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落入敵手的媽媽 (1) 作者:塞外老狗

【落入敵手的媽媽】 (1)

作者:塞外老狗首發:SexInSex時間:25/4/2021

鈴鈴鈴~~~~~

傍晚時分,下課的鈴聲終於響了!

我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迅速逃離了教室,接著屏住呼吸飛奔著跑向了校門。

而我的身後,無數的學生也像潮水一般洶湧澎湃的沖了過來,好似誰也不想在這個所謂的貴族學校裡面多待一秒!

「小宇~~你慢點~~跑那麼快乾什麼?」

校門外的紅色本田轎車裡,一個冷艷無雙的絕色美女在駕駛位的窗前探出頭來,衝著我喊了一句。

我也不說話,三兩步湊到了近前,接著打開車門迅速的鑽了進去,接著喘息道:「媽~~快走~~~」

「哎呀~~你這麼著急幹什麼?像被狼攆了一樣……這樣過馬路多危險啊?」

「嘿嘿~~我這不是怕待會人多了堵車嘛!」

我嬉皮笑臉的說著,而眼前這位冷酷十足正準備啟動車輛的美女就是我的媽媽,林雪。

媽媽今年35歲,正是人生中如狼似虎的年紀。在治安局工作的她是名實實在在的公務人員,平時更是兢兢業業,抓捕了不少犯罪份子。

有著175cm身高的她身材很是高挑,再加上長期鍛鍊和做瑜伽的原因,讓她整個人看上去很是性感的同時,又顯得很有力量。

那絕美的俏臉上五官精緻,前凸後翹的身材更是引人遐想!一頭金色長髮披散在香肩,冷若冰霜的氣質更是拒人於千里之外!

可就是這樣一位美若天仙的大美人,每天的生活卻好似守活寡!

我的爸爸常年出差在外,一年也回來不了幾次,而媽媽獨守閨閣的同時,間接的也將自己強勢的性格展現無遺!

她身為治安官,平時對我很是嚴厲,也對我寄予厚望,總希望我長大後也能向她那樣除暴安良、維護地方。

可偏偏事與願違,自幼被她撫養長大的我在她的高壓之下性格變得很是懦弱,不但跟她說話的畢恭畢敬,跟其他人聊天也是如此。

無可奈何之下,媽媽只能放低了對我的要求,這也慢慢的讓我開始敢跟她說笑,雖然爸爸常年不在家,但媽媽和我也談不上寂寞。 媽媽的朋友很少,閨蜜什麼的更是一個都沒有!平時跟她來往密切的,除了大姨就是舅媽。

或許是某種奇妙的巧合,大姨和舅媽幾乎跟媽媽一樣,都是那種美艷驚異、禍國殃民的絕世尤物!

她們三人的身材都在175cm以上,個個容顏絕世,腿長腰細!若說這世上還有什麼能勝過她們三人的容顏,恐怕也只有她們近乎完美的性感身材了!

那前凸後翹的身材該瘦的地方瘦,該有肉的地方有肉!胸前一對大奶早已經超出了巨乳的範疇,已經步入了爆乳的行列,甚至都向巨乳症靠攏!以至於三人每一次逛街都會引起一陣轟動,尤其是衣服下那三對顫顫巍巍的大奶子盪起的銷魂乳搖,無時無刻不吸引著男人們的眼球,讓他們一個個怦然心動、一柱擎天!

至於臀部,那更是性感肥大的出奇!

圓潤的屁股就好像碩大無比的水蜜桃,不但樣式優美,而且股溝很深!普通女人穿著合身的內褲放在她們三人身上非得扒著屁股仔細尋找才能看見,稱之為巨臀也毫不為過!

這種身材如果是普通女人那恐怕會顯得鬆鬆垮垮影響美感,然而在相互影響下,三人個個都是健美愛好者,除了挺翹結實的胸臀外,還鍛鍊出了微微可見的腹肌。

如此不符合一般女性的身材居然同時出現在了一家人的身上,不可謂不是個奇蹟!以至於很多時候舅媽都在抱怨,買衣服實在是不好買,無論是何種款式都顯得過於緊身,兜不住女人前後兩處最私密的地方,老是引來一些登徒子們輕浮放縱的目光。

而對此,有著同樣遭遇的大姨和媽媽深以為然!

話轉回來,說了這麼多也忘了自我介紹了!

我叫王明,今年15歲,上初二的我已經不能用小孩子來形容,這一點我自己都能感覺的出來,因為很多時候我已經開始對媽媽、大姨甚至是舅媽的身體都產生了極大的幻想!

說話間,小汽車緩緩的駛離了校園,但讓我感到詫異的是,一路上開著車的媽媽不停的擺弄著手機,仿佛在跟某人聊著什麼。

「媽~~開車不能玩手機~~虧您還是治安局的領導呢!這樣多危險啊!」

我實在是忍無可忍,即便敬畏她的威嚴,但還是懟了一句。

「哎呀知道啦!這條路上不是人少嗎?你放心,別害怕!我看著路呢!」

她邊說邊抬頭看了一眼路況,隨即又低下頭單手回復著消息。

「您跟誰聊天呢這麼投入?這樣開車撞到人怎麼辦?再說了,有什麼事不能到家後再聊嗎?」

我實在是有點恐懼,畢竟開車的膽子大,坐車的膽子小,哪怕這會的車速並不快!

「你怎麼這麼囉嗦?我都說了我看著路呢!好了好了~~我不看手機總行了吧?晚上想吃什麼?我待會去超市買!」

媽媽不耐煩的瞪了我一眼,隨即把手機丟在了一旁。

「我想吃排骨~~」

我如實的說著,誰讓自己嘴饞呢!

「吃個屁!考那麼點分還想吃排骨?我不揍你就不錯了!」

媽媽不屑的哼了一聲,美艷的俏臉一副嫌棄的表情。

「人家大雄每次考試都不及格,回家照樣大魚大肉,什麼山珍海味看的我都眼花繚亂!我考了90多分,吃個排骨都不行嗎?」

我心裡不服,同樣是人,為什麼差別這麼大。

「你能跟大雄比嗎?他爸爸是市裡知名的企業家,你爸爸呢?小小年紀好的不學,總學著攀比,咱們家能比得過人家嗎?」

「可~~可就算咱們沒他們有錢,但我想吃點排骨總沒錯吧?」

「行行行!我給你買!怎麼這麼饞呢?跟你爸爸一樣,油嘴滑舌!」

「嘿嘿~~這才說明我是我爸親生的啊~~~」

「呵~~臭小子...再貧嘴信不信我揍你?」

媽媽說完抬起手作勢欲打,我嚇的邊笑邊遮著臉躲在了一旁。

過了沒多大一會,我們在一家大型超市的外圍停了下來。

我跟媽媽一前一後的下車走了進去,因為這會是高峰期,前來買菜的人也特別多。

「咦~~」

就在我們在挑選食材的時候,眼尖的媽媽好像突然發現了什麼。

我愣了一下,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只見前面不遠處,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子正低著頭摸著身前的水果。

「怎...怎麼了媽?」

我察覺出了異樣,當下忙哆哆嗦嗦的問了一句。

「噓~~不要說話!看到前面那個女人了嗎?她是一個賣淫的娼婦,手裡邊涉及好幾樁命案,我找她好幾天了!小宇,咱倆悄悄的過去,既然碰巧被咱們撞見,豈有不抓她的道理?」

媽媽邊說邊若無其事的慢慢湊了過去,而為了能鍛鍊我的膽量,她還讓我在後面跟著。

我的心砰砰直跳,從小大到還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當下只能硬著頭皮跟在媽媽的身後,偷偷摸摸的盯著前面的那個妖艷女人。

「趙玲~~」

剛一靠近,媽媽便猛的喊了一聲。

那妖艷女子聞言一怔,隨即抬起了頭。

當看到媽媽拉著我出現在眼前後,她短暫的一愣神,隨即掉頭就跑。

「還想跑?給我站住!」

媽媽隨即一個跨步趕上,雙手死死的抓住了她的衣服。

「呃~~~去死~~~」

趙玲奮力掙扎,邊說邊回頭沖媽媽丟了一個橘子。

好在媽媽身手敏捷,忙一個側身躲了過去,可就這一分神,趙玲順勢脫掉身上的外套,一溜煙的往人群中便跑。

「可惡!」

媽媽暗罵一聲,接著叫道:「小宇~~你去車上等我~~~~」

說完,她便咬牙切齒的追了過去。

「媽~~~」

我急喊一聲,心裡又害怕又興奮,害怕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場面,激動的是抓捕罪犯時的那種快感。

當下,我猶豫了片刻,隨即也悄悄的跟在了後面。

雖然這裡是繁華的商業街,但一牆之隔的隔壁卻是市裡出了名的貧民窟!媽媽追著那個娼婦趙玲一陣疾跑,二人穿過熱鬧的大街慢慢闖進了黑暗骯髒的小巷裡!

跟在後面的我知道這裡是貧民窟的地界,可看著媽媽和那個娼婦一起跑入了一所空蕩蕩的房子,頓時也偷偷摸摸的靠了過來。

「老大~~外面有人追我~~~」

跑進房間的趙玲氣喘吁吁的呼喊著,而此時這個煙霧繚繞、酒氣瀰漫的屋子裡,坐滿了十幾個紋著身的粗魯大漢。

說話間,媽媽也跑了進來,看著滿屋子的魑魅魍魎,她毫不畏懼的道:「趙玲~~識相的就乖乖的跟我回去,到時候我幫你說情也許還能從輕處罰,要不然,你可別後悔!」

「呸~~你個騷貨~~把我當三歲小孩子哄呢?我們這裡這麼多人,你想抓我,也不問問我這些兄弟同不同意!」

趙玲有恃無恐的說著,畢竟這裡是她的地盤,更何況還有這麼多人罩著。

「哼!就憑他們?」

媽媽不屑的冷笑一聲,身手了得她還真沒把這些五大三粗的壯漢放在眼裡。

「哪來的騷娘們?長得倒是不錯,怎麼說話這麼不知死活?快點滾蛋,要不然哥幾個關住大門,把你給操死!」

為首的一個光頭凶神惡煞的說著,顯然是這些人的老大。

「切~~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就你們這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酒囊飯袋,也想阻攔我?識相的就給我躲遠點,要不然把你們通通抓回去!」

媽媽的俏臉上毫無懼色,穿著黑色褲襪和灰色高跟的她邊說邊活動了活動筋骨,擺出了一副準備戰鬥的架勢。

「嘿~~奶奶的!也太沒把我們哥幾個放在眼裡了吧?兄弟們,上~~把這個胸大、屁股大、膽子和口氣都大的騷貨給我抓住,我倒要看看,咱們十幾根大雞巴能不能把她的小嘴給操爛!」

「是~~大哥~~~」

十幾個壯漢聞言都壞笑來了的向媽媽走了過來,而且其中一人還趁機反鎖了屋門。

「哼~~」

媽媽的嘴角泛起一陣冷笑,隨即便率先撲了過去。

一場混戰開始了!

十幾個壯漢根本就沒把身材纖細的媽媽放在眼裡,他們只是用蠻力揮舞著拳頭,不停的攻擊媽媽的胸部和屁股。

只是他們都低估了媽媽的實力,她可是治安局出名的搏擊冠軍,雖然腿細、胳膊也細,但每個動作都力量感十足。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幾個回合下來,媽媽不但毫髮未傷,而且還把七八個壯漢給揍得的鼻青臉腫。

「再來啊~~~繼續~~~」

順勢坐在桌子上的媽媽衝著敵人們勾了勾手指,一臉挑釁的表情。

那個光頭老大這會也有點傻了,沒想到眼前的美人竟然如此厲害,以至於自己的手下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

「趙玲~~這騷貨什麼來頭?」

終於,他忍不住顫顫巍巍的問了一句,不知道自己這個情婦招惹的到底是哪路瘟神。

「是~~是治安局的人...」

趙玲也有點害怕了,因為媽媽的身手實在是太嚇人。

「臥槽!難怪這麼厲害!你怎麼惹著她們了?」

「老大~~我也不想啊!我剛在買東西,這騷貨就開始滿大街的追我...」

「行了~~別說了!事已至此,害怕也沒用!要是讓她就這麼走了,以後我們在這一片也不用混了!兄弟們,抄傢伙~~往死里給我打!」

隨著光頭的話音傳來,十幾個壯漢紛紛抄起啤酒瓶還有木棍、片刀開始往媽媽身上招呼,若說他們剛才還想抓活的,這會完全是在下死手。

好在媽媽實戰經驗足夠,即便在如此境況下,仍然能遊刃有餘的應對。

「哐啷~~~」

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響,那光頭一棍砸空,狠狠的敲在了鐵制的桌上。

瀟灑躲過一擊的媽媽順勢躺在桌上伸出了雙腿,穿著黑色絲襪的性感美足死死的夾住了光頭的脖子,給他來了一招奪命剪刀腳。

「都給我住手!要不然~~我先弄死他!」

媽媽惡狠狠的說著,擒賊先擒王這個道理,她比誰都懂。

「老大~~~」

十幾個壯漢見此都有點投鼠忌器,紛紛停住了動作將媽媽圍在了中間。

「哎呀~~你個騷貨~~快把老子的脖子夾斷了~~~放開~~~快點放開~~~」

光頭不停的挺酷哀嚎著,被絲襪柔順的美腿夾得快要窒息,此時也顧不得身為老大的威嚴。

「放了你也可以~~把趙玲交給我,這件事本來就跟你們沒關係!」

媽媽冷冷的說著,眼睛還直直的看著不遠處的那個娼婦。

「好好好~~你先放開我~~咱們有事好商量!」

到了這會,光頭徹底慫了。

「哼~~量你也不敢耍花樣!」

媽媽腳腕一松,剛想將他放開,可沒想到就這麼一鬆懈,那光頭居然趁機扭頭大嘴一張,狠狠的咬了她的絲腿一下。

「啊~~~」

媽媽吃痛,隨即狠狠的一腳將他踢飛了出去。

「給我砍死她!」

那光頭疼的眼冒金星,脖子差點被扭斷。

十幾個壯漢再次像媽媽撲了過來,可就在這時,一旁的趙玲突然湊到了光頭身前,邊幫他按摩邊一陣小聲嘀咕。

也不知道她究竟說了什麼,只見那光頭原本憤怒的醜臉慢慢變得猥瑣起來,最後居然還露出了意味深長的淫笑。

「二狗~~過來~~~」

當下,光頭怪叫一聲,將一個手下喊到了身前。

「怎麼了大哥?」

那名叫二狗的壯漢忙湊了過來,手裡還握著摔壞的啤酒瓶。

「你去...」

光頭在二狗耳邊一陣嘀咕,隨即後者便恍然大悟的走向了一旁。

過不多時,打鬥中處於上風的媽媽突然出了岔子,因為發力過猛,她胸前白色襯衣的紐扣突然不堪重負的崩掉了,兩個又大又挺的巨乳瞬間掙脫了束縛,顫顫巍巍的跳了出來。

「呃~~~~」

媽媽一驚,俏臉頓時羞紅一片,當下忙躲過幾根木棒,雙手捂住胸部胡亂的想把巨乳塞回衣服里。

可就這一分心,一旁早就準備好的二狗瞅準時機,從背後一把死死的摟住了媽媽,而且他的手裡還拿著一塊塗滿迷藥的手帕,此時更是精準無誤的捂住了媽媽的口鼻。

「唔嗯~~~~」

媽媽掙扎著想要反抗,可迷藥的藥效實在是太過霸道,即便她身手再怎麼厲害,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她便像被人抽了筋骨一般,瞬間腳下一軟, 全身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哈哈~~你個騷貨~~現在老實了吧?」

一旁的光頭見此頓時樂的大笑,上前一腳踩住媽媽的嬌軀,惡狠狠的說著。

「你個騷貨~~帶著孩子出來還想抓人~~你就這麼敬業嗎?都快嚇死老娘了!」

趙玲也走了過來,邊說邊衝著媽媽的大屁股狠狠的踢了幾腳。

「你...你們這些混蛋...快點放開我...呃...要不然...我讓你們後悔都來不及...啊....」

癱倒在地的媽媽無力的嬌喘著,哪怕她是一頭獵豹,此刻也成了待宰的羔羊、

「呸!到現在你還敢說狠話?信不信我一刀宰了你?」

趙玲邊說蹲下身子抽了媽媽一耳光,接著又沖眾人道:「兄弟們,你們知道這騷貨是誰嗎?她就是治安局的林雪,官職可不低!怎麼樣?漂亮吧?你們想不想跟她好好玩玩?瞧著騷貨大屁股、大奶子的,一看就是欠操的貨!」

到了這會,她索性也將媽媽的身份仔仔細細的說了出來。

「臥槽!還他媽是個官?嘖嘖~~這騷貨還真是厲害啊!」

「厲害什麼?她這個官職指不定挨了多少炮才換回來的,你以為那麼容易就能在治安局做官?」

「哈哈~~那倒也是!不過這個騷貨還真是個極品尤物,要是能操她一次,折壽十年我也願意!」

「操~~瞧你那點出息!」

「哈哈哈哈哈~~~~」

眾人對著倒地不起的媽媽不停的指指點點、猥瑣的說著淫言浪語,而膽小的我看到如此畫面,卻不敢上前施救,反而嚇的依偎在外面的角落,連大氣也不敢喘。

「林雪~~你說你好好的官不當,沒事這麼拚命幹什麼?帶著孩子出門逛街,也不忘抓我,你還真是敬業啊!哼~~依我看,你就是個十足的浪貨,是不是想在自己的兒子面前被人操啊?如果不是的話,又怎麼會追著我來貧民窟?你一定特別想讓我們這裡的男人玩你吧?呵呵~~賤貨!」

趙玲邊罵邊用力掐捏著媽媽的大乳房,話語惡毒,手段也殘忍。 「啊~~呃~~~趙玲~~你個娼婦~~~今天算你走運,以後你早晚會落到我手裡的!」

媽媽崛強的回懟著,哪怕她現在手無縛雞之力,但強勢的性格也讓她無法接受罪犯的羞辱。

「呸!不知死活的臭婊子,你也不看看現在自己是什麼處境,還敢威脅我?你信不信我把你兒子也抓來,讓他先死在你面前?」

趙玲惡狠狠的說著,妖艷的臉上滿是殺氣。

一聽她要拿我開刀,媽媽頓時老實了,當下忙道:「禍不及家人,你們別亂來!」

「啊呸!你也知道害怕啊?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快點把衣服脫了給我跪下道歉,要不然我現在馬上出去把那個小鬼抓來,然後在你面前閹了他!」

趙玲抓到了媽媽的弱點頓時覺得無比興奮,對著媽媽的巨乳打了兩下之後又開始出言威脅。

「你...沒人性!」

媽媽一聽有點傻了,當著這麼多悍匪的面,讓她脫光衣服下跪,那種屈辱感想想都讓她受不了。

「怎麼?你不肯?到了現在你有選擇的餘地嗎?是不是非要我把那個小鬼抓來你才肯聽話?哼~~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東西,我這就去抓你兒子!」

趙玲邊說邊作勢欲走,而且還順勢抄起了一把水果刀。

「不要~~不要~~~~」

媽媽忙掙扎著坐起了身,真怕她會出去抓我。

「快點跪下給我道歉,把衣服都給我脫了!」

趙玲停下腳步,惡狠狠的說著。

「脫~~快點脫~~他媽的騷貨~~~再不脫老子就幫你脫~~~哈哈~~~」

「對~~快點脫~~跪下給我們道歉~~老子被你踢了好幾腳~~~到現在雞巴還痛~~~~」

一旁的十幾個壯漢不停的叫嚷著,此時的他們就像一群餓狼,隨時都有吞噬美艷媽媽的可能。

「嗚~~哼嗯~~嗚嗚~~~~」

一向強勢的媽媽在眾人的戲弄之下忍不住抽泣起來,擔心我安危的她只能眼含熱淚乖乖的脫起了衣服。

白色的襯衣率先滑落,雪白的香肩和碩大的巨乳一起展露無遺,引得一旁觀看的男人不停的暗吞口水。

緊接著,黑色的短裙也脫了下來,被黑色褲襪包裹的大屁股淫靡的裸露,可還不等眾人慢慢欣賞,媽媽又將灰色的高跟鞋摔掉,伸著弧度曼妙的絲襪美足將腿上的褲襪慢慢的脫了下來。

「臥槽~~~」

眾人一陣驚嘆,那雪白的蜜桃臀、筆直的大長腿、以及那彎彎窄窄的玉足,無一不是萬里難尋的極品!

當深藏在股溝內的內褲也脫下之後,媽媽終於抽抽噎噎的紅著俏臉在眾人的淫言浪語中跪趴在了地上。

「對不起~~~求你們原諒我的冒犯~~以後我再也不敢了~~~」

一絲不掛的媽媽跪在地上撅著圓潤的大屁股祈求著眾人的原諒,胸前兩個無比碩大的乳房因為跪趴著的原因萬全貼在了地上,被擠壓向了兩側,露出了大團令人垂涎的乳肉。

「哼~~騷貨~~你也有今天!」

趙玲怒罵一聲,接著狠狠的一腳踩在了媽媽的巨乳上。

「啊~~~痛~~~好痛~~~~」

劇烈的痛楚傳來,哪怕媽媽在堅毅強勢,此時也有點忍受不住。

「不要踩~~不要踩~~~好痛~~饒了我~~饒了我吧~~~求你~~~~」

媽媽眼淚直流,被高跟鞋踩的不斷求饒。

「哈哈哈哈~~~臭婊子,你不是很厲害嗎?怎麼?這會慫了?我真想一腳踩爆你的騷奶子,但是我不會這麼做,因為待會我的這十幾位兄弟還要好好的操你、玩你呢!哈哈哈哈~~~~」

趙玲得意的猖狂大笑,畢竟能讓治安局的高官像條母狗一樣跪地求饒,是個犯罪分子心裡都會覺得暢快!

而這種暢快不同於其他,因為這是被欺壓已久後的報復快感! 「兄弟們,把這騷貨拉起來~~好好的看看她的騷屄合不合你們的胃口!」

趙玲邊說邊抬起踩在媽媽乳房上的腳,讓十幾個早已按捺不住的壯漢們將媽媽從地上抱起來放到了桌上。

「呃~~~做什麼?不要~~不要...」

媽媽哭哭啼啼的抽噎著,儘管她知道今天會遭到羞辱,但真到了這一刻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起來吧騷貨~~」

眾人將媽媽拉起,控制住她的雙手,將她的兩條玉腿拌開向後壓到腦袋旁,粉嫩的小穴頓時毫無遮掩的暴露在十幾個大漢的眼前,引起眾人的一陣驚嘆!

「臥槽~~真不敢相信這騷屄居然生過孩子!」

「是啊!這麼粉嫩,乍一看還以為是個處女呢!」

「操~~這娘們平時肯定很少打炮,要不然騷屄早就被操黑了!」

「哈哈~~今天咱們正好補償補償她,讓她也知道知道打炮的樂趣!」

十幾個男人圍成一團不停對著媽媽的私處指手畫腳,顯然一個比一個都興奮。

媽媽羞的側著臉都不敢睜開眼睛,而一旁的趙玲見此更是心生妒忌,同樣是女人,作為娼婦的她私處早就被操黑了,當下妒火中燒,對著媽媽怒罵道:「騷貨~~騷屄這麼粉嫩一定是用什麼藥水塗抹過吧?否則怎麼可能不發黑?是不是平時壓在你身上的男人多了,讓你生完那個小雜種後又偷偷的做了縮陰手術啊?你長得這麼騷,平時沒少勾引男人吧?」

她邊說邊使勁掐捏著媽媽的嬌軀,惡毒的表情讓躲在外面偷瞧的我都覺得心生寒意。

「操~~忍不住了!趙玲~~你也先消消氣,讓我先操這騷貨一次,我都快憋不住了!」

老大光頭邊說邊湊了過來,接著掏出雞巴對準媽媽的蜜穴作勢欲插。

「不要~~不要~~~~」

媽媽見此忙睜開眼睛開始掙扎,她想用手捂住私處,但四肢都被牢牢的禁錮,根本沒有掙脫的可能。

當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光頭用大雞巴不停磨蹭自己的穴口,陣陣酥癢傳來,讓多年未經人事的她愈發變得敏感,以至於沒過多大一會,粉嫩的密穴里便開始分泌了體液,羞得媽媽俏臉越來越紅,幾乎快滲出血來。

「住手~~混蛋~~~快點住手~~~混蛋~~我要殺了你們~~~」

終於,媽媽再也受不了這種羞辱,她拚命掙扎著扭動著嬌軀,怒斥威脅著正在逞凶的男人。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媽媽的臉上,趙玲邊罵邊嘲笑道:「閉嘴!你個騷貨就是個欠男人操的精盆,再敢亂動,就把你的奶頭割下來。」

她惡狠狠的說著,雙手更是使勁拉扯著媽媽粉嫩的乳頭。

「啊~~~呃~~~~嗚嗚~~~混蛋~~~~」

媽媽痛不欲生,哭的梨花帶雨。

趙玲一點也不心軟,折磨了媽媽一會後又沖光頭道:「老大~~開始干吧!讓這個騷貨也嘗嘗你入珠大雞巴的厲害,一口氣把她操尿!」

「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光頭早就做夠了前戲,聞言大笑一聲,接著腰部用力,將那根足足有18cm並且上面還鑲嵌著兩圈珠子的大雞巴狠狠的一棍插進了媽媽的蜜穴里,而且是全根沒入,直戳子宮口。

「噢~~~」

許久不能經歷男女之事的媽媽怎麼受得了如此強烈的撞擊?當下被這狠狠的一棍給操的嬌呼一聲,渾身一陣抽搐,上半身陣陣晃動,頭部更是高高的往後仰起。

「臥槽~~真緊啊!」

光頭一擊得手,頓時美的齜牙咧嘴,媽媽的小穴又緊水又多,美人美穴性感的讓人抓狂,更何況操起來還是如此的緊緻舒爽!

「輕~~輕點~~先讓我適應一下~~~」

媽媽睜開眼睛媚眼如絲的哭喊著,太久沒有被愛撫的她一時還真有點適應不了男人粗大的陽物。

「適應個屁!看老子一口氣把你操暈過去!」

光頭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當下扛著媽媽的雙腿,一口咬住她右腳腳跟,大開大合的狠狠操幹起來。

啪~~~啪~~~啪~~~啪~~~~~

「噢~~呃~~呃 ~~呃~~~嗯嗯嗯嗯~~~~~」

碩大的肉棒每次全根都拔出只留龜頭在穴口,接著又全根狠狠的刺入,恨不得將兩個蛋蛋都塞進去。

媽媽被操的搖搖晃晃,嬌喘聲愈發的急促,漸漸被刺激的有點意亂情迷。

「輕點~~輕點啊混蛋~~~噢~~~呃~~~~」

話音未落,就見光頭斜向前一挺身,隨著媽媽一聲嬌呼,粗大的雞巴如同利箭穿心一般,再次毫不留情一插到底。

守身如玉的媽媽何時碰過這種陣仗?被猛抽猛插的她只覺得被牢牢地釘死在了桌上,從沒被發情的野獸如此粗暴的對待。此時她柳眉微皺、咬緊了牙關,強忍著許久未曾體驗過的奇妙快感。

而在進入美人身體的那一瞬間,光頭槍就覺得整個人從頭到腳爽了一下,干美人果真是舒服啊,更何況還是治安局的高官,隨後就是暴風雨般的連根沒入,那真是天雷勾動了地火電光火石一般。

啪~~~啪~~~啪~~~啪~~~~

噗呲~~~噗呲~~~噗呲~~~~~

光頭碩大的雞巴一次次消失在媽媽雪白的屁股中間,啪、啪的聲音也不斷在身下響起,強大的力量不斷衝擊著美人那神秘幽深的私處,使得躺在桌上的媽媽被乾的搖搖晃晃,即便被十幾個大漢死死禁錮著身體,但強大的衝擊力還是操的她整個人被向前推去,幾乎快要從桌上摔向了地面。

粗大的雞巴在媽媽的體內橫衝直撞,溫暖的陰道緊緊裹著男人的肉棍,裡面的軟肉如水浪似的一波一波湧來,層層深入,甘美多汁,那真是無比動人的滋味。

「嘶啊~~太爽了!真他媽過癮!」

每次深深插入都能感覺到美人身體里的顫慄,這種刺激的感覺讓光頭非常滿足,大手在兩座挺拔圓實的乳房上肆意揉捏著,柔軟雪白的乳房在他手中變幻著各種形狀。

媽媽感覺到男人鋼鐵般的肉棒在她縮緊的肉洞裡來回地衝刺,強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湧來,從子宮裡湧出的快感竟使自己產生莫名的性慾,當私處巨大肉棒深深插入時,她幽原本白皙的臉龐漲紅,紅唇慘白的承受帶著痛苦的極大性愛快感,同時皺起眉頭,拚命咬緊牙關,迎接越來越強烈的快感。

「騷貨~~抬起頭看看自己是怎麼被人操的~~~」

就在媽媽羞澀不停閉著眼時,一旁的趙玲又不解恨的將媽媽的頭抬了起來,強迫著她看著自己正被人猛操猛干、淫水四濺的小穴。

「呃~~嗯~~~噢噢噢噢~~~哼嗯~~~嗯嗯嗯嗯~~~~」

媽媽的眯著漂亮的眼睛帶著哭音哼哼唧唧的嬌喘著,而光頭見此更是賣力的狂抽猛插,只操的媽媽的小穴嫩肉翻滾、蜜汁橫飛。

「呃呃呃~~嗯~~~噢噢噢噢~~~~嗯~~~~哼嗯~~呃呃呃呃~~~~~」

剛開始時媽媽還有點羞澀和緊張,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在男人激情四溢的抽插下也逐漸接受了被強姦的事實,空氣中淫糜的氣氛越來越濃,她的理智漸漸地迷亂起來了,快感也在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媽媽都開始痛恨自己的身體怎麼這麼不爭氣。

光頭也意外的發現了媽媽的變化,心裡感到很得意,這場激戰不知不覺就已經進入白熱化,他覺得越來越舒爽、越來越過癮!

「操死你~~操死你個騷貨~~~叫~~~使勁叫~~~~」

光頭把媽媽雙腿盡力分開壓在她的身體兩側,美人雪白的身子仰躺在桌上,胯間已被操的一片狼藉的穴口向上微張著,像一朵花盛開一樣,等待征服者一次又一次毫不間斷的深深插入。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