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仙劍痴女傳之《林月如大戰柳夢璃和韓菱紗》】 (上) 作者: shuainiao

【仙劍痴女傳之《林月如大戰柳夢璃和韓菱紗》】 (上)

作者: shuainiao2021/04/24發表於:SexInSex

繁華盡

落花剪影

斷弦曲無音

憑欄顧念長相憶

把酒澆花獨自吟

*** *** ***

近來江湖武林再現淫魔拜月教主攜教眾興風作浪,無數武林俠女慘遭淫虐侮辱,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這拜月教一身通天徹地的采陰補陽神功,凡人功法兵器不能傷其分毫,唯有女子中交配大能者放能破其功體,所謂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蜀山仙劍派廣發英雄帖,幸得四名女俠御劍而來,誓要剷平武林禍端,還世人一個朗朗乾坤。

於是在約戰地點—崑崙山瓊華之巔捲雲台輪姦廣場,正邪大戰一觸即發。

書接上回

話說仙劍痴女團四女童顏巨乳趙靈兒,傲嬌賤貨林月如,嗜虐爛屄柳夢璃和白給母畜韓菱紗相繼很有精神的自我介紹,

拜月教主感到戰事一時吃緊,

然經過拜月教眾淫魔一番挑撥,因為誰是仙劍痴女團一姐的問題四女爭執不休,場面頓時混亂起來......

(傲嬌賤貨林月如向前一躍,修長的雙腿曲線前凸後翹,白色薄紗布料緊身長袍勾勒出沒穿內褲乳罩若隱若現的苗條身材,只見林月如芊芊玉臂手持長鞭,修長潔白的雙腿裙擺飄飛下,傲立指向前方)

林月如:

「拜月淫魔!有種你提著大雞巴過來,本小姐掰開肉屄與你大戰三百回合!就算本大小姐的奶子被捏爆,屁股被打腫,騷屄大雞巴被插爛,肛門被灌滿骯髒的精液,本大小姐也撅著屁股敞開肉屄和肛門絕不吭一聲!我林月如從小就是吃著精液吞著大雞巴長大的,別說一個小小的仙劍痴女團!就算整個蘇州乃至華夏,本小姐都算是公認的一等一的母豬婊子肉便器!」

(說罷林月如單腿朝上金雞獨立,當眾雙手撥弄起扒開沒穿內褲公開暴露的嫩屄肉瓣陰唇,挺直身子環視四周,只見林月如保持雙手扒開陰唇的姿勢,修長的雙腿傲然挺立,似乎對自己的操屄能力很有自信,英姿颯爽,高貴冷艷,氣場十足。)

韓菱紗(雙手叉腰挺立雙乳心直口快的面向林月如):

「月如妹妹你這麼說就不對了,什麼叫小小的仙劍痴女團?不說靈兒這個乳汁大奶賤貨,光說我和夢璃哪個不是千人騎萬人操的母豬肉便器,不比你林月如這個傲嬌長腿小婊子挨操經驗豐富?」

(只見韓菱紗裝飾著可愛的紅色包包頭髮飾,踩著硃紅色的蛛絲襪和硃紅色 的高跟皮質長靴,一雙小蹄子隨著肥碩油膩的大屁股左右晃動,向後撅起只能遮住腰部的超短朱紅燕尾裙擺,搖動著她肥碩油膩的屁股,屁股後面閃爍光澤的硃紅色丁字掛在兩腿之間,臀肉隨風微微顫動起來)

柳夢璃(明眸望穿秋水一般的眼神溫婉動人,扭動著大屁股雙手提著一對黑色大陰唇上前和解道):

「菱紗,少說兩句。月如妹妹,不要往心裡去,菱紗妹妹也是心直口快!沒有看不起你那當眾掰開的粉嫩肉屄挨操能力不行的意思」

(柳夢璃微微側身,無比優雅的容顏,儼然一副端莊淑女大家閨秀的模樣,只見夢璃兩鬢邊青絲垂髫,飄如柳絲,好像綴滿星光的夜色,在兩腮邊柔美無限地垂落。青絲掩映的容顏,嬌美無儔,就好像世間最空靈幽美的蘭花,在夜色里靜靜地綻放。雪白的額頭,點一朵鮮紅額黃,呈奇異的火焰紋樣,似有種異域風情;那雙眼眸明如秋水,初見靈動有情,再看幽遠深邃,與一身華貴藍裙、霞紅飄帶相配,正顯出一種冰與火交織的罕見氣質。這種氣質,凝靜幽沉,但所立之處,卻若有萬道光華,照亮了一方天地。而這種交織了冰冷和夢幻、幽靜與絢麗的氣質容顏,讓人有一種錯覺:這女子,就像一塊最上等的冰麗琉璃啊!甚至讓人在一瞬間,有將此女子收藏的衝動,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只見林月如雙手掰開粉嫩騷屄的一雙長腿轉身面向柳夢璃,接著一口唾液吐在柳夢璃那傾世的面容上,柳夢璃頓時羞紅了無比優雅的臉,端莊淑女姿勢的柳夢璃雙手提著自己一對黑色外翻的大陰唇,場面讓柳夢璃顯得狼狽不堪)

林月如:

「夢璃姐姐,什麼叫我往心裡去!?在你眼裡我林月如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嗎?什麼叫沒有看不起我挨操能力不行?難道我林月如能不能挨大雞巴操我自己心裡沒數嗎?誰不知道你嗜虐爛屄柳夢璃喜歡跟白給母畜韓菱紗共享一個男人,誰不知道人家韓菱紗撅著屁股被男人大雞巴操肉屄的時候,你柳夢璃喜歡在旁邊幫腔騷浪的叫著爸爸快用力,爸爸不要停,一邊淫詞艷語的浪叫一邊還把舌頭伸直去給男人舔肛門,韓菱紗的肉屄和肛門被男人大雞巴插爆內射了留在陰道和肛門裡的骯髒精液你柳夢璃也沒少恬不知恥的伸長了舌頭舔著吃吧!這會兒跑過來拉偏架了!你這個陰唇外翻發黑被男人玩爛的黑屄臭婊子爛貨沒有資格評價本大小姐!」

(柳夢璃傾世容顏頓時羞紅了臉,秀眉輕擰,眉目含情般將臉蛋撇過一旁,任憑林月如的口水從臉頰滑落到碩大的乳房上。)

柳夢璃:

「嚶嚶,月如妹妹快別說了,羞死人了。人家就是想幫幫菱紗嘛~」

林月如:

「我看你柳夢璃就是個天生下賤的騷婊子,見到男人挺立的大雞巴就想跪下叫爸爸,自己沒挨上雞巴操,還在一邊發高騷,人家男人把大雞巴從韓菱紗的肉屄里拔出來,你就趕緊跪著用你的騷臉蛋迎接上去蹭,然後用你柳夢璃是騷舌頭給人家舔乾淨,真是天生的下賤不要臉,看看你柳夢璃的大奶子被捏的比妓女還大,看看你柳夢璃的屁股被拍的比母豬還肥,看看你柳夢璃的騷屄被男人大雞巴操的都陰唇外翻黑的發紫了,就這還自稱是壽陽知府書香門第的大家閨秀!我看你和白給母畜韓菱紗一樣,應該叫公眾母畜還差不多!」

(只見夢璃明眸望穿秋水一般的眼神溫婉動人,她的美貌也實在驚人,傾世的面容,仿佛覺得有一股紫色薄霧檀香瀰漫的風息,如夢似幻,此時的她羞紅了臉蛋低下了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一般。)

拜月教主(饒有興致添油加醋的問道)

「為什麼是公眾母畜,那為什麼不是公開婊子呢?」

林月如(掰開粉嫩肉屄長腿亭亭玉立,指向柳夢璃道):」玩婊子是要花錢的,玩她嗜虐爛屄柳夢璃這個公開交配專用母畜,不但不用花錢,操完她還要跪下來把操他的男人大雞巴舔乾淨。

(柳夢璃傾世容顏羞愧的點了點頭,默認操她不但用給錢,操完了還得乖乖跪在地上給男人的雞巴舔乾淨這個確實是事實。)

(林月如忽然一個閃身來到柳夢璃面前,捏住柳夢璃的傾世容顏甩手就是」啪「的一巴掌,打的柳夢璃一側的臉蛋浮現紅暈,接著林月如甩手又是一個巴掌,」啪「的打在柳夢璃另一側俏臉上)

林月如(伸手捏著柳夢璃的羞紅的俏臉,一口吐沫吐在柳夢璃的臉上):

「承認了是吧!發情了是吧!你柳夢璃這個比婊子還下賤的黑屄外翻的爛貨肉便器,還不在本大小姐的粉嫩肉屄面前跪下,你的騷臉只配對著本大小姐的粉嫩肉屄!」

「嚶嚶~」(柳夢璃被林月如突如其來的巴掌和口水弄的狼狽不堪,身體下意識的在林月如的一雙修長玉腿下跪了下來,撅著屁股跪在地上的她臉蛋剛好到林月如翻開的粉嫩肉屄前方,此時的柳夢璃像極了受訓的母狗一般,等待著主人的指令,柳夢璃此時下體的淫液早已粘濕了自己雙手提著的肉屄外翻發黑的一雙大陰唇,順著黑屄滴落倒了地上,此時柳夢璃滿臉通紅,不過看起來並不是疼痛的紅,而是性奮的紅了。)

(林月如看著柳夢璃發情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甩手又是兩個巴掌」啪啪「打的柳夢璃暈頭轉向,接著用沾滿自己粉嫩肉屄淫液的玉手強制撐開柳夢璃的小嘴,將這個端莊清麗不可一世的容顏揉捏成各種下賤滑稽的形狀,然後往柳夢璃被扒開的小嘴裡吐了幾口唾液,對著柳夢璃言語侮辱道)

林月如(一手捏著柳夢璃的下巴,一手抽打柳夢璃羞紅的俏臉):

「騷東西~又發情了吧?」(林月如揪住柳夢璃的頭髮在自己的粉嫩肉屄前來回晃動)「嗯?說你呢!不要臉的騷東西~你說你!好好的書香門第大家閨秀不當,非要學人家當母狗,這不,把自己的肉屄玩的這麼爛,都發黑外翻了你知道不?以後嫁人都沒人要了知道不?做婊子恐怕看到你的黑屄爛穴都沒人肯花錢了知道不?」(林月如揪住柳夢璃的頭髮,將她的俏臉按在自己的肉屄前面,讓柳夢璃的俏臉蹭著自己濕潤的粉嫩陰唇)「看看本小姐的粉嫩陰唇,看到了不?羨不羨慕?在看看你自己的黑逼外翻的下賤樣子!不要臉的賤東西!張開嘴巴把本大小姐賞賜給你的瓊漿玉液吃下去!」(說著林月如伸出舌頭滑落出一長串的唾液在柳夢璃微微張開的小嘴和臉頰上)

「嗚嗚~「(聽到指令的柳夢璃趕緊伸出粉嫩長長的舌頭,將林月如吐在自己臉上的口水輕輕的舔弄乾凈,然後一點一點的吞咽下去,似乎是在品嘗人世間的珍饈美味一般,眼神微微張開,看著林月如濕潤的粉嫩肉屄)

(林月如輕蔑的用自己的長腿玉足挑逗著柳夢璃跪在地上雙手提著的黑色大陰唇,弄的柳夢璃陰唇上勾著的各種金屬飾品叮噹作響,柳夢璃粘稠濕滑的淫液更是順著飾品流淌到了地上)

林月如:「哼!本大小姐才是真正的仙劍痴女團一姐,嗜虐爛逼柳夢璃和白給母畜韓菱紗不過是陪襯而已,如同鮮花和綠葉的關係!知道了嗎?」

(韓菱紗看不下去了,衝過去用戴著薄紗手套的玉手一巴掌打在林月如的臉上,發出「啪」的一聲響,頓時林月如端莊秀美的臉頰上出現了潮紅)

韓菱紗(媚眼佯嗔瞪了一眼林月如):

「婊子賤貨林月如!你這個林府來的下賤母豬肉便器,給你臉不要臉了是吧!你這個掰開雙腿就能被人使勁操的爛貨,騷屄腿長見識短!仙劍痴女團廟太小,容不下你這尊大菩薩了是吧!?」

拜月教主(使眼色)

拜月教眾:「就是!騷屄腿長見識短!」

拜月教眾:「就是!騷屄腿長見識短!」

拜月教眾:「滾蛋吧!林月如!我們只要韓菱紗的肉屄就夠了!」

拜月教主(使眼色):「就這還想當婊子?讓白給母畜韓菱紗給你上一課吧!」

拜月長老:「傲嬌賤貨林月如?跟白給母畜韓菱紗完全不能比嘛!」

(林月如氣得銀牙緊咬,生性高傲的她杏眼圓睜,忽然將手中圓柱形手臂粗的皮鞭木製螺旋手柄塗抹向自

己粘稠濕潤的陰道口,然後狠狠的插入自己的肉屄,林月如握著手臂粗的木棍手柄狠狠的在自己的肉屄陰道口瘋狂螺旋轉動起來,一陣一陣粘稠的淫液從林月如的陰道流出,林月如舒服的呻吟了起來,在感到木棍手柄充分潤滑後,林月如忽然向後撅起屁股,一雙玉手握住木棍螺旋手柄,對準自己的肛門,狠狠的捅了進去,只見林月如閉著眼睛,輕輕微微張開的櫻桃小嘴一陣舒服呻吟之後,林月如已將皮質長鞭的手臂粗木棍手柄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肛門直腸裡面,然後只見她四肢跪爬著地,屁股高高撅起,乍看林月如性感爬行的身軀如同一隻發情期的母狗,屁股後面拖著長長的尾巴一般)

林月如(秀美的容顏下英姿颯爽,趴在地上搖動著大屁股上的插入肛門的皮鞭,只見皮鞭仿佛擁有靈性一般左右擺動,俏臉面向韓菱紗挑釁道)

「哼!白給母畜韓菱紗!你欺辱本大小姐太甚,今日你我決一雌雄!倒看是我林家堡七絕賤器和你摸精一門摸精九式誰更勝一籌!如果本小姐贏了,我林月如就是仙劍痴女團的一姐!你白給母畜韓菱紗和嗜虐爛屄柳夢璃兩個不要臉的母豬肉便器騷屄爛婊子就得給我白天端茶遞水,伺候本小姐日常起居,本大小姐洗腳的時候你韓菱紗要跪在旁邊用舌頭給本大小姐舔腳趾,洗完腳的洗腳水就由嗜虐爛屄柳夢璃一滴不剩的喝下去,夜裡做本小姐的尿壺,本小姐起夜尿尿,你韓菱紗就張開小嘴給本大小姐接著,柳夢璃就得伸長舌頭給本大小姐肉屄上的尿液舔乾淨,本大小姐撅著屁股肉屄挨男人大雞巴操的時候,你們就要跪著侍奉在旁,本小姐被男人大雞巴操完了,你韓菱紗和柳夢璃就負責用舌頭給本大小姐舔乾淨陰道和肛門剩餘的精液,如何?可敢一賭?」

(韓菱紗聞言,傾世可愛的俏臉亦是一寒,只見韓菱紗雙手向下閃過一陣朱紅迷霧,戴著紗網手套的雙手間頓時多了一根紅色的鼻勾,正是韓菱紗的家傳密保能提供百倍嗅覺的仙界母豬鼻勾,韓菱紗將鼻勾鉤住自己可愛臉蛋上的兩個鼻孔中,瞬間傾世容顏扭曲成鼻孔外翻母豬造型,這種反差感是個男人都想上前抽她兩耳光,順便罵她是個不要臉的賤貨,然後將雞巴對準她可愛臉蛋下扭曲的鼻孔戳弄起來,接著將精液順著她的鼻孔射進去。接著韓菱紗又從腰間摸出兩根大雞巴造型的粉色棒子,只見她踩著硃紅色絲襪高跟轉身傲立向林月如)

韓菱紗(吊著鼻勾可愛的臉蛋如同母豬一般鼻孔外翻,戴著紗網手套的雙手握著一對粉色棒子,穿著朱紅油膩絲襪高跟的左腿金雞獨立的姿勢,敞開粉嫩的肉屄對著林月如的粉嫩肉屄叫罵道)

「住口!無恥婊子!傲嬌賤貨林月如!安敢在此饒舌!我白給母畜出道以來,提臀亮屄轉戰四方,大小雞巴爆我肉洞,花式吞精不覺新鮮,炮聲隆隆不絕於耳!而你傲嬌賤貨林月如,空有一對長腿騷蹄,粉屄嫩菊,一雙賤乳,吞精賤嘴,枉活一十有六,一生也只在你父林天南雞下承歡,只會張嘴吃雞,閉嘴吞精,一條四肢伏地肛門插鞭的待操母狗,還敢在我白給母畜韓菱紗肉屄前嚶嚶狂吠!我從未見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賤人!!!」

拜月教主(見此情形,立即使眼色)

拜月教眾:「打起來!騷屄腿長見識短!不教訓是不行的!」

拜月教眾:「打起來!騷屄腿長見識短!不教訓是不行的!」

林月如(秀眉單挑,俏臉羞紅同時飽提真元,頓時林月如渾身通體油膩光滑):

「臭婊子少呈口舌之能!待本小姐將一雙長腿勒住你的脖子,一對騷蹄子塞進你的嘴巴,讓你給本大小姐舔腳趾,待本大小姐甩起肛門裡的皮鞭抽的你渾身軟麻,讓你韓菱紗趴在地上撅著大屁股張開小嘴身長舌頭給本大小姐舔屄弄菊,看你還敢如此猖狂!白給母畜韓菱紗!吃本大小姐一鞭!」

(只見林月如四肢爬地撅著屁股,肛門插著皮鞭如同勃起的大雞巴一般忽然挺立伸直,林月如趴在地上扭腰擺臀順勢一掃,只聽得「刷」的一聲,插在肛門里的皮鞭呼嘯而出,重重的一皮鞭精準打在了韓菱紗掰開的肉屄粉嫩陰唇上,頓時一道紅色鞭痕橫印在韓菱紗的陰唇和周身)

韓菱紗:「嗚!」

「啪」又是一聲,鞭子甩過重重擊打在韓菱紗的兩腿之間,韓菱紗吃痛收起舉起的硃紅色絲襪高跟大腿,將她的粉嫩鞭痕騷屄緊緊的貼合在緊閉雙腿之間,

韓菱紗(俏臉可愛的鼻子被鼻勾外翻,如同母豬一般,嘴巴上依舊不依不饒):「林婊子就這點力氣嗎?完全不夠看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