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黑帮 (12) 作者:heiseyoulong1

.

【乱世黑帮】

作者:heiseyoulong12021-5-15 发表于S8

第十二章 无偿献血-下

空旷的一楼前门紧闭,只在临近后门的位置摆放着一套简单的桌椅。桌子上放着笔和一沓子表格,像是做登记用的。大厅横七竖八地立著几个货架,地上则是零零散散的堆放着一些杂物,看样子怕是很长时间都没人打理了,货架的顶上落满了灰尘。

“嗬……嗬……啊……嗬……嗬嗬……嗬……嗬……”某个货架后的储物间里传出了动静。

“骚货,捏我干嘛?”

“是不是有人进来了呀?”

“有个屁,少疑神疑鬼的。赶紧撅好了,要不一会儿真有人来了。”

“大黄,人家现在都离不开你了……”

“嘿嘿,没骗你吧!我是比你家老刘强多了哈?”

“讨厌~,啊……嗬……嗬嗬……啊……嗬……嗬……嗬……”叫声明显是从喉咙里释放出来的,低回中透著压抑。

郝帅也无心听戏,顺着楼梯悄悄上了二楼。

推开过道的铁门,再往里走是一条较宽的工型走廊。来到南端的拐点处,郝帅探头瞄了一眼。左手边走廊尽头处有一间屋子,门虽然敞开着,但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小黑屋旁边是个药房,有几个护士在里面摆弄著一些瓶瓶罐罐;走廊右手边似乎是个会诊室,从外面的窗口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正在给一个就诊的病人量血压,双方还不时地在交谈着什么。

诊室的外面,靠墙有一排绿色座椅。座椅上稀稀拉拉地坐着七八个前来就诊的民工模样的打工者。

刚才在上来的时候,郝帅从北边的窗户观察了楼下的情况,发现有两个小混混还在附近一带徘徊。看情形自己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索性也找了个空椅子坐了下来。

旁边的一个衣着落魄的大哥微微转头看了郝帅一眼,又把目光投向了空洞的墙角。

这一近距离的接触,郝帅发现这些人大多脸色蜡黄、双目无神,面无表情地静静坐在那里,像是一具具丢掉灵魂的躯壳。

这些处在社会底层的劳动者们,通常都是干着最苦的活儿,获得极少的劳动报酬,同时还要承受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难怪他们看起来多少有些麻木。也许是生活中某一根不经意的稻草,压垮了这些人的精神世界吧。

郝帅本想询问一下他们是来打什么疫苗的,见旁边的大哥也没有要交流的意思也就放弃了,反正自己坐上一会儿就要走了。

时间滴答滴答的溜走,待了一会儿的郝帅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他正打算去探探外面的情况。

就在此时,从药房里出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大婶,手里拿着一个板夹向这边走来。

“登记过了吧?”大婶走到郝帅跟前停了下来,面色慈善地开口问道。

“登记过了。”郝帅含糊地应了一声。

“跟我来吧。”

大婶驾轻就熟地带着郝帅来到了对面那间小黑屋。小黑屋里面的空间很大,只是被许多不锈钢铁架和窗帘隔开了,形成了许多标着号码的简易单元格。除了中央摆放着一张可调的小床外,还有一些常用的医疗设备。当然,单元格的吊灯是亮着的,只是灯光有些昏暗罢了。

“躺着吧。”

置身于这样的境地,也不知为何郝帅突然就来了兴致。但在看到大婶那臃肿的身材后,仿佛有一盆凉水当头浇下,瞬间就熄火了。还好,又进来一位年轻的女护士,由于戴着口罩的缘故,看不清楚容貌。女护士很敬业,先是用镊子夹着一团酒精棉在郝帅的胳膊上涂抹了片刻,接着转过身从衣兜里取出一个注射器,勾兑著不同的药液。

胳膊上传来阵阵凉意,郝帅看着一旁的大婶,想问她这究竟是要打什么疫苗。

“嘘。”大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以为是针前恐惧之类的状况,给了郝帅一个不用怕我都懂的眼神。

“好吧,要演就来个全套的吧,反正应该也没什么坏处。”郝帅心道。放松下来后,欣赏著女护士的翘臀逐渐有了反应。随后,他的一双眼睛就粘在了女护士身上,探究著不同角度下的轮廓和细节。

郝帅还在想入菲菲时,忽觉胳膊上一痛,立马感到眼前一黑,意识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你妈……P!”。

当郝帅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了,整整过去了九个小时!而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一无所知!

郝帅感觉浑身发软,头脑还有些昏昏沉沉。手背上的刺痛感让他注意到不知名的液体正通过塑料软管流入到自己的身体,吓的他赶忙撕开胶带拔掉了针头一股脑儿从床上跳起。

可能是动静有点儿大,惊动了邻近单元格的女护士。

“谁让你把点滴拔了的?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啊……”

“告诉我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不是……刘大夫没跟你讲过吗?”

“刘大夫?……我失忆了,你再给我讲一遍!”

“是这样的先生……”

不知怎的,女护士面对郝帅的凝视竟然有些害怕,当下将所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什么,抽了800cc?!”郝帅心惊不已,耐著性子听完女护士的解释,他的怒火随着黑幕的揭开逐渐升腾起来。

原来,这哪里是什么卫生防疫站,真实情况却是个打着防疫站幌子的黑血站!如果是正规的医疗机构,献血量一般会维持在正常水平,只有200~400cc左右。不仅不会影响到身体的健康状况,反而通过献血可以激活骨髓造血功能,有利刺激红细胞的再生,增强其携带氧的能力,改善大脑血液供应等,让人体保持青春活力、年轻态。可一旦抽血过量那就会危害到自身的健康甚至生命!反观这个黑血站,它却是纯粹以营利为目的,通过自己的渠道低买高卖赚取巨额差价。从异常的抽血量来看,在这些不法机构掌控者的眼里,人压根儿就不是人,而只是一个个可以任意压榨的、行走的钱袋子!狡猾的黑血站为防止意外发生,事先要把‘钱袋子’麻翻,在其昏迷状态下贪婪的吸血。之后,再打一些葡萄糖、生理盐水之类的点滴,以保证‘钱袋子’们在休眠状态下尽快恢复到不致死的最佳状态。

“您先别激动,我去找护士长过来。”

女护士看着郝帅那逐渐扭曲的脸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小琴,慌什么慌,这种事儿咱们碰到的还少吗,哪一次不是这些穷鬼为了多要几个钱而已?”

“护士长,我觉得这次事情很严重……”

“只是抽了点血而已,这些穷屌丝和那些小孩不一样,他们也只剩下这么点儿价值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让我来应付他。”

郝帅此刻的五感异常灵敏,对于二人在走廊上的悄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没过多久,两个护士便走了进来,年轻女护士口中的‘护士长’正是最开始遇到的那位身材臃肿的大婶。原本还是一脸慈善的大婶,此刻却换上了一副蛮横无理的面孔,在郝帅眼里,她那厚厚的脂肪下仿佛包裹了一股恶臭,甚至连每一根毛发都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喏,这是你卖血的钱!一共三千,你点一下吧。”

“……”

“最多再给你加两千,赶紧拿钱走人!”,大婶语气变得有些不耐烦,露出了一副吃人的嘴脸:“要是再给你来上一针,你可就走不了了。” 。

“威胁我?”郝帅冷笑了一声,将钱接过。

就在大婶脸上刚露出得意的神色时,郝帅一把将钱甩在了她那副丑陋的嘴脸上。

“你……你找死吗!”大婶悄悄从衣兜里摸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注射器,趁郝帅不备就要下黑手。

“嗯?”走在门口的郝帅微微回头,大婶竟吓的连连后退几步,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出了小黑屋,盛怒下的郝帅来到对面长廊,一脚将会诊室的门板踹飞,里面的黑大夫和一个民工全部惊呆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中年大夫指著郝帅喝问道,身体却本能地躲在了椅子后面拿出手机拨打着一个备注号码。

“干什么?”,盛怒下的郝帅步步紧逼,瞅准黑大夫的太阳穴冷不防跳起来就是一记崩拳:“我干泥马!”

“大侠,别杀我!”民工看着倒地不起的大夫,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楼下的小保安鸡贼的听着楼上传出的不小的动静,知道出了事故。看到人高马大的壮小伙下来时一副凶神附体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发毛,自然也没敢阻拦。直到郝帅的背影消失不见才虚张声势地空吼了几声。

日色偏西,阳光已不如午时那般强烈。

郝帅带着复杂的思绪行走在大街上,他先要确认一下自己身体里的零件儿是否都还齐全。走了一会儿,除了尿意十足外似乎没什么大问题,这才放下心来。

“呼~”在附近找了个没人的胡同解决了生理问题,郝帅顿感一阵轻松。

刚走不远,迎头遇见了一个头戴草帽的怪人。

此人中等身材不胖不瘦,戴着一副盲人墨镜、身穿一袭灰色长袍,右手拄著一面长幡。长幡上面有字,写的居然是——仙人指路!

“江湖神棍?”郝帅摇了摇头第一反应就是想笑,都TM21世纪了谁还信这套啊。

“施主与我有缘,请暂留贵步,在下夜观天象……哎~别走啊。”

“又是冲我来的?”郝帅眉头皱起,没等对方说完回身便走。

“你看那七斗移位,正是帝星将起之兆!……”算命先生显然没有放过郝帅的意思,跟在后面喋喋不休。

“……”

“可眼下……施主印堂发黑,最近只怕有血光之灾啊!”

“我去泥马了个巴子的吧!”听到此言,郝帅无名火起,见四下无人,猛地回身飞起一脚把江湖神棍踹翻在地,之后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