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妈妈被我弄哭了 (4) 作者:杏仁

.

【温柔妈妈被我弄哭了】

作者:杏仁2021/5/2 发表于第一会所

(4)

据我多年和妈妈生活的经验来看,妈妈绝对是那种洁身自好的女人,每天下班后都会准时回家给我做饭,就算是偶尔会有很大的客户需要妈妈去陪,妈妈也不会喝太多酒,因为妈妈说过自己的酒量一般,所以不敢在陌生人面前喝太多。

所以说妈妈确实如她和我聊天时说的一样,这整整15年她都没有性生活,而且为了让这具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需要滋润的身体所积累的性欲能够得到短暂的释放,也许在无数个日夜里,妈妈都是等我睡去之后才敢做着那些羞于人说的事。

记得我10岁的时候,那时我的身体早已远超同龄人,达到了160。就算在妈妈面前我也几乎能够平视了。

那时候我对妈妈的身体就开始萌发一些不同于之前的一些希冀了,我不仅知道妈妈很漂亮,比学校的女孩子,女老师甚至是电视上的女明星都要漂亮。而且还知道妈妈的身材完全长在了我的审美上,我喜欢饱满圆润柔软的柰子,妈妈有;我喜欢盈盈一握的柳腰,妈妈有;我喜欢纤细修长的大腿,妈妈也有。但这样的妈妈我却只能看着,就算是和妈妈一起睡觉,我也不敢做其他动作,因为妈妈每次都要一脸宠溺地看着睡着之后才会自己闭上眼睛。

对此妈妈的解释是我这个小可爱她看一辈子都看不够。但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小可爱却想狠狠玩她的身体。

但这不代表我就没有了机会来发现妈妈身上的秘密了。

一天早上,我被浓浓的尿意憋醒,但本想立即下床去释放的我却被什么吸引住了目光。

是妈妈粉嫩的乳头。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这个部位,我只觉得美极了。妈妈的乳头颜色很浅,而且乳晕半径只有半厘米,这样小巧的乳头在妈妈硕大得像一个木瓜的柰子上挺立著,很是可爱。我虽然小,但我也知道小时候我是咬著妈妈的这个东西长大的,所以对这东西我竟然没有生出邪念,而是一种亲切感。

但我还是伸嘴含住了它。

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它也没有像我小时候一样渗出奶汁,反而是我的脸整个陷入了妈妈整个胸部的肉球之中的那种感觉,让我深刻体会到了妈妈是有多么柔软。我玩得起劲了,就用舌头舔起了妈妈的整个肉球,肉球在我的嘴中变换著各种形状,全然没有发现妈妈的脸已经越来越红了。

这时妈妈突然动了一下,我被吓得一动不动,嘴巴亲在妈妈乳球上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松开。

但接下来妈妈又没有了动作,我和妈妈都安静了一段时间。但我刚刚想离开妈妈的身体,妈妈的手又动了,我的身体再一次僵住。

我紧盯着妈妈的手,发现她竟然开始放在了自己的下体上,然后隔着白色的内裤摩擦起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香艳场景的我脸色异常的红。

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妈妈阴户的全貌,但还是看到了类似于骆驼趾形状的部位,现在那部位正在妈妈纤纤玉指轻柔的抚摸下变换著形状,按下又弹起来。虽然我看过不少黄色视频以及小说,能够粗略的知道女人的这个部位的模样,但我还是想知道能够亲眼看到女人的阴户是个什么体验,尤其那个女人还是在我心里完美的妈妈。

我朝着妈妈下体的方向挪了挪身子,手上轻轻地分开妈妈的双腿,而我自己则趴在妈妈两腿之间。妈妈包裹在白色内裤下的阴户这下完美露在我面前了。能够近距离看到妈妈禁忌部位的刺激不是我这个年纪的小屁孩能够抵挡得住的,更何况妈妈的手还在那个部位抚摸著,我一时间呼吸剧烈得加速起来,但身体像著了魔一样动不了,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妈妈抚摸自己饱满的阴户自慰著,心里只想一辈子看着这个香艳场景。

妈妈的腰突然弓了起来,双腿紧紧夹住自己的手,膝盖弯曲,玉足绷直和小腿形成一个直线。对这方面有点模糊认知的我似乎知道妈妈这是要高潮了。不能让妈妈高潮,我还要看妈妈自慰。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的我鬼使神差一般,竟然抓住妈妈手然后一抽,妈妈的手立刻就离开了妈妈的阴户。

没有了来自手上的刺激,妈妈停留在高潮的边缘不上不下的,身体难受的扭动起来。

“嗯~哼~”

妈妈发出的叫声让我整个人都酥了,我整个人趴在妈妈的两腿之间看着妈妈的阴户,妈妈的双手被我紧紧抓住无法自慰,双腿试图加紧来相互摩擦,然而两腿之间还有一个我,于是我的头被妈妈的两条玉腿夹在中间,我的嘴顺势亲在妈妈的阴户上。

那一刻,妈妈和我的身体都如同电流经过一样颤抖了一下,再一次受到快感刺激的妈妈发出舒服的嗯哼声。妈妈还不满足一样将双腿继续收紧,好让我的嘴能够和她的阴户的接触更加紧密。

妈妈的下体没有一丝异味,除了妈妈的体香。与妈妈最隐私部位接触的快感让我深刻体会到“温柔乡”给男人带来的巨大杀伤力。妈妈身体上发散出令我情迷的气息,我很快沉醉其中,甚至还贪婪地吸食著妈妈两腿之间的空气。

妈妈柔软的大腿肉夹着我的头来回摩擦也让我爽的头皮发麻。

有了我,妈妈很快再度爬上高潮的边缘,我也很快掌握了妈妈高潮之前的反应,妈妈的身子就像弓弦一样崩紧。

我只觉得我的嘴巴被什么给打湿了,我张开嘴朝着那里最柔软的部位狠狠啃咬几下,上下嘴唇和舌头甚至是鼻子都在同时刺激著妈妈的下体。巨大的刺激让妈妈本来就颤抖起来的身子此刻都有点抽搐了。

“嗯~啊~哈”

妈妈高挺著鹅颈,发出了我从没听过的声音。

我张开嘴,不断接受着妈妈下体喷射出的汁液。

儿时的这次经历在我心里留下了太多的惊艳,我惊艳于妈妈身体的温软美妙,此后的日日夜夜我都在脑中幻想那时的妈妈。

。。。。。。

光滑又细腻的手感将我拉回现实里,我不免一阵感慨,原来妈妈的身体早就属于我了,我从妈妈的背后抱住妈妈,手从妈妈的腋下穿过,和那天一样,隔着衣服,妈妈沉甸甸的香乳在我的玩弄下变换著形状,不一样的是,这次妈妈醒著。

“妈妈,你的柰子手感真好。”

妈妈早已满脸俏红,小巧可爱的鼻子喘的厉害:“主。。。主人喜欢就。。。就好”

我忍不住在妈妈脸上亲了一口:“妈,你真可爱,你知道吗妈妈,我小时候就喜欢你了,那时候我还以为我对你是普通的母子情呢,但谁知有一次做梦我遇见了你,你猜我梦到了什么?”

妈妈颤抖著身子忍受着我的侵犯,很是艰难地将一个鸡蛋打入锅中:“萱奴怎么知道主人梦到了什么?”

“我允许妈妈猜一下。”

“主人不会梦到和萱奴那个了吧”

“妈妈,那个是哪个呀,主人我听不懂哦。”

说完我还用力捏了捏妈妈的乳头,惹得妈妈一阵娇呼:“嗯~主人别。。。别那么用力,萱奴乳头太敏感~”

“光摸乳头就能高潮啦?你可别想骗主人哦。”

“是真。。。真的,啊~主人,萱奴没骗主人,啊嗯~”

真的假的?我看着妈妈的脸,妈妈表情从来没这么难堪过,眉头紧蹙明显是在苦苦忍耐着什么,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身子像是承受着巨大的刺激而颤抖著,眼神很是迷离但望着我,满是祈求之色。我看妈妈的表现似乎不像是在撒谎,急忙松开了妈妈的乳头,妈妈的表情这才缓和下来。

“对不起了妈妈,实在是没想到你的身体会这么敏感。”

妈妈深呼吸了几下:“没事的主人,是萱奴自己身子不争气,受不了玩弄。”

妈妈表情都有点委屈了,我急忙安慰道:“这有什么可道歉的,不过我以后会温柔点的。对了,妈妈还没说和主人那个是什么呢。”

我不敢再碰妈妈的乳头了,怕妈妈连话都说不出来。一手从妈妈的衣领伸进去抚摸乳球,一手从衬衫的下摆探到了妈妈平坦的肚子上。

“~主人的手真是不老实~萱奴的意思是主人是不是梦到和萱奴。。。和萱奴。。。做爱了。”

“那妈妈想和主人做爱吗,主人不会强迫妈妈的。”

我继续挑拨著妈妈的情欲,虽然我和妈妈已是主奴关系但某些事我还是想听妈妈亲口说出来。

“。。。萱奴想。。。”

“真的吗!妈妈!那我们今晚”

“别。。。主人,萱奴还没准备好,再给萱奴点时间好不好,主人不是说了不会强迫萱奴。”

“放心好了,我绝不会强迫妈妈,你虽然是我的性奴,但你同样是我的妈妈,我不会动你作为一个母亲的尊严的。”

“哼~说的好听,手可是一点都不老实。”

我尴尬的看了一眼还在揉着妈妈胸部的手。

“额,妈你不要揭穿我嘛,别忘了我可是掌握了你的弱点哦。”

说着我已经开始抚摸妈妈的乳头了。

“哎呀!主人你坏死了,萱奴知道错了!”

“话说回来,你的乳头这么敏感,那给我喂奶的时候怎么办呢?”

“哼~你还知道关心这个啊,那时候为了给你喂奶我废了多大劲忍受了多大的折磨你知道吗。”

妈妈可能不知道一说到我小时候的事都暂时忘记了我和她的主奴关系。但我并不打算拆穿妈妈,因为此刻妈妈正洋溢着幸福的笑。自从被“我”威胁以来,这样的笑容再也没有出现在妈妈的脸上,而且自那以后,妈妈也没再喊过我宝宝。

“但我那时候还是个宝宝嘛,不懂事不是很正常。”

妈妈转过头瞥了我一眼:“你以为现在就不是宝宝啦,不还是要妈妈我整天照顾你?”

“对了妈妈,你好久没有叫我宝宝了!我都感觉你不爱我了!”

妈妈瞪了我一眼:“去去去,妈妈这辈子除了你谁也不爱,爱到都给你当性奴了。你要是不给我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回来,我可是会把你从家里扔出去的!”

“嘿嘿,放心吧妈,您儿子这智商完美遗传您,一本大学肯定能考上。”

“遗传我?那你以后就当个小职工啊,有没有点出息啊你!”

“那我能怎么办,咱娘俩都是普通人,我要是智商140早进清华了不是。”

“你个小兔崽子言外之意是说你妈笨呢!”

“您自己说的!”

“我看你是找打了啊!”

妈妈举起手就要打我,我立刻闭上眼睛,但是等了半天妈妈的手也没有落下来。我睁开一只眼睛偷瞄妈妈,却发现妈妈又哭了。

我立刻把妈妈拉进怀里,咸咸地眼泪被我吻进嘴里。

“妈妈,你咋又哭了?”

“。。。妈妈好想叫你宝宝,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呜呜呜~”

我一脸诧异:“就因为这个呀?您想叫就叫啊”

妈妈在我怀里仰起头看着我,眼睛都哭红了,显得楚楚可怜:“可是,可是不是要做你的性奴吗。。。”

“只是因为这个吗?妈妈不愿意完全可以不做,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妈妈把头贴在我胸膛上:“不用了,我也挺喜欢做你的性奴的,嗯,很有安全感”

“那您以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非拿我当主人。”

“不用不用,你还是我的主人,实在是想喊你宝宝我会和你说的。”

“那好吧,妈,面条熟了。”

“啊,差点忘了。”

妈妈赶紧松开我关掉了灶火。我们各自盛好自己的面来到了餐桌前。

“那妈妈,现在想做性奴还是妈妈?”

“你是主人,萱奴都听主人的。”妈妈坐的直直的,双手放在膝盖上,一脸乖巧。

我看着妈妈露出来的纤细小腿以及光滑的膝盖,心里又有点痒痒了。

“妈,你上次自慰是什么时候。”

“这个,有点久了,萱奴不记得了。”

“那你想高潮吗?”

妈妈脸又红了:“萱奴不好意思说啊。”

我嘻嘻笑着:“那就是想咯,那好,我允许萱奴现在在我面前自慰,双腿岔开放到沙发扶手上,让我看到内裤,上衣解开口子让我看到乳罩。”

嘿嘿,妈妈,是你说要听我的哦,可不要反悔哦。

我说完低头开始吃面,全然不顾妈妈一脸羞愤的表情。吃着吃着,我已经能够听到妈妈脱衣服的声音了,我内心一阵狂喜抬头看了一眼妈妈。结果这一眼差点没把我鼻血看飞出来。

妈妈真的岔开了双腿,分别放在了沙发的两侧。沙发是那种大扶手的单人沙发,妈妈修长的两条大长腿紧紧贴合在扶手上,伸出沙发的部分就是妈妈穿着高跟鞋的肉丝玉足以及一小截还没我手腕粗的小腿,同样在肉丝的包裹之下。

妈妈看到了我忽然抬头看她,微微一愣,随既意识到我正坐在她对面,那我岂不是可以。。。

然而妈妈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立马抓住因为敞开双腿而上移到臀部的一步裙摆,面容微怒:“不许看!”

我一阵惋惜,没有看到妈妈的内裤,眼睛只能细细欣赏妈妈诱人的姿势,看着妈妈娇羞的脸蛋,嘴里又忍不住戏弄起来:“妈,你不会真的要自慰吧。”

知道自己被耍了之后,妈妈本来就红润的脸现在简直要滴出血了。脸上除了羞红更添了一层怒气。

但妈妈气鼓鼓的样子除了可爱没有任何气愤的意思。

“你。。。你。。。竟然拿妈妈开玩笑!”

“没。。没开玩笑,您继续哈哈”

“我。。。谁愿意继续啊!”

“萱奴,我可是你主人哦。”

“哼~”妈妈一时间无语,洁白贝齿紧紧咬住红润的下嘴唇。

“妈,先脱掉上衣吧。”

“嗯。。。”

妈妈的衣服因为我刚才的亵玩有点凌乱,此刻配合她不情愿的表情更像是一个被人强迫的小媳妇了。妈妈纤细的手逐渐解开白色西服衬衫的扣子,然后缓缓从香肩滑落,一片片的雪白肌肤就这样裸露在我面前。只留一件肉色蕾丝胸罩还托著妈妈沉甸甸的乳球,但因为乳球规模实在太大,大半的乳肉都暴露著。尽管已经很让我兴奋了,但这样程度的福利显然不能让我满足。

我嘴上继续催促著妈妈:“就是这样妈妈,再脱掉胸罩。”

“主人~萱奴还有点害羞。”妈妈双手环著胸部,眼睛里满是为难,好像生怕我看到什么,然而她可能不知道她全身我都看光了。

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那就不脱了,就只露出乳头好不好,求求了妈妈。”

妈妈委屈地噘著嘴,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下:“就答应你一次”

妈妈两手分别将半月形的乳罩拉到乳头下面。随着乳罩被拨开,妈妈那一堆挺翘饱满的美乳终于落入我的眼中。两团白嫩的乳肉比起身体上其他部位更加白嫩细腻,整体饱满到如同两个木瓜,但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小巧却又挺翘的乳头以及点缀在周围的一圈粉红色乳晕。

尽管已经看到过很多次妈妈的乳头以及胸部了,但妈妈主动给我看还是第一次。我不觉看的入迷起来。妈妈也是从没做过这种事,在我的视奸下呼吸紊乱不堪,身体微微的颤抖带动着那对硕大乳球一跳一跳的,很是可爱。

我一脸淫笑,仿佛又成为了威胁妈妈的那个人。

“妈妈,你可真是贱啊,竟然露出奶头来诱惑你的亲生儿子,是不是心里还想着和儿子乱伦啊。”

妈妈脸色一羞,急忙想要穿好衣服,但被我制止了。

“让你动了吗,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最下贱的奴隶。”

我强硬的语气也许是吓到妈妈了,妈妈的手一时间不知道该放在哪,表情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她不知道刚才还温柔的儿子为什么像变了一个人。

“好了,你可以自慰了。”

“可。。。可是。。。”

“别给我废话,我在吃饭没看到吗?”

尽管很难为情,但妈妈这次不敢违抗我的命令,两手分别抓住两只巨乳,机械地揉了起来。

我吸了一缕面条后抬头看了看妈妈僵硬而又敷衍的动作,又一次像妈妈吼道:“你平时就是这么自慰的吗,摸自己的乳头和小穴啊,不把自己玩到高潮今天就别想吃饭。”

“明。。。明白了,主人”

妈妈手指戳了戳自己的乳头,我能看到妈妈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我知道妈妈那里很敏感,但属实敏感过头了,她自己都没法触碰。

妈妈为难地看着我:“。。。主人,对不起,萱奴的乳头太敏感了。”

我没有说话,一脸铁青默默地站起身。

“主人,我错了,主人,我自己来就好。”

妈妈被我的气势吓了一跳,娇躯在沙发上往后挪了挪,但为时已晚,我的手已经粗暴地抓住了妈妈的乳头,狠狠地拉扯,妈妈硕大的乳球在我手里像两个装满水的气球。

“啊~”

妈妈一双美目紧闭,身体已经开始抽搐了,加紧的双腿彰示着她正在遭受着难以抵挡的快感。

仅仅半分钟,妈妈的身体又开始崩的紧紧的,光看妈妈伸平的脚背我就知道,妈妈高潮了。

高潮中的妈妈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表情扭曲在一起,这和妈妈平时温雅贤淑的表情差别不是一般的大。但我欣赏妈妈这样的表现。

妈妈脸上出了一些汗,打湿了额前的刘海,一些头发贴在额头上,仅仅是几分钟的抚摸对她来说就像做了半小时的爱一般。

“妈妈,如果你以后不听话,这就是处罚。”

话虽平淡,但我还是惊讶妈妈竟然有如此敏感的身体,但惊讶之余我又有些暗喜。

妈妈还回味在刚才的高潮中,停顿了一会才对我说:“。。。我知道了,主人”

我站在妈妈身边居高临下抚摸著妈妈有些凌乱的头发,时不时地抬起妈妈的下巴强迫她看着我。妈妈的眼睛里还带着高潮之后的一丝迷离,但更多的是被我强行侮辱的羞愤。

“先吃饭吧妈妈。”

我不是没有看出妈妈的伤心,我态度的转变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我想把妈妈变成我的性奴,像之前那样轻松温馨的气氛显然不合适。其实我也不想对妈妈这么狠,只是我想用我的行动来试探妈妈的底线,看看妈妈能承受多深程度的调教。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