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小灵—我的绿奴人生 (1-5) 作者:旋转的鱼

妻主小灵—我的绿奴人生

作者:旋转的鱼首发:春满四合院2021年4月25日发表于sis001

前言

这是我在四合院的首发,也是我的第一部绿帽小说,根据我自己的人生经历记录、改编,不会断更,也不会太监,我叫旋转的鱼。

正文

(一)

初见我的妻子小灵我叫徐枫,那是2008年的夏天,大学毕业了,同班同学都各奔前程,而我选择去到四川一个偏僻乡村支教两年,从小性格内向懦弱的我,面对毕业校招上的招聘不知所措且迷茫。刚好学校里有个机会可以报名去农村支教两年,于是我报名去了,也许是我内心对社会的逃避和不敢面对。而就是在这里,我遇上了仅仅初中毕业的小灵,最后成为了我的妻子,结婚多年但我却从未进入过她身体的女人。

我一个人带着几件衣服来到这个我不曾听说过的村庄,从成都坐车来到这里,颠簸的山路蜿蜒,7个小时的车程,渐渐远离了城市的喧嚣,这里一片落后而淳朴的样貌。到达之后我第一时间来到我即将工作两年的小学报导,见过校长办理了简单的手续之后,我便在学校安排的宿舍住下了。

由于还没到开学的时间,未来的这几天我有时间慢慢去适应这里的环境,我也刚好可以去镇上置办一些日常洗漱用品。整理完宿舍之后,也差不多到了吃饭的时间,寻思下楼找点吃的,刚好走没两步就看到一家面条店,点了一碗15块钱的拉面,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碎花裙子,脚上穿着一双凉拖的女人端著一碗拉面出现在我眼帘,她把面放在我桌子上俯下身的刹那,我看到了她胸前挤出了一条线,从来不曾想过,这个女人会成为我的妻子。

【小灵~把辣椒也端过去】

一个40多岁的女人说道,看样子是这家店的老板娘,突然发现这老板娘跟这姑娘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眼睛、瓜子脸,眼里多了几分成熟妩媚的眼神,多了几根鱼尾纹,而小灵则是把头发盘起来扎成一个丸子,脸上只是抹了点粉底也没有涂口红。

【也有花生酱,需要的话我帮你拿】

小灵放下一迭辣椒酱后就转身进去后面厨房了,她苗条的背影,修长的双腿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吃完买单的时候,她妈妈刚好进去厨房了,换成了她在柜台,掏钱的时候她突然问了我一句【你是外地来的吗?】

我愣了一下,刚吃面时候的心神不宁延续至今

【哦对,我是从山东来的,来……来这里教书,两……两年】

我有些紧张,毕竟从小到大很少有女生主动和我说话,何况是一个女神容颜的女生

【那有空常来我们这吃哈,我叫小灵】

她俏皮地说道,冲我眨了眨眼,两个小酒窝在她的笑容之下露了出来

【一定,一定,你们很好吃……哦不,你们店的东西很好吃,我我叫徐枫】

我紧张得话都说不清楚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急忙转身匆匆的走了生怕再在她面前出现窘况。

接下来的几日,我几乎每一天都会到小灵家的面馆吃东西,每次去我都会第一时间寻找她的身影并且故作绅士的朝她点点头微微笑。我知道我可能是喜欢上她了,在这个偏僻的山村,整个镇上的男女老幼都穿着朴素,而她却是这村子上唯一一个打扮入时、精致的女生。突然有天,我正在吃面,一个一米八大高个的男的从我面前走过,一上来就到柜台搂住了小灵的肩膀,我呆若木鸡的看着。

【灵儿~明天带你到县城去,给你买点衣服什么的】

男的说道,小灵笑着瞪了他一下

【哦,还是后天回来吗?】

【你知道的,晚上那班车太赶,正好很久没吃县里那家烧烤,嘻嘻~】

【哼,你先回去上班吧】

小灵又瞪了他一眼,她的眼神,分明是那种情侣之间暧昧的眼神嘛

我一阵头皮发麻,原来小灵有男朋友了,刚看他那黝黑的皮肤、破了洞的牛仔裤还有穿着蓝色背心和一双粘著泥垢的人字拖,小灵怎么会和这种人谈恋爱呢?我不禁有些懊恼,但转念一想,他比我高了两个头,黝黑的手臂上强壮的肌肉似乎在宣誓著只有他才配占有小灵,我才1.67,小灵穿着高跟鞋的时候都比我还高了点。哎~我在想些什么呢,内向懦弱的我都不敢跟小灵表白就眼睁睁的看着她男朋友跟她亲热了一番。

【你明天要跟男朋友去县里啊?】

吃完结账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问了小灵

【哈哈~是呀,去买点东西】

【那个,我能跟你们一块去吗?我手机充电器坏了,这边买不到原装的,我没去过这边的县城】

天啊,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们去,还编出了这样的理由

【行啊,我们明早坐8:30的车去,你可以在车站等我们一块儿】

【好,明天见】

就这样,我跟小灵约定了明天跟她还有她男朋友一块儿去县城的事。晚上睡觉,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奇怪的念头在我脑海里闪动,我暗恋小灵,脑海中她穿着白色的露肩长裙,金色的细带人字拖,坐在店里翘起二郎腿玩着手机,脚趾勾著拖鞋不让鞋掉下,这是她这几天在店里的日常,我突然好想跪在她的跟前近距离的欣赏她的美腿美脚,鲜嫩的脚底板在拖鞋的晃动下若隐若现。我感觉我下面莫名其妙的硬了起来,手不自觉的摸著自己的下体,幻想是无罪的也不会有人知道,在这一刻我彻底放飞自我了,在被窝里拚命的撸动自己的鸡巴,在这个偏远异乡的地方,我想臣服在小灵的脚下,即使她已经有男朋友,终于忍不住射了出来,整个裤裆全湿了,一点也不想动,慢慢的沉睡去。

--------------

(二)跟小灵和她男朋友去县里的一天

距离回忆这段经历,已经过去了13年了,我跟小灵也早就结为夫妻,只不过我从来不曾进入过她的身体,小灵现在是我的主人,我成为了一个绿奴,我爱她给与她一个家庭,但她却一直游历在不同的男人的怀里,唯一一点是,她说她永远不会离开我。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提前来到车站等她了,昨晚手淫射在内裤里面的精液已经干了发硬,忘了换条新的内裤有点难受,这时远远看到小灵和她男朋友从远处走来。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宽松的T恤,但丝毫不能掩盖她傲人的身材,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脚上穿着匡威的平底鞋但没有穿袜子,后鞋跟被踩平了,就这么当作拖鞋穿着,我正看着她看得入神,他们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徐枫,这是我男朋友阿松】

【他叫徐枫,我们村里的老师,他说今天带他一起去咱们镇上】

小灵互相介绍著,我着实有些尴尬,阿松一副冷酷的样子冲我点了下头就上车了。

上车之后我坐在他们后面一排,他们俩坐一起,我旁边的位置上没人,就这样开车不到20分钟我便睡着了,去县里的车程要两个半小时,迷迷糊糊中我听见有人在小声说话。

【等今晚啊,你急什么呀】

【今晚我要日你很多次呢,现在先帮我口一下,在车上刺激】

【讨厌~】

我的天,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我心中的女神小灵要在我面前帮他的男朋友口交。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的一条缝,他们应该以为我睡着了,我本可以动作大一点发出点动静他们就停下的,但我没有。我看见阿松一只手在解开裤子上的纽扣拉下拉链,另一只手按著小灵的头往他裤裆。小灵似乎一点也没有抗拒。从两个坐位之间的缝隙,我看到了小灵精致的侧脸,白净的脸颊、高耸的鼻梁缓缓地靠向阿松早已从裤子里掏出来的大鸡巴,我大吃一惊,这尺寸几乎是我的两倍,又长又粗而且青筋暴起,龟头更是红得发紫。小灵迟疑了两秒,缓缓张开樱桃小嘴,亲了上去,接着又伸出了小小的舌头,上下舔弄著阿松的大鸡巴。

【呜~呜~呜呜】

小灵尽可能的将松的鸡巴整根吞进,但不管怎么塞都还有一半在外面,脸颊被撑到圆鼓鼓的。

我很难过悲伤,刚认识小灵的时候,我想着跟她表白做她男朋友,现在是不可能了,难过之余,看到这个画面的我,下面又开始不争气的硬了起来。突然阿松把小灵的头按得死死得,自己发出了轻微得呻吟,小灵的手拟作拳头锤了阿松的大腿一下,挣扎的抬起身子来。

【宝贝,吞下去,乖】

阿松极小声说道,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小灵一只手捂住嘴巴,瞪了阿松一眼,又回头望了我一下,看我还睡着,这才转过去对着阿松,吞咽了下去,我看到小灵的喉咙动了好几下,应该是吞了几下才吞下去吧。我的鸡巴硬得发胀,这时候好想自己用手解决一下,但是又怕动作太大被发现,在车上已经睡意全无,难受的撑了一路,而小灵,早已被阿松搂在怀里睡着了。

【到了到了,下车啦,拿好自己的随身行李】

一个刹车之后,班车缓缓停下,司机朝车上的乘客喊道。来到县城之后,阿松牵着小灵的手去了商场,我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只得跟在他们身后,他们看起来好般配哎~有说有笑的,他们一路上买了好些东西,慢慢的手不够用了,也没法牵手,我居然主动说

【我帮你们拿吧,反正我也不买什么】

【那就谢谢你啦徐枫】

【不客气】

接过小灵手上的东西,小灵冲着我一笑又跟阿松拉起手啦,这一笑已经融化了我,心甘情愿的做他们的小跟班。路过美甲店,小灵说她想去做个美甲,我们便在店里等她,女人做指甲的时间很长,阿松说他先去跟县里的朋友拿点东西再回来,只剩下我在美甲店里等著小灵。一个小时后,小灵做完了手上的美甲,阿松还没回来说是还有点儿事,整个过程连连称赞小灵的手漂亮的我怂恿小灵顺便给自己的脚也做个美甲吧,小灵还有点犹豫。

【你的脚趾那么漂亮肤色又白,我觉得适合鲜红色的美甲】

【瞎说,我穿着帆布鞋你怎么知道我脚趾漂亮】

【我~我,我猜的呗】

突然冒出一阵冷汗,气氛也很尴尬,心里很慌,平时小灵在店里穿着凉拖或者露趾高跟鞋的时候,我总会把目光悄悄停留在她那双脚上,差点就让小灵知道了。半信半疑的小灵把脚从平底鞋里抽了出来,脚趾之间互相搓了搓,我看到她脸上的害羞,大概是逛了半天的街脚上湿湿黏黏的,好想上前扶住她的脚。

【哇~这是什么味道呀哈哈】

【去你的】

我调侃了小灵,她说完一脚往我头上踹,我坐在她隔壁的空位上,中间隔着扶手,她一下没踹中我头,刚好正中角度踹到我脸上,那一瞬间我的心似乎快要跳了出来,紧张得光吸气不会呼气了,小腹随之一阵热热得感觉,那个感觉我至今不会忘记,我刚刚分明感受她脚底板刚从鞋子里出来得温热,还有一点点无法描述的味道,可这味道太让我兴奋了。小灵也似乎为了刚才不小心把脚踩我脸上感到害羞,赶紧转移话题。

【那就做个红色的美甲吧,我看一下色卡先】

【徐枫,你也帮我看看】

于是又等著小灵做脚上的美甲,中途阿松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等小灵做完美甲,我们三人一块儿在县城找了个馆子吃了晚饭,然后阿松轻车熟路的带我们去找个宾馆住一晚上。

【今天只剩下一间房了,标准双人房可以吗?两个床位的】宾馆前台问道

【不是吧,一间房怎么睡,我们三个人呢】小灵问道

【这附近就这一家小旅馆,这会儿也没车去别的地方了啊】阿松也有些垂头丧气

【哎算了,今晚先凑合一下吧,明早就回去了】小灵说

于是我们三个人要了宾馆的最后一个房间,县里的宾馆环境真的比城市里的差太多,泛黄的床单,老旧的热水器,自己到走廊打水的保温壶,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了九十年代。突然看到两张床的中间墙上挂着一条晾衣绳,阿松突然说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我去找前台拿两张床单挂绳子上,这样晚上阿枫你自己睡一张床,我和灵睡一张床,晚上不会互相打扰哈】说完阿松就往楼下跑去了

就这样,简单洗了个澡后,我们就各自睡下了,逛了一天挺累的,说好的吃个烧烤宵夜也没吃上只想着睡觉,关了灯,伸手不见五指,看到旁边滑稽的挂着那两席床单,心中五味杂陈,却也抵不住浓浓的倦意,一下子就睡着了,直到半夜苏醒过来。

------------------

(三)床单的另一边

睡到半夜,似乎有点尿急,睁开眼睛,周围已不再像刚关了灯那般伸手不见五指,眼睛适应了环境,房间内的一切都能看得清,起身蹑手蹑脚的去上了厕所,回到床上的时候发现挂着的那两席床单之间有一条缝隙,坐在床上的话可以清楚的看到对面。我看到小灵侧身枕在阿松的肩膀上,他们盖的被子凸出来一团,应该是小灵把腿也盘到阿松的身上,整个人依偎着他。

哎~我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平躺回自己的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阿松可真令人羡慕,拥有着我暗恋女神的身心,想着这些,再也难以入睡,如果小灵可以成为我的女朋友,我不介意她的身体已经给过其他的男人,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嘘~旁边还有人呢】我突然听到小灵的声音,很小声,我是听错了吗。

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听到了床单的另一边发出很细很细的声音,是两个人翻身的声音,劣质的床垫发出来的吱吱声出卖了他们,是脱衣服的声音,我闭上眼睛努力的听着隔壁的每一丝动静,内裤上的橡皮弹在身上发出的,随后便是一脱而下。他们终究还是忍不住要在跟我同一个房间的时候为爱鼓掌,此时的我内心百味交加,吃醋、兴奋、紧张,三种感觉同时袭来,忍不住把手伸向了自己的下体,我下面硬了,感觉漆黑的房间里突然充满了两性之间的荷尔蒙。突然他们的床垫发出一阵比较大的声音,应该是有一个人压到另外一人的身上了。

【嗯……啊~】小灵努力的压低声音,但我还是清楚的听到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床垫的弹簧还有床脚的摩擦发出一阵阵有规律的声音,我知道阿松的鸡巴已经进入小灵的身体了,我忍不住撸动了自己的鸡巴,白天看到阿松的家伙不下于16厘米,真的难以想像整根插入小灵的身体里面会是怎样的,我听到了小灵开始急促的呼吸声,大口大口的出气,突然又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接吻的声音。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们的画面,我慢慢坐了起来,再把小腿往后缩,最后像日本人跪坐着的姿势跪在床上,把头慢慢的越过床单的缝隙,一只手撑在床上保存平衡。

我看到了,阿松光着屁股压在了小灵身上,小灵的两只小脚随着抽插的节奏晃动着,我快速的在内裤里手淫著。想不到自己活了二十几年,从未跟女人做爱过的我却在这种地方第一次亲眼看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做爱的情景。他们这个姿势看不到我,也不会注意到这条缝隙。

阿松一边抽插著小灵,一边用嘴封住了小灵的嘴巴,没有了小灵的喘息声,【沽滋……沽滋】不知道是鸡巴摩擦著阴道带出来的水的声音或者是他们舌吻在一起发出的声响,或许都有吧。只见阿松挺起身来,拔出鸡巴,小灵立马翻了个身,手肘撑在床上撅起屁股,阿松扶著鸡巴,龟头在小灵的小穴上磨了几下,然后长驱直入,瞬间整根鸡巴插到底。

【啊…………啊…………】小灵连忙一只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但还是没能阻挡从喉咙发出来的呻吟。看他们做爱的默契程度,应该得是相处很久做过很多次了才能如此配合吧,不然的话也不会阿松拔出鸡巴什么话也没说,小灵就主动的撅起屁股等待被后入。

【啪啪啪啪啪】阿松越来越用力的撞击著小灵的屁股,此时他们应该都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肆无忌惮地交配,小灵那圆润的屁股,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节奏晃动着,节奏也越来越快,阿松两只手紧紧的抓在小灵的屁股上,粗壮的手臂上肌肉线条清晰可见,阿松的鸡巴从在小灵的小穴中一下一下的整根拔出插入到后面每次只抽出一半便又再度插了进去,越来越快而且用力,我的右手也加快了撸管的频率,似乎此时我和阿松的姿势是一样了,都是跪在床上,不同的是我的鸡巴前面仅仅只有一层内裤。

【啊…………我要射进去了】阿松低沉而急促的说道

【不……不要……啊……】小灵的话还没说完,阿松的动作便停止了,鸡巴紧紧的贴合著小灵的屁股一点都看不到。

看到这个场景,无比惊讶和兴奋,小灵居然被他内射了,安全期吗?怀孕了怎么办?来不及多想,只见阿松缓缓的从小灵的小穴中抽出鸡巴,我突然间忍不住了,只觉内裤里一阵热流,瞬间我的手上、内裤中、睾丸上,都粘满了自己的精液。慌乱的我赶紧把手从内裤里抽了出来,不小心动作太大,我内裤上的橡皮筋弹回到肚子上发出【啪】的一声,此时隔壁早已经没了声音,瞬间整个房间都只有我刚发出的这一声。

转过头,我跟阿松对视住了,他手上还扶著刚射完精的鸡巴,而我,刚把手从内裤里抽出来的瞬间也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我慌忙躺下盖上被子,顾不了满手的精液,只有紧张,似乎快要窒息。他刚刚看到我了吗?这可如果是好?

---------------------

(四)我跟小灵更进一步了

次日,我们起床洗漱吃完早餐去车站坐车回镇里,一路上,我跟阿松都没说话,但是从他看我的眼神,我知道他昨天看到我了,他知道我昨晚对着他和小灵手淫射精,我像做错事的小孩似的不敢跟他直视。反倒是小灵,一路上不停的找话题聊天,还问我昨晚睡得好不好,猝不及防的我只能连说好好我昨晚睡得好,然后小灵对着阿松相视一笑。

回到镇上又过了几天,9月1日便开始了我为期两年的支教生涯,工作上还算适应,这里的家长小孩都不会对学习这回事太看着,自然作为老师我也没什么压力,每天上班、下班,学校和宿舍两点一线,最近我开始思考了我的未来,我终究是要回到城市里去的,我买了一台电脑,用于无聊上网打发时间,也能使自己保存对外界的了解。

我还是每天下班就去小灵的店里吃饭,有了前阵子一起去县城的经历,我跟她之间的关系好像更进一步了,她不再把我当成只是她的一个食客,而我也终于可以不再生硬的跟她说话,就像朋友一样,而在我心里,却早已把她当成我的女友、女神还有性幻想的对象。

跟小灵聊天得知,她跟阿松以前是同学,读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小灵是阿松的初恋,小灵说打算永远跟阿松在一起,等他们攒够了钱,就一起去城市生活。我听完虽然一阵酸楚,但又能怎样,我依然每天对着小灵献殷勤,包括买奶茶、零食给她,帮她店里打扫卫生,搬抬货物等等,小灵应该也感受到了我对她的爱慕,但她没有拒绝我的意思,有时候给她看手机里一些有趣的好笑的内容时,她还故意靠近我跟我一起看,她的脸几乎快贴到我脸上去,但始终没有碰到。

此时我能闻到她的身上一股迷人的香味,或者是她的头发又或是她的体香,这种味道充满了雌性的激素,让我越来越沉迷于对她的幻想无法自拔,自己每天睡觉的时候都情不自禁想起在县里那天晚上看到的她和阿松交合的场景,每晚都忘情的撸著自己的鸡巴,我甚至梦见又一次看到她和阿松做爱的画面,对,我梦到的不是我取代了阿松,而是依旧看着她躺在阿松的身下任由他的大鸡巴狠狠的插入、内射,而且不是偷看,而是光明正大的站在他们旁边,小灵对着我笑,但带着几分鄙夷。我很惊讶我为何会做如此奇怪的梦。

有一天小灵问我【阿枫,你有没有女朋友啊?】这突如其来的问题。

【我……我还没有呢】

【那以前呢?你交过几个女朋友啊?】

【没有,我没有谈过恋爱】

【我的天啊,你都22岁了对吧,居然还没谈过,那……那你那方面怎么解决呀?】小灵惊讶之后突然一阵坏笑的看着我说。

我完全没想过她会问我这个问题【我……我自己有手呗】

【哈哈,你那天是不是看到什么啦?】小灵持续对我坏笑,我的心理已接近崩溃,头脑一片空白。

【你说哪天?看到什么?】我故作镇定,心里抱着一丝侥幸希望她说的是另一件事。

【阿松都跟我说啦,你偷看我们,还自己偷偷那个……】

我能感受到我的脸瞬间红得发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敢直视小灵,最惨的是旁边还有别的顾客在吃东西,真的恨不得立马在地上挖个洞钻下去。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呀~】小灵说这句话的时候冲我邪魅一笑

【小灵,对……对不起,我先回去了】

然后我头也不回逃离那里,回到宿舍之后久久不能平静,这可怎么办?我以后要怎么面对小灵?被她知道了我的糗事,似乎我作为男人的尊严就在一瞬间荡然无存。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时候丢的那点尊严比起我后来在小灵面前做一个下贱的绿帽奴又算得上什么。

第二天,小灵的店没有营业,我跟往常一样进去店里,小灵和她妈都在,还有阿松的父母,小灵眼里含着泪水,其他人心神凝重,阿松出事了,涉嫌销赃,已经被刑事拘留。对,就是那天去县里的时候他拿着回来的黑色袋子,里面是一台手机,阿松拿回镇上卖了出去,县里的上家出了事把他供了出来。

----------------------

(五)去成都的第一个晚上

这几天我一直陪着小灵,帮忙找各种关系,但似乎都没有什么帮助,证据确凿,咨询了做律师的朋友,了解到了这种情况基本就是3到5年。这样过了几个月,小灵的心态和情绪慢慢恢复了,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没法改变,就只能慢慢去接受和习惯。

对于我来说,陪伴小灵的时间更多了,用如今最流行的一个词语来形容,就叫“舔狗”,这期间,我们发展成一种奇怪的暧昧关系。偶然的一个晚上,我陪小灵一起打扫完店里的卫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关了店门之后,小灵说她还不大想回家叫我陪她走走,于是我们俩就在空无一人的镇上小路压马路,我突然壮起了胆子用手碰了碰小灵的手,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我又轻轻的用尾指勾了勾她的手指,发现她也没有拒绝,这时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静谧的夜里仿佛只听到彼此心跳加速的声音,我大胆的牵住了她的手,她没有松开。

我成功了?我恋爱了?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跟一个女生如此亲密,还是一个颜值身材都绝世无双的女神,我的手心在不停的出汗。

自此之后,我们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彼此牵着手散步、说话,我没有跟她表白,她也从没有说过做我女朋友,我问过她【你觉得我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徐枫,你是个好人】小灵说道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我,你对我很好,比阿松对我好太多了,可是即便是他已经这样了,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见到他,可我的心里还是会一直想着他,我不知道怎么控制我自己】小灵继续自言自语道,说着说着,眼睛红了。

阿松在镇上其实就是一混混,职业是修车的,但平时很不务正业,甚至以前还跟镇上别的女人搞在一起,但是小灵还是在他的一次次哄骗中选择相信他。

【没事的小灵,不管你心里喜欢的是谁,我只喜欢你,我只想对你好】我不顾一切的对着小灵表白。

【傻瓜!】小灵温柔的看着我,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我周五想去趟成都散散心,你……有空吗?】小灵问我

【有!有空,我明天就去买票,周五我上完早上的课我们就去】我激动得像中了彩票

【哼!瞧把你高兴的】

周五我们到达成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计划着周日回去,这就意味着这两天都是我和小灵的二人世界,在酒店前台开房间的时候。

【先生您好,请问你们需要哪个房间呢?】

【一个标间吧】小灵抢先说道,我还在想着问小灵要开一个房间还是两个房间的时候。

激动不安的我差点连行李箱都忘了拿就拉着小灵拿着房卡上楼,刷了房卡看见房间里的一张大床让我充满期待,各自洗完澡之后,小灵换上了宽松的居家睡衣,我能明显的看出,她里面没有穿胸罩,即使没有了钢圈的衬托,小灵那傲人的胸部依然显得十分坚挺,睡衣上明显的凸出两个小点。小灵看出了我在看她的身体,嗔了我一眼【怎么,上次还没被你看够啊~】

我们坐在床上靠着床背看着电视,又提起了上次在县里宾馆偷看小灵和阿松做爱的事。

【对啊,看你我永远都看不够】说完我慢慢的压到了小灵身上,天啊,我想着就在今晚,我要结束了我的处男生涯。

小灵也明显动情有感觉了,双手抚摸着我的脸,我们情不自禁的亲嘴、舌吻,我很轻松的解开她睡衣上的带子,整个身体一览无余的出呈现在我的眼前,傲人却又不会大得夸张的双乳,一只手握住一个刚刚好,细长的腰身,她底下穿着一个性感精致的蕾丝内裤,透过蕾丝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小穴,我的手慢慢的往她的下半身摸去,隔着内裤,感受到她那里多么的柔软,而且带着一点潮湿。

【等一下,阿枫】本来已经顺势躺下的小灵轻轻的推开我坐了起来。

【怎么了小灵?】我有点不祥预感小心的问道。

【阿枫,我……我明白这是很正常的需求,但……但是我不想对不起阿松,虽然他已经进去快半年了,可我还是他的女人,虽然我也挺想要的】小灵说完低下了头。

刹那间,我有点不知所措,我感觉刚刚硬起来的鸡巴正在慢慢变软。

【我觉得,除了插进去,其他的我都可以接受,好不好阿枫】小灵小声的说

我故作绅士的搂住了小灵说【没事的,我尊重你的想法,我都可以,只要你开心就好】我们稍微冷静了一下

【那个……你上次自己弄是什么感觉啊?】小灵打破了沉默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很兴奋很刺激】

【在那个时候之前你就喜欢我了吗?】

【嗯,是,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

【你可真是……那你喜欢我的话,你那时候看到我跟阿松那个的时候,你……你不是应该感到生气吗?】

【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吃醋了,觉得心里很酸,但是又很兴奋,其实你们在去县里的车上你帮他口交的时候,我也看到了……】

【啊!你……你……原来你都知道】小灵又惊讶又害羞。

既然都这样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我想当着小灵的面把我心底里的秘密都说了出来。

【小灵,其实……其实我还很喜欢你的脚,每次看你穿着各种鞋子还有光着脚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把眼光停留在你的脚上,然后……然后我前阵子还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你和阿松那个的场景,然后我在旁边看着你们,自己打飞机,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梦遗了】我一口气说完这些之后都不敢看小灵的眼睛了。

【原来是这样呀~你的爱好好奇怪呢】小灵好像没有怪我的意思,然后突然把脚伸出被窝然后放到我胸口上。

【我的脚就这么好看吗?】小灵自言自语道

【好看!好看!】小灵的脚只有36码,很白,脚趾头也很精致,没有那种长期穿高跟鞋之后凸起的拇指骨,十个脚趾头上涂着鲜红的指甲油,我忍不住把伸著脖子把嘴停留在了小灵的脚背上亲吻了起来。

【那……阿枫,今晚就委屈你了,但我知道你们男人这方面的需求,既然你喜欢的话,你可以用我的脚满足吗?我配合你】小灵试探的问道。

【我……我愿意,我试试】

【那你把裤子脱下来吧,上次我都让你看光了,我还没看过你那里呢~嘻嘻】

我起身站到了床边,小灵也挪到了床边还是坐在床上,在小灵眼光的注视下,慢慢的脱下了裤子,我不敢直视小灵,但我知道,她此时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我已经脱光了的下半身,尤其是我的鸡巴。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