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媽媽被我弄哭了 (4) 作者:杏仁

.

【溫柔媽媽被我弄哭了】

作者:杏仁2021/5/2 發表於第一會所

(4)

據我多年和媽媽生活的經驗來看,媽媽絕對是那種潔身自好的女人,每天下班後都會準時回家給我做飯,就算是偶爾會有很大的客戶需要媽媽去陪,媽媽也不會喝太多酒,因為媽媽說過自己的酒量一般,所以不敢在陌生人面前喝太多。

所以說媽媽確實如她和我聊天時說的一樣,這整整15年她都沒有性生活,而且為了讓這具隨著年齡的增加越來越需要滋潤的身體所積累的性慾能夠得到短暫的釋放,也許在無數個日夜裡,媽媽都是等我睡去之後才敢做著那些羞於人說的事。

記得我10歲的時候,那時我的身體早已遠超同齡人,達到了160。就算在媽媽面前我也幾乎能夠平視了。

那時候我對媽媽的身體就開始萌發一些不同於之前的一些希冀了,我不僅知道媽媽很漂亮,比學校的女孩子,女老師甚至是電視上的女明星都要漂亮。而且還知道媽媽的身材完全長在了我的審美上,我喜歡飽滿圓潤柔軟的柰子,媽媽有;我喜歡盈盈一握的柳腰,媽媽有;我喜歡纖細修長的大腿,媽媽也有。但這樣的媽媽我卻只能看著,就算是和媽媽一起睡覺,我也不敢做其他動作,因為媽媽每次都要一臉寵溺地看著睡著之後才會自己閉上眼睛。

對此媽媽的解釋是我這個小可愛她看一輩子都看不夠。但她卻不知道自己的小可愛卻想狠狠玩她的身體。

但這不代表我就沒有了機會來發現媽媽身上的秘密了。

一天早上,我被濃濃的尿意憋醒,但本想立即下床去釋放的我卻被什麼吸引住了目光。

是媽媽粉嫩的乳頭。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這個部位,我只覺得美極了。媽媽的乳頭顏色很淺,而且乳暈半徑只有半厘米,這樣小巧的乳頭在媽媽碩大得像一個木瓜的柰子上挺立著,很是可愛。我雖然小,但我也知道小時候我是咬著媽媽的這個東西長大的,所以對這東西我竟然沒有生出邪念,而是一種親切感。

但我還是伸嘴含住了它。

其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它也沒有像我小時候一樣滲出奶汁,反而是我的臉整個陷入了媽媽整個胸部的肉球之中的那種感覺,讓我深刻體會到了媽媽是有多麼柔軟。我玩得起勁了,就用舌頭舔起了媽媽的整個肉球,肉球在我的嘴中變換著各種形狀,全然沒有發現媽媽的臉已經越來越紅了。

這時媽媽突然動了一下,我被嚇得一動不動,嘴巴親在媽媽乳球上不知道是不是應該鬆開。

但接下來媽媽又沒有了動作,我和媽媽都安靜了一段時間。但我剛剛想離開媽媽的身體,媽媽的手又動了,我的身體再一次僵住。

我緊盯著媽媽的手,發現她竟然開始放在了自己的下體上,然後隔著白色的內褲摩擦起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香艷場景的我臉色異常的紅。

從我這個角度看不到媽媽陰戶的全貌,但還是看到了類似於駱駝趾形狀的部位,現在那部位正在媽媽纖纖玉指輕柔的撫摸下變換著形狀,按下又彈起來。雖然我看過不少黃色視頻以及小說,能夠粗略的知道女人的這個部位的模樣,但我還是想知道能夠親眼看到女人的陰戶是個什麼體驗,尤其那個女人還是在我心裡完美的媽媽。

我朝著媽媽下體的方向挪了挪身子,手上輕輕地分開媽媽的雙腿,而我自己則趴在媽媽兩腿之間。媽媽包裹在白色內褲下的陰戶這下完美露在我面前了。能夠近距離看到媽媽禁忌部位的刺激不是我這個年紀的小屁孩能夠抵擋得住的,更何況媽媽的手還在那個部位撫摸著,我一時間呼吸劇烈得加速起來,但身體像著了魔一樣動不了,就這樣呆呆地看著媽媽撫摸自己飽滿的陰戶自慰著,心裡只想一輩子看著這個香艷場景。

媽媽的腰突然弓了起來,雙腿緊緊夾住自己的手,膝蓋彎曲,玉足繃直和小腿形成一個直線。對這方面有點模糊認知的我似乎知道媽媽這是要高潮了。不能讓媽媽高潮,我還要看媽媽自慰。心裡只有這一個念頭的我鬼使神差一般,竟然抓住媽媽手然後一抽,媽媽的手立刻就離開了媽媽的陰戶。

沒有了來自手上的刺激,媽媽停留在高潮的邊緣不上不下的,身體難受的扭動起來。

「嗯~哼~」

媽媽發出的叫聲讓我整個人都酥了,我整個人趴在媽媽的兩腿之間看著媽媽的陰戶,媽媽的雙手被我緊緊抓住無法自慰,雙腿試圖加緊來相互摩擦,然而兩腿之間還有一個我,於是我的頭被媽媽的兩條玉腿夾在中間,我的嘴順勢親在媽媽的陰戶上。

那一刻,媽媽和我的身體都如同電流經過一樣顫抖了一下,再一次受到快感刺激的媽媽發出舒服的嗯哼聲。媽媽還不滿足一樣將雙腿繼續收緊,好讓我的嘴能夠和她的陰戶的接觸更加緊密。

媽媽的下體沒有一絲異味,除了媽媽的體香。與媽媽最隱私部位接觸的快感讓我深刻體會到「溫柔鄉」給男人帶來的巨大殺傷力。媽媽身體上發散出令我情迷的氣息,我很快沉醉其中,甚至還貪婪地吸食著媽媽兩腿之間的空氣。

媽媽柔軟的大腿肉夾著我的頭來回摩擦也讓我爽的頭皮發麻。

有了我,媽媽很快再度爬上高潮的邊緣,我也很快掌握了媽媽高潮之前的反應,媽媽的身子就像弓弦一樣崩緊。

我只覺得我的嘴巴被什麼給打濕了,我張開嘴朝著那裡最柔軟的部位狠狠啃咬幾下,上下嘴唇和舌頭甚至是鼻子都在同時刺激著媽媽的下體。巨大的刺激讓媽媽本來就顫抖起來的身子此刻都有點抽搐了。

「嗯~啊~哈」

媽媽高挺著鵝頸,發出了我從沒聽過的聲音。

我張開嘴,不斷接受著媽媽下體噴射出的汁液。

兒時的這次經歷在我心裡留下了太多的驚艷,我驚艷於媽媽身體的溫軟美妙,此後的日日夜夜我都在腦中幻想那時的媽媽。

。。。。。。

光滑又細膩的手感將我拉回現實里,我不免一陣感慨,原來媽媽的身體早就屬於我了,我從媽媽的背後抱住媽媽,手從媽媽的腋下穿過,和那天一樣,隔著衣服,媽媽沉甸甸的香乳在我的玩弄下變換著形狀,不一樣的是,這次媽媽醒著。

「媽媽,你的柰子手感真好。」

媽媽早已滿臉俏紅,小巧可愛的鼻子喘的厲害:「主。。。主人喜歡就。。。就好」

我忍不住在媽媽臉上親了一口:「媽,你真可愛,你知道嗎媽媽,我小時候就喜歡你了,那時候我還以為我對你是普通的母子情呢,但誰知有一次做夢我遇見了你,你猜我夢到了什麼?」

媽媽顫抖著身子忍受著我的侵犯,很是艱難地將一個雞蛋打入鍋中:「萱奴怎麼知道主人夢到了什麼?」

「我允許媽媽猜一下。」

「主人不會夢到和萱奴那個了吧」

「媽媽,那個是哪個呀,主人我聽不懂哦。」

說完我還用力捏了捏媽媽的乳頭,惹得媽媽一陣嬌呼:「嗯~主人別。。。別那麼用力,萱奴乳頭太敏感~」

「光摸乳頭就能高潮啦?你可別想騙主人哦。」

「是真。。。真的,啊~主人,萱奴沒騙主人,啊嗯~」

真的假的?我看著媽媽的臉,媽媽表情從來沒這麼難堪過,眉頭緊蹙明顯是在苦苦忍耐著什麼,呼吸也更加急促起來,身子像是承受著巨大的刺激而顫抖著,眼神很是迷離但望著我,滿是祈求之色。我看媽媽的表現似乎不像是在撒謊,急忙鬆開了媽媽的乳頭,媽媽的表情這才緩和下來。

「對不起了媽媽,實在是沒想到你的身體會這麼敏感。」

媽媽深呼吸了幾下:「沒事的主人,是萱奴自己身子不爭氣,受不了玩弄。」

媽媽表情都有點委屈了,我急忙安慰道:「這有什麼可道歉的,不過我以後會溫柔點的。對了,媽媽還沒說和主人那個是什麼呢。」

我不敢再碰媽媽的乳頭了,怕媽媽連話都說不出來。一手從媽媽的衣領伸進去撫摸乳球,一手從襯衫的下擺探到了媽媽平坦的肚子上。

「~主人的手真是不老實~萱奴的意思是主人是不是夢到和萱奴。。。和萱奴。。。做愛了。」

「那媽媽想和主人做愛嗎,主人不會強迫媽媽的。」

我繼續挑撥著媽媽的情慾,雖然我和媽媽已是主奴關係但某些事我還是想聽媽媽親口說出來。

「。。。萱奴想。。。」

「真的嗎!媽媽!那我們今晚」

「別。。。主人,萱奴還沒準備好,再給萱奴點時間好不好,主人不是說了不會強迫萱奴。」

「放心好了,我絕不會強迫媽媽,你雖然是我的性奴,但你同樣是我的媽媽,我不會動你作為一個母親的尊嚴的。」

「哼~說的好聽,手可是一點都不老實。」

我尷尬的看了一眼還在揉著媽媽胸部的手。

「額,媽你不要揭穿我嘛,別忘了我可是掌握了你的弱點哦。」

說著我已經開始撫摸媽媽的乳頭了。

「哎呀!主人你壞死了,萱奴知道錯了!」

「話說回來,你的乳頭這麼敏感,那給我喂奶的時候怎麼辦呢?」

「哼~你還知道關心這個啊,那時候為了給你喂奶我廢了多大勁忍受了多大的折磨你知道嗎。」

媽媽可能不知道一說到我小時候的事都暫時忘記了我和她的主奴關係。但我並不打算拆穿媽媽,因為此刻媽媽正洋溢著幸福的笑。自從被「我」威脅以來,這樣的笑容再也沒有出現在媽媽的臉上,而且自那以後,媽媽也沒再喊過我寶寶。

「但我那時候還是個寶寶嘛,不懂事不是很正常。」

媽媽轉過頭瞥了我一眼:「你以為現在就不是寶寶啦,不還是要媽媽我整天照顧你?」

「對了媽媽,你好久沒有叫我寶寶了!我都感覺你不愛我了!」

媽媽瞪了我一眼:「去去去,媽媽這輩子除了你誰也不愛,愛到都給你當性奴了。你要是不給我好好學習考個好大學回來,我可是會把你從家裡扔出去的!」

「嘿嘿,放心吧媽,您兒子這智商完美遺傳您,一本大學肯定能考上。」

「遺傳我?那你以後就當個小職工啊,有沒有點出息啊你!」

「那我能怎麼辦,咱娘倆都是普通人,我要是智商140早進清華了不是。」

「你個小兔崽子言外之意是說你媽笨呢!」

「您自己說的!」

「我看你是找打了啊!」

媽媽舉起手就要打我,我立刻閉上眼睛,但是等了半天媽媽的手也沒有落下來。我睜開一隻眼睛偷瞄媽媽,卻發現媽媽又哭了。

我立刻把媽媽拉進懷裡,鹹鹹地眼淚被我吻進嘴裡。

「媽媽,你咋又哭了?」

「。。。媽媽好想叫你寶寶,以後就沒有機會了,嗚嗚嗚~」

我一臉詫異:「就因為這個呀?您想叫就叫啊」

媽媽在我懷裡仰起頭看著我,眼睛都哭紅了,顯得楚楚可憐:「可是,可是不是要做你的性奴嗎。。。」

「只是因為這個嗎?媽媽不願意完全可以不做,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好不好!」

媽媽把頭貼在我胸膛上:「不用了,我也挺喜歡做你的性奴的,嗯,很有安全感」

「那您以後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不用非拿我當主人。」

「不用不用,你還是我的主人,實在是想喊你寶寶我會和你說的。」

「那好吧,媽,麵條熟了。」

「啊,差點忘了。」

媽媽趕緊鬆開我關掉了灶火。我們各自盛好自己的面來到了餐桌前。

「那媽媽,現在想做性奴還是媽媽?」

「你是主人,萱奴都聽主人的。」媽媽坐的直直的,雙手放在膝蓋上,一臉乖巧。

我看著媽媽露出來的纖細小腿以及光滑的膝蓋,心裡又有點痒痒了。

「媽,你上次自慰是什麼時候。」

「這個,有點久了,萱奴不記得了。」

「那你想高潮嗎?」

媽媽臉又紅了:「萱奴不好意思說啊。」

我嘻嘻笑著:「那就是想咯,那好,我允許萱奴現在在我面前自慰,雙腿岔開放到沙發扶手上,讓我看到內褲,上衣解開口子讓我看到乳罩。」

嘿嘿,媽媽,是你說要聽我的哦,可不要反悔哦。

我說完低頭開始吃面,全然不顧媽媽一臉羞憤的表情。吃著吃著,我已經能夠聽到媽媽脫衣服的聲音了,我內心一陣狂喜抬頭看了一眼媽媽。結果這一眼差點沒把我鼻血看飛出來。

媽媽真的岔開了雙腿,分別放在了沙發的兩側。沙發是那種大扶手的單人沙發,媽媽修長的兩條大長腿緊緊貼合在扶手上,伸出沙發的部分就是媽媽穿著高跟鞋的肉絲玉足以及一小截還沒我手腕粗的小腿,同樣在肉絲的包裹之下。

媽媽看到了我忽然抬頭看她,微微一愣,隨既意識到我正坐在她對面,那我豈不是可以。。。

然而媽媽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立馬抓住因為敞開雙腿而上移到臀部的一步裙擺,面容微怒:「不許看!」

我一陣惋惜,沒有看到媽媽的內褲,眼睛只能細細欣賞媽媽誘人的姿勢,看著媽媽嬌羞的臉蛋,嘴裡又忍不住戲弄起來:「媽,你不會真的要自慰吧。」

知道自己被耍了之後,媽媽本來就紅潤的臉現在簡直要滴出血了。臉上除了羞紅更添了一層怒氣。

但媽媽氣鼓鼓的樣子除了可愛沒有任何氣憤的意思。

「你。。。你。。。竟然拿媽媽開玩笑!」

「沒。。沒開玩笑,您繼續哈哈」

「我。。。誰願意繼續啊!」

「萱奴,我可是你主人哦。」

「哼~」媽媽一時間無語,潔白貝齒緊緊咬住紅潤的下嘴唇。

「媽,先脫掉上衣吧。」

「嗯。。。」

媽媽的衣服因為我剛才的褻玩有點凌亂,此刻配合她不情願的表情更像是一個被人強迫的小媳婦了。媽媽纖細的手逐漸解開白色西服襯衫的扣子,然後緩緩從香肩滑落,一片片的雪白肌膚就這樣裸露在我面前。只留一件肉色蕾絲胸罩還托著媽媽沉甸甸的乳球,但因為乳球規模實在太大,大半的乳肉都暴露著。儘管已經很讓我興奮了,但這樣程度的福利顯然不能讓我滿足。

我嘴上繼續催促著媽媽:「就是這樣媽媽,再脫掉胸罩。」

「主人~萱奴還有點害羞。」媽媽雙手環著胸部,眼睛裡滿是為難,好像生怕我看到什麼,然而她可能不知道她全身我都看光了。

我已經被慾望沖昏了頭腦:「那就不脫了,就只露出乳頭好不好,求求了媽媽。」

媽媽委屈地噘著嘴,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下:「就答應你一次」

媽媽兩手分別將半月形的乳罩拉到乳頭下面。隨著乳罩被撥開,媽媽那一堆挺翹飽滿的美乳終於落入我的眼中。兩團白嫩的乳肉比起身體上其他部位更加白嫩細膩,整體飽滿到如同兩個木瓜,但最惹人注目的還是那小巧卻又挺翹的乳頭以及點綴在周圍的一圈粉紅色乳暈。

儘管已經看到過很多次媽媽的乳頭以及胸部了,但媽媽主動給我看還是第一次。我不覺看的入迷起來。媽媽也是從沒做過這種事,在我的視奸下呼吸紊亂不堪,身體微微的顫抖帶動著那對碩大乳球一跳一跳的,很是可愛。

我一臉淫笑,仿佛又成為了威脅媽媽的那個人。

「媽媽,你可真是賤啊,竟然露出奶頭來誘惑你的親生兒子,是不是心裡還想著和兒子亂倫啊。」

媽媽臉色一羞,急忙想要穿好衣服,但被我制止了。

「讓你動了嗎,別忘了自己的身份,最下賤的奴隸。」

我強硬的語氣也許是嚇到媽媽了,媽媽的手一時間不知道該放在哪,表情看上去快要哭出來了。她不知道剛才還溫柔的兒子為什麼像變了一個人。

「好了,你可以自慰了。」

「可。。。可是。。。」

「別給我廢話,我在吃飯沒看到嗎?」

儘管很難為情,但媽媽這次不敢違抗我的命令,兩手分別抓住兩隻巨乳,機械地揉了起來。

我吸了一縷麵條後抬頭看了看媽媽僵硬而又敷衍的動作,又一次像媽媽吼道:「你平時就是這麼自慰的嗎,摸自己的乳頭和小穴啊,不把自己玩到高潮今天就別想吃飯。」

「明。。。明白了,主人」

媽媽手指戳了戳自己的乳頭,我能看到媽媽的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我知道媽媽那裡很敏感,但屬實敏感過頭了,她自己都沒法觸碰。

媽媽為難地看著我:「。。。主人,對不起,萱奴的乳頭太敏感了。」

我沒有說話,一臉鐵青默默地站起身。

「主人,我錯了,主人,我自己來就好。」

媽媽被我的氣勢嚇了一跳,嬌軀在沙發上往後挪了挪,但為時已晚,我的手已經粗暴地抓住了媽媽的乳頭,狠狠地拉扯,媽媽碩大的乳球在我手裡像兩個裝滿水的氣球。

「啊~」

媽媽一雙美目緊閉,身體已經開始抽搐了,加緊的雙腿彰示著她正在遭受著難以抵擋的快感。

僅僅半分鐘,媽媽的身體又開始崩的緊緊的,光看媽媽伸平的腳背我就知道,媽媽高潮了。

高潮中的媽媽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表情扭曲在一起,這和媽媽平時溫雅賢淑的表情差別不是一般的大。但我欣賞媽媽這樣的表現。

媽媽臉上出了一些汗,打濕了額前的劉海,一些頭髮貼在額頭上,僅僅是幾分鐘的撫摸對她來說就像做了半小時的愛一般。

「媽媽,如果你以後不聽話,這就是處罰。」

話雖平淡,但我還是驚訝媽媽竟然有如此敏感的身體,但驚訝之餘我又有些暗喜。

媽媽還回味在剛才的高潮中,停頓了一會才對我說:「。。。我知道了,主人」

我站在媽媽身邊居高臨下撫摸著媽媽有些凌亂的頭髮,時不時地抬起媽媽的下巴強迫她看著我。媽媽的眼睛裡還帶著高潮之後的一絲迷離,但更多的是被我強行侮辱的羞憤。

「先吃飯吧媽媽。」

我不是沒有看出媽媽的傷心,我態度的轉變也不是沒有道理。既然我想把媽媽變成我的性奴,像之前那樣輕鬆溫馨的氣氛顯然不合適。其實我也不想對媽媽這麼狠,只是我想用我的行動來試探媽媽的底線,看看媽媽能承受多深程度的調教。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