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阿杜的獵艷之旅 (1) 作者:老刀把子

.

【阿杜的獵艷之旅】

作者:老刀把子2021年4月26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阿杜的獵艷之旅

(一)

朋友們,你們以往有什麼艷獵艷的經歷呢?尤其是年輕時對異性的那種嚮往,有時候真是兩個女人也都滿足不了啊。

既然想,那就辦,又通過什麼手段來獵艷呢?有人可能會說,相互看順眼了,留下聯繫方式寫信,勾搭成奸。有人也可能會說,用漂流瓶,微信搖一搖,甚至陌陌,聊出感覺,約炮見面。上述幾種情況的朋友,不是太年長,就是太少年。

什麼事情都有風口,獵艷也不例外,用現在的話說,遇到風口,豬都吹得能飛上藍天。那咱就掐頭去尾,單選中間一段,跟隨文中主角阿杜,看看他的獵艷之旅。

阿杜出生在一座二線城市,自幼家境良好,學習中上。96年的時候家裡就給他添了人生第一台電腦,帶光碟機的康柏品牌機,奔騰166的晶片,Win95的作業系統,找人足足花了一萬三,當時可是超高配,妥妥的吊炸天!

年輕朋友可能沒概念,對比一下今天與二十多年前的貨幣購買力,那時候錢還真是值錢,電腦當時可是個稀罕物,少數人家才有486,帶五寸軟碟機的那種,而拿1。44MB容量的三寸軟盤去電腦房拷貝個紅色警戒1,回家去玩,足足需要16張,有光碟機的電腦,大多數人摸都沒抹過!

以至於上課的時候,數學老師問同學,以後有什麼人生目標,當聽見某個同學回答,今後要學習計算機勞斯系統,下課後阿杜直接過去甩了對方一個耳光。

「傻逼,口條捋順了再說,那叫DOS系統,現在都他媽Win95啦!」

阿杜從小周圍就有一群搗蛋包,用現在的話說叫校園黑澀會,專干霸凌同學的壞事,但阿杜與他們相處融洽,壞事從不摻和,倒不是因為他口袋裡零花錢多點,結交的是酒肉朋友,而是他為人機靈,說白點就是會來事兒。

隨著阿杜一天天長大,開始慢慢對異性同學開始有了感覺,尤其夏天時,看著校服下那一具具發育的青蔥身體,隆起的乳房好像兩隻倒扣在胸口的小碗,而校服裙下,一雙雙穿著長短肉色絲襪的美腿,慾望的火焰也漸漸地在阿杜心底里燃燒。

阿杜自信相貌說得過去,加上與周圍男生相處融洽,開始接觸女同學,獲取她們的好感。但可悲的是,以往與男生相處的經驗放在女生身上並不適用,因為沒共同的話題,加上阿杜說話比較直接,全部以失敗而告終。

看著身邊愛喝酒打架的男生,摟著女朋友出入街機廳,籃球場上對方給他們倒水遞毛巾,他心裡愈加不平衡起來。

「我還就不信邪了!」阿杜心裡暗暗的道。

他要拔個頭籌,選擇直接向班花發動進攻,還真就被他給拿下了,當時阿杜兜里揣著別人給他的500塊紅包,領著班花去校門口消費,百元紙幣當時還是大團結,綠油油的票子,隱隱帶著一股子墨香,整整五張,可真不少哇。

要知道,那個時候馬路上壓根就沒多少車,而給看自行車的人交個費,拿出一塊錢,對方也要叫喚一聲大票子啊!

從那以後,班花就整天跟著阿杜在下午放學與晚自習空檔混吃混喝,米線,拉麵,烤串,KFC……

錢花了不少,可兩人實質就沒什麼進展,最多牽牽手,抱一抱,別說摸摸奶,摳摳逼,就連打個啵班花都不太願意。

慢慢地,阿杜就琢磨過味來了,自己就是個傻逼!雞賊的班花同自己結伴,無非是想傍上張長期的飯票,過過嘴癮而已。

有次隔壁班級老大,放學後堵住阿杜,以為要打架,阿杜做好了準備,誰知對方摟過阿杜脖子,親密的道:「我說兄弟,我仰慕你們班花許久了,看你對她不冷不熱,不如把班花讓給我,誰讓咱倆是兄弟呢……兄弟妻……」

阿杜連想都沒想就點頭同意了:「滾滾滾滾,抓緊把她弄的遠遠滴……」

這次不堪回首的經歷,著實讓阿杜傷心了許久,他開始收心學習和玩遊戲。

時間來到高中,面對新的環境,新的同學,阿杜感覺機會來了,阿杜上的高中,那可是高價學校,學校有錢有背景的人孩子不少,直到走向社會,甚至今天,他也和他們保持著聯繫。

可一分班級,阿杜的心就瞬間哇涼哇涼地!!!

為什麼呢?只是高一而已,班裡體重過一百二三十斤的女生就有五六個。更巧的是,這群女生還居然被安排進同一個宿舍,這簡直太奇葩啦!真是命苦不能怨政府,點背不能怪社會啊!

每當想起這群女生晚上睡覺時的上下鋪,在翻身中床板「嘎吱!嘎吱!」地亂響,阿杜心裡就好一通亂笑,這他媽和母豬入欄有什麼兩樣?

於是他背地裡給她們統一起了個外號,叫母豬敢死隊,編號為1到6,仔細琢磨琢磨也挺貼切的,如果有人想把她們辦了,沒個小分隊的人數還真解決不了問題!

阿杜閒暇時候曾把這件事情說給宿舍管理的阿姨聽,直把她笑的合不攏嘴,但阿姨笑完就告訴阿杜。

「別笑話人家,信不信到最後,她們一個都剩不下。」

「嗯,是滴!」

阿杜表面上這樣回答,內心卻是另一番景象:「去他媽的吧,我知道剩不下,那肯定養肥了被送進肉聯廠,做成了雙匯王中王啦,哇哈哈!」

高中男同學跟初中男同學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點是有不少男生有女朋友,不同的是,經過了初中三年,少了點稚氣,多了點閱歷,那女之間,很多都是跨校戀愛。

鵬鵬帶來他的女朋友,叫莎莎,這女孩身高不高,只有一米六二,但放在人群中絕對惹眼,頭髮做成挑染著黃色的玉米穗,蹬著當時流行的松糕鞋,黑色短裙下面還穿著一雙肉色的大腿襪。

「喂,你們都離他遠點,這小子在道上關係硬的很,我之前在迪廳見過他,他在給外面大佬打工!那大佬在XX廣場那片兒一刻鐘聚集百十人跟玩兒似滴!」

一個叫南瓜的男生好心的告誡著大家,開始以為是兩人唱雙簧,合起伙來吹牛逼,沒想到最後卻是真的。

莎莎是鵬鵬搶來的女朋友,當時跟個二十多歲的混子談戀愛,對方摟著她在家看電視,又摸又啃,早上還放了一炮。鵬鵬那年才17歲,帶著幾個人就殺到對方家,踹開門,指名道姓要莎莎做自己女朋友。

被年輕孩子這樣指畫,混子臉上當時就掛不住了。

「小逼崽子居然敢上門撒野?我他媽剁了你!」

說完,那混子摸起茶几上切西瓜的菜刀,一刀剁在鵬鵬肋骨上,開了道一紮多長的口子。旁邊兄弟頓時抽出藏在身後的砍刀片,暴風驟雨般朝對方掄去,一頓亂砍之後,把對方歸攏的老老實實,服服帖帖,從此之後,鵬鵬有了莎莎。

鵬鵬還干過其他事兒,他強姦過女生,不,應該算是輪姦,他老爺子有個愛好,喜歡打麻將賭錢,街坊鄰居有個傢伙,跟外人合起伙來抽老千,讓鵬鵬老爺子一晚上輸了兩千多。

鵬鵬知道後當時就火了,但是他表面沒說什麼,等到過了兩天,他帶人上門,把對方閨女堵在家裡,五六個人輪姦對方,他先開的頭炮,然後幾個人輪流上,把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子,乾得翻了白眼,最後可能女孩子攝於淫威,沒敢報警,讓鵬鵬逃脫了法律制裁。

「牛逼,這叫好漢護三村,好狗護三林啊!」了解到鵬鵬光輝事跡,每個熱血上頭的男生都對他暗挑大拇指。

鵬鵬干過的事兒太多了,甚至有一次出了人命,但那是後話,他直到如今也是人在江湖,大哥級別的人物啊!

阿杜看到身邊的同學都有了女朋友,也不甘寂寞,經過努力,終於不負上天,勾到了一個女生。

那女生身高上了一米七,身上有點肉,阿杜摸過很多很多次對方奶子,跟小說里描寫的一樣,奶子被阿杜一番揉捏後,奶頭翹了,奶子緊繃起來,就跟一團面被攥實了一樣。

這並不是讓阿杜最興奮的,阿杜自己的電腦,經過更新換代,可以玩古墓麗影2,英雄無敵2,博德之門之類的遊戲了。高中住校,讓阿杜口袋裡有了不少零花錢,對於那種星空娛代理,動輒一百幾十塊的大盒子正版,他是信手拈來。

而且阿杜在逛科技城的時候,在販賣盜版碟的攤位那裡,尋找到一張封面有暴露女郎的電腦光碟,他毫不猶豫地打開錢包,甩出張票子,把光碟買回了家。

把光碟放進光碟機,聽著滋滋的讀盤聲,光碟機圖標變了,阿杜點擊滑鼠,瀏覽內置文件,這下把他帶進了新世界。

這是阿杜人生第一次看帶顏色的光碟,瞬間給純潔的內心烙上了黃印,阿杜之前也在小夥伴家看過錄像機,卡帶裡面的三級片,與這個相比,無論是清晰度還是內容,簡直就像胎毛沒褪完啊!

內置在光碟里的東西,分兩部分,一部分是小說,大概有十來篇,都是高人翻譯島國文字形成的文章,另一部分則是大尺度的寫真照片。

年幼的阿杜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清晰的照片,以至於點擊用幻燈片模式瀏覽加載都需要點時間,當時人們普遍還用膠捲相機,直到後來才曉得那叫數碼照片。

照片里有舒淇暴露的寫真,還有各色島國女郎在搔首弄姿,為了展現潮噴的誇張效果,有的甚至還在下面打上了沐浴液之類的肥皂泡泡,讓人看上去就呱唧呱唧的,望著女郎們裸露下身冒出來的愛液,直讓盯著螢幕的阿杜感覺心潮澎湃。

阿杜平復著心情,回到學校拿自己勾到的女生做了實驗,中午放學和下午上課間班級沒有人,阿杜滿腦子回想著小說內的情節,把女生抵在牆上。一手把她運動褲往外一拽,右手順著縫隙就伸了進去,當撩開內褲,摸到那片芳草地,上面毛茸茸的觸感,當時就讓阿杜的肉棒打雞血似得翹立起來。

阿杜很手生,這是他第一次撫摸異性下體,他用手指好奇地抓弄著女生的恥毛,而後向下,順著那條肉縫,不停地在女生私處撫弄著,手指撐開那兩片略微肥厚的花瓣,從膣道口尾端,自下而上捋弄著。

忽然他的指頭碰到了一小塊凸起,而這塊小疙瘩般的凸起在他撫摸下居然越來越硬,不斷變大,阿杜好奇之餘不禁把拇指壓了上去,摁住後,就像玩街機晃搖杆一樣,左右不停來回晃蕩著。沒過一會兒,那女生一手搭在阿杜肩頭,使勁兒掐住他肩膀,身子像過了電般,急速地抖動個不停,牙縫裡擠出「啊!」地一聲,接著脫了力,倚著牆壁滑了下去。

那女生是第一次被異性撫弄那裡,刺激無比,來得很快。但阿杜卻不知道,這下可把他嚇得不輕。

「你他媽瘋了嗎你!」

阿杜後來才知道,那叫高潮!

之後,根據電腦TXT文檔小說描寫的情節,高一的阿杜迅速迷上了口交,學校開水房後面的那塊陰影,是勾搭連環的好地方,每每下了晚自習,總有那麼幾對男女在哪裡卿卿我我,阿杜和那女生也是其中的一對。

女生很羞澀,不好意思脫褲子,害怕被人發現抬不起頭來。阿杜是個爺們,可沒那麼多講究,再說男生玩起來也比女生方便的多啊。

只見阿杜拉開外套拉鏈,把外衣往兩邊一抖,身後的影子頓時大出一塊,他讓女生蹲在自己面前,讓陰影遮住她身子,阿杜拉開褲鏈,內褲撥向旁邊,早已勃起的肉棒跳了出來。

這裡沒有燈,四下里誰也不知道是誰,阿杜叫女生張開嘴,對方很聽話,阿杜挺動身體,讓那根肉棒毒蛇鑽洞般進入女生嘴裡。

「你可給我輕點啊!要吮吸懂嗎?就和吃棒棒糖一樣。」阿杜知道對方沒經驗,根據小說中描述的情節,善意地提醒著對方:「對對對,剛才那感覺對路子,別用牙齒咬往外拽,那他媽是吃烤串,這玩意是自己身上的肉,經不住那麼折騰!」

女生動作很生澀,她是第一次幹這種事,阿杜也是第一次嘗試口交,女生顯然挺賣力,想趕緊弄完了回去洗漱,肉棒在她嘴裡經過百十次吞進吐出,動作上了竅,越來越嫻熟。

但女生是個高個子,在久蹲之下,雙腿發麻,想站起來,阿杜正值興起,他可不答應,箍住女生後腦,往懷裡一拉,將勃起的肉棒整根頂進女生喉嚨里,然後再吐出,如此反覆。

女生潔白的牙齒,在肉棒進出中不斷剮蹭著表皮,讓阿杜覺得興奮無比,他感覺到肉棒在迅速變鼓變漲。單純的女生也注意到阿杜下體的變化,她睜大眼睛,用一種迷茫跟不解的眼神注視著阿杜。

阿杜低頭看著對方這種呆呆的神情,在笑聲中達到了高潮。

「哦……哦……哦……哈哈!」阿杜發出幾聲讚嘆。

他的肉棒一陣顫抖,一股股白色的濃精,持續噴進女生的喉嚨。

女生也蹲麻了腿,癱坐在地上,只覺得嘴裡黏糊糊的,一股子腥味,朝一旁乾嘔著。

女生家境不好,但嘴巴饞,挺能吃,阿杜倒也不吝嗇,每天中午晚上帶著女生出去打牙祭,兩人各取所需,短短三四個月光吃飯就花了1500。

也許,這可能就是校園援交最早的雛形吧?

高一期末開家長會,阿杜家裡來了人,看見那個女生總跟著阿杜,回家後對他說,零花錢是給他花的,而不是養兩個人的,如果之後再亂花錢,沒了以後問家裡要的話,那麼就不給他了。

阿杜明白家裡人是啥意思,看來高中並不是談戀愛的最好時機,因為壓根沒有經濟基礎,還要以學業為重,他想等著開學回去以後跟那女生分手,但是開學後卻發現對方轉學了,經打聽才知道,對方家裡條件已經供不起她在這所學校讀書,之後阿杜就跟那名女生失去了聯繫,兩人沒有任何徵兆的突然別離,讓阿杜傷心了好久。

時間來到大學。

經過努力,阿杜考上了本市的一所大學,想住校住校,想回家回家,這對他來說快爽死啦。

軍訓挺特別,是將一個系的學生揉吧成一團,組成若干方隊,展開軍訓,等軍訓完再分班級。

阿杜有過兩次感情經歷,知道這次到了新環境,又來了機會,但隨著班級劃分,讓他那種精神頭,徹底跌進了谷底。

阿杜心中不忿,為什麼偏偏那麼寸,班級女生都是歪瓜裂腦,就像割韭菜,被割過兩波後剩下的茬子都集中在這個班裡來了。

阿杜在上完第一節課後,找個沒人的地方大吼,發泄著心中怒火:「我操你媽,真是天道不公啊!!!」

過了兩天阿杜在校門口碰到了熟人,高中時的同學,果凍。兩人高中一個班,關係不遠不近,現在到了大學再次相見,格外親密,這不能不說是一種緣分。

果凍家裡倆孩子,他是老二,上面有個姐姐。

果凍也是個猛人,打仗出手賊狠,以前高中時在離阿杜學校不遠的另一所學校讀書,因為就寢時聽廣播,被校長查寢砸爛了收音機,果凍當時就從枕頭底下抽出把刀來,號稱要挑了校長全家,被人拉住還不罷休,繼而威脅校長女兒安全,結果被開除,轉到阿杜所在學校讀書。

而且這廝與郊區一兩個鎮上的社會人關係好得要命,有次還帶阿杜幾個去過,那是他老家,鄉下人實在,聽說城裡來了幾個朋友,二三十個社會人穿著中山裝和西服,站在酒樓下迎著,吃飯時大魚大肉成盆的往上端,著實讓阿杜幾個場面了一把。

兩人互相用手機留下聯繫方式,見果凍哭喪著臉,跟死了親媽似得,阿杜問道:「你這是咋啦?!」

「媽逼,還不是因為高中那檔子事兒!」

「還沒完嗎?!」

「沒呢,過段時間開庭。」

阿杜知道,這件事情說起來還跟鵬鵬有關,高中快畢業時,他叫著果凍出去辦事,倆人心大得要命,不把別人放在眼裡,沒多搖人,六個社會人,加上他倆,一共才八個,兩輛車,後備箱裡放著鎬把,去跟別人約戰。

結果對方去了三十多個,拿著各種傢伙,聽說其中還有個退役武警,混戰中這八人誓死不退,龍精虎猛,個個好漢,後來有個兄弟腦袋被砸漏了,胸口還挨了一刀,人就那麼沒了。不過對方也沒好到哪去,光重傷就兩個,輕傷就更多了,在人數比例如此懸殊的情形下能打出這個比分,也是沒誰了!

命案必破,接到報警,當時果凍和鵬鵬家就被刑警隊圍了,電話也被監聽,果凍被轄區分局刑警扔進警車,帶到隊里,拷在欄杆上。

案件性質惡劣,大半夜出警,警員們對這半大孩子耽誤自己休息十分不滿,上了點手段,打的都是內傷,外表看不出來痕跡,可憐的果凍連續幾天拉屎都帶著血,可把他皮子松的不輕。

「你家不是有不少警察關係嗎,幫忙給問問到底什麼局勢唄?」果凍看著阿杜,眼裡滿是期望。

「檢察院都忙活完了,宣判是法院的事,我找家裡人去問個茄子啊!」

阿杜頓頓又道:「再說了,沒準你們犯的事兒都在省廳掛上號了,要問也是你去找阿明問啊,他爹不是省廳的處長嗎?」

阿明和阿杜果凍是高中同班同學,平日裡說話蔫里吧唧的,問他家住在哪裡,總是回答警犬基地,不知道還以為他家是養狗的呢,阿杜曾經拿這事兒沒少揶揄阿明。

「老子英雄兒好漢,畢業他爹送把他送去部隊鍛鍊了,上次打電話回來說,現在號稱百米十秒冒頭呢。」

「他吹牛逼呢吧!」

兩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後來果凍和鵬鵬家大出血,花了不少錢,拖了不少關係,才把這倆孩子給保了出來。這事兒過去以後,算是徹底響了,鵬鵬跟著的道上有名大哥,專門給他擺了桌好的,算是給他壓驚。鵬鵬沒考高考,後來自己做生意,弄了幫人干汽修和汽車裝飾,賺了不少錢,還收了小弟,果凍和阿杜在同一所大學讀書。

經過那件事,果凍開始收斂起性子,他對計算機挺感興趣,專業知識暫且不說,起碼打字飛快。阿杜在這方面比不上果凍,打字還是用倆指頭,分別按著鍵盤上的每個按鍵,名其名曰二指禪。

阿杜通過果凍,認識了老楊,老楊又跟阿杜的朋友大軍是好兄弟,加上阿杜認識老楊高中學校所謂混的好的幾個人,結果老楊自然和阿杜越走越近,這是年輕人的通病。

老楊也不是個好鳥,家裡有人是村霸級的年輕人物,自然在阿杜所在的大學里號稱老大,大學畢業後他還在夜總會裡撒丸子被判了好幾年。

大學裡大都是文明人,稱王稱霸多低級呀,可這傢伙偏偏不那麼想,剛上大一就和大二大三的干過幾架,穩固了自己的地位。

老楊這傢伙儀表堂堂,相貌出眾,男模般的身材,平時還愛好燙個髮,因為上述條件,這傢伙從不缺女人緣,之前女朋友換過幾茬,最喜歡的蕭寒是從高二殺出來的。

蕭寒單親家庭,親爹出軌,跟著媽過,她中等身高,豐滿漂亮,高中時也是個大姐大的風雲人物。

蕭寒死心塌地跟著老楊,老楊曾經還為了她,跟大學跟同級的人乾了一架,那是一次中午放學時,蕭寒來學校找他,正巧許多人趕去校門口吃飯,幾個本地計算機系的男生看見老楊和蕭寒手拉手,有個嘴賤過去的沒事找事:「你老婆挺漂亮,給我玩玩怎麼樣?」

老楊當時就跟對方在大馬路邊動手了,可是對方人多,三四個忙活他一個,沒等同學跑過去拉架,片刻後老楊就被打得頭破血流。

下午第二節課間,阿杜去廁所撒尿,看見老楊,見他腦袋上纏著厚厚的紗布,還滲出血跡,忙過去遞上支煙,關心地問:「我說老楊,好漢不吃眼前虧,你這是何苦呢?」

老楊接過煙,點上,咧著嘴乾笑:「沒事,我睚眥必報,你抓緊上課去吧。」

阿杜回到小教室,等待上課,同桌還沒睡醒,阿杜的同桌叫亮子,也是本市人,但阿杜見他平時走路哈達哈達的,脖子還往前一伸一伸,正好想起了駝鈴聲送戰友那首老歌里的畫面,於是給他起了個外號,叫駱駝。

駱駝也他媽不是個省油的燈,這廝跟大尾巴蛆似得,十分嗜睡。通常每天到學校只醒兩次,中午下課,還有下午放學,其餘時間一頭扎在桌子上。

駱駝玩傳奇加了工會,每晚都通宵,利用白天上學補覺,這直接導致阿杜的任務很繁重。除了要學習,老師點名叫他,老師讓他回答問題叫他,中午下課吃飯,下午放學回家,還他媽得叫他!有時候阿杜甚至擔心,這廝睡覺會不會讓尿給活活憋死!

最後一節課臨近結束時,在一樓小教室上課的阿杜忽然聽見咣當咣當的聲音,跟拆樓似得,伴著這種噪音,是嘈雜的腳步和刺耳的叫罵,老師提前下課。

阿杜推了幾把駱駝,他揉揉眼問:「上課了嗎?」

「都他媽下午放學了!」阿杜憤憤道。

「哦,我收拾書包。」駱駝總是不緊不慢。

「你他媽今天壓根沒拿出書來好吧!」阿杜徹底怒了。

兩人背上書包往教室門外走,正和要找阿杜的大軍撞個滿懷。

「聽見剛才那動靜了嗎?」大軍問。

「是滴,聽見了。」

旁邊同學打岔:「何止我們班聽見,這座四層樓上所有班級估計都聽見了。」

大軍充滿深意一笑:「老楊搖人把對方辦了,校門口來了好幾輛車,人來了不下二十多個。」

「我操,這他媽是大學好吧!」阿杜直接驚了,對大軍又道:「還真是睚眥必報,老楊這樣玩法,被開除了都沒地兒轉學去!」

老楊確實雞賊,知道大學門衛管得嚴,一群人拿著傢伙呼呼啦啦進來肯定不行,他讓人三三兩兩晃進來,等都聚集齊了,再四下里找傢伙,然後跟他一塊,殺向和他動手,正在上課的計算機班級。

那群人跑向三樓,踹開班級門,兩三個人將門一堵,幾個人將老師架開,剩下人看到老楊指著中午找事兒的直接動手。

酒瓶子,凳子腿,半拉磚頭塊子,凡事手上拿的,使勁招呼,直到對方几個人都躺下不動彈了這才罷手。後來,因為影響惡劣,學校打算開除老楊,可終究是對方最先挑起事端,經過綜合考慮,給老楊記了大過。

過了幾天,阿杜才聽老楊說,那天來的人,有一些還是她女朋友劃拉過來的,阿杜暗自感嘆:真是夫唱婦隨,這一對壓根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老楊除了雞賊和睚眥必報,還是個色中餓鬼,從某種層面來說,他才是阿杜獵艷的啟蒙老師!

按說有蕭寒這樣的美女在懷,還對她死心塌地,老楊該知足了吧,他才不是那塊料。這廝屬於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還要去惦記別人手裡的。

一天中午,阿杜和幾個同學打算出校門吃午飯,路上碰見老楊,他想過來一起湊合,看見老楊喜滋滋的,難掩一臉得意,阿杜當下問:「啥事兒把你樂成這樣,吃喜鵲屎啦!?」

「哈哈哈!」老楊終於忍不住笑出聲:「我昨天把個網上聊的四十五歲的女人給上啦!」

「吹牛逼呢嘛你!」阿杜不信:「這個歲數,快趕上你媽了吧!」

駱駝卻問:「啥滋味啊,口活兒好不?」

阿杜心想,這駱駝平時蔫了吧唧的,說出話來,還挺上道的,真是小瞧了他。

「肯定不賴啊,她老公出差,要在外地呆三天,把我約去了她家。」

阿杜問:「弄了幾貨啊?」

「帶套辦了兩次,後來那老娘們非讓我肛交,撅起腚來,還準備好了潤滑油,我實在提不起興趣來了。」

阿杜感嘆:「這女人口味還真是重哈!」

「這有什麼,我前兩天還把上網聊的藝術學校教舞蹈的老師給上了呢,那身段才叫正呢!」

見阿杜半信半疑,老楊從口袋掏出一包咖啡廳的餐巾紙,擤了擤鼻涕,接著道:「她還請我喝了咖啡,也是把我約去的她家,家裡的擺設,可比上面那老娘們家瓷實多啦!」

駱駝有點好奇:「她老公不會也出差了吧?」

「出沒出差不知道,反正不在家,女兒只有六歲,什麼也不懂,我們倆把門一關就膩歪上了。」

「操,你真牲口啊!」

「你以為那老師正經啊,背地裡還跟倆男學生上過床呢,這是她親口告訴我的,玩熟女就是爽,各種姿勢來者不拒,嘿嘿!」

阿杜心裡明白,老楊這逼有戀熟傾向。可轉念一想,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呢?自從接觸了第一張黃色光碟開始,自己家裡抽屜里已經堆了厚厚一摞了,什麼雀帝2,太空女妖,艷鬼麻將等等,裡面真人上演的角色,那可不比自己年齡大呢?而她們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成熟魅力,是學校里青澀的女生所無法比擬的!

下午上課,阿杜心不在焉,充滿了對熟女的幻想,對方乳罩下那葡萄般大小的奶頭,肉肉的小肚腩,略微鬆弛的膣道,饑渴的慾望,統統縈繞在他的腦海里。

駱駝也很反常,一改往日嗜睡毛病,亢奮的要死,倆人不顧老師在黑板上寫字,將身子一縮,在後面嘀嘀咕咕起來。

駱駝神秘兮兮地說:「我朋友帶我去把妹,上了個重慶女人呢。」

「對方是幹嘛的,跑咱這裡來了?」

「當三陪來著,她男朋友還在咱這裡打工。」

阿杜不屑道:「你他媽那是去嫖,而不是去把妹知道吧?」

「我沒花錢好吧,朋友有路子,我們是自願發生關係,那女人25歲,身子真水靈啊,為表好感,我還送了她幾束鮮花呢,嘖嘖。」

「操,沒看出來,你他媽水還挺深的!」

「嘿嘿,在那女人出租屋單間,還住著她一個同鄉,我倆把中間帘子一拉,一邊一個,這邊叫兩聲,那邊叫兩聲,別提多帶勁了……」

「滾滾滾,上課聽講!」

駱駝說的這位朋友叫大剛,日後阿杜見過,那是倆人晚上一起去上網,駱駝順道帶的,一米九的身高,剃著光頭,天熱扒去上衣,身上全是腱子肉,肩膀上還紋了個太陽,往椅子上大剌剌一座,扇呼兩下。

沖老闆就喊:「哥們,來杯水!」

快四十的老闆一看對方濃濃的社會氣,忙不迭用一次性紙杯接水伺候著。玩到後來倆人肚子餓了,打算回去找地方吃烤串,還問阿杜去不去,阿杜隨身帶著不少零食,打算玩個通宵,倆人搖頭走了,可這吃烤串就吃出事了。

駱駝家旁邊有個大的綜合批發市場,人來人往十分熱鬧。倆人吃不過癮,又喊來倆,四人方桌圍了一圈。吃著肥牛和白腰,啃著脆骨和馬步魚,順帶碰一下手中扎啤,四人就和鄰桌几個外地成年人起了口角,衝突中就動了手,被人拉開了,結果沒吃虧,但也沒占到便宜。

見對方繼續吃喝,還不肯走,大剛搖人,駱駝也打電話給朋友,那可是在他們家附近啊!大剛在那一片也是叫得上號的,沒過十分鐘就有人打著兩輛車來了,扎啤杯和棍子朝對方腦袋上猛掄,不鏽鋼肉串簽子四下里亂飛,幾個外地人和血葫蘆一樣躺在地上。

派出所離事發現場不足一公里,迅速出警,把這幫小子全給薅了進去,別人怎麼樣不知道,駱駝和大剛一人被罰了5000,駱駝這傢伙為此半個月沒來學校。

眼下,阿杜根本無心聽課,回想起老楊和駱駝興致勃勃地講述,一種深深挫敗感充斥著他年輕的內心,自己周圍朋友都不是處男了,這對不甘落後的他來說,是多麼恥辱的一件事情啊!

阿杜當時家裡有512KB的ADSL寬頻,但他卻打算放學後去網城玩游戲,因為網城裡面人聲鼎沸,那種熱鬧的場景,才更能發泄出心中的不快。

阿杜初中高中時都去過類似的地方,初中時那叫電腦房,壓根沒幾台機器,價格還不便宜,DOS單機遊戲,三塊一小時。等到了高中,繁華的街頭巷尾開始零星出現網吧蹤跡,那時候上網還是一件很高逼格的事情,去裡面的人也是為了工作,文質彬彬的成年人,那裡只有幾台機器可以連接網絡,門口還用塊小黑板寫著上網衝浪幾個字。

阿杜到了網城,這是幾十家網吧在一個大院子裡扎堆形成的網城,大空間的區域網,很多年輕人來這裡玩區域網聯機對戰尋找樂趣。

阿杜來到一樓,選擇靠樓梯的一家網吧,他之前來過,這網吧是阿強開的,位置好,機器多,阿杜望著樓道兩側,原來空蕩蕩的各個鋪面已經全部營業了,人頭攢動,他有點吃驚,沒想到經過短短不到兩年時間,這個行業會有如此迅猛的發展。

打開電腦,阿杜突然不想玩遊戲了,他點擊圖標,也想上網碰碰運氣,那時候缺乏監管,網絡聊天室泛濫,簡直多如牛毛,阿杜漫無目的地找著,他打字慢,又不會用搜尋引擎,只能跟天南海北的這個說兩句,那個說兩句,幾個小時過去了,壓根沒有任何進展。

「一看你就是個雛,想這樣掛到同城女人,要等到驢年啊!」

阿杜猛地回頭,見一個比自己大幾歲的傢伙站在身後,這人以前和自己聯機過遊戲,阿杜認識,他叫花貓。

「你有辦法,倒是支支招啊!」阿杜真心求教。

花貓勾勾手指頭,阿杜明白了,離開座位去旁邊小賣店買了瓶可樂,順手又拿了盒煙,回來塞給花貓。

花貓點點頭:「你這傢伙還挺上道啊!」

「別廢話,趕緊的!」

「喏,這是網易,這是新浪,點擊地圖,選擇裡面對應地區的聊天室,你可給我把網址記好了,我只教你一次啊!」

阿杜心想,看這廝的熟練程度,八成也是個色中老手,採花大盜!果不其然,等到兩人熟識起來,阿杜得知花貓憑藉自己出色的聊天手段,勾引了不少女人。

舉倆例子,花貓勾過醫院裡的女護士,帶回家裡搞過,對方動了真情,給他買過不少東西。還泡到過一個大學的女學生,開車帶到郊區縣城開了房間,大晚上連續干過對方四五次,那女生情竇初開,受到愛情滋潤後離不開花貓了,沒事就給他打電話,惹得他心煩不已。

要知道,當時花貓都訂婚了,還背著自己未來的老婆大搞婚外情,不僅如此,花貓跟他村裡的大東是磕頭兄弟,大東在郊區縣城也是個有頭有臉的混子,前面花貓帶著女學生過去泡浴池,提了大東的名號,浴池老闆沒敢要錢不說,他還順手還訛了人家500塊,這廝可真不是個東西,哈哈!

眼下,阿杜還想再請教點什麼,花貓已經離開了,原來他在旁邊還開著機,算著時間呢。

阿杜選擇網易聊天室列出的對應城市,進入聊天頻道,裡面熱鬧非凡,看著裡面滾動的字幕條,阿杜直感覺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邁進了新時代。

當時管理不嚴,聊天暱稱起的真是五花八門,露骨之極啊!

阿杜翻動著聊天列表,看到奔馳男人,帕薩特男人,阿杜憑閱歷感覺,這倆人他媽八成是司機,閒的沒吊事,出來浪著玩呢。給錢就做(女),買手機就做(女),一次300(女),阿杜覺得,這幾個女人八成是雞。

當他看到一個人暱稱是大雞巴華子,阿杜禁不住笑出聲來,心想:照這廝描述,下面的貨,長度得起碼有三拳兩指吧!

最過分的是一個暱稱男孩14的小傢伙,開著公聊,給聊天列表上所有女人,連續發送著,你好,我可以強姦你嗎?這句重複的話。

阿杜暗咐道:「這小逼崽子還真是早熟啊!」

忽然,阿杜也接到這個小傢伙發送的重複信息,他不禁勃然大怒,接著用私聊回了過去:「你媽逼,再看不清亂髮,信不信我撅折你下面那根杆子!」

小男孩下線了。

毫無疑問,網際網路迅速發展,就是風口,而阿杜現在所處的位置,既不是最前,也不是最後,而是恰到好處的中間。

當網絡剛開始逐漸普及的時候,無數男女在這裡打發寂寞的時間,這就為許多獵艷人士提供了機遇,而遇到風口,豬都能被吹的飛上藍天!

阿杜先選擇看聊,總結經驗,而且,他內心還有著自己的打算。

經過幾天觀察,阿杜總結出經驗,當使用公聊時,有人聊得投機打算提出見面時,會遭到房管人為破壞。

其次選擇年齡,他把心儀女人年齡圈定在35到43歲之間。這個年齡段的女人,孩子大了,工作穩定,經過了職場歷練,正值狼虎之年,如果加上家庭矛盾,夫妻生活不和諧,內心更是寂寞難耐,無疑更增大了上鉤幾率。

對於阿杜來說,他尤為看重對方成熟的年齡,那是一種經過歲月洗禮,滌去了鉛華浮沉的成熟韻味,魅力難擋,而那種不經意間就會散發出熟女的芬芳,是一種由內而外、自然而然性感的芬芳,絲毫沒有年輕女孩的嬌柔造作。

說干就干,阿杜就像一條餓狼,開始著尋找獵艷目標。而對於如何下手,阿杜也有自己獨到見解,他把目標選擇剛進入聊天室更改完暱稱,且符合自己要求的女人,因為對方剛來,打招呼的人少,更方便自己下手,掌握主動。

然而事情並不是一帆風順,阿杜心儀目標年齡的女人,對於聊天對象選擇也有她們自己的要求,她們並不喜歡年輕異性,總覺得青澀和幼稚,沒有共同的話題。而且跟年輕男人約會,本身就感覺十分彆扭,會讓她們有壓力,不合規矩。她們通常選擇年齡與自己對等,甚至稍稍年長的男人作為聊天對象。

阿杜知道,閱歷這東西,是偽裝不來的。

和異性聊天,目的是讓對方上鉤,哪怕女人是只雞,她也要看看行情,講講價錢,何況是良家女人。如果在雙方不夠深入了解的前提下,直接貿然提出見面發生關係,會讓對方覺得自己動機過於明顯,無疑遭到拒絕,不會有任何結果。

這與碼純臆想的文章有些道理是相通的,如果不貼近點現實,有點合理的故事發生,只是浸徹在自己意淫的世界裡,不管不顧,沒有足夠的劇情和前戲,只管堆上大塊肥肉,會讓理性的人十分厭惡,能讓成熟點的看官一樂嗎?

而且阿杜經過分析,對女性心理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女人是感性動物,當她面對一個陌生男人時,除了保持警惕之外,還有著冷靜和理智,他會觀察對方舉動,來了解對方有什麼意圖。而通過聊天,女人會事先了解男人,身上是否具有符合自己標準要求的地方,如果有,她會繼續下去,如果沒有她會果斷拒絕,不會浪費時間。

於是阿杜果斷調整策略,改變主攻方向,在跟女人打招呼時,繞開年齡,職業,住址等俗氣的查戶口問話,而選擇從女人家庭生活入手,談談興趣愛好,傾聽一下生活瑣事,順帶提點建議,顯得自己相對成熟。這樣以來,果然收到了成效,魚上鉤了!

那是一天下午,有人剛進聊天室就改暱稱為魅力女人四十,既然名字為魅力女人,那麼肯定對自己相貌頗有幾分自信,阿杜十分欣喜,加上四十歲的年齡,透著一股子成熟風韻,符合阿杜的心裡標準。

於是阿杜迅速上前,點擊女人暱稱,按照自己路數搭訕,兩人聊得十分投機,而阿杜很聰明,在聊天同時,他也在觀察有沒有人在私下裡橫插一槓。

一切進行的很順利,從打字速度來看,女人回覆信息的速度很快,這表明對方拒絕了其他人向她伸去的橄欖枝。

在對方要下線時,兩相互加了QQ,以後的幾天,經過相互交流,兩人了解的更加深入。甚至在阿杜故意延緩給對方發送信息時,對方會顯得有點生氣,不停地催問阿杜在幹什麼,是不是在跟別人聊天,阿杜明白,對方開始信任自己了!

女人主動說:「我姓焦。」

阿杜在電腦前笑了:「你性交,太好了,我正等著呢。」

雖然最終的目的是發生關係,但有些真實信息是不能透露的,這對女人尤為重要,畢竟有家室,這屬於婚外情。

而阿杜通過聊天,把了解到到的信息拼湊出來,焦琳,四十歲,身高160,在一所大學裡任職,有個女孩,在讀初二,丈夫是個遊戲迷,通宵達旦暗黑2,對她不管不顧,不做家務,夫妻倆陷入長期冷戰。

因為長期作息不規律,丈夫脾氣變得暴躁,性慾有些低下,她是個十分饑渴的女人,但是卻很謹慎,這是女人在發生婚外情時,在不斷試探男人的通病!

阿杜之前將自己手機號碼告訴過焦琳,兩人通過電話,但焦琳總是將自己號碼隱藏起來,阿杜知道,她用的並不是純手機通話。

有一天阿杜接到過一個陌生來電,對方沒有說話,接著掛掉了。又來又打了過來,是焦琳,她說,上個電話忘記隱藏了號碼,不過,現在已經無所謂了。

她讓阿杜上網跟自己聊天,當時還沒有視頻,焦琳選擇將照片發送在阿杜郵箱裡,阿杜至今還留著。

她說自己是個失敗的女人,同事約她去游泳,丈夫不允許,她堅持要去,等她拿著游泳圈,與同事走在樓下,她丈夫追上來,守著同事面狠狠踢了她一腳,她的心碎了。

阿杜忙安慰她,讓她開心點,在阿杜鼓勵下,焦琳很快振作起來,她告訴阿杜,一會要進行學院間的撲克比賽,贏了就跟阿杜見面。

阿杜很開心,畢竟見面意味著什麼,大家心裡都有準備。半個多小時後,對方下線的QQ頭像再次明亮,接著晃動起來,焦琳告訴阿杜,她贏了。

過了會,阿杜接到對方電話,聲音很小,顯然是焦琳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偷偷打來的。

焦琳告訴阿杜,因為和丈夫房事避孕失敗,兩個多月前做過流產,現在剛剛完全康復,醫生檢查時,用的是最小的內窺鏡,囑咐阿杜到時候輕一點,而今天學校中午有個午宴,她喝了點酒,有點想,還表示今天下午就想見面,她恰好有時間。

阿杜內心在期待之餘有點緊張,這畢竟是與年長自己很多的女人第一次見面,還要告別自己處男之身,他使得自己平靜下來,兩個人約好了見面地點。

出門前阿杜還特意收拾了一下,等他到的時候,撥出對方電話,在公園門口一角,阿杜發現了那個讓他等待已久的身影。

焦琳身上帶有南方女人的顯著特點,她身材嬌小,但很豐滿,胸部鼓鼓的,穿著一件白綠相間的連衣過膝裙,腳上是一雙黑色高跟鞋,戴著一副玫瑰色邊的太陽鏡,靜靜地站在太陽底下。

天氣挺熱,她的鼻尖跟臉上浸出細密的汗珠,腿上也出了汗,肉色包芯絲絲襪被汗水浸透,顯得顏色有點深,在陽光照射下泛出絲絲亮光,催人慾起。

阿杜欄了輛車,兩人坐在后座,焦琳接過阿杜遞來的飲料,張開櫻唇抿了一口,阿杜不自主地將手掌放在她被絲襪包裹的膝蓋上婆娑著,感受著細膩皮膚和絲襪的雙重觸感。

手掌被焦琳輕輕拍落,她悄聲道:「小心被司機看見。」

地方到了,銀河賓館,開了房間,焦琳摘下太陽鏡,彎彎的眉毛就像兩道新月,她坐在床上,面對著比自己年輕許多的阿杜,顯得很是拘束。

阿杜的肉棒早已像鋼釺般堅硬,這些天他在一直在忍耐著,要把自己多年來積攢的慾望全部給面前的女人爆發出來!

然而阿杜還是忍住衝動,儘可能紳士的摟過焦琳嬌軀,輕輕地把她按倒在床上。

兩人手掌相扣,手指交叉,在阿杜即將吻向焦琳紅唇的瞬間,焦琳忐忑地問:「這裡安全嗎?」

她的聲音很輕,充滿了江南水鄉的柔婉。

阿杜篤定地說道:「放心吧,大寶貝。」

地方是阿杜早就計劃好的,賓館是阿杜高中學弟家開的,學弟親自看前台,阿杜可以不用身份證登記,甚至連他媽錢都不用給,但阿杜懂事,一碼歸一碼,做生意就是為了賺錢。

阿杜愉快的付了錢,他一點也不擔心學弟會把這種事情亂說,因為,學弟對阿杜周圍的圈子,太了解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