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美艳医母闯末世 第九章

【带着美艳医母闯末世】第九章:夜肏大洋马老师索菲亚(下)(欢迎私信加收费群)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1/4/10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402

***********************************

大家好,《带着美艳医母闯末世》又来了。

上一次发的小马拉大车的正太文之受欢迎,让我都有些出乎意料,截止我发稿时,在会所这边爱心已经到481,是我发布的七十多章色文里最多的一章,看这架势很有可能是我唯一能够突破500爱心的一章。而在色城那边,那一章也是我唯一一章被加精的色文。

看来大家对于巨根正太这种推土类的手枪文还是颇为喜欢的,我以后可能也会多搞一些类似的。

目前我手头总共有三本书在写着,情妖改为半月更新,下一章(也就是第48章)暂定为下周更新。打工人的话,暂停了,因为我实在没有精力去维持三本大长篇的剧情类小说,所以打工人目前暂定为接档医母的,可能要等到明年或者后年才能看到了。至于正太文的话,暂时定为五十多章的中篇,估计可能在下半年写完。

目前医母内群已经写到了第三十九章,月中会直接更新到第四十七章,有兴趣的可以加群提前看。

***********************************

第九章:夜肏大洋马老师索菲亚(下)

尴尬的气氛在卧室里传播开来,陈启超和索菲亚面面相觑,而徐婉却在蹙额思考着如何破解这个尴尬的局面。谁能想到,在这个宽阔的卧室里,一名高挑丰腴,爆乳肥尻,浑身上下只有吊带蕾丝黑色丝袜的中年西洋美妇,正趴在同样赤裸的精壮青年身上,那胸前两团硕大滑腻乳球被对方宽厚的胸膛挤成了饼状。而青年胯间竖直如戟,坚硬如铁的鸡巴,也高高翘起,一跳一跳的上扬著,时不时能够碰到西洋美妇如同磨盘般大小的肥厚臀瓣。

“裴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陈启超惊得目瞪口呆,本能的问道。

而索菲亚面色羞恼如血,眼角还带着刚才交媾时快感刺激流下的泪水,她用那口整齐白洁的贝齿,轻轻咬著红润的嘴唇,然后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句话没办法说出来。

就在这时,陈启超忽然两眼圆瞪,他接下来的举动终于打破了尴尬的氛围,只是又陷入了更加尴尬的氛围之中。

“噗嗤……噗嗤……”陈启超原本就处于高潮射精的边缘,而刚才索菲亚拼命将他的鸡巴从自己的肉屄里拔出来,结果对方用力过猛,导致自己整个人朝着青年的身上倒去。胸前爆乳挤压在陈启超的胸膛上面,而腰后那肥厚柔软如同磨盘的大屁股直接压在了他的胯间,而鸡巴也不断拍打着那白皙的雪丘,导致现在他终于忍不住了!一股股滚烫浓稠的的精液从陈启超的马眼里喷射而出,一股股的朝上抛射而去。大部分都喷到了洁白的床单上面,还有部分则是沾染在了索菲亚肥厚的臀瓣间,如同眼泪般顺着臀缝流淌下来。

索菲亚也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臀瓣上温热的白浊,她清楚的知道,那是自己曾经学生和准女婿射出的精液!原本她应该是三尺讲台前端庄肃然的教师,可如今却要被迫献身来换取食物,这其中的反差不由得让她眼含热泪,竟忍不住痛哭流涕了起来。

陈启超也没想到那位大洋马居然在自己身上哭哭啼啼了起来,一时间竟有种手足无措的模样,他是最看不得女人哭泣的(被他肏哭的除外),所以连忙顾不得自己还在喷射精液的鸡巴,一把将自己的老师给抱在了怀里,自己坐立起来。

“啊……你!”索菲亚只觉得自己被那个大男孩死死的抱在了怀里,而陈启超那根狰狞粗长的阳具,也有意无意的在自己的下体间滑动着。那还在淅淅沥沥的喷射著的精液,瞬间将她长著浓郁金色阴毛的下体搞得湿糊一片,满是白浊。尤其是那根射精之后依然没有软化,散发着滚烫温度的鸡巴,还顶在她的阴阜或者臀瓣间,刺激得索菲亚微微颤抖。

“裴老师,对不起,我没想到居然是你,不好意思。我把你肏得……咳咳……”陈启超不断的道歉,可是等他说到后面那句话,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于是假装咳嗽,以此来掩饰尴尬。

而索菲亚也有些羞恼,可是她没办法责骂对方什么,只能低声说道:“你先把老师放开!”

陈启超只能尴尬的松开了美艳丰腴的大洋马老师,可是他的眼角余光却一直盯着对方的曼妙玉体,那遍布著细密香汗的爆乳奶球,那磨盘大小的肥厚臀瓣,那略带着些许赘肉的丰腴腰肢。目光所及,索菲亚每一处玉体所在,都让他暗中吞咽口水,恨不得扑过去舔舐一番。

“那个,徐小姐,你之前说的我已经做到了,是不是可以把食物给我了?”索菲亚得以脱困,连忙扣上紫色真丝睡衣的纽扣,然后下意识的和陈启超拉开一定距离,对着徐婉说道。

徐婉拿起那袋食物,伸手递向了索菲亚,后者面色一喜,连忙伸手去拿,谁料徐婉却没有松手。西洋美妇面色顿时一僵,有些不悦道:“徐小姐,你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

徐婉却娇笑道:“我说了裴老师你可以用身体来换取食物,可是你还没有完成条件啊!”

“什么没有完成条件,我明明都……你看小超都已经……”索菲亚说到这里时,已经有些面色羞红,她当然没办法直接说出,刚才陈启超已经射精过了,她明明已经完成了交易的条件。

徐婉忽然面色一正,淡淡的说道:“我可没有说过,只是让超弟弟射精一次就可以拿走食物了!不然那样岂不是太容易了。”

“你出尔反尔!不讲信用!”索菲亚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而陈启超也大概明白了其中的关节所在,肯定是徐婉背着自己,向索菲亚提出了用肉体献身的方式,来换取食物的交易。而他也知道家里的食物不多了,不过之前徐婉曾经跟他提过,在他下去救索菲亚她们时,便已经预料到了这点,于是便提前把一些食物藏到了床底。

至于徐婉为什么要让索菲亚来献身,恐怕和自己越来越强的性能力也有关。自从那一夜把那条神秘的金色蜈蚣给吞掉之后,陈启超便觉得自己的性能力越来越强,而且原本就很粗长的阳具居然直接二度发育,暴涨到了接近三十厘米,恐怕得二十六到二十八厘米,甚至超过了非洲黑叔叔的那种级别。

可随之而来的便是越来越强烈的欲望,每次和徐婉交媾,都会把她肏得口歪眼斜,涎水横流,徐婉自然是爽得飞仙,可陈启超往往都会有些保留,无法完全尽兴。久而久之,徐婉虽说沉溺于和情郎的性爱之中,却对于陈启超的超强性能力有些畏惧,所以才会找人来分担。

想通了这点,陈启超便轻咳一声,他决定站在徐婉这边,师生之情固然可贵,可是在这末世说实话,屁用没有。比起那种量产的师生之情,陈启超更馋索菲亚的爆乳肥尻,以及那身白花花的美肉。于是他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说道:“是啊,裴老师,你曾经跟我说过,做人要有始有终,想来徐婉说的是,只要把我伺候舒服了,才能算完成交易吧?”

“你!”索菲亚也是被气得语噎,泪水在眼眶里回转,她一个养尊处优的西洋贵妇,原本教学就是兴趣所致,可如今却被曾经的学生给耍得团团转,甚至连贞洁都没办法保留下来。即使如此,对方居然依然不满足,还想要得寸进尺,继续贪图自己的身体,这让索菲亚有些无法接受。

而徐婉却淡淡说道:“你如果想要退出也没有什么问题,食物我肯定也会给你,但是分量肯定不如之前说的那样。毕竟你只是完成一部分交易条件罢了。”

索菲亚看着那只能供两人吃一天的食物,这根本不够他们一家的口粮,她连忙向着陈启超带着一丝哀求道:“启超,你可是我曾经看好的学生,你就这样对待老师么?”

陈启超的良心微微一痛,毕竟末世才刚刚开始,他的性子还没有后来那么坚硬如铁,所以当昔年的班主任跪坐在自己面前,玉体横陈,软语哀求时,他本能的想要答应。可是还没等大男孩开口,徐婉便贴近对方,暗地里用玉手掐了掐情郎的腰间软肉。陈启超陡然醒悟过来,他立刻收敛了神色,假装面无表情的模样。

索菲亚见他面无表情,而她只能看向了徐婉,可惜徐婉本就始作俑者,怎么可能会松口。她只能用洁白整齐的贝齿,狠狠的咬著自己的柔软红润的唇瓣,然后低着头,含泪低声道:“好,我答应了你!我会服侍到你觉得舒爽为止!”

陈启超看到索菲亚最终含泪答应,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他其实在救下了裴文茜一家时,就已经垂涎于这位班主任的丰腴玉体和美肉了,那种爆乳肥尻的肉感和金发碧眼的新鲜感,都让陈启超感受到极大的诱惑。之前虽说已经肏了索菲亚一回,可那毕竟是属于不知情的状态,而且自己四肢被束缚住,根本无法放开手脚,施展自己的各种性技。如今对方点头答应主动配合,他自然乐得交媾。

看到索菲亚就这么呆呆的跪坐原地,而情郎大男孩陈启超也是傻傻的在那里淫笑,徐婉只觉得自己真的像个当老妈子的,她连忙又掐住了陈启超腰间的软肉,然后对着索菲亚说道:“裴老师,烦劳你翻转下身形,后入式你应该会吧?”

索菲亚面颊一烫,她当然知道什么是后入式,毕竟这种体位也是床上常用的一种,她有些尴尬的从床上缓缓站起,可是她的黑丝美腿早就麻木酸软,还没来得及有所太大的动作,就身形一颤,几乎要跌倒。还是徐婉早就盯着她,一看对方要摔倒在床,她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索菲亚的丰腴美肉,然后意有所指的说道:“裴老师,你得小心点啊,不要又跌倒下来啊!”

说罢,她竟狠狠的在索菲亚胸前的两个硕大滑腻的乳球上抓揉了一把,刺激得大洋马娇呼一声,然后便趴在了床面。附近的床单早就被淫水、精液浸湿了大半,此时的她也顾不得这些,只能将面容埋在雪白丰腴的藕臂间,不愿意让对方看到自己被肏时的表情。

可是她的身体丰腴肥美,爆乳肥尻,所以她趴在床面,可两条丰腴的黑丝美腿和那肥厚硕大的臀瓣,却直接暴露在了陈启超的视线里,尤其是臀瓣间的肥美阴阜和下体,顿时也凸显在了那白嫩丰腴的两条黑丝美腿间。索菲亚的臀瓣大如磨盘,趴在那里时,沉甸甸的几乎填满了陈启超的双眼。

陈启超忍不住爬过去,抚摸著索菲亚圆润大腿上穿着的透明黑丝吊带袜,那种柔顺光滑的质感,带着一丝丝的冰凉和熟女本身的体香,这让颇好丝袜这口的小色狼极为满足。而从陈启超的角度来看,他看到了两片肥厚硕大的雪白臀瓣,正在床面高高的撅起。那臀瓣之间出现了一朵红褐色的精致菊花,正随着主人的呼吸而不断缩张。

顺着隐藏在臀瓣间的菊花而下,则是明显暴露在外的肥厚阴唇和胖嘟嘟的,长满了浓密金色阴毛的阴阜。虽说那并非是所谓的馒头穴,可是这种肥厚的下体,本身就是实战的利器,完全不用担心肏干抽插时,胯间会激烈碰撞到对方的耻骨。

而当陈启超的手掌触碰到自己的丝袜美腿时,索菲亚也是猛地娇躯一颤,她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触碰过身体了(床事方面)。如今再次被人触碰,居然是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被自己小了快二十岁,曾经是自己学生的大男孩。

陈启超感受到身下西洋美妇的这种反应,顿时也觉得有些有趣,他轻轻的抚摸揉捏起了索菲亚的肥厚臀瓣。不得不说或许是人种的基因问题,索菲亚的臀瓣简直堪比农村里的磨盘,肥厚白皙,揉捏起来柔软之中带着一丝弹性,就像是注满水的气球。他看着那臀肉在自己的手掌揉捏下,变成了各种形状,又看着白皙的乳肉在自己的指缝间溢出,感受着那些臀肉的柔软Q弹,简直爱不释手,无法停下动作。

而索菲亚则是有些苦不堪言,陈启超的手掌显然有些粗糙,毕竟他从事的工作并不算是什么“体面活”,根本不可能像她那样养尊处优。不光如此,陈启超的手掌带着一丝丝热度,被他抚摸揉捏过的地方,往往都会像被火焰灼烧过一般,伴随着一阵刺痛之后,还会有一丝丝的快感。

不知不觉之中,索菲亚的肉屄里开始分泌出了一丝丝的淫水,而性欲很强的她也感受到了花心深处传出来渴望性爱抽插的信号。她开始担心自己真的会沉沦于身后那个大男孩的肏干性爱之中了,毕竟他拥有着比尼哥还粗长的鸡巴,以及仿佛看不到底的性能力,用来某位后宫成员的话来说,陈启超简直就是头为肏女人而生的性爱怪物!

当然现在的陈启超还没有进化到那种野兽般的地步,他不断用舌头舔舐著自己的唇瓣,以此来缓解嘴里的口干舌燥,他胯下的鸡巴早就再度竖直如戟,硬得发疼,那不断从马眼处溢出的一丝丝前列腺液,已经无声的发出抗议了,它要肏屄!

“裴老师,得罪了,你拿了食物活命,我肏了女人爽快,咱们各取所需,走肾不走心!合作愉快?”陈启超扶著自己已经有些发疼的鸡巴,轻轻的在对方肥厚的阴唇间来回滑动,看着不愿意回头的大洋马,忍不住淫笑道。

索菲亚听着自己曾经的学生发出如此恬不知耻的宣言,心里满是屈辱和娇怒,可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为了家人能够存活下来,她可以放弃贞洁,献出自己的肉体,供那个大男孩肏干!所以索菲亚含糊的答应了一声。

陈启超当然知道裴老师不可能因为被自己肏了一回,便直接大腿大开,就向自己臣服,毕竟这又不是无脑的绿帽色文,哪有那么容易做到。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便是逐渐调教自己的大洋马老师,或者说初恋情人的美母,自己曾经的准岳母大人!

硕大如鹅蛋,泛著紫红色光泽的龟头不断在索菲亚肥厚的阴唇间摩擦研磨,让分泌出的前列腺液也随着龟头的移动而布满了那两片肥厚的阴唇,更不用说早就被白浊覆蓋的肥嘟嘟的阴阜了。阴阜和阴唇虽说并不算索菲亚的敏感点,可是毕竟属于下体的私密处,被一个丈夫以外的男人用阳具研磨摩擦,也是极为羞耻的,在之后更是有着一丝背德的刺激感。

当然陈启超也不愿意在前戏方面浪费太多时间,毕竟他和索菲亚属于偷情,并不能被他人所看到,所以他连忙低声对着大洋马低吼道:“裴老师,我可就进来了。”

“等等……我还没……噢噢噢噢……嘶……太深了……好粗好长的……又插进来了……”

索菲亚只觉得下体仿佛被一根火热滚烫的烧红铁棍,直接捅刺贯穿,那股似曾相识的滞胀感顿时又从她的下体传来,逼得大洋马倒吸一口凉气,一口银牙紧咬,丝毫不敢松开,她生怕稍微一松开,就会直接被那股滞胀感和巨大刺激给冲击得晕厥过去。

而陈启超的鸡巴一进入大洋马的紧窄肉屄里,便觉得无数褶皱和湿滑的屄肉从四面八方涌来,如同婴儿的小手将他的鸡巴死死的缠住,让他难以在索菲亚的屄里寸进。那些屄肉仿佛有自己的理智一般,不断的蠕动着,抽搐著,不断的套动着陈启超的鸡巴。同时一股排斥力从索菲亚的下体传出,试图将陈启超的鸡巴这个入侵者排挤出自己的肉屄。

“哈哈哈……裴老师,你的下面还真是紧啊……紧得我刚刚插进来,就想要射了……哈哈哈……裴老师,谢叔叔是不是和你很久没有性生活了?不然怎么会让裴老师的肉屄紧得如同刚开苞的少女啊?”陈启超爽得浑身发颤,忍不住掐捏著大洋马的肥厚臀肉,然后忍不住的对着趴在跨前,被自己肏干得不愿意抬头的西洋美妇说道。

索菲亚被比自己小近二十岁的大男孩肏干得浑身颤抖,她双手死死的抓住洁白的床单,指节都捏得有些发白了。而两排银牙则是死死的咬住红润的嘴唇,宁可让那种刺激感不断冲击著自己的大脑和神经,刺激得眼角流泪,嘴边流涎,也不愿意向身后的大男孩示弱。

感受身前大洋马不断颤抖的娇躯,陈启超也察觉到了一丝对方的想法,他忍不住轻笑起来。

陈启超看着索菲亚那被黑丝吊带袜包裹下的肥沃美臀,兴致大起,忽然举起手掌,便是一掌拍去。伴随着“啪”的一声劲响,索菲亚发出了“啊”的一声娇呼,她那丰腴的玉体也跟着颤抖了一回,甚至连下体的蜜穴都喷出了一小股淫水。

“裴老师,你爽不爽?”陈启超得意的抚摸著索菲亚的黑丝美臀,淫笑道。

索菲亚满脸潮红,眉宇间也泛著一丝春意,可是她却依然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愿意开口。

眼看着大洋马老师不愿意开口,“啪!”又是一声劲响,陈启超又是一掌拍在了索菲亚的黑丝美臀上,她那两条被黑丝吊带袜包裹的丰腴美腿顿时一颤,而她的娇躯也在微微颤抖著。索菲亚被大男孩的这一掌直接拍得娇躯一僵,然后花心大开,喷射出大量冰凉浓稠的阴精,她居然直接高潮了!

而陈启超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拍打了索菲亚的肥臀两巴掌,居然就把大洋马老师给直接拍得阴精喷射,直接高潮了!陈启超看到索菲亚那不断晃动,荡出了阵阵黑丝淫浪臀波的雪丘,也是心里欲火大起,于是他便红著双眼,拚命的挺动着自己的腰肢,朝着对方的肉屄里抽插而去。

“吧唧……吧唧……”一声声淫水被鸡巴搅弄的声响,从索菲亚的肥厚屄肉里传出。她刚刚从高潮的余韵里缓过来几分,可还没等她完全清醒过来时,原本就极为充实滞胀的下体花径,又忽然传来了一阵阵激烈的肏干,让她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吟。

眼看着身前的美女终于有了反应,陈启超也是颇为高兴,他忽然俯身上前,然后伸手越过大洋马老师的腋下,握住了她胸前两团硕大滑腻的奶球,狠命的揉捏了起来,然后还凑到她的耳边,低语道:“怎么样,裴老师。我肏得你爽不爽?说一说嘛,是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嗯?哈哈哈哈!”

索菲亚心里一阵羞恼,她感受到陈启超的龟头一会儿轻轻撞击著自己的花心,一会儿研磨着她的G点,阵阵快感和滞胀感从下体涌出,顺着她的神经,刺激着她的大脑。下体传来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发出阵阵无意义的呻吟,而陈启超的询问却越来越过分了,也越来越露骨淫邪。

“闭嘴,我的老公鸡巴……比你……比你大……而且……而且他的……他的性能力……比你强!”强烈的快感让索菲亚的愤怒反驳都变得断断续续,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陈启超微微一愣,此时还是有些年轻气盛的大男孩,显然对于美女鄙夷自己本钱和性能力的话语,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他直接破防了,然后抓住索菲亚的一对雪白爆乳,狠命的揉捏起来,同时胯下的鸡巴也在疯狂的肏干着索菲亚的肉屄。他报复性的低吼道:“再叫得浪些,再叫得放荡些!老子要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做女人的真正快乐!我的鸡巴比你老公强,我一定要把你肏得嘴歪眼斜,肏得怀孕!”

索菲亚感受到身后的大男孩变得如同野兽一般,疯狂的按住自己的黑丝肥臀,拚命的把他的鸡巴往自己的肉屄里抽插,仿佛没有见过女人的老光棍,恨不得把鸡巴后面的两个睾丸都塞进来。

尤其是后面,陈启超直接把整个身体都扑了过来,如同一条发情的公狗。感受到光滑如玉的背脊上,多出几块结实宽厚的胸肌和腹肌,那种从大男孩身体传来的温热感,也在刺激著大洋马老师。索菲亚胸前的那对爆乳大奶子直接被压在了湿糊一片的床上,被强行压成了饼状,而上半身的被压制,反而导致下半身的肥厚臀瓣高高的撅起,这让陈启超可以更加轻松的去肏干身下的美女老师。

“不……不要……太用力了……”索菲亚忽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

陈启超仿佛听错了一般,下意识的俯身凑到索菲亚的脑袋旁,然后问道:“裴老师,你刚才说话了?”

索菲亚还以为他是在故意调笑自己,心里的羞辱又上了一个台阶,可是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却让她不得不向对方求饶。

“不要再肏了……我下面……好涨啊……”

陈启超听得极度兴奋,大洋马老师的求饶无疑是一曲催情的音符,让他更加想要把身前的西洋美妇肏得高潮迭起了。不过相比于身体的快感,他更想要获得对方精神上的屈服。

“裴老师,说!我的鸡巴大,还是你老公的鸡巴大?是我的性能力强,还是你老公的性能力强?”陈启超猛地扬手举臂,然后对着索菲亚的肥厚臀瓣便是猛地一掌拍下,伴随着“啪”的一声闷响回荡在卧室里,大洋马老师娇躯猛地一颤,两条原本跪在洁白床单的两条黑丝美腿,已经酸软酥麻得直接扑倒,无力再撑起身体。

索菲亚还想要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可是陈启超的手掌却不断的落到了她肥厚的臀瓣上面,白皙丰腴的臀肉不断在半空里荡出了一道道让人眼馋的淫浪。

“啪啪啪啪……”连续不断的拍击使得索菲亚的肥尻很快便通红一片,上面满是大男孩的手印,皮肉的痛苦还不算什么。每一次的用力拍击,都会使得索菲亚的肉屄紧缩一阵,死死的压制着陈启超的鸡巴。每次初期火辣辣的疼痛褪去,从通红的臀肉皮下,都会涌出一阵冰凉刺激的快感。

如果单单是这种刺激的话,还不会让索菲亚臣服,可是随着大男孩的拍击臀瓣,她的下体也会不断产生相应反应。大量的淫水不断分泌出来,随着陈启超的抽插,而不断的喷溅而出,浸湿了下面的床单。

“砰砰砰……”陈启超不断用自己胯间撞击著对方的肥厚臀瓣,撞得那臀肉不断抖动,那些声音传入索菲亚的耳中,更加刺激了西洋美妇。

“你……是你大些……”索菲亚被那些刺激和快感折磨得不行,最终还是不得不俯首回应道。

陈启超一听到大洋马老师终于服软,连忙满脸淫笑的追问道:“哦,你说什么大?我听不清楚啊!”

索菲亚知道这事如果不说清楚,对方这个小淫魔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所以干脆不顾脸面,直接低声吼道:“是你的大鸡巴,你满意吧?”

“嘭!”然而回应她的却只有一声胯部撞击自己肥厚臀瓣的闷响,显然陈启超对索菲亚的回答并不满意。

“我的鸡巴比谁大啊?”陈启超非得要大洋马老师在自己面前,把这件事情彻底说开了,也是为了折辱这位西洋美妇,让她的心理防线被打破。

索菲亚索性不再当鸵鸟,她知道今夜肯定是无法守住贞洁了,而如果无法让那个大男孩在性方面得到满足,恐怕不光无法得到食物,甚至还会白白配上自己的贞洁。

“你的鸡巴比我的老公谢大山还大,这回你满意了吧!有种你就来肏服我,否则的话,还是干脆早点收手吧!”索菲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居然直接对着正埋头在自己身体后肏干的小色魔陈启超嘲讽道。

陈启超也有些呆愣住了,他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嚣张。不过片刻之后,陈启超也有些反应过来,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女性(废话,总共才上了两个女人)。于是陈启超便对着索菲亚说道:“裴老师,我和你打个赌如何?”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索菲亚本能的狐疑起来。

陈启超一边挺腰抬臀,不断肏干着身前的黑丝爆乳肥尻的西洋美妇,一边淫笑道:“我就和你赌,接下来的这次性交里,你我谁先高潮。如果我先高潮的话,这袋食物你直接拿去,我甚至还可以多送你半袋。但是……如果我赢了的话,今晚裴老师你可就别想睡觉了哟!”

“好!一言为定!”索菲亚认为陈启超再厉害不过是个大男孩而已,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比他丰富多了。而且之前的一次性交里,陈启超也是比自己晚高潮了几秒而已。当时自己极为紧张,生怕对方发现身份,现在没有了这些束缚,她也打算用熟女的身体,来教教对方,什么才是真正的性交!

眼看着陈启超就要抽插起来,索菲亚忽然喊了一声:“先等等!”

“怎么,你怕输了?”陈启超似笑非笑道。

索菲亚却淡淡的说道:“不是,我不喜欢这个姿势而已。”

“哦,你喜欢什么姿势,随便选,我奉陪就是了!”陈启超资信于自己的强悍性能力和雄厚的本钱,所以对于他根本不惧于索菲亚的要求。在他看来,自己这位大洋马老师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换种姿势被自己肏罢了。

于是陈启超便缓缓的将自己的鸡巴从对方的肉屄里拔出,可是没想到尽管索菲亚的精神对他极度抗拒,可是下体的屄肉却对这个大男孩的鸡巴依依不舍,死死的缠绕着他的阳具,不肯松懈。

“呵呵呵……裴老师,你看……我似乎不用比试,都可以算获胜了!你的小妹妹还在吃着鸡呢!”陈启超感受到自己的鸡巴仿佛陷入了一滩泥淖之中,朝外拔出时,变得极为困难,顿时忍不住开口调笑道。

而索菲亚面色一红,猛地朝前爬去,用自己还存有些力气的玉臂,使得下体逐渐和陈启超的鸡巴分开。

伴随着“啵”的一声轻响,陈启超泛著水光的鸡巴终于从大洋马老师的下体里拔了出来,大量晶莹的淫水和一部分酒红色的屄肉,也随之被带出。

“啊……”

陈启超和索菲亚同时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娇吟,只不过后者很快便察觉到了不对,立刻闭上了嘴。

“接下来你打算用那种姿势?”陈启超看了看自己满是淫水的鸡巴,然后直挺挺的问道。,

索菲亚喘息了片刻,方才让自己的黑丝美腿散去那种酥麻的感觉,她跌跌撞撞的从床上站起,然后居高临下的看向了陈启超。陈启超本能的抬头看向了自己曾经的老师,却只看到两座雄伟的乳峰雪丘,以及长在雪峰前的红色天山雪莲,鲜红欲滴,让人眼馋。

“就用你们华夏人所说的观音坐莲式吧!”索菲亚一边淡淡说道,一边双腿下沉,缓缓的坐到了陈启超的怀里。陈启超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用这种体位,然后便察觉到了大洋马老师的黑丝美腿缠到了自己的腰间,而对方胸口那对硕大滑腻的爆乳奶球,也贴到了自己的胸膛。尤其是那两颗充血勃起,竖直如冬枣般的乳头,顶在了他的胸口。

陈启超感觉到了西洋美妇下体不断传来的温热气息和淫水,缓缓的涌到了自己的鸡巴上面,搞得一股股兴奋的信号从下体涌到了他被色欲和贪婪充斥的大脑之中。

很快陈启超便察觉到了一只丰腴温热的玉手,握在了自己的鸡巴上面,略带冰凉却如同凝脂般柔滑,给人一种极度的美妙触感。

索菲亚并没有说话,她只是扶著陈启超的鸡巴,把它牵引到自己的阴户口,在犹豫了数秒之后,她忽然狠下心来,然后猛地娇躯下沉,伴随着“噗嗤”一声闷响,大半根粗长的阳具顿时被她紧窄湿滑的肉屄给吞噬了大半。大洋马老师的肉屄百转千折,蜿蜒幽深,可陈启超的鸡巴照样粗长狰狞,哪怕索菲亚已经颤抖著娇躯,将身体坐到了底,让大男孩的龟头顶到了自己的花心,可那长达近三十厘米的鸡巴,却依然留了一截在外面。一丝丝的淫水顺着陈启超的鸡巴和索菲亚的肉屄连接处,缓缓的溢出,然后浸湿了两人性器,也浸湿了身下的床单。

“那我就开始了哟!”陈启超和索菲亚此时处于正面相对,后者完全坐在他的两条大腿上,粉白丰腴的藕臂环在了陈启超的脖颈,而两条黑丝美腿则是缠住了大男孩的腰肢,至于下体的那团软肉,则是死死的咬住了陈启超的鸡巴,不肯有丝毫松口。

而随着陈启超的一声开赛般的宣言说出口,索菲亚居然人主动出击,她开始上下挺动娇躯,用自己紧窄湿滑的肉屄,套动着陈启超的鸡巴。而陈启超也不甘示弱,直接奋力挺动腰肢,朝上肏干抽插著大洋马老师的肉屄。

“吧唧……吧唧……”大量的淫水随着陈启超的鸡巴搅弄和索菲亚的套动,而变得浑浊不堪,从两人的性器交界处溢出,看得在旁边观战的徐婉都有些胆颤心惊。

和其他体位不同的是,观音坐莲式可以让陈启超直接贯穿了索菲亚的肉屄,直接顶到对方的花心。虽说因为自己的鸡巴实在过长,没办法完全进入。可是那种百转千折的屄肉被迫逼成一条直线,然后承受自己胯下巨炮的轰击的快感,还是让他爽得两腿发颤。

“怎么样,我可是感觉到你的腿已经有些发软了!”决定直面现实的索菲亚已经明显感受到了陈启超的疲软,顿时忍不住嘲讽道。这个晚上一直是她被对方肏干玩弄,现在终于沦到自己反击一回了。

陈启超当然不能承受自己已经有些爽得不行了,他虽说性能力变得很强,可是却输在了性经验太少的上面。面对着调整心态,打算用身体独特优势来给他榨精的西洋美妇索菲亚,陈启超显然还是太嫩了点。

索菲亚环抱着陈启超的健硕身体,不断的上下起落,用自己的下体肉屄套动着对方的性器,强烈的摩擦给两人都带来了巨大的快感,只不过作为欢场新人的陈启超,还是有些狼狈,面对着性经验相对丰富的索菲亚,便有些招架不住了。只不过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随着陈启超的不断肏干,索菲亚原本紧闭没有一丝缝隙的花心,已经隐隐出现了裂缝……

“咚咚咚!”就在两人肏干得正在兴头时,卧室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紧接着便传来了谢大山粗犷的声音,“陈兄弟,徐小姐,你们睡了么?我老婆是不是在你们卧室的暗卫上厕所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