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姐姐成了深喉肉便器 作者:daokee3

【媽媽姐姐成了深喉肉便器】

作者:daokee3 2021年4月29日發表於SexInSex

我叫張陽,是一名高中生,爸爸早年和媽媽離婚,我跟媽媽還有一個姐姐和 一個妹妹生活在一起,也許是因為生長在單親家庭,從小我的情感就比較淡薄, 在學校跟同學的關係也不好,經常跟同學打架,而且每次打起架來都下狠手,打 的同學哇哇大叫,跪地求饒,老師為了這個事情找了好幾次家長,媽媽過來跟老 師一起教育我,但是教育了很久都沒有什麼效果,我依舊是動輒跟同學打架,跟 老師頂嘴,甚至有一次把老師的教科書都給踢翻了,我的長相不算差,經常有女 同學向我表白,但是我從來都不為所動,總是冷冰冰的拒絕,再加上天天惹是生 非,對同學大打出手,媽媽認為我有心理問題就帶我去看心理醫生,經過醫生的 診斷,醫生斷定我這屬於冷血型人格障礙,是非常罕見的一種心理疾病,就是對 待身邊的事物和人沒有情感,共情能力非常的差。

為此我自己也是非常苦惱,我儘量想把自己假裝成一個正常人去跟周圍的人 接觸,但是我經常會失控跟別人吵架打架,平時對身邊的人和事漠不關心,完全 沒有感情,每當心情不好的時候我都會知道街邊找那些野貓野狗來虐待,隨著年 齡的增長,我的病情越發加重了,看了很多心理醫生都不見好轉,虐待貓狗的行 為也越來越頻繁。

今天媽媽不知道聽誰的話說是某個深山老林裡面有一位算命先生,專門治療 兒童的癔症狂病,像我這種情況,在古代被稱之為癔症,古代沒有心理醫生,一 旦有人出現行為上怪異的行為或者染上某些怪癖都會被認為是癔症,而治療這些 抑鬱症的就是那些所謂的算命先生和跳大神的。

媽媽今天一大早就開始梳洗打扮,媽媽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毛衣,下身 穿了一件灰色的緊身包裙,腿上穿了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媽 媽穿衣服,媽媽把我當做小孩子,所以平時換衣服從不避諱我,我看著媽媽把肉 色絲襪捲成一個圈套在自己雪白的腳丫子上,順著自己光潔修長的玉腿慢慢的拉 到膝蓋,再拉到媽媽圓潤的大腿處,然後再把絲襪包在自己的屁股上,今天媽媽 穿的是一雙肉色的T襠絲襪,非常的薄,非常的透,是那種薄如蟬翼的高級絲襪, 之所以稱之為T襠,是因為絲襪的襠部是一個T字形的加厚層,仿佛一個衛生巾的 大小包在媽媽屁股的中間,媽媽穿上這雙肉色絲襪以後再把那件灰色的包裙套在 了腿上,超薄的肉色絲襪包裹著媽媽雪白修長的大長腿上,顯得媽媽身材更加苗 條纖細了。

媽媽特別的喜歡穿絲襪,從我有記憶開始,媽媽幾乎每天腿上都會穿著絲襪, 也許是媽媽知道自己的身材高挑,穿上絲襪更加能凸顯自己的魅力,又或許僅僅 是為了防曬,反正從小到大我總是看著媽媽穿著絲襪在家裡走來走去,媽媽穿的 絲襪主要是肉色的,偶爾也會穿灰色的或黑色的,高跟鞋更是必不可少,媽媽每 天去上班腳上都會穿著高跟鞋,而且鞋跟都非常的高,穿上高跟鞋後讓媽媽本來 就高挑的身材顯得更加修長了,比一般的男性都要高。

而且我的姐姐和妹妹也都是絲襪控,一年到頭都穿著絲襪,姐姐學著媽媽的 樣子喜歡穿肉色絲襪和黑色絲襪,而妹妹因為年紀比較小,喜歡穿純白色的絲襪 或者彩色的糖果絲襪,她們兩個人最近去日本旅遊了,留下我和媽媽兩個人在家。

媽媽今年38歲,身高有足足1米78高,一雙雪白修長的大長腿,從小到大都 被男生們奉為女神,而且身材非常的苗條,皮膚更是雪白,因為常年保持健身的 習慣,所以媽媽的身材非常的凹凸有致,皮膚緊繃,雖然媽媽的胸不是很大,只 是比飛機場略微高一點點,可以稱之為貧乳,但是我從小到大對乳房就不大感興 趣,我只對女人的大長腿和女人腿上穿的連褲絲襪感興趣,胸並不能引起我的性 欲,我坐在沙發上神情木訥的看著媽媽穿上絲襪和裙子,接著媽媽拿起她的香奈 兒包包,就催促我快點起身出門

「張陽快點,差不多了走吧,我跟那位先生約好了,還要開挺長時間的路呢, 別磨蹭了」

「哦」

我神情木訥的站起身來跟著媽媽身後出了門,坐上媽媽那輛黑色跑車,就朝 那位算命先生所在的深山裡開去。

車在高速上行駛了有整整一個多小時,看看導航才開到一半,媽媽一邊開著 車,一邊不停的對我嘮叨著

「你說你這個病什麼時候才能治好呢,我就弄不明白,你看著挺白凈的一個 男孩怎麼對身邊的動物這麼殘忍呢?我說你老是折騰那些小貓小狗的幹嘛?就沒 有一點愛心嗎?那些小貓小狗多可愛,你怎麼忍心對他們做出那麼殘忍的事情呢? 真是搞不懂,我們一家子人心地都挺好的,怎麼會生出你這麼一個兒子」

我沒有回應媽媽,只是神情木訥的看著路,時而斜過眼盯著媽媽被肉色絲襪 包裹的大腿看看,每當媽媽轉過頭看我的時候,我又趕緊把眼睛轉過來直視前方

「今天這位先生是媽媽的好朋友介紹的,治好了好幾個發癔症的病人呢,你 這種病在以前舊社會就叫癔症,說不定這位先生能治好你的病,偏方治大病,成 不成就看這一回了,要是他也治不好你的病,以後我也只能放棄治療了,你愛怎 麼滴就怎麼滴吧,就是別給我干犯法的事兒」

「上回你跟那小虎打架,把人家門牙都打斷了,你怎麼下手這麼狠呢?小小 年紀一點人性都沒有,這麼心狠手辣,長大了還了得你呀,你這個病能治好就治, 治不好啊,你也就在家呆著吧,別給我出去惹是生非我,我看你讀書也是讀不起 來了,在家呆著就好,別惹事兒,別犯法比什麼都強」

「小虎他罵我,他就該打」

「你還頂嘴,人家就是輕輕的說了你一句,你上去就給人家一拳,還把人家 門牙打斷了,你還說自己沒錯」

我對媽媽喋喋不休的教訓沒有任何回應,我只是木訥的看著前方,我並不關 心媽媽對於我的評論和嘮叨,我只是覺得媽媽吵鬧。

大概開了有三個小時的車,終於到達那位算命先生的所在地,那是一座年久 失修搖搖欲墜的破廟,也看不出是道教還是佛教的,看著屋頂的瓦片至少得有上 百年歷史了,破廟是完全木質結構的,沒有任何的修飾,黑漆漆的一片,遠遠看 著一股子邪氣,讓人不敢靠近。

媽媽穿著高跟鞋,邁著絲襪大腿下了車,高跟鞋踩到地上發出嗒嗒嗒的聲音, 我跟在媽媽身後進了這個廟宇,媽媽迫不及待的想找到那個先生給我看病,而我 則是無所謂的向前溜達,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媽媽的絲襪大腿看。

進入寺廟的大廳,那位算命先生已經在等我們了,他坐在一張破舊的太師椅 上,那太師椅·也是油漬麻花的破敗不堪,上面的木頭都開裂了,那算命大師穿 著一身黑色大褂脖子上掛著一串佛珠,戴了個瓜皮帽子,眼睛上還戴了副黑色墨 鏡,也不知道是瞎子還是正常人

「是劉女士吧,這位就是你們家少爺吧,喲,看著面色病的還不輕啊」

「大師啊,你可得給我兒子治治這病啊,他這病都好些年了,他們西醫說他 是得了什麼冷血型人格障礙,看了好多醫生都治不好,也就指望您了,您要多少 錢儘管說話,只要能治好我兒子的病,花多少錢我都不在乎」

「這位太太,有些病不是花錢就能治好的,尤其是癔症,能能不能治好全看 天命,看緣分」

「行了大師,我懂我懂,你趕快給他瞧瞧吧,他這病還有治沒治呀」

「劉女士你先出去吧,我治病的習慣是單獨跟苦主面對面,按西醫的叫法叫 病患吧,我習慣跟病患1對1交流,您先在門外等著吧,聊的差不多了我會告訴你 的」

「好的好的,那我就在門口等著,張陽啊,你可得跟大師好好說話,別又犯 病了,大師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知道了嗎」

我沒有回應媽媽的話,媽媽看了看我也不理會,拿著她的包,踩著她的高跟 鞋扭著她被肉色絲襪包裹的屁股就出了廟門,在外面等候。

這位大師起身把大木頭門哐當一關,緊接著坐到我跟前,開始跟我說話。

大師摘下墨鏡,我才看到原來他不是瞎子,而且大師摘下墨鏡的時候我才看 清楚這位大師的眼珠子居然是黃色的,他轉著黃色的眼珠子照著我的臉上從上看 到下,從左看到右,不停地打量我。

然後驚呼一聲開口道

「哎呀。。。這就是魔星啊。。。這是魔星啊。。。百年難得一遇的魔星啊。。 。。想不到魔星降世。。。哈哈哈我的任務總算可以完成了。。。。你就是天命 之人。。。天魔所選之子」

我聽著大師的風言風語沒有理會,只是冷冰冰的張著嘴說道

「你在說什麼呀?到底是你有病還是我有病」

「我問你,你是不是從小到大對周圍的所有人和事情都沒有感情,你對花草 樹木,對小動物沒有感情,對老師同學沒有感情,甚至對你的兄弟姐妹父親母親 都沒有感情,對不對?甚至你都不能理解感情到底是什麼意思」

「沒錯。。。那又怎麼樣」

「你就是天選之子啊。。。天魔降世。。。我等了幾十年了。。。就是等今 天。。。哈哈哈。。。終於被我算到了。。。我早就知道你會來。。。介紹你媽 媽的那位朋友就是我安排的。。。。今天我安排你過來不是給你治病。。。而是 要授予你一件法寶。。。是天魔的聖物。。。同樣也是屬於你的。。。只有像你 這樣的完全冷酷無情的魔人才配擁有。。。我等了你幾十年。。。就是要授予你 這件魔物」

「你他媽有病吧,你在說什麼呀?你小說看多了吧」

「哈哈哈,信不信由你,我知道你現在聽不懂我在說什麼,不過這都不重要, 拿上這件東西吧,然後跟你媽媽回家,我會跟他說我已經治好你的病了,有了這 件法寶以後你再也不會被人當做異類,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再去強行改變你,而 是你去改變這個世界,哈哈哈哈」

說著這位大師跑到了佛龕底下,從佛龕底下的抽屜里捧出一個木頭盒子拿到 我面前,大師把這盒子放在桌上,然後緩緩的打開了盒子,盒子打開裡面放著一 枚不知道用什麼材質做的黑色戒指,黑色的戒指上面鑲著一顆黃顏色的寶石,也 不知道這塊寶石具體是什麼材質,只是這一顆寶石非常的黃,就像這位大師的眼 珠子一樣閃著黃色的光芒

「這東西給你你帶上吧,不要問我為什麼,我說了你也不會相信的,你帶上 以後就全明白了,記住我的話,以後這個世界不會有人再想改變你,而是由你去 改變這個世界」

看到這枚戒指的時候,我內心有種莫名其妙的衝動,我想馬上帶上這枚戒指, 仿佛這枚戒指天生就是屬於我的,就應該戴在我的手上,我沒有回應大師的話, 而是拿出戒指就戴在了自己的手上,然後只聽到大師朝門口喊了一句

「劉女士啊,事情都辦妥了,您進來吧」

媽媽邁著貓步,扭著屁股走了進來

「大師啊,怎麼樣?我兒子的病還有沒有救啊」

「我給他做了一些法事,都是傳統的治療癔症的辦法,已經差不多了,你帶 他回去吧,以後令郎應該不會再有什麼大礙了」

「這你確定嗎?大師這麼快嗎?您對他做了什麼法事啊」

「令郎手上這枚戒指是我特地做過法的,專門對付他這個癔症,千萬不能摘 下來」

「是嗎。。。怎麼還帶戒指。。。。這戒指真的真的有效嗎。。。挺貴的吧」

「這你就不用過問了,反正我已經處理過了,以後令郎不會做出什麼違背你 意願的事了,以後他要做的事都是讓你滿意的事,讓你開心的事,哈哈哈,相信 我吧,你可以帶他走了」

「好的好的,大師太謝謝你了,真要像你說的那真是謝天謝地了,這是一點 小意思,你收下吧」

媽媽在桌子上放下5000塊錢,然後就帶著我離開了。

到家以後我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神情木訥的看著電視,不停的換著頻道,而媽 媽則脫下上衣和裙子,只穿著一件肉色褲開始收拾房間。

只見媽媽撅著屁股擦著地,屁股蹶得老高,朝天高高的翹起,被肉色絲襪包 裹的豐滿屁股隨著慢慢的移動不停的抖來抖去,我盯著媽媽屁股上的T襠直勾勾 的看著,目光沒有離開過那個t字,我看著媽媽撅著屁股,扭動著絲襪大屁股和 那雙修長的絲襪大腿,擦完了整個客廳。

接著媽媽就穿著這雙絲襪去廚房做飯了,回到家脫光衣服只穿著絲襪做家務 是媽媽的習慣,因為把我當做小孩子,她也從來不避諱。

我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覺得好無聊,茶几上擺著一盆玫瑰花,我閒來無事 就開始揪玫瑰花的花瓣,一朵一朵的不停往下揪,媽媽做完飯出來一看,看到我 正在揪玫瑰花,立刻對我厲聲呵斥道

「你有病是不是呀?你沒事就那個花幹嘛呀?剛買的玫瑰花好端端的你幹嘛 把它揪成這樣?你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啊?那個大師還說治好了你的得病,現在看 來也是個神棍,白白浪費了我5000塊,錢花5000塊錢就買了這麼一個破戒指,這 在路邊攤10塊錢一個都不要,我也是見了鬼了,怎麼會帶著你開那麼久的車去深 山老林里找那個神棍」

我低著頭斜著眼看著媽媽被絲襪包裹的大長腿,媽媽1米78的身高,雙手插 在腰上說話氣勢凌人,而我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我討厭花,討厭漂亮的花,就想把它撕碎」

就在我說了這句話以後,我手上的那枚黃色戒指突然亮了一下,接著媽媽的 眼睛突然變得發光,發出一種黃色的光,這種光在媽媽的眼睛上停留了兩三秒, 然後媽媽的眼神突然變得木訥起來,口中喃喃道

「對。。。你說的對。。這花就該被揪下來。。。就該被撕爛。。。討厭花 是對的。。。我也討厭花」

此時我冰冷無情的眼睛突然變得微微發亮了,為什麼媽媽會說出這句話,為 什麼媽媽突然會說出我心裡想的話,他這句話就是我心裡想的話,難道那位算命 先生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是魔星降世,我真的可以控制所有人?改變所有人?讓 所有人憑著我的意識去行動,我有些不敢相信,一切仿佛像做夢一樣,接著我又 試探性的說了一句

「媽媽,你的絲襪很漂亮」

媽媽木訥的回應到「是的,我的絲襪是挺漂亮」

天哪,這居然是真的,這枚戒指居然真的能操控別人的思維,我簡直不敢相 信,難道我真的是魔星?天生沒有感情的惡魔臨世?這枚戒指只有結合上我惡魔 的人格才能發揮效力,接著我又對媽媽說了一句

「把你的絲襪脫下來」

媽媽的眼睛閃了一下黃光,緊接著就伸出兩隻雪白的玉手,從腰上拉出自己 的絲襪,開始往下脫,一直拖到膝蓋的位置。

「把屁股轉過來讓我看看」

接著媽媽居然就對我轉過身,屁股朝著我亭亭玉立的站好

「把屁股翹起來讓我看看」

媽媽聽到我的指令,接著居然真的對我撅起了她雪白渾圓的大屁股

「再把絲襪穿回去,還是喜歡看你穿著絲襪的樣子」

「是的,我穿著絲襪的樣子更漂亮,我穿絲襪就是為了故意勾引男人的」

「什麼?難道你平時是有意穿這雙肉色絲襪的嗎」

「是的,每次我穿上連褲絲襪和裙子出門的時候都會發現那些男人盯著我的 絲襪大腿和屁股看個沒夠,老的少的都是一樣,包括像你這個年紀的學生,只要 我一穿絲襪,他們就會盯著我的大長腿看個不停」

「我操,我早就猜到你穿絲襪就是故意的就,就是為了勾引男人,果然不出 我所料」

「把絲襪穿回去吧」

媽媽聽到我的指令,又開始把絲襪從小腿根部往上拉,慢慢的往上拉,一直 拉到膝蓋,然後再拉到大腿根部,接著再一次把絲襪包裹在了她渾圓緊翹的屁股 上,兩條雪白的大長腿被絲襪包裹著繼續站在我跟前。

這個時候心如鐵石的我內心也有微微的顫動,我大膽的說了一句

「媽媽,你能不能跪到我跟前」

說著媽媽就一把推開茶几,徑直的跪到了我兩腿之間

「那什麼。。。把我的雞巴。。。雞巴含在嘴裡吧。。。給我口交」我顫顫 巍巍的說出這句話,接著媽媽居然真的開始伸手脫我的褲子,他扒掉了我外面的 校服褲子,接著又開始脫我的內褲,把我的內褲脫到腳後跟,我的雞巴早就已經 勃起堅硬的像鐵棍一樣,高高的豎起龜頭鋥光瓦亮泛著油光

「把雞巴放到嘴裡吧」

接著媽媽連猶豫都沒猶豫,張開大口一口就含住了我的龜頭,緊接著脖子開 始上下聳動脖子緊緊的含著我的肉棒開始吞吐起來

「啊。。。舒服。。。真舒服。。。再多加點技術。。。啊。。。用力的吞 吐幾下。。。再快一點。。。深一點」

媽媽聽到我的話心領神會,緊接著張大嘴一口就把我的整根肉棒全部吞了下 去,我感覺到龜頭已經插進了媽媽的喉嚨里,抵住了媽媽的扁桃腺,媽媽接著開 始左右搖晃腦袋,從根部開始吞吐一直吞吐到龜頭,一邊吞吐一邊旋轉腦袋,我 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在媽媽的喉嚨里橫衝直撞,媽媽左右搖晃了幾下,緊接著開始 旋轉,她輕輕的用嘴包裹住我的整根肉棒,然後從底下開始旋轉,一邊旋轉一邊 吐出肉棒,接著再含下去,就這樣上上下下的旋轉著腦袋嘴唇緊緊包裹著我的肉 棒,做著螺旋式的摩擦

「啊。。。舒服。。。太舒服了。。。原來我真的是魔王。。。我是魔星降 世。。。啊。。。這戒指太牛逼了。。。原來我真的可以改變這個世界。。。我 不再是異類了。。。你們的意識將由我操控。。。啊。。。啊。。。舒服。。。 太舒服了。。。啊。。。再深一點。。。再深一點。。插進喉嚨里」

說完這句話,媽媽就用手用力的抓著我的大腿,緊接著脖子用力往前一聳, 把我的肉棒齊根插入,一直頂到了自己的喉嚨,媽媽開始乾嘔,不停的咳嗽,差 一點都要吐出來,我感覺到自己的龜頭插在了一個軟軟乎乎的東西上,我竟然把 龜頭插在了媽媽的扁桃腺上,那柔軟的觸感簡直太舒服了,我刺激到不禁張嘴大 叫

「啊。。。舒服。。。太舒服了。。。啊。。。軟軟乎乎的。。。插到扁桃 腺了。。啊。。。簡直難以想像。。。這寶石的威力太強大了。。。啊。。。我 原來我真的是魔星降世。。。以後你們的命運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你們的嘴 巴。。。你們的喉嚨。。。啊。。。我要捅破你的喉嚨。。。插爆你的扁桃腺。。。 啊。。。我操。。。我操。。。太舒服了。。。你這隻絲襪母狗。。。絲襪媽媽。。 。穿著絲襪就是為了勾引男人。。。以前你就是在外面勾引了野男人。。。我爸 爸才跟你離婚的。。。啊。。。你這個騷貨媽媽。。。淫蕩媽媽。。絲襪媽媽。。 我插死你。。插死你。。。我要插破你的扁桃腺。。。捅破你的喉嚨」

「啊爽。。。舒服。。。你這個肉便器精液。。。肉便器。。。絲襪肉便器。。 。,一天到晚的就知道穿著絲襪勾引男人。。。我操死你。。。操死你。。。我 插爆你的喉嚨。。。老子操的你吐出來。。。老子要在你嘴裡面撒尿。。。我操 死你。。。操死你。。。你這個下賤的媽媽。。。淫蕩的媽媽。。。不要臉的絲 襪媽媽。。。在外面勾引野男人跟爸爸離婚。。。害得我從小到大性格變態。。。 反正我已經是變態狂了。。。也在乎不了這麼多了。。。舒服。。。我操死你操 死你。。。乾死你的喉嚨。。。乾死你這個下賤的絲襪妓女。。。操死你」

此時我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我伸手緊緊的抓住媽媽的頭髮,上下不停 的撕扯晃動,接著另一隻手抵住媽媽的後腦勺,用力的把媽媽的腦袋按向自己的 襠部,龜頭插的更深入了,我的龜頭已經穿過媽媽了的喉嚨進入到了媽媽的咽喉 位置,媽媽的扁桃腺不停的輕輕掃動我的包皮。那柔軟的觸感帶來的強烈刺激是 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就這樣我用力的拽著媽媽的頭髮不停的來回晃動媽媽的腦 袋,龜頭在媽媽的喉嚨里四處亂撞,頂著媽媽不停的乾嘔

「唔唔唔。。。嗚嗚嗚」

「我問你。。。你是不是個下賤的肉便器?是不是個淫蕩的媽媽。。。是不 是個只知道穿絲襪的下賤媽媽。。。淫蕩媽媽。。。你說你自己說」

「沒錯。。。咯咯咯。。。我就是個淫蕩的媽媽。。。咯咯咯。。。下賤的 媽媽。。。咯咯咯。。。就知道穿著絲襪勾引男人。。。咯咯咯。。。我是個下 賤的母親。。。咯咯咯。。。我不配做母親。。。咯咯咯。。。用力操我。。。 咯咯咯。。。操爆我的喉嚨。。。咯咯咯。。。」

我挺動著腰杆子,用力的在媽媽的喉嚨里不停抽插,我一隻手抓著媽媽的頭, 發另一隻手摁住媽媽的後腦勺,腰杆子不停的往前挺動,媽媽的唾液已經變成了 一大堆泡沫狀的液體不停的順著嘴角掛了下來,一坨坨的粘液的從媽媽的嘴裡流 淌出來,掛在我的肉棒上,順著媽媽的下巴滴落下來 ,這些唾液砸到地上還發 出吧唧一聲清脆的響聲。

看到媽媽快要窒息,我噗嗤一聲用力拔出肉棒,龜頭離開媽媽嘴巴的時候還 牽出了一條長長的絲線,緊接著我再次把肉棒插進媽媽喉嚨里,媽媽的嘴唇碰到 了我的陰毛,龜頭穿過了媽媽的喉嚨,我用力撕扯著媽媽的頭髮,開始做最後的 衝刺,唾液不停的順著媽媽的下巴往下流淌,帶著氣泡的唾液唧吧唧的砸到地上, 我繼續在媽媽的嘴巴里衝刺了七八百下,最後我忍不住低吼一聲,緊緊抱著媽媽 的腦袋用力的按到自己襠部,我身子微微的彎曲,突然渾身打顫,雙腿發抖,都 快站不住了,大量的精液奔涌而出,魚貫而入,全部射進了媽媽的喉嚨里,我射 了足足有十幾秒,接著才慢慢的把肉棒從媽媽嘴巴里拔了出來,龜頭還牽出了一 條長長的絲線連接著媽媽的嘴唇,媽媽不停的乾嘔咳嗽,精液混合著唾液順著媽 媽的嘴角不停的往下流,看著地上的一大灘精液和唾液的混合物,我突然又想到 一個主意,我晃動了一下戒指,接著對媽媽命令道

「用你的絲襪腳把地上的唾液和精液擦乾淨,用絲襪腳來擦」

媽媽神情木訥的不停的乾嘔,脖子憋的發紅,接著媽媽邁開自己的大長腿, 伸出被絲襪包裹的雪白腳丫子,就踩在了這灘唾液和精液上面,開始不停的擦動, 媽媽居然真的用自己的絲襪腳底板來踩這一灘唾液,唾液被媽媽的絲襪腳踩了以 後非但沒有變乾淨,反而地板還變得一塌糊塗,媽媽原本光潔無瑕的絲襪腳上沾 滿了自己流出來的唾液和我射出來的精液。

射精後我癱坐在沙發上休息,舉起手看著手中的黃寶石戒指,內心無比的興 奮,以後我再也不是一個異類了,我將用我的力量控制身邊的所有人,我想做什 麼就能做什麼,以後該去看心理醫生的就不是我了,而是他們。

「我不想吃晚飯,肚子不餓。。。你去睡覺吧」

媽媽聽到指令,轉身就朝自己的臥室走去沾滿唾液的腳底板,在地板上踩出 了一個個腳印,就在這時,我突然又叫住了媽媽,我想讓媽媽來給我清理一下雞 巴。

「等等,先幫我清理一下雞巴,用你的嘴」

說著媽媽就再次蹲了下來,高高的撅著自己被絲襪包裹的大屁股,兩條修長 的大腿彎曲著,張嘴一口就含住了我癱軟的雞巴,仔細的用嘴幫我舔弄雞巴上殘 余的精液,媽媽舔完以後連嘴角的精液都沒擦掉,就去自己的房間睡覺了。

第2天一大早媽媽像平常一樣的醒來開始梳洗打扮,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 樣,只是對著廁所里的鏡子自言自語到

「什麼東西髒兮兮的。。。睡覺還流口水。。。真是年紀大了」

媽媽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緊身襯衫,襯衫非常修身,包裹著媽媽苗條的 曲線,胸部微微的隆起,包裹著緊湊的白襯衫顯得更加清爽,媽媽下身穿了一件 黑色的緊身包裙,黑色的包裙包裹著媽媽圓潤緊緻的翹臀,此時媽媽腿上已經換 上了一件新的肉色的連褲襪,絲襪同樣是超薄的,連絲襪的腳趾部分都是透明的, 沒有加厚層,媽媽踩著這雙超薄的絲襪朝客廳走去

媽媽走到客廳,看著茶几旁邊一大攤乾涸的口水和精液的污跡,再次對臥室 里的我呵斥道

「張陽是不是又是你乾的好事?你把什麼東西打翻了,牛奶還是什麼?你看 著客廳弄的這麼一大攤,晚上回來我又得收拾,你多大年紀了?喝個牛奶都會撒 成這樣,性格有問題,連智商都有問題了吧,上回帶你去山裡面看那個算命先生, 還說能治好你的病,現在病沒好反倒加重了,連喝個東西都弄成這副德性我一天 到晚上班夠累的了,晚上還得回來收拾」

我被媽媽的呵斥聲吵醒,我睡眼惺忪揉著眼睛來到客廳,看著穿著緊身襯衫 和包裙的媽媽指著地上的一大攤污漬,對我繼續嘮叨

「這是什麼東西啊?到底是什麼東西?你看看噁心不噁心,你把什麼東西打 翻了是不是?這麼大人老是毛手毛腳的」

看著媽媽腿上穿著嶄新的肉色絲襪踩在這灘污跡旁邊,我心想這灘污跡就是 你自己嘴裡流出來的東西啊,也是你自己的絲襪腳把它塗抹成這個樣子的。

「你上學以前自己拿塊布給他擦乾淨,我是沒工夫替你收拾了,晚上還得開 會呢,你呀你呀,你這麼大人了怎麼幹啥啥不行,一天到晚就知道跟老師頂嘴, 跟同學打架,要麼就是殘害小動物,你說你還能幹成點什麼事?」

我穿著睡衣頭腦都還沒清醒就聽到媽媽的嘮叨,媽媽的話讓我聽得怒火中燒, 看著媽媽在玄關彎下她的絲襪大長腿準備要穿高跟鞋,包裹著透明絲襪的雪白腳 丫子慢慢的伸進高跟鞋,伸手向鞋後跟往上扣,穿著黑色包裙的屁股高高的向後 撅起,看到這一幕我內心熱血又開始上涌,雞巴再次有了反應。

就在此時我又晃動了一下惡魔戒指

「保持這個姿勢,保持穿高跟鞋的姿勢,我要把肉棒插進你的嘴裡」

只見媽媽的眼睛又開始發黃光,緊接著蹲在地上一直保持著穿高跟鞋的姿勢, 被絲襪包裹的大長腿繼續微微彎曲著,穿著緊身套裙的屁股向後高高的翹起,我 走到媽媽身後,掀起了媽媽的裙子推到腰間,媽媽被肉色絲襪包裹的緊緻渾圓的 屁股立刻展現在我面前,透過超薄的肉色絲襪還能看見媽媽絲襪裡面穿著的白色 蕾絲小內褲,我伸手摸了一把媽媽的絲襪屁股,緊接著朝著媽媽的屁股左右開弓 啪啪啪啪抽了好幾個大嘴巴,聲音清脆嘹亮,在媽媽的屁股上盪起一陣陣臀浪, 啪啪的巴掌聲在房間裡面不停環繞。

媽媽,仍舊目光呆滯,沒有絲毫的反應,接著我脫下了褲子,因為晨勃而充 血的肉棒早已經高高翹起,我把龜頭抵在了媽媽的鼻子上,緊接著一手抓著媽媽 的頭髮,一手朝著媽媽精緻漂亮的臉蛋啪啪啪啪抽了好幾個耳光,媽媽的臉上頓 時泛起一陣紅暈,接著我又左右開弓啪啪啪啪啪對著媽媽左右兩邊的臉頰甩了好 幾個清脆嘹亮的巴掌,然後我一把揪住媽媽的頭髮,噗嗤一聲就把肉棒插進了媽 媽的嘴裡。

我雙手輕輕的掐住媽媽的脖子,腰部用力的往前挺,肉棒不停的插進媽媽的 喉嚨里,我就這樣掐著媽媽的脖子,不停的挺動腰身,龜頭不停的在媽媽的喉嚨 裡面衝刺,媽媽剛剛化完妝擦著口紅的嘴唇直接挨在了我的陰毛上,我整根雞巴 都插進了媽媽的嘴裡,媽媽的喉嚨被我插得直咯咯作響,唾液不停地流淌下來, 唾液凝結成粘稠的液體,順著媽媽的下巴和我的雞巴不停的掛了下來,然後啪嘰 一聲砸到了地上。

我的抽插越來越猛烈,腰杆子不停的挺動,速度越來越快速,看著媽媽下巴 上掛下來的唾液里都帶著氣泡,我用力抵住媽媽的後腦勺,肉棒齊根沒入,用力 的插進媽媽的喉嚨,媽媽的扁桃腺被我的龜頭頂在了喉嚨上,我感覺到龜頭上有 一個軟軟乎乎的東西,知道自己再一次插進了媽媽的扁桃腺,媽媽的扁桃腺不停 的在我的龜頭上摩擦著

「操死你。。。操死你。。。操爛你的嘴。。。操爛你這張逼嘴。。。啊。。。 你這張逼嘴一天到晚就知道罵人。。。你除了罵人還會什麼。。。你除了罵人這 張逼嘴還有什麼用。。。除了罵人就是被我拿來當B操。。。我要把你的嘴當逼 操。。。你這像逼穴一樣的嘴。。。你這個下賤的絲襪媽媽。。。淫蕩的絲襪媽 媽。。。張著嘴就是讓男人操的。。。我操我操。。。真爽。。。真tm爽。。。 這戒指威力太強大了。。。我操我操。。。我操死你」

我狠狠的抓著媽媽的頭髮,伸手壓在媽媽的後腦勺上,把媽媽的嘴當逼一樣 操了起來,我像操騷穴一樣操著媽媽的紅潤小嘴,瘋狂的挺動腰身,操了幾百下 以後終於把持不住,撲哧撲哧的開始射精了,精液混合著媽媽的唾液不停的流淌 下來,滲出媽媽嘴角,把媽媽的嘴搞得一塌糊塗,媽媽嘴巴的四周都是自己的唾 液和我射出來的精液,緊接著我又晃動了一下手上的戒指,對媽媽說到

「不許擦掉這些精液和口水,就帶著這些精液和口水去上班」

「嗯,知道了,我不會擦掉這些精液和口水,我就掛著臉上的精液還有襯衫 上的口水去上班」

我看著媽媽滿嘴都是我的精液還有她自己的唾液,緊身的襯衫上也被流淌下 來的精液和口水弄得一塌糊塗,整個胸口沾著一大坨口水還有白花花的精液,媽 媽居然真的就這樣穿著被精液和唾液濕透的襯衫拿起她的香奈兒包包就去上班了。

「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到了單位發現自己嘴上一圈都是口水,還有臭臭的 不知道什麼東西。。。一股子腥臭味。。。連胸口的襯衫上也都是口水和那腥臭 的東西。。。真是見了鬼了。。。早上穿衣服的時候也沒發現。。。不知道是誰 搞的鬼。。。張陽是不是你乾的。。。還有你地板上那坨東西怎麼還沒擦乾淨? 不是讓你上學之前擦乾淨嗎」剛下班回來的媽媽站在玄關,修長的絲襪大腿筆直 的站在地上,她怒目圓睜伸手指著地上的那坨污漬,厲聲的對我怒吼道。

我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媽媽,淡定的說道

「這我怎麼知道,是不是你吃早飯的時候嘴沒擦乾淨,那坨東西是你嘴裡流 出來的,幹嘛要我擦?你自己用嘴去擦乾淨吧」

媽媽聽到我說的話頓時目瞪口呆,下巴都驚掉了,頓時滿臉通紅怒不可遏的, 緊接著大聲對我怒斥道

「你在說什麼?你這是跟媽媽說話的態度嗎?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你又犯病 了是不是?什麼叫那坨東西是我嘴裡流出來的?不是你自己打翻了飲料倒起來的 嗎?趕快給我擦乾淨,我現在累得要死,沒工夫給你收拾,你自己擦,還有我襯 上那些東西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你弄的?是不是你把什麼東西撒到我襯衫上了? 害得我去單位被同事笑死了,一股子腥臭味」

「媽媽你襯衫上那些東西就是你自己的口水,還有我射出來的精液呀,你忘 了嗎?你就是個精液馬桶,精液肉便器,精液垃圾桶,你的嘴巴天生就是用來裝 精液的,現在我命令你自己去地板上把那一坨東西舔乾淨」

「你在說什麼?你是瘋了嗎?哪有這樣對自己媽媽說話的,你這些話都是跟 誰學的?你的病是越來越嚴重了吧,那天從那個算命先生那裡回來你就不對勁, 你是不是瘋了?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是誰教你的?什麼精液肉便器,這是人說 的話嗎?噁心死了,你這個臭流氓臭無賴,看來這孩子是要不得了,乾脆讓警察 給你帶走算了,你簡直是無法無天」

我晃動了一下手上的戒指,緊接著媽媽的眼睛又發出了黃光,表情也頓時變 得呆滯

「沒錯。。。我就是個穿著絲襪的精液肉便器。。。精液馬桶。。。精液垃 圾桶。。。我是個下賤的絲襪媽媽。。。我的嘴巴天生就是用來裝精液的。。。 我現在就去把那坨東西舔乾淨」

媽媽表情木訥的說完這段話,然後踩著一雙絲襪腳徑直走到那坨污漬面前, 蹲下身子開始用舌頭去舔那坨乾涸掉的精液口水,媽媽認真的一口一口的舔著那 攤污漬,污漬漸漸的被媽媽舔化了,又變作一坨白花花的液體,媽媽一邊舔一邊 吸溜著地上的污漬,而我則走到媽媽面前,把雞巴抵在了媽媽的臉上

「把我的雞巴吞下去。。。我現在尿急。。。我要在你嘴裡撒尿。。。把我 的雞巴頂到你的喉嚨。。。然後把你的裙子掀起來」

媽媽眼睛泛著黃光,緊接著雙手握住我的大腿,張嘴一口就吞下了我的肉, 棒旋轉的腦袋開始吞吐起來,我堅硬的肉棒在媽媽嬌艷的嘴裡面進進出出,幾乎 每一下都是深喉,媽媽一邊吞吐我的肉棒,一邊伸手掀起了自己的裙子,媽媽把 自己的黑色包裙推到了腰間,露出自己被肉色絲襪包裹的渾圓屁股和修長雪白的 絲襪大腿。

接著我雙手抓住媽媽的一頭秀髮,腰杆子用力往前一挺,整根肉棒撲哧一聲 就插進了媽媽的喉嚨里,媽媽被我插的直哽咽,眼淚從眼角流了出來,但是她並 沒有停止自己的動作,媽媽死命的搖晃著腦袋,脖子不停的向前聳著,把我的肉 棒齊根吞入自己口中,抵在了自己的扁桃腺,我再次感覺到龜頭插到一個軟軟乎 乎的東西,那種舒爽簡直是難以言喻。

我一手抓著媽媽的頭髮,另一隻手抓著媽媽的後脖梗子,腰部不停的用力往 前挺著,雞巴在媽媽嘴巴里發出了撲哧撲哧的聲音

「你這個精液馬桶。。。精液肉便器。。。你的嘴巴天生就是用來讓人操的。。 。你這個嘴巴跟騷穴沒有區別。。。天生就是用來拿雞巴操的。。。天生就是用 來含雞巴的。。我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這個下賤的絲襪媽媽。。。 下賤的精液肉便器。。。絲襪肉便器。。。我操死你。。。操死你。。。啊。。。 太舒服了。。。真tm舒服呀」

接著我撲哧一聲把雞巴從媽媽嘴裡扒了出來,龜頭上還牽出了一條晶瑩剔透 的長長絲線

「你自己說你是個什麼東西?你是不是精液馬桶?是不是精液肉便器你自己 說」

媽媽目光呆滯的張著嘴說道

「沒錯。。。我就是精液馬桶。。。就是個肉便器。。。我的嘴跟馬桶沒有 區別。。。跟廁所沒有區別。。。我的嘴天生就是用來裝男人的精液的。。。甚 至我可以喝下男人的尿水」

接著我繼續拉扯著媽媽的頭髮,腰杆子一用力把雞巴再次插進了媽媽的嘴裡, 我用力把媽媽的後脖梗子按向自己的雞巴,讓雞巴儘量可以伸入媽媽的喉嚨,龜 頭抵住媽媽的扁桃腺

「哈哈哈。。。自己都承認了吧。。。你就是個。。。精液馬桶。。。精液 廁所。。。你的嘴巴天生就是用來裝精液的。。。不行。。。我尿急了。。。我 想撒尿。。。我要在你的嘴裡撒尿。。。哦。。。我要在你的嘴裡撒尿。。。。 不行。。。我要尿了」

接著我伸手緊緊的抱住媽媽的腦袋,然後感覺前列腺一收縮,龜頭感到一陣 酥麻,我撲哧一聲就在媽媽嘴裡撒尿了,大量金黃色的尿液奔涌而出,嘩啦嘩啦 的奔向媽媽的嘴巴,媽媽就像一個公共廁所一樣大大的張著自己的嘴接住我尿出 來的金黃尿液,尿液順著媽媽的下巴不停的往下流淌,流到了媽媽的襯衫上,媽 媽的襯衫頓時被尿液給濕透了,緊接著尿水不停的往下滲,一直滲到了媽媽的絲 襪大腿和屁股上,媽媽原本晶瑩剔透的超薄高級絲襪被我的尿水徹底濕透了。

我一邊在媽媽嘴裡撒尿,一邊也沒有停止抽插,我用力的拽著媽媽的頭髮一 邊把雞巴往媽媽喉嚨里捅,一邊撒尿一邊在媽媽的喉管里衝刺著,尿液嗆得媽媽 直咳嗽,媽媽撲哧撲哧的往外噴濺尿水,好些都噴到了我的身上

「操你媽的。。。把尿都噴到我身上了。。。你這個馬桶真沒用。。真是個 破馬桶。。。。爛馬桶。。。撒個尿都能噴到外面。。。看我給你抽兩個嘴巴子」

我抬起手照著媽媽的漂亮臉蛋啪啪啪啪的抽了好幾個清脆響亮的巴掌,手上 沾了尿水抽在媽媽臉上聲音更加清脆了。

我一邊撒著尿一邊在媽媽的嘴裡抽插,強烈的刺激讓我瞬間把持不住,撲哧 撲哧的在媽媽嘴裡就射精了,白花花的精液噴涌而出,混合著尿水不停的在媽媽 嘴裡流淌著,精液混合著金黃色的尿水沿著媽媽的下巴,全都流到了媽媽的肉色 絲襪上。

媽媽的肉色絲襪已經被尿水徹底浸透了,上面還浮著一坨坨白色的精液

「想吐是不是?我讓你一次吐個痛快,讓你把胃裡的東西全都吐出去」

說完我伸出兩根手指猛地插進媽媽的嘴巴里,不停的摳動媽媽的扁桃腺,媽 媽被我的手指摳得之乾嘔,緊接著噗嗤一聲,真的吐出了胃裡的食物和剛剛喝下 去的尿水,食物的殘渣順著媽媽的襯衫不停的流淌到媽媽的絲襪上,原本光潔無 瑕晶瑩剔透的絲襪上被媽媽的嘔吐物弄得一塌糊塗。

看著這淫蕩到極點的場面,我的雞巴瞬間又勃起了,畢竟我今年才17歲,正 是血氣方剛的時候,我再次把肉棒插進媽媽的嘴巴,龜頭抵住媽媽的喉嚨,雞巴 上混合著媽媽的嘔吐物還有剛剛撒出來尿水加上前面射出來的精液,三種混合物 攪和在一起不停的在媽媽嘴裡面進進出出。

媽媽嘴裡不斷的發出撲哧撲哧嘎吱嘎吱咯咯咯的聲響。

我緊緊地抓著媽媽的頭髮,此時媽媽的頭髮上也沾滿了嘔吐物和尿液,頭髮 已經被汗水和尿水濕透結痂在一起,我撕扯著媽媽的頭髮,腰部不停的向前用力, 啪啪啪啪的腹部撞擊到媽媽的鼻子和嘴上。

我就這樣抽插了有幾百下,緊接著再次把持不住,開始在媽媽的喉嚨里射精, 這次我是直接抵住媽媽的喉管射出的大量濃稠的精液全都射進了媽媽的喉嚨里

「不許吐出來,全部給我吞下去,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一滴都不許剩」

媽媽聽到命令強忍著乾嘔和噁心,咕嘟一生就吞下了我射出來的精液,精液 混合著媽媽嘴裡的嘔吐物全都吞進了媽媽的肚子裡,媽媽吞下精液以後,始終忍 不住乾嘔了幾下,喉嚨里不停發出咯咯的,聲音我看到這淫蕩的一幕,怒從心頭 起惡向膽邊生,雖然雞巴暫時還不能勃起,但是我伸出手掌把5根手指全都塞進 了媽媽的嘴裡,緊接著把整個手掌都塞了進去不停的摳動媽媽的扁桃腺,媽媽終 於再次忍不住咯的一聲把胃裡的精液還有尿水還有食物殘渣全都吐了出來,媽媽 腿上的肉色絲襪此時已經沾滿了嘔吐物精液還有尿水,原本美麗端莊的絲襪變得 不堪入目。

我慢慢的把癱軟的雞巴從媽媽嘴裡抽出來,雞巴上沾滿了嘔吐物還有精液, 我繼續朝著媽媽漂亮的臉蛋啪啪啪啪抽了幾個耳光,然後就到浴室去洗澡了,洗 完澡後出來看到媽媽仍舊穿著肉色絲襪癱坐在嘔吐物里。

於是我催動惡魔戒指,命令媽媽自己起身打掃地上的嘔吐還有尿液,媽媽就 這樣拿著抹布撅著髒兮兮的絲襪屁股,開始慢慢的清理地上的污穢。

看著媽媽被肉色絲襪包裹的大屁股,我突然想起了我那個在外面旅遊的姐姐 和妹妹,姐姐妹妹兩個人最近去日本旅遊了,兩個人迎合日本的風格,姐姐出門 的時候就是穿著肉色的透明絲襪,而妹妹則穿了一雙白色的超薄絲襪,想起他她 們兩個人的絲襪,我的雞巴再一次勃起了,心想著等到姐姐和妹妹回家一定要讓 他們也試一試惡魔戒指的威力,她們從小到大一直罵我是變態,瘋子,神經病, 冷血動物,之前我把妹妹買的一隻鳥給弄死了,妹妹指著我的鼻子罵了好幾天, 一直到去旅遊之前都沒有跟我和好,想起這兩個絲襪小賤貨我的慾火和怒火同時 湧上心頭,心想著到時一定要藉助戒指的威力讓他們跟這個絲襪騷媽媽來一個母 女3P。 貼主:yyykc於2021_04_28 22:11:55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