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改(同人) (1) 作者:苇渡

.

【万古神帝改】 (绿帽含阉割)

作者:苇渡2021/04/28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一章 林泞姗

“池瑶,我视你为挚爱,你为何要杀我?”

圣明中央帝国的天之骄子张若尘,九大帝君之一“明帝”的独子。正在他成为昆仑界年青一代第一人的时候,却死在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池瑶公主手中。张若尘带着痛苦疑惑的灵魂,徘徊在生死之间。

八百年前,曾经的池瑶公主,平定九帝之乱,统一九国,建立第一中央帝国,成为整个昆仑界的主宰——池瑶女皇。

九帝已死,女皇当立。

八百年过去,这个时代只有一位皇者,那就是池瑶女皇,号“大威大德女圣皇”,统御天下,威临八方,不老不死,青春永驻。

云武郡国

云武郡国,只是昆仑界东域成千上万个郡国中的一个。

所谓的郡国,其实就是第一中央帝国的一个郡,每年必须向第一中央帝国上贡和纳税。

郡国的国王,称为“郡王”。

云武郡国的九王子张若尘,带着无限的兴奋和期待,面红耳赤地奔往林府。

张若尘如此急切,自然是为了他青梅竹马的表妹,林泞姗。两人自小就是很好的玩伴。但是自从林泞姗开启神武印记,大多数时间花费在修炼上面,与张若尘越来越疏远。三年之前,林泞姗更是再没去过云武王宫。张若尘虽然时常去林家找她,却永远被侍女打发离开,甚至远远看到她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三年以来,林泞姗第一次主动相邀,张若尘怎能不喜。

忽然,张若尘的目光定在一个身材纤细的少女身上。只见那少女看上去也就只有十四五岁,身材娇小玲珑,黛眉如柳叶,眼眸明亮似星辰,肌肤雪白似灵玉,好一个美人胚子。

她手持一柄散发着淡淡星光的宝剑,散发出淡青色的剑芒,无数剑气环绕在她的身体周围,跟随着她的步伐游走,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剑法简直精妙到了极点。真气外放,剑随心走。她的武道修为至少也达到了黄极境中极位。

一个林家的年轻子弟看到站在演武场外的张若尘,露出几分冷冽的笑意,道:“咦!那不是九王子吗?他居然还来林府?”

“肯定有事来找泞珊妹妹,可惜,泞珊妹妹现在根本懒得见他。”

“十六岁还没有开启神武印记,将来肯定是废物一个。若他不是九王子,根本连林家的大门都进不了。”

“嘿嘿!据说那位九王子一直都暗恋泞珊妹妹,你们猜,若是他听说泞珊和七王子殿下,会是什么表情?”

林家的那些年轻武者全部都停下了修炼,盯着站在演武场外的张若尘,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时而发出戏谑的笑声。

林泞姗也停止练剑,向着站在演武场外的张若尘看了一眼,纤细的玉臂轻轻一挥,手中的星辉宝剑便精准的插进五米外的剑鞘。

林泞姗领着张若尘走进一个房间,关上门。张若尘虽然容颜颇为秀美,但非习武之人,难掩单薄的身体。林泞姗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道:“表哥,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希望你不要太伤心。云武郡王出关与我父亲谈过,已经确认封七皇子为太子,封我为太子妃,三个月之后,我和七王子殿下应该就要正式册封。从今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张若尘心里咯噔一声,来的时候本是满心欢喜,顿时如遭雷击,不禁膝盖一软跪在地上,眼中流出一道长泪,道:“表妹,以后你要离开我了吗?”

林泞姗轻轻点了一下头,昂着雪白的下巴,高傲得就像一只白天鹅,道:“你毕竟已经十六岁了,还没能够开启神武印记,将来一辈子都是个凡人。我与七王子殿下将来都会成为武道强者,七王子殿下更是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第一天才,将来必非池中之物。你我未来的差别,如同皓月比沟渠,此生再无交集。”

张若尘忽的站起来,下定决心望着眼前的表妹。道:“我这辈子除了娘,只有表妹你对我最好,就算再危险,我也愿意追随你走到天涯海角。”

望着对方真挚的眼神,林泞姗眼神一黯,避开了对方的目光:“表哥,将来我便是你的嫂子。你毕竟也是个男人,总有男女之别,这样一直跟在左右,难免落了别人的口舌。我的清白便罢了,七王子殿下的一世英名却不能毁在我们手里。”

张若尘傻傻地一心想挽回,却也不知如何是好:“那……那我便……”

林泞姗突然带着几分凄然望向张若尘的双眼,道:“表哥,你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离开吗?”

张若尘下定了决心,真诚地说:“是!表妹,无论我付出多大代价,也不会离开你的身边。”

感受到对方炙热的目光,林泞姗的眼神也变的坚定起来:“若是表哥愿意舍去男儿身。随身侍奉我左右,那我们一生也不需要承担这生别之苦。”

张若尘如遭雷击,心中不由得意动,他生为皇子看似风光,其实孤苦伶仃,唯有在表妹和娘亲的身边才能安心,却还是问出了最后的顾虑:“纵使我愿做牛做马,随你到天涯海角。可是,娘亲怎么办?”

林泞姗眼神一瞬间百转千回,感受到对方的不安,轻抚著对方的肩膀,安抚著张若尘不安的灵魂,真诚地说:“林妃毕竟也是我们林家人。纵然有万般难处,也要给林妃娘娘寻一个归宿。”

张若尘此时心中再无顾虑,激动地跪在林泞姗的面前,说“好,表妹,只要能与你在一起,一世为奴也没有遗憾。”

林泞姗脱下一只精致的绣鞋,柔弱无骨的玉足褪下张若尘的裤子,踩着张若尘的两胯之间,脚尖挑动玩弄著短小的肉茎。这是林泞姗第一次接触男人的胯下之物,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小,即使勃起,也只有三四厘米长,她虽是处子之身,却也在与张天圭相处时,见过他勃起的大帐篷,心中对张天圭更是崇拜不已,认真对他说道:“表哥,我知你这么多年喜欢着我,却连牵手也从没有过,今天最后给你一个交代。从今往后,我们便都是七王子殿下的内室,我是妻子,你是奴才,彼此一心伺候七王子殿下,再无男女之情。”

张若尘感受着两腿之间温柔,又想到了七皇兄,想起自己每次站在他的身边,都有一种直不起腰杆的感觉,仿佛他就应该是天生的王者,跪伏在他面前才是最舒服的姿势。每次表妹提到七皇兄,都掩饰不住眼底的欣喜。皇兄与表妹郎才女貌,两人双宿双飞,更是一对神仙眷侣,何不顺从自己的内心,做一个跪伏在地守护在他们脚下的忠奴,日夜侍奉两人,只要表妹幸福,自己无论如何也是幸福的。

林泞姗停下玉足的动作,足尖勾起张若尘的脸,深深地望着他的双眼,说道。

“今后本宫的吩咐,便是你的命运。你可愿意?”

张若尘浑身热血冲顶,只想着永远与泞珊在一起,不顾一切地拚命答应。

“我愿意!我愿意!”

张若尘迷迷糊糊地连连答应,冥冥中有一条无形的丝线,将张若尘的精神深处的意志与眼前完美小巧的玉足联系起来。仿佛林泞姗一抬脚,就能在张若尘的命运中引起惊涛骇浪。哪怕岁月悠远,也逃不出这永恒的支配。

刹那永恒的宁静之后。林泞姗再次踩上张若尘胯下的小肉茎,加快了脚下的动作,狂风暴雨的快感冲击著张若尘的意识,仿佛灵魂也融化在这小巧的玉足之下。没出几秒钟,足下的小肉茎便剧烈抖动起来,精液噗噗地射满了林泞姗的袜子。

林泞姗皱眉摘下沾满精液的袜子,整齐叠好放入了一个玉匣当中,骄傲地昂起头颅微微一笑,抬起光洁的玉足踢了踢张若尘匍匐在地的脑袋,吩咐道。

“傻狗,以后做了本宫的贴身太监,可要长著点眼力劲。”

张若尘如闻仙音,欣喜若狂,即使被眼前的佳人唾弃,也若仙子微嗔,砰砰地连连磕头,声音颤抖地答应道。

“是,是,泞姗表妹。”

林泞姗心底已经将他当成了太监,见张若尘还敢稀里糊涂叫她表妹,不禁觉得作为一个低贱的奴才,实在是胆大包天、以下犯上,心中有些生气,得好好教训一下。玉足若天鹅扬颈般轻轻一抬,却是带着习武之人的内劲底子,一脚将踢了上去,踢得张若尘光屁股翻了个大跟头。

“刚才说的接着就忘了?一点做奴才的觉悟都没有。”

张若尘灰头土脸摔了个大马趴,也顾不得整理自己的衣服,爬起来重新跪在林泞姗的脚下,连忙改口道。

“是。奴才遵命。”

任务完成的林泞姗,看着手中的玉匣,再看着匍匐在她脚下的张若尘,扬起脸微微一笑,从今天起,她就是板上钉钉的太子妃。再想到张天圭威武的身影、绝代的天资,更是喜上眉梢,越发觉得脚下的张若尘窝囊的要命,轻轻踢了踢他的脑袋,说:“今天就让离儿教你怎么伺候人,回去以后好好等著,你的命运自有人来安排。”

未等张若尘回应,林泞姗对着门口喊了一声:“丫头,进来吧。”

吱呀一声,一位少女推门进来,正是林泞姗的贴身丫鬟阿离。在门外听了许久好戏,嘴角还挂着些许没有收好的笑意。

“刚才我说的都听见了吧?这段时间好好教他怎么做一个奴才,晚上再放他回去。”

小姐这几年勤于练武,都没怎么好好的陪她玩过。现在可以调教一个光屁股皇子做奴才,实在是有趣得紧,连忙欢快地答应。

“是。小姐。”

话音刚落。林泞姗转身离开房间,再没有多一句话。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