與小鬼的小手十指相扣,雙目含春,口中淫叫不斷,胸前碩大奶子隨著身體的擺動不斷的搖晃著。豐腴的打屁股不斷吞吐著一根粗大的大雞巴,隨著美熟女的腰肢不斷扭動,大雞巴也在美熟女的小逼里進進出出,兩顆卵蛋時不時撞擊熟女的大屁股,「啪啪啪」把美熟女的屁股打的通紅。妻子此時也沒閒著,雙手抱著小鬼的腦袋不斷索吻。我的雞巴因為貞操鎖的原因已經不能勃起了,每次想要勃起都會因為被貞操鎖鎖著給我帶來劇烈的疼痛從而軟下去。可眼前的一切讓我的下體疼的要死,從馬眼口不斷的流出前列腺液。

「啊啊啊,大雞巴!哦哦哦!好老公!大老公,大雞巴老公!嗷嗷嗷嗷!好猛啊,太快了!嗷嗷嗷啊!!母豬,母豬要被你操死了!哦哦哦!小逼都要被操壞了!我那個死鬼前夫,一輩子加起來操的也沒老公這一次爽!嗷嗷嗷啊!!老公!!操我!!」母親的淫叫還在繼續,大屁股不斷的上下扭動淫水被雞巴進進出出帶出不少,撒的滿床單都是。

「嘶嘶!!老婆你的大屁股真騷!小逼真會吸!老公我要射了!接著!!」小鬼吸了一口涼氣,即使是操了母親這麼多次,母親的小逼依舊能給他劇烈的快感。

「射進來,啊!!射進來!!好硬!啊啊!我,我今天是排卵期!!操我!!射進來,射進子宮裡!!嗷嗷嗷嗷!!我要給老公生個孩子!啊啊!!!」說著,母親猛地起身將大雞巴抽出大半僅留一個龜頭在自己的騷逼里,隨後猛地坐下,只聽母親大叫一聲,居然將小鬼的整根大雞巴都吃了進去。而母親大叫的那一聲便是小鬼的雞巴衝破了子宮口,衝進了那個曾經孕育我的子宮裡。

「哦哦哦哦哦!插進子宮了!射給我,老公,射死我吧!啊啊!!」

「啊啊啊!操,你這個騷逼,居然,啊!爽死老子了!小逼太會夾了!射了!射了!!」小鬼也沒想到能插進母親的子宮裡,被子宮口死死夾龜頭,小鬼哪裡體驗過這種快感,當即噴射出來,將母親的子宮灌滿。

「好燙!燙死了!!好爽啊!老公射了!我要給老公生孩子了!終於能懷上老公的種了!!來了!啊啊!!」母親被小鬼的精液一燙,竟然跟著一起高潮了。加上小鬼的雞巴已經插入了母親的子宮,這一下只怕母親想不懷孕都不行了。

母親爽的兩眼直翻白眼,站起身子,倒在床上。只聽「啵」的一聲,大龜頭從母親的子宮口脫出,母親的子宮閉合,已經在其中的精液自然是流不出了,可子宮外的精液卻如同小溪一樣從騷逼里流了出來。

小鬼的雞巴還在射精,妻子趕緊爬了過去,一張嘴含住小鬼的雞巴,將精液全數吞進肚子,而小鬼也直起腰來,雙手抱著妻子的腦袋不斷套弄著自己雞巴。

「小嘴真會吸!你之前是不是天天給你前夫吸雞巴呀!」

「我、嗚,我之前,都不給,不給他吃雞巴的。」

「那你還這麼會吸,真是天生的騷逼!」小鬼一邊說著,一邊加快手上的動作。

「我,嗚,啊啊啊,我,是老公,是老公你的騷逼。」

小鬼射精本就沒有結束,聽了妻子淫蕩的話語,當即續上彈藥射了妻子一嘴。

「撅屁股,我要操你!」小鬼拍了拍妻子的臉蛋,妻子趕緊吐出小鬼的雞巴,身子趴在床上,屁股撅的老高,小鬼用手碰了碰妻子的騷逼,只見兩道水箭就射了出來,小鬼躲避不及,被噴了一臉。

妻子竟然僅僅被小鬼碰了一下就潮吹了!

小鬼一抹臉生氣的說道:「媽的浪貨,操死你!」說著,一挺雞巴插進妻子的小穴中。之後便又是一陣淫叫。

門外,我已經離開了,離開時路過了前廳,聽到了岳母和女兒被小鬼父親操弄的叫聲,與後院母親和妻子的淫叫此起彼伏,如同一陣綠帽交響樂一樣。

事情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坐在門檻上,不由得陷入一陣思索。可最終毫無結果。

那場婚禮之後,每天,我都能看到自己的前妻與母親和我那個小鬼繼父瘋狂交合,我的爺爺(小鬼的父親)每天和我的女兒和我曾經的岳母操逼。全家只有我還在繼續工作以供養整個家庭的開支。

沒過多久,母親和前妻雙雙懷孕,各自給我的繼父生下了一個女兒。而女兒和岳母也為我生下一個兩個姑姑和一個叔叔。

我終究沒有再娶,我的雞巴已經因為貞操鎖的原因徹底壞死了,我的繼父和爺爺也不允許我再娶,母親、前妻、女兒和岳母輪流每天給我注射去勢的藥物,親手將索家斷子絕孫。

再後來,岳母不知怎麼也嫁給了我的小鬼繼父,在我曾經岳母骨灰盒裡拉尿這種事情自然是少不了的。

再後來的事?我已經不記得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