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15) 作者:司机老王

.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作者:司机老王2021年4月30日发表于:sexinsex

第十五章

在王天鹏的宿舍里醒来,就躺在昨天挨操的地方,桌子上。身上盖的不知是谁的被子,臭烘烘的,倒是挺暖和。

浑身酸痛。连逼和屁眼都疼。下面又湿又凉又黏,让我有点担心,精液,不应该早就干了吗?

赶紧掀被坐起身,低下头去看,除了逼口有点黏糊糊的东西,逼和以前没什么两样,粉粉嫩嫩。摸了摸,倒是没有破的地方,屁眼也是一样。我不放心,感觉了一下,又用手扣了扣,下面疼的不是很厉害,倒是扣出不少黏黏的,满手都是。

看了看,闻了闻,放在嘴里尝了尝,的确是逼水和精液的味道,就都吃了下去。吃了一回又一回,连着弄了三回,下面才算干净。心想,那几个人还真是牲口,也不知射了多少,到现在还这么多。

看着逼和屁眼没什么大事,鸡巴操进去应该没问题,我放下了心,开始看其它地方。身子还是干干净净的,只是有些地方有点薄薄的痂,应该是精斑吧。尝了下,还真是。奶子看着也正常,白白的,还是那么大。咋晚那么使劲的又揉又捏,上面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只是再捏有点疼罢了。

看来奶子是不怕玩的。我想。只是这奶子天天被人又揉又捏的,也没见变大,真不知谭晶晶那骚货,大奶子是怎么长出来的。

再想想自己还真经操,五个大男人,操了一晚上,记得每人射了至少三回。睡了一晚,现在除了有点酸有点痛,也没别的事,再来两根鸡巴还能应付。看来这身子,真就是挨操用的。

看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我从桌子上爬了下来。光着屁股,在屋子里转了两圈。

阳光透过窗帘,射进笔直的一道,亮眼的很。也不知是几点了,看样子快到中午了吧,我想。男人也真差劲,操完,舒服够了,提上裤子就走,也没个人陪陪我,他们可是五个人啊。勇哥他们也一样,操之前缠着你,操之后就没影了。嗯,勇哥他们也是五个人,看来,五六个人一起操,肯定是没问题了。不知一次最多我能禁得住多少个人操。十个?还是更多?二百多人就别想了,那是世界纪录,那逼肯定都磨出茧子了。就是把我操死,估计也装不了那么多鸡巴。

想想磨出茧子的逼的样子,我不由笑了。一边笑,一边看,男生宿舍就是脏乱差。鞋乱扔著,那里都有。被子就只有一个人叠的整齐,其余的都在床上堆成一团。床上有书,有衣服,臭袜子,还有内裤,也不知干净的还是脏的。我随手拿过一条,上面还有大片黄色的暗痕,也不知是精是尿,闻一闻,骚臭。看看床铺,应该是老大的。男生还真脏,我想。

有几个人直接把没洗的裤头,袜子就扔在床头呢?我有点好奇。一个一个的看了过去,查了一下。王天鹏最干净,老四,老五比老大还脏,不过最臭的袜子还是老大的。

在老四的枕头底下,还找到条女人的白色裤衩。上面一片一片深深浅浅的黄色,一看就是老四用来撸管的。没想到他还有这爱好,倒是和许远能凑到一起去。

把裤衩又放回了的枕头底下,才发现自己也把男生的袜子,裤衩全都闻了一遍,难道说我也有这变态的爱好?

搔著头想了想,可能还真有点,至少是有了这个趋势。自从被老师操了之后,我是越来越喜欢男人的味道了。尤其是男人刚操完我那种体味,汗液混杂着精液的味道。闻到这种味,总是让我想到被人操的感觉,紧张,舒服,刺激。我每次都帮操完我的男人清理他们的鸡巴,用嘴舔的干干净净,也是想多闻闻那种味道。

那种味道不常闻的到,渐渐的我对男人身上的各种味道也开始有了兴趣。汗味,烟味,甚至尿臊味,都没那么烦了。那怕是臭脚丫子味,以前的确感到恶心,自从被刘明用他的臭袜子和脚丫子折腾一番,也开始习惯了。有时候闻到了,想起被虐的日子,心里也不知是反感还是期昐。唉,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真是越来越贱了。

这么想着想着,发觉起床后,忙了半天,连衣服都没穿,想的全是挨操的事。想想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骚了。摇摇头,笑了笑,开始找衣服穿。

这次来时就没穿内衣内裤,穿衣服也简单。刚把衣服穿上,就听到外面开始有了动静。走到窗边,透过窗帘的缝向外看去,阳光下,已经有人三三两两的向宿舍走了过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中午,难怪肚子会那么饿呢。一会儿,王天鹏他们就该回来了吧,我想。我是现在赶快走,还是等他们回来呢?

没犹豫多一会儿,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大门一开,李强走了进来。看见我坐在床边,他关了门,走了过来。

“呦,茵茵,起来啦。”

“嗯,都快被你们折腾坏了,刚起。”我说。

“起来就好。饿了吧,来,赶快吃点。”李强嬉皮笑脸的说着,拉开了裤链。

“操,你是牲口啊,就想着这点事儿。”我有点不高兴。“人家刚起,还饿着呢。”

“是啊,这不怕你饿著,给你吃肉肠。”说着,李强从裤裆里掏出了鸡巴,往我的脸上蹭。

“操,”我心里越发的不高兴,不过才让他操了不到一天,他就真把我当成了随便玩的烂婊子了。伸出手,一下抓住他的鸡巴,另一只手就准备去捏他的蛋。

第二只手刚伸出去,就闻到了那浓浓的鸡巴的味道,精液伴着尿臊味,还隐隐有点我骚水的味道。我又用力的吸了一下,第二只手托住了他的蛋。

“鸡巴这么大味,还让我吃,信不信我捏爆了它。”我看着鸡巴头还被包皮遮住一小半的鸡巴,舔了下嘴唇。

“那能呀,哥可是最疼你了,你能忍心。”李强说。

“有什么不忍心的,捏碎了,你也就踏实了,省得再祸害人。你说,你一共操了我几回。”我用手撸了两下,鸡巴在我手里变大了些,鸡巴头全露了出来,味更大了。

“也没几回。昨晚三次,今天早上一回。”李强说。

“操,还真是牲口。不对,今早…”我突然明白过来,我说为什么做梦还是被操,醒了发现逼里还有那么多精,原来我睡的时候他们也没闲着。

“我睡觉你们还操,真把我当人肉玩具啦。”我说。想捏他的蛋,看着已经又大又硬的鸡巴,又有点舍不得。

“嗐,你是不知道,你睡着的样子有多招人,今早大伙一看,真的是忍不住,这才每人又来了一回。”李强说着,又把鸡巴向我脸上凑了凑。

闻着那浓浓的腥味,我张开嘴,把鸡巴头含了进去,用舌尖轻轻的绕着鸡巴头的沟舔著。听到李强舒服的呻吟,我把鸡巴整根吞进嘴。吸允著,又用舌头在鸡巴的根部裹着,再一点一点用舌尖从根部到头部来来回回的舔著,刮着,让舌头和鸡巴缠在了一起。

“哦…嗯…”李强舒服的哼著,按着我的头,用力的挺著鸡巴向我嘴里顶。我尽量的放开自己,让李强的鸡巴操到我的喉咙里,感觉到火热的鸡巴又大了一圈,鸡巴蛋子一下又一下打在我的嘴唇上,啪啪的响。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的逼,下面又岀水了。

“我的水真多啊。”我在心里想。却发现水不仅异常的多,手感和平时也不一样。再想一想,应该是骚逼里还有剩下的精液,被我的骚水一冲,一起流了出来。

上面吸著鸡巴就要吸出精,下面逼里还向外流着精。我在脑子里一想到自己现在又骚又荡的样子,就忍不住更卖力的吃起鸡巴。

李强的鸡巴操着我的嘴,就像操逼一样,次次到底,噗嗤直响。正是起劲的时候,门又开了。斜眼看去,老大,四眼,王天鹏回来了。见我正吃着李强的鸡巴,他们关上门,围了过来。一边说,一边看。

我被李强按著头,大鸡巴操著嘴,每一下都直捅到嗓子眼里,捅得我浑身直颤,也没功夫搭理他们。只是一边尽力吃着鸡巴,一边把手伸进裤子去扣弄著自己的逼。

不一会儿,李强的鸡巴就射出了精来,一滴不剩的直接射到我的嗓子眼里,弄得嗓子又辣又痒,差点呛出眼泪来。

意犹未尽的吐出了鸡巴,眼前又是一根又粗又大的腥臭鸡巴,是老大的。好吧,即然吃了李强的,我也没办法厚此薄彼,只得张开嘴,让老大的鸡巴再操进来。也算是帮他们把早上操完还没来得及清理的鸡巴清理干净。

就这样,又花了二十分钟,我把四根鸡巴弄得干干净净,软绵绵的再也硬不起来。抹干净嘴,总算在中午大家都午睡的时候,从男宿舍走了出去。

走在校园里,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想想自己从昨晚到现在,被五个男人玩的浑身酸痛,除肚子和逼里的精,嗯,可能屁眼里也有点,什么也没带走。婊子卖逼还有钱呢,我是什么也没有,真比妓女还不如。操完我的男人都午睡了,我还要自己找个地方吃饭去。一边快步向校外镇上的小吃铺,一边想,要是卖,能挣多少钱呢?这帮男人也真差劲,连个饭钱都没给。

勿勿吃完饭,就去教室上课。下午下了课,许远又缠了上来。我被王天鹏他们操了一晚,正想放松放松,就和许远找了个没人的教室,让他给我按摩。

许远现在对我言听计从,真的用他那双小胖手,给我全身揉了半个钟头。虽然色色的总是偷偷在我身上摸一下,捏一把的,倒也一样解乏。

解了乏,有了点兴致,看许远的小胖脸上开始有了汗珠,我有点心动,脱了鞋,露出没洗的脚丫子,白生生的,在许远面前晃。

许远和以前一样,乖乖的跪下捧着我的脚舔。舔完脚,又开始舔逼。我刚脱下裤子时,自己都觉得骚味挺大,难得许远一如既往的恭恭敬敬,认认真真的伸舌头就舔,把我下面舔的干干净净,舒舒坦坦,也不知有多少精都被他吃到了肚子里。

看许远这么卖力,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既然都被这么多人操了,也不差许远一个。当他露出硬挺挺的鸡巴,我就没用脚,而是让他骑到我身上来。

许远应该也没操过女人。他激动的爬上来,脸上的痘痘冒着红光,下面却手忙吊乱的东捅西插,差点操到我屁眼里。还是我用手扶着他的鸡巴,一点一点的操到了我的逼里。

在上面没一会儿,许远不出意外的射了。不过他比其他臭男人强,肯舔。他用嘴把他射出来的东西清理干净,又真真切切的让我舒服了一回。

我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看着胖乎乎的许远,心想,这是二十四个小时之内,第六个上我的男人了。这回,可破了以前的纪录。

给了许远一个灿烂的微笑,夸了他两句,我们俩各回各的宿舍。

回到宿舍,正看见谭晶晶换衣服。我忍不住又上前去玩她的大白奶子。只是这回,谭晶晶不象以前那么配合,让我感到有些纳闷。好在经过六个男人,我也没有那么想,草草的摸了两把,揉了几下,便放了她。韩春雨在旁边撺掇着要帮我,一起收拾收拾谭晶晶。我一想,要是不愿意,被人摸来摸去的确也挺难受,还劝了韩春雨几句。

接下来的几天,王天鹏宿舍的人天天缠着我。只要去了,就免不了被几根鸡巴一起操,甚至是操了再操,鸡巴倒是足够了,只是那几个人,我总没那么喜欢。

星期五,放了学,收拾好东西,出了校门,我去等公交车回家。上学两个月,回家才两回。一次是十一,不得不回。还有一次,是来了月经,想起勇哥喜欢操血逼,进城找勇哥挨操,顺便回趟家。

实在是回家太没意思,还不如和同学玩,在小镇上逛。回到家也就是听父母的骂。我是不明白,为什么无论做什么都要挨骂,还骂的那么难听。

这一回回去,主要也是想找勇哥。我摆弄不清和王天鹏他们的关系,想就近看看勇哥是怎么应付其他人的,再旁敲侧击的问几句,偷偷取点经。

说起来,勇哥对我不错。虽然他一样是个王八蛋,头一两次还有点用强,可以后对我却不算坏。有时我做的事,事后自己想想也知道是胡闹,他也没说什么。我自己琢磨,他似乎想把我当红姐那样,平时能给他干活,他高兴还能给他干。也是这个原因,我又不太想靠勇哥太近,我不想这么早就和他绑在一起。

一边想着和勇哥他们见面该怎么做,一边向车站走,我就没仔细看路。快到车站了,一下撞到一个人。

张开嘴正准备道歉,两边又有两个人夹了上来。这才知道,是被人拦住了。

“有话好说,什么都好商量。”我赶紧说。三个小伙子,一个我都惹不起,别说三个了。看样子他们早有准备,吓唬什么的应该没用。一边说,我一边向四周看了一圈,也真怪,附近还真没什么人。

“好啊,那就跟我们走吧,有人找。”有个比我高不了多少的男孩说,本地口音,不到二十的年纪。

“好的,好的。哥,去那儿啊,谁找我。”我陪着笑脸。

“少废话,快走。”那男孩手里动了动,晃出把水果刀,不长,亮闪闪的。看着那水果刀,我咽了口吐沫。后背被人一推,不由自主的跟着那男孩走了起来。

三转两绕,没走两分钟,到了一处工地。

这地方我认识,其实算是我们学校的,是学校新扩建的部分。盖了一半,出了事故,死了三个人,赔了一大笔钱,后续出了问题,暂时停建。我和王天鹏还到这里打过野炮,只是盖的半好不好的一间间空房子怪瘆人的,就没再来过。

被人连推带攘给弄进了工地,再进了一间屋子,屋里还有二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就是谭晶晶。

“操,今天肯定要倒霉。”看到她,我就明白了。

“王茵笺,你这骚逼。”看到我,谭晶晶跨了两步,一边骂,一边伸手冲着我脸上扇了过来。我想躲,被两边的人按住,根本躲不开。

一下接着一下,带着风,天地都响了起来,不停的响。世界都转了起来,不停的转。

当世界再一次稳定下来,我能再一次看清眼前的谭晶晶,我的脸,才感到疼,要命的疼,脸疼,嘴也疼,嘴里咸咸的,我知道,那是血的滋味。耳朵,还在响,轰轰的响。谭晶晶在我面前张著嘴,一张一合的。她是在说话吗?可我听不见。她还揉着手,似乎是她的手也疼了。

也许是一会儿,也许是一阵子,耳中轰轰的声小了,能听到谭晶晶骂我母狗贱货的声音,脸更疼了。

“烂逼,你他妈不是骚吗,想男人吗,今天一定让你舒服够。”谭晶晶冲着我咬牙切齿。一转身,她搂住了身边男人的腰,把头靠了过去,又柔又娇的说,“徐哥,就是她,可把你女人欺负惨了。今天一定要帮我解解气。”

“行,行,没问题。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今天随你。”那男的说。说着一抬腿,一脚向我踢来。“操你妈,敢欺负我女人。”

一脚正中我的小肚子。我再站不住,连撞带疼倒在了地上。接着,一只皮鞋踩在了我的脸上,又那么一捻。我的脸在地上磨擦著,剧痛,象千万根烧的火红的针在我脸上扎,在我的脸上划,象上千斤的东西压在我的头上,压的我的头似乎要被挤破,被挤扁,压的我的头里所有的东西,脑子,眼睛,舌头,血液都要爆裂,都在胀痛。

比头痛更痛的是肚子。那一脚直接让我再不能呼吸。我蜷著腰,一动不敢动。那怕头被踩住,被碾压,我的身子也不敢再动。可就是不动,一波又一波的剧烈的疼痛,让人发疯的疼痛,也一次次从肚子向全身扩散,就象有两只手撸着我的肠子,把它象拧毛巾似的拧了又拧,挤了又挤。

比疼痛更可怕的是担心,是害怕。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被踢坏了,肚子里的肠子是不是破了,不然为什么那么疼,比大牛哥打我还疼。我不知道脸怎么样了,脸皮是不是被碾没了,将来脸上会是什么样子,还能不能见人。我不知道他们要把我怎么样,只是报复我一下还是要干什么。我不知道还要被打,被操,还是?要挨多长时间打,要挨多长时间操?是不是会要彻底毁了我?会不会剁掉我一只手?或者比这更可怕。谭晶晶受了那么多日子的气,她会不会突然发了疯,让她男人杀了我?

我不会死吧?这个念头吓坏了我。我想求饶,脸被踩着,张不开嘴。我想看一看他们的脸色,却只能看见两双半鞋,和踩着我的鞋底和鞋底的泥。

“来,咱们先把她衣服扒了。”谭晶晶说。

我看着谭晶晶的那双半高跟鞋越来越近,看着另一双白球鞋也到了身边。接下来,我身上的衣服,连撕带拉,一点不剩。有一只手,女人的手,在我身上轻轻抚摸。摸到那里,那里就开始颤抖。

“啧,王茵笺,你身子还真白,真嫩,真他妈淫贱。”谭晶晶说着,她的手,摸到了我下面。“这么多毛,真他妈又骚又难看。”

我的下面突然一痛,针扎似的痛。

“叫你妈吓唬我,火烧阴毛。他妈的我今天就手撕阴毛,我就手撕阴毛。”

我的下面,最娇嫩的地方,一阵又一阵的巨痛,无法形容的痛。谭晶晶接连说了几十声“手撕阴毛”。每一声,就是一阵巨痛,几十阵巨痛一阵叠上一阵,让我浑身是汗,让我身上每一块肉都在颤抖。我想叫,却被踩着叫不出声,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我用手挡,手被不知谁的脚踩的死死的。只能扭动身子试着躲闪。

“哟,还挺活泛。这回毛快拨光了,成了白虎。我说,你喜欢有毛的还是没毛的。”一个男声说。

“我喜欢有毛的。光秃秃的多没劲。你呢?”是带我过来的那个男孩的声音。

“我喜欢没毛的,干净。”

就在这些人的议论中,我的下面被谭晶晶一把又一把,不知拔成了什么样。

“火烧阴毛,嗯,还有钳子拔指甲,对吧。”谭晶晶说着,按住了我的一只被踩住的手,又轻轻的摸了起来。

突然间,我感到无比的害怕,整个身体都被恐惧淹没。她不会真要把我曾经说的,都做一遍吧?还有针扎奶头,钳子拧逼呢。我的手,我的奶子,我的逼,我将来怎么活啊,我才十六啊。

无与伦比的恐怖,让我的头嗡嗡作响。我忽然感到下面一片湿热,我,被吓尿了。

“操,看着挺白净的,真他妈脏。”有人说。

“骚逼,真你妈骚。”谭晶晶说。说着,我的肚子又是阵巨痛,应该是她踢了我一脚。

“现在怎么办,这么脏,不好玩了。”一个人说。

“好办,”在我头上有声音传了出来,是谭晶晶的男人,那个被叫做徐哥的人说。“给她洗洗呗。既然她已经脏了,你们干脆就给她洗洗呗。”

“洗?这儿那有水管啊?”

“你笨啊,你身上不就有啊。浇她一泡,她的尿不就冲掉了。”徐哥说。

“对啊。徐哥这个主意好。我还真没干过,有意思。”

“来,浇一泡。给这骚货洗个澡。”

我脸上的脚挪走了。总算能活动活动头,张张嘴了。

只是,我刚把头挪正,抬眼看到的,就是四个男人扶着他们的鸡巴对着我,射出一股股黄黄的尿。刚想张开嘴说什么,尿就堵住了我的嘴,又热又骚,又苦又涩。

温热的尿浇在我的脸上,嘴里,头发中,奶子上,身体旁。我紧闭着眼,任一股股的尿浇著,我想,这回,算是内外都骚透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