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的世界 (第二十三話)

【寂靜的世界】(第二十三話)

作者:蘭色懶貓2013/6/8發表於:SIS001

第二十三話

我是這個城市中唯一能夠喚醒其他人的前宅男,在這個一切都停止下來的世界裡,我就是神,我讓誰動誰才能動。這裡沒有法律,沒有強力機關,只有隨心所欲的我。可我只是個半神,另一半的我在沉睡中,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慾望了。在無數次的夢裡,無數次回家的路上,我都幻想著當我推開門的那一霎那,我最初遇到的那個女孩,那個喜歡安排我穿衣吃飯,那個喜歡用二指禪,那個老是拖著我跑步可又總是一下就跑不見,那個在我害怕時能夠放心的像個小孩一樣撲進她懷裡,那個一瞪眼我就心甘情願的乖乖照做的歐曼,會俏生生的站在門口迎接我。

" 我回來了!" 我一把推開大門" 我操,怎麼沒人……歐曼!小玉!小芸。" 見到熟悉,哦不,是夢中的身影,端坐在正對大門口的沙發上。我驚呆了,一股莫名的情緒涌了上來,似乎要奪眶而出。內心深處一絲不真實的感覺隨之而來,我呆呆的站在大門口,心思百轉千回。

兩個熟悉的人,一前一後的撲進我懷裡。小玉抿著嘴死死的抱著我的腰,小芸爬在我的肩頭甜蜜的流著淚。是真的類!懷裡抱著兩女,我期盼著盯著仍然端坐在沙發上的歐曼。

冷若冰霜的歐曼,對望了會。眼裡漸漸的溫柔起來,婷婷的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仿佛在夢中一般,一步一步的向我的內心走來。小芸看著歐曼走過來,移動了下位置,讓出一個空間來。

" 小玉讓開。" 清脆好聽的聲音從那張熟悉的口中發出。摟著我的小玉,扭捏了下一把抱著我的手臂,這下好了,小玉許君二人像是搶什麼似得,拉著我的手臂就甩了起來。

很近,很近,歐曼站在我的面前,兩人都能感受到彼此呼出的氣息。" 啊!輕點,輕點。好老婆,我耳朵要斷了。" 正當我幻想著歐曼撲進我懷裡與我相擁熱吻時,歐曼眼中升起一絲笑意,扭著我的耳朵就向內間走去。

一路上,我制止了龍婷和雪梅想要上前的腳步,乖乖的跟著歐曼進了總統套房。嘭的一聲,歐曼關上了門。扭著我耳朵的手,溫柔的摟住了我的脖子,笑意滿面。

" 想我了嗎?" 想我了嗎?這四個字從歐曼口中吐出,打在我的心上。我沒有回答,兩人極有默契的熱吻了起來。歐曼像是要將我勒死在自己懷中般的死死抱著我的脖頸,我也用相同的力氣回應著。良久,唇分。

" 你要勒死我啊!" 歐曼嬌嗔的說道。可摟在我脖頸上的手卻沒有放開。

" 想死我了。" 我低吼著,再次吻了上去。伸手就探進她的衣服中,沒有帶胸罩,我順利的抓上了一處俏立的乳尖,撥弄了幾下。

" 啊!" 歐曼發出一陣盪人心魄的嬌吟,渾身抖了幾下。" 討厭啦!" 口中說著討厭,可身體卻挺了挺。

我一把抓住她身上那件純白襯衣的衣領,卻被歐曼死死攥住,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咯咯!別撕啊!呵呵!好啦,人家來解。還是急的要命的樣子,只准吸一下哦。啊!人家……別……人家有話問你啊!嗯!討厭!別脫裙子。" 歐曼柔順的解開衣扣,我一下就含住那顆讓我迷戀的大小適中的乳房來,大手順著纖纖細腰,在翹臀上捏了捏,熟悉的觸感,熟悉的味道。伸手就要去解開她的裙子,結果卻被推開了。

看著正在整理衣物的歐曼,我一臉苦像。嘶!熟悉的二指禪,提神醒腦。

" 壞蛋,人家有話問你。苦著臉幹嘛,哼哼,今晚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歐曼橫了我一眼嬌嗔道。

" 我靠!你怎麼能說話了?" 我驚奇的問道" 不知道,哎,明明是我要問你的,你問我做什麼。說,我昏迷這段時間你又欺負幾個女生了。別跟我說就欺負了家裡的這幾個啊!還有零號和一號呢。去哪了?" 歐曼自己也迷惑的想了想,然後跟個連珠炮似的發問了。

我笑嘻嘻的走了過去,一把摟住歐曼" 這個啊,說來就長了,咱們坐下說?" 歐曼又掐了我一下,在我的臉上親了親,笑吟吟的說道;" 還說來話長,那就晚上說,不說不準上床。" " 啊!那現在?" 歐曼沒有回答,轉身站在門口,再次整了整衣服,冷著臉打開了門,仰著頭走了出去。哦!明白,現在歐曼要去立威了。

看來我回來前,歐曼和雪梅就交過手了,不然我的歐曼怎麼會在大廳廣眾之下揪我耳朵,還有之前雪梅和龍婷一臉的不忿。我是去看呢,還是變身鲶魚呢?

耳邊隱隱約約傳來歐曼的聲音,總統套房離大客廳隔了好道門,聽不清再說什麼。不過雪梅的聲音倒是清楚的傳來。

" 歐曼妹妹,好的。曉梅你跟小芸姐姐去做飯。恩,那姐姐以後都聽你的了。" 靠!雪梅不是這種立馬屈服的人吧。想像中的刀光劍影沒出現,倒是雪梅意外的順從。哇,果然是我的小妖孽,太給我省心了。加分加分。

正凝神聽著歐曼和雪梅的對話,小玉和許君溜了進來,一下就撲到我懷裡。為了誰能靠在我胸口,廝打了起來。頭痛啊!

" 別鬧了,都乖點。" 我一手摟著一個的說道。可兩個丫頭似乎是爭定了,壓都壓不住。一個捏我的陰莖,另一個就揉我的陰囊。靠!輕點好不好,當是橡皮泥啊!

兩人的爭奪直到小芸的進來才停止,小玉一向比較聽歐曼和小芸的話,可剛被我帶回的許君不知道為什麼在小芸面前居然乖的像只戀母的貓咪。也好也好。至少我的肉棒不會受苦了。

" 你沒去做飯?" 我好奇的問著一手拉著小玉,一手摟著許君的小芸問道。

小芸忽閃著眼睛,微笑著,搖了搖頭。

" 剛不是聽……額……來!坐!" 我拉著小芸就坐到了我身邊,小玉坐在另一邊,許君緊緊的挨著小芸不時的看看我看看她。雖然不能和她們交流,可見到她們就這麼依戀的靠著我,心裡很是放鬆。夕陽照了進來,心裡很平靜,就像是曾經在歐曼家的陽台上一樣,平靜,安靜,舒適。

這樣的平靜沒多久,就被歐曼和雪梅親密的談話打斷了。

" 呵呵,歐曼妹妹,你可不知道主人多擔心你們啊!搬家那天可是親自背你們過來的。整個過程都不許別人插手呢。" " 哦!還算他有良心,他呢就是任性,像個孩子樣的,老是要我擔心。不過有姐姐在,我可輕鬆不少啊!" " 哪有,主人還就妹妹管的住,我可不行,也就是能幫幫其他的姐妹。我呀,就一個心愿,主人開心,我就開心了" " 恩,姐姐說的在理,只要他好了我也就好了。不過呢,他呀玩心重,以後呀還得我們時不時的看著點。我呢,年紀輕,以後還要姐姐多幫襯下哦。" " 看妹妹說的,這個世界有一點好,就是人呀不會老。呵呵,挺適合咱們女人的。" 歐曼和雪梅兩人一前一後手挽著手,嘻嘻哈哈的走了進來。兩人那親密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媽生的。可經過雪梅這麼個妖孽的淬鍊,在她們親密的談話里,真真的聽出了刀光劍影啊!

雪梅在示弱而不弱,歐曼則立強而不驕。我是鲶魚,歡快的鲶魚,哇哈哈哈。

" 吃飯了。""主人,吃放了。" 歐曼徑直走了過來,捏了下小玉的鼻子,拉起小玉抱著的我的手,就帶著我走到客廳里。雪梅微笑著看著我,跟在我的身後。

晚飯很是豐盛,歐曼像個女主人一般,招呼著大家坐下,不時的給我添菜,給這個夾點,那個夾點,交代這個多吃點,交代那個別偏食。一頓飯下來就她自己吃的最少,而後拿起蘋果就啃了起來。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歐曼喜歡把水果當飯,以前人少,一下就被我發現了。現在好了,人一多她又一副女主人的摸樣,竟忽略了她。過不反正現在人多,不差她一口,趁著人少的時候說了兩句就隨她了。

吃過晚飯,坐在落地窗前,歐曼輕輕的走了過來坐在我身邊,將頭放在我的肩上,靜靜的看著即將落山的紅日。" 醒不來的時候總是會夢到這樣和你一起看日落,總以為沒機會了。" 歐曼悠悠的說道。

我摸了摸她的秀髮" 我很想你,每次都一個人看,總想你能在就好了。" 懷中的歐曼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紅色的太陽終於不甘的落到了山後,發出最後的一絲光亮。

" 主人,你的奶。" 雪梅走了過來,手上端著杯子。雪梅很自然的坐到了另一邊。低聲的說著" 裡面有我和婷婷的。" 我扭頭看了看她,雪梅小意的笑著。我笑著捏了捏雪梅的臉蛋,歐曼奇怪的看了過來,不知道我和雪梅在打什麼啞謎。

一口氣將杯子裡的奶喝了進去," 呀!今天好累啊!我去洗澡。" 說完走進浴室,心裡想著誰會來呢?忽然門開了,小玉伸了個頭進來,甜甜一笑,閃了進來,還沒等關上門,小芸帶著許君也進來了。

許君見小玉脫光了衣服,貼在我身上四處揩油,立馬也脫了衣服貼了過來。一個是高個被我開發的初見成效的天然無毛美少女,一個是剛被我開過苞的天然美胸,矮個青春美少女。站在我的身邊就開始你摸一下我摸一下的爭了起來,然後是身材和樣貌俱佳,外帶一點母性光輝的小芸。這個澡洗的我是辛苦無比啊!

特別是小芸和許君,不知道為什麼兩人就是雞狗不到頭的樣子,本來還是溫柔的摸著我的敏感部位,很快就會為了該區域的使用權爭奪起來,下手越來越重。小芸則溫柔的幫我擦拭身體,實在是擋著她的工作了,才會拉開兩女。做完該做的了,兩女又上來搶奪,靠,你們就不會一個搓肉棒,一個揉陰囊啊!一人賞了一巴掌打在肉臀上,都制止不了。趕快衝洗完,逃了出去。狼狽啊!狼狽!

光著身子,挺著被兩女連搓帶搶弄的高高翹起的肉棒,走在房間裡。雪梅和龍婷真坐在沙發上兩人親密的說著什麼,見我赤身裸體的走了過來,龍婷居然臉紅的啐了口。走到她們身後,一人親了口" 在說什麼呀,切,你又不是沒見過。還臉紅。" " 主人,歐曼妹妹在房間裡等著你呢,今晚加油哦。要不要婷婷再擠點給你?嘻嘻,主人今天可是辛苦了。早知道就不帶你去學校了。" 雪梅笑嘻嘻的打趣道。

" 敢質疑主人的能力,信不信,今天主人把你們全收拾了。" 我伸手在雪梅和龍婷的大乳上捏了把,咦!太陽從西邊出來了,龍婷居然沒躲,不過明顯羞的不得了,可是沒躲啊!

" 好了,主人快去吧,不然又要被揪耳朵了,雪梅看著心疼。以後主人在補償補償我和婷婷就好了。" 我趴在雪梅肩頭低聲說道" 我回來前發生過什麼我不管,以後我可是幫理不幫親的哦!" 說完再次一人親了口,走向總統套房。歐曼不是個爭風吃醋的歐曼,雖然有的事她有自己的看法,可總是能原諒我,總是很注意每一個新加入女生的方方面面,像個大姐姐樣的努力照顧到每一個人。她本人自己就曾對自己醒來後的性格產生過疑惑,可這樣的歐曼才是我的歐曼,所以今天跟雪梅的相處方式,肯定我回家前發生過什麼。可是雪梅已經,至少表面屈服了,所以我不能去問雪梅,只能是問問歐曼了。

一進門,就看見歐曼坐在沙發上看著我沒事就寫的本子,見到我進來後,丟下本子小跑了過來,一把摟住我的腰,將頭靠在我的胸口,摟的很緊很緊。我半拖著她,回到沙發上,玩笑著說:" 幹嘛,一副生離死別的樣子。你最好了,這麼長時間就是睡了一覺,可憐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生活這麼久。" " 你才睡一覺呢,你以為我真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欺負人小百合,還嫌人家不聽話。又是公車,又是學校的。以前還知道跟人家說說話,後來就有了新人忘舊人了。你個沒良心的。" 歐曼說著說著眼睛紅了,粉拳捶了我幾下。

我緊緊的摟住了歐曼,低頭吻上了她的紅唇,靈巧的香舌伸了過來,糾纏著。歐曼很快發出了深情的呻吟聲,緩緩的倒在沙發上,雙手摟著我的脖子,讓我能肆意的撫摸那許久未曾摸過的翹乳。" 用點力,人家喜歡。" 半晌歐曼氣若遊絲的說了聲。

輕輕隔著衣服揉捏著她乳肉的手,聽話的伸進衣服中,嫩滑的肌膚,挺立的乳豆。我用了用力,將那堅挺的乳房捏出各種形狀,得到了歐曼更加激情的熱吻。微涼的小手伸到了我的胯下,手掌附在炙熱的陰莖上,纖細的手指一下一下的輕觸我的陰囊,有點癢,有點麻。

摟著我脖子的手,收了回去,抵在我的胸口輕輕的推了下。我奇怪的抬起身體,歐曼像條靈活的魚一般滑了下去,一路上用香舌舔過,直到我的胯下。雙手溫柔的捧著我的屁股,舌尖觸碰到敏感的菊花上,一圈又一圈,接著是會陰,然後輕輕的將一粒睪丸含進口中撥弄著。在我急不可耐的時候依然緩緩的舔過肉棒,再輕輕的將龜頭含了進去。我不由的發出一聲滿足的喘息。沒想到時間隔了這麼久,歐曼依然記得我最喜歡的口交方式。

我激動的一把將她抱起,走到床上,將她雙腿架在肩頭,緊閉的陰唇因為興奮微微的張開著,不斷的流出清亮的汁液。我低頭舔了過去,一小撮稀疏柔順的陰毛不時的刮弄著我的鼻尖。嫩滑的雙腿隨著她的呻吟聲一下一下的夾著我的頭,提醒著我那處才是她最舒服的地方。

藏在深處的陰蒂探出了頭,我看著全身緋紅的歐曼,嘿嘿一笑,張口就含住了。" 啊!不要!" 口中說著不要,可雙腿已經勾住我的脖頸用力壓著,小屁股不停的向上抬著,好讓我含弄更方便。揉捏著自己雙乳的手,一把拉著我的手就附上翹乳,我用力的捏著,拇指不斷的逗弄那挺立的乳尖。

歐曼越來越興奮,猛地鬆開雙腿,將我整個人都拉了上去,同我深吻了下。媚聲說道:" 我要。" " 要什麼?" 我逗弄她道" 我要老公的大肉棒。" 歐曼親吻了我下嬌聲的輕呼。手指捻著我炙熱的陰莖就抵在陰道口處。" 我要老公的大肉棒。" 我腰部用力,分開那道輕咬著我的口子,向內插去。

" 等等!" 歐曼突然皺著眉面帶痛苦的說道" 慢點。" " 怎麼了?" 我奇怪的問著,龜頭似乎遇到一點抵抗,可依然沒停,用力的插了進去。

" 啊!好痛。" 歐曼不由的痛呼一聲。

我急忙退了出來,關切的問她怎麼回事。兩人低頭看了看胯下。我靠!見血了。各了幾個月,第一次干歐曼,歐曼居然流血了。

" 我好像又被你破了一次。" 歐曼忍著痛奇怪的說道。

靠!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居然能連破兩次自己老婆的處女膜。我管不了那麼多了,再次將她壓在身下,插了進去。

" 真的假的,居然能破兩次老婆的處女膜。看來得叫小芸來檢查下了。我輕一點啊!" 我取笑道。

" 討厭。輕一點啦" 一點一點的抽插,一點一點的深入,感受著內里波浪般緊握的感覺,很快抵在內里的軟肉上,試著再頂的深一些。

" 啊!頂到了,你還頂,想頂進去麼?" " 何止呢,我就恨不得整個人都頂進去。" 話雖如此,我開始小幅度的不停觸碰著那處軟肉。歐曼很快就迷失在性慾的海洋里。呻吟聲一聲高過一聲。會咬人的小口子不斷的咬著我的陰莖,越來越緊,讓我的抽插困難了不少。

" 要到了,要到了、" 歐曼高叫著,雙手雙腳緊緊的夾住了我,一股熱流澆打在龜頭上,陰道口一陣緊夾,渾身如篩子般一陣顫抖。

我用盡全力的大力抽插,讓歐曼的叫聲更加狂野,直到她無力的癱軟在床上。正要抽出陰莖,歐曼如溺水般的輕柔說道" 別,別出去。" 我爬在她身上,陰莖緩緩的在抽動,靜靜的等待歐曼復甦。

歐曼睜開眼,將我的頭拉了過去,深吻了起來。" 我好舒服,好幸福!" "那再舒服,再幸福點" 我調笑道歐曼閉著眼什麼都沒說,只是緊緊的摟著我,我再次大力的抽送起來。整整三次,歐曼來了三次高潮,我才終於射了進去。側臥在她身邊,大手在她曼妙的身體上輕撫,帶起她一陣顫動。良久,回復過來的歐曼,吃力的趴進我懷裡。

" 對了,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怎麼突然都昏了過去?這麼久才又醒來?" 雲雨過後,我一邊撫摸著歐曼光潔的背部一邊問道。

" 不知道呢,就記得在商場裡被你使壞,高潮過後也不知怎麼了就睡著了。後來發現怎麼都醒不了,越睡越沉。" 歐曼閉著眼慢慢回憶道" 有時候能斷斷續續的聽到你說的話,有時候能聽到雪梅姐姐的話。可更多的時候是寂靜,甚至有段時間就覺得自己快死了,可總是在惦記你,不知道你過的好不好,不知道你會不會又被什麼給氣到了,不知道你會不會又衝動的傷害自己。" 歐曼述說著,指尖在我手掌心上那淡淡的傷口處觸碰著。

我緊緊的將她摟進懷裡,不需要說些什麼感人的話,只有緊緊的摟著她。"後來呢?你不知道,我都急死了,再不醒我就不活了。今天突然見到你醒了真的嚇了我一跳。" " 我才不信呢,你個沒良心的。" 歐曼口中說著不信,還掐了我一下,可臉上滿是幸福。"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聽見小芸再叫我,然後突然覺得自己有了力氣,有了希望一般。" " 哦,小芸叫的你?那是小芸先醒來的?"我好奇的問道,這次三人醒來,歐曼就不說了,居然能說話了。小芸和小玉雖然還不能說話,可是明顯與昏迷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哪不同具體說不來,可確實讓人一下就能感覺出來。

" 不是,是我最先醒,小玉第二個醒來,小芸是最後醒來的。我只是感覺到在睡夢中小芸在叫我。小玉也是這麼感覺的,不過小芸卻不記得。" 歐曼搖了搖頭說。

" 啊!你的意思是說,你和小玉都是在夢中見到小芸叫你們?你又沒聽過小芸說話,你怎麼知道是她。" 我好奇的問。

" 我怎麼不知道,剛剛昏迷的時候……" 歐曼突然停了下來,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為難的事。

" 說啊,怎麼不說了。" 我急切的問道。

" 那我說了,你不准去跟小芸說。" 歐曼在我不斷的催促下咬了咬嘴唇說道。我急忙發了個誓,結果換來個大大的白眼。

" 剛剛昏迷的時候,小芸老是在夢裡說話。" " 啊!說什麼?夢話我也說,這有什麼為難的。" 弄了半天就是個說夢話的事,還吊我半天胃口,不爽的捻起歐曼胯下嫩滑的陰唇搓了搓。

" 討厭,人家都腫了,也不知道輕點,盡欺負我啊!" 歐曼輕掐了我下,皺眉說道。" 小芸在說你呢。" 我看了看手指上半凝固的鮮血,看來還真是破了處了。" 靠!誰欺負你了,誰在說要要要的。嘿嘿!好啦,我錯了,說說,小芸說我什麼?" " 反正就是,又覺得挺依賴你的,又對自己的變化感到,恩,感到不對。" 歐曼斟酌了下說道。

" 不對?什麼不對?怎麼不對?" 我更迷惑了。

" 不好說,她大概還記得自己以前的一些事,對自己現在的性格,還是處事方法感到迷惑。我也說不上,反正剛開始的時候,老是聽到小芸在哭,在說。你還記得小芸的日記麼?" 歐曼邊回憶邊迷惑的說著。

" 記得,怎麼了?" 我當然記得,美貌與家世的差距導致了小芸悲劇的一生,被人強姦,家庭破碎,捨身救父,嫁個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受盡苦難。

" 可我聽她夢話的時候,她應該是個幸福的人,她很愛自己的老公跟孩子。老是再說對不起自己的老公,對不起自己的孩子,自己是個淫蕩的人。死後沒臉見家人。" " 等等。你說小芸有孩子?" 我驚訝的問道,順便撇撇嘴" 她一個學醫的不會這麼老古董吧!這都什麼時候了。再說她那些日記,還有她家也沒見有小孩的東西啊!" " 我怎麼知道,你個壞東西,你問過大家的感受嗎,就知道自己舒服了。" 歐曼恨恨的說道。

" 啊!這個……" 我無語了,除了小百合,這麼多人還真沒想過這個問題。" 你呢?你不願意嗎?你也想到以前的事了?" " 哼,便宜你了,我以前只隱隱約約的覺得自己有點變化,現在不想了。" 接著溫柔的說道" 能和你在一起就行了。" " 嗯,老婆最好了。不過以後小芸……" 我遲疑道。

" 該怎麼就怎麼唄,反正到後面小芸也不記得自己的事了。她叫醒我的時候,我就幫你問過了。她現在就覺得你是她唯一的依靠了。所以說便宜你了。" 歐曼沒好氣的說著。" 你知道我總覺得自己不對的地方是哪麼?就是每次見到你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心裡總有點不舒服,可只要見到你那麼開心,自己一下就變得開心了,就想著怎麼讓你更開心了。總希望大家都能來讓你開心就好。" " 啊!"這個,那以後看來還是要注意點了。

" 啊!什麼啊!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每次見你對著我們幾個使壞的時候就特別滿足" 歐曼越說聲音越小,羞澀的細細說道:" 以前每次見到小玉,小芸被你那個,自己也來的特別快,特別舒服。沒事就想著怎麼讓小玉小芸打扮的符合你心裡的標準,讓你那個的時候更,更厲害。" 說道最後歐曼整個人都躲進我懷里了。

哈哈,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這下放心了。大手在歐曼身上四處揉捏起來。

" 對了,你還沒說你什麼時候能說話的呀!" 邊摸著邊問道。

" 別,輕點啦,人家那有點腫了。" 當我揉捏起歐曼胯下的嫩肉時歐曼推了我下。" 還說呢,你是不是要求我們都不准穿內褲,好方便你做壞事?" " 啊!哦!是好像這麼說過。" 我好奇的回了句。" 怎麼問這個?" " 哼,就知道是你,壞蛋,我們不穿內褲,就方便了你是吧。" 歐曼嘟起小嘴恨恨道。

" 哪有,不就是圖個好看麼?春光乍現啊!" 我舔著臉說道" 不知道女生有很多樣式的內褲,不比光屁股好看?" 歐曼掐了我一把說道。

" 啊!我又不是女生,我怎麼知道。又沒人安排。" 我沒好氣的說道。

" 哼!那個雪梅姐姐,可是聽你的話呢,才醒來就堅決執行你的命令。自己光屁股就算了,還要我們也光著。哼!我一急,就說了起來。還好人家能說話了,不然……" 歐曼面色不善啊!

明白我回來之前發生什麼了,估計是雪梅見到歐曼三人醒來了,拿著我的命令立威呢。結果歐曼居然能說話,把她給嚇著了。我就說歐曼這麼溫柔貼心的人,見到我了居然上來就揪耳朵,一點面子都不給。怕是兩個女的之前衝突不小啊!

歐曼見我眼珠亂轉,連忙嬌嗔的說道:" 想什麼呢?都是誤會啦,雪梅姐姐這麼聽你的話,也挺好的。只是大家的事以前都是人家在負責嘛,如果你覺得雪梅姐姐適合那就叫雪梅姐姐管著好了。不過我可不會不穿內褲哦!" 我急忙哄道;" 雪梅好是好,就是怎麼說呢,想的不遠,以後還是你管,她輔助你。怎麼說你都是我老婆嘛!你沒醒,她只是代管一下。" 我頭痛,臉上笑著,可真心頭痛。不過歐曼雪梅各有各的好處,咱兩邊糊弄,哈哈!

" 人家只希望咱們大家能好,能開心的在一起。女人家心思小,你不會怪我吧" 歐曼一邊逗弄著我微微復甦的陰莖一邊悠悠的說道。

都已經說了是為大家好,為大家開心了,我還能說什麼。女人是妖孽,好壞話全說到了,還問啥。倆妖孽愛打打吧,我是鲶魚,快樂的鲶魚。

絲滑的大腿伸進我腿中,觸碰到我復甦的陰莖。我一把將歐曼壓在身下,准備再次上馬。

" 要死了,又硬了。我不行了。人家下面還痛著呢。" 歐曼有些後怕的看著我猙獰的肉棒說道。

" 啊!那我怎麼辦。我的老婆肯定沒吃飽呢" 我捻著歐曼挺立的乳豆說道。

" 誰沒吃飽,就你沒吃飽。你去找其他姐妹吧,小玉,小芸也很久沒陪過了呢。今天真的挺怪的,怎麼就流血了。看來真的要讓小芸看看了。" 歐曼輕皺著眉說道。

" 那我就陪你說說話。" 我摟著歐曼吻了她一下。

" 不要啦,你也去陪陪小芸小玉嘛。" 歐曼推著我就下了床。

" 那我去叫她們來。" " 別,床單都髒了。別到這。" 歐曼指著身下沾著血跡的床單說道。

" 切,怕什麼,正好讓小芸來看看。你等著。" 不等歐曼在身後的囉嗦,我打開門就竄了出去。問了問正在搞衛生的曉梅,就進到保鏢房。

一進門,就看見小芸正端著本書,慵懶的坐在沙發上看著。一身大號的白色襯衣,上面的兩粒扣子解開微微的敞開著,秀髮披散在臉側,不時的伸手優雅的撩下。襯衣下擺處白皙豐腴的大腿展露出來,優雅魅惑。見我探了個頭進來,微笑著放下書本走了過來,將大門打開。燈光照射胸前暗紅兩點若隱若現,隨著呼吸起伏著。

與小芸恬淡的氣息相反,小玉和許君正在大床上扯著一個大熊娃娃相互爭奪著,絲毫沒察覺我進來。滿床的娃娃也不知道兩人爭個什麼勁。也好,拉著小芸就出了門,輕輕關上房門,一把摟住小芸熱吻了起來。

小芸輕柔的抱著我,恬靜的回應著我的熱吻。性子太慢,我一把橫抱起她,快步走回總統房。歐曼已經拉過一張絲毯蓋著曼妙的身體,我一把將小芸仍在床上,猛撲了上去。小芸羞澀的閉著眼回應著我的吻,小舌尖輕輕的點出,讓我肆意的刮弄。

緩緩的抬起身,一邊承受我的熱吻一邊解開襯衣,放到床頭。嫩白滑膩的乳肉袒露出來,我低頭含住一顆舔弄起來。另一邊歐曼也伸手在小芸的乳尖上揉捏著,我伸手放到小芸的胯下,隔著絲質的內褲挑逗著她敏感的陰唇,很快淫液打濕了襠部,挑起一角,手指伸了進去。小芸渾身緊繃了下,直到適應我的挑逗再慢慢鬆弛下來,觸到勃立的陰蒂,渾身又是一顫。微涼的小手輕輕捏著我炙熱的肉棒,春意盎然。晶瑩的淚珠划過美麗的臉龐,輕輕抬起臀部讓我脫去了沾滿淫液的內褲,雙腿熱情的夾著我的腰肢,好滑。

歐曼調皮的坐了起來,歪著身體,靠在我的身後,小手捏著我的肉棒抵在小芸的陰道口處。然後支著頭,看著我一點一點的沒入小芸的身體中。額!又是一層阻礙?

" 怎麼連小芸也是處女了?" 我扭頭看著身後的歐曼問道。歐曼露出迷惑的表情,而我身下的小芸更是奇怪的睜開眼,秀眉皺在一起,淚水打濕了耳旁的秀發。

用力一頂,破開那層薄薄的阻礙,疼的小芸猛的抓住枕邊的床單扭著。濕滑的陰道讓我很是順利的抵到最深處。歐曼也睡了過來點著頭道:" 真的呢,都出血了。好奇怪呢。" 這一動,將蓋在身上的絲毯滑落,我一手按在歐曼的豐乳上,一手覆在小芸的大乳上,腰部開始緩緩抽插起來。

與歐曼不同,歐曼不論是爽了還是痛了都在我身上反應著她的感覺,而小芸只是揪住床單,溫柔的流著淚看著我。伸手在她小菊花處按了按,終於讓這個一直保持著溫柔的女人,害怕的搖起了頭。

很其妙的感覺,在外面公車也好,校園也好,貪戀新鮮刺激是最大的主因,在家同雪梅和龍婷,是那種居高臨下的接受侍奉,仿佛主人面對性奴的感覺。而同歐曼和雪梅,就是那種平等的,夫妻間的交流。

歐曼是個小妻子,溫柔中帶著野性,仿佛少林高手對戰一般,一招一式大開大合,看似剛猛,可知根知底配合默契。

小芸是個大妻子,溫柔恬靜,宛如兩個太極大師練著推手般,看似平淡無奇,可招招式試力道盡出,一個恰到好處的抬臀,一個輕輕的用指尖掛弄抽動的陰囊。快快慢慢配合的溫馨爛漫,即便是高潮迭起也只是摟著我的脖子在我耳邊喘息著。歐曼也適時的加入進來,吻吻我,捏捏小芸。一整套下來,小芸高潮來了五次,身下的床單濕了個通透。

" 壞蛋,現在越來越厲害了。" 小芸已經失神的癱軟到床上,只剩出氣沒了進氣了,而我還沒有射的跡象,歐曼睜大著眼捂著小口吃驚的說道。

我淫笑著拉過歐曼的大腿,嚇的她一個勁的躲" 你去找小玉,老公,你看,人家還紅腫著呢。" " 那我去去就來。" 急匆匆的跳下床,奔了出去。

一進門就見小玉氣呼呼的坐在床邊,小熊娃娃已經犧牲了,內里的棉絮散的到處都是。見我進來,眼神一亮,撲了過來。小手直接握住我的陰莖,我立馬躺在床上,小玉生怕許君來搶似的,低頭就含住了我沾滿淫液和鮮血的肉棒。許君氣呼呼的不停試圖來搶奪,鬱悶啊!幸好,剛剛還氣若遊絲的小芸,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將許君帶走了。

見競爭對手走了,小玉稍稍鬆了鬆緊緊掐著我肉棒的手,扭身趴在我的身上。穿著草莓內褲的小屁屁在我臉上搖晃著。我撥開內褲的襠部,粉嘟嘟的無毛美鮑出現在眼帘。小屁屁壓了下來,我張口就含住,舌尖開始撥弄著。那頭的小玉被我一舔,抬頭喘息了下,小手擼了擼我紅的發紫的陰莖,低頭就深深的吞了進去。該死的深喉,小玉實在是太熟悉我了,或者說,小玉就是一張白紙,完全在我的調教下,依照我最喜歡的方式調教著,不論我提出什麼樣的要求,她都盡力的完成。造成如今,只覺得她每一個動作都完美的滿足我的需求。終於我射了,我高叫著" 小玉,我射了。" 小玉深深的低著頭,盡力的將我不斷脈動著我陰莖抵進口中,不斷的乾嘔,不斷的深入。一發又一發的精液射了進去,直到最後一滴。

小玉反過身來,清秀的臉龐上,兩行濃稠的精液掛在嘴角邊。清純與淫靡的反差感,如此完美的體現在她的臉上。伸出舌尖,微笑著將兩行精液舔入口中,吞咽下去。休息了會,脫掉自己的衣物,赤裸著將我的手覆上她發育的可觀的翹乳上,雙眼迷離。一手伸到跨坐在我臉上的胯下,撥弄著。無毛美鮑中鮮紅的陰肉在蔥白的手指下越來越濕,指尖沾著流出的淫液,不斷的在嫩紅的菊花上滑過。將兩片肉唇分的大大的,不斷的將內里鮮紅的陰肉在我的鼻尖滑弄,指尖在我的眼前抵在凹陷處,探了進去,清純的淫蕩!呵呵。

剛剛進去大半個指尖,小玉愣住了。難道?小玉也成處女了?有了歐曼和小芸的先例,我急忙讓她將手拿出,在小玉的幫助下終於看見了陰道口內里的那層膜。又是處女?今天又破一次?難道上面的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發紅利了?如果今天校園裡的十五名處女都被我破了的話,加上歐曼三人,今天就破了十八個了。大概有很多人一輩子都破不了這麼多個吧。

小玉根本就不想這麼多,見到我的肉棒有了復甦的跡象,立馬趴到我的胯間,小舌頭抵在我的馬眼上刮弄起來。小屁屁高高的敲著,不斷扭動,催促著我趕快去安慰它。見我沒有反應,立刻頓到床下,一邊用忽閃忽閃的純真大眼凝視著我,一邊用舌尖舔弄著我的陰囊,肉棒。

同雪梅的四肢著地,謙卑舔弄不同。小玉完全的發揮了她純真面容淫蕩動作的特色。劇烈的反差被她完全掌握住,讓人忍不住的向要壓在身下蹂躪一番。爆了,我再次爆了。將小玉壓到床上,委屈,期盼,柔弱的表情被小玉展現的入木三分。分開她的雙腿,沒有緩緩的抽動讓她適應,一貫到底,沖開陰道口,沖開那層失而復得的膜,衝進不斷允吸的陰肉中。小玉的手在我的背上狠抓著,痛苦承歡的表情讓我性致勃發。征伐,無情的征伐。小玉痛苦的承受著,漸漸轉化為更狂暴的回應。反身將我壓在身下,像個正在無盡草原上盡情飛奔的騎手,在我身上起伏。每一次都是高高抬起,重重落下,讓我整個陰莖都在感受著內里不斷抽動允吸的陰肉。我在潮水般湧來的快感即將到達頂峰是,改起落為前後挪動,肉棒深深的插在內里盡情的感受允吸。

我的高潮感剛下去,小玉就跟著來了。磨動越來越快,雙手放在身後抓著我的大腿,身體像是滿弓般死命的壓著,磨著。突然就軟了下去,顫動著躺倒我的大腿間。手指一下緊一下松的抓著我的腿骨。我的陰莖油光水亮的豎立在空中,支起身,看著癱軟的小玉,成就,巨大的成就啊!連捅十八刀,刀刀見血啊!

俯身趴在小玉身邊,輕撫著她敏感的身體,小姑娘辛苦啊!看著白鮑上的血痕,看著閉目喘息的小玉,憐愛之心湧上心頭。可我這邊憐香惜玉的感情還沒用完,小玉才回復,就反身趴下,搖了搖翹臀就示意我繼續。咱還說啥!提槍上陣,跪在小玉大腿上,一手掰開她的小臀,一手扶著陰莖就插了進去。抽動了幾下,小玉支起上半身,扭著頭就與我吻了起來,幸好小玉是腿長身短型的,我伸著脖子就能與她唇舌相吸,一手握上胸前的軟肉,就撥弄起那挺立的乳尖。

我越抽插越有感覺,小玉翹起臀部,讓我死死的鉗住她的腰肢兇猛的撞擊起來。沒有說過話,全程都是我舒服用力的哼哈聲,和小玉帶著節奏感的喘息聲。總是能在恰當的時候,換個恰當的姿勢。兩人默契無比,最後在她劇烈的允吸感和澆打在龜頭的熱流下,我嘶吼一聲,射了進去。

爽到飛天了,我無力的翻到一邊,濃濃困意襲來。睡著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