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杜的猎艳之旅 (1) 作者:老刀把子

.

【阿杜的猎艳之旅】

作者:老刀把子2021年4月2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阿杜的猎艳之旅

(一)

朋友们,你们以往有什么艳猎艳的经历呢?尤其是年轻时对异性的那种向往,有时候真是两个女人也都满足不了啊。

既然想,那就办,又通过什么手段来猎艳呢?有人可能会说,相互看顺眼了,留下联系方式写信,勾搭成奸。有人也可能会说,用漂流瓶,微信摇一摇,甚至陌陌,聊出感觉,约炮见面。上述几种情况的朋友,不是太年长,就是太少年。

什么事情都有风口,猎艳也不例外,用现在的话说,遇到风口,猪都吹得能飞上蓝天。那咱就掐头去尾,单选中间一段,跟随文中主角阿杜,看看他的猎艳之旅。

阿杜出生在一座二线城市,自幼家境良好,学习中上。96年的时候家里就给他添了人生第一台电脑,带光驱的康柏品牌机,奔腾166的芯片,Win95的操作系统,找人足足花了一万三,当时可是超高配,妥妥的吊炸天!

年轻朋友可能没概念,对比一下今天与二十多年前的货币购买力,那时候钱还真是值钱,电脑当时可是个稀罕物,少数人家才有486,带五寸软驱的那种,而拿1。44MB容量的三寸软盘去电脑房拷贝个红色警戒1,回家去玩,足足需要16张,有光驱的电脑,大多数人摸都没抹过!

以至于上课的时候,数学老师问同学,以后有什么人生目标,当听见某个同学回答,今后要学习计算机劳斯系统,下课后阿杜直接过去甩了对方一个耳光。

“傻逼,口条捋顺了再说,那叫DOS系统,现在都他妈Win95啦!”

阿杜从小周围就有一群捣蛋包,用现在的话说叫校园黑涩会,专干霸凌同学的坏事,但阿杜与他们相处融洽,坏事从不掺和,倒不是因为他口袋里零花钱多点,结交的是酒肉朋友,而是他为人机灵,说白点就是会来事儿。

随着阿杜一天天长大,开始慢慢对异性同学开始有了感觉,尤其夏天时,看着校服下那一具具发育的青葱身体,隆起的乳房好像两只倒扣在胸口的小碗,而校服裙下,一双双穿着长短肉色丝袜的美腿,欲望的火焰也渐渐地在阿杜心底里燃烧。

阿杜自信相貌说得过去,加上与周围男生相处融洽,开始接触女同学,获取她们的好感。但可悲的是,以往与男生相处的经验放在女生身上并不适用,因为没共同的话题,加上阿杜说话比较直接,全部以失败而告终。

看着身边爱喝酒打架的男生,搂着女朋友出入街机厅,篮球场上对方给他们倒水递毛巾,他心里愈加不平衡起来。

“我还就不信邪了!”阿杜心里暗暗的道。

他要拔个头筹,选择直接向班花发动进攻,还真就被他给拿下了,当时阿杜兜里揣著别人给他的500块红包,领着班花去校门口消费,百元纸币当时还是大团结,绿油油的票子,隐隐带着一股子墨香,整整五张,可真不少哇。

要知道,那个时候马路上压根就没多少车,而给看自行车的人交个费,拿出一块钱,对方也要叫唤一声大票子啊!

从那以后,班花就整天跟着阿杜在下午放学与晚自习空档混吃混喝,米线,拉面,烤串,KFC……

钱花了不少,可两人实质就没什么进展,最多牵牵手,抱一抱,别说摸摸奶,抠抠逼,就连打个啵班花都不太愿意。

慢慢地,阿杜就琢磨过味来了,自己就是个傻逼!鸡贼的班花同自己结伴,无非是想傍上张长期的饭票,过过嘴瘾而已。

有次隔壁班级老大,放学后堵住阿杜,以为要打架,阿杜做好了准备,谁知对方搂过阿杜脖子,亲密的道:“我说兄弟,我仰慕你们班花许久了,看你对她不冷不热,不如把班花让给我,谁让咱俩是兄弟呢……兄弟妻……”

阿杜连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了:“滚滚滚滚,抓紧把她弄的远远滴……”

这次不堪回首的经历,着实让阿杜伤心了许久,他开始收心学习和玩游戏。

时间来到高中,面对新的环境,新的同学,阿杜感觉机会来了,阿杜上的高中,那可是高价学校,学校有钱有背景的人孩子不少,直到走向社会,甚至今天,他也和他们保持着联系。

可一分班级,阿杜的心就瞬间哇凉哇凉地!!!

为什么呢?只是高一而已,班里体重过一百二三十斤的女生就有五六个。更巧的是,这群女生还居然被安排进同一个宿舍,这简直太奇葩啦!真是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怪社会啊!

每当想起这群女生晚上睡觉时的上下铺,在翻身中床板“嘎吱!嘎吱!”地乱响,阿杜心里就好一通乱笑,这他妈和母猪入栏有什么两样?

于是他背地里给她们统一起了个外号,叫母猪敢死队,编号为1到6,仔细琢磨琢磨也挺贴切的,如果有人想把她们办了,没个小分队的人数还真解决不了问题!

阿杜闲暇时候曾把这件事情说给宿舍管理的阿姨听,直把她笑的合不拢嘴,但阿姨笑完就告诉阿杜。

“别笑话人家,信不信到最后,她们一个都剩不下。”

“嗯,是滴!”

阿杜表面上这样回答,内心却是另一番景象:“去他妈的吧,我知道剩不下,那肯定养肥了被送进肉联厂,做成了双汇王中王啦,哇哈哈!”

高中男同学跟初中男同学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点是有不少男生有女朋友,不同的是,经过了初中三年,少了点稚气,多了点阅历,那女之间,很多都是跨校恋爱。

鹏鹏带来他的女朋友,叫莎莎,这女孩身高不高,只有一米六二,但放在人群中绝对惹眼,头发做成挑染著黄色的玉米穗,蹬著当时流行的松糕鞋,黑色短裙下面还穿着一双肉色的大腿袜。

“喂,你们都离他远点,这小子在道上关系硬的很,我之前在迪厅见过他,他在给外面大佬打工!那大佬在XX广场那片儿一刻钟聚集百十人跟玩儿似滴!”

一个叫南瓜的男生好心的告诫著大家,开始以为是两人唱双簧,合起伙来吹牛逼,没想到最后却是真的。

莎莎是鹏鹏抢来的女朋友,当时跟个二十多岁的混子谈恋爱,对方搂着她在家看电视,又摸又啃,早上还放了一炮。鹏鹏那年才17岁,带着几个人就杀到对方家,踹开门,指名道姓要莎莎做自己女朋友。

被年轻孩子这样指画,混子脸上当时就挂不住了。

“小逼崽子居然敢上门撒野?我他妈剁了你!”

说完,那混子摸起茶几上切西瓜的菜刀,一刀剁在鹏鹏肋骨上,开了道一扎多长的口子。旁边兄弟顿时抽出藏在身后的砍刀片,暴风骤雨般朝对方抡去,一顿乱砍之后,把对方归拢的老老实实,服服帖帖,从此之后,鹏鹏有了莎莎。

鹏鹏还干过其他事儿,他强奸过女生,不,应该算是轮奸,他老爷子有个爱好,喜欢打麻将赌钱,街坊邻居有个家伙,跟外人合起伙来抽老千,让鹏鹏老爷子一晚上输了两千多。

鹏鹏知道后当时就火了,但是他表面没说什么,等到过了两天,他带人上门,把对方闺女堵在家里,五六个人轮奸对方,他先开的头炮,然后几个人轮流上,把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干得翻了白眼,最后可能女孩子摄于淫威,没敢报警,让鹏鹏逃脱了法律制裁。

“牛逼,这叫好汉护三村,好狗护三林啊!”了解到鹏鹏光辉事迹,每个热血上头的男生都对他暗挑大拇指。

鹏鹏干过的事儿太多了,甚至有一次出了人命,但那是后话,他直到如今也是人在江湖,大哥级别的人物啊!

阿杜看到身边的同学都有了女朋友,也不甘寂寞,经过努力,终于不负上天,勾到了一个女生。

那女生身高上了一米七,身上有点肉,阿杜摸过很多很多次对方奶子,跟小说里描写的一样,奶子被阿杜一番揉捏后,奶头翘了,奶子紧绷起来,就跟一团面被攥实了一样。

这并不是让阿杜最兴奋的,阿杜自己的电脑,经过更新换代,可以玩古墓丽影2,英雄无敌2,博德之门之类的游戏了。高中住校,让阿杜口袋里有了不少零花钱,对于那种星空娱代理,动辄一百几十块的大盒子正版,他是信手拈来。

而且阿杜在逛科技城的时候,在贩卖盗版碟的摊位那里,寻找到一张封面有暴露女郎的电脑光碟,他毫不犹豫地打开钱包,甩出张票子,把光碟买回了家。

把光碟放进光驱,听着滋滋的读盘声,光驱图标变了,阿杜点击鼠标,浏览内置文件,这下把他带进了新世界。

这是阿杜人生第一次看带颜色的光碟,瞬间给纯洁的内心烙上了黄印,阿杜之前也在小伙伴家看过录像机,卡带里面的三级片,与这个相比,无论是清晰度还是内容,简直就像胎毛没褪完啊!

内置在光碟里的东西,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小说,大概有十来篇,都是高人翻译岛国文字形成的文章,另一部分则是大尺度的写真照片。

年幼的阿杜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清晰的照片,以至于点击用幻灯片模式浏览加载都需要点时间,当时人们普遍还用胶卷相机,直到后来才晓得那叫数码照片。

照片里有舒淇暴露的写真,还有各色岛国女郎在搔首弄姿,为了展现潮喷的夸张效果,有的甚至还在下面打上了沐浴液之类的肥皂泡泡,让人看上去就呱唧呱唧的,望着女郎们裸露下身冒出来的爱液,直让盯着屏幕的阿杜感觉心潮澎湃。

阿杜平复着心情,回到学校拿自己勾到的女生做了实验,中午放学和下午上课间班级没有人,阿杜满脑子回想着小说内的情节,把女生抵在墙上。一手把她运动裤往外一拽,右手顺着缝隙就伸了进去,当撩开内裤,摸到那片芳草地,上面毛茸茸的触感,当时就让阿杜的肉棒打鸡血似得翘立起来。

阿杜很手生,这是他第一次抚摸异性下体,他用手指好奇地抓弄著女生的耻毛,而后向下,顺着那条肉缝,不停地在女生私处抚弄著,手指撑开那两片略微肥厚的花瓣,从膣道口尾端,自下而上捋弄著。

忽然他的指头碰到了一小块凸起,而这块小疙瘩般的凸起在他抚摸下居然越来越硬,不断变大,阿杜好奇之余不禁把拇指压了上去,摁住后,就像玩街机晃摇杆一样,左右不停来回晃荡著。没过一会儿,那女生一手搭在阿杜肩头,使劲儿掐住他肩膀,身子像过了电般,急速地抖动个不停,牙缝里挤出“啊!”地一声,接着脱了力,倚著墙壁滑了下去。

那女生是第一次被异性抚弄那里,刺激无比,来得很快。但阿杜却不知道,这下可把他吓得不轻。

“你他妈疯了吗你!”

阿杜后来才知道,那叫高潮!

之后,根据电脑TXT文档小说描写的情节,高一的阿杜迅速迷上了口交,学校开水房后面的那块阴影,是勾搭连环的好地方,每每下了晚自习,总有那么几对男女在哪里卿卿我我,阿杜和那女生也是其中的一对。

女生很羞涩,不好意思脱裤子,害怕被人发现抬不起头来。阿杜是个爷们,可没那么多讲究,再说男生玩起来也比女生方便的多啊。

只见阿杜拉开外套拉链,把外衣往两边一抖,身后的影子顿时大出一块,他让女生蹲在自己面前,让阴影遮住她身子,阿杜拉开裤链,内裤拨向旁边,早已勃起的肉棒跳了出来。

这里没有灯,四下里谁也不知道是谁,阿杜叫女生张开嘴,对方很听话,阿杜挺动身体,让那根肉棒毒蛇钻洞般进入女生嘴里。

“你可给我轻点啊!要吮吸懂吗?就和吃棒棒糖一样。”阿杜知道对方没经验,根据小说中描述的情节,善意地提醒著对方:“对对对,刚才那感觉对路子,别用牙齿咬往外拽,那他妈是吃烤串,这玩意是自己身上的肉,经不住那么折腾!”

女生动作很生涩,她是第一次干这种事,阿杜也是第一次尝试口交,女生显然挺卖力,想赶紧弄完了回去洗漱,肉棒在她嘴里经过百十次吞进吐出,动作上了窍,越来越娴熟。

但女生是个高个子,在久蹲之下,双腿发麻,想站起来,阿杜正值兴起,他可不答应,箍住女生后脑,往怀里一拉,将勃起的肉棒整根顶进女生喉咙里,然后再吐出,如此反复。

女生洁白的牙齿,在肉棒进出中不断剐蹭著表皮,让阿杜觉得兴奋无比,他感觉到肉棒在迅速变鼓变涨。单纯的女生也注意到阿杜下体的变化,她睁大眼睛,用一种迷茫跟不解的眼神注视著阿杜。

阿杜低头看着对方这种呆呆的神情,在笑声中达到了高潮。

“哦……哦……哦……哈哈!”阿杜发出几声赞叹。

他的肉棒一阵颤抖,一股股白色的浓精,持续喷进女生的喉咙。

女生也蹲麻了腿,瘫坐在地上,只觉得嘴里黏糊糊的,一股子腥味,朝一旁干呕著。

女生家境不好,但嘴巴馋,挺能吃,阿杜倒也不吝啬,每天中午晚上带着女生出去打牙祭,两人各取所需,短短三四个月光吃饭就花了1500。

也许,这可能就是校园援交最早的雏形吧?

高一期末开家长会,阿杜家里来了人,看见那个女生总跟着阿杜,回家后对他说,零花钱是给他花的,而不是养两个人的,如果之后再乱花钱,没了以后问家里要的话,那么就不给他了。

阿杜明白家里人是啥意思,看来高中并不是谈恋爱的最好时机,因为压根没有经济基础,还要以学业为重,他想等著开学回去以后跟那女生分手,但是开学后却发现对方转学了,经打听才知道,对方家里条件已经供不起她在这所学校读书,之后阿杜就跟那名女生失去了联系,两人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别离,让阿杜伤心了好久。

时间来到大学。

经过努力,阿杜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学,想住校住校,想回家回家,这对他来说快爽死啦。

军训挺特别,是将一个系的学生揉吧成一团,组成若干方队,展开军训,等军训完再分班级。

阿杜有过两次感情经历,知道这次到了新环境,又来了机会,但随着班级划分,让他那种精神头,彻底跌进了谷底。

阿杜心中不忿,为什么偏偏那么寸,班级女生都是歪瓜裂脑,就像割韭菜,被割过两波后剩下的茬子都集中在这个班里来了。

阿杜在上完第一节课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吼,发泄着心中怒火:“我操你妈,真是天道不公啊!!!”

过了两天阿杜在校门口碰到了熟人,高中时的同学,果冻。两人高中一个班,关系不远不近,现在到了大学再次相见,格外亲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

果冻家里俩孩子,他是老二,上面有个姐姐。

果冻也是个猛人,打仗出手贼狠,以前高中时在离阿杜学校不远的另一所学校读书,因为就寝时听广播,被校长查寝砸烂了收音机,果冻当时就从枕头底下抽出把刀来,号称要挑了校长全家,被人拉住还不罢休,继而威胁校长女儿安全,结果被开除,转到阿杜所在学校读书。

而且这厮与郊区一两个镇上的社会人关系好得要命,有次还带阿杜几个去过,那是他老家,乡下人实在,听说城里来了几个朋友,二三十个社会人穿着中山装和西服,站在酒楼下迎著,吃饭时大鱼大肉成盆的往上端,着实让阿杜几个场面了一把。

两人互相用手机留下联系方式,见果冻哭丧著脸,跟死了亲妈似得,阿杜问道:“你这是咋啦?!”

“妈逼,还不是因为高中那档子事儿!”

“还没完吗?!”

“没呢,过段时间开庭。”

阿杜知道,这件事情说起来还跟鹏鹏有关,高中快毕业时,他叫着果冻出去办事,俩人心大得要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没多摇人,六个社会人,加上他俩,一共才八个,两辆车,后备箱里放着镐把,去跟别人约战。

结果对方去了三十多个,拿着各种家伙,听说其中还有个退役武警,混战中这八人誓死不退,龙精虎猛,个个好汉,后来有个兄弟脑袋被砸漏了,胸口还挨了一刀,人就那么没了。不过对方也没好到哪去,光重伤就两个,轻伤就更多了,在人数比例如此悬殊的情形下能打出这个比分,也是没谁了!

命案必破,接到报警,当时果冻和鹏鹏家就被刑警队围了,电话也被监听,果冻被辖区分局刑警扔进警车,带到队里,拷在栏杆上。

案件性质恶劣,大半夜出警,警员们对这半大孩子耽误自己休息十分不满,上了点手段,打的都是内伤,外表看不出来痕迹,可怜的果冻连续几天拉屎都带着血,可把他皮子松的不轻。

“你家不是有不少警察关系吗,帮忙给问问到底什么局势呗?”果冻看着阿杜,眼里满是期望。

“检察院都忙活完了,宣判是法院的事,我找家里人去问个茄子啊!”

阿杜顿顿又道:“再说了,没准你们犯的事儿都在省厅挂上号了,要问也是你去找阿明问啊,他爹不是省厅的处长吗?”

阿明和阿杜果冻是高中同班同学,平日里说话蔫里吧唧的,问他家住在哪里,总是回答警犬基地,不知道还以为他家是养狗的呢,阿杜曾经拿这事儿没少揶揄阿明。

“老子英雄儿好汉,毕业他爹送把他送去部队锻炼了,上次打电话回来说,现在号称百米十秒冒头呢。”

“他吹牛逼呢吧!”

两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后来果冻和鹏鹏家大出血,花了不少钱,拖了不少关系,才把这俩孩子给保了出来。这事儿过去以后,算是彻底响了,鹏鹏跟着的道上有名大哥,专门给他摆了桌好的,算是给他压惊。鹏鹏没考高考,后来自己做生意,弄了帮人干汽修和汽车装饰,赚了不少钱,还收了小弟,果冻和阿杜在同一所大学读书。

经过那件事,果冻开始收敛起性子,他对计算机挺感兴趣,专业知识暂且不说,起码打字飞快。阿杜在这方面比不上果冻,打字还是用俩指头,分别按著键盘上的每个按键,名其名曰二指禅。

阿杜通过果冻,认识了老杨,老杨又跟阿杜的朋友大军是好兄弟,加上阿杜认识老杨高中学校所谓混的好的几个人,结果老杨自然和阿杜越走越近,这是年轻人的通病。

老杨也不是个好鸟,家里有人是村霸级的年轻人物,自然在阿杜所在的大学里号称老大,大学毕业后他还在夜总会里撒丸子被判了好几年。

大学里大都是文明人,称王称霸多低级呀,可这家伙偏偏不那么想,刚上大一就和大二大三的干过几架,稳固了自己的地位。

老杨这家伙仪表堂堂,相貌出众,男模般的身材,平时还爱好烫个发,因为上述条件,这家伙从不缺女人缘,之前女朋友换过几茬,最喜欢的萧寒是从高二杀出来的。

萧寒单亲家庭,亲爹出轨,跟着妈过,她中等身高,丰满漂亮,高中时也是个大姐大的风云人物。

萧寒死心塌地跟着老杨,老杨曾经还为了她,跟大学跟同级的人干了一架,那是一次中午放学时,萧寒来学校找他,正巧许多人赶去校门口吃饭,几个本地计算机系的男生看见老杨和萧寒手拉手,有个嘴贱过去的没事找事:“你老婆挺漂亮,给我玩玩怎么样?”

老杨当时就跟对方在大马路边动手了,可是对方人多,三四个忙活他一个,没等同学跑过去拉架,片刻后老杨就被打得头破血流。

下午第二节课间,阿杜去厕所撒尿,看见老杨,见他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还渗出血迹,忙过去递上支烟,关心地问:“我说老杨,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这是何苦呢?”

老杨接过烟,点上,咧著嘴干笑:“没事,我睚眦必报,你抓紧上课去吧。”

阿杜回到小教室,等待上课,同桌还没睡醒,阿杜的同桌叫亮子,也是本市人,但阿杜见他平时走路哈达哈达的,脖子还往前一伸一伸,正好想起了驼铃声送战友那首老歌里的画面,于是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骆驼。

骆驼也他妈不是个省油的灯,这厮跟大尾巴蛆似得,十分嗜睡。通常每天到学校只醒两次,中午下课,还有下午放学,其余时间一头扎在桌子上。

骆驼玩传奇加了工会,每晚都通宵,利用白天上学补觉,这直接导致阿杜的任务很繁重。除了要学习,老师点名叫他,老师让他回答问题叫他,中午下课吃饭,下午放学回家,还他妈得叫他!有时候阿杜甚至担心,这厮睡觉会不会让尿给活活憋死!

最后一节课临近结束时,在一楼小教室上课的阿杜忽然听见咣当咣当的声音,跟拆楼似得,伴着这种噪音,是嘈杂的脚步和刺耳的叫骂,老师提前下课。

阿杜推了几把骆驼,他揉揉眼问:“上课了吗?”

“都他妈下午放学了!”阿杜愤愤道。

“哦,我收拾书包。”骆驼总是不紧不慢。

“你他妈今天压根没拿出书来好吧!”阿杜彻底怒了。

两人背上书包往教室门外走,正和要找阿杜的大军撞个满怀。

“听见刚才那动静了吗?”大军问。

“是滴,听见了。”

旁边同学打岔:“何止我们班听见,这座四层楼上所有班级估计都听见了。”

大军充满深意一笑:“老杨摇人把对方办了,校门口来了好几辆车,人来了不下二十多个。”

“我操,这他妈是大学好吧!”阿杜直接惊了,对大军又道:“还真是睚眦必报,老杨这样玩法,被开除了都没地儿转学去!”

老杨确实鸡贼,知道大学门卫管得严,一群人拿着家伙呼呼啦啦进来肯定不行,他让人三三两两晃进来,等都聚集齐了,再四下里找家伙,然后跟他一块,杀向和他动手,正在上课的计算机班级。

那群人跑向三楼,踹开班级门,两三个人将门一堵,几个人将老师架开,剩下人看到老杨指著中午找事儿的直接动手。

酒瓶子,凳子腿,半拉砖头块子,凡事手上拿的,使劲招呼,直到对方几个人都躺下不动弹了这才罢手。后来,因为影响恶劣,学校打算开除老杨,可终究是对方最先挑起事端,经过综合考虑,给老杨记了大过。

过了几天,阿杜才听老杨说,那天来的人,有一些还是她女朋友划拉过来的,阿杜暗自感叹:真是夫唱妇随,这一对压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老杨除了鸡贼和睚眦必报,还是个色中饿鬼,从某种层面来说,他才是阿杜猎艳的启蒙老师!

按说有萧寒这样的美女在怀,还对她死心塌地,老杨该知足了吧,他才不是那块料。这厮属于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还要去惦记别人手里的。

一天中午,阿杜和几个同学打算出校门吃午饭,路上碰见老杨,他想过来一起凑合,看见老杨喜滋滋的,难掩一脸得意,阿杜当下问:“啥事儿把你乐成这样,吃喜鹊屎啦!?”

“哈哈哈!”老杨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我昨天把个网上聊的四十五岁的女人给上啦!”

“吹牛逼呢嘛你!”阿杜不信:“这个岁数,快赶上你妈了吧!”

骆驼却问:“啥滋味啊,口活儿好不?”

阿杜心想,这骆驼平时蔫了吧唧的,说出话来,还挺上道的,真是小瞧了他。

“肯定不赖啊,她老公出差,要在外地呆三天,把我约去了她家。”

阿杜问:“弄了几货啊?”

“带套办了两次,后来那老娘们非让我肛交,撅起腚来,还准备好了润滑油,我实在提不起兴趣来了。”

阿杜感叹:“这女人口味还真是重哈!”

“这有什么,我前两天还把上网聊的艺术学校教舞蹈的老师给上了呢,那身段才叫正呢!”

见阿杜半信半疑,老杨从口袋掏出一包咖啡厅的餐巾纸,擤了擤鼻涕,接着道:“她还请我喝了咖啡,也是把我约去的她家,家里的摆设,可比上面那老娘们家瓷实多啦!”

骆驼有点好奇:“她老公不会也出差了吧?”

“出没出差不知道,反正不在家,女儿只有六岁,什么也不懂,我们俩把门一关就腻歪上了。”

“操,你真牲口啊!”

“你以为那老师正经啊,背地里还跟俩男学生上过床呢,这是她亲口告诉我的,玩熟女就是爽,各种姿势来者不拒,嘿嘿!”

阿杜心里明白,老杨这逼有恋熟倾向。可转念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自从接触了第一张黄色光碟开始,自己家里抽屉里已经堆了厚厚一摞了,什么雀帝2,太空女妖,艳鬼麻将等等,里面真人上演的角色,那可不比自己年龄大呢?而她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成熟魅力,是学校里青涩的女生所无法比拟的!

下午上课,阿杜心不在焉,充满了对熟女的幻想,对方乳罩下那葡萄般大小的奶头,肉肉的小肚腩,略微松弛的膣道,饥渴的欲望,统统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骆驼也很反常,一改往日嗜睡毛病,亢奋的要死,俩人不顾老师在黑板上写字,将身子一缩,在后面嘀嘀咕咕起来。

骆驼神秘兮兮地说:“我朋友带我去把妹,上了个重庆女人呢。”

“对方是干嘛的,跑咱这里来了?”

“当三陪来着,她男朋友还在咱这里打工。”

阿杜不屑道:“你他妈那是去嫖,而不是去把妹知道吧?”

“我没花钱好吧,朋友有路子,我们是自愿发生关系,那女人25岁,身子真水灵啊,为表好感,我还送了她几束鲜花呢,啧啧。”

“操,没看出来,你他妈水还挺深的!”

“嘿嘿,在那女人出租屋单间,还住着她一个同乡,我俩把中间帘子一拉,一边一个,这边叫两声,那边叫两声,别提多带劲了……”

“滚滚滚,上课听讲!”

骆驼说的这位朋友叫大刚,日后阿杜见过,那是俩人晚上一起去上网,骆驼顺道带的,一米九的身高,剃著光头,天热扒去上衣,身上全是腱子肉,肩膀上还纹了个太阳,往椅子上大剌剌一座,扇呼两下。

冲老板就喊:“哥们,来杯水!”

快四十的老板一看对方浓浓的社会气,忙不迭用一次性纸杯接水伺候着。玩到后来俩人肚子饿了,打算回去找地方吃烤串,还问阿杜去不去,阿杜随身带着不少零食,打算玩个通宵,俩人摇头走了,可这吃烤串就吃出事了。

骆驼家旁边有个大的综合批发市场,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俩人吃不过瘾,又喊来俩,四人方桌围了一圈。吃着肥牛和白腰,啃著脆骨和马步鱼,顺带碰一下手中扎啤,四人就和邻桌几个外地成年人起了口角,冲突中就动了手,被人拉开了,结果没吃亏,但也没占到便宜。

见对方继续吃喝,还不肯走,大刚摇人,骆驼也打电话给朋友,那可是在他们家附近啊!大刚在那一片也是叫得上号的,没过十分钟就有人打着两辆车来了,扎啤杯和棍子朝对方脑袋上猛抡,不锈钢肉串签子四下里乱飞,几个外地人和血葫芦一样躺在地上。

派出所离事发现场不足一公里,迅速出警,把这帮小子全给薅了进去,别人怎么样不知道,骆驼和大刚一人被罚了5000,骆驼这家伙为此半个月没来学校。

眼下,阿杜根本无心听课,回想起老杨和骆驼兴致勃勃地讲述,一种深深挫败感充斥着他年轻的内心,自己周围朋友都不是处男了,这对不甘落后的他来说,是多么耻辱的一件事情啊!

阿杜当时家里有512KB的ADSL宽带,但他却打算放学后去网城玩游戏,因为网城里面人声鼎沸,那种热闹的场景,才更能发泄出心中的不快。

阿杜初中高中时都去过类似的地方,初中时那叫电脑房,压根没几台机器,价格还不便宜,DOS单机游戏,三块一小时。等到了高中,繁华的街头巷尾开始零星出现网吧踪迹,那时候上网还是一件很高逼格的事情,去里面的人也是为了工作,文质彬彬的成年人,那里只有几台机器可以连接网络,门口还用块小黑板写着上网冲浪几个字。

阿杜到了网城,这是几十家网吧在一个大院子里扎堆形成的网城,大空间的局域网,很多年轻人来这里玩局域网联机对战寻找乐趣。

阿杜来到一楼,选择靠楼梯的一家网吧,他之前来过,这网吧是阿强开的,位置好,机器多,阿杜望着楼道两侧,原来空荡荡的各个铺面已经全部营业了,人头攒动,他有点吃惊,没想到经过短短不到两年时间,这个行业会有如此迅猛的发展。

打开电脑,阿杜突然不想玩游戏了,他点击图标,也想上网碰碰运气,那时候缺乏监管,网络聊天室泛滥,简直多如牛毛,阿杜漫无目的地找著,他打字慢,又不会用搜索引擎,只能跟天南海北的这个说两句,那个说两句,几个小时过去了,压根没有任何进展。

“一看你就是个雏,想这样挂到同城女人,要等到驴年啊!”

阿杜猛地回头,见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家伙站在身后,这人以前和自己联机过游戏,阿杜认识,他叫花猫。

“你有办法,倒是支支招啊!”阿杜真心求教。

花猫勾勾手指头,阿杜明白了,离开座位去旁边小卖店买了瓶可乐,顺手又拿了盒烟,回来塞给花猫。

花猫点点头:“你这家伙还挺上道啊!”

“别废话,赶紧的!”

“喏,这是网易,这是新浪,点击地图,选择里面对应地区的聊天室,你可给我把网址记好了,我只教你一次啊!”

阿杜心想,看这厮的熟练程度,八成也是个色中老手,采花大盗!果不其然,等到两人熟识起来,阿杜得知花猫凭借自己出色的聊天手段,勾引了不少女人。

举俩例子,花猫勾过医院里的女护士,带回家里搞过,对方动了真情,给他买过不少东西。还泡到过一个大学的女学生,开车带到郊区县城开了房间,大晚上连续干过对方四五次,那女生情窦初开,受到爱情滋润后离不开花猫了,没事就给他打电话,惹得他心烦不已。

要知道,当时花猫都订婚了,还背着自己未来的老婆大搞婚外情,不仅如此,花猫跟他村里的大东是磕头兄弟,大东在郊区县城也是个有头有脸的混子,前面花猫带着女学生过去泡浴池,提了大东的名号,浴池老板没敢要钱不说,他还顺手还讹了人家500块,这厮可真不是个东西,哈哈!

眼下,阿杜还想再请教点什么,花猫已经离开了,原来他在旁边还开着机,算著时间呢。

阿杜选择网易聊天室列出的对应城市,进入聊天频道,里面热闹非凡,看着里面滚动的字幕条,阿杜直感觉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迈进了新时代。

当时管理不严,聊天昵称起的真是五花八门,露骨之极啊!

阿杜翻动着聊天列表,看到奔驰男人,帕萨特男人,阿杜凭阅历感觉,这俩人他妈八成是司机,闲的没吊事,出来浪著玩呢。给钱就做(女),买手机就做(女),一次300(女),阿杜觉得,这几个女人八成是鸡。

当他看到一个人昵称是大鸡巴华子,阿杜禁不住笑出声来,心想:照这厮描述,下面的货,长度得起码有三拳两指吧!

最过分的是一个昵称男孩14的小家伙,开着公聊,给聊天列表上所有女人,连续发送著,你好,我可以强奸你吗?这句重复的话。

阿杜暗咐道:“这小逼崽子还真是早熟啊!”

忽然,阿杜也接到这个小家伙发送的重复信息,他不禁勃然大怒,接着用私聊回了过去:“你妈逼,再看不清乱发,信不信我撅折你下面那根杆子!”

小男孩下线了。

毫无疑问,互联网迅速发展,就是风口,而阿杜现在所处的位置,既不是最前,也不是最后,而是恰到好处的中间。

当网络刚开始逐渐普及的时候,无数男女在这里打发寂寞的时间,这就为许多猎艳人士提供了机遇,而遇到风口,猪都能被吹的飞上蓝天!

阿杜先选择看聊,总结经验,而且,他内心还有着自己的打算。

经过几天观察,阿杜总结出经验,当使用公聊时,有人聊得投机打算提出见面时,会遭到房管人为破坏。

其次选择年龄,他把心仪女人年龄圈定在35到43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孩子大了,工作稳定,经过了职场历练,正值狼虎之年,如果加上家庭矛盾,夫妻生活不和谐,内心更是寂寞难耐,无疑更增大了上钩几率。

对于阿杜来说,他尤为看重对方成熟的年龄,那是一种经过岁月洗礼,涤去了铅华浮沉的成熟韵味,魅力难挡,而那种不经意间就会散发出熟女的芬芳,是一种由内而外、自然而然性感的芬芳,丝毫没有年轻女孩的娇柔造作。

说干就干,阿杜就像一条饿狼,开始著寻找猎艳目标。而对于如何下手,阿杜也有自己独到见解,他把目标选择刚进入聊天室更改完昵称,且符合自己要求的女人,因为对方刚来,打招呼的人少,更方便自己下手,掌握主动。

然而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阿杜心仪目标年龄的女人,对于聊天对象选择也有她们自己的要求,她们并不喜欢年轻异性,总觉得青涩和幼稚,没有共同的话题。而且跟年轻男人约会,本身就感觉十分别扭,会让她们有压力,不合规矩。她们通常选择年龄与自己对等,甚至稍稍年长的男人作为聊天对象。

阿杜知道,阅历这东西,是伪装不来的。

和异性聊天,目的是让对方上钩,哪怕女人是只鸡,她也要看看行情,讲讲价钱,何况是良家女人。如果在双方不够深入了解的前提下,直接贸然提出见面发生关系,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动机过于明显,无疑遭到拒绝,不会有任何结果。

这与码纯臆想的文章有些道理是相通的,如果不贴近点现实,有点合理的故事发生,只是浸彻在自己意淫的世界里,不管不顾,没有足够的剧情和前戏,只管堆上大块肥肉,会让理性的人十分厌恶,能让成熟点的看官一乐吗?

而且阿杜经过分析,对女性心理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女人是感性动物,当她面对一个陌生男人时,除了保持警惕之外,还有着冷静和理智,他会观察对方举动,来了解对方有什么意图。而通过聊天,女人会事先了解男人,身上是否具有符合自己标准要求的地方,如果有,她会继续下去,如果没有她会果断拒绝,不会浪费时间。

于是阿杜果断调整策略,改变主攻方向,在跟女人打招呼时,绕开年龄,职业,住址等俗气的查户口问话,而选择从女人家庭生活入手,谈谈兴趣爱好,倾听一下生活琐事,顺带提点建议,显得自己相对成熟。这样以来,果然收到了成效,鱼上钩了!

那是一天下午,有人刚进聊天室就改昵称为魅力女人四十,既然名字为魅力女人,那么肯定对自己相貌颇有几分自信,阿杜十分欣喜,加上四十岁的年龄,透著一股子成熟风韵,符合阿杜的心里标准。

于是阿杜迅速上前,点击女人昵称,按照自己路数搭讪,两人聊得十分投机,而阿杜很聪明,在聊天同时,他也在观察有没有人在私下里横插一杠。

一切进行的很顺利,从打字速度来看,女人回复信息的速度很快,这表明对方拒绝了其他人向她伸去的橄榄枝。

在对方要下线时,两相互加了QQ,以后的几天,经过相互交流,两人了解的更加深入。甚至在阿杜故意延缓给对方发送信息时,对方会显得有点生气,不停地催问阿杜在干什么,是不是在跟别人聊天,阿杜明白,对方开始信任自己了!

女人主动说:“我姓焦。”

阿杜在电脑前笑了:“你性交,太好了,我正等着呢。”

虽然最终的目的是发生关系,但有些真实信息是不能透露的,这对女人尤为重要,毕竟有家室,这属于婚外情。

而阿杜通过聊天,把了解到到的信息拼凑出来,焦琳,四十岁,身高160,在一所大学里任职,有个女孩,在读初二,丈夫是个游戏迷,通宵达旦暗黑2,对她不管不顾,不做家务,夫妻俩陷入长期冷战。

因为长期作息不规律,丈夫脾气变得暴躁,性欲有些低下,她是个十分饥渴的女人,但是却很谨慎,这是女人在发生婚外情时,在不断试探男人的通病!

阿杜之前将自己手机号码告诉过焦琳,两人通过电话,但焦琳总是将自己号码隐藏起来,阿杜知道,她用的并不是纯手机通话。

有一天阿杜接到过一个陌生来电,对方没有说话,接着挂掉了。又来又打了过来,是焦琳,她说,上个电话忘记隐藏了号码,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她让阿杜上网跟自己聊天,当时还没有视频,焦琳选择将照片发送在阿杜邮箱里,阿杜至今还留着。

她说自己是个失败的女人,同事约她去游泳,丈夫不允许,她坚持要去,等她拿着游泳圈,与同事走在楼下,她丈夫追上来,守着同事面狠狠踢了她一脚,她的心碎了。

阿杜忙安慰她,让她开心点,在阿杜鼓励下,焦琳很快振作起来,她告诉阿杜,一会要进行学院间的扑克比赛,赢了就跟阿杜见面。

阿杜很开心,毕竟见面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有准备。半个多小时后,对方下线的QQ头像再次明亮,接着晃动起来,焦琳告诉阿杜,她赢了。

过了会,阿杜接到对方电话,声音很小,显然是焦琳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偷偷打来的。

焦琳告诉阿杜,因为和丈夫房事避孕失败,两个多月前做过流产,现在刚刚完全康复,医生检查时,用的是最小的内窥镜,嘱咐阿杜到时候轻一点,而今天学校中午有个午宴,她喝了点酒,有点想,还表示今天下午就想见面,她恰好有时间。

阿杜内心在期待之余有点紧张,这毕竟是与年长自己很多的女人第一次见面,还要告别自己处男之身,他使得自己平静下来,两个人约好了见面地点。

出门前阿杜还特意收拾了一下,等他到的时候,拨出对方电话,在公园门口一角,阿杜发现了那个让他等待已久的身影。

焦琳身上带有南方女人的显著特点,她身材娇小,但很丰满,胸部鼓鼓的,穿着一件白绿相间的连衣过膝裙,脚上是一双黑色高跟鞋,戴着一副玫瑰色边的太阳镜,静静地站在太阳底下。

天气挺热,她的鼻尖跟脸上浸出细密的汗珠,腿上也出了汗,肉色包芯丝丝袜被汗水浸透,显得颜色有点深,在阳光照射下泛出丝丝亮光,催人欲起。

阿杜栏了辆车,两人坐在后座,焦琳接过阿杜递来的饮料,张开樱唇抿了一口,阿杜不自主地将手掌放在她被丝袜包裹的膝盖上婆娑著,感受着细腻皮肤和丝袜的双重触感。

手掌被焦琳轻轻拍落,她悄声道:“小心被司机看见。”

地方到了,银河宾馆,开了房间,焦琳摘下太阳镜,弯弯的眉毛就像两道新月,她坐在床上,面对着比自己年轻许多的阿杜,显得很是拘束。

阿杜的肉棒早已像钢钎般坚硬,这些天他在一直在忍耐著,要把自己多年来积攒的欲望全部给面前的女人爆发出来!

然而阿杜还是忍住冲动,尽可能绅士的搂过焦琳娇躯,轻轻地把她按倒在床上。

两人手掌相扣,手指交叉,在阿杜即将吻向焦琳红唇的瞬间,焦琳忐忑地问:“这里安全吗?”

她的声音很轻,充满了江南水乡的柔婉。

阿杜笃定地说道:“放心吧,大宝贝。”

地方是阿杜早就计划好的,宾馆是阿杜高中学弟家开的,学弟亲自看前台,阿杜可以不用身份证登记,甚至连他妈钱都不用给,但阿杜懂事,一码归一码,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

阿杜愉快的付了钱,他一点也不担心学弟会把这种事情乱说,因为,学弟对阿杜周围的圈子,太了解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