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姐姐成了深喉肉便器 作者:daokee3

【妈妈姐姐成了深喉肉便器】

作者:daokee3 2021年4月29日发表于SexInSex

我叫张阳,是一名高中生,爸爸早年和妈妈离婚,我跟妈妈还有一个姐姐和 一个妹妹生活在一起,也许是因为生长在单亲家庭,从小我的情感就比较淡薄, 在学校跟同学的关系也不好,经常跟同学打架,而且每次打起架来都下狠手,打 的同学哇哇大叫,跪地求饶,老师为了这个事情找了好几次家长,妈妈过来跟老 师一起教育我,但是教育了很久都没有什么效果,我依旧是动辄跟同学打架,跟 老师顶嘴,甚至有一次把老师的教科书都给踢翻了,我的长相不算差,经常有女 同学向我表白,但是我从来都不为所动,总是冷冰冰的拒绝,再加上天天惹是生 非,对同学大打出手,妈妈认为我有心理问题就带我去看心理医生,经过医生的 诊断,医生断定我这属于冷血型人格障碍,是非常罕见的一种心理疾病,就是对 待身边的事物和人没有情感,共情能力非常的差。

为此我自己也是非常苦恼,我尽量想把自己假装成一个正常人去跟周围的人 接触,但是我经常会失控跟别人吵架打架,平时对身边的人和事漠不关心,完全 没有感情,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会知道街边找那些野猫野狗来虐待,随着年 龄的增长,我的病情越发加重了,看了很多心理医生都不见好转,虐待猫狗的行 为也越来越频繁。

今天妈妈不知道听谁的话说是某个深山老林里面有一位算命先生,专门治疗 儿童的癔症狂病,像我这种情况,在古代被称之为癔症,古代没有心理医生,一 旦有人出现行为上怪异的行为或者染上某些怪癖都会被认为是癔症,而治疗这些 抑郁症的就是那些所谓的算命先生和跳大神的。

妈妈今天一大早就开始梳洗打扮,妈妈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毛衣,下身 穿了一件灰色的紧身包裙,腿上穿了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妈 妈穿衣服,妈妈把我当做小孩子,所以平时换衣服从不避讳我,我看着妈妈把肉 色丝袜卷成一个圈套在自己雪白的脚丫子上,顺着自己光洁修长的玉腿慢慢的拉 到膝盖,再拉到妈妈圆润的大腿处,然后再把丝袜包在自己的屁股上,今天妈妈 穿的是一双肉色的T裆丝袜,非常的薄,非常的透,是那种薄如蝉翼的高级丝袜, 之所以称之为T裆,是因为丝袜的裆部是一个T字形的加厚层,仿佛一个卫生巾的 大小包在妈妈屁股的中间,妈妈穿上这双肉色丝袜以后再把那件灰色的包裙套在 了腿上,超薄的肉色丝袜包裹着妈妈雪白修长的大长腿上,显得妈妈身材更加苗 条纤细了。

妈妈特别的喜欢穿丝袜,从我有记忆开始,妈妈几乎每天腿上都会穿着丝袜, 也许是妈妈知道自己的身材高挑,穿上丝袜更加能凸显自己的魅力,又或许仅仅 是为了防晒,反正从小到大我总是看着妈妈穿着丝袜在家里走来走去,妈妈穿的 丝袜主要是肉色的,偶尔也会穿灰色的或黑色的,高跟鞋更是必不可少,妈妈每 天去上班脚上都会穿着高跟鞋,而且鞋跟都非常的高,穿上高跟鞋后让妈妈本来 就高挑的身材显得更加修长了,比一般的男性都要高。

而且我的姐姐和妹妹也都是丝袜控,一年到头都穿着丝袜,姐姐学着妈妈的 样子喜欢穿肉色丝袜和黑色丝袜,而妹妹因为年纪比较小,喜欢穿纯白色的丝袜 或者彩色的糖果丝袜,她们两个人最近去日本旅游了,留下我和妈妈两个人在家。

妈妈今年38岁,身高有足足1米78高,一双雪白修长的大长腿,从小到大都 被男生们奉为女神,而且身材非常的苗条,皮肤更是雪白,因为常年保持健身的 习惯,所以妈妈的身材非常的凹凸有致,皮肤紧绷,虽然妈妈的胸不是很大,只 是比飞机场略微高一点点,可以称之为贫乳,但是我从小到大对乳房就不大感兴 趣,我只对女人的大长腿和女人腿上穿的连裤丝袜感兴趣,胸并不能引起我的性 欲,我坐在沙发上神情木讷的看着妈妈穿上丝袜和裙子,接着妈妈拿起她的香奈 儿包包,就催促我快点起身出门

“张阳快点,差不多了走吧,我跟那位先生约好了,还要开挺长时间的路呢, 别磨蹭了”

“哦”

我神情木讷的站起身来跟着妈妈身后出了门,坐上妈妈那辆黑色跑车,就朝 那位算命先生所在的深山里开去。

车在高速上行驶了有整整一个多小时,看看导航才开到一半,妈妈一边开着 车,一边不停的对我唠叨著

“你说你这个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呢,我就弄不明白,你看着挺白净的一个 男孩怎么对身边的动物这么残忍呢?我说你老是折腾那些小猫小狗的干嘛?就没 有一点爱心吗?那些小猫小狗多可爱,你怎么忍心对他们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呢? 真是搞不懂,我们一家子人心地都挺好的,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一个儿子”

我没有回应妈妈,只是神情木讷的看着路,时而斜过眼盯着妈妈被肉色丝袜 包裹的大腿看看,每当妈妈转过头看我的时候,我又赶紧把眼睛转过来直视前方

“今天这位先生是妈妈的好朋友介绍的,治好了好几个发癔症的病人呢,你 这种病在以前旧社会就叫癔症,说不定这位先生能治好你的病,偏方治大病,成 不成就看这一回了,要是他也治不好你的病,以后我也只能放弃治疗了,你爱怎 么滴就怎么滴吧,就是别给我干犯法的事儿”

“上回你跟那小虎打架,把人家门牙都打断了,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呢?小小 年纪一点人性都没有,这么心狠手辣,长大了还了得你呀,你这个病能治好就治, 治不好啊,你也就在家呆着吧,别给我出去惹是生非我,我看你读书也是读不起 来了,在家呆着就好,别惹事儿,别犯法比什么都强”

“小虎他骂我,他就该打”

“你还顶嘴,人家就是轻轻的说了你一句,你上去就给人家一拳,还把人家 门牙打断了,你还说自己没错”

我对妈妈喋喋不休的教训没有任何回应,我只是木讷的看着前方,我并不关 心妈妈对于我的评论和唠叨,我只是觉得妈妈吵闹。

大概开了有三个小时的车,终于到达那位算命先生的所在地,那是一座年久 失修摇摇欲坠的破庙,也看不出是道教还是佛教的,看着屋顶的瓦片至少得有上 百年历史了,破庙是完全木质结构的,没有任何的修饰,黑漆漆的一片,远远看 著一股子邪气,让人不敢靠近。

妈妈穿着高跟鞋,迈着丝袜大腿下了车,高跟鞋踩到地上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我跟在妈妈身后进了这个庙宇,妈妈迫不及待的想找到那个先生给我看病,而我 则是无所谓的向前溜达,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妈妈的丝袜大腿看。

进入寺庙的大厅,那位算命先生已经在等我们了,他坐在一张破旧的太师椅 上,那太师椅·也是油渍麻花的破败不堪,上面的木头都开裂了,那算命大师穿 著一身黑色大褂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戴了个瓜皮帽子,眼睛上还戴了副黑色墨 镜,也不知道是瞎子还是正常人

“是刘女士吧,这位就是你们家少爷吧,哟,看着面色病的还不轻啊”

“大师啊,你可得给我儿子治治这病啊,他这病都好些年了,他们西医说他 是得了什么冷血型人格障碍,看了好多医生都治不好,也就指望您了,您要多少 钱尽管说话,只要能治好我儿子的病,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这位太太,有些病不是花钱就能治好的,尤其是癔症,能能不能治好全看 天命,看缘分”

“行了大师,我懂我懂,你赶快给他瞧瞧吧,他这病还有治没治呀”

“刘女士你先出去吧,我治病的习惯是单独跟苦主面对面,按西医的叫法叫 病患吧,我习惯跟病患1对1交流,您先在门外等著吧,聊的差不多了我会告诉你 的”

“好的好的,那我就在门口等著,张阳啊,你可得跟大师好好说话,别又犯 病了,大师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知道了吗”

我没有回应妈妈的话,妈妈看了看我也不理会,拿着她的包,踩着她的高跟 鞋扭着她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屁股就出了庙门,在外面等候。

这位大师起身把大木头门哐当一关,紧接着坐到我跟前,开始跟我说话。

大师摘下墨镜,我才看到原来他不是瞎子,而且大师摘下墨镜的时候我才看 清楚这位大师的眼珠子居然是黄色的,他转着黄色的眼珠子照着我的脸上从上看 到下,从左看到右,不停地打量我。

然后惊呼一声开口道

“哎呀。。。这就是魔星啊。。。这是魔星啊。。。百年难得一遇的魔星啊。。 。。想不到魔星降世。。。哈哈哈我的任务总算可以完成了。。。。你就是天命 之人。。。天魔所选之子”

我听着大师的风言风语没有理会,只是冷冰冰的张著嘴说道

“你在说什么呀?到底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

“我问你,你是不是从小到大对周围的所有人和事情都没有感情,你对花草 树木,对小动物没有感情,对老师同学没有感情,甚至对你的兄弟姐妹父亲母亲 都没有感情,对不对?甚至你都不能理解感情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错。。。那又怎么样”

“你就是天选之子啊。。。天魔降世。。。我等了几十年了。。。就是等今 天。。。哈哈哈。。。终于被我算到了。。。我早就知道你会来。。。介绍你妈 妈的那位朋友就是我安排的。。。。今天我安排你过来不是给你治病。。。而是 要授予你一件法宝。。。是天魔的圣物。。。同样也是属于你的。。。只有像你 这样的完全冷酷无情的魔人才配拥有。。。我等了你几十年。。。就是要授予你 这件魔物”

“你他妈有病吧,你在说什么呀?你小说看多了吧”

“哈哈哈,信不信由你,我知道你现在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不过这都不重要, 拿上这件东西吧,然后跟你妈妈回家,我会跟他说我已经治好你的病了,有了这 件法宝以后你再也不会被人当做异类,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再去强行改变你,而 是你去改变这个世界,哈哈哈哈”

说着这位大师跑到了佛龛底下,从佛龛底下的抽屉里捧出一个木头盒子拿到 我面前,大师把这盒子放在桌上,然后缓缓的打开了盒子,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 枚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黑色戒指,黑色的戒指上面镶著一颗黄颜色的宝石,也 不知道这块宝石具体是什么材质,只是这一颗宝石非常的黄,就像这位大师的眼 珠子一样闪著黄色的光芒

“这东西给你你带上吧,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你带上 以后就全明白了,记住我的话,以后这个世界不会有人再想改变你,而是由你去 改变这个世界”

看到这枚戒指的时候,我内心有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我想马上带上这枚戒指, 仿佛这枚戒指天生就是属于我的,就应该戴在我的手上,我没有回应大师的话, 而是拿出戒指就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后只听到大师朝门口喊了一句

“刘女士啊,事情都办妥了,您进来吧”

妈妈迈著猫步,扭著屁股走了进来

“大师啊,怎么样?我儿子的病还有没有救啊”

“我给他做了一些法事,都是传统的治疗癔症的办法,已经差不多了,你带 他回去吧,以后令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碍了”

“这你确定吗?大师这么快吗?您对他做了什么法事啊”

“令郎手上这枚戒指是我特地做过法的,专门对付他这个癔症,千万不能摘 下来”

“是吗。。。怎么还带戒指。。。。这戒指真的真的有效吗。。。挺贵的吧”

“这你就不用过问了,反正我已经处理过了,以后令郎不会做出什么违背你 意愿的事了,以后他要做的事都是让你满意的事,让你开心的事,哈哈哈,相信 我吧,你可以带他走了”

“好的好的,大师太谢谢你了,真要像你说的那真是谢天谢地了,这是一点 小意思,你收下吧”

妈妈在桌子上放下5000块钱,然后就带着我离开了。

到家以后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神情木讷的看着电视,不停的换著频道,而妈 妈则脱下上衣和裙子,只穿着一件肉色裤开始收拾房间。

只见妈妈撅著屁股擦着地,屁股蹶得老高,朝天高高的翘起,被肉色丝袜包 裹的丰满屁股随着慢慢的移动不停的抖来抖去,我盯着妈妈屁股上的T裆直勾勾 的看着,目光没有离开过那个t字,我看着妈妈撅著屁股,扭动着丝袜大屁股和 那双修长的丝袜大腿,擦完了整个客厅。

接着妈妈就穿着这双丝袜去厨房做饭了,回到家脱光衣服只穿着丝袜做家务 是妈妈的习惯,因为把我当做小孩子,她也从来不避讳。

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觉得好无聊,茶几上摆着一盆玫瑰花,我闲来无事 就开始揪玫瑰花的花瓣,一朵一朵的不停往下揪,妈妈做完饭出来一看,看到我 正在揪玫瑰花,立刻对我厉声呵斥道

“你有病是不是呀?你没事就那个花干嘛呀?刚买的玫瑰花好端端的你干嘛 把它揪成这样?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那个大师还说治好了你的得病,现在看 来也是个神棍,白白浪费了我5000块,钱花5000块钱就买了这么一个破戒指,这 在路边摊10块钱一个都不要,我也是见了鬼了,怎么会带着你开那么久的车去深 山老林里找那个神棍”

我低着头斜着眼看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大长腿,妈妈1米78的身高,双手插 在腰上说话气势凌人,而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讨厌花,讨厌漂亮的花,就想把它撕碎”

就在我说了这句话以后,我手上的那枚黄色戒指突然亮了一下,接着妈妈的 眼睛突然变得发光,发出一种黄色的光,这种光在妈妈的眼睛上停留了两三秒, 然后妈妈的眼神突然变得木讷起来,口中喃喃道

“对。。。你说的对。。这花就该被揪下来。。。就该被撕烂。。。讨厌花 是对的。。。我也讨厌花”

此时我冰冷无情的眼睛突然变得微微发亮了,为什么妈妈会说出这句话,为 什么妈妈突然会说出我心里想的话,他这句话就是我心里想的话,难道那位算命 先生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是魔星降世,我真的可以控制所有人?改变所有人?让 所有人凭着我的意识去行动,我有些不敢相信,一切仿佛像做梦一样,接着我又 试探性的说了一句

“妈妈,你的丝袜很漂亮”

妈妈木讷的回应到“是的,我的丝袜是挺漂亮”

天哪,这居然是真的,这枚戒指居然真的能操控别人的思维,我简直不敢相 信,难道我真的是魔星?天生没有感情的恶魔临世?这枚戒指只有结合上我恶魔 的人格才能发挥效力,接着我又对妈妈说了一句

“把你的丝袜脱下来”

妈妈的眼睛闪了一下黄光,紧接着就伸出两只雪白的玉手,从腰上拉出自己 的丝袜,开始往下脱,一直拖到膝盖的位置。

“把屁股转过来让我看看”

接着妈妈居然就对我转过身,屁股朝着我亭亭玉立的站好

“把屁股翘起来让我看看”

妈妈听到我的指令,接着居然真的对我撅起了她雪白浑圆的大屁股

“再把丝袜穿回去,还是喜欢看你穿着丝袜的样子”

“是的,我穿着丝袜的样子更漂亮,我穿丝袜就是为了故意勾引男人的”

“什么?难道你平时是有意穿这双肉色丝袜的吗”

“是的,每次我穿上连裤丝袜和裙子出门的时候都会发现那些男人盯着我的 丝袜大腿和屁股看个没够,老的少的都是一样,包括像你这个年纪的学生,只要 我一穿丝袜,他们就会盯着我的大长腿看个不停”

“我操,我早就猜到你穿丝袜就是故意的就,就是为了勾引男人,果然不出 我所料”

“把丝袜穿回去吧”

妈妈听到我的指令,又开始把丝袜从小腿根部往上拉,慢慢的往上拉,一直 拉到膝盖,然后再拉到大腿根部,接着再一次把丝袜包裹在了她浑圆紧翘的屁股 上,两条雪白的大长腿被丝袜包裹着继续站在我跟前。

这个时候心如铁石的我内心也有微微的颤动,我大胆的说了一句

“妈妈,你能不能跪到我跟前”

说着妈妈就一把推开茶几,径直的跪到了我两腿之间

“那什么。。。把我的鸡巴。。。鸡巴含在嘴里吧。。。给我口交”我颤颤 巍巍的说出这句话,接着妈妈居然真的开始伸手脱我的裤子,他扒掉了我外面的 校服裤子,接着又开始脱我的内裤,把我的内裤脱到脚后跟,我的鸡巴早就已经 勃起坚硬的像铁棍一样,高高的竖起龟头锃光瓦亮泛著油光

“把鸡巴放到嘴里吧”

接着妈妈连犹豫都没犹豫,张开大口一口就含住了我的龟头,紧接着脖子开 始上下耸动脖子紧紧的含着我的肉棒开始吞吐起来

“啊。。。舒服。。。真舒服。。。再多加点技术。。。啊。。。用力的吞 吐几下。。。再快一点。。。深一点”

妈妈听到我的话心领神会,紧接着张大嘴一口就把我的整根肉棒全部吞了下 去,我感觉到龟头已经插进了妈妈的喉咙里,抵住了妈妈的扁桃腺,妈妈接着开 始左右摇晃脑袋,从根部开始吞吐一直吞吐到龟头,一边吞吐一边旋转脑袋,我 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在妈妈的喉咙里横冲直撞,妈妈左右摇晃了几下,紧接着开始 旋转,她轻轻的用嘴包裹住我的整根肉棒,然后从底下开始旋转,一边旋转一边 吐出肉棒,接着再含下去,就这样上上下下的旋转着脑袋嘴唇紧紧包裹着我的肉 棒,做着螺旋式的摩擦

“啊。。。舒服。。。太舒服了。。。原来我真的是魔王。。。我是魔星降 世。。。啊。。。这戒指太牛逼了。。。原来我真的可以改变这个世界。。。我 不再是异类了。。。你们的意识将由我操控。。。啊。。。啊。。。舒服。。。 太舒服了。。。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插进喉咙里”

说完这句话,妈妈就用手用力的抓着我的大腿,紧接着脖子用力往前一耸, 把我的肉棒齐根插入,一直顶到了自己的喉咙,妈妈开始干呕,不停的咳嗽,差 一点都要吐出来,我感觉到自己的龟头插在了一个软软乎乎的东西上,我竟然把 龟头插在了妈妈的扁桃腺上,那柔软的触感简直太舒服了,我刺激到不禁张嘴大 叫

“啊。。。舒服。。。太舒服了。。。啊。。。软软乎乎的。。。插到扁桃 腺了。。啊。。。简直难以想像。。。这宝石的威力太强大了。。。啊。。。我 原来我真的是魔星降世。。。以后你们的命运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你们的嘴 巴。。。你们的喉咙。。。啊。。。我要捅破你的喉咙。。。插爆你的扁桃腺。。。 啊。。。我操。。。我操。。。太舒服了。。。你这只丝袜母狗。。。丝袜妈妈。。 。穿着丝袜就是为了勾引男人。。。以前你就是在外面勾引了野男人。。。我爸 爸才跟你离婚的。。。啊。。。你这个骚货妈妈。。。淫荡妈妈。。丝袜妈妈。。 我插死你。。插死你。。。我要插破你的扁桃腺。。。捅破你的喉咙”

“啊爽。。。舒服。。。你这个肉便器精液。。。肉便器。。。丝袜肉便器。。 。,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穿着丝袜勾引男人。。。我操死你。。。操死你。。。我 插爆你的喉咙。。。老子操的你吐出来。。。老子要在你嘴里面撒尿。。。我操 死你。。。操死你。。。你这个下贱的妈妈。。。淫荡的妈妈。。。不要脸的丝 袜妈妈。。。在外面勾引野男人跟爸爸离婚。。。害得我从小到大性格变态。。。 反正我已经是变态狂了。。。也在乎不了这么多了。。。舒服。。。我操死你操 死你。。。干死你的喉咙。。。干死你这个下贱的丝袜妓女。。。操死你”

此时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我伸手紧紧的抓住妈妈的头发,上下不停 的撕扯晃动,接着另一只手抵住妈妈的后脑勺,用力的把妈妈的脑袋按向自己的 裆部,龟头插的更深入了,我的龟头已经穿过妈妈了的喉咙进入到了妈妈的咽喉 位置,妈妈的扁桃腺不停的轻轻扫动我的包皮。那柔软的触感带来的强烈刺激是 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就这样我用力的拽著妈妈的头发不停的来回晃动妈妈的脑 袋,龟头在妈妈的喉咙里四处乱撞,顶着妈妈不停的干呕

“唔唔唔。。。呜呜呜”

“我问你。。。你是不是个下贱的肉便器?是不是个淫荡的妈妈。。。是不 是个只知道穿丝袜的下贱妈妈。。。淫荡妈妈。。。你说你自己说”

“没错。。。咯咯咯。。。我就是个淫荡的妈妈。。。咯咯咯。。。下贱的 妈妈。。。咯咯咯。。。就知道穿着丝袜勾引男人。。。咯咯咯。。。我是个下 贱的母亲。。。咯咯咯。。。我不配做母亲。。。咯咯咯。。。用力操我。。。 咯咯咯。。。操爆我的喉咙。。。咯咯咯。。。”

我挺动着腰杆子,用力的在妈妈的喉咙里不停抽插,我一只手抓着妈妈的头, 发另一只手摁住妈妈的后脑勺,腰杆子不停的往前挺动,妈妈的唾液已经变成了 一大堆泡沫状的液体不停的顺着嘴角挂了下来,一坨坨的粘液的从妈妈的嘴里流 淌出来,挂在我的肉棒上,顺着妈妈的下巴滴落下来 ,这些唾液砸到地上还发 出吧唧一声清脆的响声。

看到妈妈快要窒息,我噗嗤一声用力拔出肉棒,龟头离开妈妈嘴巴的时候还 牵出了一条长长的丝线,紧接着我再次把肉棒插进妈妈喉咙里,妈妈的嘴唇碰到 了我的阴毛,龟头穿过了妈妈的喉咙,我用力撕扯著妈妈的头发,开始做最后的 冲刺,唾液不停的顺着妈妈的下巴往下流淌,带着气泡的唾液唧吧唧的砸到地上, 我继续在妈妈的嘴巴里冲刺了七八百下,最后我忍不住低吼一声,紧紧抱着妈妈 的脑袋用力的按到自己裆部,我身子微微的弯曲,突然浑身打颤,双腿发抖,都 快站不住了,大量的精液奔涌而出,鱼贯而入,全部射进了妈妈的喉咙里,我射 了足足有十几秒,接着才慢慢的把肉棒从妈妈嘴巴里拔了出来,龟头还牵出了一 条长长的丝线连接着妈妈的嘴唇,妈妈不停的干呕咳嗽,精液混合著唾液顺着妈 妈的嘴角不停的往下流,看着地上的一大滩精液和唾液的混合物,我突然又想到 一个主意,我晃动了一下戒指,接着对妈妈命令道

“用你的丝袜脚把地上的唾液和精液擦干净,用丝袜脚来擦”

妈妈神情木讷的不停的干呕,脖子憋的发红,接着妈妈迈开自己的大长腿, 伸出被丝袜包裹的雪白脚丫子,就踩在了这滩唾液和精液上面,开始不停的擦动, 妈妈居然真的用自己的丝袜脚底板来踩这一滩唾液,唾液被妈妈的丝袜脚踩了以 后非但没有变干净,反而地板还变得一塌糊涂,妈妈原本光洁无瑕的丝袜脚上沾 满了自己流出来的唾液和我射出来的精液。

射精后我瘫坐在沙发上休息,举起手看着手中的黄宝石戒指,内心无比的兴 奋,以后我再也不是一个异类了,我将用我的力量控制身边的所有人,我想做什 么就能做什么,以后该去看心理医生的就不是我了,而是他们。

“我不想吃晚饭,肚子不饿。。。你去睡觉吧”

妈妈听到指令,转身就朝自己的卧室走去沾满唾液的脚底板,在地板上踩出 了一个个脚印,就在这时,我突然又叫住了妈妈,我想让妈妈来给我清理一下鸡 巴。

“等等,先帮我清理一下鸡巴,用你的嘴”

说着妈妈就再次蹲了下来,高高的撅著自己被丝袜包裹的大屁股,两条修长 的大腿弯曲著,张嘴一口就含住了我瘫软的鸡巴,仔细的用嘴帮我舔弄鸡巴上残 余的精液,妈妈舔完以后连嘴角的精液都没擦掉,就去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第2天一大早妈妈像平常一样的醒来开始梳洗打扮,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 样,只是对着厕所里的镜子自言自语到

“什么东西脏兮兮的。。。睡觉还流口水。。。真是年纪大了”

妈妈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衬衫非常修身,包裹着妈妈苗条的 曲线,胸部微微的隆起,包裹着紧凑的白衬衫显得更加清爽,妈妈下身穿了一件 黑色的紧身包裙,黑色的包裙包裹着妈妈圆润紧致的翘臀,此时妈妈腿上已经换 上了一件新的肉色的连裤袜,丝袜同样是超薄的,连丝袜的脚趾部分都是透明的, 没有加厚层,妈妈踩着这双超薄的丝袜朝客厅走去

妈妈走到客厅,看着茶几旁边一大摊干涸的口水和精液的污迹,再次对卧室 里的我呵斥道

“张阳是不是又是你干的好事?你把什么东西打翻了,牛奶还是什么?你看 著客厅弄的这么一大摊,晚上回来我又得收拾,你多大年纪了?喝个牛奶都会撒 成这样,性格有问题,连智商都有问题了吧,上回带你去山里面看那个算命先生, 还说能治好你的病,现在病没好反倒加重了,连喝个东西都弄成这副德性我一天 到晚上班够累的了,晚上还得回来收拾”

我被妈妈的呵斥声吵醒,我睡眼惺忪揉着眼睛来到客厅,看着穿着紧身衬衫 和包裙的妈妈指着地上的一大摊污渍,对我继续唠叨

“这是什么东西啊?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看看恶心不恶心,你把什么东西打 翻了是不是?这么大人老是毛手毛脚的”

看着妈妈腿上穿着崭新的肉色丝袜踩在这滩污迹旁边,我心想这滩污迹就是 你自己嘴里流出来的东西啊,也是你自己的丝袜脚把它涂抹成这个样子的。

“你上学以前自己拿块布给他擦干净,我是没工夫替你收拾了,晚上还得开 会呢,你呀你呀,你这么大人了怎么干啥啥不行,一天到晚就知道跟老师顶嘴, 跟同学打架,要么就是残害小动物,你说你还能干成点什么事?”

我穿着睡衣头脑都还没清醒就听到妈妈的唠叨,妈妈的话让我听得怒火中烧, 看着妈妈在玄关弯下她的丝袜大长腿准备要穿高跟鞋,包裹着透明丝袜的雪白脚 丫子慢慢的伸进高跟鞋,伸手向鞋后跟往上扣,穿着黑色包裙的屁股高高的向后 撅起,看到这一幕我内心热血又开始上涌,鸡巴再次有了反应。

就在此时我又晃动了一下恶魔戒指

“保持这个姿势,保持穿高跟鞋的姿势,我要把肉棒插进你的嘴里”

只见妈妈的眼睛又开始发黄光,紧接着蹲在地上一直保持着穿高跟鞋的姿势, 被丝袜包裹的大长腿继续微微弯曲著,穿着紧身套裙的屁股向后高高的翘起,我 走到妈妈身后,掀起了妈妈的裙子推到腰间,妈妈被肉色丝袜包裹的紧致浑圆的 屁股立刻展现在我面前,透过超薄的肉色丝袜还能看见妈妈丝袜里面穿着的白色 蕾丝小内裤,我伸手摸了一把妈妈的丝袜屁股,紧接着朝着妈妈的屁股左右开弓 啪啪啪啪抽了好几个大嘴巴,声音清脆嘹亮,在妈妈的屁股上荡起一阵阵臀浪, 啪啪的巴掌声在房间里面不停环绕。

妈妈,仍旧目光呆滞,没有丝毫的反应,接着我脱下了裤子,因为晨勃而充 血的肉棒早已经高高翘起,我把龟头抵在了妈妈的鼻子上,紧接着一手抓着妈妈 的头发,一手朝着妈妈精致漂亮的脸蛋啪啪啪啪抽了好几个耳光,妈妈的脸上顿 时泛起一阵红晕,接着我又左右开弓啪啪啪啪啪对着妈妈左右两边的脸颊甩了好 几个清脆嘹亮的巴掌,然后我一把揪住妈妈的头发,噗嗤一声就把肉棒插进了妈 妈的嘴里。

我双手轻轻的掐住妈妈的脖子,腰部用力的往前挺,肉棒不停的插进妈妈的 喉咙里,我就这样掐著妈妈的脖子,不停的挺动腰身,龟头不停的在妈妈的喉咙 里面冲刺,妈妈刚刚化完妆擦著口红的嘴唇直接挨在了我的阴毛上,我整根鸡巴 都插进了妈妈的嘴里,妈妈的喉咙被我插得直咯咯作响,唾液不停地流淌下来, 唾液凝结成粘稠的液体,顺着妈妈的下巴和我的鸡巴不停的挂了下来,然后啪叽 一声砸到了地上。

我的抽插越来越猛烈,腰杆子不停的挺动,速度越来越快速,看着妈妈下巴 上挂下来的唾液里都带着气泡,我用力抵住妈妈的后脑勺,肉棒齐根没入,用力 的插进妈妈的喉咙,妈妈的扁桃腺被我的龟头顶在了喉咙上,我感觉到龟头上有 一个软软乎乎的东西,知道自己再一次插进了妈妈的扁桃腺,妈妈的扁桃腺不停 的在我的龟头上摩擦著

“操死你。。。操死你。。。操烂你的嘴。。。操烂你这张逼嘴。。。啊。。。 你这张逼嘴一天到晚就知道骂人。。。你除了骂人还会什么。。。你除了骂人这 张逼嘴还有什么用。。。除了骂人就是被我拿来当B操。。。我要把你的嘴当逼 操。。。你这像逼穴一样的嘴。。。你这个下贱的丝袜妈妈。。。淫荡的丝袜妈 妈。。。张著嘴就是让男人操的。。。我操我操。。。真爽。。。真tm爽。。。 这戒指威力太强大了。。。我操我操。。。我操死你”

我狠狠的抓着妈妈的头发,伸手压在妈妈的后脑勺上,把妈妈的嘴当逼一样 操了起来,我像操骚穴一样操著妈妈的红润小嘴,疯狂的挺动腰身,操了几百下 以后终于把持不住,扑哧扑哧的开始射精了,精液混合著妈妈的唾液不停的流淌 下来,渗出妈妈嘴角,把妈妈的嘴搞得一塌糊涂,妈妈嘴巴的四周都是自己的唾 液和我射出来的精液,紧接着我又晃动了一下手上的戒指,对妈妈说到

“不许擦掉这些精液和口水,就带着这些精液和口水去上班”

“嗯,知道了,我不会擦掉这些精液和口水,我就挂着脸上的精液还有衬衫 上的口水去上班”

我看着妈妈满嘴都是我的精液还有她自己的唾液,紧身的衬衫上也被流淌下 来的精液和口水弄得一塌糊涂,整个胸口沾著一大坨口水还有白花花的精液,妈 妈居然真的就这样穿着被精液和唾液湿透的衬衫拿起她的香奈儿包包就去上班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单位发现自己嘴上一圈都是口水,还有臭臭的 不知道什么东西。。。一股子腥臭味。。。连胸口的衬衫上也都是口水和那腥臭 的东西。。。真是见了鬼了。。。早上穿衣服的时候也没发现。。。不知道是谁 搞的鬼。。。张阳是不是你干的。。。还有你地板上那坨东西怎么还没擦干净? 不是让你上学之前擦干净吗”刚下班回来的妈妈站在玄关,修长的丝袜大腿笔直 的站在地上,她怒目圆睁伸手指着地上的那坨污渍,厉声的对我怒吼道。

我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妈妈,淡定的说道

“这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吃早饭的时候嘴没擦干净,那坨东西是你嘴里流 出来的,干嘛要我擦?你自己用嘴去擦干净吧”

妈妈听到我说的话顿时目瞪口呆,下巴都惊掉了,顿时满脸通红怒不可遏的, 紧接着大声对我怒斥道

“你在说什么?你这是跟妈妈说话的态度吗?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你又犯病 了是不是?什么叫那坨东西是我嘴里流出来的?不是你自己打翻了饮料倒起来的 吗?赶快给我擦干净,我现在累得要死,没工夫给你收拾,你自己擦,还有我衬 上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弄的?是不是你把什么东西撒到我衬衫上了? 害得我去单位被同事笑死了,一股子腥臭味”

“妈妈你衬衫上那些东西就是你自己的口水,还有我射出来的精液呀,你忘 了吗?你就是个精液马桶,精液肉便器,精液垃圾桶,你的嘴巴天生就是用来装 精液的,现在我命令你自己去地板上把那一坨东西舔干净”

“你在说什么?你是疯了吗?哪有这样对自己妈妈说话的,你这些话都是跟 谁学的?你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吧,那天从那个算命先生那里回来你就不对劲, 你是不是疯了?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是谁教你的?什么精液肉便器,这是人说 的话吗?恶心死了,你这个臭流氓臭无赖,看来这孩子是要不得了,干脆让警察 给你带走算了,你简直是无法无天”

我晃动了一下手上的戒指,紧接着妈妈的眼睛又发出了黄光,表情也顿时变 得呆滞

“没错。。。我就是个穿着丝袜的精液肉便器。。。精液马桶。。。精液垃 圾桶。。。我是个下贱的丝袜妈妈。。。我的嘴巴天生就是用来装精液的。。。 我现在就去把那坨东西舔干净”

妈妈表情木讷的说完这段话,然后踩着一双丝袜脚径直走到那坨污渍面前, 蹲下身子开始用舌头去舔那坨干涸掉的精液口水,妈妈认真的一口一口的舔著那 摊污渍,污渍渐渐的被妈妈舔化了,又变作一坨白花花的液体,妈妈一边舔一边 吸溜着地上的污渍,而我则走到妈妈面前,把鸡巴抵在了妈妈的脸上

“把我的鸡巴吞下去。。。我现在尿急。。。我要在你嘴里撒尿。。。把我 的鸡巴顶到你的喉咙。。。然后把你的裙子掀起来”

妈妈眼睛泛著黄光,紧接着双手握住我的大腿,张嘴一口就吞下了我的肉, 棒旋转的脑袋开始吞吐起来,我坚硬的肉棒在妈妈娇艳的嘴里面进进出出,几乎 每一下都是深喉,妈妈一边吞吐我的肉棒,一边伸手掀起了自己的裙子,妈妈把 自己的黑色包裙推到了腰间,露出自己被肉色丝袜包裹的浑圆屁股和修长雪白的 丝袜大腿。

接着我双手抓住妈妈的一头秀发,腰杆子用力往前一挺,整根肉棒扑哧一声 就插进了妈妈的喉咙里,妈妈被我插的直哽咽,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但是她并 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妈妈死命的摇晃着脑袋,脖子不停的向前耸著,把我的肉 棒齐根吞入自己口中,抵在了自己的扁桃腺,我再次感觉到龟头插到一个软软乎 乎的东西,那种舒爽简直是难以言喻。

我一手抓着妈妈的头发,另一只手抓着妈妈的后脖梗子,腰部不停的用力往 前挺著,鸡巴在妈妈嘴巴里发出了扑哧扑哧的声音

“你这个精液马桶。。。精液肉便器。。。你的嘴巴天生就是用来让人操的。。 。你这个嘴巴跟骚穴没有区别。。。天生就是用来拿鸡巴操的。。。天生就是用 来含鸡巴的。。我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这个下贱的丝袜妈妈。。。 下贱的精液肉便器。。。丝袜肉便器。。。我操死你。。。操死你。。。啊。。。 太舒服了。。。真tm舒服呀”

接着我扑哧一声把鸡巴从妈妈嘴里扒了出来,龟头上还牵出了一条晶莹剔透 的长长丝线

“你自己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是不是精液马桶?是不是精液肉便器你自己 说”

妈妈目光呆滞的张著嘴说道

“没错。。。我就是精液马桶。。。就是个肉便器。。。我的嘴跟马桶没有 区别。。。跟厕所没有区别。。。我的嘴天生就是用来装男人的精液的。。。甚 至我可以喝下男人的尿水”

接着我继续拉扯著妈妈的头发,腰杆子一用力把鸡巴再次插进了妈妈的嘴里, 我用力把妈妈的后脖梗子按向自己的鸡巴,让鸡巴尽量可以伸入妈妈的喉咙,龟 头抵住妈妈的扁桃腺

“哈哈哈。。。自己都承认了吧。。。你就是个。。。精液马桶。。。精液 厕所。。。你的嘴巴天生就是用来装精液的。。。不行。。。我尿急了。。。我 想撒尿。。。我要在你的嘴里撒尿。。。哦。。。我要在你的嘴里撒尿。。。。 不行。。。我要尿了”

接着我伸手紧紧的抱住妈妈的脑袋,然后感觉前列腺一收缩,龟头感到一阵 酥麻,我扑哧一声就在妈妈嘴里撒尿了,大量金黄色的尿液奔涌而出,哗啦哗啦 的奔向妈妈的嘴巴,妈妈就像一个公共厕所一样大大的张著自己的嘴接住我尿出 来的金黄尿液,尿液顺着妈妈的下巴不停的往下流淌,流到了妈妈的衬衫上,妈 妈的衬衫顿时被尿液给湿透了,紧接着尿水不停的往下渗,一直渗到了妈妈的丝 袜大腿和屁股上,妈妈原本晶莹剔透的超薄高级丝袜被我的尿水彻底湿透了。

我一边在妈妈嘴里撒尿,一边也没有停止抽插,我用力的拽著妈妈的头发一 边把鸡巴往妈妈喉咙里捅,一边撒尿一边在妈妈的喉管里冲刺著,尿液呛得妈妈 直咳嗽,妈妈扑哧扑哧的往外喷溅尿水,好些都喷到了我的身上

“操你妈的。。。把尿都喷到我身上了。。。你这个马桶真没用。。真是个 破马桶。。。。烂马桶。。。撒个尿都能喷到外面。。。看我给你抽两个嘴巴子”

我抬起手照着妈妈的漂亮脸蛋啪啪啪啪的抽了好几个清脆响亮的巴掌,手上 沾了尿水抽在妈妈脸上声音更加清脆了。

我一边撒著尿一边在妈妈的嘴里抽插,强烈的刺激让我瞬间把持不住,扑哧 扑哧的在妈妈嘴里就射精了,白花花的精液喷涌而出,混合著尿水不停的在妈妈 嘴里流淌著,精液混合著金黄色的尿水沿着妈妈的下巴,全都流到了妈妈的肉色 丝袜上。

妈妈的肉色丝袜已经被尿水彻底浸透了,上面还浮着一坨坨白色的精液

“想吐是不是?我让你一次吐个痛快,让你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出去”

说完我伸出两根手指猛地插进妈妈的嘴巴里,不停的抠动妈妈的扁桃腺,妈 妈被我的手指抠得之干呕,紧接着噗嗤一声,真的吐出了胃里的食物和刚刚喝下 去的尿水,食物的残渣顺着妈妈的衬衫不停的流淌到妈妈的丝袜上,原本光洁无 瑕晶莹剔透的丝袜上被妈妈的呕吐物弄得一塌糊涂。

看着这淫荡到极点的场面,我的鸡巴瞬间又勃起了,毕竟我今年才17岁,正 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我再次把肉棒插进妈妈的嘴巴,龟头抵住妈妈的喉咙,鸡巴 上混合著妈妈的呕吐物还有刚刚撒出来尿水加上前面射出来的精液,三种混合物 搅和在一起不停的在妈妈嘴里面进进出出。

妈妈嘴里不断的发出扑哧扑哧嘎吱嘎吱咯咯咯的声响。

我紧紧地抓着妈妈的头发,此时妈妈的头发上也沾满了呕吐物和尿液,头发 已经被汗水和尿水湿透结痂在一起,我撕扯著妈妈的头发,腰部不停的向前用力, 啪啪啪啪的腹部撞击到妈妈的鼻子和嘴上。

我就这样抽插了有几百下,紧接着再次把持不住,开始在妈妈的喉咙里射精, 这次我是直接抵住妈妈的喉管射出的大量浓稠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妈妈的喉咙里

“不许吐出来,全部给我吞下去,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一滴都不许剩”

妈妈听到命令强忍着干呕和恶心,咕嘟一生就吞下了我射出来的精液,精液 混合著妈妈嘴里的呕吐物全都吞进了妈妈的肚子里,妈妈吞下精液以后,始终忍 不住干呕了几下,喉咙里不停发出咯咯的,声音我看到这淫荡的一幕,怒从心头 起恶向胆边生,虽然鸡巴暂时还不能勃起,但是我伸出手掌把5根手指全都塞进 了妈妈的嘴里,紧接着把整个手掌都塞了进去不停的抠动妈妈的扁桃腺,妈妈终 于再次忍不住咯的一声把胃里的精液还有尿水还有食物残渣全都吐了出来,妈妈 腿上的肉色丝袜此时已经沾满了呕吐物精液还有尿水,原本美丽端庄的丝袜变得 不堪入目。

我慢慢的把瘫软的鸡巴从妈妈嘴里抽出来,鸡巴上沾满了呕吐物还有精液, 我继续朝着妈妈漂亮的脸蛋啪啪啪啪抽了几个耳光,然后就到浴室去洗澡了,洗 完澡后出来看到妈妈仍旧穿着肉色丝袜瘫坐在呕吐物里。

于是我催动恶魔戒指,命令妈妈自己起身打扫地上的呕吐还有尿液,妈妈就 这样拿着抹布撅著脏兮兮的丝袜屁股,开始慢慢的清理地上的污秽。

看着妈妈被肉色丝袜包裹的大屁股,我突然想起了我那个在外面旅游的姐姐 和妹妹,姐姐妹妹两个人最近去日本旅游了,两个人迎合日本的风格,姐姐出门 的时候就是穿着肉色的透明丝袜,而妹妹则穿了一双白色的超薄丝袜,想起他她 们两个人的丝袜,我的鸡巴再一次勃起了,心想着等到姐姐和妹妹回家一定要让 他们也试一试恶魔戒指的威力,她们从小到大一直骂我是变态,疯子,神经病, 冷血动物,之前我把妹妹买的一只鸟给弄死了,妹妹指着我的鼻子骂了好几天, 一直到去旅游之前都没有跟我和好,想起这两个丝袜小贱货我的欲火和怒火同时 涌上心头,心想着到时一定要借助戒指的威力让他们跟这个丝袜骚妈妈来一个母 女3P。 贴主:yyykc于2021_04_28 22:11:55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