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們母女倆的臥底生涯 (2) 作者:清小河

.

【我們母女倆的臥底生涯】

作者:清小河2021.04.25首發:第一會所

第二章 蛇精美媽

一、奶頭兒山

胡紫薇及其保鏢兼司機詹磊,是「奶頭山」販毒集團的兩個漏網分子,「蝴蝶迷」和「鄭三炮」,這是姜所長早已查明的情況;胡紫薇竟然是人妖,這是我臥底到其身邊後不久,發現的一個意外情況。

目標是抓住「小爐匠」繳獲「聯絡圖」,胡紫薇是人妖,與目標沒有直連關系,但確係一個重大情報,並讓胡紫薇是「蝴蝶迷」的定論,出現了不確定,姜所長認為有必要就此進行一番調查。

「奶頭山」八年前既已被破獲,漏網的「蝴蝶迷」被默認為不存在,卷宗里沒有任何記錄,姜所長專程跑去雲南,秘密審問了關在監獄裡的「奶頭山」成員。「許大馬棒」為首的骨幹成員,早已被擊斃或被槍斃,沒判死刑的全是小嘍囉,都根本沒有見過「蝴蝶迷」。

姜所長等於是花公款出去旅遊了三個多月,對我和老媽來說,等於是白當了三個多月的臥底,可已經臥底到了胡紫薇的身邊,為了避免被懷疑,只能是母女都犧牲了色相。

如果胡紫薇不是「蝴蝶迷」,任務既不存在了,姜所長又肯定了之前的結論,並認可了我已向他彙報過的情況:胡紫薇有著明星級的容顏和模特級的身材,同時有著一對D杯罩豪乳和一根18厘米的大雞巴,臉整過容,大奶子和大雞巴明顯是天然的,屬於是先天性的人妖,第一生理特性為男性,第二生理特性為女性,人格為男女混合型,真實年齡在30歲到35歲之間。

延誤了三個月才開始的第二步,基於我和老媽是沒了什麼錢又過慣奢靡生活的貪官家屬,被胡紫薇拉下水成為販毒分子。這要在被動中進行,花了半年多的時間,我才被帶上了「歧途」,成了胡紫薇新建的「奶頭兒山」的一員。

胡紫薇新建的團伙,是叫「奶頭兒山」,不是叫「奶頭山」,特意加了個兒化音以示區別。「奶頭兒山」尚在組建中,已經乾上了販毒買賣,客戶群體是上流人士,制售的是優質的鴉片和海洛因。

我曾是刑警,不用教就懂得怎麼販毒,很快成為了「奶頭兒山」的骨幹,並與胡紫薇成了能一塊玩群P的好閨蜜。

老媽又成了「販毒分子」的家屬,但沒有參與販毒,也一直沒有與胡紫薇現實見過面,等於是在網上當的臥底。這是我們母女兩個盡最大可能,矇騙住姜所長做到的,目的是想到了要提前給自己鋪退路。說是戴罪立功,很可能會被卸磨殺驢,必須要搶先想辦法自保,但暫且只想到了這麼個權宜之計,尚且沒想到怎麼鋪後路。

等完全取得了胡紫薇的信任,追蹤「小爐匠」的任務,這才正式開始,姜科長隨即有了目標,胖胖的四眼男趙志剛。

我已排除趙志剛是「小爐匠」,趙志剛也已回了瀋陽,但領導永遠是正確的,我和老媽也只能選擇依令行事。

胡紫薇含糊地將年齡報大了十歲,是對應於美女富婆的偽裝人設,這樣當然要對人隱藏她是人妖,知道她是人妖的只有我、詹磊等幾個人,當然我老媽也知道,讓我和老媽知道了她是人妖,是因為真拿我當了好閨蜜。性取向是男女混合型,喜歡被男人操屁眼,也喜歡操女人的屁眼,但知道我不喜歡被人妖操,沒有拿18厘米的大雞巴操了我。

老媽稱得上一位凍齡女神,68年的,看著也就三十來歲,長了一副標誌性的蛇精臉,真的是演蛇精都不用化妝。這樣的一位老阿姨,男人見了都想操,胡紫薇很想操我老媽的小屁眼,但沒有明確提出來。認識了趙志剛這個屌絲網友,親昵地將其稱之為了老公,想到了讓她這個所謂的老公,替她操了我老媽的小屁眼,因此讓趙志剛加入了常玩的視頻互動。偏趕姜所長還認為趙志剛是「小爐匠」,看來老媽真的要被操了小屁眼。

四個人玩起了視頻聊天,我很快就了解到,胡紫薇和趙志剛是半年前,經過冉寧介紹認識的。冉寧也是「奶頭兒山」的成員,職業是大學老師,同時也是個超級騷婦,入伙「奶頭兒山」之前就玩頭條,是在頭條上認識的趙志剛,胡紫薇半年前也玩上了頭條,因此通過冉寧認識了趙志剛,對這個四眼屌絲如此厚愛,是認為趙志剛是個人才,想要拉其入伙「奶頭兒山」,尚沒有將其拉入團伙,所以專門提醒我和老媽,不要讓趙志剛知道她是人妖。

這些情況我早就偵查到了,只是了解得沒有這麼細緻。姜所長非常固執,等我將偵查到的詳細情況彙報給他,又做了一番細緻的分析,終於是確定了趙志剛不是「小爐匠」,2020年也過完了。

剛剛跨入2021年,又鬧起了新冠,排隊摳完嗓子眼,都得老實貓在家裡,臥底任務只能暫停。

趙志剛提前回了老家過年,因在老家不方便,暫時中斷了與我們的網聊,我和老媽繼續與胡紫薇在網上玩著,姜所長則暫停了與我和老媽的聯繫。

我和老媽是只能選擇當臥底,由母女兩個都犧牲了色相,娘倆也都在被動中升級了。這次調查趙志剛,對姜所長來說又是白忙了一場,對我和老媽來說,這次可沒跟著白忙活,我一開始就想到了利用趙志剛鋪後路,等對其有了充分了解,想出了一個利用趙志剛鋪後路的具體計劃,但緊跟著就到了春節,只能等過完年才將這個計劃付諸了實施。

二、強行交配

正月初三的這天,媽媽照例早早地起了床,我照例睡到10點才起床,洗漱完沖了澡穿好睡衣,見早餐已擺好在餐桌上,媽媽正在擺在陽台的跑步機上跑步,我坐到餐桌旁,已成習慣性地先與胡紫薇連上了微信視頻,胡紫薇也正在吃早飯,兩人邊吃著飯邊聊著天。

我都是先吃完了飯再喝牛奶,放下筷子端起杯子喝了兩口奶,我假做忽然想起來地說:「對了,我媽跟吳彬彬她爸還沒離婚的時候,也就是剛生完吳彬彬,讓我爸強行又給她交配上了,而且是邊喝著她的奶邊交配的她。」

胡紫薇一聽當即來了興致,放下刀叉拿起手機,著急地說:「阿姨還有這樣經歷呢,快點兒給我講講。」

我故意賣了個關子,端起杯子慢悠悠地喝了幾口奶,也是趁機想了一會兒,放下杯子說:「我媽是68年的,不到二十歲就結婚了,吳彬彬她爸比我媽大兩三歲,是大學畢業分配到工廠做技術員,吳彬彬是88年的,我媽生她時候只有二十歲。我爸當時是工廠的副書記兼車間主任……哎呀,有點兒亂,稱呼他們小吳和老王吧,吳彬彬她爸那時確實還小鮮肉兒呢!」

我接著說:「我爸早想給小吳當隔壁老王,我媽剛生完了吳彬彬,老王就把小王忽悠去了非洲援建,說只需要去一年,回來肯定升職,看在他年輕有為,才把這個機會給了他,小吳千恩萬謝地去了非洲,不想讓老婆落入了魔掌。老王先是把我媽給強姦了,然後威脅住她乖乖聽話,天天晚上去家裡強行交配她,那時吳彬彬也就幾個月大,還在吃奶呢,老王在閨女旁邊交配媽,當然要一邊交配一邊喝奶。」

胡紫薇這時已解開睡袍的帶子,輕輕撫摸著一對豪乳,更為興奮地追問道:「為什麼說是交配呢?」

我端起杯子喝了口奶,伸出舌尖舔了一圈粘在嘴唇上的牛奶,壞笑著說:「小吳回來發現老婆懷孕了,當然接受不了要離婚,所以,老王操我媽的目的是讓她懷上。老王身高體胖皮膚黝黑,論塊頭比我媽大了好幾號,又是強迫操她,感覺就好是,大雞巴黑驢交配下賤小母狗,哈哈哈……」

我又喝了兩口奶,「現在她的奶子有D杯罩,完全是天然的,那時才二十歲,剛生完孩子正在哺乳,奶子比現在的還大,天生的奶兒大,當然不缺奶水了,哺乳期整天挨大雞巴操,奶水更多了,吳彬彬喝不了,剩餘的就歸老王喝啦!」

這時媽媽在跑步機上鍛鍊完,揮汗如雨地走了過來,打了我兩下,「你個小不要臉的,這種事也說,別忘啦,你就是這麼生出來的!」

我在媽媽被健身褲緊勒著的翹臀上,啪啪地使勁拍打了兩下,「你等讓大雞巴操上啦,很快就被操上癮啦,沒等小吳從非洲回來,就在被老王的大雞巴操著的同時,給小吳打了電話說要跟他離婚。」

我有些情不自禁地接著說:「吳彬彬裝得很正經,其實更是個騷貨。剛出生就看著媽媽在面前挨操,長大了不是騷貨,這才奇怪了呢?」

這時胡紫薇問道:「在哺乳期交配上了沒呀?」

我假意嘆了口氣說:「唉……當然交配上了,要不我怎麼只比吳彬彬小了一歲!」

媽媽走到了客廳沙發前,脫起了勒臀緊身褲,我拿起手機拍向脫光了下身的媽媽,壞笑著說:「我媽等被交配上了,因為偷情的事被人發現了,又讓一個人給操了,吳彬彬她爸和我爸一塊被綠了。」

這時媽媽脫光衣服拿起浴袍走向了浴室,我衝著手機擠眼壞笑了一下,站起身快速脫光了衣服,情不自禁地抓揉了幾下,自己胸前一對E杯罩的大奶子,拿著手機走到浴室的門外,聽到裡面正響起著嘩嘩撒尿的聲音,沒有馬上拉開進去,將手機拿到嘴邊,與胡紫薇悄聲嘀咕著聊了一會兒,等裡面的媽媽撒完了尿,響起了往浴池裡放水的聲音,拉開門走進了浴室。

足有二十多平的浴池,里側是一個偌大的浴池,大小如雙人床,感覺就是一個小號的游泳池,母女兩個都很喜歡泡澡,專門弄了兩個防水的手機架。

將手機放好在托架上,摟住媽媽的肩膀,一起坐到手機下,我將頭拱到媽媽的胸前,「哦……老媽,我也要吃奶……」

頭鑽到水面之下,用嘴叼著一隻大奶子的奶頭,使勁地吸裹了一會兒,我將頭鑽出水面,用雙手將浸透水的烏黑長發攏到腦後,又將頭埋到媽媽的胸前,側臉看向手機說:「薇姐,我得吃奶,吳彬彬她爸和我爸一塊被綠了的事,讓我媽給你講吧!」

胡紫薇來了衛生間撒尿,穿著睡袍露著一對大奶子,坐在馬桶上撒尿,18厘米的大雞巴,別在馬桶墊圈的下面沒有拿出來,她真的拿我老媽當了志同道合的長輩,沒有太直白地問,帶有引導性地說:「樂姨,好像聽冰冰說過,您原本也是工廠的工人,是吧?」

媽媽被我大力吃起了奶,情不自禁地發出了呻吟聲,仰著臉說:「嗯……冰冰的姥爺,是『三支』時期從東北去的南方工廠,她姥姥是南方人,所以老兩口退休之後,回了她姥爺的老家,沒去盤錦,去了瀋陽。嗯……我是出生在南方,念的中專,畢業進了工廠上班,那時候這種情況叫子弟工,在工廠上了不到一年班,經人介紹嫁給了彬彬她爸……」

我仰起臉插言道:「當年我媽可是廠花,很多人追求,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嫁給了吳彬彬她爸,後來同時綠了吳彬彬她爸和我爸的,是追求她沒追上的一個人。對了,我聽我媽說過,那個人也姓趙,也是戴個眼鏡長得胖胖的,別人都叫他小趙。當然啦,肯定不是瀋陽的那個小趙,那時候他也還吃奶呢,哈哈哈……」

我說著在水下分開媽媽的兩條美腿,將左手伸到她的兩腿間,將中指插入她的小屁眼,摳弄了幾下,用手指插起了老媽的小屁眼。

當了一年母女組合的臥底,媽媽跟我都變成了騷貨,被我這麼一弄,媽媽情不自禁地發情了,下流地講起了她和那個小趙的往事。

三、孕期被奸

「當年的那個小趙,也是大學生,那時是二十三四歲……那時大學生還很吃香,有人介紹我和他相過親,他長得矮矮胖胖的,家還是農村的,我沒看上他,但知道他一直喜歡我……後來,老王把我……把我交配懷孕了,彬彬他爸從非洲回來了,當然提出了離婚,那時離婚審批很複雜,彬彬還不到一歲,沒有馬上離成婚,當然分居了……

老王那時只是個車間主任,不敢讓人知道破壞援建非洲人員的婚姻,彬彬他爸非要找出這個人是誰,利用剛從非洲援建回來的這個身份,整天去找廠領導鬧,老王不敢來我家了,我當然更怕被人知道啦。小趙知道了其中的內幕,拿此要挾我讓他操,我也只能乖乖聽話了……」

胡紫薇問道:「樂姨,你那時懷孕幾個月了?」

老媽呻吟著想了想,說:「開始被他操的時候,大概三四個月吧,肚子微微地大了。彬彬那時還吃奶呢,又懷孕了,奶水更多了,小趙當然也是一邊操我一邊喝奶,還好,不用擔心再被交配上了……」

我在水下用手指使勁插了幾下老媽的小屁眼,在老媽的懷裡仰起臉問道:「我的這位小趙叔叔,都是怎麼操的你啊?」

「哦……他要挾住了我,幾乎每天晚上,都到家裡操我。二十三四歲正當年,性能力很強,每晚都要操我七八次,而且是隨時隨地的,在家裡的任何地方操我,甚至把我帶出去,在樓頂的天台上操我……後來還搞來了黃碟,讓我一邊陪著他看著黃碟,一邊玩著我操著我……」

我叼著老媽的奶頭,使勁吸裹了幾下,吐出奶頭仰起臉,問道:「他是怎麼吃奶的呢?是邊干邊吃奶,還是操完了再吃?」

「嗯……開始是邊干邊吃奶,後來玩得更有經驗了,都是先吃後干或者幹完了再吃奶……因為他一晚要連續操我多次,基本上是這樣的,操完了一次,開始玩著我喝奶,等奶喝足了,他的雞巴也又硬了,再接著操我……」

胡紫薇坐在馬桶蓋上,擼起了她的18厘米的大雞巴,發出了興奮的浪叫聲,但沒把雞巴從睡袍里掏出來,似乎情不自禁地問道:「樂姨,這個小趙,喂你吃精液不?」

老媽被我吃著奶捅著屁眼,呻吟著想了一會兒,說:「他開始都是射我逼里,懷孕著呢,能隨便內射嘛,後來是看到黃碟里的男人,都是射在女人的嘴裡,再讓女人把射到嘴裡的精液吃了,他也對我這麼做了。頭幾次我真的做不到,沒等咽下去就嘔了,等吃了好多次,也就能把精液吃下去了……」

我仰起臉問道:「這位小趙叔叔,也讓吳彬彬看著,你這個又懷孕了的嫩媽,被他的大雞巴操嗎?」

老媽說:「這倒沒有這麼做過。好歹是大學生,他沒有你……沒有老王變態,但比老王更會玩,變著花樣兒的操我玩我……」

胡紫薇這時靠著水箱仰躺在了馬桶蓋上,右手伸在睡袍里擼著18厘米的大雞巴,左手撫摸著暴露出的一對D杯豪乳,亢奮地叫著問道:「樂姨,他玩你操你的時候,用過什麼新鮮創意的花樣兒啊?」

老媽呻吟著想了一會兒,說:「後來我的肚子越來越大了,他喜歡讓我側躺著,從後面拿大雞巴操我的逼,等要快射的時候,讓我仰面躺著,掰著兩條腿操我,等射精的時候,拔出他的大雞巴,射在我的肚子上,射完後不讓我擦,說這輩子我沒嫁給他,但要被他操一輩子,等跟小吳的女兒長大了,懷著的孩子如果也是女兒,兩個女兒要跟我一塊被他操……」

胡紫薇聽老媽這麼一說,情不自禁地掏出了18厘米的大雞巴,用右手握住陰莖中間高速地擼著,亢奮地叫著問道:「樂姨,你那時是怎麼回答的他呢?」

老媽這時也發情了,浪叫著說:「我……我當然只能回答,如果再生一個女兒,等兩個女兒都長大了,我要跟兩個女兒,一起被他的大雞巴操,母女三個人都給他當老婆……」

我從老媽的小屁眼裡抽出手指,用雙手各揪住了一隻圓柱形的乳頭,大聲吐槽道:「操,我說從生出來,我就這麼騷呢?原來你懷著我的時候,就他媽的讓我在你的肚子裡,跟從你逼里懟進去的大雞巴,天天都打招呼呀?操你媽的,這胎教也真是太高級了吧?」

我說完攔腰將老媽從水裡抱出來放到浴池沿上,已然完全進入發情狀態的老媽,情不自禁地撅起圓翹的白皙美臀,雙手和雙膝著地跪趴在了浴池沿上,隨即騰出右手,伸到兩腿間摳起了自己的逼。我忍不住地也摳上了自己的逼,索性在水裡站起身,伸出右手的食指,插起了老媽的小屁眼。

胡紫薇看到這一幕更亢奮了,情不自禁地亮出了18厘米的大雞巴,左手使勁抓揉著自己的D杯豪乳,右手更高速地擼著自己的大雞巴,發出了嚎叫般的大聲浪叫,身體在馬桶蓋上來回搖晃著。

越聊越興奮,情不自禁地都開始了自慰,三個人都進入了極度亢奮中,淫蕩的一面都完全展露了出來。

老媽一邊自己摳著自己的逼,被我用手指插著她的小屁眼,大聲浪叫著喊道:「啊……我是騷逼……我是母狗……我比婊子還下賤……我要跟自己的兩個女兒一起被操……要跟自己的兩個女兒一起……被好多的大雞巴操我們的屁眼……啊啊啊……」

我也浪叫著喊道:「啊……啊……我是小騷逼……我是小母狗……我比我媽媽還下賤……我要跟自己的媽媽和姐姐,一起被很多男人操……跟自己的媽媽和姐姐一起,被好多根的大雞巴,輪番操我們的屁眼……操死我們三個騷母女……啊啊啊……」

胡紫薇甩掉了浴袍,一絲不掛地坐在馬桶蓋上,瘋狂地擼著18厘米的大雞巴,順著我和媽媽的話,大聲叫喊道:「啊啊啊……我是一個長雞巴的淫蕩女人……我喜歡被男人的大雞巴操屁眼兒……啊啊啊……樂姨,我也要做您的女兒,我要陪著您一起,讓男人輪姦我們,讓好多個大雞巴的男人,操翻了我們的騷屁眼子……啊啊啊……」

媽媽頭一個高潮了,我緊跟著也高潮了,胡紫薇隨即擼射了。

這個人妖簡直就是個妖精,18厘米的超級大雞巴,分三次噴射出了大量精液,最後斜向上射出的一股精液,落在了不次於任何女明星的漂亮臉蛋上,隨即被長長伸出的舌頭舔進了嘴裡。

我和老媽躺進浴池裡,在溫暖熟識地水裡泡了一會兒,意識恢復了清醒,身體也緩過來了,胡紫薇沖了個澡穿上浴袍回到臥室。剛才的話題還沒有聊完,正要接著聊,浴池牆壁上的對講電話想了。

「誰呀,這時候按門鈴,真他媽討厭……」我罵著從水裡站起身,緊跟著心裡一咯噔,「三長兩短,姜所長!」

四、變態上級

我和老媽自當了臥底,就一致認為姜所長是個老變態,即便不是被迫做的臥底,照樣也會這麼認為。

姜所長現年59歲,原是邊防緝毒,穿軍裝的,參與破獲過多個販毒團伙。抓販毒的主要方式是用臥底,這老傢伙能破獲過多個販毒團伙,說好聽點是善於使用臥底,說難聽點是拿手下臥底的命根本不當回事,純是拿手下的血給自己鋪的升官路。

八年前破獲了屬跨境販毒集團的「奶頭山」,立了大功也過了50歲,到首都掛了個閒職副所長等著退休,是因為他兒子在首都工作,即將退休時又復出了,其實是因為他的兒子姜凱,三年前犯了嚴重錯誤,刑偵支隊長的職務被免了,想藉機讓兒子立功復職。

我原來是刑警,圈裡有句都知道的話,「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姜凱一樣的隊長。」三年前,姜凱帶隊到酒店抓逃犯,豬一樣的指揮引發了大混亂,導致一名女童墜樓身亡。視頻傳到網上引發公憤,本是撤職嚴辦,有個功勳老爹護著,以停職進修的名義,去了公大讀博士。

這個老變態堅定地自認為,是公正廉潔剛正不阿的清官,單就對手下臥底和自己兒子的態度對比,根本談不上是什麼清官。復出抓毒販是為了讓兒子立功復職,又怕自己兒子遭遇危險,沒有急著讓他兒子參與任務,等著要收網時才讓他兒子加入。

姜所長是一副標準的苦大仇深相,臉總是緊繃著,我在其手下當了一年的臥底,即便是偵查到了有價值情報,在他這得到了也只有嚴厲的批評,我真是怕見這個老變態。

大年初三,老變態忽然來了我家按門鈴,但沒有上樓來我家,而是叫我單獨去小區大門外見他,我心裡自禁地敲起了鼓。

快速合計了一下,我對胡紫薇說,家裡來了拜年的親戚,提前結束了視頻聊天,隨後與媽媽簡單商量了幾句,穿好衣服戴上口罩,快步走出了小區。

家在的小區位於海淀區,周邊有很多大學,在小區大門外碰了面,姜所長什麼都沒說,領著我走進了一所大學,拐彎抹角走進了一座體育場,我的心裏面更敲起了鼓。

正值寒假,零下20多度,偌大的體育場內空蕩蕩的,我朝四下掃視了一番,見姜凱孤零零地坐在看台上,馬上想到了其中原因:「哼,這是要讓兒子參與進來啦!」

果不出所料,等都坐到了看台上,老變態一本正經地說,根據上級的指示,特勤小組升級為專案小組,由姜凱擔任組長,他已到退休年限且不在刑偵口任職,改為特聘顧問,我和老媽以及阿蹦,從即日起歸姜凱指揮。

這就是臉都不要了地捧兒子,等老變態交代完領著兒子先走了,我在心裡暗罵了一通,而後心頭一亮地想到:「特勤小組升級為了專案小組,老變態直接讓他兒子當了組長,說明是有了什麼線索或辦法,認為很快就能抓到『小爐匠』,這也就是說,我和老媽就要熬到頭兒啦!」

我隨即又心頭一沉地想到:「臥底到胡紫薇身邊的我和老媽,尚沒有任何『小爐匠』的線索,老變態是通過別的途徑,找到了線索或想出了辦法,要把功勞全攬到他兒子頭上,等抓到了『小爐匠』,很可能會對我和老媽來個借刀殺人。壞啦,後路怕是來不及鋪了,當然不能放棄,但如果真來不及了,只能犧牲一個保另一個,當然是犧牲我保老媽。」

回到了家裡,我將特勤小組升級為專案小組的事宜,以及老變態放兒子當組長的目的,向老媽詳細講了一遍,當然沒說要犧牲我保老媽的心理準備。

老媽面色凝重地說:「利用瀋陽的小趙鋪後路,頭年就想好了怎麼做,因為鬧疫情,過完年才實施的,剛開個頭兒,突然起了重大變化,怕是來不及完成了,再說這個小趙也不一定靠得住,估計胡紫薇已經拉他入了伙,我看,還是想別的辦法吧!」

我搖了搖頭說:「咱們是要利用趙志剛,把錢轉移到外地,就是要跟他成為一夥兒。老變態和胡紫薇都得防著,想不被懷疑地帶著錢去外地,目前只有這一個途徑,所以,絕對不能輕易放棄。」

我接著說:「為了讓咱們當臥底,退回了兩套房和一筆錢,我跟著胡紫薇販毒又掙了一筆錢,要繼續過著大把花錢的生活,悄悄地攢了四百萬現金,這錢得帶到外地才是咱們自己的,有了錢就有了後路。胡紫薇應該已把趙志剛拉進了伙兒,等成了一夥兒的還成了炮友,咱們跟著趙志剛去他家在的瀋陽,老變態和胡紫薇都不會懷疑,咱們就能把四百萬現金帶去瀋陽,悄悄地租個房子藏起來,這樣後路就鋪出來了。」

老媽點了點頭,「嗯,是不能輕易放棄,因為眼前也只有這一條路。」

我說:「胡紫薇比老變態厲害多了,簡直就是一個人類妖精,正是因為她在各方面都是妖孽級的,得從先講一個故事開始。既然決定要繼續且要儘快完成計劃,趕緊找胡紫薇連上視頻,接著講你懷孕時被操的往事吧!」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