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世界 (第二十三话)

【寂静的世界】(第二十三话)

作者:兰色懒猫2013/6/8发表于:SIS001

第二十三话

我是这个城市中唯一能够唤醒其他人的前宅男,在这个一切都停止下来的世界里,我就是神,我让谁动谁才能动。这里没有法律,没有强力机关,只有随心所欲的我。可我只是个半神,另一半的我在沉睡中,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了。在无数次的梦里,无数次回家的路上,我都幻想着当我推开门的那一霎那,我最初遇到的那个女孩,那个喜欢安排我穿衣吃饭,那个喜欢用二指禅,那个老是拖着我跑步可又总是一下就跑不见,那个在我害怕时能够放心的像个小孩一样扑进她怀里,那个一瞪眼我就心甘情愿的乖乖照做的欧曼,会俏生生的站在门口迎接我。

" 我回来了!" 我一把推开大门" 我操,怎么没人……欧曼!小玉!小芸。" 见到熟悉,哦不,是梦中的身影,端坐在正对大门口的沙发上。我惊呆了,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了上来,似乎要夺眶而出。内心深处一丝不真实的感觉随之而来,我呆呆的站在大门口,心思百转千回。

两个熟悉的人,一前一后的扑进我怀里。小玉抿著嘴死死的抱着我的腰,小芸爬在我的肩头甜蜜的流着泪。是真的类!怀里抱着两女,我期盼著盯着仍然端坐在沙发上的欧曼。

冷若冰霜的欧曼,对望了会。眼里渐渐的温柔起来,婷婷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仿佛在梦中一般,一步一步的向我的内心走来。小芸看着欧曼走过来,移动了下位置,让出一个空间来。

" 小玉让开。" 清脆好听的声音从那张熟悉的口中发出。搂着我的小玉,扭捏了下一把抱着我的手臂,这下好了,小玉许君二人像是抢什么似得,拉着我的手臂就甩了起来。

很近,很近,欧曼站在我的面前,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气息。" 啊!轻点,轻点。好老婆,我耳朵要断了。" 正当我幻想着欧曼扑进我怀里与我相拥热吻时,欧曼眼中升起一丝笑意,扭着我的耳朵就向内间走去。

一路上,我制止了龙婷和雪梅想要上前的脚步,乖乖的跟着欧曼进了总统套房。嘭的一声,欧曼关上了门。扭着我耳朵的手,温柔的搂住了我的脖子,笑意满面。

" 想我了吗?" 想我了吗?这四个字从欧曼口中吐出,打在我的心上。我没有回答,两人极有默契的热吻了起来。欧曼像是要将我勒死在自己怀中般的死死抱着我的脖颈,我也用相同的力气回应着。良久,唇分。

" 你要勒死我啊!" 欧曼娇嗔的说道。可搂在我脖颈上的手却没有放开。

" 想死我了。" 我低吼著,再次吻了上去。伸手就探进她的衣服中,没有带胸罩,我顺利的抓上了一处俏立的乳尖,拨弄了几下。

" 啊!" 欧曼发出一阵荡人心魄的娇吟,浑身抖了几下。" 讨厌啦!" 口中说着讨厌,可身体却挺了挺。

我一把抓住她身上那件纯白衬衣的衣领,却被欧曼死死攥住,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咯咯!别撕啊!呵呵!好啦,人家来解。还是急的要命的样子,只准吸一下哦。啊!人家……别……人家有话问你啊!嗯!讨厌!别脱裙子。" 欧曼柔顺的解开衣扣,我一下就含住那颗让我迷恋的大小适中的乳房来,大手顺着纤纤细腰,在翘臀上捏了捏,熟悉的触感,熟悉的味道。伸手就要去解开她的裙子,结果却被推开了。

看着正在整理衣物的欧曼,我一脸苦像。嘶!熟悉的二指禅,提神醒脑。

" 坏蛋,人家有话问你。苦着脸干嘛,哼哼,今晚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欧曼横了我一眼娇嗔道。

" 我靠!你怎么能说话了?" 我惊奇的问道" 不知道,哎,明明是我要问你的,你问我做什么。说,我昏迷这段时间你又欺负几个女生了。别跟我说就欺负了家里的这几个啊!还有零号和一号呢。去哪了?" 欧曼自己也迷惑的想了想,然后跟个连珠炮似的发问了。

我笑嘻嘻的走了过去,一把搂住欧曼" 这个啊,说来就长了,咱们坐下说?" 欧曼又掐了我一下,在我的脸上亲了亲,笑吟吟的说道;" 还说来话长,那就晚上说,不说不准上床。" " 啊!那现在?" 欧曼没有回答,转身站在门口,再次整了整衣服,冷著脸打开了门,仰著头走了出去。哦!明白,现在欧曼要去立威了。

看来我回来前,欧曼和雪梅就交过手了,不然我的欧曼怎么会在大厅广众之下揪我耳朵,还有之前雪梅和龙婷一脸的不忿。我是去看呢,还是变身鲶鱼呢?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欧曼的声音,总统套房离大客厅隔了好道门,听不清再说什么。不过雪梅的声音倒是清楚的传来。

" 欧曼妹妹,好的。晓梅你跟小芸姐姐去做饭。恩,那姐姐以后都听你的了。" 靠!雪梅不是这种立马屈服的人吧。想像中的刀光剑影没出现,倒是雪梅意外的顺从。哇,果然是我的小妖孽,太给我省心了。加分加分。

正凝神听着欧曼和雪梅的对话,小玉和许君溜了进来,一下就扑到我怀里。为了谁能靠在我胸口,厮打了起来。头痛啊!

" 别闹了,都乖点。" 我一手搂着一个的说道。可两个丫头似乎是争定了,压都压不住。一个捏我的阴茎,另一个就揉我的阴囊。靠!轻点好不好,当是橡皮泥啊!

两人的争夺直到小芸的进来才停止,小玉一向比较听欧曼和小芸的话,可刚被我带回的许君不知道为什么在小芸面前居然乖的像只恋母的猫咪。也好也好。至少我的肉棒不会受苦了。

" 你没去做饭?" 我好奇的问著一手拉着小玉,一手搂着许君的小芸问道。

小芸忽闪着眼睛,微笑着,摇了摇头。

" 刚不是听……额……来!坐!" 我拉着小芸就坐到了我身边,小玉坐在另一边,许君紧紧的挨着小芸不时的看看我看看她。虽然不能和她们交流,可见到她们就这么依恋的靠着我,心里很是放松。夕阳照了进来,心里很平静,就像是曾经在欧曼家的阳台上一样,平静,安静,舒适。

这样的平静没多久,就被欧曼和雪梅亲密的谈话打断了。

" 呵呵,欧曼妹妹,你可不知道主人多担心你们啊!搬家那天可是亲自背你们过来的。整个过程都不许别人插手呢。" " 哦!还算他有良心,他呢就是任性,像个孩子样的,老是要我担心。不过有姐姐在,我可轻松不少啊!" " 哪有,主人还就妹妹管的住,我可不行,也就是能帮帮其他的姐妹。我呀,就一个心愿,主人开心,我就开心了" " 恩,姐姐说的在理,只要他好了我也就好了。不过呢,他呀玩心重,以后呀还得我们时不时的看着点。我呢,年纪轻,以后还要姐姐多帮衬下哦。" " 看妹妹说的,这个世界有一点好,就是人呀不会老。呵呵,挺适合咱们女人的。" 欧曼和雪梅两人一前一后手挽着手,嘻嘻哈哈的走了进来。两人那亲密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妈生的。可经过雪梅这么个妖孽的淬炼,在她们亲密的谈话里,真真的听出了刀光剑影啊!

雪梅在示弱而不弱,欧曼则立强而不骄。我是鲶鱼,欢快的鲶鱼,哇哈哈哈。

" 吃饭了。""主人,吃放了。" 欧曼径直走了过来,捏了下小玉的鼻子,拉起小玉抱着的我的手,就带着我走到客厅里。雪梅微笑着看着我,跟在我的身后。

晚饭很是丰盛,欧曼像个女主人一般,招呼著大家坐下,不时的给我添菜,给这个夹点,那个夹点,交代这个多吃点,交代那个别偏食。一顿饭下来就她自己吃的最少,而后拿起苹果就啃了起来。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欧曼喜欢把水果当饭,以前人少,一下就被我发现了。现在好了,人一多她又一副女主人的摸样,竟忽略了她。过不反正现在人多,不差她一口,趁着人少的时候说了两句就随她了。

吃过晚饭,坐在落地窗前,欧曼轻轻的走了过来坐在我身边,将头放在我的肩上,静静的看着即将落山的红日。" 醒不来的时候总是会梦到这样和你一起看日落,总以为没机会了。" 欧曼悠悠的说道。

我摸了摸她的秀发" 我很想你,每次都一个人看,总想你能在就好了。" 怀中的欧曼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红色的太阳终于不甘的落到了山后,发出最后的一丝光亮。

" 主人,你的奶。" 雪梅走了过来,手上端著杯子。雪梅很自然的坐到了另一边。低声的说着" 里面有我和婷婷的。" 我扭头看了看她,雪梅小意的笑着。我笑着捏了捏雪梅的脸蛋,欧曼奇怪的看了过来,不知道我和雪梅在打什么哑谜。

一口气将杯子里的奶喝了进去," 呀!今天好累啊!我去洗澡。" 说完走进浴室,心里想着谁会来呢?忽然门开了,小玉伸了个头进来,甜甜一笑,闪了进来,还没等关上门,小芸带着许君也进来了。

许君见小玉脱光了衣服,贴在我身上四处揩油,立马也脱了衣服贴了过来。一个是高个被我开发的初见成效的天然无毛美少女,一个是刚被我开过苞的天然美胸,矮个青春美少女。站在我的身边就开始你摸一下我摸一下的争了起来,然后是身材和样貌俱佳,外带一点母性光辉的小芸。这个澡洗的我是辛苦无比啊!

特别是小芸和许君,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就是鸡狗不到头的样子,本来还是温柔的摸着我的敏感部位,很快就会为了该区域的使用权争夺起来,下手越来越重。小芸则温柔的帮我擦拭身体,实在是挡着她的工作了,才会拉开两女。做完该做的了,两女又上来抢夺,靠,你们就不会一个搓肉棒,一个揉阴囊啊!一人赏了一巴掌打在肉臀上,都制止不了。赶快冲洗完,逃了出去。狼狈啊!狼狈!

光着身子,挺著被两女连搓带抢弄的高高翘起的肉棒,走在房间里。雪梅和龙婷真坐在沙发上两人亲密的说着什么,见我赤身裸体的走了过来,龙婷居然脸红的啐了口。走到她们身后,一人亲了口" 在说什么呀,切,你又不是没见过。还脸红。" " 主人,欧曼妹妹在房间里等着你呢,今晚加油哦。要不要婷婷再挤点给你?嘻嘻,主人今天可是辛苦了。早知道就不带你去学校了。" 雪梅笑嘻嘻的打趣道。

" 敢质疑主人的能力,信不信,今天主人把你们全收拾了。" 我伸手在雪梅和龙婷的大乳上捏了把,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龙婷居然没躲,不过明显羞的不得了,可是没躲啊!

" 好了,主人快去吧,不然又要被揪耳朵了,雪梅看着心疼。以后主人在补偿补偿我和婷婷就好了。" 我趴在雪梅肩头低声说道" 我回来前发生过什么我不管,以后我可是帮理不帮亲的哦!" 说完再次一人亲了口,走向总统套房。欧曼不是个争风吃醋的欧曼,虽然有的事她有自己的看法,可总是能原谅我,总是很注意每一个新加入女生的方方面面,像个大姐姐样的努力照顾到每一个人。她本人自己就曾对自己醒来后的性格产生过疑惑,可这样的欧曼才是我的欧曼,所以今天跟雪梅的相处方式,肯定我回家前发生过什么。可是雪梅已经,至少表面屈服了,所以我不能去问雪梅,只能是问问欧曼了。

一进门,就看见欧曼坐在沙发上看着我没事就写的本子,见到我进来后,丢下本子小跑了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腰,将头靠在我的胸口,搂的很紧很紧。我半拖着她,回到沙发上,玩笑着说:" 干嘛,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你最好了,这么长时间就是睡了一觉,可怜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这么久。" " 你才睡一觉呢,你以为我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欺负人小百合,还嫌人家不听话。又是公车,又是学校的。以前还知道跟人家说说话,后来就有了新人忘旧人了。你个没良心的。" 欧曼说着说着眼睛红了,粉拳捶了我几下。

我紧紧的搂住了欧曼,低头吻上了她的红唇,灵巧的香舌伸了过来,纠缠着。欧曼很快发出了深情的呻吟声,缓缓的倒在沙发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让我能肆意的抚摸那许久未曾摸过的翘乳。" 用点力,人家喜欢。" 半晌欧曼气若游丝的说了声。

轻轻隔着衣服揉捏着她乳肉的手,听话的伸进衣服中,嫩滑的肌肤,挺立的乳豆。我用了用力,将那坚挺的乳房捏出各种形状,得到了欧曼更加激情的热吻。微凉的小手伸到了我的胯下,手掌附在炙热的阴茎上,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的轻触我的阴囊,有点痒,有点麻。

搂着我脖子的手,收了回去,抵在我的胸口轻轻的推了下。我奇怪的抬起身体,欧曼像条灵活的鱼一般滑了下去,一路上用香舌舔过,直到我的胯下。双手温柔的捧着我的屁股,舌尖触碰到敏感的菊花上,一圈又一圈,接着是会阴,然后轻轻的将一粒睾丸含进口中拨弄著。在我急不可耐的时候依然缓缓的舔过肉棒,再轻轻的将龟头含了进去。我不由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喘息。没想到时间隔了这么久,欧曼依然记得我最喜欢的口交方式。

我激动的一把将她抱起,走到床上,将她双腿架在肩头,紧闭的阴唇因为兴奋微微的张开着,不断的流出清亮的汁液。我低头舔了过去,一小撮稀疏柔顺的阴毛不时的刮弄着我的鼻尖。嫩滑的双腿随着她的呻吟声一下一下的夹着我的头,提醒着我那处才是她最舒服的地方。

藏在深处的阴蒂探出了头,我看着全身绯红的欧曼,嘿嘿一笑,张口就含住了。" 啊!不要!" 口中说着不要,可双腿已经勾住我的脖颈用力压着,小屁股不停的向上抬着,好让我含弄更方便。揉捏著自己双乳的手,一把拉着我的手就附上翘乳,我用力的捏著,拇指不断的逗弄那挺立的乳尖。

欧曼越来越兴奋,猛地松开双腿,将我整个人都拉了上去,同我深吻了下。媚声说道:" 我要。" " 要什么?" 我逗弄她道" 我要老公的大肉棒。" 欧曼亲吻了我下娇声的轻呼。手指捻着我炙热的阴茎就抵在阴道口处。" 我要老公的大肉棒。" 我腰部用力,分开那道轻咬着我的口子,向内插去。

" 等等!" 欧曼突然皱着眉面带痛苦的说道" 慢点。" " 怎么了?" 我奇怪的问著,龟头似乎遇到一点抵抗,可依然没停,用力的插了进去。

" 啊!好痛。" 欧曼不由的痛呼一声。

我急忙退了出来,关切的问她怎么回事。两人低头看了看胯下。我靠!见血了。各了几个月,第一次干欧曼,欧曼居然流血了。

" 我好像又被你破了一次。" 欧曼忍着痛奇怪的说道。

靠!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居然能连破两次自己老婆的处女膜。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再次将她压在身下,插了进去。

" 真的假的,居然能破两次老婆的处女膜。看来得叫小芸来检查下了。我轻一点啊!" 我取笑道。

" 讨厌。轻一点啦" 一点一点的抽插,一点一点的深入,感受着内里波浪般紧握的感觉,很快抵在内里的软肉上,试着再顶的深一些。

" 啊!顶到了,你还顶,想顶进去么?" " 何止呢,我就恨不得整个人都顶进去。" 话虽如此,我开始小幅度的不停触碰著那处软肉。欧曼很快就迷失在性欲的海洋里。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会咬人的小口子不断的咬着我的阴茎,越来越紧,让我的抽插困难了不少。

" 要到了,要到了、" 欧曼高叫着,双手双脚紧紧的夹住了我,一股热流浇打在龟头上,阴道口一阵紧夹,浑身如筛子般一阵颤抖。

我用尽全力的大力抽插,让欧曼的叫声更加狂野,直到她无力的瘫软在床上。正要抽出阴茎,欧曼如溺水般的轻柔说道" 别,别出去。" 我爬在她身上,阴茎缓缓的在抽动,静静的等待欧曼复苏。

欧曼睁开眼,将我的头拉了过去,深吻了起来。" 我好舒服,好幸福!" "那再舒服,再幸福点" 我调笑道欧曼闭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的搂着我,我再次大力的抽送起来。整整三次,欧曼来了三次高潮,我才终于射了进去。侧卧在她身边,大手在她曼妙的身体上轻抚,带起她一阵颤动。良久,回复过来的欧曼,吃力的趴进我怀里。

" 对了,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突然都昏了过去?这么久才又醒来?" 云雨过后,我一边抚摸著欧曼光洁的背部一边问道。

" 不知道呢,就记得在商场里被你使坏,高潮过后也不知怎么了就睡着了。后来发现怎么都醒不了,越睡越沉。" 欧曼闭着眼慢慢回忆道" 有时候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你说的话,有时候能听到雪梅姐姐的话。可更多的时候是寂静,甚至有段时间就觉得自己快死了,可总是在惦记你,不知道你过的好不好,不知道你会不会又被什么给气到了,不知道你会不会又冲动的伤害自己。" 欧曼述说着,指尖在我手掌心上那淡淡的伤口处触碰著。

我紧紧的将她搂进怀里,不需要说些什么感人的话,只有紧紧的搂着她。"后来呢?你不知道,我都急死了,再不醒我就不活了。今天突然见到你醒了真的吓了我一跳。" " 我才不信呢,你个没良心的。" 欧曼口中说着不信,还掐了我一下,可脸上满是幸福。"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听见小芸再叫我,然后突然觉得自己有了力气,有了希望一般。" " 哦,小芸叫的你?那是小芸先醒来的?"我好奇的问道,这次三人醒来,欧曼就不说了,居然能说话了。小芸和小玉虽然还不能说话,可是明显与昏迷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哪不同具体说不来,可确实让人一下就能感觉出来。

" 不是,是我最先醒,小玉第二个醒来,小芸是最后醒来的。我只是感觉到在睡梦中小芸在叫我。小玉也是这么感觉的,不过小芸却不记得。" 欧曼摇了摇头说。

" 啊!你的意思是说,你和小玉都是在梦中见到小芸叫你们?你又没听过小芸说话,你怎么知道是她。" 我好奇的问。

" 我怎么不知道,刚刚昏迷的时候……" 欧曼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为难的事。

" 说啊,怎么不说了。" 我急切的问道。

" 那我说了,你不准去跟小芸说。" 欧曼在我不断的催促下咬了咬嘴唇说道。我急忙发了个誓,结果换来个大大的白眼。

" 刚刚昏迷的时候,小芸老是在梦里说话。" " 啊!说什么?梦话我也说,这有什么为难的。" 弄了半天就是个说梦话的事,还吊我半天胃口,不爽的捻起欧曼胯下嫩滑的阴唇搓了搓。

" 讨厌,人家都肿了,也不知道轻点,尽欺负我啊!" 欧曼轻掐了我下,皱眉说道。" 小芸在说你呢。" 我看了看手指上半凝固的鲜血,看来还真是破了处了。" 靠!谁欺负你了,谁在说要要要的。嘿嘿!好啦,我错了,说说,小芸说我什么?" " 反正就是,又觉得挺依赖你的,又对自己的变化感到,恩,感到不对。" 欧曼斟酌了下说道。

" 不对?什么不对?怎么不对?" 我更迷惑了。

" 不好说,她大概还记得自己以前的一些事,对自己现在的性格,还是处事方法感到迷惑。我也说不上,反正刚开始的时候,老是听到小芸在哭,在说。你还记得小芸的日记么?" 欧曼边回忆边迷惑的说着。

" 记得,怎么了?" 我当然记得,美貌与家世的差距导致了小芸悲剧的一生,被人强奸,家庭破碎,舍身救父,嫁个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受尽苦难。

" 可我听她梦话的时候,她应该是个幸福的人,她很爱自己的老公跟孩子。老是再说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对不起自己的孩子,自己是个淫荡的人。死后没脸见家人。" " 等等。你说小芸有孩子?" 我惊讶的问道,顺便撇撇嘴" 她一个学医的不会这么老古董吧!这都什么时候了。再说她那些日记,还有她家也没见有小孩的东西啊!" " 我怎么知道,你个坏东西,你问过大家的感受吗,就知道自己舒服了。" 欧曼恨恨的说道。

" 啊!这个……" 我无语了,除了小百合,这么多人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呢?你不愿意吗?你也想到以前的事了?" " 哼,便宜你了,我以前只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有点变化,现在不想了。" 接着温柔的说道" 能和你在一起就行了。" " 嗯,老婆最好了。不过以后小芸……" 我迟疑道。

" 该怎么就怎么呗,反正到后面小芸也不记得自己的事了。她叫醒我的时候,我就帮你问过了。她现在就觉得你是她唯一的依靠了。所以说便宜你了。" 欧曼没好气的说着。" 你知道我总觉得自己不对的地方是哪么?就是每次见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心里总有点不舒服,可只要见到你那么开心,自己一下就变得开心了,就想着怎么让你更开心了。总希望大家都能来让你开心就好。" " 啊!"这个,那以后看来还是要注意点了。

" 啊!什么啊!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见你对着我们几个使坏的时候就特别满足" 欧曼越说声音越小,羞涩的细细说道:" 以前每次见到小玉,小芸被你那个,自己也来的特别快,特别舒服。没事就想着怎么让小玉小芸打扮的符合你心里的标准,让你那个的时候更,更厉害。" 说道最后欧曼整个人都躲进我怀里了。

哈哈,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这下放心了。大手在欧曼身上四处揉捏起来。

" 对了,你还没说你什么时候能说话的呀!" 边摸着边问道。

" 别,轻点啦,人家那有点肿了。" 当我揉捏起欧曼胯下的嫩肉时欧曼推了我下。" 还说呢,你是不是要求我们都不准穿内裤,好方便你做坏事?" " 啊!哦!是好像这么说过。" 我好奇的回了句。" 怎么问这个?" " 哼,就知道是你,坏蛋,我们不穿内裤,就方便了你是吧。" 欧曼嘟起小嘴恨恨道。

" 哪有,不就是图个好看么?春光乍现啊!" 我舔著脸说道" 不知道女生有很多样式的内裤,不比光屁股好看?" 欧曼掐了我一把说道。

" 啊!我又不是女生,我怎么知道。又没人安排。" 我没好气的说道。

" 哼!那个雪梅姐姐,可是听你的话呢,才醒来就坚决执行你的命令。自己光屁股就算了,还要我们也光着。哼!我一急,就说了起来。还好人家能说话了,不然……" 欧曼面色不善啊!

明白我回来之前发生什么了,估计是雪梅见到欧曼三人醒来了,拿着我的命令立威呢。结果欧曼居然能说话,把她给吓著了。我就说欧曼这么温柔贴心的人,见到我了居然上来就揪耳朵,一点面子都不给。怕是两个女的之前冲突不小啊!

欧曼见我眼珠乱转,连忙娇嗔的说道:" 想什么呢?都是误会啦,雪梅姐姐这么听你的话,也挺好的。只是大家的事以前都是人家在负责嘛,如果你觉得雪梅姐姐适合那就叫雪梅姐姐管着好了。不过我可不会不穿内裤哦!" 我急忙哄道;" 雪梅好是好,就是怎么说呢,想的不远,以后还是你管,她辅助你。怎么说你都是我老婆嘛!你没醒,她只是代管一下。" 我头痛,脸上笑着,可真心头痛。不过欧曼雪梅各有各的好处,咱两边糊弄,哈哈!

" 人家只希望咱们大家能好,能开心的在一起。女人家心思小,你不会怪我吧" 欧曼一边逗弄着我微微复苏的阴茎一边悠悠的说道。

都已经说了是为大家好,为大家开心了,我还能说什么。女人是妖孽,好坏话全说到了,还问啥。俩妖孽爱打打吧,我是鲶鱼,快乐的鲶鱼。

丝滑的大腿伸进我腿中,触碰到我复苏的阴茎。我一把将欧曼压在身下,准备再次上马。

" 要死了,又硬了。我不行了。人家下面还痛着呢。" 欧曼有些后怕的看着我狰狞的肉棒说道。

" 啊!那我怎么办。我的老婆肯定没吃饱呢" 我捻著欧曼挺立的乳豆说道。

" 谁没吃饱,就你没吃饱。你去找其他姐妹吧,小玉,小芸也很久没陪过了呢。今天真的挺怪的,怎么就流血了。看来真的要让小芸看看了。" 欧曼轻皱着眉说道。

" 那我就陪你说说话。" 我搂着欧曼吻了她一下。

" 不要啦,你也去陪陪小芸小玉嘛。" 欧曼推着我就下了床。

" 那我去叫她们来。" " 别,床单都脏了。别到这。" 欧曼指著身下沾著血迹的床单说道。

" 切,怕什么,正好让小芸来看看。你等著。" 不等欧曼在身后的啰嗦,我打开门就窜了出去。问了问正在搞卫生的晓梅,就进到保镖房。

一进门,就看见小芸正端著本书,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一身大号的白色衬衣,上面的两粒扣子解开微微的敞开着,秀发披散在脸侧,不时的伸手优雅的撩下。衬衣下摆处白皙丰腴的大腿展露出来,优雅魅惑。见我探了个头进来,微笑着放下书本走了过来,将大门打开。灯光照射胸前暗红两点若隐若现,随着呼吸起伏著。

与小芸恬淡的气息相反,小玉和许君正在大床上扯著一个大熊娃娃相互争夺著,丝毫没察觉我进来。满床的娃娃也不知道两人争个什么劲。也好,拉着小芸就出了门,轻轻关上房门,一把搂住小芸热吻了起来。

小芸轻柔的抱着我,恬静的回应着我的热吻。性子太慢,我一把横抱起她,快步走回总统房。欧曼已经拉过一张丝毯盖着曼妙的身体,我一把将小芸仍在床上,猛扑了上去。小芸羞涩的闭着眼回应着我的吻,小舌尖轻轻的点出,让我肆意的刮弄。

缓缓的抬起身,一边承受我的热吻一边解开衬衣,放到床头。嫩白滑腻的乳肉袒露出来,我低头含住一颗舔弄起来。另一边欧曼也伸手在小芸的乳尖上揉捏著,我伸手放到小芸的胯下,隔着丝质的内裤挑逗着她敏感的阴唇,很快淫液打湿了裆部,挑起一角,手指伸了进去。小芸浑身紧绷了下,直到适应我的挑逗再慢慢松弛下来,触到勃立的阴蒂,浑身又是一颤。微凉的小手轻轻捏着我炙热的肉棒,春意盎然。晶莹的泪珠划过美丽的脸庞,轻轻抬起臀部让我脱去了沾满淫液的内裤,双腿热情的夹着我的腰肢,好滑。

欧曼调皮的坐了起来,歪著身体,靠在我的身后,小手捏着我的肉棒抵在小芸的阴道口处。然后支著头,看着我一点一点的没入小芸的身体中。额!又是一层阻碍?

" 怎么连小芸也是处女了?" 我扭头看着身后的欧曼问道。欧曼露出迷惑的表情,而我身下的小芸更是奇怪的睁开眼,秀眉皱在一起,泪水打湿了耳旁的秀发。

用力一顶,破开那层薄薄的阻碍,疼的小芸猛的抓住枕边的床单扭著。湿滑的阴道让我很是顺利的抵到最深处。欧曼也睡了过来点着头道:" 真的呢,都出血了。好奇怪呢。" 这一动,将盖在身上的丝毯滑落,我一手按在欧曼的丰乳上,一手覆在小芸的大乳上,腰部开始缓缓抽插起来。

与欧曼不同,欧曼不论是爽了还是痛了都在我身上反应着她的感觉,而小芸只是揪住床单,温柔的流着泪看着我。伸手在她小菊花处按了按,终于让这个一直保持着温柔的女人,害怕的摇起了头。

很其妙的感觉,在外面公车也好,校园也好,贪恋新鲜刺激是最大的主因,在家同雪梅和龙婷,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接受侍奉,仿佛主人面对性奴的感觉。而同欧曼和雪梅,就是那种平等的,夫妻间的交流。

欧曼是个小妻子,温柔中带着野性,仿佛少林高手对战一般,一招一式大开大合,看似刚猛,可知根知底配合默契。

小芸是个大妻子,温柔恬静,宛如两个太极大师练著推手般,看似平淡无奇,可招招式试力道尽出,一个恰到好处的抬臀,一个轻轻的用指尖挂弄抽动的阴囊。快快慢慢配合的温馨烂漫,即便是高潮迭起也只是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喘息著。欧曼也适时的加入进来,吻吻我,捏捏小芸。一整套下来,小芸高潮来了五次,身下的床单湿了个通透。

" 坏蛋,现在越来越厉害了。" 小芸已经失神的瘫软到床上,只剩出气没了进气了,而我还没有射的迹象,欧曼睁大着眼捂著小口吃惊的说道。

我淫笑着拉过欧曼的大腿,吓的她一个劲的躲" 你去找小玉,老公,你看,人家还红肿着呢。" " 那我去去就来。" 急匆匆的跳下床,奔了出去。

一进门就见小玉气呼呼的坐在床边,小熊娃娃已经牺牲了,内里的棉絮散的到处都是。见我进来,眼神一亮,扑了过来。小手直接握住我的阴茎,我立马躺在床上,小玉生怕许君来抢似的,低头就含住了我沾满淫液和鲜血的肉棒。许君气呼呼的不停试图来抢夺,郁闷啊!幸好,刚刚还气若游丝的小芸,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将许君带走了。

见竞争对手走了,小玉稍稍松了松紧紧掐着我肉棒的手,扭身趴在我的身上。穿着草莓内裤的小屁屁在我脸上摇晃着。我拨开内裤的裆部,粉嘟嘟的无毛美鲍出现在眼帘。小屁屁压了下来,我张口就含住,舌尖开始拨弄著。那头的小玉被我一舔,抬头喘息了下,小手撸了撸我红的发紫的阴茎,低头就深深的吞了进去。该死的深喉,小玉实在是太熟悉我了,或者说,小玉就是一张白纸,完全在我的调教下,依照我最喜欢的方式调教著,不论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她都尽力的完成。造成如今,只觉得她每一个动作都完美的满足我的需求。终于我射了,我高叫着" 小玉,我射了。" 小玉深深的低着头,尽力的将我不断脉动着我阴茎抵进口中,不断的干呕,不断的深入。一发又一发的精液射了进去,直到最后一滴。

小玉反过身来,清秀的脸庞上,两行浓稠的精液挂在嘴角边。清纯与淫靡的反差感,如此完美的体现在她的脸上。伸出舌尖,微笑着将两行精液舔入口中,吞咽下去。休息了会,脱掉自己的衣物,赤裸著将我的手覆上她发育的可观的翘乳上,双眼迷离。一手伸到跨坐在我脸上的胯下,拨弄著。无毛美鲍中鲜红的阴肉在葱白的手指下越来越湿,指尖沾著流出的淫液,不断的在嫩红的菊花上滑过。将两片肉唇分的大大的,不断的将内里鲜红的阴肉在我的鼻尖滑弄,指尖在我的眼前抵在凹陷处,探了进去,清纯的淫荡!呵呵。

刚刚进去大半个指尖,小玉愣住了。难道?小玉也成处女了?有了欧曼和小芸的先例,我急忙让她将手拿出,在小玉的帮助下终于看见了阴道口内里的那层膜。又是处女?今天又破一次?难道上面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发红利了?如果今天校园里的十五名处女都被我破了的话,加上欧曼三人,今天就破了十八个了。大概有很多人一辈子都破不了这么多个吧。

小玉根本就不想这么多,见到我的肉棒有了复苏的迹象,立马趴到我的胯间,小舌头抵在我的马眼上刮弄起来。小屁屁高高的敲著,不断扭动,催促着我赶快去安慰它。见我没有反应,立刻顿到床下,一边用忽闪忽闪的纯真大眼凝视着我,一边用舌尖舔弄着我的阴囊,肉棒。

同雪梅的四肢着地,谦卑舔弄不同。小玉完全的发挥了她纯真面容淫荡动作的特色。剧烈的反差被她完全掌握住,让人忍不住的向要压在身下蹂躏一番。爆了,我再次爆了。将小玉压到床上,委屈,期盼,柔弱的表情被小玉展现的入木三分。分开她的双腿,没有缓缓的抽动让她适应,一贯到底,冲开阴道口,冲开那层失而复得的膜,冲进不断允吸的阴肉中。小玉的手在我的背上狠抓着,痛苦承欢的表情让我性致勃发。征伐,无情的征伐。小玉痛苦的承受着,渐渐转化为更狂暴的回应。反身将我压在身下,像个正在无尽草原上尽情飞奔的骑手,在我身上起伏。每一次都是高高抬起,重重落下,让我整个阴茎都在感受着内里不断抽动允吸的阴肉。我在潮水般涌来的快感即将到达顶峰是,改起落为前后挪动,肉棒深深的插在内里尽情的感受允吸。

我的高潮感刚下去,小玉就跟着来了。磨动越来越快,双手放在身后抓着我的大腿,身体像是满弓般死命的压着,磨著。突然就软了下去,颤动着躺倒我的大腿间。手指一下紧一下松的抓着我的腿骨。我的阴茎油光水亮的竖立在空中,支起身,看着瘫软的小玉,成就,巨大的成就啊!连捅十八刀,刀刀见血啊!

俯身趴在小玉身边,轻抚着她敏感的身体,小姑娘辛苦啊!看着白鲍上的血痕,看着闭目喘息的小玉,怜爱之心涌上心头。可我这边怜香惜玉的感情还没用完,小玉才回复,就反身趴下,摇了摇翘臀就示意我继续。咱还说啥!提枪上阵,跪在小玉大腿上,一手掰开她的小臀,一手扶著阴茎就插了进去。抽动了几下,小玉支起上半身,扭著头就与我吻了起来,幸好小玉是腿长身短型的,我伸著脖子就能与她唇舌相吸,一手握上胸前的软肉,就拨弄起那挺立的乳尖。

我越抽插越有感觉,小玉翘起臀部,让我死死的钳住她的腰肢凶猛的撞击起来。没有说过话,全程都是我舒服用力的哼哈声,和小玉带着节奏感的喘息声。总是能在恰当的时候,换个恰当的姿势。两人默契无比,最后在她剧烈的允吸感和浇打在龟头的热流下,我嘶吼一声,射了进去。

爽到飞天了,我无力的翻到一边,浓浓困意袭来。睡着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