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黑帮 (11) 作者:heiseyoulong1

.

【乱世黑帮】

作者: heiseyoulong12021-4-29发表于S8

第十一章 无偿献血-上 郝帅擦掉了额头上渗出的冷汗,让自己翻江倒海的内心逐渐归于平静。

人生总会遇到一些不可抗力,什么时候来,发生在什么样的场合总是让人难以捉摸。但日月星辰照常运转,生活依然还得继续,不是吗? 可悲的是,当死神来敲门,事情不仅关乎到你自身的性命,还波及到家人的安危时,试问谁又能够置身事外呢? 难道真的只有束手待毙了吗?不,这不是我的风格!见招拆招,随机应变才能将煞气化于无形,就算整个世界都与我为敌,老子也要放手一搏!何况自己还有七天的时间,也许另有补救的办法…… “雨婷,你来一下!” “怎么了,老公?” 郝帅随即在刘雨婷的虬首边低声耳语一阵。 “嗯,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儿。怎么我瞅你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谁打来的电话啊?” “没事儿,一个老朋友……” 匆匆穿好了衣服,郝帅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当务之急是找回那个‘目标客户’的资料,以应对目前的危机。老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钱还在手里,那么这个世界上似乎就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儿。 经过一番费力的解说,计程车在昨天的那个商场附近停下,郝帅付了钱后急忙奔向了路边的一个垃圾箱。顾不得脏,双手胡乱的在里面翻找著东西。 “嚓,明明是丢在了这儿,怎么隔了一夜就没了呢?”郝帅不甘心,前前后后把附近三个垃圾箱都搜寻了个遍,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看到了地上散落的垃圾,不远处一位环卫工人气急败坏的赶了过来。 “喂,你干嘛呢?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点公德心也没有啦!” “那个……阿姨您别误会啊,我是来找东西的……” “叫谁阿姨呢?我有那么老吗?”女环卫工立马急眼了,语声尖厉,听起来十分刺耳。 郝帅也无心和她争论,立马改口道:“不好意思啊美女,我真有非常重要的东西丢了。” “啥东西啊?”听到‘美女’的尊称,女环卫工的神色才略微有些缓和。 “一张照片和一个U盘,呃,可能还有一件儿衣服……” 女环卫工怔了半晌,突然白了郝帅一眼,道:“垂涎人家的美色就说嘛,还找那么多借口!” 郝帅闻言一愣,这才不得不正视面前这个女人。不敢恭维的姿容暂且不说,那满头花卷般的小卷毛一炸,脑袋大的简直像个足球!更奇葩的是,她的脸上竟然还露出了一丝娇羞的神色!郝帅忍不住背过身就是一阵干呕。 “昨天的那些垃圾不会已经被清理了吧?”郝帅强忍着胃里的不适,虚掩著嘴问道。 “哎呀,你不知道的呀?路边的垃圾每隔三天就要清理一回。今天凌晨,垃圾车已经把之前的垃圾拉到了焚烧厂,全部焚烧掉了……” “啊?!”郝帅的脑瓜子顿时就觉得嗡嗡的,凭借自己脑海中那副模糊的图像去锁定‘目标客户’简直无异于大海捞针。也就是说,现在哪怕自己手里有一座金山,找不到‘目标客户’那也是白搭。见女环卫工还在那喝了假酒般一副搔首弄姿的样子,郝帅暗骂了声晦气后悻悻地逃离了现场。 本以为完美的避开了一个危险的盲区,没想到绕来绕去还是把自己陷了进去。直觉告诉他,这个看不见的漩涡隐隐充满了无限的杀机! “只能启用B计划了……”郝帅心中思忖著,不觉间已经走过了几条街道。 此时,路边某处墙上贴著的一则寻人启事引起了他的注意。 “咦,这个人长得和我倒有几分神似呢!”郝帅看着纸上的黑白画像,顺口读出了上面的内容。 “男,二十多岁,身高一米85左右,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灰色短裤……”读到这里,郝帅心中慕然一惊:嚓!说的不就是我嘛! “……若有知情人士提供有效线索,可获得8~30万奖金不等。联系电话xxxxxxx……”看到这里,郝帅居然被气笑了:“CNM,老子就值三十万?呵呵……” “喂,小子,站那儿别动!”正当郝帅感慨时,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五六个街头小混混叫嚣著直奔郝帅而来。 “Fuck,真是阴魂不散!”郝帅撒丫子就跑,他可不会蠢到等著和对方讲什么道理。 附近一带建筑物虽然不少,但却没有合适的藏身之处。待把几个二五青年堪堪甩掉,恰巧后街隐蔽处一栋二层小楼的后门虚掩著,郝帅来不及多想,一头扎了进去…… 小楼的后墙上挂着一块破旧不堪的木板,上面写着几个字,依稀可以辨认出是——XX卫生防疫站。 A市公安总局内,因为抓到了一条‘大鱼’整个警局上上下下显得特别忙碌。 鲁丁,一个戴眼镜儿的年轻技术人员独自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中一段监控视频。他的目光锁定在电脑屏幕上,时而按下暂停播放凝眉思索,时而在笔记本上写写划划,生怕错过监控视频里的每一个细节。刚进入编制的他是局里为数不多的技术员,为了得到领导的赏识,昨晚几乎是通宵工作,因此看起来神情略微有些疲惫、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听到同事的脚步声,鲁丁下意识的将脚边的纸篓踢进办公桌下的角落里,纸篓的杂物中赫然躺着几个白色纸团。 “小鲁,开会了~” “好嘞,燕姐,马上就到。”按下了暂停键,电脑画面定格在了某公交车上少儿不宜的一幕。鲁丁拿起桌上的笔记本翻看了一遍,然后和其他的同事陆陆续续地赶往了会议室。 与此同时,在总局的审讯室里,一个音容笑貌和监控视频里的主角完全吻合的中年秃顶大叔被固定在‘安全座椅’上。大叔看起来并不怯场,也没有第一次进局子那种畏缩和沉默,而是眼珠子瞪得溜圆,满面怒容的一直在叫嚣:“操,都关了快一整天了,不给吃不给喝!老子究竟犯什么法了?……你们公然拘禁良民,还他妈限制人身自由,这是对国家法律的公然藐视、对人民尊严的无情践踏!……”。 两个负责审讯的警员,年长的一个倒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拿起桌上的茶杯悠闲地呷了一口。年轻的一个柳眉倏地竖起,似乎到了忍耐的极限。刚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旁边的同事冲她使了个眼色,两人小声嘀咕起来。话毕,二人不约而同地瞥了中年秃顶大叔一眼、双双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起身离去。 “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啊?……不会是他妈的看上我了吧!”中年秃顶大叔愣了愣神儿,随后摸著自己的秃顶哈哈大笑起来。 待两个审讯员找到空位坐下,缉毒署的会议室里所有主力成员几乎全部到齐了。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在了上首第一位,尽管看到的只是一张黑色的椅背,但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敬畏与崇拜。 首位上坐着的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大名鼎鼎的缉毒队队长——江含月。 在工作上,这个年纪轻轻的霸王花给人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做事干练、从不循规蹈矩,有时候甚至不按常理出牌。正因如此,许多悬疑杂案到了她的手里,往往都收到了奇效。别人破不了的案子,她总能用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解决问题。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以及那偶尔流露出的非凡身手无不令人刮目相看,同时也让大家见证了她是如何从警局最底层的一名小警员一步一步成长为总局局长之下的第一人! 非警校出身,档案又被上级部门严密封锁,警界私下里流传着有关江含月身世的各种版本,无疑给这个集美貌、智慧于一身的警花又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此时的江含月注视著窗外,思绪却不知飘到了何处,看上去神情有着些许的落寞。自从接手这个涉毒案件以来,随着调查的深入,她发现A市80%的毒品竟是来自一个简易的地下手工作坊,被控制在一个绰号‘屠夫’的中年男人手里,整条交易线一直延伸到了东南亚。从搜寻蛛丝马迹再到撒网布局,整整花了两年的时间、耗费了无数心力。而自己甘愿全身心地投入这个案子也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一飞冲天的机会。没想到,人是逮著了,可毒品交易的证据链却缺失了最关键的一环。 不知道队长在想些什么,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去打扰,会议室里安静的掉根针都能听到。 黑色转椅缓缓回正,一个身穿警服的女子见出全身,精致的短发也掩盖不了那绝美的容颜! “永荷,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没有冗余的开场,江含月直奔主题。 “嫌疑人是老油条了,因为没抓到他的把柄,拒不配合。所以突击审讯了几回,都没有挖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江含月神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第一次审讯时自己也曾在场,隔着透视玻璃全程观察,嫌疑人的心理素质之高就连测谎仪用在身上都不起作用。最后还是安排技术人员通过面相采集和数据库比对,才确定了嫌疑人的真实身份信息。因此,面对这样的结果,一切似乎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会议上,部分警员窃窃私语,相互交换着意见。唯独鲁丁,坐姿笔挺、眼睛直勾勾的瞧着队长,倦意全无。恍惚间现实与梦境相重合,眼前的女子变成了自己梦中的女神…… “小鲁,你那边有什么新发现吗?”。 听到女神点名,鲁丁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报……报告队长,……” 他这一举动引得不少警员捂嘴偷笑起来,会议室的气氛霎时间轻松了不少。 “坐下来说话,”江含月微笑着扇了扇手,对待下属她还是非常平易近人的。 “队长,经过仔细的研究,犯罪嫌疑人的确携带了毒品。从种种迹象来推测,嫌疑人在某个时刻将毒品进行了转移,而转移的区域一定是在监控的盲区,”鲁丁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侃侃而谈:“只要我们针对那些位于盲区,尤其是携带背包之类的人员进行重点排查,相信很快就能出结果……” 听完鲁丁的工作汇报,江含月眼睛一亮,率先鼓掌,接着会议室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这个新来的技术员思路十分清晰,接连分析出了嫌疑人携带毒品的大概重量、还有转移毒品所需的时间等等,每一条推测都打在了点上! 得到领导以及同事们的肯定,鲁丁面色微微一红,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负责这个案件其他部分的警员纷纷汇报了最新的工作进展情况,并提出了一些新的问题和建议。团队协作,讲究的就是群策群力。在敲定了一些细节之后,大家围绕是否延长拘留以及采用什么方法突破嫌疑人心理防线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当讨论遇到分歧时,大家的目光再次聚焦在队长的身上,期待她的指示。因为她像是一座灯塔,总能在迷雾中照亮前行的方向。 江含月听着大家的讨论,始终觉得无论走哪条路对大局的胜算也不大。她的内心忽然萌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相应的也要承担更大的风险。考虑再三,最终她还是决定赌一把。 “我的意见是——放了吧。” “什么?放了!” “对,同时还要撤回3/4的警力布控!” “……” 军令如山,诧异归诧异,但没有人质疑队长的能力和决定。 很快中年秃顶大叔就出现在了警局外。作为毒品金字塔的顶层,为何要亲自犯险呢?说起这次奇葩的经历,起因其实非常的简单,仅仅是无聊看了几部岛国小电影,一时的心血来潮罢了。 “妈的,搞个测谎仪就想逼老子就范?嘿嘿,小鸡早就混成鸵鸟喽……” 对于无能的警察,中年秃顶大叔已经无力吐槽。在他的心里,始终觉得警局只是把他当成了底层的马仔。但因为没有抓到现行,最后才不得不放人了事。 中年秃顶大叔心情甚好,冲着大街上的长裙美女就是一顿流氓哨。 “神经病啊你!” 秃顶大叔猥琐的笑了,抓了把裤裆潇洒离去。至于制毒窝点和贸易链条上的异动,他并没有丝毫的察觉,这意味着,正邪的暗中角力,己方已然输了一筹! 大叔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碰上江含月这个女霸王,正是他人生噩运的开始……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