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母女俩的卧底生涯 (2) 作者:清小河

.

【我们母女俩的卧底生涯】

作者:清小河2021.04.25首发:第一会所

第二章 蛇精美妈

一、奶头儿山

胡紫薇及其保镖兼司机詹磊,是“奶头山”贩毒集团的两个漏网分子,“蝴蝶迷”和“郑三炮”,这是姜所长早已查明的情况;胡紫薇竟然是人妖,这是我卧底到其身边后不久,发现的一个意外情况。

目标是抓住“小炉匠”缴获“联络图”,胡紫薇是人妖,与目标没有直连关系,但确系一个重大情报,并让胡紫薇是“蝴蝶迷”的定论,出现了不确定,姜所长认为有必要就此进行一番调查。

“奶头山”八年前既已被破获,漏网的“蝴蝶迷”被默认为不存在,卷宗里没有任何记录,姜所长专程跑去云南,秘密审问了关在监狱里的“奶头山”成员。“许大马棒”为首的骨干成员,早已被击毙或被枪毙,没判死刑的全是小喽啰,都根本没有见过“蝴蝶迷”。

姜所长等于是花公款出去旅游了三个多月,对我和老妈来说,等于是白当了三个多月的卧底,可已经卧底到了胡紫薇的身边,为了避免被怀疑,只能是母女都牺牲了色相。

如果胡紫薇不是“蝴蝶迷”,任务既不存在了,姜所长又肯定了之前的结论,并认可了我已向他汇报过的情况:胡紫薇有着明星级的容颜和模特级的身材,同时有着一对D杯罩豪乳和一根18厘米的大鸡巴,脸整过容,大奶子和大鸡巴明显是天然的,属于是先天性的人妖,第一生理特性为男性,第二生理特性为女性,人格为男女混合型,真实年龄在30岁到35岁之间。

延误了三个月才开始的第二步,基于我和老妈是没了什么钱又过惯奢靡生活的贪官家属,被胡紫薇拉下水成为贩毒分子。这要在被动中进行,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我才被带上了“歧途”,成了胡紫薇新建的“奶头儿山”的一员。

胡紫薇新建的团伙,是叫“奶头儿山”,不是叫“奶头山”,特意加了个儿化音以示区别。“奶头儿山”尚在组建中,已经干上了贩毒买卖,客户群体是上流人士,制售的是优质的鸦片和海洛因。

我曾是刑警,不用教就懂得怎么贩毒,很快成为了“奶头儿山”的骨干,并与胡紫薇成了能一块玩群P的好闺蜜。

老妈又成了“贩毒分子”的家属,但没有参与贩毒,也一直没有与胡紫薇现实见过面,等于是在网上当的卧底。这是我们母女两个尽最大可能,蒙骗住姜所长做到的,目的是想到了要提前给自己铺退路。说是戴罪立功,很可能会被卸磨杀驴,必须要抢先想办法自保,但暂且只想到了这么个权宜之计,尚且没想到怎么铺后路。

等完全取得了胡紫薇的信任,追踪“小炉匠”的任务,这才正式开始,姜科长随即有了目标,胖胖的四眼男赵志刚。

我已排除赵志刚是“小炉匠”,赵志刚也已回了沈阳,但领导永远是正确的,我和老妈也只能选择依令行事。

胡紫薇含糊地将年龄报大了十岁,是对应于美女富婆的伪装人设,这样当然要对人隐藏她是人妖,知道她是人妖的只有我、詹磊等几个人,当然我老妈也知道,让我和老妈知道了她是人妖,是因为真拿我当了好闺蜜。性取向是男女混合型,喜欢被男人操屁眼,也喜欢操女人的屁眼,但知道我不喜欢被人妖操,没有拿18厘米的大鸡巴操了我。

老妈称得上一位冻龄女神,68年的,看着也就三十来岁,长了一副标志性的蛇精脸,真的是演蛇精都不用化妆。这样的一位老阿姨,男人见了都想操,胡紫薇很想操我老妈的小屁眼,但没有明确提出来。认识了赵志刚这个屌丝网友,亲昵地将其称之为了老公,想到了让她这个所谓的老公,替她操了我老妈的小屁眼,因此让赵志刚加入了常玩的视频互动。偏赶姜所长还认为赵志刚是“小炉匠”,看来老妈真的要被操了小屁眼。

四个人玩起了视频聊天,我很快就了解到,胡紫薇和赵志刚是半年前,经过冉宁介绍认识的。冉宁也是“奶头儿山”的成员,职业是大学老师,同时也是个超级骚妇,入伙“奶头儿山”之前就玩头条,是在头条上认识的赵志刚,胡紫薇半年前也玩上了头条,因此通过冉宁认识了赵志刚,对这个四眼屌丝如此厚爱,是认为赵志刚是个人才,想要拉其入伙“奶头儿山”,尚没有将其拉入团伙,所以专门提醒我和老妈,不要让赵志刚知道她是人妖。

这些情况我早就侦查到了,只是了解得没有这么细致。姜所长非常固执,等我将侦查到的详细情况汇报给他,又做了一番细致的分析,终于是确定了赵志刚不是“小炉匠”,2020年也过完了。

刚刚跨入2021年,又闹起了新冠,排队抠完嗓子眼,都得老实猫在家里,卧底任务只能暂停。

赵志刚提前回了老家过年,因在老家不方便,暂时中断了与我们的网聊,我和老妈继续与胡紫薇在网上玩着,姜所长则暂停了与我和老妈的联系。

我和老妈是只能选择当卧底,由母女两个都牺牲了色相,娘俩也都在被动中升级了。这次调查赵志刚,对姜所长来说又是白忙了一场,对我和老妈来说,这次可没跟着白忙活,我一开始就想到了利用赵志刚铺后路,等对其有了充分了解,想出了一个利用赵志刚铺后路的具体计划,但紧跟着就到了春节,只能等过完年才将这个计划付诸了实施。

二、强行交配

正月初三的这天,妈妈照例早早地起了床,我照例睡到10点才起床,洗漱完冲了澡穿好睡衣,见早餐已摆好在餐桌上,妈妈正在摆在阳台的跑步机上跑步,我坐到餐桌旁,已成习惯性地先与胡紫薇连上了微信视频,胡紫薇也正在吃早饭,两人边吃着饭边聊著天。

我都是先吃完了饭再喝牛奶,放下筷子端起杯子喝了两口奶,我假做忽然想起来地说:“对了,我妈跟吴彬彬她爸还没离婚的时候,也就是刚生完吴彬彬,让我爸强行又给她交配上了,而且是边喝着她的奶边交配的她。”

胡紫薇一听当即来了兴致,放下刀叉拿起手机,着急地说:“阿姨还有这样经历呢,快点儿给我讲讲。”

我故意卖了个关子,端起杯子慢悠悠地喝了几口奶,也是趁机想了一会儿,放下杯子说:“我妈是68年的,不到二十岁就结婚了,吴彬彬她爸比我妈大两三岁,是大学毕业分配到工厂做技术员,吴彬彬是88年的,我妈生她时候只有二十岁。我爸当时是工厂的副书记兼车间主任……哎呀,有点儿乱,称呼他们小吴和老王吧,吴彬彬她爸那时确实还小鲜肉儿呢!”

我接着说:“我爸早想给小吴当隔壁老王,我妈刚生完了吴彬彬,老王就把小王忽悠去了非洲援建,说只需要去一年,回来肯定升职,看在他年轻有为,才把这个机会给了他,小吴千恩万谢地去了非洲,不想让老婆落入了魔掌。老王先是把我妈给强奸了,然后威胁住她乖乖听话,天天晚上去家里强行交配她,那时吴彬彬也就几个月大,还在吃奶呢,老王在闺女旁边交配妈,当然要一边交配一边喝奶。”

胡紫薇这时已解开睡袍的带子,轻轻抚摸著一对豪乳,更为兴奋地追问道:“为什么说是交配呢?”

我端起杯子喝了口奶,伸出舌尖舔了一圈粘在嘴唇上的牛奶,坏笑着说:“小吴回来发现老婆怀孕了,当然接受不了要离婚,所以,老王操我妈的目的是让她怀上。老王身高体胖皮肤黝黑,论块头比我妈大了好几号,又是强迫操她,感觉就好是,大鸡巴黑驴交配下贱小母狗,哈哈哈……”

我又喝了两口奶,“现在她的奶子有D杯罩,完全是天然的,那时才二十岁,刚生完孩子正在哺乳,奶子比现在的还大,天生的奶儿大,当然不缺奶水了,哺乳期整天挨大鸡巴操,奶水更多了,吴彬彬喝不了,剩余的就归老王喝啦!”

这时妈妈在跑步机上锻炼完,挥汗如雨地走了过来,打了我两下,“你个小不要脸的,这种事也说,别忘啦,你就是这么生出来的!”

我在妈妈被健身裤紧勒著的翘臀上,啪啪地使劲拍打了两下,“你等让大鸡巴操上啦,很快就被操上瘾啦,没等小吴从非洲回来,就在被老王的大鸡巴操著的同时,给小吴打了电话说要跟他离婚。”

我有些情不自禁地接着说:“吴彬彬装得很正经,其实更是个骚货。刚出生就看着妈妈在面前挨操,长大了不是骚货,这才奇怪了呢?”

这时胡紫薇问道:“在哺乳期交配上了没呀?”

我假意叹了口气说:“唉……当然交配上了,要不我怎么只比吴彬彬小了一岁!”

妈妈走到了客厅沙发前,脱起了勒臀紧身裤,我拿起手机拍向脱光了下身的妈妈,坏笑着说:“我妈等被交配上了,因为偷情的事被人发现了,又让一个人给操了,吴彬彬她爸和我爸一块被绿了。”

这时妈妈脱光衣服拿起浴袍走向了浴室,我冲着手机挤眼坏笑了一下,站起身快速脱光了衣服,情不自禁地抓揉了几下,自己胸前一对E杯罩的大奶子,拿着手机走到浴室的门外,听到里面正响起著哗哗撒尿的声音,没有马上拉开进去,将手机拿到嘴边,与胡紫薇悄声嘀咕著聊了一会儿,等里面的妈妈撒完了尿,响起了往浴池里放水的声音,拉开门走进了浴室。

足有二十多平的浴池,里侧是一个偌大的浴池,大小如双人床,感觉就是一个小号的游泳池,母女两个都很喜欢泡澡,专门弄了两个防水的手机架。

将手机放好在托架上,搂住妈妈的肩膀,一起坐到手机下,我将头拱到妈妈的胸前,“哦……老妈,我也要吃奶……”

头钻到水面之下,用嘴叼著一只大奶子的奶头,使劲地吸裹了一会儿,我将头钻出水面,用双手将浸透水的乌黑长发拢到脑后,又将头埋到妈妈的胸前,侧脸看向手机说:“薇姐,我得吃奶,吴彬彬她爸和我爸一块被绿了的事,让我妈给你讲吧!”

胡紫薇来了卫生间撒尿,穿着睡袍露著一对大奶子,坐在马桶上撒尿,18厘米的大鸡巴,别在马桶垫圈的下面没有拿出来,她真的拿我老妈当了志同道合的长辈,没有太直白地问,带有引导性地说:“乐姨,好像听冰冰说过,您原本也是工厂的工人,是吧?”

妈妈被我大力吃起了奶,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呻吟声,仰著脸说:“嗯……冰冰的姥爷,是‘三支’时期从东北去的南方工厂,她姥姥是南方人,所以老两口退休之后,回了她姥爷的老家,没去盘锦,去了沈阳。嗯……我是出生在南方,念的中专,毕业进了工厂上班,那时候这种情况叫子弟工,在工厂上了不到一年班,经人介绍嫁给了彬彬她爸……”

我仰起脸插言道:“当年我妈可是厂花,很多人追求,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嫁给了吴彬彬她爸,后来同时绿了吴彬彬她爸和我爸的,是追求她没追上的一个人。对了,我听我妈说过,那个人也姓赵,也是戴个眼镜长得胖胖的,别人都叫他小赵。当然啦,肯定不是沈阳的那个小赵,那时候他也还吃奶呢,哈哈哈……”

我说着在水下分开妈妈的两条美腿,将左手伸到她的两腿间,将中指插入她的小屁眼,抠弄了几下,用手指插起了老妈的小屁眼。

当了一年母女组合的卧底,妈妈跟我都变成了骚货,被我这么一弄,妈妈情不自禁地发情了,下流地讲起了她和那个小赵的往事。

三、孕期被奸

“当年的那个小赵,也是大学生,那时是二十三四岁……那时大学生还很吃香,有人介绍我和他相过亲,他长得矮矮胖胖的,家还是农村的,我没看上他,但知道他一直喜欢我……后来,老王把我……把我交配怀孕了,彬彬他爸从非洲回来了,当然提出了离婚,那时离婚审批很复杂,彬彬还不到一岁,没有马上离成婚,当然分居了……

老王那时只是个车间主任,不敢让人知道破坏援建非洲人员的婚姻,彬彬他爸非要找出这个人是谁,利用刚从非洲援建回来的这个身份,整天去找厂领导闹,老王不敢来我家了,我当然更怕被人知道啦。小赵知道了其中的内幕,拿此要挟我让他操,我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胡紫薇问道:“乐姨,你那时怀孕几个月了?”

老妈呻吟着想了想,说:“开始被他操的时候,大概三四个月吧,肚子微微地大了。彬彬那时还吃奶呢,又怀孕了,奶水更多了,小赵当然也是一边操我一边喝奶,还好,不用担心再被交配上了……”

我在水下用手指使劲插了几下老妈的小屁眼,在老妈的怀里仰起脸问道:“我的这位小赵叔叔,都是怎么操的你啊?”

“哦……他要挟住了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到家里操我。二十三四岁正当年,性能力很强,每晚都要操我七八次,而且是随时随地的,在家里的任何地方操我,甚至把我带出去,在楼顶的天台上操我……后来还搞来了黄碟,让我一边陪着他看着黄碟,一边玩着我操着我……”

我叼著老妈的奶头,使劲吸裹了几下,吐出奶头仰起脸,问道:“他是怎么吃奶的呢?是边干边吃奶,还是操完了再吃?”

“嗯……开始是边干边吃奶,后来玩得更有经验了,都是先吃后干或者干完了再吃奶……因为他一晚要连续操我多次,基本上是这样的,操完了一次,开始玩着我喝奶,等奶喝足了,他的鸡巴也又硬了,再接着操我……”

胡紫薇坐在马桶盖上,撸起了她的18厘米的大鸡巴,发出了兴奋的浪叫声,但没把鸡巴从睡袍里掏出来,似乎情不自禁地问道:“乐姨,这个小赵,喂你吃精液不?”

老妈被我吃着奶捅著屁眼,呻吟着想了一会儿,说:“他开始都是射我逼里,怀孕着呢,能随便内射嘛,后来是看到黄碟里的男人,都是射在女人的嘴里,再让女人把射到嘴里的精液吃了,他也对我这么做了。头几次我真的做不到,没等咽下去就呕了,等吃了好多次,也就能把精液吃下去了……”

我仰起脸问道:“这位小赵叔叔,也让吴彬彬看着,你这个又怀孕了的嫩妈,被他的大鸡巴操吗?”

老妈说:“这倒没有这么做过。好歹是大学生,他没有你……没有老王变态,但比老王更会玩,变着花样儿的操我玩我……”

胡紫薇这时靠着水箱仰躺在了马桶盖上,右手伸在睡袍里撸著18厘米的大鸡巴,左手抚摸著暴露出的一对D杯豪乳,亢奋地叫着问道:“乐姨,他玩你操你的时候,用过什么新鲜创意的花样儿啊?”

老妈呻吟着想了一会儿,说:“后来我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他喜欢让我侧躺着,从后面拿大鸡巴操我的逼,等要快射的时候,让我仰面躺着,掰著两条腿操我,等射精的时候,拔出他的大鸡巴,射在我的肚子上,射完后不让我擦,说这辈子我没嫁给他,但要被他操一辈子,等跟小吴的女儿长大了,怀着的孩子如果也是女儿,两个女儿要跟我一块被他操……”

胡紫薇听老妈这么一说,情不自禁地掏出了18厘米的大鸡巴,用右手握住阴茎中间高速地撸著,亢奋地叫着问道:“乐姨,你那时是怎么回答的他呢?”

老妈这时也发情了,浪叫着说:“我……我当然只能回答,如果再生一个女儿,等两个女儿都长大了,我要跟两个女儿,一起被他的大鸡巴操,母女三个人都给他当老婆……”

我从老妈的小屁眼里抽出手指,用双手各揪住了一只圆柱形的乳头,大声吐槽道:“操,我说从生出来,我就这么骚呢?原来你怀着我的时候,就他妈的让我在你的肚子里,跟从你逼里怼进去的大鸡巴,天天都打招呼呀?操你妈的,这胎教也真是太高级了吧?”

我说完拦腰将老妈从水里抱出来放到浴池沿上,已然完全进入发情状态的老妈,情不自禁地撅起圆翘的白皙美臀,双手和双膝着地跪趴在了浴池沿上,随即腾出右手,伸到两腿间抠起了自己的逼。我忍不住地也抠上了自己的逼,索性在水里站起身,伸出右手的食指,插起了老妈的小屁眼。

胡紫薇看到这一幕更亢奋了,情不自禁地亮出了18厘米的大鸡巴,左手使劲抓揉着自己的D杯豪乳,右手更高速地撸著自己的大鸡巴,发出了嚎叫般的大声浪叫,身体在马桶盖上来回摇晃着。

越聊越兴奋,情不自禁地都开始了自慰,三个人都进入了极度亢奋中,淫荡的一面都完全展露了出来。

老妈一边自己抠著自己的逼,被我用手指插着她的小屁眼,大声浪叫着喊道:“啊……我是骚逼……我是母狗……我比婊子还下贱……我要跟自己的两个女儿一起被操……要跟自己的两个女儿一起……被好多的大鸡巴操我们的屁眼……啊啊啊……”

我也浪叫着喊道:“啊……啊……我是小骚逼……我是小母狗……我比我妈妈还下贱……我要跟自己的妈妈和姐姐,一起被很多男人操……跟自己的妈妈和姐姐一起,被好多根的大鸡巴,轮番操我们的屁眼……操死我们三个骚母女……啊啊啊……”

胡紫薇甩掉了浴袍,一丝不挂地坐在马桶盖上,疯狂地撸著18厘米的大鸡巴,顺着我和妈妈的话,大声叫喊道:“啊啊啊……我是一个长鸡巴的淫荡女人……我喜欢被男人的大鸡巴操屁眼儿……啊啊啊……乐姨,我也要做您的女儿,我要陪着您一起,让男人轮奸我们,让好多个大鸡巴的男人,操翻了我们的骚屁眼子……啊啊啊……”

妈妈头一个高潮了,我紧跟着也高潮了,胡紫薇随即撸射了。

这个人妖简直就是个妖精,18厘米的超级大鸡巴,分三次喷射出了大量精液,最后斜向上射出的一股精液,落在了不次于任何女明星的漂亮脸蛋上,随即被长长伸出的舌头舔进了嘴里。

我和老妈躺进浴池里,在温暖熟识地水里泡了一会儿,意识恢复了清醒,身体也缓过来了,胡紫薇冲了个澡穿上浴袍回到卧室。刚才的话题还没有聊完,正要接着聊,浴池墙壁上的对讲电话想了。

“谁呀,这时候按门铃,真他妈讨厌……”我骂着从水里站起身,紧跟着心里一咯噔,“三长两短,姜所长!”

四、变态上级

我和老妈自当了卧底,就一致认为姜所长是个老变态,即便不是被迫做的卧底,照样也会这么认为。

姜所长现年59岁,原是边防缉毒,穿军装的,参与破获过多个贩毒团伙。抓贩毒的主要方式是用卧底,这老家伙能破获过多个贩毒团伙,说好听点是善于使用卧底,说难听点是拿手下卧底的命根本不当回事,纯是拿手下的血给自己铺的升官路。

八年前破获了属跨境贩毒集团的“奶头山”,立了大功也过了50岁,到首都挂了个闲职副所长等著退休,是因为他儿子在首都工作,即将退休时又复出了,其实是因为他的儿子姜凯,三年前犯了严重错误,刑侦支队长的职务被免了,想借机让儿子立功复职。

我原来是刑警,圈里有句都知道的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姜凯一样的队长。”三年前,姜凯带队到酒店抓逃犯,猪一样的指挥引发了大混乱,导致一名女童坠楼身亡。视频传到网上引发公愤,本是撤职严办,有个功勋老爹护着,以停职进修的名义,去了公大读博士。

这个老变态坚定地自认为,是公正廉洁刚正不阿的清官,单就对手下卧底和自己儿子的态度对比,根本谈不上是什么清官。复出抓毒贩是为了让儿子立功复职,又怕自己儿子遭遇危险,没有急着让他儿子参与任务,等着要收网时才让他儿子加入。

姜所长是一副标准的苦大仇深相,脸总是紧绷着,我在其手下当了一年的卧底,即便是侦查到了有价值情报,在他这得到了也只有严厉的批评,我真是怕见这个老变态。

大年初三,老变态忽然来了我家按门铃,但没有上楼来我家,而是叫我单独去小区大门外见他,我心里自禁地敲起了鼓。

快速合计了一下,我对胡紫薇说,家里来了拜年的亲戚,提前结束了视频聊天,随后与妈妈简单商量了几句,穿好衣服戴上口罩,快步走出了小区。

家在的小区位于海淀区,周边有很多大学,在小区大门外碰了面,姜所长什么都没说,领着我走进了一所大学,拐弯抹角走进了一座体育场,我的心里面更敲起了鼓。

正值寒假,零下20多度,偌大的体育场内空荡荡的,我朝四下扫视了一番,见姜凯孤零零地坐在看台上,马上想到了其中原因:“哼,这是要让儿子参与进来啦!”

果不出所料,等都坐到了看台上,老变态一本正经地说,根据上级的指示,特勤小组升级为专案小组,由姜凯担任组长,他已到退休年限且不在刑侦口任职,改为特聘顾问,我和老妈以及阿蹦,从即日起归姜凯指挥。

这就是脸都不要了地捧儿子,等老变态交代完领着儿子先走了,我在心里暗骂了一通,而后心头一亮地想到:“特勤小组升级为了专案小组,老变态直接让他儿子当了组长,说明是有了什么线索或办法,认为很快就能抓到‘小炉匠’,这也就是说,我和老妈就要熬到头儿啦!”

我随即又心头一沉地想到:“卧底到胡紫薇身边的我和老妈,尚没有任何‘小炉匠’的线索,老变态是通过别的途径,找到了线索或想出了办法,要把功劳全揽到他儿子头上,等抓到了‘小炉匠’,很可能会对我和老妈来个借刀杀人。坏啦,后路怕是来不及铺了,当然不能放弃,但如果真来不及了,只能牺牲一个保另一个,当然是牺牲我保老妈。”

回到了家里,我将特勤小组升级为专案小组的事宜,以及老变态放儿子当组长的目的,向老妈详细讲了一遍,当然没说要牺牲我保老妈的心理准备。

老妈面色凝重地说:“利用沈阳的小赵铺后路,头年就想好了怎么做,因为闹疫情,过完年才实施的,刚开个头儿,突然起了重大变化,怕是来不及完成了,再说这个小赵也不一定靠得住,估计胡紫薇已经拉他入了伙,我看,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我摇了摇头说:“咱们是要利用赵志刚,把钱转移到外地,就是要跟他成为一伙儿。老变态和胡紫薇都得防著,想不被怀疑地带着钱去外地,目前只有这一个途径,所以,绝对不能轻易放弃。”

我接着说:“为了让咱们当卧底,退回了两套房和一笔钱,我跟着胡紫薇贩毒又挣了一笔钱,要继续过着大把花钱的生活,悄悄地攒了四百万现金,这钱得带到外地才是咱们自己的,有了钱就有了后路。胡紫薇应该已把赵志刚拉进了伙儿,等成了一伙儿的还成了炮友,咱们跟着赵志刚去他家在的沈阳,老变态和胡紫薇都不会怀疑,咱们就能把四百万现金带去沈阳,悄悄地租个房子藏起来,这样后路就铺出来了。”

老妈点了点头,“嗯,是不能轻易放弃,因为眼前也只有这一条路。”

我说:“胡紫薇比老变态厉害多了,简直就是一个人类妖精,正是因为她在各方面都是妖孽级的,得从先讲一个故事开始。既然决定要继续且要尽快完成计划,赶紧找胡紫薇连上视频,接着讲你怀孕时被操的往事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