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敌手的妈妈 (1) 作者:塞外老狗

【落入敌手的妈妈】 (1)

作者:塞外老狗首发:SexInSex时间:25/4/2021

铃铃铃~~~~~

傍晚时分,下课的铃声终于响了!

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逃离了教室,接着屏住呼吸飞奔著跑向了校门。

而我的身后,无数的学生也像潮水一般汹涌澎湃的冲了过来,好似谁也不想在这个所谓的贵族学校里面多待一秒!

“小宇~~你慢点~~跑那么快干什么?”

校门外的红色本田轿车里,一个冷艳无双的绝色美女在驾驶位的窗前探出头来,冲着我喊了一句。

我也不说话,三两步凑到了近前,接着打开车门迅速的钻了进去,接着喘息道:“妈~~快走~~~”

“哎呀~~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像被狼撵了一样……这样过马路多危险啊?”

“嘿嘿~~我这不是怕待会人多了堵车嘛!”

我嬉皮笑脸的说着,而眼前这位冷酷十足正准备启动车辆的美女就是我的妈妈,林雪。

妈妈今年35岁,正是人生中如狼似虎的年纪。在治安局工作的她是名实实在在的公务人员,平时更是兢兢业业,抓捕了不少犯罪份子。

有着175cm身高的她身材很是高挑,再加上长期锻炼和做瑜伽的原因,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性感的同时,又显得很有力量。

那绝美的俏脸上五官精致,前凸后翘的身材更是引人遐想!一头金色长发披散在香肩,冷若冰霜的气质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可就是这样一位美若天仙的大美人,每天的生活却好似守活寡!

我的爸爸常年出差在外,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而妈妈独守闺阁的同时,间接的也将自己强势的性格展现无遗!

她身为治安官,平时对我很是严厉,也对我寄予厚望,总希望我长大后也能向她那样除暴安良、维护地方。

可偏偏事与愿违,自幼被她抚养长大的我在她的高压之下性格变得很是懦弱,不但跟她说话的毕恭毕敬,跟其他人聊天也是如此。

无可奈何之下,妈妈只能放低了对我的要求,这也慢慢的让我开始敢跟她说笑,虽然爸爸常年不在家,但妈妈和我也谈不上寂寞。 妈妈的朋友很少,闺蜜什么的更是一个都没有!平时跟她来往密切的,除了大姨就是舅妈。

或许是某种奇妙的巧合,大姨和舅妈几乎跟妈妈一样,都是那种美艳惊异、祸国殃民的绝世尤物!

她们三人的身材都在175cm以上,个个容颜绝世,腿长腰细!若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能胜过她们三人的容颜,恐怕也只有她们近乎完美的性感身材了!

那前凸后翘的身材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有肉!胸前一对大奶早已经超出了巨乳的范畴,已经步入了爆乳的行列,甚至都向巨乳症靠拢!以至于三人每一次逛街都会引起一阵轰动,尤其是衣服下那三对颤颤巍巍的大奶子荡起的销魂乳摇,无时无刻不吸引著男人们的眼球,让他们一个个怦然心动、一柱擎天!

至于臀部,那更是性感肥大的出奇!

圆润的屁股就好像硕大无比的水蜜桃,不但样式优美,而且股沟很深!普通女人穿着合身的内裤放在她们三人身上非得扒著屁股仔细寻找才能看见,称之为巨臀也毫不为过!

这种身材如果是普通女人那恐怕会显得松松垮垮影响美感,然而在相互影响下,三人个个都是健美爱好者,除了挺翘结实的胸臀外,还锻炼出了微微可见的腹肌。

如此不符合一般女性的身材居然同时出现在了一家人的身上,不可谓不是个奇迹!以至于很多时候舅妈都在抱怨,买衣服实在是不好买,无论是何种款式都显得过于紧身,兜不住女人前后两处最私密的地方,老是引来一些登徒子们轻浮放纵的目光。

而对此,有着同样遭遇的大姨和妈妈深以为然!

话转回来,说了这么多也忘了自我介绍了!

我叫王明,今年15岁,上初二的我已经不能用小孩子来形容,这一点我自己都能感觉的出来,因为很多时候我已经开始对妈妈、大姨甚至是舅妈的身体都产生了极大的幻想!

说话间,小汽车缓缓的驶离了校园,但让我感到诧异的是,一路上开着车的妈妈不停的摆弄着手机,仿佛在跟某人聊着什么。

“妈~~开车不能玩手机~~亏您还是治安局的领导呢!这样多危险啊!”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即便敬畏她的威严,但还是怼了一句。

“哎呀知道啦!这条路上不是人少吗?你放心,别害怕!我看着路呢!”

她边说边抬头看了一眼路况,随即又低下头单手回复著消息。

“您跟谁聊天呢这么投入?这样开车撞到人怎么办?再说了,有什么事不能到家后再聊吗?”

我实在是有点恐惧,毕竟开车的胆子大,坐车的胆子小,哪怕这会的车速并不快!

“你怎么这么啰嗦?我都说了我看着路呢!好了好了~~我不看手机总行了吧?晚上想吃什么?我待会去超市买!”

妈妈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随即把手机丢在了一旁。

“我想吃排骨~~”

我如实的说着,谁让自己嘴馋呢!

“吃个屁!考那么点分还想吃排骨?我不揍你就不错了!”

妈妈不屑的哼了一声,美艳的俏脸一副嫌弃的表情。

“人家大雄每次考试都不及格,回家照样大鱼大肉,什么山珍海味看的我都眼花缭乱!我考了90多分,吃个排骨都不行吗?”

我心里不服,同样是人,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你能跟大雄比吗?他爸爸是市里知名的企业家,你爸爸呢?小小年纪好的不学,总学着攀比,咱们家能比得过人家吗?”

“可~~可就算咱们没他们有钱,但我想吃点排骨总没错吧?”

“行行行!我给你买!怎么这么馋呢?跟你爸爸一样,油嘴滑舌!”

“嘿嘿~~这才说明我是我爸亲生的啊~~~”

“呵~~臭小子...再贫嘴信不信我揍你?”

妈妈说完抬起手作势欲打,我吓的边笑边遮著脸躲在了一旁。

过了没多大一会,我们在一家大型超市的外围停了下来。

我跟妈妈一前一后的下车走了进去,因为这会是高峰期,前来买菜的人也特别多。

“咦~~”

就在我们在挑选食材的时候,眼尖的妈妈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

我愣了一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前面不远处,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正低着头摸著身前的水果。

“怎...怎么了妈?”

我察觉出了异样,当下忙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句。

“嘘~~不要说话!看到前面那个女人了吗?她是一个卖淫的娼妇,手里边涉及好几桩命案,我找她好几天了!小宇,咱俩悄悄的过去,既然碰巧被咱们撞见,岂有不抓她的道理?”

妈妈边说边若无其事的慢慢凑了过去,而为了能锻炼我的胆量,她还让我在后面跟着。

我的心砰砰直跳,从小大到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当下只能硬著头皮跟在妈妈的身后,偷偷摸摸的盯着前面的那个妖艳女人。

“赵玲~~”

刚一靠近,妈妈便猛的喊了一声。

那妖艳女子闻言一怔,随即抬起了头。

当看到妈妈拉着我出现在眼前后,她短暂的一愣神,随即掉头就跑。

“还想跑?给我站住!”

妈妈随即一个跨步赶上,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衣服。

“呃~~~去死~~~”

赵玲奋力挣扎,边说边回头冲妈妈丢了一个橘子。

好在妈妈身手敏捷,忙一个侧身躲了过去,可就这一分神,赵玲顺势脱掉身上的外套,一溜烟的往人群中便跑。

“可恶!”

妈妈暗骂一声,接着叫道:“小宇~~你去车上等我~~~~”

说完,她便咬牙切齿的追了过去。

“妈~~~”

我急喊一声,心里又害怕又兴奋,害怕的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激动的是抓捕罪犯时的那种快感。

当下,我犹豫了片刻,随即也悄悄的跟在了后面。

虽然这里是繁华的商业街,但一墙之隔的隔壁却是市里出了名的贫民窟!妈妈追着那个娼妇赵玲一阵疾跑,二人穿过热闹的大街慢慢闯进了黑暗肮脏的小巷里!

跟在后面的我知道这里是贫民窟的地界,可看着妈妈和那个娼妇一起跑入了一所空荡荡的房子,顿时也偷偷摸摸的靠了过来。

“老大~~外面有人追我~~~”

跑进房间的赵玲气喘吁吁的呼喊著,而此时这个烟雾缭绕、酒气弥漫的屋子里,坐满了十几个纹著身的粗鲁大汉。

说话间,妈妈也跑了进来,看着满屋子的魑魅魍魉,她毫不畏惧的道:“赵玲~~识相的就乖乖的跟我回去,到时候我帮你说情也许还能从轻处罚,要不然,你可别后悔!”

“呸~~你个骚货~~把我当三岁小孩子哄呢?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想抓我,也不问问我这些兄弟同不同意!”

赵玲有恃无恐的说着,毕竟这里是她的地盘,更何况还有这么多人罩着。

“哼!就凭他们?”

妈妈不屑的冷笑一声,身手了得她还真没把这些五大三粗的壮汉放在眼里。

“哪来的骚娘们?长得倒是不错,怎么说话这么不知死活?快点滚蛋,要不然哥几个关住大门,把你给操死!”

为首的一个光头凶神恶煞的说着,显然是这些人的老大。

“切~~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你们这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酒囊饭袋,也想阻拦我?识相的就给我躲远点,要不然把你们通通抓回去!”

妈妈的俏脸上毫无惧色,穿着黑色裤袜和灰色高跟的她边说边活动了活动筋骨,摆出了一副准备战斗的架势。

“嘿~~奶奶的!也太没把我们哥几个放在眼里了吧?兄弟们,上~~把这个胸大、屁股大、胆子和口气都大的骚货给我抓住,我倒要看看,咱们十几根大鸡巴能不能把她的小嘴给操烂!”

“是~~大哥~~~”

十几个壮汉闻言都坏笑来了的向妈妈走了过来,而且其中一人还趁机反锁了屋门。

“哼~~”

妈妈的嘴角泛起一阵冷笑,随即便率先扑了过去。

一场混战开始了!

十几个壮汉根本就没把身材纤细的妈妈放在眼里,他们只是用蛮力挥舞著拳头,不停的攻击妈妈的胸部和屁股。

只是他们都低估了妈妈的实力,她可是治安局出名的搏击冠军,虽然腿细、胳膊也细,但每个动作都力量感十足。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几个回合下来,妈妈不但毫发未伤,而且还把七八个壮汉给揍得的鼻青脸肿。

“再来啊~~~继续~~~”

顺势坐在桌子上的妈妈冲着敌人们勾了勾手指,一脸挑衅的表情。

那个光头老大这会也有点傻了,没想到眼前的美人竟然如此厉害,以至于自己的手下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赵玲~~这骚货什么来头?”

终于,他忍不住颤颤巍巍的问了一句,不知道自己这个情妇招惹的到底是哪路瘟神。

“是~~是治安局的人...”

赵玲也有点害怕了,因为妈妈的身手实在是太吓人。

“卧槽!难怪这么厉害!你怎么惹着她们了?”

“老大~~我也不想啊!我刚在买东西,这骚货就开始满大街的追我...”

“行了~~别说了!事已至此,害怕也没用!要是让她就这么走了,以后我们在这一片也不用混了!兄弟们,抄家伙~~往死里给我打!”

随着光头的话音传来,十几个壮汉纷纷抄起啤酒瓶还有木棍、片刀开始往妈妈身上招呼,若说他们刚才还想抓活的,这会完全是在下死手。

好在妈妈实战经验足够,即便在如此境况下,仍然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哐啷~~~”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那光头一棍砸空,狠狠的敲在了铁制的桌上。

潇洒躲过一击的妈妈顺势躺在桌上伸出了双腿,穿着黑色丝袜的性感美足死死的夹住了光头的脖子,给他来了一招夺命剪刀脚。

“都给我住手!要不然~~我先弄死他!”

妈妈恶狠狠的说着,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她比谁都懂。

“老大~~~”

十几个壮汉见此都有点投鼠忌器,纷纷停住了动作将妈妈围在了中间。

“哎呀~~你个骚货~~快把老子的脖子夹断了~~~放开~~~快点放开~~~”

光头不停的挺酷哀嚎著,被丝袜柔顺的美腿夹得快要窒息,此时也顾不得身为老大的威严。

“放了你也可以~~把赵玲交给我,这件事本来就跟你们没关系!”

妈妈冷冷的说着,眼睛还直直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娼妇。

“好好好~~你先放开我~~咱们有事好商量!”

到了这会,光头彻底怂了。

“哼~~量你也不敢耍花样!”

妈妈脚腕一松,刚想将他放开,可没想到就这么一松懈,那光头居然趁机扭头大嘴一张,狠狠的咬了她的丝腿一下。

“啊~~~”

妈妈吃痛,随即狠狠的一脚将他踢飞了出去。

“给我砍死她!”

那光头疼的眼冒金星,脖子差点被扭断。

十几个壮汉再次像妈妈扑了过来,可就在这时,一旁的赵玲突然凑到了光头身前,边帮他按摩边一阵小声嘀咕。

也不知道她究竟说了什么,只见那光头原本愤怒的丑脸慢慢变得猥琐起来,最后居然还露出了意味深长的淫笑。

“二狗~~过来~~~”

当下,光头怪叫一声,将一个手下喊到了身前。

“怎么了大哥?”

那名叫二狗的壮汉忙凑了过来,手里还握著摔坏的啤酒瓶。

“你去...”

光头在二狗耳边一阵嘀咕,随即后者便恍然大悟的走向了一旁。

过不多时,打斗中处于上风的妈妈突然出了岔子,因为发力过猛,她胸前白色衬衣的纽扣突然不堪重负的崩掉了,两个又大又挺的巨乳瞬间挣脱了束缚,颤颤巍巍的跳了出来。

“呃~~~~”

妈妈一惊,俏脸顿时羞红一片,当下忙躲过几根木棒,双手捂住胸部胡乱的想把巨乳塞回衣服里。

可就这一分心,一旁早就准备好的二狗瞅准时机,从背后一把死死的搂住了妈妈,而且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块涂满迷药的手帕,此时更是精准无误的捂住了妈妈的口鼻。

“唔嗯~~~~”

妈妈挣扎着想要反抗,可迷药的药效实在是太过霸道,即便她身手再怎么厉害,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便像被人抽了筋骨一般,瞬间脚下一软, 全身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哈哈~~你个骚货~~现在老实了吧?”

一旁的光头见此顿时乐的大笑,上前一脚踩住妈妈的娇躯,恶狠狠的说着。

“你个骚货~~带着孩子出来还想抓人~~你就这么敬业吗?都快吓死老娘了!”

赵玲也走了过来,边说边冲着妈妈的大屁股狠狠的踢了几脚。

“你...你们这些混蛋...快点放开我...呃...要不然...我让你们后悔都来不及...啊....”

瘫倒在地的妈妈无力的娇喘著,哪怕她是一头猎豹,此刻也成了待宰的羔羊、

“呸!到现在你还敢说狠话?信不信我一刀宰了你?”

赵玲边说蹲下身子抽了妈妈一耳光,接着又冲众人道:“兄弟们,你们知道这骚货是谁吗?她就是治安局的林雪,官职可不低!怎么样?漂亮吧?你们想不想跟她好好玩玩?瞧着骚货大屁股、大奶子的,一看就是欠操的货!”

到了这会,她索性也将妈妈的身份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

“卧槽!还他妈是个官?啧啧~~这骚货还真是厉害啊!”

“厉害什么?她这个官职指不定挨了多少炮才换回来的,你以为那么容易就能在治安局做官?”

“哈哈~~那倒也是!不过这个骚货还真是个极品尤物,要是能操她一次,折寿十年我也愿意!”

“操~~瞧你那点出息!”

“哈哈哈哈哈~~~~”

众人对着倒地不起的妈妈不停的指指点点、猥琐的说着淫言浪语,而胆小的我看到如此画面,却不敢上前施救,反而吓的依偎在外面的角落,连大气也不敢喘。

“林雪~~你说你好好的官不当,没事这么拚命干什么?带着孩子出门逛街,也不忘抓我,你还真是敬业啊!哼~~依我看,你就是个十足的浪货,是不是想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被人操啊?如果不是的话,又怎么会追着我来贫民窟?你一定特别想让我们这里的男人玩你吧?呵呵~~贱货!”

赵玲边骂边用力掐捏著妈妈的大乳房,话语恶毒,手段也残忍。 “啊~~呃~~~赵玲~~你个娼妇~~~今天算你走运,以后你早晚会落到我手里的!”

妈妈崛强的回怼著,哪怕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但强势的性格也让她无法接受罪犯的羞辱。

“呸!不知死活的臭婊子,你也不看看现在自己是什么处境,还敢威胁我?你信不信我把你儿子也抓来,让他先死在你面前?”

赵玲恶狠狠的说着,妖艳的脸上满是杀气。

一听她要拿我开刀,妈妈顿时老实了,当下忙道:“祸不及家人,你们别乱来!”

“啊呸!你也知道害怕啊?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快点把衣服脱了给我跪下道歉,要不然我现在马上出去把那个小鬼抓来,然后在你面前阉了他!”

赵玲抓到了妈妈的弱点顿时觉得无比兴奋,对着妈妈的巨乳打了两下之后又开始出言威胁。

“你...没人性!”

妈妈一听有点傻了,当着这么多悍匪的面,让她脱光衣服下跪,那种屈辱感想想都让她受不了。

“怎么?你不肯?到了现在你有选择的余地吗?是不是非要我把那个小鬼抓来你才肯听话?哼~~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东西,我这就去抓你儿子!”

赵玲边说边作势欲走,而且还顺势抄起了一把水果刀。

“不要~~不要~~~~”

妈妈忙挣扎著坐起了身,真怕她会出去抓我。

“快点跪下给我道歉,把衣服都给我脱了!”

赵玲停下脚步,恶狠狠的说着。

“脱~~快点脱~~他妈的骚货~~~再不脱老子就帮你脱~~~哈哈~~~”

“对~~快点脱~~跪下给我们道歉~~老子被你踢了好几脚~~~到现在鸡巴还痛~~~~”

一旁的十几个壮汉不停的叫嚷着,此时的他们就像一群饿狼,随时都有吞噬美艳妈妈的可能。

“呜~~哼嗯~~呜呜~~~~”

一向强势的妈妈在众人的戏弄之下忍不住抽泣起来,担心我安危的她只能眼含热泪乖乖的脱起了衣服。

白色的衬衣率先滑落,雪白的香肩和硕大的巨乳一起展露无遗,引得一旁观看的男人不停的暗吞口水。

紧接着,黑色的短裙也脱了下来,被黑色裤袜包裹的大屁股淫靡的裸露,可还不等众人慢慢欣赏,妈妈又将灰色的高跟鞋摔掉,伸著弧度曼妙的丝袜美足将腿上的裤袜慢慢的脱了下来。

“卧槽~~~”

众人一阵惊叹,那雪白的蜜桃臀、笔直的大长腿、以及那弯弯窄窄的玉足,无一不是万里难寻的极品!

当深藏在股沟内的内裤也脱下之后,妈妈终于抽抽噎噎的红著俏脸在众人的淫言浪语中跪趴在了地上。

“对不起~~~求你们原谅我的冒犯~~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一丝不挂的妈妈跪在地上撅著圆润的大屁股祈求着众人的原谅,胸前两个无比硕大的乳房因为跪趴着的原因万全贴在了地上,被挤压向了两侧,露出了大团令人垂涎的乳肉。

“哼~~骚货~~你也有今天!”

赵玲怒骂一声,接着狠狠的一脚踩在了妈妈的巨乳上。

“啊~~~痛~~~好痛~~~~”

剧烈的痛楚传来,哪怕妈妈在坚毅强势,此时也有点忍受不住。

“不要踩~~不要踩~~~好痛~~饶了我~~饶了我吧~~~求你~~~~”

妈妈眼泪直流,被高跟鞋踩的不断求饶。

“哈哈哈哈~~~臭婊子,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这会怂了?我真想一脚踩爆你的骚奶子,但是我不会这么做,因为待会我的这十几位兄弟还要好好的操你、玩你呢!哈哈哈哈~~~~”

赵玲得意的猖狂大笑,毕竟能让治安局的高官像条母狗一样跪地求饶,是个犯罪分子心里都会觉得畅快!

而这种畅快不同于其他,因为这是被欺压已久后的报复快感! “兄弟们,把这骚货拉起来~~好好的看看她的骚屄合不合你们的胃口!”

赵玲边说边抬起踩在妈妈乳房上的脚,让十几个早已按捺不住的壮汉们将妈妈从地上抱起来放到了桌上。

“呃~~~做什么?不要~~不要...”

妈妈哭哭啼啼的抽噎著,尽管她知道今天会遭到羞辱,但真到了这一刻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起来吧骚货~~”

众人将妈妈拉起,控制住她的双手,将她的两条玉腿拌开向后压到脑袋旁,粉嫩的小穴顿时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十几个大汉的眼前,引起众人的一阵惊叹!

“卧槽~~真不敢相信这骚屄居然生过孩子!”

“是啊!这么粉嫩,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处女呢!”

“操~~这娘们平时肯定很少打炮,要不然骚屄早就被操黑了!”

“哈哈~~今天咱们正好补偿补偿她,让她也知道知道打炮的乐趣!”

十几个男人围成一团不停对着妈妈的私处指手画脚,显然一个比一个都兴奋。

妈妈羞的侧着脸都不敢睁开眼睛,而一旁的赵玲见此更是心生妒忌,同样是女人,作为娼妇的她私处早就被操黑了,当下妒火中烧,对着妈妈怒骂道:“骚货~~骚屄这么粉嫩一定是用什么药水涂抹过吧?否则怎么可能不发黑?是不是平时压在你身上的男人多了,让你生完那个小杂种后又偷偷的做了缩阴手术啊?你长得这么骚,平时没少勾引男人吧?”

她边说边使劲掐捏著妈妈的娇躯,恶毒的表情让躲在外面偷瞧的我都觉得心生寒意。

“操~~忍不住了!赵玲~~你也先消消气,让我先操这骚货一次,我都快憋不住了!”

老大光头边说边凑了过来,接着掏出鸡巴对准妈妈的蜜穴作势欲插。

“不要~~不要~~~~”

妈妈见此忙睁开眼睛开始挣扎,她想用手捂住私处,但四肢都被牢牢的禁锢,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

当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光头用大鸡巴不停磨蹭自己的穴口,阵阵酥痒传来,让多年未经人事的她愈发变得敏感,以至于没过多大一会,粉嫩的密穴里便开始分泌了体液,羞得妈妈俏脸越来越红,几乎快渗出血来。

“住手~~混蛋~~~快点住手~~~混蛋~~我要杀了你们~~~”

终于,妈妈再也受不了这种羞辱,她拚命挣扎著扭动着娇躯,怒斥威胁著正在逞凶的男人。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妈妈的脸上,赵玲边骂边嘲笑道:“闭嘴!你个骚货就是个欠男人操的精盆,再敢乱动,就把你的奶头割下来。”

她恶狠狠的说着,双手更是使劲拉扯著妈妈粉嫩的乳头。

“啊~~~呃~~~~呜呜~~~混蛋~~~~”

妈妈痛不欲生,哭的梨花带雨。

赵玲一点也不心软,折磨了妈妈一会后又冲光头道:“老大~~开始干吧!让这个骚货也尝尝你入珠大鸡巴的厉害,一口气把她操尿!”

“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光头早就做够了前戏,闻言大笑一声,接着腰部用力,将那根足足有18cm并且上面还镶嵌著两圈珠子的大鸡巴狠狠的一棍插进了妈妈的蜜穴里,而且是全根没入,直戳子宫口。

“噢~~~”

许久不能经历男女之事的妈妈怎么受得了如此强烈的撞击?当下被这狠狠的一棍给操的娇呼一声,浑身一阵抽搐,上半身阵阵晃动,头部更是高高的往后仰起。

“卧槽~~真紧啊!”

光头一击得手,顿时美的龇牙咧嘴,妈妈的小穴又紧水又多,美人美穴性感的让人抓狂,更何况操起来还是如此的紧致舒爽!

“轻~~轻点~~先让我适应一下~~~”

妈妈睁开眼睛媚眼如丝的哭喊著,太久没有被爱抚的她一时还真有点适应不了男人粗大的阳物。

“适应个屁!看老子一口气把你操晕过去!”

光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当下扛着妈妈的双腿,一口咬住她右脚脚跟,大开大合的狠狠操干起来。

啪~~~啪~~~啪~~~啪~~~~~

“噢~~呃~~呃 ~~呃~~~嗯嗯嗯嗯~~~~~”

硕大的肉棒每次全根都拔出只留龟头在穴口,接着又全根狠狠的刺入,恨不得将两个蛋蛋都塞进去。

妈妈被操的摇摇晃晃,娇喘声愈发的急促,渐渐被刺激的有点意乱情迷。

“轻点~~轻点啊混蛋~~~噢~~~呃~~~~”

话音未落,就见光头斜向前一挺身,随着妈妈一声娇呼,粗大的鸡巴如同利箭穿心一般,再次毫不留情一插到底。

守身如玉的妈妈何时碰过这种阵仗?被猛抽猛插的她只觉得被牢牢地钉死在了桌上,从没被发情的野兽如此粗暴的对待。此时她柳眉微皱、咬紧了牙关,强忍着许久未曾体验过的奇妙快感。

而在进入美人身体的那一瞬间,光头枪就觉得整个人从头到脚爽了一下,干美人果真是舒服啊,更何况还是治安局的高官,随后就是暴风雨般的连根没入,那真是天雷勾动了地火电光火石一般。

啪~~~啪~~~啪~~~啪~~~~

噗呲~~~噗呲~~~噗呲~~~~~

光头硕大的鸡巴一次次消失在妈妈雪白的屁股中间,啪、啪的声音也不断在身下响起,强大的力量不断冲击著美人那神秘幽深的私处,使得躺在桌上的妈妈被干的摇摇晃晃,即便被十几个大汉死死禁锢著身体,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操的她整个人被向前推去,几乎快要从桌上摔向了地面。

粗大的鸡巴在妈妈的体内横冲直撞,温暖的阴道紧紧裹着男人的肉棍,里面的软肉如水浪似的一波一波涌来,层层深入,甘美多汁,那真是无比动人的滋味。

“嘶啊~~太爽了!真他妈过瘾!”

每次深深插入都能感觉到美人身体里的颤栗,这种刺激的感觉让光头非常满足,大手在两座挺拔圆实的乳房上肆意揉捏著,柔软雪白的乳房在他手中变幻著各种形状。

妈妈感觉到男人钢铁般的肉棒在她缩紧的肉洞里来回地冲刺,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欲,当私处巨大肉棒深深插入时,她幽原本白皙的脸庞涨红,红唇惨白的承受带着痛苦的极大性爱快感,同时皱起眉头,拚命咬紧牙关,迎接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骚货~~抬起头看看自己是怎么被人操的~~~”

就在妈妈羞涩不停闭着眼时,一旁的赵玲又不解恨的将妈妈的头抬了起来,强迫着她看着自己正被人猛操猛干、淫水四溅的小穴。

“呃~~嗯~~~噢噢噢噢~~~哼嗯~~~嗯嗯嗯嗯~~~~”

妈妈的眯著漂亮的眼睛带着哭音哼哼唧唧的娇喘著,而光头见此更是卖力的狂抽猛插,只操的妈妈的小穴嫩肉翻滚、蜜汁横飞。

“呃呃呃~~嗯~~~噢噢噢噢~~~~嗯~~~~哼嗯~~呃呃呃呃~~~~~”

刚开始时妈妈还有点羞涩和紧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在男人激情四溢的抽插下也逐渐接受了被强奸的事实,空气中淫糜的气氛越来越浓,她的理智渐渐地迷乱起来了,快感也在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妈妈都开始痛恨自己的身体怎么这么不争气。

光头也意外的发现了妈妈的变化,心里感到很得意,这场激战不知不觉就已经进入白热化,他觉得越来越舒爽、越来越过瘾!

“操死你~~操死你个骚货~~~叫~~~使劲叫~~~~”

光头把妈妈双腿尽力分开压在她的身体两侧,美人雪白的身子仰躺在桌上,胯间已被操的一片狼藉的穴口向上微张著,像一朵花盛开一样,等待征服者一次又一次毫不间断的深深插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