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狂的恋发魔 (子 + 1-3) 作者:政治局

.

【痴狂的恋发魔】

作者:政治局2021年4月3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引子】

当老刘通知我去看货的时候,我对货的品质并不抱多大希望。

当我走进那个肮脏昏暗的小旅店,推开老刘所在的房间时,我知道我可以得偿所愿了。

小惠梳着一根又粗又黑的独辫,坐在床沿上不敢抬头。

老刘没有说话,走到小惠的身边,一把攥住小惠的辫根使劲向后一拽,一张楚楚动人的清秀面孔露在我的眼前。

老刘一扭身坐下顺势把身材娇小的小惠抱在了怀里,他不顾小惠的挣扎,伸出舌头舔小惠脖颈的发根,从发根往上一直舔到小惠的头顶。

连续舔了几个回合后,老刘松开小惠站到了小惠的身前俯下身子把头埋进小惠的头发里猛嗅,双手已经把小惠的上衣扯至乳房以下。

小惠原本顺滑的发辫已经被老刘拉拽的凌乱不堪,还沾上了老刘的唾液。

老刘把自己的裤子褪下,掏出了阳具放在小惠的头顶上按压,在头发上按压揉弄一阵后,老刘就俯下身子嗅闻小惠的头发,反复这样来回折腾著小惠。

小惠一脸惊恐,但也无奈地承受着老刘的玩弄。显然已经性欲勃发的老刘开始用阳具使劲敲打小小惠的头顶,时不时用阳具左右抽打小惠的面颊,用龟头冲撞小惠的头部。

老刘毫不避讳地发出粗野的喘息声,双手深插进小惠的头发,抱着小惠的头前后摇动。

他不时把小惠的头发含进嘴里咀嚼,但也没忘记把小惠的头扭向我,让我看清楚凌辱下女人凄楚可怜的表情。

我很清楚老刘这样的人贩子是如何对待被贩卖的女人的,小惠自从落入老刘的手,就成为了他的泄欲工具,头三天老刘几乎是没日没夜地折腾女人,直到女人在他的面前失去最后一点尊严为止。

后面的时间老刘就会从外面招揽嫖客来强奸女人,自己则在兴致来时随时干这些女人。

已经从事这行十余年的老刘,享用过的女人已经超过千名,但老刘对女人的兴致却没有丝毫的减低,反而在阅尽千芳后有了一种别样的趣味,他发现自己对女人的口味越来越多样,几乎任何女人都可以干得兴致勃勃。

他知道这其实是一种境界,他也享受这个给他的乐趣。老刘熟悉所有玩弄女人的套路,也知道各种男人对女人千奇百怪的癖好。

对于恋发癖这种嗜好,老刘更是了如指掌。

正如他常说的,不懂恋发的男人其实是不懂享受女人的。我知道老刘现在不过是在我面前进行货物展示,眼前的辣戏是演给我看的。

我知道在我没有交钱之前,不能碰这个女人,也没有资格说话。

老刘在电话里面告诉我小惠的事情,他说你来吧,一定和你的口味的。

这时的老刘已经开始让小惠给他口交。

他坐到了沙发上,让小惠跪在他的面前,小惠的辫子被老刘扯得高高的,阳具在小惠的小嘴里进进出出。

小惠开始一边口交一边发出屈辱的哭泣声,老刘舒服地呻吟著。

我知道这个时间会很长,这家伙会把女孩子累到不行才会更改玩弄的花样。

“头发够味啊,给了钱就是你的了" ”,老刘轻声对我说,同时又满足地把小惠的粗辫送到了口鼻处闻舔起来。这个王八蛋,知道我会忍不住了。

“好吧,该进入下一步了。”我回答到。我知道规矩,老刘早就为我准备了开胃大餐。

老刘抬手打了一个响指,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

【一、点心】

我知道这是老刘为我的到来准备的点心。

其实不要认为点心就一定不比正餐。

这个是不同的,老顾客都知道点心不一定比正餐差。

这个光着身子的裸女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一副战战兢兢的神态。

果然老刘对我的口味是了如指掌的。

这个女人虽然是短发,但头发浓密顺滑,头发修剪的一丝不乱,发根整齐顺溜。

从头发的光泽度和滋润度来看,这个女人应该是3天没有洗发的样子。

这是我们这些深度恋发癖的规矩,不喜欢玩刚洗过发的女人,我们要的就是头发的味道。

3天不洗的头发必然会带上这个女人固有的头油气味,这是我们这些恋发癖的最爱,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头油气息,好的味道让我们迷醉。

“叫什么名字,贱人。”

“小茹。”我招手让小茹走近我,并不急于动手。

我张开我的两个膝盖,小茹乖乖地走过来自己跪在我的胯下。

我一抬手把手掌放到了小茹的头顶。

妈的,果然是极品啊。一股温温的暖流传到的手上。

茹的头发不仅丰厚而且很有质感,光滑而有弹性。尽管3天没有洗头但是头油并不明显,只是头发更加润泽一些,摸起来有一点油润的感觉了。

我并不急于发力,轻轻抚弄著小茹的头,也不急于去闻她的发香。

凭我的经验我知道小茹的头发一定会有独特的味道。

“上次被干是什么时候?骚货。”

“三天前,老板。”

“几个人干你?”

“白天一共是十二个人,分了7拨;晚上和小惠陪的刘老板。”

我知道老刘的习惯。

这家伙喜欢干刚刚被蹂躏的一塌糊涂的女人,前面越是被人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女人他越来劲。

“那天来的都是你这路货,全是冲着女人的头发来的,不过都他妈的射的多啊。老子晚上上这个骚货前用龙头冲了她半个小时才把从头发上的精液洗干净。”

老刘狠狠抽了小惠一个耳光,插了一句话。

我手猛地一紧,攥住一大把头发,把小茹的头扯向我的鼻子。

一股奇香直冲我的鼻孔。我把头深深埋进小茹的头发里面,发香刺激得我嚎叫起来:" 他妈的贱货,真他妈的贱货,让老子地干死你!".

小茹的头轻轻地朝我的鼻子顶着,让自己的头发尽可能的包住我的眼睛、鼻子和口,她知道怎么满足恋发的男人,她知道她的一头美丽的头发对我的诱惑有多大。

我拔出阳具,不管三七二十一猛塞进小茹的嘴里,抱住她头前后摇动起来。

一股浓稠的精液喷涌进她的口里。

我拨出阳具,狠狠扇她十几个耳光后,命令她把精液吐到手掌上。

“过去抹在小惠的头发上去。”小茹跪着挪动着身子把精液全部抹到旁边的小惠头顶上。

老刘被这出辣戏刺激著,也拔出阳具向小惠的头顶喷射。

小惠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抽搐著,头发上沾满了我和老刘的精液。

小茹回过来用头发和嘴清理我的阳具。而老刘又一把拉扯起小惠的辫子,把她仰倒在地上,自己全身压上去,重新开始发泄下一拨兽欲。

我也把小茹推倒在床上,从后面抱住她的身体,把头埋进小茹的后脑头发里面,开始细细品味她的发香。

对于恋发者来说,射精不是最重要的。早点把第一发射了才好不紧不慢地好好享受女人的头发。用头发刺激其第二拨射精才是真正享受的开始。

------

【二、开胃酒】

我和老刘的第一把欲火都发泄出来了,一番余兴节目结束后,老刘几把扯散小惠的辫子,一头长发如瀑布般盖住小惠的头脸,他把小惠摔倒到在地,用脚没头没脑地一阵乱踢,小惠在地上翻滚著,发出凄惨的哀嚎声。

我本来没有这种虐待女人的嗜好,但在小惠的哀嚎刺激了我,我不能去碰小惠,于是我开始狠抽小茹的耳光,打的小茹小头乱摆,一头短发上下翻飞,让我的耳光更加猛烈起来。

小惠和小茹都开始哭喊“饶命!”。

她们哭着、哀求着。我也打累了,止住了手。

老刘放过小惠,命令她去淋浴。

经过一番对女人的踢打,老刘的阳具又开始高昂起来。

他走过来一把抓住小茹的头发,从后面不由分说地把阳具插入小茹的后庭,拉扯著小茹的头发让小茹的头高高扬起对着我,勐烈地抽插起来。

我也忍不住站起来,从老刘手里夺过小茹的头,把阳具插进小茹的口里冲击。

我一边冲击一边继续把头埋进小茹的头发里闻她的发香。

小茹在前后夹击下,头一进一退回应着我的嗅闻和亲吻,发丝有节奏地朝我的口鼻进退,一股股发香不断向我的鼻孔袭来。

在激烈的性刺激下,小茹的头油明显开始分泌,头发的香味越来越浓。

老刘大概是被空气中散发的小茹的发香所刺激。

老刘主动和我换了位置,开始抱住小茹的头口交,而我则换到小茹身后开始扯著小茹的头发后入。

“短发女人也有短发的味道啊!这骚货本来是长头发,前不久被一个做水泥生意的老板干的时候,看上了她的头发,强行给她剪掉拿走了。

那家伙包了她三天,怎么干都不干不够。最后把这个骚货干得半死不活的时候,剪走了她的长发,赔了我10000块头发钱。”

老刘克制着汲有用舌头舔小茹的头发,他知道我还没开始玩小茹的头发呢。这把头发卖了10000块你可不亏啊。被干得半死,头发又被剪了,正合你的胃口,估计你逮住这个机会把这个女人玩坏了吧。”

“如果不是要留给你,老子当天非干死这个女人不可。死在我的阳具下的女人可不是一个两个啊。这骚货当天回到我手里已经快没气了,老子把她又狠狠揍了一顿,那天射了三发,直到她翻白眼了才停。”我和老刘轮换了十多次以后,还没见小惠从浴室出来。

老刘抓住小茹的头发在她口里一顿很插后,憋住不发,松开小茹,冲进浴室把水淋淋的小惠拖了出来。

他扭住小惠的双手,用老汉推车的姿势一顿狂干,然后抽出阳具,把浓稠的精液全部射到到了小惠湿漉漉的长发上。

他又把小惠的湿发攥起来,不停地用拳头敲打小惠的乳房。

小惠的哀嚎声明显刺激了老刘,他开始像一头野兽一样殴打小惠。

我一边看老刘和小惠的辣戏,一边也开始用力抽插小茹的后庭。

小茹和小惠的呻吟声此起彼伏。一大口上去咬住小茹的头发,开始一次长时间的发射,精液从小茹的后庭涌流了出来。

我刚一停下。老刘就放过了小惠,朝着小茹扑过来。

这家伙就是这样,对刚刚被干过的女人特别有兴趣。他骑在小茹的头上,用阳具穿插小茹的头发。

小茹的头发十分丰厚,阳具在温暖的头发里面出入应该是别有一番滋味。

“你不许碰小惠,我提醒你。这是给你专门找的货色,不付钱是不能碰的。这是规矩,你懂。”

这家伙在享受小茹的发交的同时,还不忘记提醒我。

我只好又回来,和老刘一起用小茹的头发摩擦阳具。小茹的头发被我们一人一半分配了。

好在这个女人发量丰富,我们都有足量的头发来使用。

小惠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她乖乖地跪到老刘的脚下,主动用长发盖住老刘抽插小茹的阳具,自然也就盖住了我的阳具。

小惠的头发没有小茹的硬,属于丝滑细腻型的,但发量确并不比小茹少,盖子我们阳具上的厚厚长发,在小茹短发中穿插的阳具,我和老刘都开始舒爽地呻吟起来。

老刘和我都停止了抽动。把两个美丽的小脑袋分开。

两个阳具分别放在小茹和小惠的头顶,用手掌向下按压。

这两个女人都知道,第三发还不到时候。她们不时抬起头,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她们各自的主人。

------

【三、备货】

我和老刘的性欲地再激起是不在一个层面上的。

老刘从对小惠的淫虐中得到的满足也与我从奸淫小茹的快感有很大的差异。

老刘已有十多年性掮客的经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更像AV片中的男优,给别人带来性愉悦才是他的职业和追求。

从农民工到位高权重至不可言说之大人物,都是老刘的服务对象。我曾问他,供应女人的最高级客户是什么人。

老刘苦笑一下,并不作答。

时间久了,问多了,他说你不会相信的,是你经常可以在电视看到的人物。

“我说这太扯了吧,他们不都是找大明星的吗?”老刘不屑地答到,大明星不耐玩啊,大人物的怪癖更多、更难以启齿。

再我一再央求下,老刘讲了这样一件事:“很多年以前,在某地游走的老刘接到首都一个老友的电话。内容很简单:要货,不求鲜,结束种。后面两句是行话,意思是可以不是处女,老点无所谓,但要是那种可以去了就消失的那种。我知道这是很特殊的订货,不然不会找我。价钱不必谈了,这个谁心里都有数。”

我只问了一句话:“什么时候?”,回答是今天晚上,飞机来接。

放下电话,老刘说他只好看看了正跪着为他口交的敏莲。敏莲是个苦命的女人,今年已经四十岁了。

十岁时,二十八岁的寡母嫁给一个码头装卸工。

嫁过去的当晚深夜,赤身裸体的继父推开她的房门,把她推进父母的卧房。

她看到她年青的妈妈遍体鳞伤,脸上和头发上到处都是白色浓稠的液体,正在一声声喘息。

继父恶狠狠地对母亲说:“今天这个只是开了个头,你就受不了,以后日子还长,你想怎样,要让女儿这么早开始顶替你服侍老子吗?”。

说着一把扯下了我身上的小褂子,两手各扯上我的一支羊角辫子,把硕大的阳具放在了我的头上。

“你们娘俩的头发都不错啊,老子第一次见你们就看上了,味道也不错。”

后来,敏莲给我讲了这样的故事:我们之前只见过一面,是在邻居张伯伯的家里。父亲走后,是张伯伯照顾了我们几个月。那天晚上,我和妈妈来到张伯伯家里,继父还没来。张伯伯带着母亲进了里屋。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母亲凄惨的哭泣和呻吟声,夹杂着张伯伯粗重的喘息声。

大约一个小时候,继父来了,张伯伯光着身子从里屋出来,阳具还直挺著。对继父说:“明天这两个女人就归你了,你在外面等下吧,老子还没过够瘾呢”

说着把我推到继父的怀里,说:“你先玩玩这个,我一直给你留着,还是个处呢。”

继父一点也不感到异样。舒服地坐下来,慢慢揭开裤子,把阳具掏了出来。他让我背对着他坐在地上,面对对面的一面大镜子。继父不急不忙地抚摸起我的头发,不时轻轻地扯一下我的两根辫子。我感觉我头上不时有热气喷来,我知道是继父在闻我的头发。

这几个月来,张伯伯也经常闻我的头发,还总是用阳具在我的头发上摩擦抽插,最后从阳具中喷射出浓稠的液体,喷在我的脸上和头发上。

这时,里屋传来响亮的耳光和踢打声,母亲的惨叫声更加凄厉起来,而张伯伯开始在喘息中发出愉悦的咆哮声。

突然,里屋的门打开了,赤身裸体的母亲被张伯伯拧著长发拖了出来。

继父攥着我辫子的两手松开了,他一把推开我。走到母亲前面,迫不急待地抱起母亲的头,把头埋进母亲浓密的头发力猛闻起来。

张伯伯也急忙从后面把阳具插入母亲的,身子使劲下俯,伸手攥著母亲一大缕长发,脸也贴到了母亲的头发中。

继父把阳具塞进了母亲的嘴里,身体弯成一个奇怪的角度,使得自己的头仍能埋在母亲的头顶。

两个男人都一边抽插一边猛嗅母亲的发香,母亲在两个阳具的冲击和两个男人头的挤压下,脸痛苦地变形了。

这时,继父抬起来头,不再嗅闻母亲的头发,把我招到他的身边,把鼻子伸到我两根羊角辫分开的发缝中,深深地嗅闻起我的头发,下体继续不放过我母亲的嘴抽插著。

张伯伯这时朝继父比划了一下。

继父会意地把我推向张伯伯,张伯伯也松开了母亲的头推给了继父。

这样,两个男人各自抽插著母亲,张伯伯把头埋进了我的头发中使劲蹭动嗅闻,继父则弯腰抽插中把头埋进了母亲的头发中。

张伯伯的阳具享受着撞击母亲下体的快感,鼻子则充满了我幼女的奇妙发香。

继父的阳具直插进母亲的喉咙,母亲开始呕吐起来,喉咙在呕吐中的抽搐刺激的继父的阳具进入享受的极限,继父的鼻子同时感受着饱受性虐的女人浓郁诱人的头发香味。

张伯伯的双手开始使劲的插进我头皮,牙齿朝我的脖子的发根部分拚命咬了下去。

我疼得发出凄厉的小女孩的哀嚎声,母亲头发则被继父使劲扯向自己的脸部,大把的头发被扯断,也疼得发出女人性感至极的惨叫。

浓浓的幼女和年青女人在极度性压迫下的发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刺激著满足著两个男人的极度兽欲望,青年女人温润弹性的阴户和不停收缩扩张的喉咙带给两个老男人升天般的性愉悦。

张伯伯和继父不约而同地大声咆哮著开始深深地发射精液起来。

就这样,装卸工继父把我和母亲领到了他的家里。

最开始的日子确实难熬,继父只要回家,除了喝酒吃饭就是野兽般地在母亲身上发泄兽欲。

他在家里不分时间和场合,性欲一来,拽过母亲就干。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我起床后,看到母亲披头散发,赤裸著上身,用一件小衫遮著乳房从继父房间出来,头发、脸上都沾著父亲浓稠的精液,样子憔悴不堪,她匆匆去洗了洗自己,打理了下自己头发,只是简单用皮筋扎了一下,赶忙去做饭了。

过了半个小时,继父也起床了。

坐上餐桌心满意足地吃饭。

忽然,他死死地盯着母亲,脸色不好看了。

他对母亲说到:“贱货,你早上就这样梳头的吗,你等下出去是要去卖逼吗,你是想让左右邻居都知道你被老子操了一夜吧”。

母亲连忙起身,解开头发,开始仔仔细细梳理自己的头发。

继父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等母亲梳好头,他招了招了手,母亲乖乖地走过来,跪在继父的胯下,掏出他的阳具放在自己的头顶轻轻揉弄起来。

玩弄母亲梳理得一丝不乱的头发,是早上继父的习惯。

如果是平时,出面前,母亲必须竭尽全力用发交加口交的方式让继父发射一发再去上班。

今天是周日休息,她的动作就不能快,必须让继父慢慢享受女人的服务。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