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帶著美艷醫母闖末世 第九章

【帶著美艷醫母闖末世】第九章:夜肏大洋馬老師索菲亞(下)(歡迎私信加收費群)作者:畫純愛的JIN

2021/4/10發表於第一會所和SIS

是否首發:是

字數:10402

***********************************

大家好,《帶著美艷醫母闖末世》又來了。

上一次發的小馬拉大車的正太文之受歡迎,讓我都有些出乎意料,截止我發稿時,在會所這邊愛心已經到481,是我發布的七十多章色文里最多的一章,看這架勢很有可能是我唯一能夠突破500愛心的一章。而在色城那邊,那一章也是我唯一一章被加精的色文。

看來大家對於巨根正太這種推土類的手槍文還是頗為喜歡的,我以後可能也會多搞一些類似的。

目前我手頭總共有三本書在寫著,情妖改為半月更新,下一章(也就是第48章)暫定為下周更新。打工人的話,暫停了,因為我實在沒有精力去維持三本大長篇的劇情類小說,所以打工人目前暫定為接檔醫母的,可能要等到明年或者後年才能看到了。至於正太文的話,暫時定為五十多章的中篇,估計可能在下半年寫完。

目前醫母內群已經寫到了第三十九章,月中會直接更新到第四十七章,有興趣的可以加群提前看。

***********************************

第九章:夜肏大洋馬老師索菲亞(下)

尷尬的氣氛在臥室里傳播開來,陳啟超和索菲亞面面相覷,而徐婉卻在蹙額思考著如何破解這個尷尬的局面。誰能想到,在這個寬闊的臥室里,一名高挑豐腴,爆乳肥尻,渾身上下只有弔帶蕾絲黑色絲襪的中年西洋美婦,正趴在同樣赤裸的精壯青年身上,那胸前兩團碩大滑膩乳球被對方寬厚的胸膛擠成了餅狀。而青年胯間豎直如戟,堅硬如鐵的雞巴,也高高翹起,一跳一跳的上揚著,時不時能夠碰到西洋美婦如同磨盤般大小的肥厚臀瓣。

「裴老師,你怎麼會在這裡?」陳啟超驚得目瞪口呆,本能的問道。

而索菲亞面色羞惱如血,眼角還帶著剛才交媾時快感刺激流下的淚水,她用那口整齊白潔的貝齒,輕輕咬著紅潤的嘴唇,然後囁嚅著想要說些什麼,卻一句話沒辦法說出來。

就在這時,陳啟超忽然兩眼圓瞪,他接下來的舉動終於打破了尷尬的氛圍,只是又陷入了更加尷尬的氛圍之中。

「噗嗤……噗嗤……」陳啟超原本就處於高潮射精的邊緣,而剛才索菲亞拚命將他的雞巴從自己的肉屄里拔出來,結果對方用力過猛,導致自己整個人朝著青年的身上倒去。胸前爆乳擠壓在陳啟超的胸膛上面,而腰後那肥厚柔軟如同磨盤的大屁股直接壓在了他的胯間,而雞巴也不斷拍打著那白皙的雪丘,導致現在他終於忍不住了!一股股滾燙濃稠的的精液從陳啟超的馬眼裡噴射而出,一股股的朝上拋射而去。大部分都噴到了潔白的床單上面,還有部分則是沾染在了索菲亞肥厚的臀瓣間,如同眼淚般順著臀縫流淌下來。

索菲亞也是第一時間感受到了臀瓣上溫熱的白濁,她清楚的知道,那是自己曾經學生和准女婿射出的精液!原本她應該是三尺講台前端莊肅然的教師,可如今卻要被迫獻身來換取食物,這其中的反差不由得讓她眼含熱淚,竟忍不住痛哭流涕了起來。

陳啟超也沒想到那位大洋馬居然在自己身上哭哭啼啼了起來,一時間竟有種手足無措的模樣,他是最看不得女人哭泣的(被他肏哭的除外),所以連忙顧不得自己還在噴射精液的雞巴,一把將自己的老師給抱在了懷裡,自己坐立起來。

「啊……你!」索菲亞只覺得自己被那個大男孩死死的抱在了懷裡,而陳啟超那根猙獰粗長的陽具,也有意無意的在自己的下體間滑動著。那還在淅淅瀝瀝的噴射著的精液,瞬間將她長著濃鬱金色陰毛的下體搞得濕糊一片,滿是白濁。尤其是那根射精之後依然沒有軟化,散發著滾燙溫度的雞巴,還頂在她的陰阜或者臀瓣間,刺激得索菲亞微微顫抖。

「裴老師,對不起,我沒想到居然是你,不好意思。我把你肏得……咳咳……」陳啟超不斷的道歉,可是等他說到後面那句話,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所在,於是假裝咳嗽,以此來掩飾尷尬。

而索菲亞也有些羞惱,可是她沒辦法責罵對方什麼,只能低聲說道:「你先把老師放開!」

陳啟超只能尷尬的鬆開了美艷豐腴的大洋馬老師,可是他的眼角餘光卻一直盯著對方的曼妙玉體,那遍布著細密香汗的爆乳奶球,那磨盤大小的肥厚臀瓣,那略帶著些許贅肉的豐腴腰肢。目光所及,索菲亞每一處玉體所在,都讓他暗中吞咽口水,恨不得撲過去舔舐一番。

「那個,徐小姐,你之前說的我已經做到了,是不是可以把食物給我了?」索菲亞得以脫困,連忙扣上紫色真絲睡衣的紐扣,然後下意識的和陳啟超拉開一定距離,對著徐婉說道。

徐婉拿起那袋食物,伸手遞向了索菲亞,後者面色一喜,連忙伸手去拿,誰料徐婉卻沒有鬆手。西洋美婦面色頓時一僵,有些不悅道:「徐小姐,你怎麼能夠出爾反爾呢!」

徐婉卻嬌笑道:「我說了裴老師你可以用身體來換取食物,可是你還沒有完成條件啊!」

「什麼沒有完成條件,我明明都……你看小超都已經……」索菲亞說到這裡時,已經有些面色羞紅,她當然沒辦法直接說出,剛才陳啟超已經射精過了,她明明已經完成了交易的條件。

徐婉忽然面色一正,淡淡的說道:「我可沒有說過,只是讓超弟弟射精一次就可以拿走食物了!不然那樣豈不是太容易了。」

「你出爾反爾!不講信用!」索菲亞的面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而陳啟超也大概明白了其中的關節所在,肯定是徐婉背著自己,向索菲亞提出了用肉體獻身的方式,來換取食物的交易。而他也知道家裡的食物不多了,不過之前徐婉曾經跟他提過,在他下去救索菲亞她們時,便已經預料到了這點,於是便提前把一些食物藏到了床底。

至於徐婉為什麼要讓索菲亞來獻身,恐怕和自己越來越強的性能力也有關。自從那一夜把那條神秘的金色蜈蚣給吞掉之後,陳啟超便覺得自己的性能力越來越強,而且原本就很粗長的陽具居然直接二度發育,暴漲到了接近三十厘米,恐怕得二十六到二十八厘米,甚至超過了非洲黑叔叔的那種級別。

可隨之而來的便是越來越強烈的慾望,每次和徐婉交媾,都會把她肏得口歪眼斜,涎水橫流,徐婉自然是爽得飛仙,可陳啟超往往都會有些保留,無法完全盡興。久而久之,徐婉雖說沉溺於和情郎的性愛之中,卻對於陳啟超的超強性能力有些畏懼,所以才會找人來分擔。

想通了這點,陳啟超便輕咳一聲,他決定站在徐婉這邊,師生之情固然可貴,可是在這末世說實話,屁用沒有。比起那種量產的師生之情,陳啟超更饞索菲亞的爆乳肥尻,以及那身白花花的美肉。於是他裝出一副嚴肅的模樣,說道:「是啊,裴老師,你曾經跟我說過,做人要有始有終,想來徐婉說的是,只要把我伺候舒服了,才能算完成交易吧?」

「你!」索菲亞也是被氣得語噎,淚水在眼眶裡迴轉,她一個養尊處優的西洋貴婦,原本教學就是興趣所致,可如今卻被曾經的學生給耍得團團轉,甚至連貞潔都沒辦法保留下來。即使如此,對方居然依然不滿足,還想要得寸進尺,繼續貪圖自己的身體,這讓索菲亞有些無法接受。

而徐婉卻淡淡說道:「你如果想要退出也沒有什麼問題,食物我肯定也會給你,但是分量肯定不如之前說的那樣。畢竟你只是完成一部分交易條件罷了。」

索菲亞看著那只能供兩人吃一天的食物,這根本不夠他們一家的口糧,她連忙向著陳啟超帶著一絲哀求道:「啟超,你可是我曾經看好的學生,你就這樣對待老師麼?」

陳啟超的良心微微一痛,畢竟末世才剛剛開始,他的性子還沒有後來那麼堅硬如鐵,所以當昔年的班主任跪坐在自己面前,玉體橫陳,軟語哀求時,他本能的想要答應。可是還沒等大男孩開口,徐婉便貼近對方,暗地裡用玉手掐了掐情郎的腰間軟肉。陳啟超陡然醒悟過來,他立刻收斂了神色,假裝面無表情的模樣。

索菲亞見他面無表情,而她只能看向了徐婉,可惜徐婉本就始作俑者,怎麼可能會鬆口。她只能用潔白整齊的貝齒,狠狠的咬著自己的柔軟紅潤的唇瓣,然後低著頭,含淚低聲道:「好,我答應了你!我會服侍到你覺得舒爽為止!」

陳啟超看到索菲亞最終含淚答應,心裡早就樂開了花,他其實在救下了裴文茜一家時,就已經垂涎於這位班主任的豐腴玉體和美肉了,那種爆乳肥尻的肉感和金髮碧眼的新鮮感,都讓陳啟超感受到極大的誘惑。之前雖說已經肏了索菲亞一回,可那畢竟是屬於不知情的狀態,而且自己四肢被束縛住,根本無法放開手腳,施展自己的各種性技。如今對方點頭答應主動配合,他自然樂得交媾。

看到索菲亞就這麼呆呆的跪坐原地,而情郎大男孩陳啟超也是傻傻的在那裡淫笑,徐婉只覺得自己真的像個當老媽子的,她連忙又掐住了陳啟超腰間的軟肉,然後對著索菲亞說道:「裴老師,煩勞你翻轉下身形,後入式你應該會吧?」

索菲亞面頰一燙,她當然知道什麼是後入式,畢竟這種體位也是床上常用的一種,她有些尷尬的從床上緩緩站起,可是她的黑絲美腿早就麻木酸軟,還沒來得及有所太大的動作,就身形一顫,幾乎要跌倒。還是徐婉早就盯著她,一看對方要摔倒在床,她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索菲亞的豐腴美肉,然後意有所指的說道:「裴老師,你得小心點啊,不要又跌倒下來啊!」

說罷,她竟狠狠的在索菲亞胸前的兩個碩大滑膩的乳球上抓揉了一把,刺激得大洋馬嬌呼一聲,然後便趴在了床面。附近的床單早就被淫水、精液浸濕了大半,此時的她也顧不得這些,只能將面容埋在雪白豐腴的藕臂間,不願意讓對方看到自己被肏時的表情。

可是她的身體豐腴肥美,爆乳肥尻,所以她趴在床面,可兩條豐腴的黑絲美腿和那肥厚碩大的臀瓣,卻直接暴露在了陳啟超的視線里,尤其是臀瓣間的肥美陰阜和下體,頓時也凸顯在了那白嫩豐腴的兩條黑絲美腿間。索菲亞的臀瓣大如磨盤,趴在那裡時,沉甸甸的幾乎填滿了陳啟超的雙眼。

陳啟超忍不住爬過去,撫摸著索菲亞圓潤大腿上穿著的透明黑絲弔帶襪,那種柔順光滑的質感,帶著一絲絲的冰涼和熟女本身的體香,這讓頗好絲襪這口的小色狼極為滿足。而從陳啟超的角度來看,他看到了兩片肥厚碩大的雪白臀瓣,正在床面高高的撅起。那臀瓣之間出現了一朵紅褐色的精緻菊花,正隨著主人的呼吸而不斷縮張。

順著隱藏在臀瓣間的菊花而下,則是明顯暴露在外的肥厚陰唇和胖嘟嘟的,長滿了濃密金色陰毛的陰阜。雖說那並非是所謂的饅頭穴,可是這種肥厚的下體,本身就是實戰的利器,完全不用擔心肏干抽插時,胯間會激烈碰撞到對方的恥骨。

而當陳啟超的手掌觸碰到自己的絲襪美腿時,索菲亞也是猛地嬌軀一顫,她已經很久沒有被男人觸碰過身體了(床事方面)。如今再次被人觸碰,居然是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而且還是一個被自己小了快二十歲,曾經是自己學生的大男孩。

陳啟超感受到身下西洋美婦的這種反應,頓時也覺得有些有趣,他輕輕的撫摸揉捏起了索菲亞的肥厚臀瓣。不得不說或許是人種的基因問題,索菲亞的臀瓣簡直堪比農村裡的磨盤,肥厚白皙,揉捏起來柔軟之中帶著一絲彈性,就像是注滿水的氣球。他看著那臀肉在自己的手掌揉捏下,變成了各種形狀,又看著白皙的乳肉在自己的指縫間溢出,感受著那些臀肉的柔軟Q彈,簡直愛不釋手,無法停下動作。

而索菲亞則是有些苦不堪言,陳啟超的手掌顯然有些粗糙,畢竟他從事的工作並不算是什麼「體面活」,根本不可能像她那樣養尊處優。不光如此,陳啟超的手掌帶著一絲絲熱度,被他撫摸揉捏過的地方,往往都會像被火焰灼燒過一般,伴隨著一陣刺痛之後,還會有一絲絲的快感。

不知不覺之中,索菲亞的肉屄里開始分泌出了一絲絲的淫水,而性慾很強的她也感受到了花心深處傳出來渴望性愛抽插的信號。她開始擔心自己真的會沉淪於身後那個大男孩的肏乾性愛之中了,畢竟他擁有著比尼哥還粗長的雞巴,以及仿佛看不到底的性能力,用來某位後宮成員的話來說,陳啟超簡直就是頭為肏女人而生的性愛怪物!

當然現在的陳啟超還沒有進化到那種野獸般的地步,他不斷用舌頭舔舐著自己的唇瓣,以此來緩解嘴裡的口乾舌燥,他胯下的雞巴早就再度豎直如戟,硬得發疼,那不斷從馬眼處溢出的一絲絲前列腺液,已經無聲的發出抗議了,它要肏屄!

「裴老師,得罪了,你拿了食物活命,我肏了女人爽快,咱們各取所需,走腎不走心!合作愉快?」陳啟超扶著自己已經有些發疼的雞巴,輕輕的在對方肥厚的陰唇間來回滑動,看著不願意回頭的大洋馬,忍不住淫笑道。

索菲亞聽著自己曾經的學生髮出如此恬不知恥的宣言,心裡滿是屈辱和嬌怒,可是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為了家人能夠存活下來,她可以放棄貞潔,獻出自己的肉體,供那個大男孩肏干!所以索菲亞含糊的答應了一聲。

陳啟超當然知道裴老師不可能因為被自己肏了一回,便直接大腿大開,就向自己臣服,畢竟這又不是無腦的綠帽色文,哪有那麼容易做到。所以他現在要做的便是逐漸調教自己的大洋馬老師,或者說初戀情人的美母,自己曾經的准岳母大人!

碩大如鵝蛋,泛著紫紅色光澤的龜頭不斷在索菲亞肥厚的陰唇間摩擦研磨,讓分泌出的前列腺液也隨著龜頭的移動而布滿了那兩片肥厚的陰唇,更不用說早就被白濁覆蓋的肥嘟嘟的陰阜了。陰阜和陰唇雖說並不算索菲亞的敏感點,可是畢竟屬於下體的私密處,被一個丈夫以外的男人用陽具研磨摩擦,也是極為羞恥的,在之後更是有著一絲背德的刺激感。

當然陳啟超也不願意在前戲方面浪費太多時間,畢竟他和索菲亞屬於偷情,並不能被他人所看到,所以他連忙低聲對著大洋馬低吼道:「裴老師,我可就進來了。」

「等等……我還沒……噢噢噢噢……嘶……太深了……好粗好長的……又插進來了……」

索菲亞只覺得下體仿佛被一根火熱滾燙的燒紅鐵棍,直接捅刺貫穿,那股似曾相識的滯脹感頓時又從她的下體傳來,逼得大洋馬倒吸一口涼氣,一口銀牙緊咬,絲毫不敢鬆開,她生怕稍微一鬆開,就會直接被那股滯脹感和巨大刺激給沖擊得暈厥過去。

而陳啟超的雞巴一進入大洋馬的緊窄肉屄里,便覺得無數褶皺和濕滑的屄肉從四面八方湧來,如同嬰兒的小手將他的雞巴死死的纏住,讓他難以在索菲亞的屄里寸進。那些屄肉仿佛有自己的理智一般,不斷的蠕動著,抽搐著,不斷的套動著陳啟超的雞巴。同時一股排斥力從索菲亞的下體傳出,試圖將陳啟超的雞巴這個入侵者排擠出自己的肉屄。

「哈哈哈……裴老師,你的下面還真是緊啊……緊得我剛剛插進來,就想要射了……哈哈哈……裴老師,謝叔叔是不是和你很久沒有性生活了?不然怎麼會讓裴老師的肉屄緊得如同剛開苞的少女啊?」陳啟超爽得渾身發顫,忍不住掐捏著大洋馬的肥厚臀肉,然後忍不住的對著趴在跨前,被自己肏乾得不願意抬頭的西洋美婦說道。

索菲亞被比自己小近二十歲的大男孩肏乾得渾身顫抖,她雙手死死的抓住潔白的床單,指節都捏得有些發白了。而兩排銀牙則是死死的咬住紅潤的嘴唇,寧可讓那種刺激感不斷衝擊著自己的大腦和神經,刺激得眼角流淚,嘴邊流涎,也不願意向身後的大男孩示弱。

感受身前大洋馬不斷顫抖的嬌軀,陳啟超也察覺到了一絲對方的想法,他忍不住輕笑起來。

陳啟超看著索菲亞那被黑絲弔帶襪包裹下的肥沃美臀,興致大起,忽然舉起手掌,便是一掌拍去。伴隨著「啪」的一聲勁響,索菲亞發出了「啊」的一聲嬌呼,她那豐腴的玉體也跟著顫抖了一回,甚至連下體的蜜穴都噴出了一小股淫水。

「裴老師,你爽不爽?」陳啟超得意的撫摸著索菲亞的黑絲美臀,淫笑道。

索菲亞滿臉潮紅,眉宇間也泛著一絲春意,可是她卻依然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不願意開口。

眼看著大洋馬老師不願意開口,「啪!」又是一聲勁響,陳啟超又是一掌拍在了索菲亞的黑絲美臀上,她那兩條被黑絲弔帶襪包裹的豐腴美腿頓時一顫,而她的嬌軀也在微微顫抖著。索菲亞被大男孩的這一掌直接拍得嬌軀一僵,然後花心大開,噴射出大量冰涼濃稠的陰精,她居然直接高潮了!

而陳啟超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拍打了索菲亞的肥臀兩巴掌,居然就把大洋馬老師給直接拍得陰精噴射,直接高潮了!陳啟超看到索菲亞那不斷晃動,盪出了陣陣黑絲淫浪臀波的雪丘,也是心裡慾火大起,於是他便紅著雙眼,拚命的挺動著自己的腰肢,朝著對方的肉屄里抽插而去。

「吧唧……吧唧……」一聲聲淫水被雞巴攪弄的聲響,從索菲亞的肥厚屄肉里傳出。她剛剛從高潮的餘韻里緩過來幾分,可還沒等她完全清醒過來時,原本就極為充實滯脹的下體花徑,又忽然傳來了一陣陣激烈的肏干,讓她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嬌吟。

眼看著身前的美女終於有了反應,陳啟超也是頗為高興,他忽然俯身上前,然後伸手越過大洋馬老師的腋下,握住了她胸前兩團碩大滑膩的奶球,狠命的揉捏了起來,然後還湊到她的耳邊,低語道:「怎麼樣,裴老師。我肏得你爽不爽?說一說嘛,是我的雞巴大,還是你老公的雞巴大?嗯?哈哈哈哈!」

索菲亞心裡一陣羞惱,她感受到陳啟超的龜頭一會兒輕輕撞擊著自己的花心,一會兒研磨著她的G點,陣陣快感和滯脹感從下體湧出,順著她的神經,刺激著她的大腦。下體傳來的快感讓她忍不住發出陣陣無意義的呻吟,而陳啟超的詢問卻越來越過分了,也越來越露骨淫邪。

「閉嘴,我的老公雞巴……比你……比你大……而且……而且他的……他的性能力……比你強!」強烈的快感讓索菲亞的憤怒反駁都變得斷斷續續,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陳啟超微微一愣,此時還是有些年輕氣盛的大男孩,顯然對於美女鄙夷自己本錢和性能力的話語,沒有任何的抵抗力,他直接破防了,然後抓住索菲亞的一對雪白爆乳,狠命的揉捏起來,同時胯下的雞巴也在瘋狂的肏幹著索菲亞的肉屄。他報復性的低吼道:「再叫得浪些,再叫得放蕩些!老子要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男人!我要讓你知道,什麼才是做女人的真正快樂!我的雞巴比你老公強,我一定要把你肏得嘴歪眼斜,肏得懷孕!」

索菲亞感受到身後的大男孩變得如同野獸一般,瘋狂的按住自己的黑絲肥臀,拚命的把他的雞巴往自己的肉屄里抽插,仿佛沒有見過女人的老光棍,恨不得把雞巴後面的兩個睪丸都塞進來。

尤其是後面,陳啟超直接把整個身體都撲了過來,如同一條發情的公狗。感受到光滑如玉的背脊上,多出幾塊結實寬厚的胸肌和腹肌,那種從大男孩身體傳來的溫熱感,也在刺激著大洋馬老師。索菲亞胸前的那對爆乳大奶子直接被壓在了濕糊一片的床上,被強行壓成了餅狀,而上半身的被壓制,反而導致下半身的肥厚臀瓣高高的撅起,這讓陳啟超可以更加輕鬆的去肏干身下的美女老師。

「不……不要……太用力了……」索菲亞忽然發出一聲低沉的呻吟。

陳啟超仿佛聽錯了一般,下意識的俯身湊到索菲亞的腦袋旁,然後問道:「裴老師,你剛才說話了?」

索菲亞還以為他是在故意調笑自己,心裡的羞辱又上了一個台階,可是下體不斷傳來的快感,卻讓她不得不向對方求饒。

「不要再肏了……我下面……好漲啊……」

陳啟超聽得極度興奮,大洋馬老師的求饒無疑是一曲催情的音符,讓他更加想要把身前的西洋美婦肏得高潮迭起了。不過相比於身體的快感,他更想要獲得對方精神上的屈服。

「裴老師,說!我的雞巴大,還是你老公的雞巴大?是我的性能力強,還是你老公的性能力強?」陳啟超猛地揚手舉臂,然後對著索菲亞的肥厚臀瓣便是猛地一掌拍下,伴隨著「啪」的一聲悶響迴蕩在臥室里,大洋馬老師嬌軀猛地一顫,兩條原本跪在潔白床單的兩條黑絲美腿,已經酸軟酥麻得直接撲倒,無力再撐起身體。

索菲亞還想要拒絕回答這個問題,可是陳啟超的手掌卻不斷的落到了她肥厚的臀瓣上面,白皙豐腴的臀肉不斷在半空里盪出了一道道讓人眼饞的淫浪。

「啪啪啪啪……」連續不斷的拍擊使得索菲亞的肥尻很快便通紅一片,上面滿是大男孩的手印,皮肉的痛苦還不算什麼。每一次的用力拍擊,都會使得索菲亞的肉屄緊縮一陣,死死的壓制著陳啟超的雞巴。每次初期火辣辣的疼痛褪去,從通紅的臀肉皮下,都會湧出一陣冰涼刺激的快感。

如果單單是這種刺激的話,還不會讓索菲亞臣服,可是隨著大男孩的拍擊臀瓣,她的下體也會不斷產生相應反應。大量的淫水不斷分泌出來,隨著陳啟超的抽插,而不斷的噴濺而出,浸濕了下面的床單。

「砰砰砰……」陳啟超不斷用自己胯間撞擊著對方的肥厚臀瓣,撞得那臀肉不斷抖動,那些聲音傳入索菲亞的耳中,更加刺激了西洋美婦。

「你……是你大些……」索菲亞被那些刺激和快感折磨得不行,最終還是不得不俯首回應道。

陳啟超一聽到大洋馬老師終於服軟,連忙滿臉淫笑的追問道:「哦,你說什麼大?我聽不清楚啊!」

索菲亞知道這事如果不說清楚,對方這個小淫魔肯定不會放過自己,所以乾脆不顧臉面,直接低聲吼道:「是你的大雞巴,你滿意吧?」

「嘭!」然而回應她的卻只有一聲胯部撞擊自己肥厚臀瓣的悶響,顯然陳啟超對索菲亞的回答並不滿意。

「我的雞巴比誰大啊?」陳啟超非得要大洋馬老師在自己面前,把這件事情徹底說開了,也是為了折辱這位西洋美婦,讓她的心理防線被打破。

索菲亞索性不再當鴕鳥,她知道今夜肯定是無法守住貞潔了,而如果無法讓那個大男孩在性方面得到滿足,恐怕不光無法得到食物,甚至還會白白配上自己的貞潔。

「你的雞巴比我的老公謝大山還大,這回你滿意了吧!有種你就來肏服我,否則的話,還是乾脆早點收手吧!」索菲亞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居然直接對著正埋頭在自己身體後肏乾的小色魔陳啟超嘲諷道。

陳啟超也有些呆愣住了,他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如此囂張。不過片刻之後,陳啟超也有些反應過來,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女性(廢話,總共才上了兩個女人)。於是陳啟超便對著索菲亞說道:「裴老師,我和你打個賭如何?」

「你又想耍什麼花招?」索菲亞本能的狐疑起來。

陳啟超一邊挺腰抬臀,不斷肏幹著身前的黑絲爆乳肥尻的西洋美婦,一邊淫笑道:「我就和你賭,接下來的這次性交里,你我誰先高潮。如果我先高潮的話,這袋食物你直接拿去,我甚至還可以多送你半袋。但是……如果我贏了的話,今晚裴老師你可就別想睡覺了喲!」

「好!一言為定!」索菲亞認為陳啟超再厲害不過是個大男孩而已,自己在這方面的經驗比他豐富多了。而且之前的一次性交里,陳啟超也是比自己晚高潮了幾秒而已。當時自己極為緊張,生怕對方發現身份,現在沒有了這些束縛,她也打算用熟女的身體,來教教對方,什麼才是真正的性交!

眼看著陳啟超就要抽插起來,索菲亞忽然喊了一聲:「先等等!」

「怎麼,你怕輸了?」陳啟超似笑非笑道。

索菲亞卻淡淡的說道:「不是,我不喜歡這個姿勢而已。」

「哦,你喜歡什麼姿勢,隨便選,我奉陪就是了!」陳啟超資信於自己的強悍性能力和雄厚的本錢,所以對於他根本不懼於索菲亞的要求。在他看來,自己這位大洋馬老師再怎麼折騰,也不過是換種姿勢被自己肏罷了。

於是陳啟超便緩緩的將自己的雞巴從對方的肉屄里拔出,可是沒想到儘管索菲亞的精神對他極度抗拒,可是下體的屄肉卻對這個大男孩的雞巴依依不捨,死死的纏繞著他的陽具,不肯鬆懈。

「呵呵呵……裴老師,你看……我似乎不用比試,都可以算獲勝了!你的小妹妹還在吃著雞呢!」陳啟超感受到自己的雞巴仿佛陷入了一灘泥淖之中,朝外拔出時,變得極為困難,頓時忍不住開口調笑道。

而索菲亞面色一紅,猛地朝前爬去,用自己還存有些力氣的玉臂,使得下體逐漸和陳啟超的雞巴分開。

伴隨著「啵」的一聲輕響,陳啟超泛著水光的雞巴終於從大洋馬老師的下體里拔了出來,大量晶瑩的淫水和一部分酒紅色的屄肉,也隨之被帶出。

「啊……」

陳啟超和索菲亞同時發出了一聲愉悅的嬌吟,只不過後者很快便察覺到了不對,立刻閉上了嘴。

「接下來你打算用那種姿勢?」陳啟超看了看自己滿是淫水的雞巴,然後直挺挺的問道。,

索菲亞喘息了片刻,方才讓自己的黑絲美腿散去那種酥麻的感覺,她跌跌撞撞的從床上站起,然後居高臨下的看向了陳啟超。陳啟超本能的抬頭看向了自己曾經的老師,卻只看到兩座雄偉的乳峰雪丘,以及長在雪峰前的紅色天山雪蓮,鮮紅欲滴,讓人眼饞。

「就用你們華夏人所說的觀音坐蓮式吧!」索菲亞一邊淡淡說道,一邊雙腿下沉,緩緩的坐到了陳啟超的懷裡。陳啟超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用這種體位,然後便察覺到了大洋馬老師的黑絲美腿纏到了自己的腰間,而對方胸口那對碩大滑膩的爆乳奶球,也貼到了自己的胸膛。尤其是那兩顆充血勃起,豎直如冬棗般的乳頭,頂在了他的胸口。

陳啟超感覺到了西洋美婦下體不斷傳來的溫熱氣息和淫水,緩緩的涌到了自己的雞巴上面,搞得一股股興奮的信號從下體涌到了他被色慾和貪婪充斥的大腦之中。

很快陳啟超便察覺到了一隻豐腴溫熱的玉手,握在了自己的雞巴上面,略帶冰涼卻如同凝脂般柔滑,給人一種極度的美妙觸感。

索菲亞並沒有說話,她只是扶著陳啟超的雞巴,把它牽引到自己的陰戶口,在猶豫了數秒之後,她忽然狠下心來,然後猛地嬌軀下沉,伴隨著「噗嗤」一聲悶響,大半根粗長的陽具頓時被她緊窄濕滑的肉屄給吞噬了大半。大洋馬老師的肉屄百轉千折,蜿蜒幽深,可陳啟超的雞巴照樣粗長猙獰,哪怕索菲亞已經顫抖著嬌軀,將身體坐到了底,讓大男孩的龜頭頂到了自己的花心,可那長達近三十厘米的雞巴,卻依然留了一截在外面。一絲絲的淫水順著陳啟超的雞巴和索菲亞的肉屄連接處,緩緩的溢出,然後浸濕了兩人性器,也浸濕了身下的床單。

「那我就開始了喲!」陳啟超和索菲亞此時處於正面相對,後者完全坐在他的兩條大腿上,粉白豐腴的藕臂環在了陳啟超的脖頸,而兩條黑絲美腿則是纏住了大男孩的腰肢,至於下體的那團軟肉,則是死死的咬住了陳啟超的雞巴,不肯有絲毫鬆口。

而隨著陳啟超的一聲開賽般的宣言說出口,索菲亞居然人主動出擊,她開始上下挺動嬌軀,用自己緊窄濕滑的肉屄,套動著陳啟超的雞巴。而陳啟超也不甘示弱,直接奮力挺動腰肢,朝上肏干抽插著大洋馬老師的肉屄。

「吧唧……吧唧……」大量的淫水隨著陳啟超的雞巴攪弄和索菲亞的套動,而變得渾濁不堪,從兩人的性器交界處溢出,看得在旁邊觀戰的徐婉都有些膽顫心驚。

和其他體位不同的是,觀音坐蓮式可以讓陳啟超直接貫穿了索菲亞的肉屄,直接頂到對方的花心。雖說因為自己的雞巴實在過長,沒辦法完全進入。可是那種百轉千折的屄肉被迫逼成一條直線,然後承受自己胯下巨炮的轟擊的快感,還是讓他爽得兩腿發顫。

「怎麼樣,我可是感覺到你的腿已經有些發軟了!」決定直面現實的索菲亞已經明顯感受到了陳啟超的疲軟,頓時忍不住嘲諷道。這個晚上一直是她被對方肏干玩弄,現在終於淪到自己反擊一回了。

陳啟超當然不能承受自己已經有些爽得不行了,他雖說性能力變得很強,可是卻輸在了性經驗太少的上面。面對著調整心態,打算用身體獨特優勢來給他榨精的西洋美婦索菲亞,陳啟超顯然還是太嫩了點。

索菲亞環抱著陳啟超的健碩身體,不斷的上下起落,用自己的下體肉屄套動著對方的性器,強烈的摩擦給兩人都帶來了巨大的快感,只不過作為歡場新人的陳啟超,還是有些狼狽,面對著性經驗相對豐富的索菲亞,便有些招架不住了。只不過他們兩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是,隨著陳啟超的不斷肏干,索菲亞原本緊閉沒有一絲縫隙的花心,已經隱隱出現了裂縫……

「咚咚咚!」就在兩人肏乾得正在興頭時,臥室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清脆的敲門聲,緊接著便傳來了謝大山粗獷的聲音,「陳兄弟,徐小姐,你們睡了麼?我老婆是不是在你們臥室的暗衛上廁所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