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妻主小靈—我的綠奴人生 (1-5) 作者:旋轉的魚

妻主小靈—我的綠奴人生

作者:旋轉的魚首發:春滿四合院2021年4月25日發表於sis001

前言

這是我在四合院的首發,也是我的第一部綠帽小說,根據我自己的人生經歷記錄、改編,不會斷更,也不會太監,我叫旋轉的魚。

正文

(一)

初見我的妻子小靈我叫徐楓,那是2008年的夏天,大學畢業了,同班同學都各奔前程,而我選擇去到四川一個偏僻鄉村支教兩年,從小性格內向懦弱的我,面對畢業校招上的招聘不知所措且迷茫。剛好學校里有個機會可以報名去農村支教兩年,於是我報名去了,也許是我內心對社會的逃避和不敢面對。而就是在這裡,我遇上了僅僅初中畢業的小靈,最後成為了我的妻子,結婚多年但我卻從未進入過她身體的女人。

我一個人帶著幾件衣服來到這個我不曾聽說過的村莊,從成都坐車來到這裡,顛簸的山路蜿蜒,7個小時的車程,漸漸遠離了城市的喧囂,這裡一片落後而淳樸的樣貌。到達之後我第一時間來到我即將工作兩年的小學報導,見過校長辦理了簡單的手續之後,我便在學校安排的宿舍住下了。

由於還沒到開學的時間,未來的這幾天我有時間慢慢去適應這裡的環境,我也剛好可以去鎮上置辦一些日常洗漱用品。整理完宿舍之後,也差不多到了吃飯的時間,尋思下樓找點吃的,剛好走沒兩步就看到一家麵條店,點了一碗15塊錢的拉麵,過了一會兒,一個穿著碎花裙子,腳上穿著一雙涼拖的女人端著一碗拉麵出現在我眼帘,她把面放在我桌子上俯下身的剎那,我看到了她胸前擠出了一條線,從來不曾想過,這個女人會成為我的妻子。

【小靈~把辣椒也端過去】

一個40多歲的女人說道,看樣子是這家店的老闆娘,突然發現這老闆娘跟這姑娘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大眼睛、瓜子臉,眼裡多了幾分成熟嫵媚的眼神,多了幾根魚尾紋,而小靈則是把頭髮盤起來紮成一個丸子,臉上只是抹了點粉底也沒有塗口紅。

【也有花生醬,需要的話我幫你拿】

小靈放下一迭辣椒醬後就轉身進去後面廚房了,她苗條的背影,修長的雙腿讓我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吃完買單的時候,她媽媽剛好進去廚房了,換成了她在櫃檯,掏錢的時候她突然問了我一句【你是外地來的嗎?】

我愣了一下,剛吃面時候的心神不寧延續至今

【哦對,我是從山東來的,來……來這裡教書,兩……兩年】

我有些緊張,畢竟從小到大很少有女生主動和我說話,何況是一個女神容顏的女生

【那有空常來我們這吃哈,我叫小靈】

她俏皮地說道,沖我眨了眨眼,兩個小酒窩在她的笑容之下露了出來

【一定,一定,你們很好吃……哦不,你們店的東西很好吃,我我叫徐楓】

我緊張得話都說不清楚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學生,急忙轉身匆匆的走了生怕再在她面前出現窘況。

接下來的幾日,我幾乎每一天都會到小靈家的麵館吃東西,每次去我都會第一時間尋找她的身影並且故作紳士的朝她點點頭微微笑。我知道我可能是喜歡上她了,在這個偏僻的山村,整個鎮上的男女老幼都穿著樸素,而她卻是這村子上唯一一個打扮入時、精緻的女生。突然有天,我正在吃面,一個一米八大高個的男的從我面前走過,一上來就到櫃檯摟住了小靈的肩膀,我呆若木雞的看著。

【靈兒~明天帶你到縣城去,給你買點衣服什麼的】

男的說道,小靈笑著瞪了他一下

【哦,還是後天回來嗎?】

【你知道的,晚上那班車太趕,正好很久沒吃縣裡那家燒烤,嘻嘻~】

【哼,你先回去上班吧】

小靈又瞪了他一眼,她的眼神,分明是那種情侶之間曖昧的眼神嘛

我一陣頭皮發麻,原來小靈有男朋友了,剛看他那黝黑的皮膚、破了洞的牛仔褲還有穿著藍色背心和一雙粘著泥垢的人字拖,小靈怎麼會和這種人談戀愛呢?我不禁有些懊惱,但轉念一想,他比我高了兩個頭,黝黑的手臂上強壯的肌肉似乎在宣誓著只有他才配占有小靈,我才1.67,小靈穿著高跟鞋的時候都比我還高了點。哎~我在想些什麼呢,內向懦弱的我都不敢跟小靈表白就眼睜睜的看著她男朋友跟她親熱了一番。

【你明天要跟男朋友去縣裡啊?】

吃完結帳的時候我鬼使神差的問了小靈

【哈哈~是呀,去買點東西】

【那個,我能跟你們一塊去嗎?我手機充電器壞了,這邊買不到原裝的,我沒去過這邊的縣城】

天啊,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著他們去,還編出了這樣的理由

【行啊,我們明早坐8:30的車去,你可以在車站等我們一塊兒】

【好,明天見】

就這樣,我跟小靈約定了明天跟她還有她男朋友一塊兒去縣城的事。晚上睡覺,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奇怪的念頭在我腦海里閃動,我暗戀小靈,腦海中她穿著白色的露肩長裙,金色的細帶人字拖,坐在店裡翹起二郎腿玩著手機,腳趾勾著拖鞋不讓鞋掉下,這是她這幾天在店裡的日常,我突然好想跪在她的跟前近距離的欣賞她的美腿美腳,鮮嫩的腳底板在拖鞋的晃動下若隱若現。我感覺我下面莫名其妙的硬了起來,手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下體,幻想是無罪的也不會有人知道,在這一刻我徹底放飛自我了,在被窩裡拚命的擼動自己的雞巴,在這個偏遠異鄉的地方,我想臣服在小靈的腳下,即使她已經有男朋友,終於忍不住射了出來,整個褲襠全濕了,一點也不想動,慢慢的沉睡去。

--------------

(二)跟小靈和她男朋友去縣裡的一天

距離回憶這段經歷,已經過去了13年了,我跟小靈也早就結為夫妻,只不過我從來不曾進入過她的身體,小靈現在是我的主人,我成為了一個綠奴,我愛她給與她一個家庭,但她卻一直遊歷在不同的男人的懷裡,唯一一點是,她說她永遠不會離開我。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提前來到車站等她了,昨晚手淫射在內褲裡面的精液已經乾了發硬,忘了換條新的內褲有點難受,這時遠遠看到小靈和她男朋友從遠處走來。她今天穿著一件白色寬鬆的T恤,但絲毫不能掩蓋她傲人的身材,藍色的緊身牛仔褲,腳上穿著匡威的平底鞋但沒有穿襪子,後鞋跟被踩平了,就這麼當作拖鞋穿著,我正看著她看得入神,他們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

【徐楓,這是我男朋友阿松】

【他叫徐楓,我們村裡的老師,他說今天帶他一起去咱們鎮上】

小靈互相介紹著,我著實有些尷尬,阿松一副冷酷的樣子沖我點了下頭就上車了。

上車之後我坐在他們後面一排,他們倆坐一起,我旁邊的位置上沒人,就這樣開車不到20分鐘我便睡著了,去縣裡的車程要兩個半小時,迷迷糊糊中我聽見有人在小聲說話。

【等今晚啊,你急什麼呀】

【今晚我要日你很多次呢,現在先幫我口一下,在車上刺激】

【討厭~】

我的天,我知道他們想幹什麼,我心中的女神小靈要在我面前幫他的男朋友口交。我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的一條縫,他們應該以為我睡著了,我本可以動作大一點發出點動靜他們就停下的,但我沒有。我看見阿松一隻手在解開褲子上的紐扣拉下拉鏈,另一隻手按著小靈的頭往他褲襠。小靈似乎一點也沒有抗拒。從兩個坐位之間的縫隙,我看到了小靈精緻的側臉,白凈的臉頰、高聳的鼻樑緩緩地靠向阿松早已從褲子裡掏出來的大雞巴,我大吃一驚,這尺寸幾乎是我的兩倍,又長又粗而且青筋暴起,龜頭更是紅得發紫。小靈遲疑了兩秒,緩緩張開櫻桃小嘴,親了上去,接著又伸出了小小的舌頭,上下舔弄著阿松的大雞巴。

【嗚~嗚~嗚嗚】

小靈儘可能的將松的雞巴整根吞進,但不管怎麼塞都還有一半在外面,臉頰被撐到圓鼓鼓的。

我很難過悲傷,剛認識小靈的時候,我想著跟她表白做她男朋友,現在是不可能了,難過之餘,看到這個畫面的我,下面又開始不爭氣的硬了起來。突然阿松把小靈的頭按得死死得,自己發出了輕微得呻吟,小靈的手擬作拳頭錘了阿松的大腿一下,掙扎的抬起身子來。

【寶貝,吞下去,乖】

阿松極小聲說道,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小靈一隻手捂住嘴巴,瞪了阿松一眼,又回頭望了我一下,看我還睡著,這才轉過去對著阿松,吞咽了下去,我看到小靈的喉嚨動了好幾下,應該是吞了幾下才吞下去吧。我的雞巴硬得發脹,這時候好想自己用手解決一下,但是又怕動作太大被發現,在車上已經睡意全無,難受的撐了一路,而小靈,早已被阿松摟在懷裡睡著了。

【到了到了,下車啦,拿好自己的隨身行李】

一個剎車之後,班車緩緩停下,司機朝車上的乘客喊道。來到縣城之後,阿松牽著小靈的手去了商場,我對這裡也不是很熟悉,只得跟在他們身後,他們看起來好般配哎~有說有笑的,他們一路上買了好些東西,慢慢的手不夠用了,也沒法牽手,我居然主動說

【我幫你們拿吧,反正我也不買什麼】

【那就謝謝你啦徐楓】

【不客氣】

接過小靈手上的東西,小靈衝著我一笑又跟阿松拉起手啦,這一笑已經融化了我,心甘情願的做他們的小跟班。路過美甲店,小靈說她想去做個美甲,我們便在店裡等她,女人做指甲的時間很長,阿松說他先去跟縣裡的朋友拿點東西再回來,只剩下我在美甲店裡等著小靈。一個小時後,小靈做完了手上的美甲,阿松還沒回來說是還有點兒事,整個過程連連稱讚小靈的手漂亮的我慫恿小靈順便給自己的腳也做個美甲吧,小靈還有點猶豫。

【你的腳趾那麼漂亮膚色又白,我覺得適合鮮紅色的美甲】

【瞎說,我穿著帆布鞋你怎麼知道我腳趾漂亮】

【我~我,我猜的唄】

突然冒出一陣冷汗,氣氛也很尷尬,心裡很慌,平時小靈在店裡穿著涼拖或者露趾高跟鞋的時候,我總會把目光悄悄停留在她那雙腳上,差點就讓小靈知道了。半信半疑的小靈把腳從平底鞋裡抽了出來,腳趾之間互相搓了搓,我看到她臉上的害羞,大概是逛了半天的街腳上濕濕黏黏的,好想上前扶住她的腳。

【哇~這是什麼味道呀哈哈】

【去你的】

我調侃了小靈,她說完一腳往我頭上踹,我坐在她隔壁的空位上,中間隔著扶手,她一下沒踹中我頭,剛好正中角度踹到我臉上,那一瞬間我的心似乎快要跳了出來,緊張得光吸氣不會呼氣了,小腹隨之一陣熱熱得感覺,那個感覺我至今不會忘記,我剛剛分明感受她腳底板剛從鞋子裡出來得溫熱,還有一點點無法描述的味道,可這味道太讓我興奮了。小靈也似乎為了剛才不小心把腳踩我臉上感到害羞,趕緊轉移話題。

【那就做個紅色的美甲吧,我看一下色卡先】

【徐楓,你也幫我看看】

於是又等著小靈做腳上的美甲,中途阿松回來了,手上還拿著一個黑色的袋子。等小靈做完美甲,我們三人一塊兒在縣城找了個館子吃了晚飯,然後阿松輕車熟路的帶我們去找個賓館住一晚上。

【今天只剩下一間房了,標準雙人房可以嗎?兩個床位的】賓館前台問道

【不是吧,一間房怎麼睡,我們三個人呢】小靈問道

【這附近就這一家小旅館,這會兒也沒車去別的地方了啊】阿松也有些垂頭喪氣

【哎算了,今晚先湊合一下吧,明早就回去了】小靈說

於是我們三個人要了賓館的最後一個房間,縣裡的賓館環境真的比城市裡的差太多,泛黃的床單,老舊的熱水器,自己到走廊打水的保溫壺,仿佛一下子穿越到了九十年代。突然看到兩張床的中間牆上掛著一條晾衣繩,阿松突然說他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我去找前台拿兩張床單掛繩子上,這樣晚上阿楓你自己睡一張床,我和靈睡一張床,晚上不會互相打擾哈】說完阿松就往樓下跑去了

就這樣,簡單洗了個澡後,我們就各自睡下了,逛了一天挺累的,說好的吃個燒烤宵夜也沒吃上只想著睡覺,關了燈,伸手不見五指,看到旁邊滑稽的掛著那兩席床單,心中五味雜陳,卻也抵不住濃濃的倦意,一下子就睡著了,直到半夜甦醒過來。

------------------

(三)床單的另一邊

睡到半夜,似乎有點尿急,睜開眼睛,周圍已不再像剛關了燈那般伸手不見五指,眼睛適應了環境,房間內的一切都能看得清,起身躡手躡腳的去上了廁所,回到床上的時候發現掛著的那兩席床單之間有一條縫隙,坐在床上的話可以清楚的看到對面。我看到小靈側身枕在阿松的肩膀上,他們蓋的被子凸出來一團,應該是小靈把腿也盤到阿松的身上,整個人依偎著他。

哎~我心裡長嘆了一口氣,平躺回自己的床上,呆呆的望著天花板,阿松可真令人羨慕,擁有著我暗戀女神的身心,想著這些,再也難以入睡,如果小靈可以成為我的女朋友,我不介意她的身體已經給過其他的男人,我願意為她做任何事。

【噓~旁邊還有人呢】我突然聽到小靈的聲音,很小聲,我是聽錯了嗎。

過了幾分鐘之後,我聽到了床單的另一邊發出很細很細的聲音,是兩個人翻身的聲音,劣質的床墊發出來的吱吱聲出賣了他們,是脫衣服的聲音,我閉上眼睛努力的聽著隔壁的每一絲動靜,內褲上的橡皮彈在身上發出的,隨後便是一脫而下。他們終究還是忍不住要在跟我同一個房間的時候為愛鼓掌,此時的我內心百味交加,吃醋、興奮、緊張,三種感覺同時襲來,忍不住把手伸向了自己的下體,我下面硬了,感覺漆黑的房間裡突然充滿了兩性之間的荷爾蒙。突然他們的床墊發出一陣比較大的聲音,應該是有一個人壓到另外一人的身上了。

【嗯……啊~】小靈努力的壓低聲音,但我還是清楚的聽到了。

隨之而來的便是床墊的彈簧還有床腳的摩擦發出一陣陣有規律的聲音,我知道阿松的雞巴已經進入小靈的身體了,我忍不住擼動了自己的雞巴,白天看到阿松的傢伙不下於16厘米,真的難以想像整根插入小靈的身體裡面會是怎樣的,我聽到了小靈開始急促的呼吸聲,大口大口的出氣,突然又沒了,取而代之的是接吻的聲音。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們的畫面,我慢慢坐了起來,再把小腿往後縮,最後像日本人跪坐著的姿勢跪在床上,把頭慢慢的越過床單的縫隙,一隻手撐在床上保存平衡。

我看到了,阿松光著屁股壓在了小靈身上,小靈的兩隻小腳隨著抽插的節奏晃動著,我快速的在內褲裏手淫著。想不到自己活了二十幾年,從未跟女人做愛過的我卻在這種地方第一次親眼看到了自己喜歡的女人跟別的男人做愛的情景。他們這個姿勢看不到我,也不會注意到這條縫隙。

阿松一邊抽插著小靈,一邊用嘴封住了小靈的嘴巴,沒有了小靈的喘息聲,【沽滋……沽滋】不知道是雞巴摩擦著陰道帶出來的水的聲音或者是他們舌吻在一起發出的聲響,或許都有吧。只見阿松挺起身來,拔出雞巴,小靈立馬翻了個身,手肘撐在床上撅起屁股,阿松扶著雞巴,龜頭在小靈的小穴上磨了幾下,然後長驅直入,瞬間整根雞巴插到底。

【啊…………啊…………】小靈連忙一隻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但還是沒能阻擋從喉嚨發出來的呻吟。看他們做愛的默契程度,應該得是相處很久做過很多次了才能如此配合吧,不然的話也不會阿松拔出雞巴什麼話也沒說,小靈就主動的撅起屁股等待被後入。

【啪啪啪啪啪】阿松越來越用力的撞擊著小靈的屁股,此時他們應該都已經忘記了我的存在,肆無忌憚地交配,小靈那圓潤的屁股,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節奏晃動著,節奏也越來越快,阿松兩隻手緊緊的抓在小靈的屁股上,粗壯的手臂上肌肉線條清晰可見,阿松的雞巴從在小靈的小穴中一下一下的整根拔出插入到後面每次只抽出一半便又再度插了進去,越來越快而且用力,我的右手也加快了擼管的頻率,似乎此時我和阿松的姿勢是一樣了,都是跪在床上,不同的是我的雞巴前面僅僅只有一層內褲。

【啊…………我要射進去了】阿松低沉而急促的說道

【不……不要……啊……】小靈的話還沒說完,阿松的動作便停止了,雞巴緊緊的貼合著小靈的屁股一點都看不到。

看到這個場景,無比驚訝和興奮,小靈居然被他內射了,安全期嗎?懷孕了怎麼辦?來不及多想,只見阿鬆緩緩的從小靈的小穴中抽出雞巴,我突然間忍不住了,只覺內褲里一陣熱流,瞬間我的手上、內褲中、睪丸上,都粘滿了自己的精液。慌亂的我趕緊把手從內褲里抽了出來,不小心動作太大,我內褲上的橡皮筋彈回到肚子上發出【啪】的一聲,此時隔壁早已經沒了聲音,瞬間整個房間都只有我剛發出的這一聲。

轉過頭,我跟阿松對視住了,他手上還扶著剛射完精的雞巴,而我,剛把手從內褲里抽出來的瞬間也被他看得一清二楚。我慌忙躺下蓋上被子,顧不了滿手的精液,只有緊張,似乎快要窒息。他剛剛看到我了嗎?這可如果是好?

---------------------

(四)我跟小靈更進一步了

次日,我們起床洗漱吃完早餐去車站坐車回鎮里,一路上,我跟阿松都沒說話,但是從他看我的眼神,我知道他昨天看到我了,他知道我昨晚對著他和小靈手淫射精,我像做錯事的小孩似的不敢跟他直視。反倒是小靈,一路上不停的找話題聊天,還問我昨晚睡得好不好,猝不及防的我只能連說好好我昨晚睡得好,然後小靈對著阿松相視一笑。

回到鎮上又過了幾天,9月1日便開始了我為期兩年的支教生涯,工作上還算適應,這裡的家長小孩都不會對學習這回事太看著,自然作為老師我也沒什麼壓力,每天上班、下班,學校和宿舍兩點一線,最近我開始思考了我的未來,我終究是要回到城市裡去的,我買了一台電腦,用於無聊上網打發時間,也能使自己保存對外界的了解。

我還是每天下班就去小靈的店裡吃飯,有了前陣子一起去縣城的經歷,我跟她之間的關係好像更進一步了,她不再把我當成只是她的一個食客,而我也終於可以不再生硬的跟她說話,就像朋友一樣,而在我心裡,卻早已把她當成我的女友、女神還有性幻想的對象。

跟小靈聊天得知,她跟阿松以前是同學,讀書的時候就在一起了,小靈是阿松的初戀,小靈說打算永遠跟阿松在一起,等他們攢夠了錢,就一起去城市生活。我聽完雖然一陣酸楚,但又能怎樣,我依然每天對著小靈獻殷勤,包括買奶茶、零食給她,幫她店裡打掃衛生,搬抬貨物等等,小靈應該也感受到了我對她的愛慕,但她沒有拒絕我的意思,有時候給她看手機里一些有趣的好笑的內容時,她還故意靠近我跟我一起看,她的臉幾乎快貼到我臉上去,但始終沒有碰到。

此時我能聞到她的身上一股迷人的香味,或者是她的頭髮又或是她的體香,這種味道充滿了雌性的激素,讓我越來越沉迷於對她的幻想無法自拔,自己每天睡覺的時候都情不自禁想起在縣裡那天晚上看到的她和阿松交合的場景,每晚都忘情的擼著自己的雞巴,我甚至夢見又一次看到她和阿松做愛的畫面,對,我夢到的不是我取代了阿松,而是依舊看著她躺在阿松的身下任由他的大雞巴狠狠的插入、內射,而且不是偷看,而是光明正大的站在他們旁邊,小靈對著我笑,但帶著幾分鄙夷。我很驚訝我為何會做如此奇怪的夢。

有一天小靈問我【阿楓,你有沒有女朋友啊?】這突如其來的問題。

【我……我還沒有呢】

【那以前呢?你交過幾個女朋友啊?】

【沒有,我沒有談過戀愛】

【我的天啊,你都22歲了對吧,居然還沒談過,那……那你那方面怎麼解決呀?】小靈驚訝之後突然一陣壞笑的看著我說。

我完全沒想過她會問我這個問題【我……我自己有手唄】

【哈哈,你那天是不是看到什麼啦?】小靈持續對我壞笑,我的心理已接近崩潰,頭腦一片空白。

【你說哪天?看到什麼?】我故作鎮定,心裡抱著一絲僥倖希望她說的是另一件事。

【阿松都跟我說啦,你偷看我們,還自己偷偷那個……】

我能感受到我的臉瞬間紅得發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也不敢直視小靈,最慘的是旁邊還有別的顧客在吃東西,真的恨不得立馬在地上挖個洞鑽下去。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呀~】小靈說這句話的時候沖我邪魅一笑

【小靈,對……對不起,我先回去了】

然後我頭也不回逃離那裡,回到宿舍之後久久不能平靜,這可怎麼辦?我以後要怎麼面對小靈?被她知道了我的糗事,似乎我作為男人的尊嚴就在一瞬間蕩然無存。多年以後,我才知道,那時候丟的那點尊嚴比起我後來在小靈面前做一個下賤的綠帽奴又算得上什麼。

第二天,小靈的店沒有營業,我跟往常一樣進去店裡,小靈和她媽都在,還有阿松的父母,小靈眼裡含著淚水,其他人心神凝重,阿松出事了,涉嫌銷贓,已經被刑事拘留。對,就是那天去縣裡的時候他拿著回來的黑色袋子,裡面是一台手機,阿松拿回鎮上賣了出去,縣裡的上家出了事把他供了出來。

----------------------

(五)去成都的第一個晚上

這幾天我一直陪著小靈,幫忙找各種關係,但似乎都沒有什麼幫助,證據確鑿,諮詢了做律師的朋友,了解到了這種情況基本就是3到5年。這樣過了幾個月,小靈的心態和情緒慢慢恢復了,很多事情都是這樣,沒法改變,就只能慢慢去接受和習慣。

對於我來說,陪伴小靈的時間更多了,用如今最流行的一個詞語來形容,就叫「舔狗」,這期間,我們發展成一種奇怪的曖昧關係。偶然的一個晚上,我陪小靈一起打掃完店裡的衛生,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關了店門之後,小靈說她還不大想回家叫我陪她走走,於是我們倆就在空無一人的鎮上小路壓馬路,我突然壯起了膽子用手碰了碰小靈的手,她似乎沒有什麼反應,我又輕輕的用尾指勾了勾她的手指,發現她也沒有拒絕,這時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靜謐的夜裡仿佛只聽到彼此心跳加速的聲音,我大膽的牽住了她的手,她沒有鬆開。

我成功了?我戀愛了?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跟一個女生如此親密,還是一個顏值身材都絕世無雙的女神,我的手心在不停的出汗。

自此之後,我們兩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就會彼此牽著手散步、說話,我沒有跟她表白,她也從沒有說過做我女朋友,我問過她【你覺得我們現在算是什麼關係?】

【我也不知道,徐楓,你是個好人】小靈說道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歡我,你對我很好,比阿松對我好太多了,可是即便是他已經這樣了,也不知道還有多久才能見到他,可我的心裡還是會一直想著他,我不知道怎麼控制我自己】小靈繼續自言自語道,說著說著,眼睛紅了。

阿松在鎮上其實就是一混混,職業是修車的,但平時很不務正業,甚至以前還跟鎮上別的女人搞在一起,但是小靈還是在他的一次次哄騙中選擇相信他。

【沒事的小靈,不管你心裡喜歡的是誰,我只喜歡你,我只想對你好】我不顧一切的對著小靈表白。

【傻瓜!】小靈溫柔的看著我,臉上漸漸露出了笑容。

【我周五想去趟成都散散心,你……有空嗎?】小靈問我

【有!有空,我明天就去買票,周五我上完早上的課我們就去】我激動得像中了彩票

【哼!瞧把你高興的】

周五我們到達成都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計劃著周日回去,這就意味著這兩天都是我和小靈的二人世界,在酒店前台開房間的時候。

【先生您好,請問你們需要哪個房間呢?】

【一個標間吧】小靈搶先說道,我還在想著問小靈要開一個房間還是兩個房間的時候。

激動不安的我差點連行李箱都忘了拿就拉著小靈拿著房卡上樓,刷了房卡看見房間裡的一張大床讓我充滿期待,各自洗完澡之後,小靈換上了寬鬆的居家睡衣,我能明顯的看出,她裡面沒有穿胸罩,即使沒有了鋼圈的襯托,小靈那傲人的胸部依然顯得十分堅挺,睡衣上明顯的凸出兩個小點。小靈看出了我在看她的身體,嗔了我一眼【怎麼,上次還沒被你看夠啊~】

我們坐在床上靠著床背看著電視,又提起了上次在縣裡賓館偷看小靈和阿松做愛的事。

【對啊,看你我永遠都看不夠】說完我慢慢的壓到了小靈身上,天啊,我想著就在今晚,我要結束了我的處男生涯。

小靈也明顯動情有感覺了,雙手撫摸著我的臉,我們情不自禁的親嘴、舌吻,我很輕鬆的解開她睡衣上的帶子,整個身體一覽無餘的出呈現在我的眼前,傲人卻又不會大得誇張的雙乳,一隻手握住一個剛剛好,細長的腰身,她底下穿著一個性感精緻的蕾絲內褲,透過蕾絲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小穴,我的手慢慢的往她的下半身摸去,隔著內褲,感受到她那裡多麼的柔軟,而且帶著一點潮濕。

【等一下,阿楓】本來已經順勢躺下的小靈輕輕的推開我坐了起來。

【怎麼了小靈?】我有點不祥預感小心的問道。

【阿楓,我……我明白這是很正常的需求,但……但是我不想對不起阿松,雖然他已經進去快半年了,可我還是他的女人,雖然我也挺想要的】小靈說完低下了頭。

剎那間,我有點不知所措,我感覺剛剛硬起來的雞巴正在慢慢變軟。

【我覺得,除了插進去,其他的我都可以接受,好不好阿楓】小靈小聲的說

我故作紳士的摟住了小靈說【沒事的,我尊重你的想法,我都可以,只要你開心就好】我們稍微冷靜了一下

【那個……你上次自己弄是什麼感覺啊?】小靈打破了沉默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很興奮很刺激】

【在那個時候之前你就喜歡我了嗎?】

【嗯,是,我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你了】

【你可真是……那你喜歡我的話,你那時候看到我跟阿松那個的時候,你……你不是應該感到生氣嗎?】

【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我吃醋了,覺得心裡很酸,但是又很興奮,其實你們在去縣裡的車上你幫他口交的時候,我也看到了……】

【啊!你……你……原來你都知道】小靈又驚訝又害羞。

既然都這樣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我想當著小靈的面把我心底里的秘密都說了出來。

【小靈,其實……其實我還很喜歡你的腳,每次看你穿著各種鞋子還有光著腳的時候,我都會忍不住把眼光停留在你的腳上,然後……然後我前陣子還做了一個夢,我夢見你和阿松那個的場景,然後我在旁邊看著你們,自己打飛機,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夢遺了】我一口氣說完這些之後都不敢看小靈的眼睛了。

【原來是這樣呀~你的愛好好奇怪呢】小靈好像沒有怪我的意思,然後突然把腳伸出被窩然後放到我胸口上。

【我的腳就這麼好看嗎?】小靈自言自語道

【好看!好看!】小靈的腳只有36碼,很白,腳趾頭也很精緻,沒有那種長期穿高跟鞋之後凸起的拇指骨,十個腳趾頭上塗著鮮紅的指甲油,我忍不住把伸著脖子把嘴停留在了小靈的腳背上親吻了起來。

【那……阿楓,今晚就委屈你了,但我知道你們男人這方面的需求,既然你喜歡的話,你可以用我的腳滿足嗎?我配合你】小靈試探的問道。

【我……我願意,我試試】

【那你把褲子脫下來吧,上次我都讓你看光了,我還沒看過你那裡呢~嘻嘻】

我起身站到了床邊,小靈也挪到了床邊還是坐在床上,在小靈眼光的注視下,慢慢的脫下了褲子,我不敢直視小靈,但我知道,她此時正聚精會神的看著我已經脫光了的下半身,尤其是我的雞巴。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