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二狗的艷遇之旅 (2)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

.

【二狗的艷遇之旅】

作者:流浪流浪就好2020/9/8發表於sis

.(二)

一個小時過去後,又挨了一頓爆操的柳依依下體的騷逼被操的有些合不攏,裡面的精液源源不斷的流出,而且臉上也糊滿了精液,張嘴的小嘴裡更是很明顯被口爆了一次!

「嗚……好舒服……唔……嘴裡都是親爸爸的味道……好棒……」

失神的柳依依躺在沙發上,口中喃喃自語的說著,一邊吞咽著還含在嘴裡的精液,一邊伸手從小穴里摳出混合著自己淫水的濃精,放進嘴裡品嘗著,看著二狗那根依舊堅挺的大雞巴,柳依依嗲嗲的撒嬌道:「親爸爸,都是大奶婊子沒用,不能讓親爸爸爽,親爸爸不會討厭人家吧?」

看著如此誘人的美婦,二狗也不顧她的口中還有自己的精液,一把吻了上去,淫舌挑逗著柳依依的小舌頭,吻了一陣後才鬆開嘴,揉著柳依依那遍布掌印的大奶子,猥瑣的說道:「小婊子,你真的要認我當爸爸?」

柳依依主動用雙腿夾住二狗的腰,一雙嫩腳在二狗的屁股,背上摩擦著,嘟著小嘴撒嬌道:「人家在你面前就是你的大奶婊子女兒嘛……親爸爸不喜歡人家這麼騷嘛?」

「喜歡,爸爸愛死你這個騷逼了,記住,以後只許多爸爸發騷,不然爸爸就把你的騷逼操爛!」

二狗雖然懵懂,但是也能感覺到這個美婦已經屬於自己,於是迫不及待的向美婦宣誓自己的主權,把柳依依羞的滿臉通紅,小手在二狗的胸膛上畫著圈圈,感受著二狗那滿滿的男人味,柳依依又送上香吻,嬌嗲道:「騷逼記住了,以後只對二狗爸爸發騷,騷逼只給親爸爸操,騷腳只給親爸爸舔,大奶子也只給親爸爸玩。」

二狗也很享受這個美婦對自己撒嬌的感覺,不過他還有個疑惑:「我還不知道你這個婊子叫什麼呢!」

「唔……大奶婊子叫柳依依,今年40歲,是這個城市的市長,婊子還有一個讀高中的女兒,今年17歲,我老……我前夫在女兒出生前就車禍死了。。」

二狗聞言手一哆嗦,自己竟然把市長操了兩個小時?還讓她喝了自己的精液?她會不會後面報警捉我?

年齡已經不是二狗在意的事了,他現在更擔心柳依依會報警捉自己,二狗心中驚疑不定,柳依依自然能看出二狗此時心慌意亂,她忽然就想看二狗接下來會怎麼說。

「呃……呃……市長姐姐,我會對你負責的!」

柳依依聞言眼裡光芒大綻,心中隱隱有了令她激動的猜想,嬌嗲道:「你要怎麼對人家負責嘛,要是人家不滿意,人家可不依噠!」

「我,我娶你,一輩子對你好,雖然我很窮,但是我會努力賺錢養你!」

柳依依心裡美滋滋的,要是嫁給他,自己對老公發騷犯賤,也沒人說自己的不是了,而且還可以名正言順的被他的大雞巴操自己的小穴,天天抱著這充滿安全感的身體睡覺,想到這些,柳依依便無法拒絕,更加抱緊二狗,嬌柔的如同一朵綻放的玫瑰,在二狗的臉上親了一口,美美的發嗲道:「可是人家都40歲了,你不介意嘛?」

「姐姐那麼好,二狗要是能娶到你這麼漂亮的老婆,又怎麼還敢有別的不滿!」

「壞死了,就會說好聽的哄人家,不過人家喜歡聽,以後你要天天說好聽的哄人家,還要每天抱著人家睡覺,這些你答應嘛?」

二狗已經明白柳依依答應嫁給自己,哪敢遲疑,馬上道:「我答應我答應,好老婆,我什麼都答應你!」

柳依依覺得事不宜遲,便馬上推二狗起來,打算穿好衣服便帶著二狗去領證,但是穿衣服時,柳依依才發現,自己的衣服都被撕的不能再穿了,不由的嬌嗔道:「壞人,都怪你,把人家的衣服都撕爛了!」

二狗很懂事,馬上說道:「好老婆,我去幫你買衣服!」

柳依依有些害怕二狗一去不回,不由的緊張起來:「你會不會把人家丟在這裡呀?」

「我怎麼捨得把這麼漂亮的老婆丟下,等我,很快!」

二狗衝出去,由於不知道柳依依應該穿什麼衣服,便隨便買了一套匆忙的趕回來,幸好衣服還算合身,柳依依剛好能穿下,只是二狗忘記買內衣內褲了,讓柳依依抱著二狗嬌嗔不已。

「壞老公,你是不是故意噠!」

「不是不是,我都沒買過女人的衣服,那知道這些呀。」

「哼哼,討厭,都流出來了……」

柳依依一臉幸福的靠在二狗的懷裡,160的她靠在180的二狗身上,顯得是那麼的小鳥依人。

柳依依開著車帶二狗到了民政局,在一陣嬌羞中,跟二狗成功領了證,想到自己竟然嫁給了一個比自己小20歲的民工,那盛滿精液的小穴又濕潤起來,小嘴裡也喘著香氣,嬌軀完全靠在二狗身上。

商量了一下後,二狗跟著柳依依回到了她家,覺得兩人以後就住在這裡,在路上,柳依依經過一家衣服店時,猶豫了一下後,讓二狗在車裡等她,她則是紅著臉進去買了幾套衣服,然後一臉嬌羞的開車回家。

回到家後,柳依依也不換下那算高跟涼拖,她知道二狗喜歡自己白嫩的腳丫穿著性感的高跟鞋的模樣,柳依依剛剛還買了兩雙更加性感的高跟鞋,準備一會穿給二狗看。

「親爸爸,人家先去洗澡,你先坐會。」

回到自己的家裡,柳依依又開始喊二狗親爸爸了,聽的二狗雞巴又是一陣熱流,差點把柳依依按在客廳里操一頓。

洗完澡,柳依依穿上了剛剛買的一套衣服,還有高跟鞋,便扭著屁股,踩著馬步走了出來,然後便驚喜的發現二狗竟然做了幾個菜,正在等著自己吃飯,不由的一臉幸福的撲進二狗懷裡,嘟著小嘴撒嬌:「親爸爸,你還會做飯呀,婊子老婆好開心!」

二狗這時才發現自己這個剛娶來的老婆穿著一件只能遮住奶頭,連乳暈都遮不住的性感文胸,胯下的內褲更是性感,一條寬1厘米不到的細帶卡在她的小穴上,兩片紅艷艷的陰唇完全暴露出來。

自己最喜歡的美腳上穿著一雙只有一根透明帶子的性感銀色高跟涼拖,那根帶子由於太細,走路時鞋子的擺動便會很大,讓那雙嫩腳看起來更加性感。

「老婆你真漂亮,真性感!」

「嘻嘻,親爸爸喜歡婊子穿成這樣嘛?婊子的小騷腳漂不漂亮?」

柳依依說著翹起一隻腳丫,塗著紅色指甲油的嫩腳穿著高跟鞋擺在二狗的面前,讓二狗呼吸急促,一把捧起柳依依的嫩腳便舔,淫舌伸進腳心和鞋子的中間,淫靡地把玩著。

「喔……好爸爸……大奶婊子好喜歡你舔人家的鞋子……嗚……騷逼又發癢了……被親爸爸舔腳丫舔的想挨大雞巴爸爸操了……」

柳依依美眸泛著春意,突然起了一個念頭,急忙讓二狗停下,然後爬上桌子,在二狗炙熱的目光下,把鞋子脫下,嫩腳伸到菜里,性感的腳趾踩著一道紅燒豆腐,接著用大拇趾和第二根趾頭夾住一塊豆腐,嬌嗲道:「親爸爸……想吃嘛……想吃的話張開嘴哦……騷逼婊子用騷腳丫喂你……」

二狗哪裡還能忍,一把攥住柳依依的美腳,張開嘴就含了上去,瘋狂地舔舐著柳依依的腳趾,一邊把豆腐吞進肚子裡。

「親爸爸好變態……唔……但是……但是人家好喜歡你這樣……多吸吸人家的腳丫……好舒服……還有哦……不要急……今天騷逼婊子就用騷腳丫喂親爸爸吃飯……好爸爸……把人家的鞋子掛在大雞巴上嘛……人家想看你操人家的鞋子……」

二狗聞言把桌上那隻高跟鞋一把放在自己的雞巴上,看著粗大的雞巴套在這性感的高跟鞋上,讓柳依依的小穴更加濕潤,將另外一隻腳丫也踩進紅燒豆腐里,踩的腳心上黏著大量的豆腐碎塊,再把腳丫伸到二狗嘴邊,二狗也來者不拒,把腳底板上的豆腐全部舔進嘴裡。

很快,一盤豆腐就在這淫靡的進食下被吃光,柳依依看著旁邊的一盤牛肉,淫騷的嫩腳撫摸著二狗的臉,嬌嗲道:「親爸爸,喜歡嗎?人家還有更好玩的,想不想玩嘛。」

「喜歡,爸爸愛死你這個騷逼了,快,還有什麼!」

柳依依紅著臉躺在桌上,把丁字褲脫下後,自己的雙腿折到腦後,向前撅著騷逼,聲音微顫道:「親爸爸……那不是還有一盤牛肉嘛……人家想用騷逼……喂你吃牛肉……蘸著人家的浪水……喂你吃……」

二狗看著柳依依那正在向外冒著淫水的騷逼,馬上將盤子放在面前,用手抓起一片牛肉後,把牛肉塞進了柳依依的騷逼里,還有些溫度的牛肉一進入小穴,柳依依就又流出了不少的淫水!

二狗塞好牛肉後,用手指捅了幾下,在柳依依的浪叫聲中把牛肉取了出來,接著在柳依依那期待的目光中,把牛肉放進嘴裡嚼著咽了下去!

「好變態……好爸爸……蘸著人家的逼水好吃嘛……」

「好吃!老婆你的逼水太美味了!」

柳依依咬著嘴唇,發騷道:「那你還等什麼……還有這麼多呢……」

二狗這次一下塞了好幾塊進去,而且這次不再用手去弄出來,而是直接把頭埋在柳依依的騷逼上,大嘴吻著騷逼吸吮起來,將吸出來的牛肉一塊一塊地嚼進肚子裡。

「啊啊……好舒服……親爸爸好會舔騷逼……婊子的騷逼被舔的好舒服……喔喔……不行了……忍不住了……太刺激了呀……好爸爸快閃開……大奶婊子又要尿出來了……啊啊……」

二狗已經發現柳依依的尿液也是香甜可口,聞言更加激動了,把自己的碗放在柳依依的騷逼下面,接著把嘴張開含住整個騷逼,瘋狂地吸吮起來!

「啊啊……怎麼還吸人家的尿眼呀……嗚嗚……忍不住啦呀……尿了……真的要尿出來了啊啊……好爸爸……尿了啊……」

隨著小穴上不斷不升起的快感,柳依依一聲尖叫,嬌軀開始顫抖起來,被吸吮的尿眼猛地張開,一股清澈的尿液從中噴了出來!

失禁的快感,加上自己的老公明顯要喝自己羞人的尿液,讓柳依依的小穴同時高潮,兩股味道不同的液體猛地噴泄著!

「咕嚕咕嚕……」

二狗的吞咽聲讓柳依依更加興奮,想到自己的新老公連自己的尿都喝,不由的浪叫道:「親爸爸……大雞巴爸爸……婊子的尿好不好喝……還有好多……騷逼都尿給你……全部都尿給你……」

直到柳依依的尿全部撒完,二狗才咂咂嘴,把沾滿水跡的騷逼舔乾淨,說道:「老婆你真的太棒了,腳丫這麼漂亮就算了,逼水和騷尿也那麼美味,量還大,老公愛死你了!」

「嘻嘻……婊子的騷尿真的那麼好喝嘛……親爸爸喜歡的話,騷逼以後都尿給親爸爸喝!」

柳依依此刻越發騷浪,對於二狗的猥瑣,讓一慣正經的她感到了強烈的刺激,也更加愛二狗這個人了,如果一開始只是因為被二狗的大雞巴征服,那麼現在柳依依已經是完全被絲毫不嫌棄自己的二狗整個人征服!

「好老婆,其實你不用這樣委屈自己一直稱呼自己婊子的。」

柳依依依舊撅著騷逼對著二狗,聞言把手放在騷逼上扣弄起來,小嘴裡說道:「親爸爸不喜歡人家這樣嘛?人家以為親爸爸喜歡才這樣噠!」

「喜歡是喜歡啦……就是感覺有點不尊重你。」

「沒有啦,人家一點也沒有這種感覺……親爸爸喜歡的話……騷逼就天天發騷犯賤給親爸爸看,而且人家就是騷嘛……就是喜歡當親爸爸的大奶婊子,騷腳賤逼女兒嘛!」

「老婆你真騷,我好幸福!」

「嘻嘻,大奶婊子也好幸福,親爸爸,繼續吃飯吧,還有好多呢,騷逼又流逼水了,想被親爸爸喝!」

柳依依抽出扣著騷逼的手指,指頭上沾滿了淫靡的逼水,接著伸進自己的小嘴裡吸吮著道:「唔……親爸爸……大奶婊子也好喜歡喝自己的逼水!」

二狗看著柳依依發騷的模樣,把剩下的菜一一塞進她的騷逼里,再用嘴吸出來嚼碎喂給柳依依,兩人很快就把一頓飯分食了,當剩下一盤清湯時,柳依依又有了新的玩法,嬌滴滴的讓二狗把清湯灌進小騷逼里,再讓二狗吸出來喂給自己。

二狗聞言拿起那一碗裝著柳依依尿液和逼水的混合物,先是把湯灌進柳依依的騷逼里,接著再讓柳依依蹲在盤子上把湯全部擠出來。

柳依依羞的一臉通紅,但是卻絲毫沒有猶豫,在二狗面前像撒尿一樣蹲著,清湯不斷地從騷逼里流出,接著二狗又把那晚騷尿跟湯混合在一起,在柳依依激動的目光中,喝了好幾口,再含著跟柳依依分享。

喝著自己的騷尿,柳依依的騷逼持續地噴著淫水,淫靡的快感讓她性慾高漲,當全部喝完後,抱著壯實的二狗嬌滴滴的說道:「親爸爸,婊子再也離不開你啦,你可不能拋棄人家。」

「爸爸怎麼捨得你這個小騷逼,爸爸要天天給你舔騷腳,賤逼,還有你的騷鞋子,喝你的騷尿!」

「嗚……大雞巴爸爸……大奶婊子又發騷了……用大雞巴插騷逼吧……騷逼想要被大雞巴欺負……」

二狗也忍不住了,就在這餐桌上把柳依依按在身下,把粗大的雞巴捅進淫水泛濫的騷逼里爆操起來!

「啊啊……進來了……大雞巴爸爸在操大奶婊子不要臉的騷逼……好爽……用力操婊子……婊子喜歡被大雞巴爸爸操……喔喔……爸爸……爸爸……舔婊子的小騷腳……」

柳依依主動的把嫩腳送到二狗嘴邊,二狗豈會辜負美人心意,張開嘴就把五顆嬌嫩的腳趾含在嘴巴里吮吸起來。

「好舒服……大奶婊子最喜歡被大雞巴爸爸一邊操騷逼……一邊被大雞巴舔腳丫……喔喔……親爸爸……婊子舔自己的臭鞋子給你看……嗚……我是個賤逼……喜歡舔自己鞋子的騷逼……」

柳依依拿過自己的高跟鞋,一邊親吻著自己的鞋子,一邊浪叫個不停,讓二狗看的是更加賣力地抽送著肉棒,操的啪啪作響!

正在激烈交媾的兩人哪裡知道,從他們吃飯就回到家的柳心怡全程目睹了一切,看見自己的媽媽竟然這麼淫蕩,跟一個男人玩的那麼變態,小小的心臟遭到了多大的衝擊!

「媽媽好淫蕩……竟然叫他爸爸……嗚……還舔自己的鞋子……」

柳心怡的手情不自禁的伸到自己的小騷逼上揉搓著,一對繼承了柳依依基因的大奶子也被一隻手揉搓著。

柳心怡年紀雖然不大,但是繼承了柳依依基因的她也同樣內心裡是一個淫蕩的小騷逼,在懂得性愛後,每天不自慰一次就睡不著覺,她早就想找個合適的男朋友給自己開苞了,只是同齡的男生都很幼稚,實在看不上。

而此時看著二狗那精壯的身體,還有那根在媽媽騷逼里進出的大黑雞巴,柳心怡控住不住的發情了。

看著媽媽被壓在桌上爆操,柳心怡幻想著此刻挨操的人是自己,小騷逼里不斷地溢出逼水,很快就打濕了身上的睡衣。

聽著媽媽那淫蕩的浪叫聲,還有激烈的操逼聲,柳心怡忍不住走了過去,一邊問道:「媽媽,他是誰呀?」

母女倆雖然感情很好,但是自己此刻舔著自己的高跟鞋挨操的模樣讓女兒看見,柳依依還是非常的羞澀,但是也有一種不一樣的快感侵襲著她,扭動著被二狗含在嘴巴里的嫩腳,騷逼也更加快速的蠕動著,浪叫道:「好女兒……你怎麼在家裡的……喔喔……他叫二狗……是媽媽的老公……也是你的爸爸……啊啊……好女兒不要看了……親爸爸……再操快一點……婊子的騷逼要高潮了……咿呀……腳趾縫好舒服……大雞巴爸爸再舔舔婊子的騷腳縫……喔喔……」

柳心怡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情不自禁的把手指含在嘴裡,呢喃道:「媽媽你嫁給他了?那以後女兒要喊他爸爸嗎?那媽媽你為什麼也喊他爸爸呀?還說自己是婊子……」

「啊啊……那是因為……因為親爸爸喜歡媽媽像婊子一樣的不要臉……喔喔……媽媽很愛他……所以媽媽就喊他親爸爸了……喔喔……親爸爸的大雞巴更粗了……是不是在婊子的女兒面前操騷婊子的賤逼很興奮……嗚嗚……好舒服……大雞巴爸爸再用力操婊子的賤逼……把賤逼肏尿吧……好女兒……快叫你的新爸爸……聽話……」

淫慾上頭的柳依依也顧不得自己的女兒了,再次把高跟鞋放在自己的嘴上,香舌舔著腳趾的部位,一隻手揉著腫脹的兩顆大奶子,被雞巴姦淫著的騷逼噗呲噗呲的響著,淫水被操的飛濺!

看著簡直跟柳依依一個模子印出來的柳心怡,二狗確實很興奮,瘋狂地抽送著肉棒的同時也賣力地吸吮著柳依依的嫩腳,同時期待著柳心怡喊自己爸爸。

見二狗一直吸著媽媽的腳丫,柳心怡赤裸踩在地板上的嫩腳也是一陣扭捏,心裡也渴望著二狗能含著自己的腳趾頭,再把那根黑黑的大雞巴插進自己的小騷逼里,看著二狗那期待的目光,柳心怡揉著自己的小騷逼,柔聲道:「爸爸……爸爸好……我叫柳心怡……是媽媽的女兒……今年17歲……爸爸可以叫人家……叫人家小婊子……」

二狗聞言哪裡忍得住,飛快地抽送了幾次肉棒後,抽出雞巴對著柳心怡道:「好好好,小婊子,爸爸送你一份見面禮!」

說著擼著的雞巴里猛地射出精液,噴到柳心怡的臉上,身上,大量的濃精糊了柳心怡一身,讓聞著這股味道的柳心怡嬌軀一軟,跪在了二狗面前,閉著眼接受著新爸爸的禮物!

柳依依見狀不依道:「嗚嗚,親爸爸壞死了,在大奶婊子的騷逼里操了那麼久,結果卻把精液全射在人家女兒身上,討厭死了!」

「別急,騷婊子,爸爸還很多呢!」

二狗說著把雞巴對準柳依依,源源不斷的精液很快就糊了柳依依一身!

「嗚……好多……都是爸爸的味道……小婊子被爸爸射了好多的精液……小婊子還要……」

聞著這發情的味道,柳心怡睜開美眸,一把含住了二狗的雞巴,把精液全部吞進小肚子裡,等二狗射完後,還依依不捨的含著龜頭不肯鬆開,香舌吸的二狗一下沒忍住,尿了出來!

「嗚嗚……」

柳心怡的美眸一下睜大,感受著噴進自己嘴裡的液體,想到自己在喝男人的尿,濕漉漉的小騷逼直接達到了高潮,淫水流了一地!

二狗起先還有些緊張,但是見柳心怡竟然享受起來,不由的更是放鬆身體,把尿全撒進柳心怡的嘴裡!

「謝謝爸爸的禮物……小婊子很喜歡……嗝……」

喝了一泡男人尿的柳心怡紅著臉,高潮的感覺慢慢從身體上退去,只感覺眼前這個挺著大雞巴對著自己的二狗才是真正的男人,自己理想中的男人。

「親爸爸你偏心,人家都還沒喝過你的尿尿,心怡只是第一次見面,你就尿到她的嘴裡,人家不依嘛!」

聞到空氣中散發的尿騷味,柳依依哪裡還不知道女兒喝了二狗的尿液,感覺讓女兒搶了先的她不依的對著二狗撒著嬌,大有不給她喝就不原諒二狗的意思。

至於女兒被二狗射了一身精液,如今心身皆已臣服的柳依依哪裡還在乎這個,就是二狗要操了女兒,她也不會阻止,相反只要想到自己母女都給二狗的一根雞巴玩弄,她反而有些興奮。

「女兒你還是處女嗎?小騷逼有沒被人操過?」

柳心怡聞言臉蛋微紅,在柳依依和二狗的目光下,脫下一身衣服,爬到桌上分開一雙美腿,而且還是淫蕩的一字馬的姿勢,充分的將她的小騷逼暴露出來,鮮艷的浪穴上已經濕漉漉的一片,蔥白的手指分開兩片粉嫩的陰唇,嬌羞無限的說道:「爸爸……小婊子還是處女……沒有被人操過……」

把騷逼暴露在名義上的爸爸面前,使柳心怡的小浪穴射出了一道淫水,赤裸的嫩腳上的幾顆粉嘟嘟的腳趾更是縮緊著,非常的可愛。

「老婆,咱們的女兒比你還要騷呢,看這小浪穴,被爸爸看著都一直在流逼水,真是淫蕩。」

柳依依貼在二狗身上,一對豐滿的奶子蹭著二狗的身體,嬌小的她確實如同是二狗的女兒一樣:「唔,好爸爸,大奶婊子其實比小婊子女兒還要騷噠,而且大奶婊子光是聞著親爸爸身上的味道,騷逼就沒幹過,一直在流浪水。」

「來,趴在女兒身上,讓老公看看你們母女倆誰的騷逼更淫蕩。」

柳依依紅著臉,在女兒的目光下爬上桌,接著同樣分出一字馬,整個騷逼貼在女兒的小浪穴上,兩張淫蕩的騷逼口貼在一起,吐著那無盡的浪水。

二狗看著母女倆的騷逼,低吼一聲就把臉埋了上去,伸著淫舌在母女倆的騷逼上胡亂地舔舐著,一會鑽一下柳依依的騷逼,一會又含著柳心怡的小浪穴吸吮浪水,玩的不亦樂乎。

「喔喔……親爸爸的舌頭好厲害……舔的婊子的騷逼又要去了……好舒服……再伸進來一點……騷逼在被親爸爸的舌頭操的好舒服……」

「啊啊……爸爸……媽媽……小浪穴喜歡被舔……好爸爸多舔舔小婊子的騷逼……是老婊子的逼水好喝還是小婊子的好喝……多喝點……好爸爸……」

「好變態……跟女兒一起被老公舔騷逼……我是賤貨……爛婊子……見到親爸爸大雞巴就發騷的母豬……親爸爸……喔喔……母豬愛死你了……」

「好爸爸……小母豬也愛你……不對……小婊子是母狗……淫蕩的小母狗……第一次跟爸爸見面就露出騷逼的淫蕩母狗……我是欠操的小婊子……」

母女倆的浪叫聲不斷響起,讓二狗更加賣力地去舔舐她們的騷逼,就連屁眼也放過,把舌頭鑽進去刮著柳依依母女倆的屁眼,爽的母女倆直接達到了高潮!

「好變態……親爸爸竟然舔婊子的臭屁眼……啊啊……舌頭鑽進來了……不行了……太爽了呀……泄了……騷逼又泄了啊啊……」

「好爸爸……手指好會玩……小婊子的屁眼被插的好爽……小婊子也受不了了……要跟婊子媽媽一起泄了呀……來了……來了……騷逼又噴逼水了……啊啊……」

大量的逼水從母女倆的騷逼里噴出,讓來不及將全部喝下去的二狗被噴了一臉,量大的簡直在給二狗洗頭一樣,真是不敢相信這對母女花的騷逼里藏著多少的浪水。

二狗也不在意被母女倆噴了一臉,雙手各抱起一個,以頭下腳上的姿勢抱著母女倆,時不時親一口還在冒著淫水的騷逼,胯下那根大雞巴則是剛好抵在母女倆的臉上。

來到柳依依的房間,二狗一把躺在床上,將柳依依的大屁股壓在臉上,親吻著淫靡的騷逼和屁眼說道:「好老婆,老公睡一覺先,騷逼不許離開,老公喜歡被你的騷逼壓著。」

「變態爸爸……竟然睡覺都要聞著媽媽這個騷婊子的騷逼,小婊子不依嘛,人家也要爸爸聞著人家的小浪穴睡覺嘛!」

已經淫蕩的快超過柳依依的柳心怡直接一屁股坐在二狗的額頭上,一直分泌著逼水的浪穴蹭著二狗的頭髮,額頭,讓二狗一巴掌甩在上面,對準那粉嫩的屁眼親了一口,說道:「真幸福啊,你們母女倆的騷逼和屁眼聞著又騷又臭,但是老公怎麼聞都不膩。」

「老公喜歡聞臭婊子母狗的騷逼,母狗就天天把騷逼壓在你臉上。」

柳依依看著二狗那根大雞巴,壓在二狗嘴上的騷逼磨蹭起來,把那些淫蕩的逼水塗在二狗的臉上。

「好了,先睡會,睡醒了爸爸再接著操你。」

漸漸的三人進入了夢鄉,時間很快過去,先醒來的柳依依看著二狗還在熟睡,忽然想到一個淫蕩的念頭,悄悄起身來到廚房拿出一罐牛奶,然後拿起漏斗,把美腿折到頭頂,把漏斗插在屁眼上,慢慢的將一罐牛奶灌進了屁眼裡。

灌完後,柳依依用手指插進去試著抽送了幾下,變態的快感讓她差點就泄了出來,抽出黃白相間的手指,柳依依伸到鼻子下聞了聞,一股子淫穢的大便味瞬間進入了她的身體,接著小手不受控制的塞進嘴裡,把上面的物體吸的乾乾淨淨的。

「唔……好棒的味道……我好下賤……竟然吃了自己的大便……嗚……也不知道親爸爸會不會喜歡……」

柳依依爬回二狗的臉上坐了起來。粉嫩的騷逼不斷的蹭著二狗的鼻子和嘴唇,把二狗從睡夢中吵了起來。

「好爸爸……大雞巴爸爸……親親騷逼婊子的臭屁眼……婊子想被爸爸親屁眼……」

聽著柳依依的浪叫聲,二狗一把將嘴堵在柳依依的屁眼上,使勁的吸吮了一口,刺激的柳依依雙腿無力,肥美的大屁股徹底坐在了二狗的臉上,而且灌滿了液體的屁眼也是一松,猛地噴出那些黃黃的牛奶!

一進入嘴裡,二狗便感覺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配合上牛奶的香味,這股複雜的味道讓他喜不勝收的把柳依依屁眼裡噴出的液體全部喝了下去!

聽著二狗的吞咽聲,柳依依想到二狗正在吃著沾滿自己大便的牛奶,柳依依便興奮的不能自已,忽然抬起大屁股,低下頭看著二狗陶醉的模樣,屁眼裡再次傾瀉出混合著大便的牛奶,灑了二狗一臉!

「好爸爸,好喝嗎?小騷逼的屁眼特製牛奶味道怎麼樣?嘻嘻……這可是用獨一無二的東西做的哦!」

見柳依依發騷,已經猜到那是什麼的二狗一把將柳依依抱在身上,大嘴吻了上去,把口中殘留的渡進柳依依的小嘴裡!

與老公分享自己最淫穢的液體,柳依依直接達到了高潮,同時一股騷尿也噴了出來,淫騷的美腳不停的扭動著,在咽下夾雜著自己排泄物的液體後,柳依依便一把用騷逼吞下了二狗的大雞巴,一雙淫騷美腳伸到二狗的臉上,粉嘟嘟的腳趾勾弄著二狗的鼻子和嘴唇。

「親爸爸……操我……操死我這個吃自己大便的臭婊子……舔我的騷腳丫……親爸爸……大雞巴好厲害……騷逼要被操爛了……」

二狗將嘴邊這只可愛的嫩腳含進嘴裡,吸吮著性感又淫騷的腳趾頭,肥厚的大舌頭飛快地舔著柳依依的大拇趾,爽的柳依依更是快感如同潮水一般襲來。

「哈啊……好舒服……婊子最喜歡被親爸爸一邊舔著騷腳丫……一邊被大雞巴操騷逼……喔喔……腳丫好舒服……多吸吸腳趾頭……好爸爸……」

床上的動靜這麼大,柳心怡自然也是沒法繼續睡下去了,睜開眼看見媽媽這幅淫賤的模樣,一把跨在柳依依的頭上,把小騷逼坐了上去,嬌嗔道:「大婊子吵死人了,看我不把你的騷嘴堵上!」

說完後,柳心怡用小騷逼蹭著柳依依的小嘴,她則是看著二狗對媽媽的腳丫又親又啃的,那淫靡的畫面使她也把小嘴送了上去,吻住二狗的大嘴的同時,香舌也在舔舐著柳依依的腳趾頭!

被女兒的小騷逼坐在臉上讓柳依依深覺自己就是一個不要臉的婊子,加上騷逼被二狗的大雞巴姦淫和美腳被瘋狂的舔舐,柳依依便興奮的伸著舌頭去舔女兒的小騷逼,將上面的逼水全吞進肚子裡,當柳心怡蹭的動作過大,將屁眼蹭在她嘴上時,柳依依更是淫慾大發的將女兒的屁眼吻住,淫賤的伸著香舌去鑽女兒的屁眼,爽的柳心怡嬌軀亂顫,小騷逼猛地泄出一股逼水!

「啊啊……好爸爸……你的婊子老婆好賤……竟然把舌頭伸進小婊子的屁眼裡……喔喔……泄了……屁眼被舔太刺激了呀……」

柳心怡泄身後就從柳依依的頭上滑了下來,露出柳依依那張被逼水沾了一臉的玉臉,如此淫靡的在愛人面前舔女兒的屁眼,也讓柳依依被二狗操的泄身,逼水不斷地從騷逼里湧出!

「騷逼!我愛死你們兩個騷逼了!」

二狗大吼一聲,將肉棒狠狠頂在了柳依依的花心上,把大量的濃精射了進去,滾燙的濃精燙的柳依依嬌軀亂顫,騷媚的嫩腳夾著二狗和女兒的舌頭,猛地噴出了一股淫水,使房間裡充滿了她的淫騷味!

「老公,好老公,親爸爸,我愛你,大奶婊子愛你,親親,婊子要老公親親。」

泄完身的柳依依嫵媚妖嬈的從女兒的屁股下鑽了出來,投進二狗的懷裡抱著二狗,小嘴送上,吐出香舌跟二狗濕吻著,香軟的舌頭攪動著二狗的大嘴,吸吮著二狗的口水,一對肥奶蹭著二狗那結實有力的胸膛。

一旁的柳心怡雖然有些醋意,不過也懂事的沒有打擾兩人,直到二狗和柳依依分開後,才投入二狗的懷裡,讓二狗一左一右抱著嬌艷無比的母女花。

柳依依深情款款的看著二狗說道:「老公,大奶婊子這輩子都離不開你了,你會永遠愛著人家嗎?」

二狗臉色一狠,大手扭住柳依依的肥奶,說道「騷婊子還想離開老公?老公告訴你,這輩子你都是我的大奶婊子,淫腳賤逼!」

柳依依瞬間媚眼如絲,嬌軀酥軟的貼在二狗的身上,玉手輕輕的在二狗的胸膛上畫著圈圈,嬌滴滴的發嗲道:「老公好霸道,那你喜歡婊子騷一點還是正經一點呀?真的愛人家嘛?」

二狗撫摸著柳依依的肥奶,搓的一對肥奶發紅,說:「好老婆,騷婊子,我就喜歡你這幅賤逼樣,這輩子老公都愛死你了,誰也比不過你這個長著一對靚腳的大奶騷逼!」

柳依依嬌軀更軟了,既然心愛的男人喜歡自己淫蕩騷浪的模樣,柳依依決定以後在二狗面前,自己就是一個最淫賤下賤不要臉的騷逼,母狗,想到自己堂堂一個市長竟然淫蕩到嫁給一個小自己20歲的民工,還要做個只對他犯賤發騷的大奶婊子,柳依依剛被滿足的騷逼又癢了。

不過柳依依美眸一轉,翹起嫩嫩的美腳在空中一晃一晃的動著說:「那……好老公,親爸爸,你願意跪在地上捧著你最喜歡的小騷腳發誓嘛?」

二狗看著這隻白嫩的可愛嫩腳,哪有半分猶豫,馬上下床雙腿跪在地上,捧起柳依依香嫩粉嘟嘟的美腳,在柳依依愛意漸濃的眼神中,把粉嫩的腳底板捂在自己臉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吻了一下,才把最誘人的性感腳趾含在大嘴裡,說道:「我,二狗一生一世永遠愛我的騷逼婊子老婆柳依依,永遠呵護她,保護她,如違此誓不得好死!」

看著心愛的男人跪在自己腳下,含著自己的腳趾發誓說著情話,柳依依扭動著自己的腳趾,夾著二狗的淫舌挑逗著,同時將手伸到早就淫水泛濫的騷逼上揉搓著,嬌吟道:「親爸爸……騷婊子想看親爸爸含著婊子的臭淫腳打飛機……親爸爸……好不好嘛?」

看著柳依依這幅淫蕩的模樣,還有這新奇的玩法,二狗也是一陣心動,當下便將一隻手伸到胯下,握住自己的大雞巴擼了起來,同時被嫩腳夾住的舌頭舔舐著淫靡的腳趾縫,大嘴吸著嬌嫩的腳趾頭。

「哈啊……好舒服……親爸爸好會舔腳丫……嗚……腳趾縫被舔的好舒服……好棒……親爸爸是個大變態……舔著臭腳丫雞巴還能硬成這樣……婊子也是個賤逼……被舔腳還有快感的婊子……嗚……好舒服……」

一旁的柳心怡看的目瞪口呆,沒想到自己的媽媽平時一幅良母的模樣,在二狗的面前卻下賤的猶如妓女,這令柳心怡徹底認清了柳依依的真面目,同時也深深的知道,自己也是跟媽媽一樣不要臉的騷逼,第一次跟後爸見面就淫蕩的讓後爸玩弄的小婊子!

而且見自己的小爸爸這麼寵愛媽媽,柳心怡雖然為媽媽感到幸福,不過卻也有著小女生的醋意,她也想小爸爸能多玩玩自己呀,不過柳心怡也知道來日方長,今天還是小爸爸和媽媽結婚的第一天,就讓他們兩個多親熱一會吧!

不過柳心怡看著這淫蕩的一幕,卻是控制不住的用小手玩弄著自己的嬌軀,摳著淫水泛濫的小騷逼,幻想著自己被大雞巴開苞的畫面。

「咿呀……親爸爸……親爸爸的舌頭太會舔了……婊子的腳趾好舒服……喜歡婊子的臭淫腳就多吸吸它……嗚……腳底板也要……親爸爸……舔婊子的腳底……哈啊……好刺激……親爸爸在舔著婊子的臭腳打飛機……臭雞巴還這麼硬……」

柳依依興奮無比的用嬌嫩的腳心蹭著二狗的大嘴,更是在二狗伸出淫舌時,將嫩腳由下到上的蹭了一遍,那觸電般的快感讓她無比迷亂,各種淫言浪語不斷吐出,騷逼像是失禁般的分泌著浪水!

「老公……婊子的小騷腳香嗎……婊子好喜歡被老公舔腳丫……好舒服……感覺老公這樣好愛婊子……嗚……太爽了……婊子不管啦……親爸爸以後每天都要給婊子舔小騷腳……哈啊……要被舔到高潮了……親爸爸怎麼還不射……婊子要看親爸爸舔小騷腳舔到射精……哦哦……」

「香!臭婊子你的騷腳味道好棒!又香又嫩的!老公以後每天都給你舔,快了,大雞巴馬上就要射了!」

二狗也受不了這種刺激,跪在地上擼著肉棒,嘴上舔著又香又嫩的一雙美腳,刺激的他肉棒越發脹大,射精的快感不斷襲來!

「不行了……親爸爸舔的太舒服了……婊子受不了了呀……要泄了……來了……親爸爸……婊子要噴逼水了……想喝嘛……想喝你的騷婊子老婆的逼水嗎……啊啊……又騷又甜的逼水來了呀……啊啊……」

一聲浪叫,柳依依直接被二狗舔腳舔上了高潮,抽搐著的騷逼猛地噴出一道水柱,被提前準備著的二狗一把用大嘴接住,不斷地吞咽著柳依依的浪水,淫舌更是鑽著騷逼口刺激著柳依依,讓柳依依泄的渾身顫抖。

而擼到發紅的肉棒也達到了極限,跳動著噴出大量的濃精,讓聽見二狗說要射就蹲在二狗旁邊的柳心怡用小嘴接住,含著龜頭吞咽著二狗的濃精!

直到柳依依泄完,才鬆開按著二狗腦袋的小手,看著女兒正一臉幸福的吸著二狗的大雞巴,柳依依嬌嗔一聲道:「好你個小婊子,見縫插針的本事不小呀,又讓你喝了親爸爸的濃精!」

柳心怡含著二狗的大雞巴,聞言睜開眼看著柳依依,捨不得吐出這根燙的她騷屄直抽搐的大雞巴,含糊不清的說道:「小婊子是不想……不想小爸爸的精液浪費……嗚……好棒的味道……光是聞著小爸爸的味道……小婊子又要發情了……」

二狗摸摸柳心怡的小腦袋,右手抱住自己的尤物老婆柳依依,一番濕吻後,二狗上了床,柳心怡如同母狗一樣,含著二狗的雞巴不松嘴,也跟著爬上了床,繼續美美的舔著二狗那根大雞巴,而柳依依也是柔情蜜意的貼著二狗的胸膛,嬌滴滴的說道:「老公,咱們結了婚是不是該進一下父母呀?」

二狗一愣,說道:「我爸媽都過生了,見不到了。」

「對不起,親爸爸,婊子不該提到你的傷心事的。」

「沒事,都過去了,老婆你決定時間,到時老公跟你一起去見岳父岳母。」

柳依依見二狗沒有生氣,還主動提出陪自己見父母,不禁欣喜不已,香吻不斷送上,最後臉貼在二狗的肩膀上撒嬌道:「親爸爸你真好,婊子愛死你了!不過婊子不開心啦,說好了沒有外人在的時候,親爸爸要叫人家大奶婊子,騷逼賤貨的嘛!」

二狗聞言肉棒又是一脹,看著柳依依紅著臉一幅等著自己誇獎的騷浪樣,忍不住將手指伸進柳依依口中玩弄著,說道:「哼,你這個賤逼真是比婊子還要賤,不過老公最喜歡的就是你這幅不要臉的下賤騷樣!」

「唔……人家就是知道親爸爸喜歡……才這麼下賤的嘛……賤逼會更加努力發騷犯賤給親爸爸看的……親爸爸看的開心了……就多玩玩婊子……把婊子玩成破鞋……爛貨……只屬於親爸爸的妓女……」

「哼,婊子,以後不許穿內褲還有內衣知道沒?這雙靚腳也只能穿性感的高跟鞋,方便老公隨時玩懂嗎?」

柳依依聞言臉蛋羞紅,發嗲道:「親爸爸說什麼就是什麼,只要親爸爸開心,婊子就隨便親爸爸玩……」

「真的?」

「婊子的人和心都是親爸爸噠,親爸爸不信婊子嘛?」

二狗淫笑一聲,將含著自己雞巴的柳心怡提了起來,說道:「小婊子女兒,去給爸爸拿個盆過來。」

柳心怡雖然不知道二狗要幹嘛,不過還是馬上起身道:「好噠,小爸爸等一下!」

說完踩著赤足一溜煙跑出房間,很快就拿著一個盆走了回來,遞給二狗後問道:「小爸爸,這是要幹嘛呀?」

二狗笑道:「別急,小婊子馬上就知道了。」

說完扭頭看向柳依依,發出淫笑道:「賤貨,知道老公準備幹嘛不?」

柳依依心裡隱隱有一個答案,看著二狗的臉龐,羞的一臉通紅的低下頭,呢喃道:「親爸爸……親爸爸想看賤逼撒尿……」

「真是我的好心肝,竟然知道老公準備幹嘛,那還等什麼?還不快點表演給老公看?」

柳依依聞言更加羞澀,沒想到二狗真的是要看自己撒尿的羞恥模樣,不過一想到在女兒和二狗面前撒尿,騷逼便控制不住的分泌著淫水,紅著臉騷媚的掃了一眼二狗和女兒後,從床上起來,拿著盆放在化妝檯上,再慢慢的爬上去後,蹲在盆上面,分開雙腿讓騷逼對著二狗和女兒,把手伸到騷逼上揉著,醞釀著尿意。

二狗本來只是想讓柳依依在床上撒的,沒想到這個騷媚的熟婦竟然主動爬到桌上,更寬闊的視野里表演,對柳依依的愛又深了不少。

「親爸爸最壞了……讓婊子這麼下賤的蹲在桌上……分開騷逼表演撒尿……嗚……被親爸爸這樣看著也好刺激……親爸爸……大雞巴爸爸……婊子尿不出來……親爸爸過來幫婊子舔舔騷逼嘛……」

柳依依騷浪的把手插入騷逼里摳著,尿意盎然,即使不用二狗幫忙,估計也很快就能尿出來,不過柳依依想作弄下二狗,等二狗過來給自己舔小逼的時候,再放鬆尿道,把自己的騷尿淋在二狗的頭上!

二狗聞言馬上走過來,一把將頭埋進柳依依雙腿之間,淫舌挑逗著無毛的騷逼,將兩片陰唇分開,含著吸吮,淫舌飛快地舔舐著,舔的柳依依浪水分泌個不停。

「好舒服……親爸爸的舌頭最厲害了……一舔騷逼……騷逼就想噴逼水……哈啊……好爽……親爸爸……用你的變態舌頭操婊子的騷逼……把舌頭伸進騷逼里……騷逼給親爸爸噴逼水……喔喔……好刺激……親爸爸……婊子的騷逼香不香……逼水好不好喝……太厲害了……婊子要尿了……要尿出來啦……」

聽見柳依依的浪叫,二狗更是直接含著整個騷逼吸吮起來,舌尖鑽著柳依依的尿眼,直接刺激的柳依依嬌軀一顫,一股騷黃的水柱直接噴進二狗的口中!

「啊啊……尿了……婊子被親爸爸玩尿了……咿呀……親爸爸大變態……喝婊子的騷尿……好刺激……喔……婊子要尿親爸爸一臉……」

柳依依騷浪的扭動著肥臀,同時抬起肥臀,騷尿對準二狗的整張臉不斷噴射,然後流進身下的盆里,二狗努力張開大嘴,每次尿柱往嘴裡噴時,就把這些淫騷的尿液喝下去,美人的騷尿無比可口,喝的二狗大雞巴直跳!

好不容易尿完後,柳依依看著二狗的臉孔,不由的痴痴的笑著,低下頭湊到二狗臉上伸著香舌舔著自己的騷尿,最後將小嘴送到二狗嘴裡,淫靡的舌吻著。

「親爸爸……婊子的尿尿好不好喝呀……」

吻了一會後,柳依依主動鬆開了二狗,整個身子貼在二狗的身上,聞著二狗身上那讓她發情的味道,一雙玉手摸上碩大的雞巴套弄著,媚眼如絲的勾引著二狗。

「味道不錯,沒想到我的婊子老婆人這麼騷,尿卻有點甜和香,喝完後嘴裡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二狗回味無窮的說道,雞巴在柳依依的手中跳動著。

「嘻嘻……親爸爸喜歡喝的話……婊子以後都尿給你……唔……盆子裡還有好多……親爸爸想不想騷婊子喂你嘛……」

「賤貨,老公要你一起喝!」

二狗端起桌上的盆,裡面裝了不少羞人的尿液,湊到柳依依的面前,柳依依白了二狗一眼,卻將小嘴印在盆上,待二狗慢慢倒著,剛從她身體里排泄出來的尿液便又通過她的小嘴喝了進去,二狗看著柳依依喝下自己尿液的淫賤模樣,也將嘴湊了上去,夫妻兩人對視著,慢慢的將這盆尿液喝了下去。

「唔……好變態……親爸爸……婊子為了你不做人了……你可不能拋下婊子……」

「放心吧,你這賤貨一輩子都是老公的!不過婊子老婆,你不做人想做什麼呀?」

被二狗好笑的眼神看著自己,柳依依臉上一紅,羞答答的說道:「婊子當親爸爸的……小騷狗……小母狗……汪汪……汪汪……」

「還是不要了,你要是母狗,那我不成了公狗了。」

「嘻嘻……親爸爸你的名字不就叫二狗嘛,跟公狗不也沒什麼區別嘛!」

柳依依的話讓二狗一陣惱火,不過看著柳依依突然趴在地上學著母狗爬行的模樣,慾火再一次上漲,一把將肉棒插進柳依依那向後撅著的騷屄里姦淫起來,罵道:「操你媽的臭母狗!今天老公就把你這條母狗的騷屄操爛!」

「啊啊……操吧……公狗爸爸……操爛母狗的騷屄……好舒服……又操到花心了呀……啊啊……我是母狗……公狗老公的騷母狗……隨便親爸爸老公操的爛逼……喔喔……」

見二狗和柳依依又操上了,柳心怡實在是受不了了,又不想打擾他們,便乾脆下床準備出去做飯,不過卻被二狗一把抱在懷裡,吻了一口後問道:「乖女兒,你想要幹嘛?」

被吻了一口,柳心怡直接就發情了,抱著二狗撒嬌道:「嗚……小爸爸你只操媽媽這個賤逼,都不操人家,人家就打算去做飯了。」

「你也是個賤逼,今天剛跟爸爸見面就那麼想被爸爸開苞!你跟你媽媽一樣,都是母狗!婊子!」

二狗使勁揉著柳心怡的奶子,胯下的肉棒操的柳依依娃娃浪叫,柳心怡聽見二狗的話臉上紅撲撲的,嗲嗲的說道:「誰讓小爸爸那麼壞……第一天見面就露著大雞巴勾引人家!不然人家才不會跟媽媽一樣那麼賤呢!」

「想知道你媽媽為什麼嫁給我嗎?婊子,告訴你的騷屄女兒,為什麼嫁給我!」

柳依依聞言浪叫道:「啊啊……因為親爸爸太壞了……剛見面就玩人家的高跟鞋……喔喔……還親人家的腳丫……在電影院就把人家操了……啊啊……」

二狗聞言更是賣力地抽送著肉棒,操的柳依依的騷逼持續噴射著浪水,正在兩人激情無限準備高潮時,一聲門鈴聲響了起來,與此同時,柳依依的手機也響了起來,二狗不管不顧地繼續操著柳依依,而柳心怡見狀便接通了電話,電話里是她的小姨,柳清清。

「姐,在家嗎?我來找你玩了。」

柳依依一聽是妹妹的聲音,便急忙讓二狗停下,將一隻美腳塞到二狗嘴邊,主動伸到二狗嘴裡挑逗著二狗的舌頭,把電話拿了過來說道:「清清,姐在家,等我一會。」

說完掛了電話跟二狗說道:「好老公,晚上再繼續操騷屄婊子好不好,婊子的妹妹來了。」

二狗點點頭吐出柳依依的玉足,三人很快穿好了衣服,柳依依依舊是一身性感的情趣睡衣,就連內褲和文胸都沒穿就去開門了,二狗則是穿著一條大褲衩,柳心怡倒是穿的比較正常。

門開姐妹倆抱了一下,情趣睡衣很薄,柳清清一眼就看出姐姐沒有穿內衣,無毛的小騷屄透過薄紗清楚的印入她的眼裡,與此同時還有一股濃郁的淫蕩氣息,還未來得及發問,她就看見了一個健壯高大的男人也走了過來,自己的侄女柳心怡挽著他的手,小鳥依人的整個人幾乎掛在他的身上。

「姐,他是?」

面對柳清清的問題,柳依依羞紅著臉來到二狗的身邊,與女兒一左一右的貼在二狗的身上,嬌羞無限的說道:「清清,這是我的老公,二狗。」

柳清清震驚了,姐姐竟然突然找了個老公?還是一個名字這麼戳的男人!而且這母女一幅嬌羞的抱著這個男人是鬧哪樣?難道她們還母女共夫?

柳清清打量著二狗,不帥,但是很陽光,而且赤裸的上身竟然有6塊胸肌,視線不知不覺就往下一瞥,柳清清瞬間嬌軀一緊,她看見了什麼,一根恐怖的大雞巴將褲衩頂的老高,仿佛要頂破褲子向自己打招呼一般!

柳清清愣了,但是騷屄卻在快速分泌著淫水!

二狗也在打量著柳清清,柳清清身高只有155,看起來像個小女孩一樣,柳依依的身高也不高,穿著高跟涼拖才165,估計脫了鞋子也才160,姐妹倆都是嬌小可愛型,不過二狗倒是喜歡柳依依的身材,嬌小點玩起來更有感覺。

二狗越看柳清清越上火,雙手忍不住伸到柳依依母女倆的翹臀上揉搓起來,對只穿著情趣睡衣的柳依依更是直接將手指伸到那迷人的臀縫裡,摳著柳依依的屁眼,直把母女倆挑逗的嬌喘吁吁,柳依依更是嬌吟出來。

「好老公……狗哥哥……先別摳婊子的屁眼了……喔喔……人家妹妹在呢……嗚……這樣摳……婊子會受不了的……啊啊……」

「哈啊……好爸爸……親爸爸……好會揉屁股……嗚……多捏捏小婊子的騷屁股……」

母女倆的浪叫聲和二狗火熱的目光讓柳清清渾身一陣,明明應該趕緊離開的她鬼使神差的把門一關,穿著帆布鞋的玉足一陣扭捏,走了進來,通紅著臉蛋走過二狗的身邊,低聲道:「姐姐你什麼時候找的老公呀?」

「哈啊……今天……姐姐今天剛跟老公領證……嗚……好舒服……親爸爸……用力插婊子的屁眼……」

柳依依已經完全不在乎妹妹在場了,反而因為妹妹在場而快感更加強烈,二狗僅僅只是摳了幾下她的屁眼,柳依依的騷逼里便泄出一道水柱!

「啊呀!有蟑螂!」

向著客廳走去的柳清清突然尖叫一聲,然而不知為何卻回過頭直奔二狗,到了二狗面前後,更是雙腳一跳直接把直接掛到二狗身上,雙手緊緊抱著二狗的脖子,一雙小短腿環住了二狗的粗腰,潮紅的臉蛋貼在二狗的胸膛上,看著近在眼前的乳頭,柳清清伸出香軟的小舌頭在上面輕輕地舔了一下!

「嗚……啊啊啊……」

二狗被柳清清這一舔刺激的肉棒一跳,直接頂破這條質量不好的褲衩,大雞巴猛地彈在了柳清清的兩腿之間,打在了那鼓鼓的騷逼上!刺激的柳清清一聲浪叫,身子突然打起了擺子,在二狗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液體灑在肉棒上時,空氣中也升起了一股尿騷味!

原來柳清清從小就有一個毛病,一緊張就會失禁,剛剛騷逼突然被肉棒拍打,導致柳清清緊張無比,於是便控制不住地尿了出來!

二狗已經看出來這個妹妹也是一個騷逼,於是拍拍柳依依母女倆的屁股,便抱著柳清清來到了沙發上,將柳清清放在沙發上順便將柳清清的牛仔短褲直接脫掉,將那條濕漉漉散發著尿騷味的內褲也一併脫下,雙手按著柳清清的雙腿直接掰到她的頭頂,讓小騷逼直接撅了起來!

「咿呀……不要看……不要看人家的小騷逼呀……」

被二狗盯著自己的騷逼,柳清清一聲浪叫,騷屄里再次噴出一道浪水,尿眼也是同時噴出了一道尿液,二狗見狀興奮無比,直接用嘴堵了上去,將這些對他來說是仙露的液體全部喝了下去!

「啊啊……不要舔……髒呀……哪有這樣的……第一次見面就舔人家的小騷逼的……喔喔……好有力的舌頭……好舒服……舔的騷逼好舒服呀……啊啊……」

柳清清騷屄被舔爽的口水都流了出來,潮紅的臉上露出痴態,第一次被舔舐騷屄的快感讓她將自己的老公拋到了腦後,或許說,在見到姐姐穿的那麼淫賤,侄女被自己的小姐夫猥瑣時,她就忘了自己的老公,不然也不會假裝有蟑螂投入二狗的懷裡!

「哈啊……姐姐……快讓你的公狗老公停下呀……嗚嗚……騷屄要被舔到高潮了……啊啊……變態……好變態的舌頭……插進人家的騷屄里了……啊啊……好變態……舌頭在操人家的騷屄……喔喔……」

柳依依和柳心怡母女倆見狀嬌笑一聲,柳清清故意發騷她們都看在了眼裡,自然不會去救她,母女倆更是助紂為虐地一左一右夾著柳清清,母女倆一人一隻捂住了那對豐滿的肥奶,接著又一人握住一直柳清清穿著帆布鞋的小腳丫。

「哼,妹妹你真的要姐姐讓老公停下嗎?看你爽的這騷樣,明明就是你自己發春勾引我老公!」

「就是就是,小姨好賤,第一次跟小爸爸見面就掛到人家身上,還跟母狗霸占地盤一樣,在小爸爸身上亂撒尿!」

被母女倆說的臉色更加通紅的柳清清浪叫道:「喔喔……我沒有……我才不是母狗……人家是緊張才失禁的……啊啊啊……要不行了……要被舌頭操到高潮了……變態……變態……舔騷屄的變態……啊啊……」

「哼,口是心非的騷屄,姐姐還不了解你嗎?真臭,嫩腳長的比姐姐的還要漂亮,味道卻那麼臭,你這個臭騷屄妹妹!」

只見柳依依將妹妹的帆布鞋脫下,將鞋口捂在鼻子下聞了聞,那撲鼻而來的酸臭味讓柳依依產生了淫賤的念頭,她想舔妹妹的臭腳丫子!

不過柳依依還沒來得及行動,聞到柳清清腳丫酸臭味的二狗便控制不住地將其奪了過來,滿臉陶醉地將鼻子湊到腳趾頭和腳掌連接的縫隙中,貪婪地呼吸著上面的美人腳汗的味道,羞的柳清清五顆珠圓玉潤的可愛腳趾頭一扭一扭的動著,浪叫道:「啊啊……不要聞人家的小臭腳呀……喔喔……怎麼大雞巴又變粗了……不行啊啊……騷屄要被操爛了……喔……不要舔……嗚嗚……怎麼這麼變態……舔著人家的小臭腳大雞巴更硬了……啊啊……姐姐你找了個什麼老公呀……」

柳依依聽著妹妹的浪叫,看著二狗瘋狂地吸吮妹妹的小臭腳,不禁嬌笑道:「親爸爸就喜歡這一口,第一次見面就捧著人家的腳丫子又親又舔的,還拿人家的鞋子打飛機,好變態的,不過誰讓人家也是一個騷屄賤貨嘛,跟變態的二狗爸爸天生就是一對,親爸爸,不要只舔妹妹的臭腳丫嘛,你不是最喜歡人家香香的靚腳嘛!」

柳依依自然不願意只有妹妹享受二狗的口舌服務,她最是喜歡二狗舔著她的腳丫時的那股變態勁,這會讓她慾火焚身,騷屄分泌出大量的浪水。

「啊啊……這麼變態……長著那麼大的大雞巴……卻喜歡吃臭腳丫……嗚喔喔……花心都要被操爛了……踩死你這個喜歡舔臭腳的變態大雞巴……啊啊……人家的臭腳丫好不好吃……人家自己聞著都不好意思的臭腳丫……竟然有人喜歡舔……喔喔……」

二狗已經要忍不住了,大雞巴瘋狂插著柳清清的騷屄,嘴裡含著柳清清嬌小玲瓏的臭腳丫,舌頭在每個趾縫裡滑動,將酸酸香香的腳汗全部舔進嘴裡,又一次狠狠地一頂後,大雞巴插進柳清清的花心,將滾燙的濃精全部灌了進去!

「啊啊……進來了……被大雞巴內射騷屄了……喔喔……好燙……好多……騷屄被灌滿了呀……啊啊……」

柳清清被二狗這一發濃精射的嬌軀直顫,在無限快感中高潮泄身,酸臭的小嫩腳死死抵著二狗的大嘴,完美的高潮讓她對二狗又是喜愛又是崇拜,恨不得馬上離婚給二狗做個小情人!

「大雞巴姐夫……人家離不開你了啦……你要不要人家嘛!」

休息了一會後,柳清清嗲嗲的抱著二狗撒著嬌,一雙酸臭的小淫腳則是在二狗的屁股上摩擦著。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