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的艳遇之旅 (2)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

.

【二狗的艳遇之旅】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2020/9/8发表于sis

.(二)

一个小时过去后,又挨了一顿爆操的柳依依下体的骚逼被操的有些合不拢,里面的精液源源不断的流出,而且脸上也糊满了精液,张嘴的小嘴里更是很明显被口爆了一次!

“呜……好舒服……唔……嘴里都是亲爸爸的味道……好棒……”

失神的柳依依躺在沙发上,口中喃喃自语的说着,一边吞咽著还含在嘴里的精液,一边伸手从小穴里抠出混合著自己淫水的浓精,放进嘴里品尝著,看着二狗那根依旧坚挺的大鸡巴,柳依依嗲嗲的撒娇道:“亲爸爸,都是大奶婊子没用,不能让亲爸爸爽,亲爸爸不会讨厌人家吧?”

看着如此诱人的美妇,二狗也不顾她的口中还有自己的精液,一把吻了上去,淫舌挑逗著柳依依的小舌头,吻了一阵后才松开嘴,揉着柳依依那遍布掌印的大奶子,猥琐的说道:“小婊子,你真的要认我当爸爸?”

柳依依主动用双腿夹住二狗的腰,一双嫩脚在二狗的屁股,背上摩擦著,嘟著小嘴撒娇道:“人家在你面前就是你的大奶婊子女儿嘛……亲爸爸不喜欢人家这么骚嘛?”

“喜欢,爸爸爱死你这个骚逼了,记住,以后只许多爸爸发骚,不然爸爸就把你的骚逼操烂!”

二狗虽然懵懂,但是也能感觉到这个美妇已经属于自己,于是迫不及待的向美妇宣誓自己的主权,把柳依依羞的满脸通红,小手在二狗的胸膛上画着圈圈,感受着二狗那满满的男人味,柳依依又送上香吻,娇嗲道:“骚逼记住了,以后只对二狗爸爸发骚,骚逼只给亲爸爸操,骚脚只给亲爸爸舔,大奶子也只给亲爸爸玩。”

二狗也很享受这个美妇对自己撒娇的感觉,不过他还有个疑惑:“我还不知道你这个婊子叫什么呢!”

“唔……大奶婊子叫柳依依,今年40岁,是这个城市的市长,婊子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女儿,今年17岁,我老……我前夫在女儿出生前就车祸死了。。”

二狗闻言手一哆嗦,自己竟然把市长操了两个小时?还让她喝了自己的精液?她会不会后面报警捉我?

年龄已经不是二狗在意的事了,他现在更担心柳依依会报警捉自己,二狗心中惊疑不定,柳依依自然能看出二狗此时心慌意乱,她忽然就想看二狗接下来会怎么说。

“呃……呃……市长姐姐,我会对你负责的!”

柳依依闻言眼里光芒大绽,心中隐隐有了令她激动的猜想,娇嗲道:“你要怎么对人家负责嘛,要是人家不满意,人家可不依哒!”

“我,我娶你,一辈子对你好,虽然我很穷,但是我会努力赚钱养你!”

柳依依心里美滋滋的,要是嫁给他,自己对老公发骚犯贱,也没人说自己的不是了,而且还可以名正言顺的被他的大鸡巴操自己的小穴,天天抱着这充满安全感的身体睡觉,想到这些,柳依依便无法拒绝,更加抱紧二狗,娇柔的如同一朵绽放的玫瑰,在二狗的脸上亲了一口,美美的发嗲道:“可是人家都40岁了,你不介意嘛?”

“姐姐那么好,二狗要是能娶到你这么漂亮的老婆,又怎么还敢有别的不满!”

“坏死了,就会说好听的哄人家,不过人家喜欢听,以后你要天天说好听的哄人家,还要每天抱着人家睡觉,这些你答应嘛?”

二狗已经明白柳依依答应嫁给自己,哪敢迟疑,马上道:“我答应我答应,好老婆,我什么都答应你!”

柳依依觉得事不宜迟,便马上推二狗起来,打算穿好衣服便带着二狗去领证,但是穿衣服时,柳依依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撕的不能再穿了,不由的娇嗔道:“坏人,都怪你,把人家的衣服都撕烂了!”

二狗很懂事,马上说道:“好老婆,我去帮你买衣服!”

柳依依有些害怕二狗一去不回,不由的紧张起来:“你会不会把人家丢在这里呀?”

“我怎么舍得把这么漂亮的老婆丢下,等我,很快!”

二狗冲出去,由于不知道柳依依应该穿什么衣服,便随便买了一套匆忙的赶回来,幸好衣服还算合身,柳依依刚好能穿下,只是二狗忘记买内衣内裤了,让柳依依抱着二狗娇嗔不已。

“坏老公,你是不是故意哒!”

“不是不是,我都没买过女人的衣服,那知道这些呀。”

“哼哼,讨厌,都流出来了……”

柳依依一脸幸福的靠在二狗的怀里,160的她靠在180的二狗身上,显得是那么的小鸟依人。

柳依依开着车带二狗到了民政局,在一阵娇羞中,跟二狗成功领了证,想到自己竟然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小20岁的民工,那盛满精液的小穴又湿润起来,小嘴里也喘著香气,娇躯完全靠在二狗身上。

商量了一下后,二狗跟着柳依依回到了她家,觉得两人以后就住在这里,在路上,柳依依经过一家衣服店时,犹豫了一下后,让二狗在车里等她,她则是红著脸进去买了几套衣服,然后一脸娇羞的开车回家。

回到家后,柳依依也不换下那算高跟凉拖,她知道二狗喜欢自己白嫩的脚丫穿着性感的高跟鞋的模样,柳依依刚刚还买了两双更加性感的高跟鞋,准备一会穿给二狗看。

“亲爸爸,人家先去洗澡,你先坐会。”

回到自己的家里,柳依依又开始喊二狗亲爸爸了,听的二狗鸡巴又是一阵热流,差点把柳依依按在客厅里操一顿。

洗完澡,柳依依穿上了刚刚买的一套衣服,还有高跟鞋,便扭著屁股,踩着马步走了出来,然后便惊喜的发现二狗竟然做了几个菜,正在等著自己吃饭,不由的一脸幸福的扑进二狗怀里,嘟著小嘴撒娇:“亲爸爸,你还会做饭呀,婊子老婆好开心!”

二狗这时才发现自己这个刚娶来的老婆穿着一件只能遮住奶头,连乳晕都遮不住的性感文胸,胯下的内裤更是性感,一条宽1厘米不到的细带卡在她的小穴上,两片红艳艳的阴唇完全暴露出来。

自己最喜欢的美脚上穿着一双只有一根透明带子的性感银色高跟凉拖,那根带子由于太细,走路时鞋子的摆动便会很大,让那双嫩脚看起来更加性感。

“老婆你真漂亮,真性感!”

“嘻嘻,亲爸爸喜欢婊子穿成这样嘛?婊子的小骚脚漂不漂亮?”

柳依依说着翘起一只脚丫,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嫩脚穿着高跟鞋摆在二狗的面前,让二狗呼吸急促,一把捧起柳依依的嫩脚便舔,淫舌伸进脚心和鞋子的中间,淫靡地把玩着。

“喔……好爸爸……大奶婊子好喜欢你舔人家的鞋子……呜……骚逼又发痒了……被亲爸爸舔脚丫舔的想挨大鸡巴爸爸操了……”

柳依依美眸泛著春意,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急忙让二狗停下,然后爬上桌子,在二狗炙热的目光下,把鞋子脱下,嫩脚伸到菜里,性感的脚趾踩着一道红烧豆腐,接着用大拇趾和第二根趾头夹住一块豆腐,娇嗲道:“亲爸爸……想吃嘛……想吃的话张开嘴哦……骚逼婊子用骚脚丫喂你……”

二狗哪里还能忍,一把攥住柳依依的美脚,张开嘴就含了上去,疯狂地舔舐著柳依依的脚趾,一边把豆腐吞进肚子里。

“亲爸爸好变态……唔……但是……但是人家好喜欢你这样……多吸吸人家的脚丫……好舒服……还有哦……不要急……今天骚逼婊子就用骚脚丫喂亲爸爸吃饭……好爸爸……把人家的鞋子挂在大鸡巴上嘛……人家想看你操人家的鞋子……”

二狗闻言把桌上那只高跟鞋一把放在自己的鸡巴上,看着粗大的鸡巴套在这性感的高跟鞋上,让柳依依的小穴更加湿润,将另外一只脚丫也踩进红烧豆腐里,踩的脚心上黏着大量的豆腐碎块,再把脚丫伸到二狗嘴边,二狗也来者不拒,把脚底板上的豆腐全部舔进嘴里。

很快,一盘豆腐就在这淫靡的进食下被吃光,柳依依看着旁边的一盘牛肉,淫骚的嫩脚抚摸著二狗的脸,娇嗲道:“亲爸爸,喜欢吗?人家还有更好玩的,想不想玩嘛。”

“喜欢,爸爸爱死你这个骚逼了,快,还有什么!”

柳依依红著脸躺在桌上,把丁字裤脱下后,自己的双腿折到脑后,向前撅著骚逼,声音微颤道:“亲爸爸……那不是还有一盘牛肉嘛……人家想用骚逼……喂你吃牛肉……蘸着人家的浪水……喂你吃……”

二狗看着柳依依那正在向外冒着淫水的骚逼,马上将盘子放在面前,用手抓起一片牛肉后,把牛肉塞进了柳依依的骚逼里,还有些温度的牛肉一进入小穴,柳依依就又流出了不少的淫水!

二狗塞好牛肉后,用手指捅了几下,在柳依依的浪叫声中把牛肉取了出来,接着在柳依依那期待的目光中,把牛肉放进嘴里嚼著咽了下去!

“好变态……好爸爸……蘸着人家的逼水好吃嘛……”

“好吃!老婆你的逼水太美味了!”

柳依依咬著嘴唇,发骚道:“那你还等什么……还有这么多呢……”

二狗这次一下塞了好几块进去,而且这次不再用手去弄出来,而是直接把头埋在柳依依的骚逼上,大嘴吻著骚逼吸吮起来,将吸出来的牛肉一块一块地嚼进肚子里。

“啊啊……好舒服……亲爸爸好会舔骚逼……婊子的骚逼被舔的好舒服……喔喔……不行了……忍不住了……太刺激了呀……好爸爸快闪开……大奶婊子又要尿出来了……啊啊……”

二狗已经发现柳依依的尿液也是香甜可口,闻言更加激动了,把自己的碗放在柳依依的骚逼下面,接着把嘴张开含住整个骚逼,疯狂地吸吮起来!

“啊啊……怎么还吸人家的尿眼呀……呜呜……忍不住啦呀……尿了……真的要尿出来了啊啊……好爸爸……尿了啊……”

随着小穴上不断不升起的快感,柳依依一声尖叫,娇躯开始颤抖起来,被吸吮的尿眼猛地张开,一股清澈的尿液从中喷了出来!

失禁的快感,加上自己的老公明显要喝自己羞人的尿液,让柳依依的小穴同时高潮,两股味道不同的液体猛地喷泄著!

“咕噜咕噜……”

二狗的吞咽声让柳依依更加兴奋,想到自己的新老公连自己的尿都喝,不由的浪叫道:“亲爸爸……大鸡巴爸爸……婊子的尿好不好喝……还有好多……骚逼都尿给你……全部都尿给你……”

直到柳依依的尿全部撒完,二狗才咂咂嘴,把沾满水迹的骚逼舔干净,说道:“老婆你真的太棒了,脚丫这么漂亮就算了,逼水和骚尿也那么美味,量还大,老公爱死你了!”

“嘻嘻……婊子的骚尿真的那么好喝嘛……亲爸爸喜欢的话,骚逼以后都尿给亲爸爸喝!”

柳依依此刻越发骚浪,对于二狗的猥琐,让一惯正经的她感到了强烈的刺激,也更加爱二狗这个人了,如果一开始只是因为被二狗的大鸡巴征服,那么现在柳依依已经是完全被丝毫不嫌弃自己的二狗整个人征服!

“好老婆,其实你不用这样委屈自己一直称呼自己婊子的。”

柳依依依旧撅著骚逼对着二狗,闻言把手放在骚逼上扣弄起来,小嘴里说道:“亲爸爸不喜欢人家这样嘛?人家以为亲爸爸喜欢才这样哒!”

“喜欢是喜欢啦……就是感觉有点不尊重你。”

“没有啦,人家一点也没有这种感觉……亲爸爸喜欢的话……骚逼就天天发骚犯贱给亲爸爸看,而且人家就是骚嘛……就是喜欢当亲爸爸的大奶婊子,骚脚贱逼女儿嘛!”

“老婆你真骚,我好幸福!”

“嘻嘻,大奶婊子也好幸福,亲爸爸,继续吃饭吧,还有好多呢,骚逼又流逼水了,想被亲爸爸喝!”

柳依依抽出扣著骚逼的手指,指头上沾满了淫靡的逼水,接着伸进自己的小嘴里吸吮著道:“唔……亲爸爸……大奶婊子也好喜欢喝自己的逼水!”

二狗看着柳依依发骚的模样,把剩下的菜一一塞进她的骚逼里,再用嘴吸出来嚼碎喂给柳依依,两人很快就把一顿饭分食了,当剩下一盘清汤时,柳依依又有了新的玩法,娇滴滴的让二狗把清汤灌进小骚逼里,再让二狗吸出来喂给自己。

二狗闻言拿起那一碗装着柳依依尿液和逼水的混合物,先是把汤灌进柳依依的骚逼里,接着再让柳依依蹲在盘子上把汤全部挤出来。

柳依依羞的一脸通红,但是却丝毫没有犹豫,在二狗面前像撒尿一样蹲著,清汤不断地从骚逼里流出,接着二狗又把那晚骚尿跟汤混合在一起,在柳依依激动的目光中,喝了好几口,再含着跟柳依依分享。

喝着自己的骚尿,柳依依的骚逼持续地喷著淫水,淫靡的快感让她性欲高涨,当全部喝完后,抱着壮实的二狗娇滴滴的说道:“亲爸爸,婊子再也离不开你啦,你可不能抛弃人家。”

“爸爸怎么舍得你这个小骚逼,爸爸要天天给你舔骚脚,贱逼,还有你的骚鞋子,喝你的骚尿!”

“呜……大鸡巴爸爸……大奶婊子又发骚了……用大鸡巴插骚逼吧……骚逼想要被大鸡巴欺负……”

二狗也忍不住了,就在这餐桌上把柳依依按在身下,把粗大的鸡巴捅进淫水泛滥的骚逼里爆操起来!

“啊啊……进来了……大鸡巴爸爸在操大奶婊子不要脸的骚逼……好爽……用力操婊子……婊子喜欢被大鸡巴爸爸操……喔喔……爸爸……爸爸……舔婊子的小骚脚……”

柳依依主动的把嫩脚送到二狗嘴边,二狗岂会辜负美人心意,张开嘴就把五颗娇嫩的脚趾含在嘴巴里吮吸起来。

“好舒服……大奶婊子最喜欢被大鸡巴爸爸一边操骚逼……一边被大鸡巴舔脚丫……喔喔……亲爸爸……婊子舔自己的臭鞋子给你看……呜……我是个贱逼……喜欢舔自己鞋子的骚逼……”

柳依依拿过自己的高跟鞋,一边亲吻著自己的鞋子,一边浪叫个不停,让二狗看的是更加卖力地抽送着肉棒,操的啪啪作响!

正在激烈交媾的两人哪里知道,从他们吃饭就回到家的柳心怡全程目睹了一切,看见自己的妈妈竟然这么淫荡,跟一个男人玩的那么变态,小小的心脏遭到了多大的冲击!

“妈妈好淫荡……竟然叫他爸爸……呜……还舔自己的鞋子……”

柳心怡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到自己的小骚逼上揉搓著,一对继承了柳依依基因的大奶子也被一只手揉搓著。

柳心怡年纪虽然不大,但是继承了柳依依基因的她也同样内心里是一个淫荡的小骚逼,在懂得性爱后,每天不自慰一次就睡不着觉,她早就想找个合适的男朋友给自己开苞了,只是同龄的男生都很幼稚,实在看不上。

而此时看着二狗那精壮的身体,还有那根在妈妈骚逼里进出的大黑鸡巴,柳心怡控住不住的发情了。

看着妈妈被压在桌上爆操,柳心怡幻想着此刻挨操的人是自己,小骚逼里不断地溢出逼水,很快就打湿了身上的睡衣。

听着妈妈那淫荡的浪叫声,还有激烈的操逼声,柳心怡忍不住走了过去,一边问道:“妈妈,他是谁呀?”

母女俩虽然感情很好,但是自己此刻舔著自己的高跟鞋挨操的模样让女儿看见,柳依依还是非常的羞涩,但是也有一种不一样的快感侵袭着她,扭动着被二狗含在嘴巴里的嫩脚,骚逼也更加快速的蠕动着,浪叫道:“好女儿……你怎么在家里的……喔喔……他叫二狗……是妈妈的老公……也是你的爸爸……啊啊……好女儿不要看了……亲爸爸……再操快一点……婊子的骚逼要高潮了……咿呀……脚趾缝好舒服……大鸡巴爸爸再舔舔婊子的骚脚缝……喔喔……”

柳心怡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情不自禁的把手指含在嘴里,呢喃道:“妈妈你嫁给他了?那以后女儿要喊他爸爸吗?那妈妈你为什么也喊他爸爸呀?还说自己是婊子……”

“啊啊……那是因为……因为亲爸爸喜欢妈妈像婊子一样的不要脸……喔喔……妈妈很爱他……所以妈妈就喊他亲爸爸了……喔喔……亲爸爸的大鸡巴更粗了……是不是在婊子的女儿面前操骚婊子的贱逼很兴奋……呜呜……好舒服……大鸡巴爸爸再用力操婊子的贱逼……把贱逼肏尿吧……好女儿……快叫你的新爸爸……听话……”

淫欲上头的柳依依也顾不得自己的女儿了,再次把高跟鞋放在自己的嘴上,香舌舔着脚趾的部位,一只手揉着肿胀的两颗大奶子,被鸡巴奸淫著的骚逼噗呲噗呲的响着,淫水被操的飞溅!

看着简直跟柳依依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柳心怡,二狗确实很兴奋,疯狂地抽送着肉棒的同时也卖力地吸吮著柳依依的嫩脚,同时期待着柳心怡喊自己爸爸。

见二狗一直吸著妈妈的脚丫,柳心怡赤裸踩在地板上的嫩脚也是一阵扭捏,心里也渴望着二狗能含着自己的脚趾头,再把那根黑黑的大鸡巴插进自己的小骚逼里,看着二狗那期待的目光,柳心怡揉着自己的小骚逼,柔声道:“爸爸……爸爸好……我叫柳心怡……是妈妈的女儿……今年17岁……爸爸可以叫人家……叫人家小婊子……”

二狗闻言哪里忍得住,飞快地抽送了几次肉棒后,抽出鸡巴对着柳心怡道:“好好好,小婊子,爸爸送你一份见面礼!”

说着撸著的鸡巴里猛地射出精液,喷到柳心怡的脸上,身上,大量的浓精糊了柳心怡一身,让闻着这股味道的柳心怡娇躯一软,跪在了二狗面前,闭着眼接受着新爸爸的礼物!

柳依依见状不依道:“呜呜,亲爸爸坏死了,在大奶婊子的骚逼里操了那么久,结果却把精液全射在人家女儿身上,讨厌死了!”

“别急,骚婊子,爸爸还很多呢!”

二狗说着把鸡巴对准柳依依,源源不断的精液很快就糊了柳依依一身!

“呜……好多……都是爸爸的味道……小婊子被爸爸射了好多的精液……小婊子还要……”

闻着这发情的味道,柳心怡睁开美眸,一把含住了二狗的鸡巴,把精液全部吞进小肚子里,等二狗射完后,还依依不舍的含着龟头不肯松开,香舌吸的二狗一下没忍住,尿了出来!

“呜呜……”

柳心怡的美眸一下睁大,感受着喷进自己嘴里的液体,想到自己在喝男人的尿,湿漉漉的小骚逼直接达到了高潮,淫水流了一地!

二狗起先还有些紧张,但是见柳心怡竟然享受起来,不由的更是放松身体,把尿全撒进柳心怡的嘴里!

“谢谢爸爸的礼物……小婊子很喜欢……嗝……”

喝了一泡男人尿的柳心怡红著脸,高潮的感觉慢慢从身体上退去,只感觉眼前这个挺著大鸡巴对着自己的二狗才是真正的男人,自己理想中的男人。

“亲爸爸你偏心,人家都还没喝过你的尿尿,心怡只是第一次见面,你就尿到她的嘴里,人家不依嘛!”

闻到空气中散发的尿骚味,柳依依哪里还不知道女儿喝了二狗的尿液,感觉让女儿抢了先的她不依的对着二狗撒著娇,大有不给她喝就不原谅二狗的意思。

至于女儿被二狗射了一身精液,如今心身皆已臣服的柳依依哪里还在乎这个,就是二狗要操了女儿,她也不会阻止,相反只要想到自己母女都给二狗的一根鸡巴玩弄,她反而有些兴奋。

“女儿你还是处女吗?小骚逼有没被人操过?”

柳心怡闻言脸蛋微红,在柳依依和二狗的目光下,脱下一身衣服,爬到桌上分开一双美腿,而且还是淫荡的一字马的姿势,充分的将她的小骚逼暴露出来,鲜艳的浪穴上已经湿漉漉的一片,葱白的手指分开两片粉嫩的阴唇,娇羞无限的说道:“爸爸……小婊子还是处女……没有被人操过……”

把骚逼暴露在名义上的爸爸面前,使柳心怡的小浪穴射出了一道淫水,赤裸的嫩脚上的几颗粉嘟嘟的脚趾更是缩紧著,非常的可爱。

“老婆,咱们的女儿比你还要骚呢,看这小浪穴,被爸爸看着都一直在流逼水,真是淫荡。”

柳依依贴在二狗身上,一对丰满的奶子蹭著二狗的身体,娇小的她确实如同是二狗的女儿一样:“唔,好爸爸,大奶婊子其实比小婊子女儿还要骚哒,而且大奶婊子光是闻着亲爸爸身上的味道,骚逼就没干过,一直在流浪水。”

“来,趴在女儿身上,让老公看看你们母女俩谁的骚逼更淫荡。”

柳依依红著脸,在女儿的目光下爬上桌,接着同样分出一字马,整个骚逼贴在女儿的小浪穴上,两张淫荡的骚逼口贴在一起,吐著那无尽的浪水。

二狗看着母女俩的骚逼,低吼一声就把脸埋了上去,伸著淫舌在母女俩的骚逼上胡乱地舔舐著,一会钻一下柳依依的骚逼,一会又含着柳心怡的小浪穴吸吮浪水,玩的不亦乐乎。

“喔喔……亲爸爸的舌头好厉害……舔的婊子的骚逼又要去了……好舒服……再伸进来一点……骚逼在被亲爸爸的舌头操的好舒服……”

“啊啊……爸爸……妈妈……小浪穴喜欢被舔……好爸爸多舔舔小婊子的骚逼……是老婊子的逼水好喝还是小婊子的好喝……多喝点……好爸爸……”

“好变态……跟女儿一起被老公舔骚逼……我是贱货……烂婊子……见到亲爸爸大鸡巴就发骚的母猪……亲爸爸……喔喔……母猪爱死你了……”

“好爸爸……小母猪也爱你……不对……小婊子是母狗……淫荡的小母狗……第一次跟爸爸见面就露出骚逼的淫荡母狗……我是欠操的小婊子……”

母女俩的浪叫声不断响起,让二狗更加卖力地去舔舐她们的骚逼,就连屁眼也放过,把舌头钻进去刮着柳依依母女俩的屁眼,爽的母女俩直接达到了高潮!

“好变态……亲爸爸竟然舔婊子的臭屁眼……啊啊……舌头钻进来了……不行了……太爽了呀……泄了……骚逼又泄了啊啊……”

“好爸爸……手指好会玩……小婊子的屁眼被插的好爽……小婊子也受不了了……要跟婊子妈妈一起泄了呀……来了……来了……骚逼又喷逼水了……啊啊……”

大量的逼水从母女俩的骚逼里喷出,让来不及将全部喝下去的二狗被喷了一脸,量大的简直在给二狗洗头一样,真是不敢相信这对母女花的骚逼里藏着多少的浪水。

二狗也不在意被母女俩喷了一脸,双手各抱起一个,以头下脚上的姿势抱着母女俩,时不时亲一口还在冒着淫水的骚逼,胯下那根大鸡巴则是刚好抵在母女俩的脸上。

来到柳依依的房间,二狗一把躺在床上,将柳依依的大屁股压在脸上,亲吻著淫靡的骚逼和屁眼说道:“好老婆,老公睡一觉先,骚逼不许离开,老公喜欢被你的骚逼压着。”

“变态爸爸……竟然睡觉都要闻着妈妈这个骚婊子的骚逼,小婊子不依嘛,人家也要爸爸闻着人家的小浪穴睡觉嘛!”

已经淫荡的快超过柳依依的柳心怡直接一屁股坐在二狗的额头上,一直分泌著逼水的浪穴蹭著二狗的头发,额头,让二狗一巴掌甩在上面,对准那粉嫩的屁眼亲了一口,说道:“真幸福啊,你们母女俩的骚逼和屁眼闻着又骚又臭,但是老公怎么闻都不腻。”

“老公喜欢闻臭婊子母狗的骚逼,母狗就天天把骚逼压在你脸上。”

柳依依看着二狗那根大鸡巴,压在二狗嘴上的骚逼磨蹭起来,把那些淫荡的逼水涂在二狗的脸上。

“好了,先睡会,睡醒了爸爸再接着操你。”

渐渐的三人进入了梦乡,时间很快过去,先醒来的柳依依看着二狗还在熟睡,忽然想到一个淫荡的念头,悄悄起身来到厨房拿出一罐牛奶,然后拿起漏斗,把美腿折到头顶,把漏斗插在屁眼上,慢慢的将一罐牛奶灌进了屁眼里。

灌完后,柳依依用手指插进去试着抽送了几下,变态的快感让她差点就泄了出来,抽出黄白相间的手指,柳依依伸到鼻子下闻了闻,一股子淫秽的大便味瞬间进入了她的身体,接着小手不受控制的塞进嘴里,把上面的物体吸的干干净净的。

“唔……好棒的味道……我好下贱……竟然吃了自己的大便……呜……也不知道亲爸爸会不会喜欢……”

柳依依爬回二狗的脸上坐了起来。粉嫩的骚逼不断的蹭著二狗的鼻子和嘴唇,把二狗从睡梦中吵了起来。

“好爸爸……大鸡巴爸爸……亲亲骚逼婊子的臭屁眼……婊子想被爸爸亲屁眼……”

听着柳依依的浪叫声,二狗一把将嘴堵在柳依依的屁眼上,使劲的吸吮了一口,刺激的柳依依双腿无力,肥美的大屁股彻底坐在了二狗的脸上,而且灌满了液体的屁眼也是一松,猛地喷出那些黄黄的牛奶!

一进入嘴里,二狗便感觉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配合上牛奶的香味,这股复杂的味道让他喜不胜收的把柳依依屁眼里喷出的液体全部喝了下去!

听着二狗的吞咽声,柳依依想到二狗正在吃着沾满自己大便的牛奶,柳依依便兴奋的不能自已,忽然抬起大屁股,低下头看着二狗陶醉的模样,屁眼里再次倾泻出混合著大便的牛奶,洒了二狗一脸!

“好爸爸,好喝吗?小骚逼的屁眼特制牛奶味道怎么样?嘻嘻……这可是用独一无二的东西做的哦!”

见柳依依发骚,已经猜到那是什么的二狗一把将柳依依抱在身上,大嘴吻了上去,把口中残留的渡进柳依依的小嘴里!

与老公分享自己最淫秽的液体,柳依依直接达到了高潮,同时一股骚尿也喷了出来,淫骚的美脚不停的扭动着,在咽下夹杂着自己排泄物的液体后,柳依依便一把用骚逼吞下了二狗的大鸡巴,一双淫骚美脚伸到二狗的脸上,粉嘟嘟的脚趾勾弄著二狗的鼻子和嘴唇。

“亲爸爸……操我……操死我这个吃自己大便的臭婊子……舔我的骚脚丫……亲爸爸……大鸡巴好厉害……骚逼要被操烂了……”

二狗将嘴边这只可爱的嫩脚含进嘴里,吸吮著性感又淫骚的脚趾头,肥厚的大舌头飞快地舔著柳依依的大拇趾,爽的柳依依更是快感如同潮水一般袭来。

“哈啊……好舒服……婊子最喜欢被亲爸爸一边舔著骚脚丫……一边被大鸡巴操骚逼……喔喔……脚丫好舒服……多吸吸脚趾头……好爸爸……”

床上的动静这么大,柳心怡自然也是没法继续睡下去了,睁开眼看见妈妈这幅淫贱的模样,一把跨在柳依依的头上,把小骚逼坐了上去,娇嗔道:“大婊子吵死人了,看我不把你的骚嘴堵上!”

说完后,柳心怡用小骚逼蹭著柳依依的小嘴,她则是看着二狗对妈妈的脚丫又亲又啃的,那淫靡的画面使她也把小嘴送了上去,吻住二狗的大嘴的同时,香舌也在舔舐著柳依依的脚趾头!

被女儿的小骚逼坐在脸上让柳依依深觉自己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婊子,加上骚逼被二狗的大鸡巴奸淫和美脚被疯狂的舔舐,柳依依便兴奋的伸著舌头去舔女儿的小骚逼,将上面的逼水全吞进肚子里,当柳心怡蹭的动作过大,将屁眼蹭在她嘴上时,柳依依更是淫欲大发的将女儿的屁眼吻住,淫贱的伸著香舌去钻女儿的屁眼,爽的柳心怡娇躯乱颤,小骚逼猛地泄出一股逼水!

“啊啊……好爸爸……你的婊子老婆好贱……竟然把舌头伸进小婊子的屁眼里……喔喔……泄了……屁眼被舔太刺激了呀……”

柳心怡泄身后就从柳依依的头上滑了下来,露出柳依依那张被逼水沾了一脸的玉脸,如此淫靡的在爱人面前舔女儿的屁眼,也让柳依依被二狗操的泄身,逼水不断地从骚逼里涌出!

“骚逼!我爱死你们两个骚逼了!”

二狗大吼一声,将肉棒狠狠顶在了柳依依的花心上,把大量的浓精射了进去,滚烫的浓精烫的柳依依娇躯乱颤,骚媚的嫩脚夹着二狗和女儿的舌头,猛地喷出了一股淫水,使房间里充满了她的淫骚味!

“老公,好老公,亲爸爸,我爱你,大奶婊子爱你,亲亲,婊子要老公亲亲。”

泄完身的柳依依妩媚妖娆的从女儿的屁股下钻了出来,投进二狗的怀里抱着二狗,小嘴送上,吐出香舌跟二狗湿吻著,香软的舌头搅动着二狗的大嘴,吸吮著二狗的口水,一对肥奶蹭著二狗那结实有力的胸膛。

一旁的柳心怡虽然有些醋意,不过也懂事的没有打扰两人,直到二狗和柳依依分开后,才投入二狗的怀里,让二狗一左一右抱着娇艳无比的母女花。

柳依依深情款款的看着二狗说道:“老公,大奶婊子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你会永远爱着人家吗?”

二狗脸色一狠,大手扭住柳依依的肥奶,说道“骚婊子还想离开老公?老公告诉你,这辈子你都是我的大奶婊子,淫脚贱逼!”

柳依依瞬间媚眼如丝,娇躯酥软的贴在二狗的身上,玉手轻轻的在二狗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娇滴滴的发嗲道:“老公好霸道,那你喜欢婊子骚一点还是正经一点呀?真的爱人家嘛?”

二狗抚摸著柳依依的肥奶,搓的一对肥奶发红,说:“好老婆,骚婊子,我就喜欢你这幅贱逼样,这辈子老公都爱死你了,谁也比不过你这个长著一对靓脚的大奶骚逼!”

柳依依娇躯更软了,既然心爱的男人喜欢自己淫荡骚浪的模样,柳依依决定以后在二狗面前,自己就是一个最淫贱下贱不要脸的骚逼,母狗,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市长竟然淫荡到嫁给一个小自己20岁的民工,还要做个只对他犯贱发骚的大奶婊子,柳依依刚被满足的骚逼又痒了。

不过柳依依美眸一转,翘起嫩嫩的美脚在空中一晃一晃的动着说:“那……好老公,亲爸爸,你愿意跪在地上捧着你最喜欢的小骚脚发誓嘛?”

二狗看着这只白嫩的可爱嫩脚,哪有半分犹豫,马上下床双腿跪在地上,捧起柳依依香嫩粉嘟嘟的美脚,在柳依依爱意渐浓的眼神中,把粉嫩的脚底板捂在自己脸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吻了一下,才把最诱人的性感脚趾含在大嘴里,说道:“我,二狗一生一世永远爱我的骚逼婊子老婆柳依依,永远呵护她,保护她,如违此誓不得好死!”

看着心爱的男人跪在自己脚下,含着自己的脚趾发誓说着情话,柳依依扭动着自己的脚趾,夹着二狗的淫舌挑逗著,同时将手伸到早就淫水泛滥的骚逼上揉搓著,娇吟道:“亲爸爸……骚婊子想看亲爸爸含着婊子的臭淫脚打飞机……亲爸爸……好不好嘛?”

看着柳依依这幅淫荡的模样,还有这新奇的玩法,二狗也是一阵心动,当下便将一只手伸到胯下,握住自己的大鸡巴撸了起来,同时被嫩脚夹住的舌头舔舐著淫靡的脚趾缝,大嘴吸著娇嫩的脚趾头。

“哈啊……好舒服……亲爸爸好会舔脚丫……呜……脚趾缝被舔的好舒服……好棒……亲爸爸是个大变态……舔著臭脚丫鸡巴还能硬成这样……婊子也是个贱逼……被舔脚还有快感的婊子……呜……好舒服……”

一旁的柳心怡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的妈妈平时一幅良母的模样,在二狗的面前却下贱的犹如妓女,这令柳心怡彻底认清了柳依依的真面目,同时也深深的知道,自己也是跟妈妈一样不要脸的骚逼,第一次跟后爸见面就淫荡的让后爸玩弄的小婊子!

而且见自己的小爸爸这么宠爱妈妈,柳心怡虽然为妈妈感到幸福,不过却也有着小女生的醋意,她也想小爸爸能多玩玩自己呀,不过柳心怡也知道来日方长,今天还是小爸爸和妈妈结婚的第一天,就让他们两个多亲热一会吧!

不过柳心怡看着这淫荡的一幕,却是控制不住的用小手玩弄著自己的娇躯,抠著淫水泛滥的小骚逼,幻想着自己被大鸡巴开苞的画面。

“咿呀……亲爸爸……亲爸爸的舌头太会舔了……婊子的脚趾好舒服……喜欢婊子的臭淫脚就多吸吸它……呜……脚底板也要……亲爸爸……舔婊子的脚底……哈啊……好刺激……亲爸爸在舔著婊子的臭脚打飞机……臭鸡巴还这么硬……”

柳依依兴奋无比的用娇嫩的脚心蹭著二狗的大嘴,更是在二狗伸出淫舌时,将嫩脚由下到上的蹭了一遍,那触电般的快感让她无比迷乱,各种淫言浪语不断吐出,骚逼像是失禁般的分泌著浪水!

“老公……婊子的小骚脚香吗……婊子好喜欢被老公舔脚丫……好舒服……感觉老公这样好爱婊子……呜……太爽了……婊子不管啦……亲爸爸以后每天都要给婊子舔小骚脚……哈啊……要被舔到高潮了……亲爸爸怎么还不射……婊子要看亲爸爸舔小骚脚舔到射精……哦哦……”

“香!臭婊子你的骚脚味道好棒!又香又嫩的!老公以后每天都给你舔,快了,大鸡巴马上就要射了!”

二狗也受不了这种刺激,跪在地上撸着肉棒,嘴上舔著又香又嫩的一双美脚,刺激的他肉棒越发胀大,射精的快感不断袭来!

“不行了……亲爸爸舔的太舒服了……婊子受不了了呀……要泄了……来了……亲爸爸……婊子要喷逼水了……想喝嘛……想喝你的骚婊子老婆的逼水吗……啊啊……又骚又甜的逼水来了呀……啊啊……”

一声浪叫,柳依依直接被二狗舔脚舔上了高潮,抽搐著的骚逼猛地喷出一道水柱,被提前准备着的二狗一把用大嘴接住,不断地吞咽著柳依依的浪水,淫舌更是钻著骚逼口刺激著柳依依,让柳依依泄的浑身颤抖。

而撸到发红的肉棒也达到了极限,跳动着喷出大量的浓精,让听见二狗说要射就蹲在二狗旁边的柳心怡用小嘴接住,含着龟头吞咽著二狗的浓精!

直到柳依依泄完,才松开按著二狗脑袋的小手,看着女儿正一脸幸福的吸著二狗的大鸡巴,柳依依娇嗔一声道:“好你个小婊子,见缝插针的本事不小呀,又让你喝了亲爸爸的浓精!”

柳心怡含着二狗的大鸡巴,闻言睁开眼看着柳依依,舍不得吐出这根烫的她骚屄直抽搐的大鸡巴,含糊不清的说道:“小婊子是不想……不想小爸爸的精液浪费……呜……好棒的味道……光是闻着小爸爸的味道……小婊子又要发情了……”

二狗摸摸柳心怡的小脑袋,右手抱住自己的尤物老婆柳依依,一番湿吻后,二狗上了床,柳心怡如同母狗一样,含着二狗的鸡巴不松嘴,也跟着爬上了床,继续美美的舔著二狗那根大鸡巴,而柳依依也是柔情蜜意的贴著二狗的胸膛,娇滴滴的说道:“老公,咱们结了婚是不是该进一下父母呀?”

二狗一愣,说道:“我爸妈都过生了,见不到了。”

“对不起,亲爸爸,婊子不该提到你的伤心事的。”

“没事,都过去了,老婆你决定时间,到时老公跟你一起去见岳父岳母。”

柳依依见二狗没有生气,还主动提出陪自己见父母,不禁欣喜不已,香吻不断送上,最后脸贴在二狗的肩膀上撒娇道:“亲爸爸你真好,婊子爱死你了!不过婊子不开心啦,说好了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亲爸爸要叫人家大奶婊子,骚逼贱货的嘛!”

二狗闻言肉棒又是一胀,看着柳依依红著脸一幅等著自己夸奖的骚浪样,忍不住将手指伸进柳依依口中玩弄著,说道:“哼,你这个贱逼真是比婊子还要贱,不过老公最喜欢的就是你这幅不要脸的下贱骚样!”

“唔……人家就是知道亲爸爸喜欢……才这么下贱的嘛……贱逼会更加努力发骚犯贱给亲爸爸看的……亲爸爸看的开心了……就多玩玩婊子……把婊子玩成破鞋……烂货……只属于亲爸爸的妓女……”

“哼,婊子,以后不许穿内裤还有内衣知道没?这双靓脚也只能穿性感的高跟鞋,方便老公随时玩懂吗?”

柳依依闻言脸蛋羞红,发嗲道:“亲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亲爸爸开心,婊子就随便亲爸爸玩……”

“真的?”

“婊子的人和心都是亲爸爸哒,亲爸爸不信婊子嘛?”

二狗淫笑一声,将含着自己鸡巴的柳心怡提了起来,说道:“小婊子女儿,去给爸爸拿个盆过来。”

柳心怡虽然不知道二狗要干嘛,不过还是马上起身道:“好哒,小爸爸等一下!”

说完踩着赤足一溜烟跑出房间,很快就拿着一个盆走了回来,递给二狗后问道:“小爸爸,这是要干嘛呀?”

二狗笑道:“别急,小婊子马上就知道了。”

说完扭头看向柳依依,发出淫笑道:“贱货,知道老公准备干嘛不?”

柳依依心里隐隐有一个答案,看着二狗的脸庞,羞的一脸通红的低下头,呢喃道:“亲爸爸……亲爸爸想看贱逼撒尿……”

“真是我的好心肝,竟然知道老公准备干嘛,那还等什么?还不快点表演给老公看?”

柳依依闻言更加羞涩,没想到二狗真的是要看自己撒尿的羞耻模样,不过一想到在女儿和二狗面前撒尿,骚逼便控制不住的分泌著淫水,红著脸骚媚的扫了一眼二狗和女儿后,从床上起来,拿着盆放在化妆台上,再慢慢的爬上去后,蹲在盆上面,分开双腿让骚逼对着二狗和女儿,把手伸到骚逼上揉着,酝酿着尿意。

二狗本来只是想让柳依依在床上撒的,没想到这个骚媚的熟妇竟然主动爬到桌上,更宽阔的视野里表演,对柳依依的爱又深了不少。

“亲爸爸最坏了……让婊子这么下贱的蹲在桌上……分开骚逼表演撒尿……呜……被亲爸爸这样看着也好刺激……亲爸爸……大鸡巴爸爸……婊子尿不出来……亲爸爸过来帮婊子舔舔骚逼嘛……”

柳依依骚浪的把手插入骚逼里抠著,尿意盎然,即使不用二狗帮忙,估计也很快就能尿出来,不过柳依依想作弄下二狗,等二狗过来给自己舔小逼的时候,再放松尿道,把自己的骚尿淋在二狗的头上!

二狗闻言马上走过来,一把将头埋进柳依依双腿之间,淫舌挑逗著无毛的骚逼,将两片阴唇分开,含着吸吮,淫舌飞快地舔舐著,舔的柳依依浪水分泌个不停。

“好舒服……亲爸爸的舌头最厉害了……一舔骚逼……骚逼就想喷逼水……哈啊……好爽……亲爸爸……用你的变态舌头操婊子的骚逼……把舌头伸进骚逼里……骚逼给亲爸爸喷逼水……喔喔……好刺激……亲爸爸……婊子的骚逼香不香……逼水好不好喝……太厉害了……婊子要尿了……要尿出来啦……”

听见柳依依的浪叫,二狗更是直接含着整个骚逼吸吮起来,舌尖钻著柳依依的尿眼,直接刺激的柳依依娇躯一颤,一股骚黄的水柱直接喷进二狗的口中!

“啊啊……尿了……婊子被亲爸爸玩尿了……咿呀……亲爸爸大变态……喝婊子的骚尿……好刺激……喔……婊子要尿亲爸爸一脸……”

柳依依骚浪的扭动着肥臀,同时抬起肥臀,骚尿对准二狗的整张脸不断喷射,然后流进身下的盆里,二狗努力张开大嘴,每次尿柱往嘴里喷时,就把这些淫骚的尿液喝下去,美人的骚尿无比可口,喝的二狗大鸡巴直跳!

好不容易尿完后,柳依依看着二狗的脸孔,不由的痴痴的笑着,低下头凑到二狗脸上伸著香舌舔著自己的骚尿,最后将小嘴送到二狗嘴里,淫靡的舌吻著。

“亲爸爸……婊子的尿尿好不好喝呀……”

吻了一会后,柳依依主动松开了二狗,整个身子贴在二狗的身上,闻着二狗身上那让她发情的味道,一双玉手摸上硕大的鸡巴套弄著,媚眼如丝的勾引著二狗。

“味道不错,没想到我的婊子老婆人这么骚,尿却有点甜和香,喝完后嘴里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二狗回味无穷的说道,鸡巴在柳依依的手中跳动着。

“嘻嘻……亲爸爸喜欢喝的话……婊子以后都尿给你……唔……盆子里还有好多……亲爸爸想不想骚婊子喂你嘛……”

“贱货,老公要你一起喝!”

二狗端起桌上的盆,里面装了不少羞人的尿液,凑到柳依依的面前,柳依依白了二狗一眼,却将小嘴印在盆上,待二狗慢慢倒著,刚从她身体里排泄出来的尿液便又通过她的小嘴喝了进去,二狗看着柳依依喝下自己尿液的淫贱模样,也将嘴凑了上去,夫妻两人对视著,慢慢的将这盆尿液喝了下去。

“唔……好变态……亲爸爸……婊子为了你不做人了……你可不能抛下婊子……”

“放心吧,你这贱货一辈子都是老公的!不过婊子老婆,你不做人想做什么呀?”

被二狗好笑的眼神看着自己,柳依依脸上一红,羞答答的说道:“婊子当亲爸爸的……小骚狗……小母狗……汪汪……汪汪……”

“还是不要了,你要是母狗,那我不成了公狗了。”

“嘻嘻……亲爸爸你的名字不就叫二狗嘛,跟公狗不也没什么区别嘛!”

柳依依的话让二狗一阵恼火,不过看着柳依依突然趴在地上学着母狗爬行的模样,欲火再一次上涨,一把将肉棒插进柳依依那向后撅著的骚屄里奸淫起来,骂道:“操你妈的臭母狗!今天老公就把你这条母狗的骚屄操烂!”

“啊啊……操吧……公狗爸爸……操烂母狗的骚屄……好舒服……又操到花心了呀……啊啊……我是母狗……公狗老公的骚母狗……随便亲爸爸老公操的烂逼……喔喔……”

见二狗和柳依依又操上了,柳心怡实在是受不了了,又不想打扰他们,便干脆下床准备出去做饭,不过却被二狗一把抱在怀里,吻了一口后问道:“乖女儿,你想要干嘛?”

被吻了一口,柳心怡直接就发情了,抱着二狗撒娇道:“呜……小爸爸你只操妈妈这个贱逼,都不操人家,人家就打算去做饭了。”

“你也是个贱逼,今天刚跟爸爸见面就那么想被爸爸开苞!你跟你妈妈一样,都是母狗!婊子!”

二狗使劲揉着柳心怡的奶子,胯下的肉棒操的柳依依娃娃浪叫,柳心怡听见二狗的话脸上红扑扑的,嗲嗲的说道:“谁让小爸爸那么坏……第一天见面就露著大鸡巴勾引人家!不然人家才不会跟妈妈一样那么贱呢!”

“想知道你妈妈为什么嫁给我吗?婊子,告诉你的骚屄女儿,为什么嫁给我!”

柳依依闻言浪叫道:“啊啊……因为亲爸爸太坏了……刚见面就玩人家的高跟鞋……喔喔……还亲人家的脚丫……在电影院就把人家操了……啊啊……”

二狗闻言更是卖力地抽送着肉棒,操的柳依依的骚逼持续喷射著浪水,正在两人激情无限准备高潮时,一声门铃声响了起来,与此同时,柳依依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二狗不管不顾地继续操著柳依依,而柳心怡见状便接通了电话,电话里是她的小姨,柳清清。

“姐,在家吗?我来找你玩了。”

柳依依一听是妹妹的声音,便急忙让二狗停下,将一只美脚塞到二狗嘴边,主动伸到二狗嘴里挑逗著二狗的舌头,把电话拿了过来说道:“清清,姐在家,等我一会。”

说完挂了电话跟二狗说道:“好老公,晚上再继续操骚屄婊子好不好,婊子的妹妹来了。”

二狗点点头吐出柳依依的玉足,三人很快穿好了衣服,柳依依依旧是一身性感的情趣睡衣,就连内裤和文胸都没穿就去开门了,二狗则是穿着一条大裤衩,柳心怡倒是穿的比较正常。

门开姐妹俩抱了一下,情趣睡衣很薄,柳清清一眼就看出姐姐没有穿内衣,无毛的小骚屄透过薄纱清楚的印入她的眼里,与此同时还有一股浓郁的淫荡气息,还未来得及发问,她就看见了一个健壮高大的男人也走了过来,自己的侄女柳心怡挽着他的手,小鸟依人的整个人几乎挂在他的身上。

“姐,他是?”

面对柳清清的问题,柳依依羞红著脸来到二狗的身边,与女儿一左一右的贴在二狗的身上,娇羞无限的说道:“清清,这是我的老公,二狗。”

柳清清震惊了,姐姐竟然突然找了个老公?还是一个名字这么戳的男人!而且这母女一幅娇羞的抱着这个男人是闹哪样?难道她们还母女共夫?

柳清清打量著二狗,不帅,但是很阳光,而且赤裸的上身竟然有6块胸肌,视线不知不觉就往下一瞥,柳清清瞬间娇躯一紧,她看见了什么,一根恐怖的大鸡巴将裤衩顶的老高,仿佛要顶破裤子向自己打招呼一般!

柳清清愣了,但是骚屄却在快速分泌著淫水!

二狗也在打量著柳清清,柳清清身高只有155,看起来像个小女孩一样,柳依依的身高也不高,穿着高跟凉拖才165,估计脱了鞋子也才160,姐妹俩都是娇小可爱型,不过二狗倒是喜欢柳依依的身材,娇小点玩起来更有感觉。

二狗越看柳清清越上火,双手忍不住伸到柳依依母女俩的翘臀上揉搓起来,对只穿着情趣睡衣的柳依依更是直接将手指伸到那迷人的臀缝里,抠著柳依依的屁眼,直把母女俩挑逗的娇喘吁吁,柳依依更是娇吟出来。

“好老公……狗哥哥……先别抠婊子的屁眼了……喔喔……人家妹妹在呢……呜……这样抠……婊子会受不了的……啊啊……”

“哈啊……好爸爸……亲爸爸……好会揉屁股……呜……多捏捏小婊子的骚屁股……”

母女俩的浪叫声和二狗火热的目光让柳清清浑身一阵,明明应该赶紧离开的她鬼使神差的把门一关,穿着帆布鞋的玉足一阵扭捏,走了进来,通红著脸蛋走过二狗的身边,低声道:“姐姐你什么时候找的老公呀?”

“哈啊……今天……姐姐今天刚跟老公领证……呜……好舒服……亲爸爸……用力插婊子的屁眼……”

柳依依已经完全不在乎妹妹在场了,反而因为妹妹在场而快感更加强烈,二狗仅仅只是抠了几下她的屁眼,柳依依的骚逼里便泄出一道水柱!

“啊呀!有蟑螂!”

向着客厅走去的柳清清突然尖叫一声,然而不知为何却回过头直奔二狗,到了二狗面前后,更是双脚一跳直接把直接挂到二狗身上,双手紧紧抱着二狗的脖子,一双小短腿环住了二狗的粗腰,潮红的脸蛋贴在二狗的胸膛上,看着近在眼前的乳头,柳清清伸出香软的小舌头在上面轻轻地舔了一下!

“呜……啊啊啊……”

二狗被柳清清这一舔刺激的肉棒一跳,直接顶破这条质量不好的裤衩,大鸡巴猛地弹在了柳清清的两腿之间,打在了那鼓鼓的骚逼上!刺激的柳清清一声浪叫,身子突然打起了摆子,在二狗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洒在肉棒上时,空气中也升起了一股尿骚味!

原来柳清清从小就有一个毛病,一紧张就会失禁,刚刚骚逼突然被肉棒拍打,导致柳清清紧张无比,于是便控制不住地尿了出来!

二狗已经看出来这个妹妹也是一个骚逼,于是拍拍柳依依母女俩的屁股,便抱着柳清清来到了沙发上,将柳清清放在沙发上顺便将柳清清的牛仔短裤直接脱掉,将那条湿漉漉散发着尿骚味的内裤也一并脱下,双手按著柳清清的双腿直接掰到她的头顶,让小骚逼直接撅了起来!

“咿呀……不要看……不要看人家的小骚逼呀……”

被二狗盯着自己的骚逼,柳清清一声浪叫,骚屄里再次喷出一道浪水,尿眼也是同时喷出了一道尿液,二狗见状兴奋无比,直接用嘴堵了上去,将这些对他来说是仙露的液体全部喝了下去!

“啊啊……不要舔……脏呀……哪有这样的……第一次见面就舔人家的小骚逼的……喔喔……好有力的舌头……好舒服……舔的骚逼好舒服呀……啊啊……”

柳清清骚屄被舔爽的口水都流了出来,潮红的脸上露出痴态,第一次被舔舐骚屄的快感让她将自己的老公抛到了脑后,或许说,在见到姐姐穿的那么淫贱,侄女被自己的小姐夫猥琐时,她就忘了自己的老公,不然也不会假装有蟑螂投入二狗的怀里!

“哈啊……姐姐……快让你的公狗老公停下呀……呜呜……骚屄要被舔到高潮了……啊啊……变态……好变态的舌头……插进人家的骚屄里了……啊啊……好变态……舌头在操人家的骚屄……喔喔……”

柳依依和柳心怡母女俩见状娇笑一声,柳清清故意发骚她们都看在了眼里,自然不会去救她,母女俩更是助纣为虐地一左一右夹着柳清清,母女俩一人一只捂住了那对丰满的肥奶,接着又一人握住一直柳清清穿着帆布鞋的小脚丫。

“哼,妹妹你真的要姐姐让老公停下吗?看你爽的这骚样,明明就是你自己发春勾引我老公!”

“就是就是,小姨好贱,第一次跟小爸爸见面就挂到人家身上,还跟母狗霸占地盘一样,在小爸爸身上乱撒尿!”

被母女俩说的脸色更加通红的柳清清浪叫道:“喔喔……我没有……我才不是母狗……人家是紧张才失禁的……啊啊啊……要不行了……要被舌头操到高潮了……变态……变态……舔骚屄的变态……啊啊……”

“哼,口是心非的骚屄,姐姐还不了解你吗?真臭,嫩脚长的比姐姐的还要漂亮,味道却那么臭,你这个臭骚屄妹妹!”

只见柳依依将妹妹的帆布鞋脱下,将鞋口捂在鼻子下闻了闻,那扑鼻而来的酸臭味让柳依依产生了淫贱的念头,她想舔妹妹的臭脚丫子!

不过柳依依还没来得及行动,闻到柳清清脚丫酸臭味的二狗便控制不住地将其夺了过来,满脸陶醉地将鼻子凑到脚趾头和脚掌连接的缝隙中,贪婪地呼吸著上面的美人脚汗的味道,羞的柳清清五颗珠圆玉润的可爱脚趾头一扭一扭的动着,浪叫道:“啊啊……不要闻人家的小臭脚呀……喔喔……怎么大鸡巴又变粗了……不行啊啊……骚屄要被操烂了……喔……不要舔……呜呜……怎么这么变态……舔着人家的小臭脚大鸡巴更硬了……啊啊……姐姐你找了个什么老公呀……”

柳依依听着妹妹的浪叫,看着二狗疯狂地吸吮妹妹的小臭脚,不禁娇笑道:“亲爸爸就喜欢这一口,第一次见面就捧着人家的脚丫子又亲又舔的,还拿人家的鞋子打飞机,好变态的,不过谁让人家也是一个骚屄贱货嘛,跟变态的二狗爸爸天生就是一对,亲爸爸,不要只舔妹妹的臭脚丫嘛,你不是最喜欢人家香香的靓脚嘛!”

柳依依自然不愿意只有妹妹享受二狗的口舌服务,她最是喜欢二狗舔着她的脚丫时的那股变态劲,这会让她欲火焚身,骚屄分泌出大量的浪水。

“啊啊……这么变态……长著那么大的大鸡巴……却喜欢吃臭脚丫……呜喔喔……花心都要被操烂了……踩死你这个喜欢舔臭脚的变态大鸡巴……啊啊……人家的臭脚丫好不好吃……人家自己闻着都不好意思的臭脚丫……竟然有人喜欢舔……喔喔……”

二狗已经要忍不住了,大鸡巴疯狂插著柳清清的骚屄,嘴里含着柳清清娇小玲珑的臭脚丫,舌头在每个趾缝里滑动,将酸酸香香的脚汗全部舔进嘴里,又一次狠狠地一顶后,大鸡巴插进柳清清的花心,将滚烫的浓精全部灌了进去!

“啊啊……进来了……被大鸡巴内射骚屄了……喔喔……好烫……好多……骚屄被灌满了呀……啊啊……”

柳清清被二狗这一发浓精射的娇躯直颤,在无限快感中高潮泄身,酸臭的小嫩脚死死抵著二狗的大嘴,完美的高潮让她对二狗又是喜爱又是崇拜,恨不得马上离婚给二狗做个小情人!

“大鸡巴姐夫……人家离不开你了啦……你要不要人家嘛!”

休息了一会后,柳清清嗲嗲的抱着二狗撒著娇,一双酸臭的小淫脚则是在二狗的屁股上摩擦著。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