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痴女传之《林月如大战柳梦璃和韩菱纱》】 (上) 作者: shuainiao

【仙剑痴女传之《林月如大战柳梦璃和韩菱纱》】 (上)

作者: shuainiao2021/04/24发表于:SexInSex

繁华尽

落花剪影

断弦曲无音

凭栏顾念长相忆

把酒浇花独自吟

*** *** ***

近来江湖武林再现淫魔拜月教主携教众兴风作浪,无数武林侠女惨遭淫虐侮辱,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拜月教一身通天彻地的采阴补阳神功,凡人功法兵器不能伤其分毫,唯有女子中交配大能者放能破其功体,所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蜀山仙剑派广发英雄帖,幸得四名女侠御剑而来,誓要铲平武林祸端,还世人一个朗朗乾坤。

于是在约战地点—昆仑山琼华之巅卷云台轮奸广场,正邪大战一触即发。

书接上回

话说仙剑痴女团四女童颜巨乳赵灵儿,傲娇贱货林月如,嗜虐烂屄柳梦璃和白给母畜韩菱纱相继很有精神的自我介绍,

拜月教主感到战事一时吃紧,

然经过拜月教众淫魔一番挑拨,因为谁是仙剑痴女团一姐的问题四女争执不休,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傲娇贱货林月如向前一跃,修长的双腿曲线前凸后翘,白色薄纱布料紧身长袍勾勒出没穿内裤乳罩若隐若现的苗条身材,只见林月如芊芊玉臂手持长鞭,修长洁白的双腿裙摆飘飞下,傲立指向前方)

林月如:

“拜月淫魔!有种你提着大鸡巴过来,本小姐掰开肉屄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就算本大小姐的奶子被捏爆,屁股被打肿,骚屄大鸡巴被插烂,肛门被灌满肮脏的精液,本大小姐也撅著屁股敞开肉屄和肛门绝不吭一声!我林月如从小就是吃着精液吞著大鸡巴长大的,别说一个小小的仙剑痴女团!就算整个苏州乃至华夏,本小姐都算是公认的一等一的母猪婊子肉便器!”

(说罢林月如单腿朝上金鸡独立,当众双手拨弄起扒开没穿内裤公开暴露的嫩屄肉瓣阴唇,挺直身子环视四周,只见林月如保持双手扒开阴唇的姿势,修长的双腿傲然挺立,似乎对自己的操屄能力很有自信,英姿飒爽,高贵冷艳,气场十足。)

韩菱纱(双手叉腰挺立双乳心直口快的面向林月如):

“月如妹妹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什么叫小小的仙剑痴女团?不说灵儿这个乳汁大奶贱货,光说我和梦璃哪个不是千人骑万人操的母猪肉便器,不比你林月如这个傲娇长腿小婊子挨操经验丰富?”

(只见韩菱纱装饰著可爱的红色包包头发饰,踩着朱红色的蛛丝袜和朱红色 的高跟皮质长靴,一双小蹄子随着肥硕油腻的大屁股左右晃动,向后撅起只能遮住腰部的超短朱红燕尾裙摆,摇动着她肥硕油腻的屁股,屁股后面闪烁光泽的朱红色丁字挂在两腿之间,臀肉随风微微颤动起来)

柳梦璃(明眸望穿秋水一般的眼神温婉动人,扭动着大屁股双手提着一对黑色大阴唇上前和解道):

“菱纱,少说两句。月如妹妹,不要往心里去,菱纱妹妹也是心直口快!没有看不起你那当众掰开的粉嫩肉屄挨操能力不行的意思”

(柳梦璃微微侧身,无比优雅的容颜,俨然一副端庄淑女大家闺秀的模样,只见梦璃两鬓边青丝垂髫,飘如柳丝,好像缀满星光的夜色,在两腮边柔美无限地垂落。青丝掩映的容颜,娇美无俦,就好像世间最空灵幽美的兰花,在夜色里静静地绽放。雪白的额头,点一朵鲜红额黄,呈奇异的火焰纹样,似有种异域风情;那双眼眸明如秋水,初见灵动有情,再看幽远深邃,与一身华贵蓝裙、霞红飘带相配,正显出一种冰与火交织的罕见气质。这种气质,凝静幽沉,但所立之处,却若有万道光华,照亮了一方天地。而这种交织了冰冷和梦幻、幽静与绚丽的气质容颜,让人有一种错觉:这女子,就像一块最上等的冰丽琉璃啊!甚至让人在一瞬间,有将此女子收藏的冲动,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只见林月如双手掰开粉嫩骚屄的一双长腿转身面向柳梦璃,接着一口唾液吐在柳梦璃那倾世的面容上,柳梦璃顿时羞红了无比优雅的脸,端庄淑女姿势的柳梦璃双手提着自己一对黑色外翻的大阴唇,场面让柳梦璃显得狼狈不堪)

林月如:

“梦璃姐姐,什么叫我往心里去!?在你眼里我林月如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什么叫没有看不起我挨操能力不行?难道我林月如能不能挨大鸡巴操我自己心里没数吗?谁不知道你嗜虐烂屄柳梦璃喜欢跟白给母畜韩菱纱共享一个男人,谁不知道人家韩菱纱撅著屁股被男人大鸡巴操肉屄的时候,你柳梦璃喜欢在旁边帮腔骚浪的叫着爸爸快用力,爸爸不要停,一边淫词艳语的浪叫一边还把舌头伸直去给男人舔肛门,韩菱纱的肉屄和肛门被男人大鸡巴插爆内射了留在阴道和肛门里的肮脏精液你柳梦璃也没少恬不知耻的伸长了舌头舔著吃吧!这会儿跑过来拉偏架了!你这个阴唇外翻发黑被男人玩烂的黑屄臭婊子烂货没有资格评价本大小姐!”

(柳梦璃倾世容颜顿时羞红了脸,秀眉轻拧,眉目含情般将脸蛋撇过一旁,任凭林月如的口水从脸颊滑落到硕大的乳房上。)

柳梦璃:

“嘤嘤,月如妹妹快别说了,羞死人了。人家就是想帮帮菱纱嘛~”

林月如:

“我看你柳梦璃就是个天生下贱的骚婊子,见到男人挺立的大鸡巴就想跪下叫爸爸,自己没挨上鸡巴操,还在一边发高骚,人家男人把大鸡巴从韩菱纱的肉屄里拔出来,你就赶紧跪着用你的骚脸蛋迎接上去蹭,然后用你柳梦璃是骚舌头给人家舔干净,真是天生的下贱不要脸,看看你柳梦璃的大奶子被捏的比妓女还大,看看你柳梦璃的屁股被拍的比母猪还肥,看看你柳梦璃的骚屄被男人大鸡巴操的都阴唇外翻黑的发紫了,就这还自称是寿阳知府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我看你和白给母畜韩菱纱一样,应该叫公众母畜还差不多!”

(只见梦璃明眸望穿秋水一般的眼神温婉动人,她的美貌也实在惊人,倾世的面容,仿佛觉得有一股紫色薄雾檀香弥漫的风息,如梦似幻,此时的她羞红了脸蛋低下了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般。)

拜月教主(饶有兴致添油加醋的问道)

“为什么是公众母畜,那为什么不是公开婊子呢?”

林月如(掰开粉嫩肉屄长腿亭亭玉立,指向柳梦璃道):”玩婊子是要花钱的,玩她嗜虐烂屄柳梦璃这个公开交配专用母畜,不但不用花钱,操完她还要跪下来把操他的男人大鸡巴舔干净。

(柳梦璃倾世容颜羞愧的点了点头,默认操她不但用给钱,操完了还得乖乖跪在地上给男人的鸡巴舔干净这个确实是事实。)

(林月如忽然一个闪身来到柳梦璃面前,捏住柳梦璃的倾世容颜甩手就是”啪“的一巴掌,打的柳梦璃一侧的脸蛋浮现红晕,接着林月如甩手又是一个巴掌,”啪“的打在柳梦璃另一侧俏脸上)

林月如(伸手捏著柳梦璃的羞红的俏脸,一口吐沫吐在柳梦璃的脸上):

“承认了是吧!发情了是吧!你柳梦璃这个比婊子还下贱的黑屄外翻的烂货肉便器,还不在本大小姐的粉嫩肉屄面前跪下,你的骚脸只配对着本大小姐的粉嫩肉屄!”

“嘤嘤~”(柳梦璃被林月如突如其来的巴掌和口水弄的狼狈不堪,身体下意识的在林月如的一双修长玉腿下跪了下来,撅著屁股跪在地上的她脸蛋刚好到林月如翻开的粉嫩肉屄前方,此时的柳梦璃像极了受训的母狗一般,等待着主人的指令,柳梦璃此时下体的淫液早已粘湿了自己双手提着的肉屄外翻发黑的一双大阴唇,顺着黑屄滴落倒了地上,此时柳梦璃满脸通红,不过看起来并不是疼痛的红,而是性奋的红了。)

(林月如看着柳梦璃发情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甩手又是两个巴掌”啪啪“打的柳梦璃晕头转向,接着用沾满自己粉嫩肉屄淫液的玉手强制撑开柳梦璃的小嘴,将这个端庄清丽不可一世的容颜揉捏成各种下贱滑稽的形状,然后往柳梦璃被扒开的小嘴里吐了几口唾液,对着柳梦璃言语侮辱道)

林月如(一手捏著柳梦璃的下巴,一手抽打柳梦璃羞红的俏脸):

“骚东西~又发情了吧?”(林月如揪住柳梦璃的头发在自己的粉嫩肉屄前来回晃动)“嗯?说你呢!不要脸的骚东西~你说你!好好的书香门第大家闺秀不当,非要学人家当母狗,这不,把自己的肉屄玩的这么烂,都发黑外翻了你知道不?以后嫁人都没人要了知道不?做婊子恐怕看到你的黑屄烂穴都没人肯花钱了知道不?”(林月如揪住柳梦璃的头发,将她的俏脸按在自己的肉屄前面,让柳梦璃的俏脸蹭著自己湿润的粉嫩阴唇)“看看本小姐的粉嫩阴唇,看到了不?羡不羡慕?在看看你自己的黑逼外翻的下贱样子!不要脸的贱东西!张开嘴巴把本大小姐赏赐给你的琼浆玉液吃下去!”(说着林月如伸出舌头滑落出一长串的唾液在柳梦璃微微张开的小嘴和脸颊上)

“呜呜~“(听到指令的柳梦璃赶紧伸出粉嫩长长的舌头,将林月如吐在自己脸上的口水轻轻的舔弄干净,然后一点一点的吞咽下去,似乎是在品尝人世间的珍馐美味一般,眼神微微张开,看着林月如湿润的粉嫩肉屄)

(林月如轻蔑的用自己的长腿玉足挑逗著柳梦璃跪在地上双手提着的黑色大阴唇,弄的柳梦璃阴唇上勾著的各种金属饰品叮当作响,柳梦璃粘稠湿滑的淫液更是顺着饰品流淌到了地上)

林月如:“哼!本大小姐才是真正的仙剑痴女团一姐,嗜虐烂逼柳梦璃和白给母畜韩菱纱不过是陪衬而已,如同鲜花和绿叶的关系!知道了吗?”

(韩菱纱看不下去了,冲过去用戴着薄纱手套的玉手一巴掌打在林月如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响,顿时林月如端庄秀美的脸颊上出现了潮红)

韩菱纱(媚眼佯嗔瞪了一眼林月如):

“婊子贱货林月如!你这个林府来的下贱母猪肉便器,给你脸不要脸了是吧!你这个掰开双腿就能被人使劲操的烂货,骚屄腿长见识短!仙剑痴女团庙太小,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了是吧!?”

拜月教主(使眼色)

拜月教众:“就是!骚屄腿长见识短!”

拜月教众:“就是!骚屄腿长见识短!”

拜月教众:“滚蛋吧!林月如!我们只要韩菱纱的肉屄就够了!”

拜月教主(使眼色):“就这还想当婊子?让白给母畜韩菱纱给你上一课吧!”

拜月长老:“傲娇贱货林月如?跟白给母畜韩菱纱完全不能比嘛!”

(林月如气得银牙紧咬,生性高傲的她杏眼圆睁,忽然将手中圆柱形手臂粗的皮鞭木制螺旋手柄涂抹向自

己粘稠湿润的阴道口,然后狠狠的插入自己的肉屄,林月如握着手臂粗的木棍手柄狠狠的在自己的肉屄阴道口疯狂螺旋转动起来,一阵一阵粘稠的淫液从林月如的阴道流出,林月如舒服的呻吟了起来,在感到木棍手柄充分润滑后,林月如忽然向后撅起屁股,一双玉手握住木棍螺旋手柄,对准自己的肛门,狠狠的捅了进去,只见林月如闭着眼睛,轻轻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一阵舒服呻吟之后,林月如已将皮质长鞭的手臂粗木棍手柄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肛门直肠里面,然后只见她四肢跪爬着地,屁股高高撅起,乍看林月如性感爬行的身躯如同一只发情期的母狗,屁股后面拖着长长的尾巴一般)

林月如(秀美的容颜下英姿飒爽,趴在地上摇动着大屁股上的插入肛门的皮鞭,只见皮鞭仿佛拥有灵性一般左右摆动,俏脸面向韩菱纱挑衅道)

“哼!白给母畜韩菱纱!你欺辱本大小姐太甚,今日你我决一雌雄!倒看是我林家堡七绝贱器和你摸精一门摸精九式谁更胜一筹!如果本小姐赢了,我林月如就是仙剑痴女团的一姐!你白给母畜韩菱纱和嗜虐烂屄柳梦璃两个不要脸的母猪肉便器骚屄烂婊子就得给我白天端茶递水,伺候本小姐日常起居,本大小姐洗脚的时候你韩菱纱要跪在旁边用舌头给本大小姐舔脚趾,洗完脚的洗脚水就由嗜虐烂屄柳梦璃一滴不剩的喝下去,夜里做本小姐的尿壶,本小姐起夜尿尿,你韩菱纱就张开小嘴给本大小姐接着,柳梦璃就得伸长舌头给本大小姐肉屄上的尿液舔干净,本大小姐撅著屁股肉屄挨男人大鸡巴操的时候,你们就要跪着侍奉在旁,本小姐被男人大鸡巴操完了,你韩菱纱和柳梦璃就负责用舌头给本大小姐舔干净阴道和肛门剩余的精液,如何?可敢一赌?”

(韩菱纱闻言,倾世可爱的俏脸亦是一寒,只见韩菱纱双手向下闪过一阵朱红迷雾,戴着纱网手套的双手间顿时多了一根红色的鼻勾,正是韩菱纱的家传密保能提供百倍嗅觉的仙界母猪鼻勾,韩菱纱将鼻勾钩住自己可爱脸蛋上的两个鼻孔中,瞬间倾世容颜扭曲成鼻孔外翻母猪造型,这种反差感是个男人都想上前抽她两耳光,顺便骂她是个不要脸的贱货,然后将鸡巴对准她可爱脸蛋下扭曲的鼻孔戳弄起来,接着将精液顺着她的鼻孔射进去。接着韩菱纱又从腰间摸出两根大鸡巴造型的粉色棒子,只见她踩着朱红色丝袜高跟转身傲立向林月如)

韩菱纱(吊着鼻勾可爱的脸蛋如同母猪一般鼻孔外翻,戴着纱网手套的双手握著一对粉色棒子,穿着朱红油腻丝袜高跟的左腿金鸡独立的姿势,敞开粉嫩的肉屄对着林月如的粉嫩肉屄叫骂道)

“住口!无耻婊子!傲娇贱货林月如!安敢在此饶舌!我白给母畜出道以来,提臀亮屄转战四方,大小鸡巴爆我肉洞,花式吞精不觉新鲜,炮声隆隆不绝于耳!而你傲娇贱货林月如,空有一对长腿骚蹄,粉屄嫩菊,一双贱乳,吞精贱嘴,枉活一十有六,一生也只在你父林天南鸡下承欢,只会张嘴吃鸡,闭嘴吞精,一条四肢伏地肛门插鞭的待操母狗,还敢在我白给母畜韩菱纱肉屄前嘤嘤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贱人!!!”

拜月教主(见此情形,立即使眼色)

拜月教众:“打起来!骚屄腿长见识短!不教训是不行的!”

拜月教众:“打起来!骚屄腿长见识短!不教训是不行的!”

林月如(秀眉单挑,俏脸羞红同时饱提真元,顿时林月如浑身通体油腻光滑):

“臭婊子少呈口舌之能!待本小姐将一双长腿勒住你的脖子,一对骚蹄子塞进你的嘴巴,让你给本大小姐舔脚趾,待本大小姐甩起肛门里的皮鞭抽的你浑身软麻,让你韩菱纱趴在地上撅著大屁股张开小嘴身长舌头给本大小姐舔屄弄菊,看你还敢如此猖狂!白给母畜韩菱纱!吃本大小姐一鞭!”

(只见林月如四肢爬地撅著屁股,肛门插著皮鞭如同勃起的大鸡巴一般忽然挺立伸直,林月如趴在地上扭腰摆臀顺势一扫,只听得“刷”的一声,插在肛门里的皮鞭呼啸而出,重重的一皮鞭精准打在了韩菱纱掰开的肉屄粉嫩阴唇上,顿时一道红色鞭痕横印在韩菱纱的阴唇和周身)

韩菱纱:“呜!”

“啪”又是一声,鞭子甩过重重击打在韩菱纱的两腿之间,韩菱纱吃痛收起举起的朱红色丝袜高跟大腿,将她的粉嫩鞭痕骚屄紧紧的贴合在紧闭双腿之间,

韩菱纱(俏脸可爱的鼻子被鼻勾外翻,如同母猪一般,嘴巴上依旧不依不饶):“林婊子就这点力气吗?完全不够看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